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谁是大英雄 >> 第十四回 再犁庭四恶授首

第十四回 再犁庭四恶授首

时间:2014/6/11 20:01:34  点击:2230 次
  白梅谷这地方,不过幽秘一点,最成入谷障碍的不过是奇门石阵和桃花瘴,以往入谷送命的人,并不足为了谷中鬼魔作祟,完全是中了桃花瘴气送命,有些侥幸没有遇上桃花瘴的,进入谷口,因为不知道五行八卦的位置,迷失方向,绕着堆石乱走,走来走去也找不到出口,结果筋疲力尽,白白累死在石阵里,一般人以讹传讹,便以为白梅谷是个魔鬼居住的地方,生人进入便没有性命了!

  其实只要懂得奇门八阵方向,口鼻含着瘴药,任何一个人也可以进入白梅谷中,安然无事回来哩!许过这样的一解明,所有黄羊峒的苗人完全明白过来了,当下由峒主乌利麻发号施令,挑选了二百名精壮苗人,带了竹杠绳索等东西,到白梅谷去搬运藏宝,大队人马跟在玉洞真人背后,浩浩荡荡向白梅谷进发。

  由黄羊峒到白梅谷,如果抄走捷径,不过是十四五里距离,他们走了个多时辰,白梅谷已经在望。谷中突然升起一阵暗红色的烟雾来。散为纨绮,映着青天白云,蔚成宇宙奇景,玉洞真人一见这个现象,知道谷中的桃花瘴气升起来了。

  在瘴气浓烈的时候,即使口里含着解药,也是禁受不住,玉洞真人吩咐各人暂停,过了个多时辰。瘴气由浓而淡,一阵山风吹过,化为乌有。玉洞真人方才催促各人起行,不到顿饭功夫,已经迫近谷口。

  段小王爷走在光头,他的服力最尖,忽然在谷口茂草从巴看见两只铁皮空箱,段锦咦了一声道;“师父!你看那两只空箱子。分明有人先我们入谷里!偷取藏宝去了!”

  玉洞真人纵步上前。细心一看,果然不出所料,那两只铁箱分明是昨天发现二十四只小箱之一,是装置珍宝细软的,怎会抛在这里?真人不禁皱了一皱眉头,他突然向后一旋,回转身来,反手一掌,猛地向左边两丈以外;一尺高可及人的蒿草打去,一股强烈掌风,飞沙走石,玉洞真人喝了一声:“道友,鬼鬼祟祟的伏着做什么?快滚出来!”

  果然没有猜错,掌风到处,茂草刷啦啦的一响,飞鸟似的窜出两个人来,正是前天在白梅谷四逃命的博忽都和乌罗多,这次被逼现身,图穷而匕首现!

  你道博忽都和乌罗多两个香僧,前日逃走之后,怎会又而复转?玉洞真人怎会看出他们的形迹来,这里也大有说明的必要。原来博乌二人,前天跟玉洞真人交手,眼见自己的大师兄法利都麻,毙在玉洞真人掌下,雷迦音内伤又不曾痊愈,川边四恶只剩两个人可以动手,看玉洞真人和段锦两师徒的本领,即使自己四个人联合起来斗他,也没有取胜的把握,何况是仅仅两个人呢?个如三十六着,走为上着!

  所以博忽都、乌罗多两人,一溜烟逃出石阵之后,返到瀑布水洞之前,他们忽然想起同伴雷迦音来,觉得两个如果带了他逃走,他内伤不会痊愈,必定成为自己一个累赘,如果抛下了他,置之不理,玉洞真人追了进来,雷迦音一定落在对头的手内,万一他是个服包,把四恶一切根底向敌人透露出来,自己两人日后在江湖上行走,便有绝大障碍,到那时候荆棘丛生,处处都是敌人了。川边四恶气量偏狭,天生狠毒心肠,过去因为同是红教的关系,联系起来,表面上是一致行动,相依为命,其实是尔虞我诈,口和而心不和,这次遇了危难,博忽都和乌罗多居然磋商起来,与其日后让雷迦音泄漏秘密,不如索性杀死了他,灭掉生口,一干二净。

  他两个商量好了一切,返入水洞之时,雷迦音恰好在石台上打坐调息,手里拿着那张羊皮纸的偈句,逐句研究,二凶僧互相使个眼色一同上前,乌罗多猛运左臂一掌打中雷迦音的背心,博忽那却拿了师兄法利都麻的菩提钉,一手拍下,三只菩提钉完全嵌入他的脑门,可怜雷迦音连哼声也没有半句,便自呜呼哀哉!这是作恶多端的惨报!

  两番僧打死了雷迎音,劈手抢了羊皮纸卷,想起自己四人,在白梅谷居住了整整十年,始终猜不透纸上的偈句;费尽心血,也找不出当日苗匪的藏宝来,到尾还要被敌人杀进来,并巢而奔,博忽都在怒火冲天之卜,不假思索,把一张羊皮纸撕成粉碎,连雷迦台的尸身也没有安置,便自翻着后山逃去,这就是玉洞真人师徒入洞之后,发现雷迦音尸体和破碎羊皮纸屑的由来。

  后来他们两个逃出白梅谷后,怒气渐渐平息后,戒惧慢慢祛除,又想起白梅谷来了,博忽都和乌罗多虽然没有什么财产留在白梅谷里,可是他们辛辛苦苦炼了不少媚药和春药,仍然留在谷内,因为逃走时过于急切,并没有带出来,这些药物不是一朝一夕可以炼成,而且对于采补吐纳,有莫大的用处,如果就此抛弃,未免太过可惜!

  他两个商量了一阵,决定冒险返入谷里,取回那些药物,玉洞真人就有通天本领,偌大一座幽谷,自己潜回取物。她末必觉察出来,即使被对头发现,也可以逃跑呢!

  博忽都、乌罗多主意既定,便实行再次潜进白梅谷了,说也凑巧,他返回谷之际,止是玉洞真人离去之时,两番僧蛇行鹤伏,战战兢兢,返回瀑布水洞,窥伺了大半天,看是没有什么动静,方才穿回洞里。哪知一回到自己的巢穴,不禁又惊又喜!

  原来洞里堆着二十二只小巧铁皮箱子,打开一看,全是珠宝绿玉细软,知道自己多年梦寐求之的藏珍,已被敌人发现,玉洞真人发现了这些珍宝,未必就这样的离去,必定留在白梅谷内。自己适逢其会,摸如空城罢了!两番僧哪里还敢逗留,匆匆忙忙之中,各自挽了一铁皮箱珍宝,穿出水洞,直向谷口奔去,出了石阵,博忽都突然想出一个主意来,自己两个人携带着这一只铁皮箱子,十分累赘不便,个如索性把箱子丢弃!细软珍宝藏在怀里,还要来的妥当!

  他两个弃了铁箱子,刚刚把细软收好,玉洞真人已经带了黄羊峒的苗人到来,浩浩荡荡开到谷口,博忽都暗里叫苦,连忙拉着乌罗多的抱袖,躲入一丛蒿草之内,估量敌人眼儿虽然利害,未必看得出自己的藏处来,哪知道结局是仍被玉洞真人发现!

  至于玉洞真人怎样发现两番僧的藏处呢?这不能不说他的眼光利害了!真人发现空箱时,眼光四下一瞥,发觉两丈外的草丛,无缘无故滚倒了一片,知道不久之前,一定有人走过,再留心一望滚草的方向,看出草从内现出两对眼睛,本来偌大一片蒿草,要想看出哪里藏人,也是相当困难的一件事。

  不过玉洞真人内功充沛,视力利害,他看出敌人的黑白眼瞳,玉洞真人立即达起金刚神功来,一掌向后劈去,博忽都和乌罗多吓了一跳,跃出草丛;这一来便现出全身,无所遁其形了!

  两番僧这一出现,段锦怒喝一声,飞扑过去,向着左边一截。玉洞真人向右边一堵,恰好把博忽都和乌罗多两人夹在中心,博忽都和乌罗多知道避无可避,只好拼死一战,死中求活,博忽都奔向玉洞真人,只一照面,用个“乌龙珠爪”撞向玉洞真人的期门穴,暗由藏着黑煞神抓的掌劲,玉洞真人伸臂一架,左手接着还了一记铁甲锥,逼得博忽都向后一退,马罗多迎着段锦,他知道这少年身坚如铁,刀枪不入兵刃没有用处,索件放弃了金剪,独臂一扬,五股劲风迎面扑到。

  段锦见他独臂手掌五指粗如罗卜,朱砂似的火红,知道对方练的是阳刚掌力。自己虽然身有鳞皮,不遇伤害,可是以硬撞硬;到底是吃亏的一回事,他便不硬挡了,回身一闪,避过乌罗多这一掌,双拳齐发,猝撞乌罗多的两肋,师徒两个各自邀住一个番僧,在谷口平阳草地上战做两对!

  两对敌手之中,乌罗多忙着练就独门赤罡掌法,猛打猛劈,勉强打个平手,博忽都却非玉洞真人的对手!他最利害的本领不过是黑煞神抓,法利都麻和雷迪音也曾经向玉洞真人使用过,正所谓不外如此,哪里有取胜之道呢?

  所以他跟玉洞真人一搭上手,交锋不到三个照面,已经吃玉洞真人一下铁甲雄手,击中他的背心,博忽都一声狂吼。口喷鲜血,直向旁边草地滚去,可是他临死还要害人,在倒地的刹那。霍地击出两把毒药飞刀来,一反手间,并不飞向玉洞真人,却朝着展云帆飞去。

  展云帆和一班苗人站在那里观战,想不到博忽都居然会光顾自己!好在他自从治好桃花瘴毒之后,脱胎换骨,跟以前书呆子时候判若两人,虽然不懂武技,身手也很矫健,眼见寒光一闪,飞刀射来,立即把身一矮,博忽都两柄毒药飞刀,抹着展秀才的头顶飞过,射入身边两个苗人的胸窝及登时送了性命!众苗人不禁一阵大乱。

  玉洞真人看见他在身负重庆之后,居然还用这样卑鄙手段,暗算无辜旁人,不禁勃然大怒,一掌挥之,这一下是金刚劲力,博忽都即使在平日也未必躲得开,何况是在重伤之后呢!掌风到处,博忽都狂吼一声,当场毙命。

  乌罗多看见博忽都死了,真是心胆俱寒,他把独臂一扬,接连向段锦推了三下赤罡掌,满想逼他闪开,好让自己逃走。

  哪知道凡是阳刚掌劲,最耗真力,乌罗多一连推了几掌,让段锦用避重就轻的打法避过,真力已经耗去一半,这三掌打来软弱无力,段小皇爷已经觉察出来,一声大喝,不但不闪,反而冒着掌劲猛冲上前,展开玉洞真人传的伏虎拳法,“横身打虎”,砰砰两声,双掌齐出,右掌打中乌罗多独臂弯肘,登时折断,左掌击中他的胸膛,段小皇爷天生神力何等利害,就是一个铁人,也要被他打扁,何况乌罗多还是血肉之躯呢?段锦左手这一掌并不打紧,竟把乌罗多藏在贴肉衣袋一些珍珠宝石,整粒整颗的打进番僧胸膛里,乌罗多如同吃了几十粒菩提钉和铁莲子,惨叫半声,便倒地死了。

  川边四恶到了这个地步,完全伏诛,展云帆眼看玉洞真人和段锦替自己报了母仇,欢喜得说不出半句话来,直到玉洞真人和段锦走了过来,招呼苗人进入白梅谷里,他方才如梦初觉,双膝一屈,跪了卜来,向玉洞真人叩首道:“道长今次替弟子报了家母血海冤仇,弟子今后有生之日,皆是戴德之年,请受弟子一拜!”

  玉洞真人把他扶了起来说道:“不用叩拜,你好好用心学本领,将来给穷人吐气吧!”

  段锦把博忽都、乌罗多两人尸身搜了一遍,博忽都身上的珠宝细软安然无恙,乌罗多身上的珠宝却少了一大半,段锦撕开地的衣服一看,原来自己刚才一掌把乌罗多暗藏的珍珠宝石打了几十颗进身子里面,统统嵌人胸口去了,段锦当然不能够剖心破腹,挖开乌罗多的身体,做这样残酷的事,取回珍珠宝石,只好作罢。

  不到半天,玉洞真人已经把二十口小铁箱,一十二只大铁皮箱,由白梅谷里面抬了出来.一路上呼呼喝喝的扛回黄羊峒里,黄羊峒的苗人,当堂轰动起来,个个手舞足蹈,陷入加疯如狂的状态。

  玉洞真人却由苗人手巴,劈手夺了一只牛角过来,呜呜鸣的吹奏十几声。声音洪亮。所有苗人的耳朵几乎震聋,他们不禁愕然,立时肃静无哗。

  玉洞真人正色叫道:“你们得要知道,这二十多箱价值四百万两银子的珍宝,并不是分给你们的,这是苗匪历来打劫别人的东西,取自别人,应该分还给大家才对,如果统统归了你们,你们黄羊峒的人,个个有福享,一生一世吃用不尽,男的不肯耕田,女的不肯织布,人人吃饭不做事,这还成一个峒寨吗?如果别的峒寨看见金银珠宝眼红,兴动干戈攻打你们,你们又怎么样,倘若到了尸山血海,杀人盈野的时候,宝藏带给你们的不是幸福,反而是灾害了!”

  他这一番说话,真是至理名言,义正词严,众苗人虽然头脑简单,听了玉洞真人这一番话,也觉得很有道理,个个窃窃耳语起来。

  玉洞真人高声大叫道:“我已经想好分配臧宝的方法了,人人有份,决不落空!”众苗人惊奇的睁大眼睛,几乎不相信玉洞真人的话。

  玉洞真人把自己的意思说出来,他主张这些金银珠宝,首先由黄羊峒暂时保存,分得的拿出去,到热闹城镇里,跟汉人公平交易,换回大量耕牛和织布机,以及五谷种子牛盐布匹油糖等日用品回来,除了自己需要之外,尽量分散给附近峒寨,使他们有了耕地谷种,可以种田,有了织布机和日用品,可以过活,总而言之,个个自食其力,苗洞便可以兴旺,不象以前的贫穷,乐岁不足饱,荒年必死忘了!象这样的做法。胜似把金银瓜分了,大家好吃懒做。玉洞真人这番主意一说出来,苗人个个心悦诚服,引起暴雷也似的呐喊!

  大家接纳了这个见地,玉洞真人便起程了,黄羊峒主乌利麻要把藏主给玉洞真人师徒一份,他们却是坚决不要,步上征途。段锦笑道:“师父,你真是两袖清风,千辛万苦的把藏宝找着,自己一个钱也不肯沾手,真个是世上罕有哩!”

  玉洞真人哈哈笑道:“你说我们没有好处吗?这次却有一个大收获呢!“展云帆自作聪明,点头晃脑说道:“从前冯谖客孟尝君,焚毁债券,给孟尝君买了一个义字回来,今次你老人家也买了一个义字回来了!”

  王洞真人笑道:“书呆子,苗人虽然粗蠢,却是浑璞天真,不似汉人机诈,哪用用着买一个义字,我说今回最大收少,还是这条小金蛇哩!”

  段锦听了这句话,忽然想起一件事来.说道:“咦!我几乎忘记了,那小金蛇两天以来,被你老人家收在布袋里,用硫磺熏它,恐怕它已经死啦!”——

  
 

 
分享到:
鬼门关1
种树建房子的小熊1
无所畏惧的王子2
蓝色的灯1
拇指姑娘
卖火柴的小女孩
清官海瑞为何能在大明王朝生存
大肚子蝈蝈比肚子的故事1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