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谁是大英雄 >> 第六十回 试蹄声 全真三子创顽敌

第六十回 试蹄声 全真三子创顽敌

时间:2014/6/19 9:28:26  点击:2259 次
  哪知周伯通虽然顽皮,武功造诣却是不弱,对方毒沙才一打出。周伯通拔身一耸,一阵狂风似的,掠过祝栋头顶,突然在半空里一拐腰身,双脚一踏一踢,两只脚尖疾如闪电,踢中祝栋背心命门。祝栋一声大叫,张口喷出几口鲜血,扑通,向前跌倒,骨碌碌滚落山坡,一连翻了十几个滚转,方才撞着大块山石,把他一搁,腾腾两声,当堂晕了过去!

  周伯通哈哈大笑,拍手叫道:“好功大好功夫,这一招乌龟打滚,使得真正妙呀!”铁掌帮帮主钱兴变了面色,半声不响,一个飞身窜了出来,把手中双蛇杖一抖,活象毒蛇吐信似的,向周伯通胸口点到。

  这一下疾如闪电,不过周伯通的本领煞是不弱,立即把身一转,避过杖头,反手一掌,“拨云见日”,五指便来勾夺杖身,哪知道钱兴这双蛇杖,诡异无比,突然向左一绕,杖尖上两截蛇头突然暴长起来,伸长一尺,原来蛇头下面装了弹簧,只要用力一抖,蛇头受弹簧一振,立即象弩箭脱弦也似直飞出来,向周伯通右手腕咬了一下。

  周伯通乍觉腕肘一痛,如同被黄蜂叮了一口也似,不禁大吃一惊,他正要反手一掌,横劈过去,钱兴向后一跳,冷冷说道:“尊驾不用跟我动手啦,好好地回去料理后事吧!”

  周伯通低头向自己右腕一看,只见自己腕臂近肘处,刺破两个伤口,只有米粒大小,可是皮内损破之处,流出紫黑色的血液来,并不很痛,只是伤口附近一片皮肉,感到非常麻痹。

  原来钱兴那两个假蛇头,和当年西毒欧阳锋在莽苍山暗算王洞真人所用铁筝假蛇一般无二。蛇头装了毒牙,可以自动咬人,毒牙所用毒药十分猛烈,如果被它咬中,跟被真正毒蛇咬着一般无二,几个时辰之内,就要毒发死亡。

  周伯通一看自己伤口的情形,知道钱兴并没有说假活,他不禁暴跳如雷,叫道:“直娘贼!亏你还是一帮之主,暗算伤人,我周伯通跟你拼了!”说着把身一耸,宛似兀鹰一般,向钱兴猛扑过去!

  就在周伯通身子才一耸起,待要向前扑去的刹那,侧面呼声风响,一条人影兜头飞落,那人影只一伸手,便抓住周伯通衣领,喝了一声:“师弟,性命要紧!不要鲁莽行动,听我指教!”说着往回一拖,周伯通踉跄后退。

  抓住周伯通衣领的不是别人,正是重阳真人,他把周伯通硬扯回来,当着钱兴面前说道:“你受的伤并不打紧,盘膝坐下,三花聚顶,五心向天!”这是全真派的坐功要诀。周伯通真个听话,立即双膝一屈,咕咚两声,跌坐下来。

  王重阳也面对地坐在周伯通面前,把铁掌帮主和几百帮众,视同无物,他用左手握住了周怕通受伤右腕曲池穴,右手拿住他伤腕的中指食指,不到片刻功夫。周伯通觉得一股热气,透人自己右掌掌心,俄顷之间,热气直达腕臂,刚才麻木不仁的部分,渐渐血液流通开来。那两个米粒大小的伤口突然扩大一倍,流出一缕黑血来,津津涔涔,滴在地下。

  不到盏茶功夫,黑血流尽,伤口渗出殷红的血来。周伯通如释重负、头顶象揭了锅的蒸笼一般,腾腾冒出热气。王重阳一跃而起,叫道:“行了,师弟,你返回去休息一下吧!”

  钱兴在旁边看见王重阳给师弟治疗伤毒的情形,真是吃惊不小!原来重阳真人这个法子,名叫做先天气功推血法”,这种本领用在武功方面,就是“隔山打牛”神劲,它就是把自己练成的一口先天气劲,灌入对方身体里,和对方的真气,运而为一,把毒血毒液由身体里面逼出来,仍由伤口流出。

  这种功夫用在暗器伤毒方面,尤有奇效,不论多利害的毒药暗器,即使中在人身,不逾一盏茶的时候,如果马上用气功推血法,便可以把毒血由伤口排出来,不致蔓延全身。不过话又得说回来,运用这种治法的人,一定要受伤人也精通气功才行,对普通人仍是不行呢!

  周伯通自小和王重阳一同练武,对气功的运用,当然不会外行,所以王重阳不用多大功夫,便把周伯通身体内的毒血用气功挤出来,几百名铁掌帮帮众,眼见这般情景,真个目定口呆,舌矫不下。

  钱兴看见王重阳的本领到了这般地步,更加胆战心惊,因为自己这双蛇杖,蛇头毒牙所用毒药,猛烈异常,即使自己伤了对方之后,大发善心,马上拿出解药来救,也要用黑醋浸身六七次,另外服食十几帖药,方才可以保存性命,还要休养三日以上,然后复元,现在王重阳不用一顿饭时候。便把周怕通医治好了,叫他如何不怒?如何不怕?

  王重阳医治好了师弟,立即回过身来,向钱兴冷笑道:“铁掌帮主,闻名不如见面!暗算别人的招术高明得很哩!”

  他本来是个学道的人,谦躬和易,轻易不向别人说这类挖苦的话,可是他今天看见钱兴手段卑鄙,心肠恶毒,方才说了这几句话,众目睽睽之下,钱兴就是有城墙那样厚的脸皮,也觉得火辣辣!

  他在恼羞成怒之下,把双蛇杖一抖,喝道:“王重阳,你在潼关打伤我的手下,我今日伤了你的师弟,互相扯平,谁也不亏欠谁,来来来,我来跟你决个高了!”

  王重阳哼了一声,并不答话,他回手向后一招,把座下六个弟子完全招到自己跟前,向他们道:“马钰、处机、处端,你们出来!”

  马钰、丘处机、谭处端三个少年道人,应声而出,向重阳真人面前一站,王重阳用手指道:“这位铁掌帮主武功卓绝,德高望重,你们三个跟随我这些年头,还不曾真正跟人动手,今天好好地向铁帮主讨教一下!”

  这几句话似乎推崇,暗里却是挖苦不堪!而且还带有不屑的意思,因为钱兴身份是一帮之主,和王重阳地位相若,王重阳亲自和他对手过招,方才不至失了身份,现在重阳真人居然叫了三个弟子来斗他,岂不是一种极其难堪的藐视吗?

  钱兴不禁从鼻孔内,重重哼了一声,铁掌帮内三人应声而出,异口同声叫道:“有事弟子服其劳,帮主,我们过来讨教全真教的本领!”

  这三个是铁掌帮一流好手,一个叫追风蟒侯腾芳,一个叫金眼蟒焦天挺,还有一个叫赤背蟒朱洪义,他们在铁掌帮里面,称为“湘西三蟒”,有名心狠手辣,武功高强。

  钱兴看见他们三个出来,正中下怀,王重阳叫弟子来斗自己,自己也用弟子来迎敌对方,这才不算辱没自己身份。他把双头蛇杖一收,向后一退,杀气满面地喝道:“你们几个过去,把这三个牛鼻子宰了!”

  湘西三蟒应声上前,追风蟒侯腾芳奔向丘处机,金眼蟒焦天挺直取马钰,赤背蟒朱洪义扑向谭处端,三蟒分敌全真三子,三子之中以丘处机最嫉恶如仇,他看见铁掌帮的人。驱蛇为阵,由帮主钱兴以下,个个身上带着一股说不出的邪气,决意宿下杀手,给敌人一个厉害。

  丘处机立个剑诀,使出“青鸾展翅”门户,侯腾芳使的兵刃是金丝腾蛇棒,刷的一抖,腾蛇棒用“彩凤移巢”一招盘打过来,哪知道棒招刚才一展,眼前寒光闪处,丘处机已经连人带剑卷进,追风蟒乍觉握棒右手一凉,五只指头齐根削了下来,痛彻心肺,哎呀一声,几乎痛晕在地!

  原来丘处机用的是一个“粘”字诀,这是全真太乙剑的绝着,对方一棒打来,丘处机入力贯透剑尖,一牵一引,把敌人的棒招滑在一边,再用“履”字决,剑锋沿着棒身一削,把侯腾芳五根手指头完全削断。

  本来他只要再一进剑,三尺青锋便可以直贯敌人的胸膛,不过道家并不轻易杀生。丘处机当着师父面前,更加不敢放肆,左脚一起,把侯腾芳踢出两丈以外!

  就在追风蟒受伤落败的刹那,焦天挺和朱洪义两人,也分别受了挫败!

  焦天挺奔向马钰,他用的兵刃是虎头双钩,双钩展处,用个“乱推彩云”,向马钰头颈交叉剪到,马钰为人比丘处机沉着。他挥长剑一封一迎,叮当,剑花绕处,“拨云见日”,荡开敌人双钩,焦天挺猛觉虎口一麻,暗叫不好,正要沉钩下挂,向旁跳开。

  哪知眼前寒光一闪,马钰长剑已经抵住他的咽喉。焦天挺猛觉冰冷剑锋,点中头颈,不禁大吃一惊,就要瞑目待死,忽然听见马钰低声喝道:“你的本领还不行,我不杀你,你回去吧!”说罢剑点一收,青锋离颈,焦天挺满面羞惭,沮夹退回本阵。

  朱洪义使一柄雁翎折铁刀,直奔向谭处端,刀光闪处,搂头盖顶,“斜劈五岳”,猛向谭处端迎头砍落,谭处端不慌不忙,剑式不动,身子一晃,用个“游蜂卧蕊”,一下让过。

  失洪义刀锋下沉,“腕底翻云”,挥刀截向对方右肋,谭处端突然一声断喝,剑如风发,刺向朱洪义的胸膛。

  朱洪义估不到对方剑招如此神速,大吃一惊,正要用个“倒栽垂柳”,直窜出去,哪知敌人这一招可虚可实,陡的剑花一绕,“铁锁横江”,剑锋在朱洪义的右臂上划了一道血槽,血涔涔滴,朱洪义怪叫一声,狼狈掩臂退下。

  三蟒分敌三子,只刹那之间,便自分了胜负,马钰和丘处机两人只用了一招剑式,便把侯腾芳、焦大挺打败,朱洪义差强人意,和谭处端拆了两招,方才败下,结果右臂挂彩,铁掌帮众不禁大骇!

  钱兴估不到自己的徒弟,这样脓包而不中用,才一交手,便自败了下来,如果对方不是手下留情,湘西三蟒恐怕没有一个能够活命!

  不过他由这惊鸿一瞥也似的刹那功夫里,看出全真教的剑法,稳准疾狠,的确是武林罕见的剑术,怪不得王重阳不屑和自己相斗,叫三个弟子接自己的招了!

  他正在羞恼交迸,只听见王重阳笑道:“铁掌帮主,我叫三个小徒跟你试招,表面似乎不敬,现在你可明白了吧!”

  这两句比起骂他还毒,钱兴气向上冲,把双蛇杖一摆,向王重阳冷笑道:“强将手下无弱兵,盛名之下果无虚士,好好,我钱某人就向你这三位高足讨教!”他认定了谭处端本领较低,蛇杖一抖,圈出碗口大小的杖影来,“笑指大南”,一杖向谭处端胸口“血阻穴”点到。

  谭处端兀立不动,眼看蛇杖就要沾着身体,马钰和丘处机二人出其不意,分开左右袭来,双剑并指,刺向铁掌帮主肋下,钱兴回杖一封,马丘向后退了开去。谭处端却剑光一闪,用“春云乍展”式猛削过来,钱兴拔身一耸,跳过谭处端的头顶,蛇杖用力一盘,杖头点向马钰的太阳穴,杖尾反挑丘处机的“玄枢穴”,一招分取二人,疾如闪电,马丘二人各自用“分花拂柳”身法,左右一闪,避了开去,王重阳见他本领超卓,暗里喝彩不迭。

  钱兴和全真三子只一对招,便知道对方用的是一种位置战法,他们三个首尾相衔,连成一体,连攻起落,配合作战,铁掌帮主喝了一个好字,把蛇杖使开来,他用的是鲁智深“疯魔杖”法,翻翻滚滚,使到疾处,化成一片杖山,如龙蛇交窜,他这疯魔杖表面上东指西划,不成招数,可是里面却包括了缠、打、盘、绞、锁、勒六个字诀,杖头上的两个铁制蛇头却不时脱颖而出,直飞出来,噬向对方身上。

  可是全真三子却是不慌不忙,三个人三柄剑呵成一气,此攻彼守,彼进此退,好比冷电盘空,紫练绕体,斗了一百余合,不分高下!

  铁掌帮本来有两个副帮主,一个是毒沙蜍祝栋,还有一个是蝎尾针徐广,祝栋被周伯通打晕,抬入帮众队里抢救,徐广押住阵脚,他看见王重阳并不跟自己帮主动手,只叫三个弟子上前应战,已经把肚皮气破,再看见自己帮主连这三个少年道人也战不下,反而被对方三道剑光缠住,虹飞电舞,大有相形见绌之势。

  徐广心中着急,恐怕自己帮主折在这三个少年道人的手里,铁掌帮的威风从此扫地无余,自己这班人今后也不用在江湖行走了!他便向手下帮众喝道:“你们站在这里做什么?

  还不赶快上前,把这班杂毛完全宰掉!”

  铁掌帮虽然有几百人,可是刚才看了王重阳指功推动大石,全真三子才一照面,连败湘西三蟒的身手,知道自己虽然人多,也不济事,因为本领相差大远,好比以卵撞石,人多又有什么用处呢?所以徐广这样一喝,大家面面相觑,踌躇不敢上前。

  徐广勃然大怒,他霍一声找出腰间缠着的海蟒长鞭来,呼呼两响,一连打翻了两个人,骂道:“不中用的东西,养兵千日,用在一朝,帮主养你们难道是吃饭拉屎的吗?快快冲上”他这样一发威,铁掌帮众只好硬着头皮,呐喊连声,各举兵刃杀上——


 

 
分享到:
李嘉诚的富人思维:你不改变这几点,永远都是穷人,穷人变富的10种思维!做到第六条的人都富了6
汉朝给皇帝当“二奶”为何结局都悲惨
史虽繁 读有次 史记一 汉书二 后汉三 国志四 此四史 最精致81
蜗牛的远门便条1
羊年大吉4
5.小男人面前,你就是女皇
郑和下西洋线路图
跑来了一只狐狸1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