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谁是大英雄 >> 第三十二回 闯西山巧逢群丐会

第三十二回 闯西山巧逢群丐会

时间:2014/6/12 8:14:39  点击:2671 次
  王重阳由石窟里面一个飞身跳了出来,借着阳光一望,原来这块封洞石板,向着洞口一面,现出累累指痕,深浅不一,自己在开首三个月内练指功时,指头留下来的印痕不过几分深浅,可是由第四个月开始,指痕入石已经盈寸,练到最近的一个月,自己一指插去,已经入石五寸了!

  周伯通在旁边看了,不禁舌矫不下,说道:“好难练的功夫,如果是换我,一世也给不成呢!”周伯通真个没有说错,一阳指这种本领,并不是人人可以练的,后来王重阳的这种一阳指功,不过及身而止,他门下的弟子全真七子,没有一个能够传授这种本领,绝技自身而斩,这是后来的话,按下再说王重阳练成了一阳指功之后,清虚散人十分高兴,嘉勉了他一番,又另外传授了一些关于运用指劲的口诀,大约又过了半年,连同先前练指功的半年在内,他在嵩山百禽谷内差不多有一年光景了,清虚散人便吩咐王重阳再下嵩山,他向王重阳道:“徒儿,今回是你第三次下山了,自从传了你一阳指劲之后,为帅本身技业,已经倾囊相传,再也没有更高深的本领教给你了,不过你现在的造诣.在江湖上已经罕逢敌手,但是你对于本身的技业,要好灯的运用,千万不要滥杀,你知道吗?”王重阳唯唯应命。

  清虚散人这次指示他到北方一行,四年以前,王重阳到过北方一次,不过他的足迹只及齐鲁而止,即是现今山东一带,清虚散人却叫王重阳这次到幽燕一行,尤其是长城以外的地方,更要涉猎,因为燕赵一带自古以来,最多英雄豪杰之士,他吩咐王重阳切要多结交一些江湖上的能人,王重阳秉了师命,离嵩山向北进发。

  一个月后,王重阳到了燕京,燕京即是今日北京,宋朝一代由开国起,燕京始终没有归入汉人版图,因为五代残唐时代,后晋的石敬唐为了自己要做皇帝,借契丹兵灭了后唐,割燕云十六州给契丹,作为酬谢,契丹就是后来的辽国,辽国首都就设在燕京,宋朝刚才开国便和契丹打几场大仗,结果都是败多胜少。

  宋真宗时辽国更加大举入犯,逼宋室缔澶渊之盟,最终北宋这一代,始终向辽屈服,更谈不上收回燕云十六州了!

  王重阳到燕京时,辽国刚刚被巾帼国吞灭,金主完颜阿骨打改称燕京为“上京”,京城又现了一番新面目。

  王重阳由承天门进城,忽然看见大街上走过一群衣衫滥褛的人,个个蓬头垢面,背着麻袋,一望而知,是沦落卑田的乞丐,可是每个人的手里,个个都握着一根朱红色的短棍,王重阳看在眼里,心中暗暗纳罕。

  他走不到两条街道,又看见几批乞丐经过,这些乞丐手里也一件手握紅棍,王重阳忍不住了,向路边一个卖钵糕的老头子问道:“老伯,这些乞丐怎的个个手里握着棍,他们是不是今天有喜庆?”

  那老头子笑道:“那当然啦!今天南北丐帮在燕京城外西山大聚会,公推帮主,是他们大喜的日子,所以燕京城的叫化,个个都手执红棍呢!”

  王重阳差异的问道:“哦!原来乞丐也有帮主,也有头儿,那真是奇闻了!”

  卖钵糕老头子冷笑道:“乞丐虽然下贱,也是人呀,怎能没有帮主,比如我们一般人,也有皇帝,客官你到西山看热闹吧!丐帮公推帮主,是要经过比武的,哪一个本领高强,才可以做帮主哩!”

  王重阳一听有比武,不禁心中暗喜,想道:“我真个来得及时,刚好撞上丐帮推举帮主的大典,很好,让我看看丐帮有没有出色的人物!”他想到这里不向城内走了,径自奔西直门,向着西山走去。

  西山本来是燕京郊区的名胜,王重阳走到西山下,只见山麓黑压压的坐满了人,定睛看去,原来是无数的叫化,老的少的,丑的俏的,个个鹑衣百结,简直是乞丐大集会,人数何止四五千之众。

  这些乞丐每个人都坐在一个麻袋上,人人手里拿着一根红色短棍,别看聚了这许多的人,个个都是神色沉默,肃静无哗,四五千人之中,没有一个人交头接耳的说话。

  王重阳是十分细心的人,他看见几千乞丐聚在西山下,表面看来是杂孔无章,其实他们坐的位置却是依照太极乙字图形,正中一个小圆圈内坐着一十六人,大概是南北丐帮的头儿,有几个相貌清奇,有几个年近古稀,每个人的跟前放了八个麻袋,这十六个人的神情非常肃穆,个个绷紧了面,十六人的中间,放了一支色如翡翠的绿竹仗,在场许多人的眼光,都放在绿竹杖的身上,王重阳十分纳罕!

  过了一阵,那十六个乞丐头儿,齐齐站起身来,面朝西山,恭恭敬敬的叩了三个头,方才回过身子,面朝圈里,内中一个半登耄耄,胡须花白的老乞丐向群丐高声叫道:“各位苦兄弟们,今天是我们丐帮公推帮主的日子,南北十六省的兄弟同时到了!因为邱故帮主在生之前,没有立下遗训,册立哪一个人继任帮主,便猝尔仙逝了!因此我们今天推举帮主,完全是采用公开比试的方式,凡是丐帮兄弟,不问哪个人,如果自以为可以做帮主的,便把他本身绝技显出来,哪一个能够本领服众的,便领受这根绿竹枚!”这老乞丐说到这里,群丐一齐哄动,发出了如雷的掌声和呼叫。

  乞丐也公开推举头儿,这个来是一件相当滑稽的事,可是王重阳却不敢小视了这一班人,因为这十六个丐帮头子,虽然其貌不扬,个个都是两太阳穴鼓起,二目眼光炯炯,一望而知,是内功湛深的人物,换句话说,这十六个代表南北十六省丐帮帮主,已经是武林中罕见的高手了!今日这一场聚会,恐怕相当热闹!

  果然不出所料,说话的人正是湖南省丐帮的头儿,名叫齐金钟,他的外号叫铁行脚,齐金钟说完了这句话,旁边几个丐帮头子已经叫了起来:“三公公,你老人家齿德俱尊,已经可以做我们的帮主了,为什么不顺理成章的,接过绿竹杖呢?”

  齐金钟慌忙摆手道:“哪里话来!长江后浪推前浪,英雄豪杰出少年,我们已经老朽,不中用啦!”话虽然这样说,眉目间不期然露出得意颜色来,这时东面的丐群,走出一个人来,年约四旬,面孔清瘦,却是长了一头癞痢,他走到十六省丐帮头子的跟前,深施一礼。

  齐金钟道:“秃子阿四,你要做帮主吗?你有什么出色本领,显现给众人看?”

  这秃子阿四真名叫做褚阿四,是湖北省丐帮里面一个出色人物,有个外号叫癞头鳖,因为他水里的功夫很好,所以有这叫外号。

  褚阿四道:“三公公,说起来真惭愧,我并不是妄想帮主大位,不过带起头来,给大家凑热闹罢了!”他说着搬过三块石头来,这三块石头都有磨盘般大,至少有四五十斤重,秃子阿四首先用双手捧起一块大石来,振臂一抛,几十斤重的大石头,如飞弹丸,滴溜溜的抛起三丈多高来,力尽了方才落下,秃子阿四把头迎着落石一顶,哗啦啦,一块石头被他的天灵盖撞成粉碎!

  群丐不禁轰然叫好来,王重阳也暗里佩服,这秃子阿四用的虽然是油锤贯顶的功夫,可是外壮功夫练到他这个地步的,也是不容易了!

  因为几十斤重石块由高空跌下来,常人遇着已经成了肉饼,要不伤已经难,何况把石头撞碎呢?秃子阿四面不改色,又由地上抓起第二块石头来,向上一抛,这一下抛得更高,滴溜溜飞起四五丈,方才再跌下来,大家以为他这回又用油锤贯顶的功夫了!哪知道大谬不然,秃子阿四这回却打了个跟斗,头下脚上,双手支地,两脚朝天,那石块由半空落下来,秃子阿四双脚向空一撑,恰好和大石迎个正着,哗啦啦!这块大石也粉碎了!群丐又是一阵喝彩,褚阿四一个跟斗,翻过身来,单臂向地一抄,举起第三块石头来,向着空中一掷,这回大概是单臂的缘收,石块只抛起一丈多高,便向下落,秃子阿四挺起胸膛一顶,整个胸脯和大石迎个正着,嘭嘭。第三块石头也粉碎了!

  褚阿四连用三个不同的方式,运用身体上三个不同的部位,连碎三块磨盘大石,面不改容,南北群丐欢声如雷,尤其是湖北帮的乞丐,个个叫喊起来:“褚阿四,你可以拿绿竹杖,继位做帮主了!”

  秃子阿四得意洋洋,正要冲着十六省的丐帮头子说话,北面的群丐里,突然走出一个人来,这人是五十不到的年纪,青瓜脸,三角眼,阴沉沉的一张面孔,头顶覆了一层乱蓬蓬的短发,身子瘦长,宛如竹篙,他慢吞吞的走出来,冷冷说道:“褚阿四,你要做帮主吗?也得问问我呀!”

  秃子阿四认得这人是江苏丐帮里面的厉害人物,叫做冷无常金三元,此人武功据说深不可测,在丐帮里有名脾气古怪,与人落落寡合,褚阿四看见冷无言不逊,心里虽然愠怒,表面上却不能失礼,只好赔笑说道:“原来是金三爹,失敬失敬,我秃子阿四是何等样人,岂敢窥伺帮主大位,不过抛转引玉,引出我们丐帮各位高人的真实功夫罢了,金三爹,你老人家大概要下场指教我吧!”

  金三元阴测测地说道:“指教这两个字,我金老三可不敢当,你刚才用头顶碎石头的功天,很不错呀,我金老三站在这里,任你撞上三头,如果你撞得我退后半步,我金老三代表江苏丐帮拥戴你做帮主便了!”金三元说到这里,回头向北面群丐道:“各位兄弟有破碗没有,快斟两碗水来!”

  丐群里起了一阵骚动。江苏帮人从里走出两个少年乞丐来,端过两个破碗,送来两碗清水,金三元接了两只破碗,平伸双掌,把两碗水托在掌心,叫道:“褚阿四,你如果能够撞得我身子动一动,这两碗水倾泻下来,哪怕一点一滴之微,也算你赢,这样便宜,你大概没有理由不肯吧!”

  秃子阿四看见金三元摆出这两碗水来,对自己分明藐视已极!不禁勃然大怒,他明明知道金三元这人,外号叫冷无常,顾名思义,可知道他的阴险程度了1!这人自小练了一身阴柔气功,自己一出头便撞见这个棘手家伙,绝不能不小心,也不能够示弱,秃子阿四冷笑说道:“哦!原来金老爹还用两碗水来指教我,那好极了,我褚阿四就舍命陪君子吧!”刚才说完了这句话,褚阿四陡的弯腰,挺起癞痢秃头,呼一声向金三元中腰撞去!

  金三元不慌不忙,卓立不动,秃子阿四一头撞来,嘭嘭两声,撞中他的左肋。金三元瘦如竹篙的身体,动也不动,褚阿四猛觉自己脑袋,好象撞入一堆棉花里面,轻飘飘的完全没有受力之处,不禁大吃一惊!他忙不迭的向后倒窜出去。定睛一望,金三元受了自己一头,若无其事的站在那里,手里两碗水全然不动。苏帮群丐立即发出一阵喝彩声音来。褚阿四又惊又怒,更不服气,猛地把头一低,再向金三元胸腹撞去!

  褚阿四这一下用足十成气力,比起头一回用力还猛,他暗想自己这一铁头,纵然没有千斤之力,至少也有八百斤气力了!金三元的内功无论怎样精妙,也受不了自己这一羊头。

  哪知道这回金三元却不同了,他胸腹微微一凹,这一头撞到金三元的身上,金三元的肌肉突然一卸,褚阿四的头外表似乎撞着了金三元,其实却撞了个空,秃子阿四因为用力太猛,收不住脚,叭哒一声跌倒在地,变成狗儿吃屎一般,群丐哈哈大笑!——

  
 

 
分享到:
小蝌蚪找妈妈的故事2
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封面
老宫女揭秘慈禧与小安子偷情的真相
中国史上唯一不娶妃子的痴情皇帝
日本艺妓的“露乳装”
依卜和小克丽斯玎
慈禧罕见老照片4
古代中国两大绝密技术如何被盗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