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太湖英雄传 >> 第二十一章 火破绝阵

第二十一章 火破绝阵

时间:2014/8/2 20:32:11  点击:2623 次
  酒席已摆上,所有长山来的人物,个个喜孜孜地举杯痛饮,欢笑声传出客房外。

  当然,欢笑声也传进了冯七的耳朵里。

  认识黄风与他的四个头目,那是在宝丰的事,所以冯七这时候不敢露面,但隔壁的声音他听得清楚。

  一阵欢笑之后,黄风突然问道:“师兄,怎不直接把东西送上长山,却落脚在此地,为什么?”

  哈哈一声笑,陶仁道:“这你就不懂了,我在这靖江落脚,有两个主要原因,我不说,你当然不会知道。”

  黄风一笑,放下酒杯,道:“当然,我们师兄弟快四十年,若动心机,我自信差师兄一大截。”

  “嗯”了一声,陶仁得意地接道:“其一,我不想叫惠安镖局里人知道我与你们是串通一气,再说广庆我也没有开什么店,要他们保的什么镖?”

  他拾起筷子,又道:“其二,我要看看老龙帮狄振海的话是否可靠,他会不会暗中派人攻打长山。”

  黄风嘿嘿冷笑,道:“两下里相距五百里,老子不怕老龙帮,他们若敢攻打我飞云寨,看我不杀得他们片甲不留。”

  轻摇摇头,陶仁道:“我看老龙帮是有不少高手,真要大举来犯,只怕师弟也够呛的。”

  黄风冷笑连声,道:“师兄但放宽心,从谷口到半山,我已设下不少埋伏,他们如果敢来,走不到半山上,便叫他们完蛋。”

  突又闻得一人沉声道:“当家的,话是不错,何况又有陶老爷子在山寨,还怕那批鱼鳖虾蟹不成?不来便罢,如若胆敢来犯,除了滚木礌石火攻之外,老虎崖那段断崖他们便休想过得去。”

  “火鹤”黄风又接着道:“说句真心话,师兄,飞云寨的金交椅子我是诚心要奉给你去坐了。”

  陶仁哈哈笑道:“不,那片基业也是你十多年来苦挣下的,我又是个独来独往的人物,想在一个地方住上半年,我便像火烧猴屁般的不自在。”

  黄风立刻又笑问:“师兄这次打算住多久?老实说,自从丁大雷与褚彪二人死在宝丰,如今连欧阳风也死了,飞云寨须要有本事的人撑门面,一时间又找不到合适的人入伙,师兄……”

  陶仁举杯喝了一口酒,笑道:“师弟放心,这次我至少要等到风声平静下来才能离开长山,你不知道,这次案子大了,闻得京里也派出高手赶往洛阳,他娘的老皮,就是不知道这高手是何方神圣,否则,我倒希望斗他一斗。”

  黄风笑道:“别斗了,还是长住在长山吧,师兄!”

  陶仁半晌,才开口,道:“我在这靖江住了五天,未见有太湖老龙帮的人物出现,大概姓狄的老小子认栽,不找来了。”

  黄风重重地道:“不找来两边都好。”

  陶仁点点头,道:“酒足饭饱之后,我们立刻上路,这地方龙蛇乱处,你们又是这身打扮,早早离去,免生事端。”

  半个时辰之后,“江南大客栈”门口的三辆篷车上路了。

  黄风一时高兴,重重地赏了那伙计五两银子,喜得那伙计像是碰上财神爷似地直送出客店外,还高声大谢不已道:“各位爷好走了,一路顺风呐!”

  黄风与陶仁等走没多久,冯七也匆匆地往江岸边跑去。

  有一条快船却在此时拢上岸,从船上跳下个黑大汉,冯七眼尖,立刻高声大叫:“莫爷,你也来了?”

  来的黑大汉正是莫云,他是单独从西山先自赶来。

  目的当然是为陶仁而来,因为,他一直觉得姓陶的有问题,只是他说不出来姓陶的究竟有什么问题。

  此刻,他见冯七匆匆走来,立刻又跳回自己乘的双桅快船上面,冯七紧紧地跟上船,二人便走到舱里面。

  莫云这才重重地道:“别在这些地方大呼小叫,难道不怕长山贼人眼线听了去?”

  冯七立刻点着头,道:“堂主说得是,只是事情紧急,属下一见堂主,便不由得一阵兴奋,倒忘了这些。”

  莫云冷冷地道:“凡事,越紧急,便越要沉住气,只有冷静,方能应付难关,克服困难,说吧,你遇到什么了?”

  冯七指向靖江城,道:“回堂主的话,我奉命暗中盯牢姓陶的,我看我这身巧装打扮,谁也看不出我是老龙帮的人,倒像个……像个穷打渔汉。”

  莫云冷哼一声,道:“冯七,这地方你得跟石涛学了,说起话来要干脆,别他娘的拖泥带水,说也说不清楚。”

  冯七忙笑道:“是、是,事情是这样的,我跟着‘惠安镖局’的三辆大车到了靖江,姓陶的住到‘江南大客栈’,却把镖局子里的人又支回宜兴去了。”

  莫云一愣,道:“他娘的,这又是为什么?”

  冯七嘿嘿一笑,道:“为什么?我不说堂主绝对想不到,那姓陶的呀!”

  莫云怒道:“冯七,刚才还说你不干脆,你马上又来了。”

  冯七立刻又道:“堂主,原来姓陶的是‘火鹤’黄风的师兄呀。”

  莫云几乎跳起来,沉声道:“此话当真?”

  冯七接着重重地道:“我在他们隔壁住下来,亲耳听到的,黄风对姓陶的十分恭顺,还要把寨主的宝座让给姓陶的呢。”

  莫云闻言,怒道:“可恶,原来这是一个狠毒的圈套,姓黄的为了断臂之恨,便由他师兄巧扮客商,狠狠地敲诈了我老龙帮一笔巨款,哼!还是叫我们知道了。”

  冯七又道:“姓陶的真会做人,他赶办了三百套衣裤与鞋子送上山寨,要送给长山上的人每人两套,他是在收买他们的心,因为除了这些,还要每人赏十两银子,堂主,你想这姓陶的心眼该有多鬼?”

  莫云忿怒地道:“娘的老皮,还不都是我们老龙帮的银子?”

  冯七低声问道:“堂主,我们何时攻打长山那帮子狗贼?”

  莫云咬咬牙,道:“姓陶的离开宜兴城,我们的人马也该出动了,如此光景,我倒要在此合计合计!”

  冯七立刻想到黄风有个头目说的话,便慎重地对莫云禀报,道:“有件要紧的事,倒忘了向堂主报告!”

  莫云面上一紧,道:“既是要紧的事,那就快说!”

  冯七道:“回堂主的话,属下听他们在说,长山飞云寨也有防备,除了滚木擂石火沙之外,更有许多陷阱,尤其是老虎崖附近的断崖,更是不可贸然经过。”

  冷声笑笑,莫云道:“这些本来是他们早已备好了的,不过是为了防阻官兵前去攻打,没什么值得可怕的,只要我们攻击有计划,进退有据,飞云寨便不难一举攻破!”

  冯七对于莫云早已五体投地,这时闻言,便精神一振,道:“堂主,我们坐等大伙到来?好杀他娘个落花流水。”

  莫云却陷入一片沉思中了。

  东面天空中洒下一片金阳,江面上泛起一层耀眼的金星。

  金星无声似有声,在人们的心中激荡,血腥中有着一股子缠绵的哀伤,更有着难以平静的忿怒。

  现在——

  江面上出现了五艘三桅大船,船由江对岸驶过来,看不出这五艘大船是哪里来的,因为船上并未挂上任何标志。

  五艘大船拢上岸,“鬼见愁”莫云与冯七二人已跃上大船去。

  中间大舱里,只见“老龙帮”少帮主狄化龙与“大海狮”展鹏飞“浪里毒蛇”靳大成三人坐在里面。

  狄化龙见莫云这时候上船来,便立刻招手,道:“莫堂主快坐下来说话。”

  莫云走入大舱里,便立刻把冯七在“江南大客栈”跟踪陶仁听见之事,很详细地向狄化龙三人述说了一遍……

  “大海狮”展鹏飞臃肿的身子一震,怒骂道:“娘的老皮,我们阴沟里翻船,竟被这姓陶的狠将一军,气死我了!”

  狄化龙忙淡淡地道:“展叔不必如此,我们又不识姓陶的,自然会上他的当,不过,我们还是及时找来了。”

  莫云又道:“少帮主,攻打长山势在必行,我们应筹得一条万全之计,方可减少我方兄弟死伤!”

  就在这时候,“飞鹰”白虹走过来,他见莫云也在,便立刻同道:“莫兄,你可曾发现什么?”

  莫云又把话说了一遍。

  白虹气得大骂,道:“我们可以从姓陶的购办衣鞋上面,肯定长山飞云寨人马,顶多不过一百多人而已!”

  莫云点点头,道:“不错,他们也只有这么多人。”

  狄化龙淡淡一笑,道:“我们却来了三百人。”

  莫云双眉一扬,道:“不错,我们是多了他们一倍,但我们劳师动众,长途跋涉,他们守在山口,以逸待劳,吃亏的便是我们了。”

  白虹沉重地道:“我愿率青龙堂兄弟们直攻王八蛋大寨。”

  莫云立刻摇头,道:“万万不可,你还未攻到老虎崖,怕已全军尽殁了。”

  狄化龙冷静地道:“莫堂主可有什么妙策?说出来我们合计合计?”

  莫云想一阵,道:“花银子雇大车。”

  “大海狮”展鹏飞反应最快,立刻拍着大腿哈哈大笑,道:“我知道了,莫堂主是要我们都坐在大车上,巧扮成运货的,等到贼子围过来,我们便一举杀他个措手不及?”

  哄声一笑,莫云道:“不错,我就是这个主意,当然还得少帮主裁示了。”

  狄化龙立刻道:“是的,连我也是如此想法,莫堂主,你可以着手派人去办,免得叫那些赶大车的人担惊受怕。”

  就在当天夜里,老龙帮的人暗中登上了十五辆大篷车,浩浩荡荡地便往长山方向驶去了。

  狄化龙由展鹏飞与靳大成二人陪着坐在最后面的车里面。

  莫云与石涛、冯七三人率领着“飞龙堂”的人坐在前面几辆大车里。

  “飞鹰”白虹与罗长庚、石叫天、王二邪四人率领着青龙堂下兄弟们坐在中间几辆篷车里。

  战术上已经决定,直待双方照上面。

  由莫云率“飞龙堂”弟兄们围歼现场敌人,白虹率青龙堂兄弟,便立刻往老虎崖那面攻去,不必留在现场。

  第一辆车上面插了一支黄旗,什么意思?大概只有莫云心里有数。

  十五辆大篷车一路驶过来,地面上扬起一溜黄土飞扬,便五里外也可以看得见,加上蹄声与车轮滚动,“咕哩隆咚”地早巳惊动几里外的人听得见了。

  又是一日过去了。

  太湖老龙帮的这批人马已停在相距长山十多里的一处斜坡边。

  莫云立刻要大伙在此填饱肚皮,准备厮杀,他便把冯七叫到身边,道:“都照我的话去做了吧?”

  冯七笑起来,道:“早就备好了,堂主放心,到时候吧,有得大伙乐哈哈的了!”

  莫云点点头,道:“记住,只要那个王八蛋出现,你给我狠宰!”

  于是——

  十五辆车又缓缓往前驰去。

  沿着小土岗驶了一个多时辰,只见前一道高山,官道便直往山谷中延伸过去,是的,又见长山。

  车声隆隆地一辆辆进入山谷,沿着官道一连便是三个转弯。

  果然——

  前面的官道中央站了个巨汉,巨汉的面前放了两只大茶壶。

  车辕上面,冯七已暗骂:“他娘的老皮,上回一只大茶壶不是?堂主是这样说的吧?”

  篷车里面,莫云拉开一缝看过去,冷笑道:“大概见我们车多,怕吃亏,所以弄了两只茶壶。”

  冯七低声道:“堂主,我过去了?”

  莫云也吩吩,道:“别叫对方看出你带有家伙。”

  冯七冷笑声跳下车,立刻往前面大汉走过去,这里,石涛已大声“吁!”把车停下来了。

  后面的十五辆大车便也立刻跟着停下。

  冯七笑嘻嘻地像是遇上老朋友似的走近大汉身前,重重地一抱拳,道:“请了!”

  那巨汉面无表情地也抱拳,道:“请了!”

  冯七立刻又道:“道上同源,吃的是卖命饭,借路过去,回程一定前往拜山。”

  只见大汉抱拳过顶,高声道:“道上同源,有饭大家吃,借路可以,银子把壶塞满。”

  冯七指着两个大如南瓜的大茶壶,愣愣地道:“两个大茶壶都填满银子?”

  大汉冷冷地道:“十辆大车一只壶,超过十辆便是两个大茶壶。”

  冯七又问:“我们有小茶壶,朋友,你该明白吧。”

  笑笑,冯七心中暗骂:“娘的老皮,强盗还谈公道?”

  又是一抱拳,冯七道:“好,你且等着,我去拿来。”

  大汉不开口,看着冯七回到篷车边,在后面取出一只大茶壶走过来,便不由得沉声道:“王八蛋,你怎么也提了一只茶壶来?敢情还想向爷们索银子?”

  冯七取出桌上放的杯子,笑道:“请你喝酒,完了我去拿银子。”

  茶杯里黄澄澄满满一杯,冯七递向大汉,又道:“喝吧,朋友,今日且交你这位朋友,他日见面便也好说话。”

  大汉接过杯子,沉声道:“银子呢?”

  冯七笑笑,指着大汉手中酒杯,道:“你喝完了我立刻去取银子。”

  大汉把酒杯放在鼻尖闻了闻,道:“这是什么酒?”

  冯七笑道:“雨露花雕,闻起来有些怪,喝入口中是甜的,你喝了便知!”

  大汉抖着毛脸,咕嘟便是一大口喝入腹中,他几乎就要呕出来,急又问:“这他娘的是尿。”

  冯七立刻笑道:“你没听清楚,我是说这是‘雨露老尿’,全是大鸟洒出来的尿水呀。”

  “呼”的便见茶杯砸过来,大汉暴怒地骂道:“你个王八操的,叫老子喝了一口尿,我饶不了你。”

  冯七嘿然一声,上身侧旋,口中沉喝道:“这句话正是老子要说的。”

  话声未落,刃芒已现,冯七抖手便是十七刀,一口气切往大汉。

  鲜血“咝咝”漂溅,大汉一手捂住肚皮上的刀口子,右手批背拔出砍刀,怪叫连声地道:“你这猪猡,大概就是老龙帮的人吧?”

  冯七大叫:“正是你们的阎王爷来了,龟孙子们纳命来吧。”

  大砍刀“咻”的一声暴劈狂砍如电。

  冯七一声怪叫:“来得好!”

  紧接着,便错步一个劲旋闪过迎面一刀,横身斜肩,右手短刀“扑”的一声便捅进大汉的肚皮里直没入刀把。

  好一声凄厉狂嚎,震得四山回鸣不已。

  便在这时候,斜刺里冲出一彪灰衣大汉,只见这批灰衣大汉足有四十多人,齐声呐喊着往这面奔杀过来。

  冯七一声嘿嘿冷笑,他高举着双臂,狂烈地叫道:“王八蛋们,来吧,冯七大爷已迫不及待了。”

  篷车上面的人仍然没有动静,甚至坐在车辕座上的大汉们也是无动于衷地坐在那里。

  冲过来的人群中,为首的一人冯七似乎也在宝丰见过,好像就是五个头目中的一人——

  粗壮如壮牛,脖子上肌肉一块块地连到面皮,显然孔武有力模样。

  双方已至且近,冯七振臂一声怪吼,道:“杀!”

  杀声刚落,前面七辆篷车中纷纷跃出一彪青衣劲装大汉,其中一个黑铁塔似的丑大汉已敞开喉咙怒吼,道:“给我围杀这些狗娘养的。”

  是的,莫云在狂挥双臂中,猛孤丁拔空而起一丈有余,他空中怒转一个空心筋斗,乌云盖顶也似地罩上那个粗壮的头目。

  飞龙索凌空闪耀出雷电似的金芒,“叭叭叭”一连便是三声脆响,壮汉已是七刀劈空,自己头脸已鲜血迸溅,面皮被金索抽裂。

  就在此时,冯七侧身绕向围来的灰衣人,口中大叫:“包抄!包抄,别放走一个!”

  从篷车上面跃下的青色劲装大汉们,闻得冯七呼叫,便立刻发一声喊往两边山坡岩石边绕过去。

  一百五十名大汉,刹时间便把四十个灰衣人围在中间。

  于是,一片震动天地的喊杀声立时便像漫山的野火铺地卷上来,刀如林,刃眩眼,猛虎也似的“老龙帮”“飞龙堂”弟兄们,几乎就是四个收拾对方一个,冯七更是边杀边指挥着堵截逃窜的灰衣汉。

  忿怒的咒骂着,那个高壮的头目也真有种。

  他没有退走,更不求救,大砍刀仍然挥斩得虎虎生风,口中骂道:“操你娘,寒山寺被你这狗娘养的逃过一劫,没得倒找上爷门的山寨来撒野,你便有通天本领,今日也休想讨得了便宜!”

  莫云也想不到这粗壮的头目竟然也不含糊,鲜血顺着他的面颊流到脖子根,他连眉头也不皱。

  明显他敌不过自己,却一点也不打算退走,此时闻言,不由得沉声道:“是否讨得便宜,你马上便知道了。”

  此刻——

  另外七辆篷车上面,“老龙帮”“青龙堂”的人马,就在“飞鹰”白虹的一声怒吼里,纷纷跳下车来。

  他们没有参与围杀,立刻兵分路,沿着两条山径便往山里面掩过去。

  突然间,深山里面传过来一阵阵闷闷沉沉的牛角鸣,那种如怨如泣的鸣声,听起来宛似半夜兽鸣。

  莫云仇怒地突然一个大旋身,鬼魅似地绕到了壮汉的右后面。

  真快,“飞龙索”那么玄妙地绕上敌人的脖子,“噌”的一声,就在敌人倒握砍刀往身后捕杀的时候,一颗血淋淋的人头已弹升三尺高下,“咚”的便落在地上。

  鲜血直待壮汉的身子倒在地上,方才一股一股地往外溢出来。

  像一条突然冒出的血泉,顷状斜地流了三丈远,血流尽了,尸体的四肢方才不再颤抖了。

  莫云根本没有看那尸体,一个头都掉下来的人,是不会再活了。

  他也并未参与冯七他们的围剿,一声雷喝,便往深山发声之处扑过去。

  最后一辆车上面,狄化龙与“大海狮”展鹏飞“浪里毒蛇”靳大成齐齐跳下车,狄化龙面上冷漠地道:“展叔、靳叔,我们直上山寨去。”

  展鹏飞立刻摇头,道:“尚不是时候。”

  靳大成也同意地道:“且看这些人解决以后再说。”

  人并未出手,冯七果然骠悍,他舞着两把尖刀,一边指挥进退,一边包抄拦杀,几进几出,便见三名灰衣大汉倒在血泊中。

  斜刺里,人影晃掠,一个短小精悍的灰衣人已向冯七这边扑杀过来。

  这人似乎发觉,不杀冯七只怕今天一个也逃不了被屠杀的命运,欲其全部死绝,何如牺牲自己?

  大砍刀便在此时十一刀合为一刀,从四面八方罩上横身跃掠的冯七。

  冯七嘴唇紧闭,半声不吭,正待对这来袭的矮子施以痛击,他身后,石涛已猛的兜上去,搂头便是三十一刀杀得那矮子连连后退,石涛已大叫:“冯七,这个王八蛋便由我来送他上路。”

  足尖倏旋,人影飞旋。

  冯七双尖刀交互狂杀,“咻”声相连不已,鲜血也跟着狂飚,转眼之间又被他摆平四个灰衣汉子。

  此刻,来势凶猛,凶悍无已的“老龙帮”“飞龙堂”弟兄们,已把搏杀面扩大,这对于从我的一方更是有利。

  对于长山飞云寨的人而言,苦就苦在他们错把这十五辆篷车当成了“货”,以为四十几个足以拦下来人,却绝未想到会是太湖老龙帮的人潜来了。

  如今一旦被围杀,其处境是可以想见的。

  人数上差得太远,委实要注定吃大亏,能挺得住一时,却难以挺得久,想等山寨上的人赶来支援,怕很难如愿了。

  死伤便在一盏茶的辰光里呈现在狄化龙三人的面前。

  老龙帮的人也倒下去十几个,但四十多名灰衣人却一个不剩的被乱刀砍死一地,那种斩尽杀绝的场面,大概就是如此吧。

  杀戮暂时地停下来了,狄化龙神色严肃地对石涛与冯七二人吩咐:“快把伤者救治,便我方死的兄弟也抬上车,不能叫死的弟兄暴尸外乡。”

  石涛重重地一抱拳,道:“属下遵命!”

  于是,老龙帮的弟兄们立刻把死的先抬上篷车,更把受伤的就地包扎。

  冯七已对石涛道:“你在这儿收拾残局,我率兄弟往上冲,堂主已独自杀过去了。”

  “大海狮”展鹏飞伸出肥粗大手一拦,道:“冯七,不必急进,免得无谓死伤,你就率人跟着少帮主行事吧。”

  冯七立刻施礼,道:“冯七遵命!”

  此刻——

  “飞鹰”白虹率领着“青龙堂”的弟兄们分成两个方向往山上扑去。

  走不到半里,便听得牛角号鸣,四山回应,知道这是盗贼们的警号,白虹立刻高声大叫:“停!”

  “青龙堂”兄弟们立刻原地不动。

  白虹独自腾空而起,身形拔空,一眼望过去,宛似苍鹰展翅飞越山涧般地神奇,“飞鹰”之名,果然名不虚传。

  白虹跃升在山头上遥望向四周,他这才发觉远处约四五里处一座如虎头的危崖,三面被山溪包围。

  那虎头也似地断崖附近,并没有房舍,却在虎头中间,正飞也似地跑出一彪人物,光景还真不少。

  真待前面的人绕道到了山道下面的山溪边,牛山处的人才走完。

  白虹暗骂:“原来这些王八蛋们是住在山洞里了。”

  飞鹰白虹看得出神,发觉这些人一旦到了山溪边,便立刻分成三股分往三个山头跑去。

  其中有一批灰衣人足有六十多人,绕过一道断崖便往山上跑去!

  白虹暗自把山上形势看了个仔细,心中正自冷笑,突然,“哗啦”一声暴响夹着一片锐风来自身后。

  白虹半声不吭,蹲矮猝旋,一柄尖刀贴着他耳边擦过,他看也不看,双短戟一横疾旋,“当”“咝”两种反应不同的声音连接响起。

  那偷袭者——灰衣大汉的砍刀便飞上了半天空,肚皮上挨了一下狠的,白虹的短戟从这位仁兄的肚皮上斜斜地拔出来时候,他才“嗷……啊!”旋跌下山崖,有一双净光闪亮的牛角号就跌落在白虹的足前。

  忿怒地一脚踢飞牛角号,白虹跃下山崖,立刻便把罗长庚、石叫天、王二邪三人叫到面前来。

  四个人蹲在地面上,白虹把深山处的形势画在地面上,他细心地为三人解说了一阵子。

  “六手福星”罗长庚道:“绕过这面高崖,有五里是险路,但想绕过老虎崖背面,又有山溪阻路,看来只有冒险挺进了。”

  白虹咬牙,道:“兵分二路,尽量绕道而行,敌人有再厉害的陷阱,我们不去上当,他们又岂奈我何?”

  王二邪也怒道:“已经照上面了,管他什么埋伏,干吧!”

  石叫天拍着胸脯,道:“对,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杀吧!”

  就在这时,身后面一里处,狄化龙与“飞龙堂”兄弟们已往这面走来,白虹心情一松,道:“娘的皮,那批贼子已经解决了。”

  王二邪立刻叫道:“堂主,‘飞龙堂’已把四十多名敌人解决掉了,我们还捂在这儿装孬不成?杀呀!”

  白虹重重地点点头,道:“对,是该往老虎崖杀过去了!”

  “六手福星”罗长庚振臂高呼,道:“冲啊!”

  一人高呼,百人响应,杀声立刻响彻云霄。

  一百多名青色劲装大汉,各自举着闪闪发亮的分水刺,挥舞出万道霞光也似地冷芒,流电似的便往山上扑击过去。

  仍然是分成两批。

  白虹率领着七十余弟兄往左面山壁溜过去。

  副堂主“六手福星”罗长庚与石叫天、王二邪三个人率领另一半便往右面绕过去。

  前面,忽见一道斜坡上长满了老松树,树林茂密,枝叶繁盛,从外面便很难看到林子里面是些什么风景。

  山道就在林边断了,宛似已到尽头。

  从左右绕过来的两批人,无法再分成两路,便又在这儿会合一处。

  白虹思忖一阵,对王二邪道:“二邪,由你召集十名敢死队,给我往里面冲,先杀开一条通路。”

  王二邪立刻回头高声道:“给我站出十名好样的。”

  他话声刚落,身后立刻挤挤蹭蹭站出四五十人,王二邪怔怔地道:“我只要十个人,你们全过来干什么?想死可也别急在这时候吧?”

  一边,罗长庚沉声道:“退回去吧,留下十个就够了。”

  然而未见有人退回去,白虹直不愣地望着这些好兄弟,缓缓地道:“都是我的好兄弟,这么办,谁不拖家带眷,便站出来,这样子拼起命来也无后顾之虑了。”

  不料仍有十二人站着不动,白虹拍拍十二人的肩头,对王二邪道:“二邪,我把这十二条人命交给你了,走吧!”

  王二邪喜形于色地道:“堂主,你候着,便真的赴汤蹈火,我们也要杀他个有赚不赔。”

  他话声落,左手一挥,自己便当先往树林子里面扑进去。

  在他的后面,十二个年轻大汉,便也横起分水刺,左手紧握牛角短刀,一个接一个地往林子里冲去。

  “飞鹰”白虹等怔怔地站在林子边上,一个个瞪着大眼往林深处瞧。

  突然间,林子里面传来凄厉的惨叫声,只听王二邪的声音叫道:“卧倒!卧倒!”

  喝叫声里,林中怒矢如飞,交互穿梭般劲射不已。

  忽又闻得王二邪叫道:“快退!往林子外退!”

  就在他的叫声里,突闻林中“轰嗵”一声大震,王二邪的声音犹似陷入地狱般变得十分遥远了。

  林外面,白虹对石叫天道:“快派人进去看看。”

  石叫天大吼一声,道:“跟我走!”

  当先便往林子里扑进去,他边冲边叫,道:“二邪,好兄弟,你在哪儿?”

  声音似乎来自地狱,王二邪有气无力地道:“叫天,我们陷在地洞了。”

  闪进几株大树边,石叫天等果然发现地上有个三丈方圆大坑,那坑足有四丈深,下面正看到六七人跌坐坑中。

  仔细看,更发现坑底插着片竹签子六七个满身是血的青衫汉子,敢情正是王二邪他们。

  爬在坑沿上,石叫天大叫道:“二邪,怎么掉进去的?”

  强忍着满身伤,王二邪道:“他娘的老皮,我们冲向前面,忽然一阵箭雨,当时便射倒三个兄弟,我要大家暂退,准备设法再冲,娘的,刚一回头,就跌入这鬼陷坑中了。”

  石叫天仰面往前看了一阵,猛孤丁大叫道:“回去个人,拿绳子来救人!”

  不料话刚说完,忽然传来一阵“嗖嗖”之声,又是一阵箭雨射来。

  石叫天立刻大叫道:“快,躲向树后面!”

  他叫声中,身边一人厉嚎,双手掩面大叫:“好呀!”

  猛的旋身也跌落坑中。

  石叫天一看情势不利,如果把绳子拿来,怕也难以把坑中人救出来,没得倒先把上面的人射翻在地。

  林深草密,远处黑影重重,谁也难断前面有多少敌人在暗中埋伏。

  石叫天一阵犹豫,“咯嘣”一咬牙,石叫天忽然扑近附近一株不算粗大的树前面,奋起双臂便挥刀往树上一阵乱砍不已……

  于是,又见一簇箭雨劲射而来。

  石叫天边闪边砍,口中哼咳不断,双臂更见有力地猛砍,终于,那树被他猛力砍断,“哗啦”一声正压在那坑上面。

  石叫天立刻高声叫道:“二邪,你们上来吧!”

  不料洞中王二邪传来话,道:“叫天,我的好兄弟,我们谁也无法再能动了,哪个人都被竹签穿透了腿脚,动弹不得呀!”

  突然,远处传来一声厉笑,道:“好叫你们这些鳖娃子们知道,这树林子便是你们葬身之地,埋骨之处,保证你们到不了老虎崖便一个个地死绝,哈……”

  石叫天大怒,破口怒骂道:“王八操的,有种站出来,大家手底下见真章,别你娘的躲在暗处放冷箭,算什么英雄好汉?”

  远处又是一声大笑,道:“你妈的,老龙帮什么东西,王八蛋,你走过来,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石叫天在低声示意跟在身后的人,道:“快顺着树横下去,先把他们背上来。”

  其实,这时候已经有人暗中潜下去,那树几乎把这大坑全部遮掩住,有人顺着树枝滑下去的时候,王二邪几人已把坑底插的竹签拔除掉。

  半掩在树后面,石叫天忿怒地又骂:“狗东西,别尽在暗处发狠活,今日不叫你们全部死绝,誓不回太湖,等着挨宰吧,我说儿!”

  他号称“野狼”,心机自然机伶,利用骂的时间,替下坑的人制造机会,他更明白,一旦敌人扑近坑边乱放箭,王二邪几人便完了。

  就在这时候,只见副堂主罗长庚率领三十多弟兄冲进林子来。

  石叫天立刻大叫:“副堂主快躲,龟儿子们放冷箭!”

  罗长庚立刻一挥手,后面兄弟们便立刻就地隐蔽,石叫天指着面前陷坑,道:“副堂主,二邪他们掉进去了。”

  罗长庚忿怒地看过去,已见几个兄弟背着受伤的往上面爬,这些伤的兄弟,几乎全是伤在双腿。

  罗长庚叫道:“快把他们送上车包扎伤处,告诉堂主,暂时别进来,等我的消息。”

  此刻,陷入坑里的弟兄们全被救上来了。

  王二邪龇牙裂嘴地冒冷汗,他对石叫天道:“要不是你们摸进来,龟孙子们就要乱箭射下去了。”

  眼前这群惯于水战的老龙帮兄弟们,对于这座野树林子,敢情还真是一点辙也没有。

  罗长庚想不出好办法,便石叫天也只是干着急地破口大骂不已。

  是的,敌人已经言明了,前面尚有许多陷坑,也许比陷坑更加恶毒的埋伏,显然每一次必将有死伤。

  这是一种明知上当的死亡陷阱,对整个搏杀却毫无意义,既然是无意义,又何必派出敢死队?徒增伤亡而已。

  就在一阵僵持中,罗长庚忽然嘿嘿冷冷笑起来……

  一边,树后面的石叫天立刻问道:“副堂主,可有什么破敌妙策?”

  罗长庚大手一挥,道:“走,我们退出林子!”

  石叫天在立刻一声大叫,道:“走!”

  他们来得慢,退得可真快,刹时便退出树林子外面,正看到少帮主狄化龙与“大海狮”展鹏飞及“浪里毒蛇”靳大成三人赶到。

  白虹立刻问石叫天,道:“他们怎会伤得如此惨?”

  石叫天指着林子,道:“王八蛋们在林子里设下不少埋伏,才第一道便使二邪他们着了道。”

  狄化龙重重地道:“白堂主,连‘飞龙堂’的人也来了,你有什么主意?”

  不等白虹开口,罗长庚冷兮兮地道:“回少帮主的话,属下想到个釜底抽薪之计。”

  白虹精神一振,道:“快说呀!”

  罗长庚扬起一条布巾,笑道:“如今风向往西吹,我们站的是上风头……”

  不等罗长庚话说完,展鹏飞立刻道:“你要放火烧这片树林子?”

  重重地点着头,罗长庚道:“不错,一把火烧他娘的捣蛋精光,什么埋伏也休想加诸我们身上了。”

  白虹望着大片野树林子,道:“树木无罪,藏盗有罪,少帮主,为了减轻兄弟们的伤亡,大概也只有此一途了。”

  狄化龙点点头,道:“人死不能复生,树死尚可重长,给我放火。”

  飞龙堂的人也立刻闪出几人,他们似是早就有备,立取出火种,青龙堂的人已分别堆起几大堆枯树枝。

  山中风势强,立刻只见烈焰腾空,浓烟直往野林子里面扑盖过去。

  于是,空中响起阵阵劈劈啦啦声音,浓浓的黑烟,炽热的狂火,刹时间大火便吞噬了这片野林子。

  火光中传末林中的怒骂声:“快退出林子,往二道坡退,快,他娘的老皮,王八蛋们竟然下狠招烧林子,他奶奶的,快走!”

  熊熊大火宛似天火罩顶,藏在林子里足有三十多灰衣大汉,便在两个头目的吆喝声中,拔腿便往坡后面奔。

  他们边跑边回头看,风助火势,火助风威,直往坡这边延烧过来,气势真是吓人。
 

 
分享到:
朱元璋“血洗湖南”真相探秘
04 百里负米     仲由,  字子路、季路,春秋时期鲁国人,孔子的得意弟子,性格直率勇敢,十分孝顺。早年家中贫穷,自己常常采野菜做饭食,却从百里之外负米回家侍奉双亲。父母死后,他做了大官,奉命到楚国去,随从的车马有百乘之众,所积的粮食有万钟之多。坐在垒叠的锦褥上,吃着丰盛的筵席,他常常怀念双亲,慨叹说:“即使我想吃野菜,为父母亲去负米,哪里能够再得呢?”孔子赞扬说:“你侍奉父母,可以说是生时尽力,死后思念哪!”(《孔子家语·致思》)
爱帮助人的小狐狸1
中国史上制造冤案最多的一个皇帝
清朝末代皇帝溥仪童年照片,右站着的较大孩子
八仙过海
揭秘李自成兵败北京城的真实原因
武则天与薛仁贵不为人知的一段历史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