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谁是大英雄 >> 第八十九回 五老神功

第八十九回 五老神功

时间:2014/6/19 14:51:18  点击:2497 次
  其实欧阳锋昨天晚上练了毒蛇神功,他何尝不想使出来,不过凡是高手比武,都是惊鸿掠隼。一沾即走,不问发拳出掌,都很少跟敌人臂腕接触,多半是在近身三尺以外,一掠而过,更别说撞着身体了!

  所以他的毒蛇神功,始终是备而不用,西毒一连用了几次蛤蟆功,发出排山倒海也似的劲力来,始终没有把王重阳冲倒,他忽然把气劲一敛,使出神驼雪山掌法,一改先前使用蛤蟆功的迟钝,飘忽如风,滴溜溜的四面八方乱转,向王重阳攻袭。

  洪七公一看之下,立即明白,暗叫:“糟糕,他要使用毒蛇神功,不知道王真人有有没参透我先前说的故事,及早提防?”

  王重阳跟西毒交手,三五照面一过,便知道欧阳锋的蛤蟆功,猛恶无伦,论起功劲,比黄药师的劈空掌,段皇爷的金刚拳,洪七公的降龙十八掌,有过之无不及,不过对他这种蛤蟆功,自己只要使用出一阳指劲来,举手立破。

  王重阳究竟是全真教主,泱泱大度,他觉得欧阳锋的功夫练到这般地步,已经算是难能可贵,自己跟他又没有什么宿仇大恨,何必要使出绝顶技艺呢?所以事事留手。欧阳锋一使出神驼雪山掌法,王重阳心中暗道:“他用蛤蟆功,击我不倒,已经黔驴技穷,还要跟我缠斗,这路神驼雪山掌难道胜得了我吗?真是可笑!”

  念头未了,欧阳锋双掌一错,欺身近前,用了一着“冰河匝地”,左拳右掌,连进四招,其疾如风,王重阳见他这一着来得飘忽难测,不敢疏神大意,立即使出太乙拳法的履字诀来,一接欧阳锋的手腕,按住他的劲力,向着横边一带,哪知道欧阳锋倏地双臂一张,化拳为抓,十指宛如铁构,一吞一吐,向王重阳臂上抓到!

  洪七公失声道:“糟了!”他以为王重阳必定着了西毒的道儿,欧阳锋一用毒蛇神功,重阳真人必定中了蛇毒,倒在地上!

  哪知道人影一交,王重阳纵声大笑,接着砰的一声大响,一个人影飞出三丈以外,几乎翻下华山巅顶。这一下突如其来的变化,不但洪七公感到意外,连黄药师,段皇爷那样内外兼通、神目如电的武林高手,也觉得莫名其妙。

  大家定睛看时,王重阳站在原地,神色自若,欧阳锋却铁青着面孔,呆立有如木鸡。过了半晌,西奇陡的折转身子,直向山下跑去。

  洪七公叫道:“老毒物!这一场架你不打啦!要一个人先走,是与不是?”

  欧阳锋哑着嗓子道:“胡说!再过一个时辰,我一定来,再跟各位讨教!”就这两三句话的功夫,说到最后一个教字,人已经跑出数十丈,倏忽不见。

  洪七公道:“如此本领,却不学好,可惜之至!”

  段皇爷不明其所以,向王重阳问道:“王真人,刚才那一场架,到底是你打赢,还是西毒输了?”

  重阳真人笑道:“我没有输,他没有赢,这一场算是扯平了吧!”

  原来欧阳锋刚才王重阳真人臂腕和自己相触的刹那,猝然使出毒蛇神功来,十只手指一弹一扫,指尖吐出劲力,这种本领跟外家绝技琵琶手互相仿佛,他把蛇毒用真力逼出来,要透入王重阳的身体。

  哪知重阳真人是何等人物,他见欧阳锋举爪相向,忽然想起洪七公昨晚所说的故事来,心中立即雪亮。他立即一运罡气,使出太乙神功来,向欧阳锋指爪一撞,砰的一声,王重阳的衣袖跟欧阳锋的指爪撞个正着!

  欧阳锋指力一透,撞着王重阳真人的衣袖,猛觉得对方的衣袖,好象一铁砧,自己的真力蛇毒刚才透出,硬生生的撞了回去。欧阳锋十只指头,疼痛欲折,王重阳趁势右手一探,使出一阳指劲,抵住了西毒的胸膛,向外一挥,如果重阳真人这一下用足八成功劲,一阳指的力量立刻撞毁欧阳锋的心脏,称雄一世的西毒就要呜呼丧命!

  不过王重阳毕竟存了几分厚道,他只发了三分功劲,一抛一卷,欧阳锋全身不由自主,抛起三丈多高,西毒煞是机灵,他知道对方一阳指不发则已,一发之下,威力绝伦,指劲能够在空间逗留一盏茶光景,自己这一抛高,如果立刻跌落下来,必定跟指劲迎个正着,纵然不见得有姓名之虞,受伤也不会轻!

  他立即在半空里翻个跟头,飘出三丈以外,落在峰顶边缘一块突石上,他两脚刚才着地,觉得自己胸口热烘烘的,好象火烧炭烙一般。欧阳锋立时明白,自己害人不成,蛇毒结对方封了回去,毒气窜入肺腑,如果不马上找一个地方静坐用功,辟除蛇毒,几个时辰之内,就要送了性命!所以西毒连话也不敢多说半句,便自飞也似的跑了!

  王重阳跟欧阳锋这一场比武,总算告一段落,洪七公道:“老毒物这一个跟头栽得不小,华山比武已经是第五天了,还有一天半的光阴,咱们怎样消遣?怎样比试?”

  王重阳笑说道:“等一等锋兄吧!他过几个时辰必定再来,贫道因这一场比武,心中倒生起了一个主意。”洪七公问是什么主意?王重阳笑而不答。

  过了两个时辰,欧阳锋蹒珊着由山下走上来,神情十分委顿,洪七公心中暗笑:“你暗算王真人,今回叫你自作自受,挨足一顿苦头,真个是现眼报!”

  果然不出所料,欧阳锋吃了一抛之劲,恐怕毒气攻入心脏,立即跑向峰后,他捡了一个藏风聚气的石洞,盘陈坐下,运起本身真元之气,循行了一周天,吐了几口鲜血,方才把蛇毒辟出体外,可是经过这样的一鼓捣,元气已经大伤了!

  不过他念念不忘九明真经,精神稍为回复,立即赶返华山巅顶,洪七公故意挖苦地道:

  “老毒,这一场应该由你和药兄比试啦!”

  欧阳锋恶狠狠的向洪七公盯了一眼,王重阳笑说道:“七兄,我看这一场不用再比了,欧阳山上和黄岛主都是一时瑜亮,难分轩轻,再比三百回合,也比不出什么来,何必要再打一场呢?贫道这里有一个主意,候锋兄休息一阵再说吧!”

  欧阳锋虽然歹毒,听见重阳真人这样一说,心里也暗暗感激,因为自己刚才运气辟毒,元气已经大受损害,如果这时候跟黄药师动手,必败无疑。岂不是更加大大的丢一次脸吗?

  现在王重阳这样的给自己打圆场。真个再好没有!洪七公心中非常的不服气,还要再说,王重阳向他使个眼色,供七公只好不作言语。

  黄药师道:“王真人,下一场怎样比武,请你说吧!不要让我猜闷葫芦啦!”

  王重阳笑了一笑,说道:“这一局比武方法,十分特别,咱们一共是五个人,来一次五国大交兵吧!”洪七公诧异道:“做戏只有六国大封相,并没有五国大交兵哩!”

  王重阳道:“我这套五国大交兵,就是咱们五个人按照五行方位,齐齐坐下来,每人占一个方位,大家用内功功力来互相搏击,哪一个身子移动的,就算输了,退出战团。这样交手最公道了,没有丝毫取巧的余地,这样比武还有一个特色,就是并不限止一个人对一个人,可以两个人攻一个,或者三个人攻两个。甚至是四个人攻一个人,这是一件;还有一件就是每个人都可以自己拣择对手。喜欢跟哪个交手,就跟哪个交手,喜欢帮哪个人,就帮助哪个人,古人有一句话叫文无定法,我们却来一个武无定章,这个比法,各位可赞成吗?”

  重阳真人刚才说完了这几句话,洪七公已经叫起来,说道:“妙呀!这个打法不但新鲜。而且十分有趣!”

  黄药师,段皇爷,欧阳锋三个也没有异议,大家齐齐坐了下来,王重阳却艺高人胆大,他坐了中央戊土的方位,黄药师呢,他向着东方乙本之位一坐,距离王重阳一丈左右,洪七公呢,他坐了北方癸水之位,跟黄药师距离一丈,跟王重阳却保持两丈以外的距离,欧阳锋心中暗算:“老叫化一向国护牛鼻子,应该靠近一点才对,怎的坐得这般远?”他正在这样狐疑,段皇爷又坐了南方丙火之位,跟王重阳,洪七公距离一丈,欧阳锋只好向西方庚金之位坐了,五个人恰好排成五行阵势,砌成一朵梅花形状,王重阳调匀了呼吸,说道:“各位,现在可以比试了!”

  这句话刚才出口,欧阳锋悄没声响,运足了蛤蟆功力量,咯的一声大叫,双掌一推一引,向王重阳坐处猛推过去,他这一发之劲,直如排山倒海也似。

  西毒并不感念刚才王重阳留手之情,仍然一心一意把王重阳当做自己的死敌,所以他一出手便用利害的蛤蟆功向王真人推去。

  王真人却是不慌不快,他盘足跌坐在地上,神色从容,欧阳锋的蛤蟆功刚才推到,王真人只用排云袖的功夫往回一挡,他并没有使用一阳指的力量,只用太乙神功往回一抗,两股真力撞个正着,亲的一响,王重阳兀然不动,欧阳锋受了王重阳太乙神功的反击,身子微微向后一仰,他立即使用千斤坠身法,向着地上一坐,方才定住身形,话虽然这样说。他已经吓出一身冷汗!

  欧阳锋恐怕王重阳再接再厉,再次使用太乙神功推来,自己就要吃不消,当堂出丑,好在黄药师在这时候已经发动攻势,他双掌一圈,发出劈空掌力,向王重阳肩背推到。

  黄药师的武功奇特,自成一路,他用的劈空掌跟一般武家所用的劈空掌截然不同,双掌圈动之势虽缓,发出劲力却是凌厉无比。

  王重阳刚才挡开了欧阳锋的蛤蟆功,猛觉一股大力由后面推到,他立即用太乙神功向后一拒,跟黄药师的劈空掌劲挡个正着,这一下铢锱并较,两无胜败。

  欧阳锋看见王重阳抵拒黄药师的劈空掌,以为有机可乘,咯的一声大叫,再用蛤蟆功向王重阳推去,王重阳在二人夹击之下,仍旧绝不慌忙,左手衣袖向外一拂,发出太乙真气,跟欧阳锋的蛤蟆功迎个正着,别看他以一敌二,功劲仍然不减。

  欧阳锋做他的回击力量一撞,几乎跌出两步!急不迭忙用千斤坠同下一压,方才定住身从,他还要再用蛤模功时,洪七公已经喝了一声:“老毒物看招!”他使出降龙掌法来,“见龙在田”,呼的一掌,朝着欧阳锋肩头劈到!

  欧阳锋估不到洪七公在这时候,居然会帮助起王重阳真人来,不禁勃然大怒,他用蛤蟆功向洪七公一撞,洪七公兀自坐如泰山,接连打出三掌,欧阳锋只有招架的分儿,那一边王重阳跟黄药师也比了个难分高下。

  原来黄药师的劈空掌法,并不是一发即收的,他在这几年内,住在桃花岛上,潜心苦练,武功之纯,功候之精,已经跟王重阳相去无几,黄药师一掌推出来,他的劲力并不是刹那之间,即发即收,而是起先发的力度虽缓,却越来越沉猛,可以持久到两三盏茶的时候,王重阳起先不知道黄药师的武功这样奇特,几乎上当!

  当黄药师第一次用劈空掌向王重阳背后推撞时,王重阳用太乙神功裕拒,可是他的太乙神功全凭丹田一口气的运用,虽然猛厉,并无持久之劲,王重阳太乙神功的劲力发出之后,跟敌人的劈空掌劲一撞,立即往回一收,哪知道他一收敛的刹那,黄药师的劈空掌劲突然加强,一下子便推到王重阳的身上。

  如果换了别人,这一下出其不意,就算不跌出圈外,身于也要晃上两晃,移离原位,重阳真人恰好把西毒欧阳锋第二下蛤蟆功推开,黄药师的掌功才一着体,王重阳已经觉察出来,趁着另一只手的太乙神功功劲尚未收敛的刹那,往回一推,恰好把黄药师加强之劲抵住,重阳真人是个精通内功的人,他全身的肌肉,俱有自然收缩之劲,黄药师的掌劲虽然打到他的县上,只觉得王重阳身上微凹。掌力便化于无影。

  黄药师一击不中,第二下劈空掌接着打出来,王重阳这番有了经验,两只袍袖左右一挥,左掌发出太乙神功,抵住黄药师的掌劲,右掌略一牵引,发出一阳指劲,一股无形罡气,指向黄药师的左太阳穴。

  黄药师估不到王重阳真人在使用太乙神功的时候,居然能够兼着使出一阳指劲来,不禁大哈一惊!好在他的本领也不比寻常,立即把身躯托地一旋,微微转了半个圆圈,然后呼的一劈空掌,横推出去,把重阳真人的一阳指劲挡个正着,不过一阳指是全真教镇派的功夫。

  并非太乙神功可比,黄药师虽然及时用身空掌一挡。也禁不住一阳指劲,几乎仰面跌了开去。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段皇爷已经使出先天功,原来华山顶上,四老先后出手,只有段皇爷还未发动,他是个极端审慎的人,蓄足气劲,他本来想下手攻击洪七公、黄药师两人;可是洪七公跟欧阳锋对招拆式,黄药师眼王重阳运劲相持,他变了没有下手的地方。

  本来段皇爷也可以加入战团,不过他毕竟是一国王爷的身份,决不肯以两打一,所以暂不便出手,他看见黄药师受了一阳指劲冲击,情形危始,段呈爷不假思索,左臂向外一掉,使出先天功力,向王重阳背后击到。

  段皇爷的先天功跟王重阳的一阳指功微有不同,可是异曲同工,原来他的先天功力也是用手指发出来的,他的先天功倒不是得自师父玉洞真人传授,而是由他自己个人的聪明领悟出来——

  
 

 
分享到:
青蛙王子4
作大学 乃曾子 自修齐 至平治39
1948年12月,北平,右侧的是晚清皇宫里的太监
出塞
朱元璋血腥屠杀功臣的历史真相
孟婆汤2
猫和老鼠合伙9
永遇乐 李清照 落日熔金5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