您的位置:首页 >> 血杀恩仇录 >> 第十七章 祸不单行

第十七章 祸不单行

时间:2014/9/22 13:29:04  点击:2813 次
  尤三郎推门走入“和气当铺”的时候,发觉梁心在换衣裳,他长得很矮,跳起脚来大声吼:“喂!赎当!赎当!”

  梁心伸出头来,才发觉高高的柜台下面站着个矮子。

  这个矮子是他不愿意见的人,如果鲁大他们还在,这种小事就用不着他来操心事了。

  鲁大与老石二人卷了他的银子跑了。

  梁心至今还以为是这样子,心中可恨鲁大与老石二人至极,正准备把消息送进快乐堡,至少叫鲁大与老石二人在太祥府地界之内寸步难行。

  小窗后面,梁心笑笑,道:“不是半个月吗?这么快你就来赎你女儿了?”

  尤三郎道:“病好了,我要带女儿回家乡了,而且三天的利息我还出得起。”

  粱心哈哈一笑,道:“老兄,你别弄错了,利息算定是半个月,那有退利息的规矩?你儿一天也是半月利息,三天也是一样!”

  尤三郎道:“真吃人呐!”

  笑笑,梁心在柜台上敲着算盘子儿,道:“拿来吧,一百两银子。”

  他的手已伸到小窗外,面露得意之色。

  尤三郎暗中咬咬牙,伸手入怀取出一百两银子重重的砸在梁心的手掌上,道:“拿去买棺材,还我女儿来。”

  梁心想不到这矮子的力气如此大,砸得他手掌有些麻,他以为人生气的时候力量要比平时大。

  收回银子,梁心道:“老兄,你等等,我去叫你女儿出来!”

  梁心已走到二门,尤三郎心中冷笑。

  他也全身戒备,心中思忖一想在老夫面前弄诡,准叫你吃不完兜着走。

  不旋踵间,梁心已伸头二门,笑道:“你女儿就来了,老兄,你是进去看看呢?还是进来坐着等?”

  尤三郎掀帘而入,沉声道:“老板,我女儿真的在里面?她……”

  梁心哈哈笑道:“你自己进去吧,就在二门左边厢房里,去看清楚是不是你女儿。”

  尤三郎心中不信邪,大步直入二门,果见左边厢房门关着,便边走边叫:“丫头,我们回去了,爹的病好了!”

  厢房里没回声,尤三郎立刻又戒备着,他还伸手去推门,梁心道:“快带你女儿走吧,我这里不管饭。”

  尤三郎推门不用手,暴起一脚踢开门,却见厢门是虚掩的,里面未看见人,还以为女儿被困在里面,立即双掌交错而入。

  尤三郎一旦走入左厢门,便立刻知道自己上当了。

  江湖上翻滚三十年,想不到今天要完蛋。

  尤三郎闻到一股烟,便立刻弹身又往外窜,他只奔出一半,迎面掌风扑面,梁心已怪笑,道:“这种小事如今只好老夫出手料理了。”

  “砰”,尤三郎以掌迎掌,但还是落在厢房中,他已开始迷茫的不知东南西北了!

  他仍然出掌,口中厉喝:“打。”

  明明眼前是梁心,但一掌打在墙壁上,发出“啪”的一声响,尤三郎只觉得手掌有些痛的慌。

  便在这时候,梁心已笑道:“倒也!倒也!”

  尤三郎真听话,咕咚一声倒在地,他口中还叫着:“我女儿!”

  梁心的笑声似乎来自很遥远的地方,尤三郎就像闯入地狱门一样。

  梁心不换衣裳了,趁着天黑,他找了一只大麻袋。

  “和气当铺”里有许多这种大麻袋。

  当铺里备下这些大麻袋,绝对是物不尽其用,如果能派上用场,一定是另一码子勾当。

  如今梁心就“不务正业”,他用麻袋装活人。

  也不用绳索,只把尤三郎装进麻袋里,扛起来就往镇外走,路上谁也不知道他袋子里装的是人。

  还有人问他粮食价钱要多少。

  梁心不回答,他只是笑笑。

  尤三郎就好像是个棉花人似的被装进麻袋里。

  梁心很开心,他那独目在心情愉快中发出十分令人心悦的光芒。

  独眼笑起来有时候更能招致人的好感,也许是基于一份关怀与同情吧。

  梁心的一只眼是瞎在皇甫山手中,那是在白马坡一战,他以算盘上的铁骨当暗器,反被皇甫山接个正着便也射人他的左目。

  他当然恨透了皇甫山,如果他抓到皇甫山,他会毫不犹豫的挖掉皇甫山双目。

  尤三郎好像肉泥一摊的模样,被梁心背到清风镇外面,梁心四下看,见附近路上还有人,便一路往深山中走。

  他边走边得意的道:“算一算这已是第十七个了,奶奶的,凑足三十二个,可也真不容易,还要漂亮的,看样子有得等的了。”

  他的话当然只有他自己知道,是谁在背后指使他?梁心自己也不知道。

  转过一道大山弯,那山道是往半山上转去的,梁心双手抓住背的麻袋,托起来用力的往石头上摔。

  “嘭!”

  “哼!”

  麻袋中还发出闷哼声,哼声没有嘭声大,但足以引来两个人!

  这两个人来的真凑巧,其中有一个梁心又恨又怕。

  这个人就是皇甫山。

  卞不疑对于梁心而言并不陌生。

  卞不疑也吓了梁心一跳,因为卞不疑在梁心的心中应该早已变鬼了。

  他心中也在想——而且一直在想一件事情,那便是鲁大与老石二人是否因为坑害了卞不疑怕出事而潜逃?

  不过后来他往深处一想,觉得又想不通,因为鲁大与老石二人干这种事情已有三年了,他们不会怕事。

  江湖上嗜杀人的人往往把杀人当成是在于一桩平常至极的事情,他们以为这世上的人太多了,死几个人有什么关系?

  当然,如果有人妨碍他们的事,这个人更应该死!

  梁心就以为妨碍他办事的人都该死,眼前的卞不疑就应该死,只不过他身边有个皇甫山。

  皇甫山不是好惹的,戈长江都怕三分的人,当然是个厉害得令人头痛的人。

  梁心现在就头痛了。

  卞不疑笑笑,他指着梁心的麻袋,道:“历史上有个秦始皇,有一段秦始皇摔鳖娃儿的故事流传下来,那是因为秦始皇他妈偷人,偷了人就生个娃儿,那便是龟儿了,掌柜的,你这麻袋中该不会是……”

  卞不疑伸手去摸,梁心急忙暴退一大步,他的铁算盘早就握在手中了。

  他重重的道:“你没有死?”

  卞不疑呵呵笑道:“阎王不要我,小鬼不来拉,我活得好得很!”

  皇甫山一直看着那只麻袋,黑夜里他准备下手去抢夺,他只要一出手,也将同时制住梁心。

  梁心抖着算盘,道:“你的命真大,竟然没有死。”

  卞不疑又是一声笑,道:“我的命太大了,所以你的两个伙汁的命便没有了。”

  梁心双眉紧聚,厉声道:“原来鲁大与老石已经被你坑死了。”

  卞不疑忙双手摇,道:“不对,不对,你的话有毛病,应该加以纠正。”

  梁心高举算盘,叱道:“可恶啊,说!”

  卞不疑道:“不是我坑了他二人,是他二人坑杀我,被我一个一个的收拾了。”

  他话声刚落,梁心的铁算盘抖然出手,他出手就是四粒铁算盘子儿。

  锐风疾又狠,明摆着先收拾卞不疑,因为只要能摆平一个,再相机对付皇甫山。

  卞不疑会上这种当?

  认真的说,卞不疑的武功不比皇甫山差多少,而他的机智更是粱心所望尘莫及。

  眼看着算盘子儿已至面门,黑夜里只见他右袖疾挥,便闻得丁丁当当声,袭来的算盘子儿均被他的铁袖功打得无影无踪!

  梁心几乎叫出声,道:“你……”

  卞不疑指着自己的鼻子,道:“我怎么?”

  粱心道:“那夜大闹‘快乐堡’的就是你?”

  卞不疑与皇甫山曾追到快乐堡,为的就是去救人,只因为半夜天黑,梁心并未认出是当爹的卞不疑!

  那时候卞不疑低头还装病,梁心怎会看得出?

  此刻,卞不疑以铁袖功击落暗器手法与那夜在快乐堡石桥附近的相同,梁心立刻认出来了!

  梁心震惊的道:“你当女儿的爹是假……你!”

  卞不疑道:“开当铺的,还我女儿吧?”

  梁心道:“还你女儿?”

  卞不疑道:“我就是找你还我女儿的。”

  梁心心中暗忖:眼前两人都厉害,自己一个也招惹不得,是光棍,此刻动心眼,除非自己活腻了!

  这世上如果有人活腻了,这个人一定是疯子,要不然就是不想与人为伍,也许有人打通思想玄关,看穿了人生的一切,到头来仍然免不了黄土一杯与万物终需归大海的不变真理,才偏偏于人生,干脆了了的一死百了!

  梁心不是这种人,他还要活,而且他藏了不少此生用之不竭的宝贝金银!

  一个多金的人是不会轻言一死百了的!

  他此刻面对着两个令他心寒的人,立刻静下心来,道:“二位,你们赎当应该在我的当铺里,我办完事立刻回镇上,二位先请!”

  笑笑,卞不疑道:“你想开溜?”

  梁心道:“这是什么话?我的当铺在镇上,跑了和尚跑不了寺,二位放心先行一步。”

  皇甫山开口了。

  他早就准备出手了,他是个不动心机的人,对于任何事情只要觉得应该出手,他就不会后悔。

  他救石壮一家人也是这样,事情成功了,他反倒十分快感,因为这才是侠士之举、义士之风。

  他逼近梁心,冷沉的道:“姓梁的,你应该不会忘了你的一只眼睛是如何瞎的吧?”

  提起被皇甫山以自己的算盘骨射瞎的左目,那是在白马坡的事情,梁心恨透了皇甫山,他引皇甫山先回镇上,便自信能收拾面前这二人。

  独目厉芒毕呈,梁心道:“我怎么会忘记这种永难忘怀刻骨铭心的仇恨?皇甫山,你应该不必问这句话的,因为我不会放弃报仇的任何机会,因为我是个有仇必报的人,这世上许多人同我一样,伤口之仇,有谁会忘?”

  淡淡的,皇甫山道:“那么,我提醒你,可别再把另一只,也是惟一的一只眼睛弄瞎掉。”

  梁心嘿然一声,道:“你在吓唬梁某人?”

  皇甫山道:“我是在提醒你。”

  粱心道:“你的目的是什么?”

  皇甫山道:“这只麻袋中装的是什么?”

  梁心道:“与你何干?”

  皇甫山道:“与我有关!”

  梁心怒道:“放屁,你知道这里面是什么?”

  皇甫山道:“简单,打开一看就知道了。”

  粱心道:“只是两只黄鼠狼,打开袋子会逃掉。二位,你们还是先回镇上等我吧!”

  皇甫山忽然大笑起来……

  卞不疑也笑,他还笑的全身哆嗦。

  这二人就好像突然中了邪一样相互拍肩大声笑。

  梁心的心在沉,他这样说不高明!

  皇甫山收住笑,道:“梁老板,皇甫山今年二十七,可不是七岁娃儿,如果是两只黄鼠狼,你会半夜三更天为两只黄鼠狼奔荒山?”

  卞不疑道:“皇甫山,我猜八成里面是个人。”

  皇甫山道:“这个赌我不打,麻袋里也不是装的金和银,当然是个他要害的人。”

  梁心暗中一咬牙,双手用力猛一抛,那只麻袋直往空中飞去,显然,麻袋是要往山崖下面抛。

  卞不疑不动,但皇甫山动了!

  皇甫山一直注视着麻袋,当麻袋被抛向空中的时候,他的身子已腾空而起,就在麻袋直往二十多丈深渊中坠落的时候,皇甫山双手已抓牢麻袋,他借着一种顺势翻转的力量,大吼如雷:“接住!”

  下坠的麻袋转坠为平飞,卞不疑伸手刚够拉到麻袋。

  灰暗中,只见皇甫山在高空往下坠。

  皇甫山的身形在翻筋斗,梁心却在崖上冷冷笑,心中还在骂:“摔死你这王八蛋,老子抽空再去挖你的眼!”

  卞不疑并-不吃惊,他接过麻袋放身边。

  皇甫山每翻一个筋斗就会上升三尺高,他一路往山沟里翻不停,直到他“咚”的一声落在谷底。

  卞不疑在上面问:“皇甫山,摔痛没有?”

  下面,皇甫山道:“一跤坐在水坑里,冷飕飕的不舒服,倒是没摔痛!”

  梁心伸头看,大吃一惊的道:“少说也有二十几丈深,他没摔死?”

  卞不疑道:“学过‘悟空穿云踪’的人会摔死?”

  梁心惊得冒出一身冷汗。

  寒冬的夜里出汗,多半都是吓出来的。

  他伸手抹去额头汗水,道:“朋友,你们到底是哪条线上的?为什么要与我作对?”

  卞不疑道:“谁同你做对了?我们是赎我女儿来的。”

  粱心道:“哪就请不要插手管我眼前这桩事,朋友,我低头。”

  卞不疑道:“低头容易过,是吗?”

  粱心道:“江湖之上,那里不是交朋友的?各位如果想在太祥府地界内混生活,我担待了。”

  卞不疑道:“皇甫山杀了戈长江的独生子,你也能担待?还有你的一只眼!”

  梁心不开口了,他心中在琢磨着。

  他想到他收藏的宝贝,那就是“龙角”,如果他把龙角拿出来,他相信这二人活不成。

  但他怎知龙角已在卞不疑身上。

  便在这时候,皇甫山开口了。

  他是从斜坡乱草中腾飞上来的,果然屁股上一片湿湿的令他直拿双手去摸。

  卞不疑笑道:“皇甫山,你依然没长进,上一次见你从高楼庄下落,也是屁股先着地。”

  皇甫山道:“那座楼足有七丈高,我多翻了个筋斗,这一回天黑,算不准距离。”

  梁心惊道:“你们真是一路的人,我……”

  卞不疑笑笑,道:“我们还吃的一锅饭长大。”

  皇甫山伸手抓过麻袋看,立刻金手指插入麻袋,再结实的麻袋也经不起他的撕裂。

  皇甫山的十指比刀还厉害。

  “沙!”麻袋立刻破个大洞,里面已滚出一个人——一个病怏怏的矮子,却似已断了气。

  卞不疑立刻奔上前去,他一摸矮人鼻子,惊道:“娘的,被他一摔断了气。”

  梁心大是放心的道:“实对二位说吧,这家伙潜入我的当铺,你们想他偷到我家了,可好叫我捉住他,我能饶他吗?”

  皇甫山道:“所以你要杀了他?”

  梁心道:“老夫最恨这种人!”

  卞不疑道:“梁老板,你真会摔人,一家伙把人摔得断了气!”

  粱心道:“抛下这偷儿,我去把你女儿送还,你们不是赎当吗?那就快走吧。”

  卞不疑道:“且容我把人救活再说!”

  梁心吃惊的道:“人都死了,怎么救?”

  卞不疑道:“梁掌柜,我如果连这人也救不活,岂不是砸了自己招牌?”

  粱心独目一翻,道:“你究竟是谁?”

  卞不疑道:“江湖上有人叫‘医死人’,那个人就是在下敝人我呀!”

  梁心吃惊了。

  他暴闪一步,道:“金树坡气死王寡妇丈夫的‘医死人’就是你呀!”

  卞不疑指着自己鼻尖,道:“怎么,不可以?”

  梁心实在难以相信会在这地方遇上“医死人”卞不疑,他更想不到金树坡的大夫竟然武功奇高得叫人无法相信!

  梁心的心中在想——大概深藏不露四字可以用在这姓卞的人身上。

  他还是有恃无恐,因为江湖上凭实力,江湖上更凭势力,有实力武功高不一定就能吃四方,但如果有势力,这个人就有办法!

  江湖上有办法的人明着说就是有势力,在太祥府境内,“快乐堡”的戈长江势力最大,梁心根本就是戈长江的一位方面大员。

  他冷冷的道:“医死人,你露了自己身份,就应该知道后果,你关门吧,小子!”

  笑笑,卞不疑道:“关门并不要紧,就算你们把我的药铺放把火烧掉,王八蛋才心痛,倒是命没有了那才是一件叫人难过的事!”

  梁心道:“谁的命没有了?”

  卞不疑道:“你以为是谁的命没有了?”

  他抱起麻袋中的人,那人当然是阴沟里翻船的“病神偷”尤三郎。

  梁心心中尚自不相信卞不疑真会把尤三郎救活。

  尤三郎闻到“仙人迷路草”,没有偏方加以治疗,任谁也别想把尤三郎治活。

  梁心已不愁尤三郎会活了,他只担心卞不疑。

  因为卞不疑是个“医死人”的郎中。

  卞不疑还在逼他赎女儿,所以他心中一直在咒骂着鲁大与老石,这两个人办事一向干净利落,怎他妈的会叫这家伙活着,太可恶了!

  皇甫山道:“走,我们回清风镇上去,你赎回你的女儿再救救这个可怜人。”

  卞不疑抱住尤三郎走在前面,梁心跟在他后面,那皇甫山走在最后看守着,他的屁股上好像开个洞似的冷兮兮的。

  裤子上当然未开洞,他是落下山沟的时候跌坐在水沟中的,如今风一吹,他好像屁股上开了个大窟窿。

  梁心边走边盘算,他的真算盘已经插回腰里面,如果他还拿在手上,他就算在江湖上白混几十年。

  打不过敌人,最明显的表示就是收起家伙。

  有修养的人最好还流露出一丝微笑——江湖上都知道“伸手不打笑脸人”这句话。

  梁心虽然一只眼睛笑起来很难看,但他还是笑的嘿嘿嘿,道:“大夫,人都死了,何必插手这偷儿?回去赎你的女儿吧!”

  卞大夫不回头,只淡淡的道:“我平生有个怪嗜好,说出来也好叫你知道。”

  梁心道:“那一定是与众不同的怪嗜好了?”

  卞不疑道:“你说对了,我的嗜好是很怪,这世上大概只有我一个!”

  梁心似是忘了身陷危机似的,立刻问道:“那好,请你老兄说出来也好叫在下迎合你的怪嗜好,如何?”

  这根本就是老朋友闲扯谈,哪像是要玩命?

  皇甫山就想笑,因为他心中明白卞不疑的话中意思是什么!

  果然,卞不疑道:“我的嗜好就是见不得人死,我把死人医活过来才是我平生最快乐的嗜好!”

  粱心道:“果然世上没有你这种嗜好的人,难怪王寡妇的先生被你活活气死!”

  卞不疑道:“太祥府‘赵活埋’赵胆的棺材老店,大概这三年就属金树坡的棺材店赔钱。”

  梁心道:“你不但医死人,你也杀人!”

  卞不疑道:“我只杀那些想害死我的人,黑心老石想害我,所以他死了!”

  梁心道:“你也杀了鲁大。”

  卞不疑道:“那个家伙呀,他找死!”

  梁心道:“江湖上就是这么一回事,人吃人!”

  卞不疑道:“我是个不容许别人吃掉我的人,谁要想吃我,那人就得躺进有底的棺材里!”

  金树坡长安药铺门口的棺材无底,因为卞大夫会把断了气的人从棺材里漏出来。

  现在,卞大夫抱着尤三郎走进“和气当铺”里面。

  梁心与皇甫山双双来到柜台后,只见卞不疑的一手已自尤三郎的命门穴拿开来。

  他自抱住尤三郎以后,一直以右掌抵在尤三郎的命门上,他边走边运功,那股催心动肝的热力,并不因为他的奔走而稍减分毫,这种功力就异于一般。

  尤三郎就在一张大桌面上悠悠然吁了一口气。

  有气就是活的,没气当然是死了。

  别以为这是废话一句——多余,其实才不是废话,因为卞不疑就是表现在把没气的人弄醒过来。

  这世上有多少江湖大夫,他们把有气的人弄得没气出入,尚且加上一句病人膏肓,甚至骂那送来看病的人为什么这么晚才送来!

  这世上没有一个大夫说自己是个江湖大夫——谁见过看病的地方有人在自己的墙上挂上一块“江湖大夫”的金匾?

  他们挂的都是比华陀赛扁鹊,好像他们是神医!

  卞不疑就讨厌别人称他神医,因为他十分清楚,有一天他也会死翘翘,他是人不是神,这世上根本没有神,他只不过多知道一些救人命的方法。

  有人把救人命当成个金盆:大病小病开口就要银子,大病花大银,小病花小银。但卞不疑相反,他是大病要小银,小病不要银,因为他的目的是“梅花山庄大血案”。

  他与皇甫山为了这件大血案,几乎三年跑断腿!

  桌上放的现成烈酒,卞不疑翻开尤三郎的眼皮看了一下,笑道:“中了邪了!”

  皇甫山道:“一定是中了邪,因为你在这方面很有经验,我深信不疑!”

  卞不疑道:“姓梁的,你用的是什么药,怎么他不醒过来?”

  粱心道:“二位,他被摔坏了,只怕永远也.醒不过来了。二位又何必为一个小偷而伤脑筋?”

  卞不疑道:“如果救他不活,我的女儿也不要了。”

  梁心大喜,道:“这话可是你说的?”

  卞不疑道:“是我的嗜好,姓梁的,一个人的嗜好有时候可以命不要,你等着瞧!”

  梁心拉张椅子坐下来,道:“好吧,我等你表现你的嗜好吧,娟今只不过三更天。”

  卞不疑伸手取过酒壶,他又捏住尤三郎的鼻子。

  于是,尤三郎的嘴张开了。

  如果尤三郎不张嘴,他就会憋死。

  卞不疑把烈酒往尤三郎的口中灌,这一灌就是大半碗,真妙,尤三郎还真的咕嘟咕嘟喝。

  尤三郎醒过来了,他有点糊里糊涂又莫名其妙的张开一只老鼠眼,他头不转。

  卞不疑开口了。

  他哈哈笑道:“活了,活了,我把你这病偷儿救活过来了,哈……”

  尤三郎猛的一挺腰,他想坐直身子,却突然哎呀一声又躺在桌子上。

  他厉芒隐隐的看向卞不疑,道:“你是谁?”

  卞不疑吓一跳道:“我是你的救命大恩人……你忘了我是谁?”

  尤三郎道:“你怎么会……”他在想……

  他突然转头四下看,他看到梁心在搓着手,于是,他火大了。

  尤三郎手指梁心,道:“可恶啊,快快还我女儿来!”

  他话一出口,卞不疑也叫起来,道:“我也是要他还我女儿的,这家伙是个坑人精!”

  皇甫山一把揪住梁心,左手一探,抽出他腰问的算盘,叱道:“已经两个姑娘了,人呢?”

  金手指扬在空中,梁心却冷冷的道:“你如果杀了我,你们永远也休想找到那两个姑娘!”

  他顿了一下,又道:“尤三郎,原来你是‘病神偷’尤三郎,真是令人想不到的事。”

  尤三郎道:“你想不到的事还多呢。”

  他又哎呀一声,因为他的腰眼被摔得极重。

  卞不疑道:“尤兄,痛在什么地方,容我为你推拿一番,小事一桩!”

  卞不疑为尤三郎推拿腰眼,他那根本不是推拿,他是用指头点戳,奇怪的是他只戳了几下,便拍拍尤三郎,道:“你已经好了!”

  尤三郎一跃而起,他还扑向梁心抓衣裳,道:“快快还我女儿来!”

  梁心对于卞不疑的手法衷心佩服不已,但却也恨透了卞不疑。

  他只得涎脸一笑,道:“三位,你们这样拉住我,我又怎能送还你们女儿?”

  卞不疑示意皇甫山,道:“松手,在真人面前,他玩不出什么花样来!”

  梁心道:“三位且坐,我进去取件东西,然后我们前去找两位姑娘。”

  卞不疑道:“你请便!”

  梁心的内房卞不疑与皇甫山去过,尤三郎更进去过,尤三郎还弄走了一把金剑。

  他三人只要守在内门边,梁心就无法逃走。

  梁心奔进内房里,他什么地方也不去,他上了梁,他心中真高兴,因为他只要上了梁,他便有希望继续活下去,门外的三人死定了。

  他虽然不懂得如何能运用得那玩意儿更绝妙,但他自信只要在启开的时候高举过顶,自己就不会死。

  他伸手去梁上机关猛一按,又在梁的上面暗窝处伸手摸,他的脸色随着他的不断探摸而变了样——变得扭曲与难看起来。

  内门外,卞不疑已叫道:“梁老板,你该不会在里面自杀吧?似你这号人物,我可不打算把你救活。”

  便在这时候,房内突然发出“轰”的一声响,皇甫山第一个奔进去,只见屋顶上破了个大洞,他毫不迟疑的也自那屋顶破洞跃出去。

  卞不疑打了个手势,与尤三郎二人分前后,立刻自前后门往外面冲。

  但就在二人刚冲到门外,遥见屋顶上站着三个人。

  卞不疑与尤三郎立刻纷纷上了房,只见一个虬髯大汉正把一把大砍刀架在梁心的肩头上。

  虬髯大汉还发出嘿嘿一阵冷笑,那笑声就好像狮虎在吵架发出来的声音。

  这世上有许多种笑声,有的笑声是想勾起别人也发笑,因为笑有一种自然的感染力,有一种笑声却令人起鸡皮疙瘩不舒服。

  虬髯大汉的笑声就叫梁心不痛快。

  他沉声道:“朋友,你当的刀我没收,我是诚心在交你这个朋友,你怎么这时候抽我后腿,什么意思?”

  虬髯大汉,不错,正是“西凉刀魂”卜夫!

  卜夫在客栈中等尤三郎,左等右等不见尤三郎回来,立刻觉得不太妙,他也是个老江湖,更是西凉第一杀手,他暗中上了屋顶。

  可也真是巧,正好遇上梁心自屋顶冒出来,他的那把三十二斤重大砍刀刚好架在粱心的脖子上。

  梁心自认倒霉,有时候还真应了那句“祸不单行”的话。

  梁心就自认今夜霉星高照,一个应付不好,就会死翘翘。

  他看清楚了,今夜来的人,他一个也闹不过。

  皇甫山又揪住梁心吼道:“你跑不了啦,大老板!”

  梁心不开口,他只苦笑。

  他这时候除了苦笑,还能再说什么?

  卞不疑走过来,他看看那个屋顶上的洞,笑道:“想逃哇,门都没有!”

  当然没门,有门出不去,只好顶开屋顶。

  尤三郎手指梁心,道:“你是用什么鬼东西把我弄昏?你把老子背到荒山想摔死,王八操的,你怎么说!”

  卜夫沉声道:“好小子,我怎么说等在客栈不见你人回去,原来你差一点完蛋啦。”

  梁心只是一味的苦笑着,他一句话也不说。

  卞不疑道:“他用的是‘仙人迷路草’,中了那股子香喷喷的烟,你会三天三夜不醒转。”

  梁心大吃一惊,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卞不疑笑道:“休忘了我是大夫!”

  梁心道:“江湖上的大夫很少会知道。”

  卞不疑道:“我救死人,而且我还救了不少死了的人!”

  梁心吃惊的全身一哆嗦,道:“我不得不承认你了不起,佩服!”

  卞不疑道:“老板,我还猜得到你进内屋里是有目的,那目的绝对不是逃跑,而是想坑杀我们三个人!”

  梁心更吃一惊,道:“我否认!”

  卞不疑道:“我之要戳穿你心中秘密,目的只是要你说实话,我不希望受骗!”

  梁心道:“怎么说?”

  卞不疑道:“走,我们别站在屋顶上,惊动别人可是不大方便的事!”

  皇甫山抓牢梁心,这一行又走人当铺里,卞不疑道:“大老板,你想找出一种叫‘龙角’的暗器,是吗?”

  梁心猛孤丁冲起来,双手十指箕张抓向卞不疑,道:“还我的东西!”

  “嘭!”

  卞不疑铁袖暴甩,甩得粱心身子往一边倒,却被皇甫山又抓住。

  “病神偷”尤三郎早就火大了!

  当他知道自己被梁心装进麻袋背上深山摔死而未死,半路上被皇甫山与卞不疑救下,心中就有一个念头。

  当然,那个念头就是出手杀掉梁心。

  江湖上的事情总是混淆不清的,但只有一件事情那绝对一清二楚三明白,而且彼此心中雪亮,那便是生与死!

  如果有人想要你的命,你便自然也有权利要别人的命,别人打你一拳,你若是仍然笑面迎,你完了,至少江湖这口饭你吃的不会舒坦,所以江湖上讲的是以眼还眼,以牙还牙!

  这道理谁也懂,当然梁心更懂,所以当尤三郎伸手打了他一嘴巴的时候,梁心咬牙冷笑,梁心不但冷笑,他还嘿然抹着嘴角溢出的鲜血,道:“算你命大!”

  尤三郎何许人,皇帝老子也不怕,他如果怕北京城的皇帝老儿,也不会打赌在金銮宝座上睡一晚了!

  如果提起那件事,尤三郎高兴大了!

  因为那一年有人在他的面前说——人都是命,命中注定穷你永远也富不起来,老百姓怎敢去坐金銮,要知道皇帝老子的椅子不能沾,坐上去会头昏眼花屁股酸!

  尤三郎不信邪,所以他偷偷进了皇宫苑,他竟然在皇帝宝座上睡一晚。

  尤三郎与尤二姐父女二人都不信邪,早两年他二人也暗中为“梅花山庄大血案”的事在查访,他们什么也没找到,最近才有人传言梅花山庄鬼出现,这父女二人又立刻从北方赶来了。

  因为他父女二人不信邪!
 

 
分享到:
2小狐狸艾多
1小狐狸艾多
2云朵鸟巢
1云朵鸟巢
2小小猴拾金子
1小小猴拾金子
2我要当怪兽
1我要当怪兽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