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傲慢与偏见 >> 第五十七章 伊丽莎白很是心神不安

第五十七章 伊丽莎白很是心神不安

时间:2014/7/8 20:34:53  点击:2935 次
  这不速之客去了以后,伊丽莎白很是心神不安,而且很不容易恢复宁静。她接连好几个钟头不断地思索着这件事。咖苔琳夫人这次居然不怕麻烦,远从罗新斯赶来,原来是她自己异想天开,认为伊丽莎白和达西先生已经订了婚,所以特地赶来要把他们拆散。这个办法倒的确很好;可是,关于他们订婚的谣传,究竟有什么根据呢?这真叫伊丽莎白无从想象,后来她才想起了达西旧彬格莱的好朋友,她自己是吉英的妹妹,而目前大家往往会因为一重婚姻而连带想到再结一重婚姻,那么,人们自然要生出这种念头来了。她自己也早就想到,姐姐结婚以后,她和达西先生见面的机会也就更多了。因此卢家庄的邻居们(她认为只有他们和柯林斯夫妇通信的时候会说起这件事,因此才会传到咖苔琳夫人那里去)竟把这件事看成十拿九稳,而且好事就在眼前,可是她自己只不过觉得这件事将来有点希望而已。
  不过,一想起咖苔琳夫人那番话,她就禁不住有些感到不安;如果她硬要干涉,谁也说不出会造成怎样的后果。她说她坚决要阻档这一门亲事,从这些话看来,伊丽莎白想到夫人准会去找她的姨侄;至于达西是不是也同样认为跟她结婚有那么多害处,那她就不敢说了。她不知道他跟他姨母之间感情如何,也不知道他是否完全听他姨母的主张,可是按情理来说,他一定会比伊丽莎白看得起那位老夫人。只要他姨妈在他面前说明他们两家门第不相当,跟这样出身的女人结婚有多少害处,那就会击中他的弱点。咖苔琳夫人说了那么一大堆理由,伊丽莎白当然觉得荒唐可笑,不值一驳,可是有他那样一个死要面子的人看来,也许会觉得见解高明,理由充足。
  如果他本来就心里动摇不定(他好象时常如此),那么,只要这位至亲去规劝他一下,央求他一下,他自会立刻打消犹豫,下定决心,再不要为了追求幸福而眨低自己的身份。如果真是这样,那他一定再也不会回来。咖苔琳夫人路过城里,也许会去找他,他虽然和彬格莱先生有约在先,答应立即回到尼日斐花园来,这一下恐怕只能作罢了。
  她心里又想:“要是彬格莱先生这几天里就接到他的信,托辞不能践约,我便一切都明白了,不必再去对他存什么指望,不必去希求他始终如一。当我现在快要爱上他、答应他求婚的时候,如果他并不真心爱我,而只是惋惜我一下,那么,我便马上连惋惜他的心肠也不会有。”
  且说她家里人听到这位贵客是谁,都惊奇不已;可是她们也同样用班纳特太太那样的假想,满足了自己的好奇心,因此伊丽莎白才没有被她们问长问短。
  第二天早上,她下楼的时候,遇见父亲正从书房里走出来,手里拿着一封信。
  父亲连忙叫她:“丽萃,我正要找你;你马上到我房间里来一下。”
  她跟着他去了,可是不明白父亲究竟要跟她讲些什么。她想,父订所以要找她谈话,多少和他手上那封信有关,因此越发觉得好奇。她突然想到,那封信可能是咖苔琳夫人写来的,免不了又要向父亲解释一番,说来真是烦闷。
  她跟她父亲走到壁炉边,两个人一同坐下。父亲说:
  “今天早上我收到一封信,使我大吃一惊。这封信上讲的都是你的事,因此你应该知道里面写些什么。我一直不知道我同时有两个女儿都有结婚的希望。让我恭喜你的情场得意。”
  伊丽莎白立刻断定这封信是那个姨侄写来的,而不是姨妈写来的,于是涨红了脸。她不知道应该为了他写信来解释而感到高兴呢,还是应该怪他没有直接把信写给她而生气,这时只听得父亲接下去说;
  “你好象心里有数似的。年轻的姑娘们对这些事情总是非常精明;可是即使以你这样的机灵,我看你还是猜不出你那位爱人姓甚名谁。告诉你,这封信是柯林斯先生寄来的。”
  “柯林斯先生寄来的!他有什么话可说?”
  “当然说得很彻底。他开头恭喜我的大女儿快要出嫁,这消息大概是那爱管闲事的好心的卢家说给他听的。这件事姑且不念出来,免得你不耐烦。与你有关的部分是这样写的”──‘愚夫妇既为尊府此次喜事竭诚道贺以后,容再就另一事略申数言。此事消息来源同上。据去尊府一俟大小姐出阁以后,二小姐伊丽莎白也即将出阁。且闻二小姐此次所选如意夫君,确系天下大富大贵之人。’”
  “丽萃,你猜得出这位贵人是谁吗?……‘贵人年轻福宏,举凡人间最珍贵之事物,莫不件件具有。非但家势雄厚,门第高贵,抑且布施提拔,权力无边。唯彼虽属条件优越,处处足以打动人心,然则彼若向尊府求婚,切不可遽而应承,否则难免轻率从事,后患无穷,此不佞不得不先以奉劝先生与表妹伊丽莎白者也。’”
  “丽萃,你想得到这位贵人是谁吗?下面就要提到了。”
  ‘不佞之所以不揣冒昧,戆直陈词,实因虑及贵人之姨母咖苔琳·德包尔夫人对此次联姻之事,万难赞同故耳。’
  “你明白了吧,这个人就是达西先生!喂丽萃,我已经叫你感到诧异了吧。无论是柯林斯也好,是卢卡斯一家人也好,他们偏偏在我们的熟人中挑出这么一个人来撒谎,这不是太容易给人家揭穿了吗?达西先生见到女人就觉得晦气,也许他看都没有看过你一眼呢!我真佩服他们!”
  伊丽莎白尽量凑着父亲打趣,可是她的笑容显得极其勉强。父亲的俏皮幽默,从来没有象今天这样不讨她喜欢。
  “你不觉得滑稽吗?”
  “啊,当然请你再读下去。”
  “‘昨夜不佞曾与夫人提及此次联姻可能成为事实,深蒙夫人本其平日推爱之忱,以其隐衷见告。彼谓此事千万不能赞同,盖以令嫒门户低微,缺陷太多,若竟而与之联姻实在有失体统。故不佞自觉责无旁贷,应将此事及早奉告表妹,冀表妹及其所爱幕之贵人皆能深明大体,以免肆无忌惮,私订终身!’…………柯林斯先生还说:‘丽迪雅表妹之不贞事件得心圆满解决,殊为欣慰。唯不佞每念及其婚前即与人同居,秽闻远扬,仍不免有所痛心。不佞尤不能已于言者,厥为彼等一经确定夫妇名份,先生即迎之入尊府,诚令人不胜骇异,盖先生此举实系助长伤风败俗之恶习耳。设以不佞为浪搏恩牧师,必然坚决反对。先生身为基督教徒,固当宽恕为怀,然则以先生之本份而言,唯有拒见其人,拒闻其名耳。’这就是他所谓的基督宽恕精神!下面写的都是关于他亲爱的夏绿蒂的一些情形,他们快要生小孩了。怎么,丽萃,你好象不乐意听似的。我想,你不见得也有那种小姐腔,假装正经,听到这种废话就要生气吧。人生在世,要不是让人家开开玩笑,回头来又取笑别人,那还有什么意思?”
  伊丽莎白大声叫道:“噢,我听得非常有趣。不过这事情实在古怪!”
  “的确古怪……有趣的也正是这一点。如果他们讲的是另外一个人,那倒还说得过去。最可笑的是,那位贵人完全没有把你放在眼里,你对他又是厌恶透顶!我平常虽然最讨厌写信,可是我无论如何也不愿和柯林斯断绝书信往来。唔,我每次读到他的信,总觉得他比韦翰还要讨我喜欢。我那位女婿虽然又冒失又虚伪,还是及不上他。请问你,丽萃,咖苔琳夫人对这事是怎么说的?她是不是特地赶来表示反对?”
  女儿听到父亲问这句话,只是笑了一笑。其实父亲这一问完全没有一点猜疑的意思,因此他问了又问,也没有使她感觉到痛苦。伊丽莎白从来没有象今天这样为难:心里想的是一套,表面上却要装出另一套。她真想哭,可是又不得不强颜为笑。父亲说达西先生没有把她放在眼里,这句话未免太使她伤心。她只有怪她父亲为什么这样糊涂,或者说,她现在心里又添了一重顾虑:这件事也许倒不能怪父亲看见得太少,而应该怪她自己幻想得太多呢。
 

 
分享到:
2小公鸡挖蚯蚓
1小公鸡挖蚯蚓
2兔子阿月
1兔子阿月
2老奶奶和阿里答
1老奶奶和阿里答
2小老鼠玩电脑
1小老鼠玩电脑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