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紫薇变 >> 第八回  三春白雪归青冢

第八回  三春白雪归青冢

时间:2014/6/9 20:22:17  点击:2483 次
  “白大哥,昨晚你提起在扬州发生的事,究系如何?”

  乾隆与家洛听闻,均将目光放在了白岚身上。而此刻的白岚仿佛被鬼附体一般,脸色徒地变得甚是森人。他虽已把南下采药一事告之三人,但扬州的际遇却只对姚水衣一人提过,尚未及详说。此时经她讲起,一想到当时的情景,仍是心有余悸。见那三人都注视着自己,略凝了凝神,将那段遭遇慢慢道来:

  原来,几天前,白岚来至扬州。由于关心侄女安危,故连夜赶路,无暇休息。而做为大夫,天性使然,一旦有什么珍贵的药材,便是杀头也决不放过。白家的医书上说,扬州的观音山上,月光之下会开出一种“望月迷花”。传说是隋朝隋炀帝所建的迷楼被毁之后,其灵气不散,培育而出。先人写到,此花有明神守魂,祛邪益寿的奇效。

  白岚在山上找了老半天,却连“迷花”的影子也没见着。眼看月已渐西,只得垂头丧气地下山来。正踏入山脚的树林之中,忽见眼前黑影一丛,白光四道,疾飞而过,停在前方。白岚躲在一棵树后,屏住气息,借着月光望去,却是一黑四白五个人。当中一名身着玄布长衫,肩上背着个长木匣子。周围四人,都是宽袖大氅。他们呆立于厮,一动不动。一股杀气弥漫开来,几乎将夜露也凝成了白霜。

  猛地,一声尖啸由远及近,一顶大白轿自个儿从林中飞来,稳稳地落在玄衣人面前丈许处。有一种好似鬼哭的声音,在白岚的耳边响起:“徐崇,你还想走到哪里去?乖乖地交出那件物事,我会考虑留你一个全尸。”

  那玄衣人徐崇纵声大笑道:“朝阴,你们五个一起上吧!单打独斗,你一人不够看!!”

  “好!”

  随着一声尖啸落下,那四个白衣人一齐扑了上去。徐崇引而不发,木讷地僵立其间。待其中一人挨近,突然劈面一掌,旋又将肩上木匣扫去。那人猝不及防,被打倒在地。便在此时,又有两人同时从左右分头攻来,欲抢其手中的木匣。徐崇竟顺势将匣子抛给一人,一转身,拳打脚蹴,已然放倒了另一个。那一位正要去接飞在空中的木匣,忽觉眼前一花,不料徐崇居然已抢到了他的面前。

  两人正欲争夺彼物,白轿的帘子忽然微起,几道白光唰唰地径向他们飞去。徐崇暗叫不好,想要阻止,却已不及。只听到啪啪两声,白光击入了匣中,半晌,又是乒的一声,木匣破裂开来,登时从中露出了一柄宝剑。徐崇惊见此景,着双脚于空中虚踏几下,欺至剑旁,出手拔剑。那剑刃与鞘身相擦,发出龙吟般的震响,刹时间,就有一道青虬在空中曼舞开来。白岚远远地看得出神,一时竟忘记了逃跑。

  那徐崇一路剑使得好,但见团团剑花在尚留于空的白衣人身边飞旋,把他牢牢裹住。沙沙声中,但听得一声凄厉无比的惨叫划破死寂的夜晚,那人竟已被割成了碎片!徐崇被血污泼了一身,却是毫无所动,沉默良久,纵声长笑。便在此时,轿中“哼”的一声,一物冲帘而出。只见它在空中滴溜溜地飞转,直向徐崇袭来。徐崇大喝一声,手中长剑一抖,径向来物卷去。来物忽一停顿,猛地舒展开来,徐崇也自停下攻势,与其一同落地。白岚此刻方才看清,原来那是人非物,也一样的白氅披挂。其须发俱白,泼洒下来,半掩了面目。此人咳了一声,恻恻阴笑道:“宝剑出鞘,令你的玄女剑法锦上添花,精彩,精彩!”正是方才轿中之人。

  徐崇抹了把脸上的血,朗声笑道:“毕竟你太阴星君也不得不亲自出马了,在下正想讨教。”那老者也不答话,只把身子一闪,已然冲到了徐崇的面前。刹那间,只见徐崇的前后左右,涌现出无数的拳风爪影。那老者好似分成四五个人一样,在其身畔闪现。白岚方为徐崇捏了把汗,却见他将右手一抖,便有万道青光冲破包围,绽放开来。那光越来越亮,哧喇一声,老者闪在了一边,徐崇也复提剑在手,敛气凝神,巍然不动。

  老者一击不成,又是连出数式,招招凌厉异常,左右不离徐崇要害。不过每一次快击,均为对方手中长剑化解,其自己的白氅反被砍破了数处。老者自觉狼狈,倏地双爪划空,收于当胸。鼻中嗡嗡作声,他那三个被打倒在地的手下竟又都跳了起来!他们伸出长长的指甲,朝自个儿身上乱戳一气,喉头发出如犬吠般的响动。又发了疯似地乱蹦乱跳,狰狞的脸上现出一派痛苦不堪的神情,有一个甚至将自己的长袍撕得七零八落!

  “九转摧命功!”徐崇见之,不禁失声叫道。

  见他们飞扑过来,徐崇抖开了三朵碗大的剑花,向当先一人削去。谁想他不闪不躲,勇往直前,青光闪处,其左臂连肩俱成屑粉,血花四溅,洋洋洒洒。那人面无反应,不吭一声,竟然挺身扑到刺来的长剑之上,嚓的一声,贯胸而过,穿透咫余。徐崇给这种不要命的打法魇住,犹豫中,后面两人爪风已至,直捣其之背心。而他竟是头也不回,腾出右手掌心一翻,贴入来者怀中。就听到凄雾中一阵骨碎骼裂的响声,那人一仰头,口中血如泉喷,洒向一片星空。又化作场大雨,淅淅沥沥,落在地下。

  此人虽中重手,仿佛无知无觉一般,竟用手脚缠住徐崇左手。一时之间,徐崇既不能拔剑,也不能撤掌。便在此刻,另一人也赶了过来。其尚未近身,早挨了徐崇两记快若电闪雷鸣,猛似蛟龙出洞的脚踢。却好似没事一般死死抓住对方双腿,不论如何也不放手。这边三人缠住手脚,那头的老者爪风已至,徐崇想躲也躲不了。但见那千头万绪、纷繁点点的爪影刹时间汇成一爪,狠狠勾进徐崇肉里,仿佛连其手腕也已没入徐崇的胸膺之中。让人匪疑所思的是,这一爪下去,竟如泥牛入海,悄无声息。

  老者忽地拔出利爪,跃出圈外,哈哈大笑。徐崇山呼声“走开”,右手一颤,插穿一个白衣人的长剑如游蛇一般活动起来,左顾右盼,愈动愈烈。忽然间,但听噗哧一声,仿佛有千万条青蛇从他体内钻出,张牙舞爪,硬是将其撑作碎片,飞散开去。徐崇手脚并用,左臂上那家伙被他猛力一掌,如断了线的风筝,荡了出去,重重地撞在了远处的树干上。另一人教其一脚飞踢到半空,坠下扎在利刃之上,哧啦一声,分成两半!

  徐崇干笑三声,喷地一大口鲜血迸出,铺了一地。他身子东倒西歪,踉踉跄跄,放不稳脚步。一剑点地,才自勉强立定,肩头一歪,又是一口鲜血喷出。此刻的地上,满是残尸碎肢,夜风吹来,白岚闻到那股血腥味,不禁一阵恶心,险些就要呕吐出来。那老者在一旁凄凄嘿笑,一手晦着腹部,一件白氅早染红了大片。却不知他何时已结结实实地吃了徐崇一剑,似乎伤得不轻,也有些摇摇欲坠的样子。

  经风一吹,白岚这才醒悟,忙忙地便要离开这是非之地。转身还没跑开几步,忽闻脑后“哏”的一声,狂风大作。回头一看,不由倒抽了口冷气——原来满身血污的徐崇已纵剑跃至跟前!来得近了,他才看清,原来这徐崇是个五十来岁之人,其面目清瘦,两只精光烁烁的眼睛紧紧地盯着自己。白岚此时已吓得两腿酥软,迈不开步子。却见那徐崇长剑一划,铮地入鞘,一把拉住其臂,将宝剑塞到他的手中,大声道:“麻烦先生务必将此剑送到湖北堆蓝山玉泉寺东石泉上人处!记住按‘嵩山今又守岁,坤草合多一步。苍天有眼难见,地狱倒辟一路。’的口诀,自找到他老人家……徐某当铭记先生大德……”

  “我,我……”

  徐崇淡淡一笑,转身一纵,与近来的老者又战作了一团。白岚手里紧紧捏着分外沉重的宝剑,一时不知所措地呆在那儿,良久回过神来。连忙撒开腿,没命地往林外跑去。好容易出了林子,兀自狂奔不懈,直到双腿麻木,再跑不动了,方一屁股坐倒在地,心跳不止……

  三人听白岚道完其离奇的经历,仍是痴迷其中,不能自拔。白岚舔了舔发干的嘴唇,从一旁拿起静卧着的宝剑,轻轻搁在桌上。众人为此一举,方才如梦初醒,凑过来审视这件不平凡的物事。在透过窗格的日光映照之下,剑柄上一颗白莹石泛着淡光,剑鞘上雕龙刻凤,甚是庄典。怎么看也不过是一把普普通通的古剑而已。

  陈家洛一手撑着床沿,一手稳稳将剑提起,果是沉重异常。抬手间,宝剑出鞘,“铮”的一声长吟,屋内便涌满了青光。

  “好剑!!”

  乾隆见过无数神兵利刃,似乎除了骁骑营都统高式非的那柄扶桑名刀“焦鬼”外,无一可与之相匹。他正伸手想向陈家洛要来看个仔细时,家洛忽把剑入鞘,轻轻相阻,微微笑道:“金兄可知此剑名称来历?”

  乾隆虽则学识渊博,然于相剑之道,知之甚少,不禁惭愧道:“这,这个么……愚兄实在不知,望陈老弟指教。”

  陈家洛见他答不上来,脸上竟是颇有得色,略带嘲弄地笑道:“不敢!原来金兄学问如此了得,却也不知?其实,说来此剑还真是件不祥之物。它乃春秋时吴国大将伍员与越国大臣文种,为昏君夫差和暴君勾践赐死时所用的宝剑‘属镂’!哎,可惜一世忠良,却落得如此下场……这些狗皇帝,真是该杀!!”

  乾隆听他说到“狗皇帝”三字,心中有些不快,遂驳道:“陈老弟此言差矣……那夫差乃吴国的大王,勾践是越国的诸侯。他们固然心狠手辣,残害贤臣,却都不是皇帝……”

  “那乾隆这家伙,总是了吧?!”

  “你……”乾隆心里大怒,原来这小子拐弯抹角的,便是要骂朕昏君暴君!哼,你存心激我动怒,朕若发作起来,便是输了一招。见他得意洋洋,强压住心头之火,冷冷道:“老弟如此非议当今,恐怕不大好罢……何况你又是如何知道此剑便是‘属镂’?”他心里不服,认为家洛故意有此一说,欲讨口舌之利。

  陈家洛猜透他的心思,笑道:“这个么,其实也没什么。”说着,便将宝剑递给乾隆。乾隆接过仔细一看,不禁气得吹胡子瞪眼——原来那剑鞘另一面之上,分明用篆文刻着两个字:

  “属镂”

  回目释解:本回回目“三春白雪归青冢”,摘自柳中庸《征人怨》诗。“青冢”原指汉王昭君的墓。只因传说彼处地草皆白,唯昭君墓上草青。如今“白雪”喻那几个白衣人,“青冢”喻为其掘墓的青辉宝剑“属镂”。


 

 
分享到:
2开拖拉机的贝可
1开拖拉机的贝可
3大头鱼在雨天和晴天
2大头鱼在雨天和晴天
1大头鱼在雨天和晴天
3蔷薇别墅的老鼠
2蔷薇别墅的老鼠
1蔷薇别墅的老鼠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