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伊利亚特 >> 第十七卷 阿特柔斯之子

第十七卷 阿特柔斯之子

时间:2014/9/3 19:42:28  点击:3625 次
    其时,阿特柔斯之子、嗜战的墨奈劳斯
  眼见帕特罗克洛斯倒在特洛伊人面前,在艰烈的拼搏中,
  大步挤出前排的战勇,头顶闪亮的头盔,
  横跨尸躯,像一头母牛,曲腿保护
  头生的牛犊,今生第一胎幼仔,
  棕发的墨奈劳斯跨尸而立,挺着枪矛,
  携着溜圆的战盾,护卫着帕特罗克洛斯,
  气势汹汹,决心放倒任何敢于近前的敌人。
  但潘苏斯之子,手握粗长的(木岑)木杆枪矛的
  欧福耳波斯,也看到健美的帕特罗克洛斯倒地的情景,
  迎上前去,对嗜战的墨奈劳斯喊道:
  “退回去,阿特柔斯之子,高贵的墨奈劳斯,军队的首领,
  不要靠近他的身躯,跑离带血的战礼!
  特洛伊人和声名遐迩的盟军伙伴中,我第一个击中
  帕特罗克洛斯,置身激烈的战斗,用我的枪矛。
  所以,让我获得这份殊誉,在特洛伊人中;
  否则,我就连你一起放倒,夺走你甜美的生活!”
    听罢这番话,棕发的墨奈劳斯心头暴烈烦愤,厉声答道:
  “父亲宙斯,听听此番吹擂,此番粗虐不忌的狂言!
  如此猖撅,压过了山豹和兽狮的凶猛,
  就连横蛮的野猪,它的凶暴——此兽生性
  高傲,心地最为狂烈——也有所不及。这一切
  都比不上潘苏斯的两个儿子,凶蛮狂野,操使粗长的(木岑)木杆
   枪矛!
  然而,即便是驯马的好手,强有力的呼裴瑞诺耳,
  青春的年华也没有给他带去欢悦——他曾和我对阵,出言
  讥辱,骂我是达奈人中最无能的懦汉。现在,
  他总算回到家园,但不是用自己的双腿,
  不曾给亲爱的妻子和尊敬的父母带回愉悦。
  至于你,我也会松放你的勇力,倘若你敢
  和我对阵。退回去吧,告诉你,回到
  你的群队,不要和我交手,省得自找
  麻烦!即便是个傻瓜,也知道前车之鉴!”
    对于此番警告,欧福耳波斯置若罔闻,张嘴答道:
  “如此说来,高贵的墨奈劳斯,你必须为我兄弟偿付
  血债——你杀了他,并且还就此口出狂言!
  你使他的妻子落寡,幽居在新房的深处,
  给他的双亲带去了难以言喻的痛苦和悲愁。
  不过,我或许可以抚慰这些不幸的人们,休止他们的悲痛,
  要是我能带回你的头颅和用械,
  放入潘苏斯和美貌的芙荣提丝手中。
  好了,不要再虚耗时间——让我们就此开战,
  分个高低,看看谁能站住阵脚,谁会撒腿遁逃!”
    言罢,他出手击中墨奈劳斯溜回的战盾,
  但铜枪不曾穿透,被坚实的盾面
  顶弯了枪尖。接着,阿特柔斯之子墨奈劳斯
  启口诵祷,对父亲宙斯,掷出铜矛,
  在对手回撤之时,倾身前趋,
  压上全身的力量,自信于强有力的臂膀;
  枪尖扎入脖子,穿透松软的颈肉,欧福耳波斯
  随即倒地,轰然一声,铠甲在身上铿锵作响。
  他的头发,美得如同典雅姑娘的发束,其时沾满血污,
  辫条上仍然别着黄金和纯银的发夹。
  像农人种下的一棵枝干坚实的橄榄树苗,
  在一处僻静的山地,浇上足够的淡水,
  使之茁壮成长;劲风吹自各个方向,
  摇曳着它的枝头,催发出银灰色的芽苞。然而,
  天空突起一阵狂飙,强劲的风势把它
  连根端出土坑,平躺在泥地上——就像这样,
  阿特柔斯之子墨奈劳斯杀了潘苏斯之子,手握粗长的
  (木岑)木杆枪矛的欧福耳波斯,开始抢剥他的铠甲。
  像一头山地哺育的狮子,坚信自己的勇力,
  从食草的牛群里抢出一头最肥的犊仔,
  先用尖利的牙齿咬断喉管,然后
  大口吞咽热血,野蛮地生食牛肚里的内脏;
  在它的周围,狗和牧人噪声四起,
  但只是呆离在远处,不敢近前
  拼杀,切骨的惧怕揪揉着他们的心房——
  就像这样,特洛伊人中谁也没有这个胆量,
  上前拼战光荣的墨奈劳斯。其时,
  阿特柔斯之子本可轻轻松松地得手,从潘苏斯之子身上_
  剥下光荣的铠甲,如果福伊波斯·阿波罗不怨怪他的作为,
  催怂赫克托耳——可与迅捷的战神相匹比的壮勇——和他
  拼搏,以一个凡人的形象,门忒斯,基科奈斯人的首领,
  对赫克托耳发话,用长了翅膀的言语:
  “赫克托耳,你在追赶永远抓逮不着的东西,
  骁勇的阿基琉斯的良驹!凡人很难
  控制或在马后驾驭,谁也不行,
  除了阿基琉斯,因为他是女神的儿子。
  与此同时,阿特柔斯之子、嗜战的墨奈劳斯跨护着
  帕特罗克洛斯的遗体,已经杀死特洛伊军中最好的战勇,
  欧福耳波斯,潘苏斯之子,休止了此人狂烈的战斗激情!”
    言罢,阿波罗抽身回行,一位神祗,介入凡人的争斗。
  剧烈的悲痛折磨着赫克托耳,黑罩着他的心胸。
  他目光四射,扫过人群,当即看到两位
  壮勇,一个正在抢剥光荣的铠甲,另一个
  叉腿躺在地上,血浆从伤口汩汩地流淌。
  他穿行在前排的战勇里,头顶闪亮的铜盔,
  厉声高叫,看来就像赫法伊斯托斯的一团
  不知疲倦的炉火。阿特柔斯之子耳闻他的尖叫,
  备党烦恼,对自己那豪莽的心魂说道:
  “哦,我该怎么办?丢下豪皇的铠甲和
  为了我的荣誉而倒死在这里的帕特罗克洛斯?
  如此,若是让伙伴们看见,难免不受指责;
  然而,要是继续战斗,对特洛伊人和赫克托耳,孤身一人——
  为了顾全面子——他们岂不就会冲上前来,把我团团围住?
  赫克托耳,头顶锃亮的帽盔,是此间所有特洛伊人的统帅。
  嘿,为何如此争辩,我的心魂?倘若
  有人违背神的意愿。和另一个人,一个神明决意
  要让他获得光荣的人战斗,那么,灭顶的灾难马上即会临头!
  所以,达奈人不会怪罪于我,要是眼见我从
  赫克托耳面前退却,因为他在凭藉神的力量战斗!
  但愿我能在什么地方找到啸吼战场的埃阿斯,
  我俩或许即可重返搏杀,以我们的狂烈,
  即便和神明对抗,也在所不惜,夺回遗体,送交
  裴琉斯之子阿苦基琉斯。情势险恶,这是无奈中最好的选择。”
    就在他权衡斟酌之际,在他的心魂里,
  特洛伊人的队伍已经冲涌上来,由赫克托耳率领。
  墨奈劳斯拔腿后撤,离开死者,但
  不时转过身子,像一头虬须满面的狮子,
  被狗和人群赶离圈栏,用投枪和
  呐喊,冰息了猛狮心头的骄烈,
  不甘不愿地走离牲畜的栏棚,
  棕发的墨奈劳斯离开帕特罗克洛斯,但一经回到
  自己的伴群,马上转过身子,站稳脚跟,
  四处张望,寻觅高大魁伟的埃阿斯,忒拉蒙之子,
  很快发现他的位置,在战场的左边,正
  鼓励他的伙伴,催督他们战斗——
  福伊波斯·阿波罗已在他们胸中注入摄胆惊心的恐慌。
  他快步跑去,在朋友身边站定,开口说道:
  “去那边吧,埃阿斯,我们必须救护死去的帕特罗克洛斯,
  以便把他的遗体,披挂全无,交送
  阿基琉斯——头盔闪亮的赫克托耳已剥占他的甲套!”
    一番话激怒了骠勇的埃阿斯,
  他大步穿走在前排的首领中,棕发的墨奈劳斯和他同行。
  那边,赫克托耳已剥去帕特罗克洛斯闪光的铠甲,
  拖拉着尸体,意欲从肩上砍下他的脑袋,用锋快的铜剑,
  然后拖走尸躯,丢给特洛伊的饿狗。其时,
  埃阿斯冲至他的近前,挺着墙面般的巨盾,
  赫克托耳见状,退回自己的伴群,
  跳上马车,把那套漂亮的铠甲交给
  特洛伊人,送回城堡,显示辉煌的战功。
  埃阿斯用巨盾挡护着墨诺伊提俄斯之子,
  稳稳地站着,像一头狮子,保护着它的儿女,
  正带着幼仔行路,在森林里面,不期
  碰遇猎人,凭持巨大的勇力,凶蛮高傲,
  压下额眉上的皮肉遮罩眼睛。
  就像这样,埃阿斯跨护着英雄帕特罗克洛斯;
  在他的身边,稳稳地站着阿特柔斯之子、嗜战的
  墨奈劳斯,心中酿聚着增涌的悲愁。
    其时,格劳科斯,希波洛科斯之子,鲁基亚人的首领,
  眼盯着赫克托耳,紧皱着眉头,高声呵斥:
  “赫克托耳,你外表富丽堂皇,战场上却让人大失所望!
  你的荣誉,看来显赫,却只是一个逃兵的虚名!
  好好计划一下,如何救护你的家园,你的城堡,
  凭你自己的匹夫之勇和出生本地的伊利昂兵勇的帮忙。
  鲁基亚人中,谁也不会再和达奈人战斗,
  为了你的城堡。我们在同你们的敌人战斗,
  年复一年,却不曾得过什么报慰。在
  你的队伍里,狠心的赫克托耳,一般兵勇休想得到你的
  救援——你连萨耳裴冬都可丢弃不管,使他成了阿耳吉维人
  手中的战礼和猎物:萨耳裴冬,你的客友和伙伴,
  身前立下过许多汗马功劳,为你和你的城堡!
  现在,你却没有这个勇气,为他打开身边的犬狗!
  所以,倘若鲁基亚人愿意听命于我,我们这就
  动身回家,特洛伊的败亡将紧接着我们离去的脚步!
  要是特洛伊人还有无所畏惧、一往无前的
  勇气——人们藉此保卫自己的家国,
  和敌人进行英勇不屈的拼搏,那么,
  我们马上即可把帕特罗克洛斯拖进城堡。
  倘若我们能把他拉出战场,把他,虽然
  已经死了,拖进王者普里阿摩斯宏伟的城堡,
  阿耳吉维人马上即会交还萨耳裴冬漂亮的
  铠甲,而我们亦可把他的遗体运回伊利昂。
  被杀者是阿基琉斯的伴友,阿基琉斯,海船边的
  阿耳吉维人中最善战的壮勇,统领着近战杀敌的精兵。
  但是你,你没有这个勇气,接战心志豪莽的
  埃阿斯,不敢在喧嚣的人群中看着他的
  眼睛,奋起进击——他是个比你好得多的英壮!”
    顶着闪亮的头盔,高大的赫克托耳恶狠狠地盯着他,嚷道:
  “格劳科斯,一个像你这样有身份的人,居然说出此番不知轻
  重的话语,这是什么缘故?以前,我以为,生活在土地肥沃的
  鲁基亚的兵民中,你最聪明;现在,
  我由衷地蔑视你的心智,不要听你的废话——
  你说我不敢面对面地和高大魁伟的埃阿斯拼斗?
  告诉你,我从来不怕战火的烧烤,不怕马蹄的轰响!
  但是,宙斯的意志总是压倒凡人的心愿;
  他能吓倒嗜战的勇士,轻而易举地夺走他的
  胜利,虽然有时他又亲自催励一个人战斗。
  来吧,我的朋友,看看我如何战斗!站在我的身边,
  看看我是否每天像个懦夫似地混着,如你说的那样;
  看看我能否息止某个达那人的拼斗,碎毁他的
  意愿:保卫死去的帕特罗克洛斯——哪怕他使出每一分狂暴!”
    言罢,他亮开嗓门,对特洛伊人高声喊道:
  “特洛伊人,鲁基亚人和达耳达尼亚人,近战杀敌的勇士们!
  拿出男子汉的勇气,我的朋友们,鼓起征死的战斗激情!
  我将穿上勇敢的阿基琉斯的铠甲,绚美的
  精品,剥之于强健的帕特罗克洛斯的胸肩,此人已被我宰杀!”
    喊罢,赫克托耳,顶着闪亮的头盔,脱离
  惨烈的战斗,疾步回跑,很快赶上了
  他的伙伴——他跑得飞快,而他们亦没有走出太远,
  朝着城堡的方向,带着裴琉斯之于光彩夺目的铠甲。
  离着痛苦的战斗,赫克托耳动手换穿甲衣,
  把自己的那付交给嗜战的特洛伊人,带回
  神圣的伊利昂,换上裴琉斯之子阿基琉斯的
  铠甲,永恒的珍品;天神把它赐给
  阿基琉斯尊爱的父亲,后者年迈后,把它传给自己
  的儿子;然而,儿子却不能活到白发之年,在父亲的甲衣里。
    其时,从远离地面的天空,汇聚乌云的宙斯看到他的作为:
  正忙着武装自己,用神一样的阿基琉斯的甲衣,
  于是摇动脑袋,对自己的心灵说道:
  “唉,可怜的赫克托耳,全然不知死期已至——当你穿上
  这副永不败坏的铠甲,死亡即已挨近你的躯体:此物
  属于一位了不起的斗士;在他面前,其他战勇亦会害怕发抖。
  现在,你杀了此人钟爱的朋友,强健、温厚的伙伴,
  做了不该做的事情,剥了他的盔甲,从他的
  肩膀和头颅。尽管如此,眼下,我还是要给你巨大的力量,
  作为一种补偿:你将不能活着离开战场,回返家园,而
  安德罗玛开也休想接过阿基琉斯光荣的铠甲,从你的手中。”
    克罗诺斯之子言罢,弯颈点动浓黑的眉毛。
  他使铠甲恰好贴吻赫克托耳的胸背,而凶狠的战神
  阿瑞斯给他注入狂暴,使他的肢体充满
  朝气和战斗的力量。赫克托耳行进在声名遐迩的盟军
  队伍里,高声喊叫,穿着心胸豪壮的阿基琉斯的甲衣,
  出现在他们面前,放射出绚丽的光芒。
  他穿行在队伍里,鼓励着每一位首领,
  墨斯勒斯、格劳科斯、墨冬和塞耳西洛科斯,
  阿斯忒罗派俄斯、得伊塞诺耳和希波苏斯,
  还有福耳库斯、克罗米俄斯和释卜鸟踪的恩诺摩斯,
  激励他们向前,放声呼喊,用长了翅膀的话语:
  “听我说,生活在我们疆界周围的数不清的部族,盟军朋友们!
  我把你们一个个地从自己的城堡请来,
  不是出于集聚大群人马的需要和愿望,
  我请你们来,是想借各位的勇力,保护特洛伊的
  妇女和弱小无助的儿童,使他们免遭阿开亚人的蹂躏。
  为此目的,我榨干了我的人民,给你们礼品和
  食物,以此鼓起你们每一个人的战斗激情。
  所以,你们各位必须面对敌人,要么一死,
  要么存活——这便是战争快慰人心的取予!
  谁要是能把帕特罗克洛斯,虽然已经死去,
  拖回驯马手特洛伊人的队列,逼退埃阿斯,
  我将从战礼中取出一半给他,另一半
  归我所有——他的荣誉将和我的等同!”
    赫克托耳言罢,他们举起枪矛,扑向达奈人,
  以全部战力;人人心环希望,从
  忒拉蒙之子埃阿斯那里抢过躯体。
  蠢货!在尸体周围,他已放倒成群的战勇!
  但眼下,埃阿斯却对啸吼战场的墨奈劳斯说道:
  “高贵的墨奈劳斯,我的朋友,我已失去希望,
  仅凭你我的力量,我们难以杀出这片人群。
  我担心帕特罗克洛斯的遗体,它将
  马上沦为特洛伊的犬狗和兀鸟吞食的对象,
  但我更担心自己的脑袋,自己的生命,恐怕险遭不测。
  我也同样担心你的安危——赫克托耳,这片战争的
  乌云笼罩着地面上的一切;暴死的阴影正朝着我们扑袭!
  赶快,召呼达奈人的首领,倘若现在有人可以听见你的话音。”
    他言罢,啸吼战场的墨奈劳斯谨遵不违,
  提高嗓门,用尖亮的声音对达奈人喊道:
  “朋友们,阿耳吉维人的首领和统治者们!
  所有偕同阿伽门农和墨奈劳斯,阿特柔斯的
  两个儿子,饮喝公库里的醇酒,对自己的兵众
  发号施令,收受宙斯赐予的地位和荣誉的人们!
  眼下,我不可能—一提点各位的大名,
  我的首领们——战斗打得如此惨烈,像腾烧的火焰!
  冲吧,各位主动出战!我们不要这份耻辱,
  不要让特洛伊的犬狗嬉耍帕特罗克洛斯的遗身!”
    他言罢,俄伊纽斯之子、迅捷的埃阿斯听得真切,
  第一个跑过战斗的人群,和他聚首;
  紧接着跑来伊多墨纽斯和墨里俄奈斯,
  伊多墨纽斯的伙伴,杀人狂阿瑞斯一般凶莽的武夫。
  其后,战勇们接踵而来,唤起阿开亚人的战斗激情——
  谁有这个能耐,—一道数出他们的大名?
    其时,赫克托耳带领队形密集的特洛伊兵众,冲扫而来,
  宛如在雨水暴涨的洞口,咆哮的
  海浪击打着河道里泻出的激流,突出的
  滩头发出隆隆的巨响,回荡着惊浪扑岸的吼声——
  就像这样,特洛伊人呼啸着冲上前来。但是,阿开亚人以
  坚强的阵势,集聚在墨诺伊提俄斯之子周围,抱定同一个信念,
  战斗在盾面相连的铜墙后。与此同时,克罗诺斯之子
  布起浓厚的迷雾,掩罩着闪亮的头盔。
  过去,宙斯从未怨过墨诺伊提俄斯之子,
  在他活着的时候,作为阿基琉斯的伴友;
  所以,他现在催励阿开亚人保护他的遗体,不忍心
  让死者变成一摊人肉,喂饱可恨的特洛伊饿狗。
    初始,特洛伊人硬是顶住了明眸的阿开亚兵勇,
  后者丢下遗体,撒腿惊跑。心志高昂的
  特洛伊人枪矛在握,全力以赴,不曾杀死一个敌人,
  倒是开始拽拉地上的尸体。然而,阿开亚人不会长时间地
  把它丢弃;以极快的速度,埃阿斯重新召聚起队伍,
  埃阿斯,除了逊让于刚勇的阿基琉斯外,
  他的健美和战力超越所有的达奈人。
  他闯入前排的战勇,凶猛得像一头
  野猪,窘困在林间的谷地,频频转动身子,
  一举冲散狗和年轻力壮的猎人,在那莽莽的山野,
  高贵的忒拉蒙之子、光荣的埃阿斯
  凶猛地冲进敌阵,一举击溃了一队队特洛伊战勇,
  后者跨立在帕特罗克洛斯遗体的两边,热切
  希望把他拖入城堡,争得此项光荣。
    其时,希波苏斯,裴拉斯吉亚人莱索斯光荣的儿子,
  抓起盾牌的背带,绑住脚踝的筋腱,试图
  拉着死者的双脚,把他拖出激烈的战斗,
  取悦赫克托耳和特洛伊人。无奈突来的死亡
  夺走了他的生命,谁也救挡不得,虽然他们都很愿意。
  忒拉蒙之子,冲扫过成群的战勇,
  逼近出枪,捅穿帽盔上的青铜颊片;
  枪尖带着粗长的铜矛和臂膀的
  重力,打裂了缀扎着马鬃脊冠的盔盖,
  脑浆从豁口喷涌而出.顺着枪杆的插口,
  掺和着浓血。他的勇力消散殆尽,双手一松,
  放掉缥勇的帕特罗克洛斯的腿脚——
  死者横倒泥尘,他自己亦头脸朝下,扑倒尸身,
  远离富饶的拉里萨,不得回报
  敬爱的双亲,养育的思典;他活得短促,
  被心胸豪壮的埃阿斯出枪击杀。
    赫克托耳挥手投出闪亮的枪矛,对着埃阿斯,
  但后者盯视着他的举动,躲过铜镖,
  仅在毫末之间;枪尖击中斯凯底俄斯,心胸豪壮的
  伊菲托斯的儿子,福基斯人中最勇敢的斗士,家住
  著名的帕诺裴乌斯,统治着众多的子民。
  投枪扎在锁骨下,犀利的铜尖
  穿筋破骨,从肩膀的根座里捅出;
  他随即倒地,轰然一声,铠甲在身上铿锵作响。
    接着,埃阿斯击倒了福耳库斯,法伊诺普斯聪慧的儿子,
  其时正跨护着希波苏斯,打在肚腹正中,
  捅穿胸甲的虚处,内脏从铜甲里
  迸挤出来;福耳库斯随即倒地,手抓泥尘。
  特洛伊人的首领们开始退却,包括光荣的赫克托耳;
  阿开亚人放声吼叫,拖走希波苏斯和
  福耳库斯的遗体,从他们肩上剥下铠甲。
    其时,面对嗜战的阿开亚兵壮,特洛伊人可能会再次爬过
  城墙,逃回伊利昂,背着惊恐的包袱,跌跌撞撞,而
  阿耳吉维人却可能冲破宙斯定下的规限,以自己的
  勇武和力量,争得荣光,要不是阿波罗亲自
  催励起埃内阿斯的战力,以信使裴里法斯的形象,
  厄普托斯之子,在埃内阿斯的老父面前,守着
  此份职务,迈入苍黄的暮年——一位心地善良的好人。
  以此人的模样,宙斯之子阿波罗对他说道:
  “埃内阿斯,你和你的部属何以能够保卫陡峭的伊利昂,
  违背神的意愿?从前,我曾见过一些凡人,
  坚信自己的勇武和力量,凭藉他们的骠健和军队的
  战力——虽然在数量上处于劣势——保卫自己的城邦。
  但是,宙斯现正站在我们一边,打算让我们,而不是
  达奈人获取胜利。问题在于你,你已被吓得躲躲闪闪,竟然不
   敢战斗!”
    他言罢,埃内阿斯看着他的脸面,听出此乃
  远射手阿波罗的声音,于是对着赫克托耳喊话,声音宏亮:
  “赫克托耳,各位特洛伊首领,盟军朋友们!
  可耻啊!我们正跌跌撞撞地爬回
  特洛伊,背着惊恐的包袱,嗜战的阿开亚人的追杀!
  没看见吗?一位神明站在我的身边,告诉我
  宙斯,至高无上的神主,仍在助信我们战斗。
  所以,我们必须冲向达奈人,不要让他们
  把帕特罗克洛斯的尸体抬回海船,干得轻轻松松!”
    言罢,埃内阿斯跳出队伍,远远地站在头排壮勇的前面,
  其他人则转过身子,站住脚跟,迎战阿开亚人。
  其时,埃内阿斯出枪杀了雷俄克里托斯,
  阿里斯巴斯之子,鲁科墨得斯高贵的伴友。
  眼见伙伴倒地,嗜战的鲁科墨得斯心生怜悯,
  跨步进逼,投出闪亮的枪矛,击中
  阿丕萨昂,希帕索斯之子,兵士的牧者,
  打在横隔膜下的肝脏上,当即酥软了他的膝腿。
  此人来自土地肥沃的派俄尼亚,除了
  阿斯忒罗派俄斯外,他是本部最好的战勇。
    他随即倒地,勾发了嗜战的阿斯忒罗派俄斯的怜悯,
  猛扑上去,寻战达奈人,心急似火,
  但却不能如愿;他们围拥着帕特罗克洛斯的躯体,
  用盾牌把它挡得严严实实,伸挺着枪矛。
  埃阿斯穿行在人群里,发出严厉的命令,
  既不让任何人退离尸体,也不让谁个
  冲出队阵,离开其他阿开亚人,孤身对敌;
  他要人们紧紧围聚在尸躯边,手对手地战斗。
  这便是巨人埃阿斯的命令。其时,大地上碧血
  殷红,勇士们一个接一个地倒下,
  从特洛伊人和豪壮的盟军队列,
  也从达奈人的队阵——流血牺牲,阿开亚人岂能幸免?
  但相比之下,后者的伤亡要轻得多.因为他们从未忘记
  排成紧密的队阵,互相防卫,避离凶暴的死亡。
    就这样,双方激烈拼搏,如同燃烧的烈火。
  你或许以为太阳和月亮已不在天空存耀:浓雾
  弥漫在整个战区,最勇敢的人们拼搏的地方,
  围绕着帕特罗克洛斯的躯体,墨诺伊提俄斯阵亡的儿郎。
  这时,在其他地方,特洛伊人和胫甲坚固的阿开亚人
  仍在常态下战斗,在晴朗的天空下,
  透亮的日光里,大地和山脊上没有一丝
  游云。他们打一阵,息一阵,中间隔开
  一大段距离,避闪着此来彼往的羽箭,
  飞响着痛苦的呻吟。但那些搏战在中军的战勇,却
  饱受着迷雾和战火的煎熬,被无情的铜械打得七零八落。
  他们是战斗中最勇敢的人。然而,战场上还有两位著名的
  勇士,斯拉苏墨得斯和安提洛科斯,其时还不曾得知
  豪勇的帕特罗克洛斯已死的消息,满以为
  他还活着,在前排的队列里,奋战特洛伊人。
  但此二位,望着伙伴们倒地死亡或撒腿奔逃,
  战斗在战场的边翼,按照奈斯托耳的吩咐,
  在催励他俩离开乌黑的海船,投身战斗的前夕。
    整整一天,勇士们冒死拼杀,浴血
  苦战,没有片刻的停息,他们全身疲软,汗如泉涌,
  透湿了膝盖、小腿和支撑每一位战勇的腿足,
  淋湿了双手和眼睛——两军相搏,
  为了争夺捷足的阿基琉斯勇敢的伴友。
  像一位制皮的工匠,把一领大公牛的皮张交给
  伙计们拉扯,透浸着油脂;
  他们接过牛皮,站成一个圈围,用力
  张拉,直到挤出皮里的水分,吸进表层上的
  油脂,人多手杂,把牛皮拉成一块绷紧的平片。
  就像这样,双方勇士争扯着尸体,在一片壅塞的地面上,
  朝着己方猛拉,寄怀着希望——特洛伊人企望
  把它拖进伊利昂,而阿开亚人则希冀着
  把它抬回深旷的海船。围绕着倒地的躯体,
  双方展开了一场凶蛮的拼杀。即便是阿瑞斯,勇士的催聚者,
  即便是雅典娜,目睹这场
  战斗,也不会讥刺嘲讽——哪怕在他俩怒气最盛的时候。
  这一天,宙斯绷紧了战争的弦线,双方打得疯疯
  烈烈,成群的兵勇和驭马,为争夺帕特罗克洛斯的遗躯。然而,
  卓越的阿基琉斯其时还不知帕特罗克洛斯已死的消息,
  因为人们在远离快船的地方,在特洛伊
  城墙下战斗。阿基琉斯亦不会想到
  帕特罗克洛斯已经死去,以为他还活着,一旦逼至
  城下,便会返身营房。他不曾想过,帕特罗克洛斯
  会攻破城堡,没有他的参与——就是和他一起,也不曾想过。
  他经常听到母亲的告嘱,通过私下的秘密渠道,
  告知大神宙斯的意志,但这次,
  母亲却没有告诉他这条
  噩耗:他最亲爱的伴友已经阵亡。
    围绕着帕特罗克洛斯的遗体,勇士们手握锋快的枪矛,
  咄咄近逼,互相不停地杀砍,打得英勇壮烈。
  其时,某个身披铜甲的阿开亚人会这么说道:
  “朋友们,倘若现在退回深旷的海船,我们还有
  什么光荣?让乌黑的大地裂开一道口子,此时
  此地,把我们尽数吞咬!这是个好得多的结局,
  较之把尸体让给特洛伊人,调驯烈马的壮勇,
  由他们带回自己的城堡,争得荣光!”
    而某个心胸豪壮的特洛伊人,此时亦会这般喊道:
  “朋友们,即使命运要我们全都死在此人的
  身边,即便如此,也不许任何人逃离战斗!”
    他们会如此说道,催励起每一位伙伴的
  战斗激情。战斗打得如此狂烈,灰铁的喧嚣
  穿过荒袤的气空,冲上铜色的天穹。
  然而,阿基琉斯的驭马其时离着战场伫立,
  自从得知它们的驭手已经阵亡,死在
  杀人不眨眼的赫克托耳手里,就一直泪流不止。
  奥托墨冬,狄俄瑞斯强有力的儿子,竭己所能,
  扬起舒展的皮条,一鞭又一鞭地抽打,
  时而低声恳劝,时而恶语胁迫,然而,
  它俩既不愿回返海船停驻的地方,赫勒斯庞特
  宽阔的海岸,也不愿跑回战场,战斗在阿开亚人身旁。
  它们纹丝不动地站着,像一块石碑,
  矗立在坟堆上,厮守着一个死去的男人或女子,
  静静地架着做工精美的战车,
  低重的头脸贴着地面,热泪涌注,
  夺眶而出,湿点着尘土——
  它们悲悼自己的驭者,闪亮的长鬃铺泻在
  轭垫的边沿,垂洒在轭架两边,沾满了污尘。
    眼见它们流泪悲悼,克罗诺斯之子心生怜悯,
  摇着头,对自己的心魂说道:
  “可怜的东西,我们为何把你们给了王者裴琉斯,
  一个凡人,而你们是长生不死、永恒不灭的天马?
  为了让你们置身不幸的凡人,和他们一起忍受痛苦吗?
  一切生聚和爬行在地面上的生灵,
  凡人最是多灾多难。不过,
  至少赫克托耳,普里阿摩斯之子,不会
  登上做工精致的战车,从你们后面;我绝不会允许他这么做。
  他已得获那副战甲,并因此大肆炫耀——这一切难道还不够吗?
  现在,我将在你们的膝腿和心里注入力量,
  让你们把奥托墨冬带出战场,回返
  深旷的海船,因我仍将赐予特洛伊人
  杀戳的荣耀,一直杀到凳板坚固的海船,
  杀到太阳西下,神圣的黑夜把大地蒙罩。”
    言罢,宙斯给驭马吹入蓬勃的活力,
  后者抖落鬃发上的泥尘,轻松地
  拉起飞滚的战车,奔驰在两军之间。
  奥托墨冬一边驾车,一边战斗,尽管怀着对伙伴之死的伤愁——
  他赶着马车,冲入战阵,像扑击鹅群的兀鹫,
  轻而易举地闪出特洛伊混乱的人群,
  继而又轻松地冲扑进去,追赶大队的散兵。
  然而,尽管造得很紧,他却不能出手杀敌——
  孤身一人,驾着颠簸的战车,既要驭控
  飞跑的骏马,又要投枪杀敌,让他如何对付得了?
  终于,伙伴中有人发现他的踪迹,
  阿尔基墨冬,莱耳开斯之子,海蒙的后代,
  站在车后,对着奥托墨冬喊道:
  “奥托墨冬,是哪位神祗把这个没有用益的主意
  塞进你的心胸,夺走了你的睿智?你在试图
  以单身之躯,和特洛伊人战斗,在这前排的
  队阵中!你的伙伴已经死去;赫克托耳正
  穿着阿基琉斯的甲衣,显耀他的光荣!”
    听罢这番话,狄俄瑞斯之子奥托墨冬答道:
  “阿尔基墨冬,阿开亚人中,还有谁比你更能调驯
  这对长生不老的骏马,制驭它们的狂暴?
  只有帕特罗克洛斯,和神一样精擅谋略的凡人,
  在他活着的时候——可惜死和命运已经结束了他的一生。
  上来吧,从我手中接过马鞭和闪亮的
  缰绳;我将跳下马车,投入战斗!”
    他言罢,阿尔基墨冬跃上冲跑的马车,
  出手迅捷,接过皮鞭和缰绳,而
  奥托墨冬则抬腿跳下战车。然而,光荣的赫克托耳看到了
  他们,当即对站在近旁的埃内阿斯说道:
  “埃内阿斯,身披铜甲的特洛伊人的训导,
  我已望见捷足的阿基琉斯的驭马,
  迅猛地冲向战斗,听命于懦弱的驭手。看来,
  我有希望逮住它们,如果你愿意
  和我一起行动。倘若我俩协同作战,
  他俩就不敢和我们交手,面对面地战斗!”
    言罢,安基塞斯骁勇的儿子欣然遵从。
  他俩大步向前,挺着战盾,挡护着肩膀,厚实。
  坚韧的牛皮,锻铆着大片的铜层。
  克罗米俄斯和神一样的阿瑞托斯跟随冲击,
  两位壮勇,带着热切的企盼,意欲
  杀死阿开亚人,赶走颈脖粗壮的驭马。
  可怜的蠢货!奥托墨冬将放出他们的热血,
  不会让他们活着口头!他祷过宙斯,
  黑心中注满了勇气和力量,对
  阿尔基墨冬、他所信赖的伴友喊道:
  “阿尔基墨冬,让驭马侍候在我的身旁,
  让他们对着我的脊背呼息。眼下,我认为,
  谁也顶不住普里阿摩斯之子赫克托耳的蛮狂,
  他会跃上战车,从阿基琉斯长鬃飘洒的骏马
  后面,杀了我俩,打散阿开亚人战斗的
  群伍;对于他,要么这样,要么死去,战死在前排的队列中!
    言罢,他对着两位埃阿斯和墨奈劳斯喊道:
  “两位埃阿斯,阿耳吉维人的首领!墨奈劳斯!
  把帕特罗克洛斯留给你们认为最合适的人,
  他们会跨护他的遗体,打退特洛伊人的队伍。你等
  这就过来,帮助我们仍然活着的战勇,打开这要命的时分!
  敌人正向这边冲来,赫克托耳和埃内阿斯,特洛伊
  最善战的壮勇,逼压在我们前头——这场掺和着泪水的苦斗!
  但是,所有这一切都躺卧在神的膝头,
  我将甩手枪矛,其余的听凭宙斯定夺。”
    言罢,他持平落影森长的枪矛,奋臂投掷,
  击中阿瑞托斯边圈溜圆的战盾,
  铜尖冲破阻挡,把面里一起穿透,
  捅开腰带,深扎进他的肚腹。
  像一个身强力壮的汉子,手提利斧,
  杀砍一头漫步草场的壮牛,劈在牛角后面,
  砍穿厚实的隆肉;牧牛腾扑向前,塌倒在地——
  就像这样,阿瑞托斯先是向前扑跳,接着仰面翻倒,
  锋快的枪矛深扎进去,摇摇晃晃,酥软了他的肢腿。
  其时,赫克托耳投出闪亮的枪矛,对着奥托墨冬,
  但后者盯视着他的举动,躲过铜矛,
  向前佝屈起身子;长枪扎入后面的
  泥地,杆尾来回摆动,
  直到强健的阿瑞斯平止了它的狂暴。
  其时,他们会手持利剑,近战搏杀,
  要不是两位埃阿斯,听到伙伴的召唤,
  奋力挤过战斗的人群,隔现在他俩之中。
  出于恐惧,赫克托耳和埃内阿斯,以及神一样的
  克罗米俄斯再次退却,撇下阿瑞托斯的
  躯体,躺在原地——投枪夺走了他的生命。
  其时,奥托墨冬,可与迅捷的战神相匹比的战勇,
  剥去他的铠甲,得意洋洋地吹擂:
  “这下,多少减轻了帕特罗克洛斯之死带给我的愁憾,
  虽然和他相比,被我宰杀的此人远不是同等的英豪。”
    言罢,他拿起带血的战礼,放在
  车上,然后抬腿登车,手脚鲜血
  滴淌,像一头狮子,刚刚撕吞了一头公牛。
    其时,围绕着帕特罗克洛斯的遗体,双方重新开战,
  场面惨烈,泪水横流。雅典娜从天上下来,
  挑发殊死的拼搏,受宙斯派遣,催励达奈人
  战斗;沉雷远播的天神已改变心潮的流程。
  宛如宙斯在天上划出的一道闪光的长虹,兆现给
  凡人,预示着战争或卷来阴寒的风暴,
  它将驱走温热,辍止凡人的劳作,
  在广袤的地面,给畜群带来骚恼,
  雅典娜行裹在闪光的云朵里,
  出现在大群的达奈人中,催励着每一个战勇。
  首先,她对阿特柔斯之子、强健的墨奈劳斯发话,
  催他向前——他正站在女神身边——幻取
  福伊尼克斯的形象,模仿他那不知疲倦的声音:
  “这将是你的耻辱,墨奈劳斯,你将为此低垂脑袋,
  倘若在特洛伊城下,疯狂的饿狗
  撕裂高傲的阿基琉斯忠勇的伴友。
  坚持下去,奋勇向前,催励所有的人战斗!”
    听罢这番话,啸吼战场的墨奈劳斯答道:
  “福伊尼克斯,我的父亲,老一辈的斗士!但愿雅典娜
  能给我力量,替我挡开飞射而来的枪矛!
  这样,我就能下定决心,站在帕特罗克洛斯身边,
  保护他的遗体;他的死亡深深地刺痛了我的心房。
  但是,赫克托耳仍然拥有火一样暴虐的勇力,挺着
  铜枪冲杀,不曾有一刻阐息;宙斯正使他获得光荣。”
    听罢这番话,灰眼睛女神雅典娜心里高兴,
  诸神中,此人首先对她祈愿。
  女神把力气输人他的肩膀和双膝,
  又在他心里激起虹蝇的凶勇——
  把它赶开,它却偏要回返,执意叮咬
  人的皮肉,迷恋于血液的甜美——
  女神用血蝇的勇莽饱注着他那乌黑的心胸。
  他跨站在帕特罗克洛斯身边,投出闪亮的
  枪矛。特洛伊人中,有一位名叫波得斯的战勇,厄提昂
  之子,出身高贵,家资充盈,在整个地域,最得赫克托耳
  尊爱——一位亲近的朋友,餐桌上的食客。
  现在,棕发的墨奈劳斯击中了他,打在护带上,
  在他跳步逃跑之际,铜矛穿透了腹腔——
  他随即倒地,轰然一声。阿特柔斯之子墨奈劳斯
  从特洛伊人那里拉走尸体,拖回己方的营阵。
    其时,阿波罗来到赫克托耳身边,出言催励,
  以阿西俄斯之子法诺普斯的形象,在全部
  客友中,此人最受赫克托耳尊爱,居家阿布多斯。
  以此人的模样,远射手阿波罗说道:
  “现在,赫克托耳,有哪个阿开亚人还会怕畏于你?
  瞧瞧你自己,居然在墨奈劳斯面前缩退;过去,
  此人一直是个懦弱的枪手。眼下,他竟然独自一人,
  从我们鼻子底下拖走尸体,并且杀了你所信赖的伴友,
  首领中骁勇的斗士,厄提昂之子波得斯。”
    他言罢,一团悲痛的乌云罩住了赫克托耳的心灵。
  他穿行在前排的壮勇里,头顶锃亮的头盔。
  其时,克罗诺斯之子拿起穗带飘摇的埃吉斯,
  光彩夺目,将伊达山笼罩在弥漫的云雾里。
  他扔出一道闪电,一声炸响的霹雳,摇撼着埃吉斯,
  使特洛伊战勇获胜,把阿开亚人吓得惶惶奔逃。
  波伊俄提亚人裴奈琉斯第一个撒腿;
  他总是冲跑在前面,而普鲁达马斯从近处
  投枪,击中他的肩膀,伤势轻微,
  但枪尖已擦碰肩骨。接着,
  赫克托耳扎伤了雷托斯的手腕,
  心胸豪壮的阿勒克特鲁昂的儿子,使他丧失了战斗能力。
  雷托斯左右扫瞄,拔腿回逃,
  心知已不能继续手提枪矛,和特洛伊人战斗。
  赫克托耳奋起追赶,被伊多墨纽斯投枪
  击中护胸的铠甲,奶头旁边,但
  长枪在铜尖后面折断——特洛伊人发出一阵
  呼啸。赫克托耳甩手投掷,对着伊多墨纽斯,丢克里昂之子,
  其时正站在车上;枪尖擦身而过,差离仅在毫末之间,
  击中墨里俄奈斯的助手和驭者,
  科伊拉诺斯,随同前者一起来自城垣坚固的鲁克托斯。
  清晨,伊多墨纽斯徒步离开弯翘的海船;
  现在,他将让特洛伊人赢得一项辉煌的胜利,
  要不是科伊拉诺斯赶着快马前来,
  像一道闪光,在伊多墨纽斯眼里,为他挡开无情的死亡。
  然而,驭手自己却因此送命,死在杀人狂赫克托耳手下,
  打在颚骨和耳朵下面,枪矛连根捣出
  牙齿,把舌头截成两半——
  他从车上翻身倒地,马缰散落泥尘。
  墨里俄奈斯弯腰捡起缰绳,从
  平原的泥地上,对伊多墨纽斯喊道:
  “扬鞭催马,回返迅捷的海船!
  你已亲眼看到,阿开亚人的勇力已被彻底荡扫!”
    他言罢,伊多墨纽斯催打着长鬃飘洒的驭马,
  心怀恐惧,跑回深旷的海船。
    心志豪莽的埃阿斯和墨奈劳斯亦已看出,
  宙斯已把改变战局的勇力给了特洛伊战勇。
  两人中,忒拉蒙之子、巨人埃阿斯首先说道:
  “唉,够了,够了!现在,即便是无知的孩子,
  也能看出父亲宙斯正如何起劲地帮助特洛伊人!
  他们的枪械全都击中目标,不管投者是谁,
  是勇敢的战士,还是懦弱的散兵——宙斯替他们制导着每
  一枝枪矛。相比之下,我们的投械全都落在地上,一无所获!
  所以,我们自己必须想出个两全齐美的高招,
  既要抢回遗体,又要保存自己,
  给我们钟爱的伙伴带回欢乐;
  他们一定在翘首观望,心情沮丧,以为我们
  不能止住杀人不眨眼的赫克托耳的狂暴,挡不住他那双
  难以抵御的大手,以为他一定会打入我们乌黑的船舟。
  但愿能有一位帮手,把信息尽快带给
  裴琉斯的儿郎;我相信,他还没有听到这条
  噩耗:他所钟爱的伴友已经倒地身亡。
  然而,我却看不到一个人选,在阿开亚人中——
  他们全被罩没在浓雾里,所有的驭马和兵勇。
  哦,父亲宙斯,把阿开亚人的儿子们拉出迷雾吧!
  让阳光照泻,使我们重见天日!把我们杀死吧,
  杀死在灿烂的日光里,如果此时此刻,毁灭我们能使你欢悦
    他朗声求告,泪水横流;宙斯见状,心生怜悯,
  随即驱散浓雾,推走黑暗,重现
  普射的阳光,使战场上的一切明晰地展现在他们眼前。
  其时,埃阿斯对啸吼战场的墨奈劳斯说道:
  “仔细寻觅,高贵的墨奈劳斯,但愿你能发现
  安提洛科斯仍然活着,心胸豪壮的奈斯托耳之子,
  要他快步跑去,面见聪颖的阿基琉斯,传告
  他最尊爱的伴友已经战死疆场的噩耗。”
    他言罢,啸吼战场的墨奈劳斯递遵不违,
  动身离去,拖着沉重的双腿,像一头狮子,走离圈栏,
  由于忙着骚扰狗和农人,业已累得筋疲力尽;
  对手们不让它撕剥牛的肥膘,整夜
  监守,饿狮贪恋牛肉的肥美,临近扑击,
  但却一无所获——雨点般的枪矛迎面
  砸来,投自粗壮的大手,另有那腾腾
  燃烧的火把,吓得它——尽管凶狂——退缩不前;
  随着黎明的降临,饿狮快快离去,心绪颓败。
  就像这样,啸吼战场的墨奈劳斯离开帕特罗克洛斯,
  走得很不甘愿,担心阿开亚人会群起,
  惊逃,丢下遗体,惨遭敌人的欺捣。所以,
  他有许多话语要对墨里俄奈斯和两位埃阿斯嘱告:
  “两位埃阿斯,阿耳吉维人的首领,还有你,墨里俄奈斯,
  记住,不要忘了不幸的帕特罗克洛斯,
  一个敦厚的好人,生前曾善待所有的
  相识。现在,死和命运结束了他的一生。”
    言罢,头发棕黄的墨奈劳斯举步前行,
  四下里举目索望,像一只雄鹰——人们说,
  在展翅天空的鸟类中,鹰的眼睛最亮,
  虽然盘翔高空,却能看见撒腿林中的野兔,
  吓得蜷缩起身子,躲在枝蔓横牛的树从里;
  鹰隼俯冲直下,逮住野兔,碎毁了它的生命。
  就像这样,高贵的墨奈劳斯,你目光烁烁,
  扫视着每一个角落,成群结队的军友,寄望于有人
  能觅得奈斯托耳之子的下落,此人是否还能行走存活?
  他放眼索望,很快便盯上了要找的目标,在战场的左边,
  正激励着他的伙伴,催督他们战斗。
  棕发的墨奈劳斯站到他的身边,喊道:
  “过来吧,高贵的安提洛科斯,听我告说
  一个噩耗,一件但愿绝对不曾发生的事情。
  我想,你自己亦已看出,宙斯
  如何让达奈人遭难,让特洛伊人
  获胜。帕特罗克洛斯,阿开亚人中最好的战勇,
  已经倒下——达奈人的损失巨烈惨重。
  赶快跑向阿开亚人的海船,寻见阿基琉斯,将此事
  相告。他人也许会即刻行动,夺回遗体——已被剥得精光——
  运往他的海船;头盔闪亮的赫克托耳已夺占他的甲衣!”
    他如此一番说告,安提洛科斯潘心听闻,痛恨入耳的每一
   个字眼。
  他默立许久,一言不发,眼里噙着
  泪水,悲痛噎塞了宽宏的嗓门。
  但即便如此,他也没有玩忽墨奈劳斯的嘱告,
  留下甲械,给豪勇的伙伴,劳多科斯,后者已把
  风快的驭马赶至他的近旁,然后撩开双腿,快步奔跑。
    他快步跑离战斗,痛哭流涕,
  带着噩耗,跑向裴琉斯之子阿基琉斯。
  其时,高贵的墨奈劳斯,你不愿保护
  这里的普洛斯人——安提洛科斯走后,他的
  伙伴失去主将,勉强撑挡着敌人的进攻。
  他让卓越的斯拉苏墨得斯指挥队伍,
  自己则快步回跑,跨护英雄帕特罗克洛斯的
  遗体,置身两位埃阿斯身旁,对他们喊道:
  “我已送出你们提及的那位,让他
  寻见捷足的阿基琉斯;但对他能否出战,
  我却不抱什么希望,虽然对卓越的赫克托耳,他已怒满胸膛。
  没有铠甲,他将如何拼战特洛伊战勇?
  我们自己必须想出个两全齐美的高招,
  既要抢回遗体,又要保存自己,
  顶着特洛伊人的喧嚣,躲避厄运和死亡。”
    听罢这番话,忒拉蒙之子高大的埃阿斯答道:
  “你的话句句在理,卓著的墨奈劳斯,说得一点不错。
  来吧,你和墨里俄奈斯弯腰扛起遗体,
  要快,撤离激烈的战斗。我俩殿后
  掩护,为你们挡开特洛伊人和赫克托耳——
  我们,怀着同样的战斗激情,享用同一个名字,经常
  战防在一起,在过去的日子里,面对战神的凶暴。”
    听罢这番活,他俩伸出双臂,运足力气,
  抱起地上的尸体,高举过头。特洛伊人见状,
  急起直追,大声喊叫,像一群
  猎狗,迅猛出击,追赶一头
  受伤的野猪,跑在追杀猎物的年轻人前面,
  撒腿猛赶了一阵,恨不能把它撕成碎片,
  直到后者于困境中转过身子,自信地进行反扑,
  猎狗追犹不及,惊恐万状,四散奔逃——
  就像这样,特洛伊人队形密集,穷追不舍,
  奋力砍杀,用剑和双刃的枪矛。
  但是,每当两位埃阿斯转过身子,腿脚稳健,
  举枪迎战,他们就全都吓得面无人色,不敢
  继续冲杀,为抢夺遗体拼搏。
    就这样,他们竭尽全力,抬着死者,一撤离战斗,
  回返深旷的海船——身后,战斗打得激烈异常,
  狂暴得就像燃烧的火焰,突起腾发,吞噬着
  人居人住的城堡,冲天的火舌摧毁了成片的房屋——
  狂风疾扫,火海里爆发出巨烈的响声。
  就像这样,战地上,车马喧腾,人声鼎沸;达奈人
  退兵回撤,在不绝于耳的嘈声中。
  像骡子那样,忍受着苦役的辛劳,
  沿着崎岖的岩路,从山壁上一步一滑地走下,
  拉着一根梁材,或一方造船的木料,艰辛的劳动
  和着流淌的汗水,几乎搅碎了它们的心房。
  就像这样,他俩咬紧牙关,抬着死者行走,由两位埃阿斯
  殿后,阻击追兵,像一面林木昌茂的山脊,
  横隔着整个平原,截住水流,巍然
  屹立,挡回大河的奔涌,把湍急的
  水浪推送回去,倾洒在坡下的
  平野,无论哪一股激流都不能把它冲倒——
  两位埃阿斯一次又一次地堵击
  特洛伊人,但后者仍然穷追不舍,由两位壮士领头,
  埃内阿斯,安基塞斯之子,和光荣的赫克托耳。
  像一大群寒鸦或欧椋,眼见
  奔袭的鹰隼,发出可怕的尖叫——对这些较小的
  鸟类,鹰鹞的扑击意味着死亡——就像这样,
  在埃阿斯和赫克托耳面前,年轻的阿开亚武士
  决步回跑,嘶喊出可怕的惊叫,把战斗的愉悦全抛。
  达奈人撒腿奔逃,丢下满地精美的甲械,
  散落在壕沟两边;战斗打得无有片刻息止的时候。
 

 
分享到:
开放的大唐王朝 后宫女人私生活皇帝说了不算
 打坐姿势图片1
关于跑鞋和跑者的不屈不挠的耐克创业故事1
朱雀
武则天
我逐渐懂得了你那忧郁的生活1
一只小虫子的故事1
美女西施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