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东邪大传 >> 第四部 华山论剑 第三十一章 雷峰赤焰

第四部 华山论剑 第三十一章 雷峰赤焰

时间:2014/6/9 16:07:26  点击:2365 次
  曲灵风一把捉了黄药师手腕,道:“师父些须小心,那恶僧结交广泛,如今寺内不乏好手。”

  冯蘅一听,却是害怕黄药师吃亏,道:“大哥还是明早再去,这时城门也怕是关了。”

  黄药师冷哼一声:“我确是沉不住气,现在非去不可!”嘱咐几句,一人径朝临安官道走去,走出几步,回头见冯蘅痴痴望着自己,显然有些担心,楚楚可怜。

  冯蘅见他回头,亦喜亦忧,强做一笑,道:“大哥快去快回,免得妹子担心。”

  那城门却是关了,城墙高耸,颇为阴森。黄药师攀缘入内,直奔雷峰寺而来。

  走到西湖边上,遥遥望见一个臃肿的黑影快步踏上湖边一艘小船,那人将肩上重物卸在船头,一荡小舟,那船驶向湖心。黄药师隐身观望,却是不明就理,天色黑暗,水汽蒸笼,实在看不大清楚,耳畔又听“噗通”一声水响,那摆船之人似乎将什么东西丢掷湖中,旋即摆船靠岸,四下张望一阵,朝雷峰寺跑去。

  黄药师见这人形迹鬼鬼祟祟,又和雷峰寺有干系,心下憎恶之心大炽,蹑足潜踪跟在那壮汉身后。那汉子却不警觉,实是个平庸之辈。那日间黄药师在雷峰寺拽僧蹴鞠,对寺内厅堂路径极为熟稔,见那黑衣大汉脚步沉重,径直入后面慧才禅房。

  那禅房依旧灯火跳耀,此时更深人静,那慧才和尚却没有入睡。黄药师藏身窗外,倾听室内动静。

  但听室内一声惊“哦”,遂有人问道:“事情办得怎么样了?”黄药师心念一动,那说话的声音隐约便是慧才。

  那黑汉子闯进禅房,施施然叫道:“大师放心,我已将那狗官沉到西湖底下了。那厮很是沉重,我又将他捆系重物免得上浮,累杀我了。”

  黄药师心头一凛,适才一幕原来那慧才和这黑汉子适才合伙杀人抛尸,那所谓的狗官说不准便是忠臣节烈,真不知小小一个寺庙住持怎敢妄杀朝廷命官?

  慧才嘿嘿一笑,道:“这我便放心了,你先去吧。”

  那汉子却没立刻就走,在屋内踱着步子,脚步声闷响,转而大声道:“我替大师做事,大师如何谢我呢?”

  那汉子见慧才不回答,又问:“大师从那狗官身上得了一件价值连城的宝贝,却不重重赏我么?”

  黄药师暗道:“慧才杀人原来是见宝起意。这慧才人面兽心,那汉子讹他钱财却是不智,弄不好引火烧身。”

  慧才这才哈哈一笑,道:“今日我有贵客在此,请小兄弟明日再来吧。”

  黄药师不由一惊,怎的屋内还有客人?适才那客人一句话没有,却是奇怪。

  “这位赵大师整日价住在雷峰寺,算不得贵客,我与大师并不常相往来,才是稀客。”那汉子不肯走开,辩解道,“这里坩埚窜烟,不知二位大师在此煅烧什么呢?”

  慧才沉吟不答,哼哈几声方始道:“这是老衲不传之秘,还请小兄弟暂避一时。”

  那汉子见慧才客气,越发变本加厉,不依不饶,口中道:“怕是炼金术吧,既是独得之秘,为何让这位赵大师开眼?我看大师把这手点石成金的功夫也传授我吧!”

  此时,又一个人开口道:“便是炼金术,你待怎的?你何等样人也来要挟慧才法师?”顿了一顿,怒道:“大师,休跟这小厮蛮缠!”口音却非江南人物,那声音黄药师听着耳熟得很。

  屋内宁静片刻,“轰”地一声大响,便即传出一声惨叫,那黑汉子整个身子破窗飞出,跌在院内,抽搐挣扎几下,便不动了。

  黄药师一扫那尸首,正是那适才西湖抛尸的汉子,此人要挟慧才学那炼金术,却是不成惹来杀身之祸。

  屋内慧才叹了口气,道:“这厮不识好歹,师弟今日杀了他,却正是替老衲出了口恶气。”

  另一个人大声道:“休去理会他。适才大师说这炼金之术,是将成色不足的金子,加上丹砂,再加药物,一起入坩埚煅烧。眼下这金子已经化了,还待怎的?”

  里面叮当轻响,想来是慧才转动坩埚,听他说道:“此时金砂皆无消耗,只是淡金变得深浅不一,继续熔炼,直到金子黄色均匀而止。”

  黄药师心中暗想,难怪达官要员常到雷峰寺玩耍,除了这老僧会诌几句歌功颂德的歪诗,还会用道家炼丹方术惑人。

  屋里传来一阵呵呵笑声,慧才问道:“韩太师吃了我的‘菩提养生丹’效果怎样?”

  另一个人接口道:“好得很呐,太师自己吃了不算,还进献给当今圣上,圣上叫太师再进奉两盒呢。”

  慧才笑道:“那太师岂不是又得求师弟您么?”

  那僧人接口道:“……所以才又来麻烦师兄帮忙啊!”说完,二人同时大笑。

  慧才又道:“今日里,贫僧偶得一件宝贝,正想进奉韩太师。”

  僧人笑道:“我看还是供奉圣上吧!皇上都是我孙子一辈,慧才大师与我赵宗印合作,这天下还有我们办不成的事么?”

  黄药师一听“赵宗印”三字,心头一凛,原来是他,难怪听说话这般耳熟。数年前宋军伐金,临安举行英雄大会,推举盟主统帅义军策应。王重阳虽胜,朝廷却宣诏任命少林武僧赵宗印为宣抚司参议官兼节制军马。结果北伐大败,王重阳、洪七均遭失利,铁掌帮主上官剑南不久殒命,三大帮派元气大伤。赵宗印便一直留在临安厮混。想不到今日里,这赵宗印与慧才巴结权贵、狼狈为奸、草菅人命。这二人此时不杀,却待何时?想到这里,黄药师却是隐忍不住,干咳了一声,向屋内示警。

  “我得到的这幅‘佛’字是怀素真迹,皇上看了一定什么烦恼都没有了……”那慧才正自滔滔不绝,忽听外面有人声,惊悚道,“是谁?”

  “桃花岛主黄药师。”青影一闪,黄药师飘然入室,脸色却无表情,等那慧才如何应对。

  慧才乍见黄药师颇为惊惧,心下有鬼,终究是心神不宁,脸上似笑非笑,战战兢兢引见道:“这位黄岛主是老衲的救命恩人,这位赵大师是少林寺的武僧赵宗印。”

  赵宗印斜乜了一眼黄药师,见是旧日相识,素有过节,把嘴一撇并不搭话。

  黄药师知他骄横惯了,胸中恼恶之气大起。

  黄药师冷冷地对慧才道:“你还知我是你的救命恩人,当初雷峰寺你许我三件事,你办得怎样了?”

  慧才浑身一震,嗫嚅道:“老衲性命蒙岛主相救,对岛主所言三事,夙夜思之,时时不敢忘。黄岛主与寺内众僧游戏蹴鞠,这个却是办到了;其二,收柯辟邪、柯镇恶为弟子,老衲也做到了;这第三抚养猎户遗孤梅若华一事,少女梅若华现已寄养乡下,不在雷峰寺中。”

  黄药师哈哈一笑,喝道:“好个不要脸的贼秃!你没有好生抚养孤女,那曲灵风来质寻几句,你派人屠戮全家,想不道佛祖脚下竟有这等黑心厚颜之辈!某当日有言语:大师打死梅若华的父亲,就请将这女孩养大成人,稍有闪失,黄某随时会回来取你性命!今日大师还有何话讲?”

  慧才眼珠急转,他万没想到黄药师会突然回来找自己算帐,心绪大乱,彷徨无计。

  那赵宗印大咧咧道:“慧才师兄,当今陛下还得管我叫爷爷,你怕这书生干鸟?”

  黄药师眉头一皱,断喝道:“那个狗皇帝赵扩便如当年刘阿斗,你还腆脸提他?象你这种败类活在世上也是无益,只能祸害好人!”

  赵宗印暴喝一声,道:“你讨打!”抓起墙边立着的一条镏金禅杖,劈头盖脸打向黄药师。

  黄药师凛然不惧,闪身一避,从腰间抽出玉箫,以箫代剑,以气御箫,刺向赵宗印左腋。

  两年前在大理,段智兴一时恼恶,用大理刀削断黄药师的“落英”宝剑。黄药师心气极高,此后竟不再用剑,一路“落英剑法”全部转入玉箫之中。那玉箫质地终究脆软,拼斗起来全凭内力御敌。

  数年前临安英雄大会上,黄药师与赵宗印曾经交过手,那时黄药师对武学不过初学乍练,其时赵宗印便已不是对手,忽忽数年过去,黄药师的武功精进,原非昔日所能比。二人身影乍分乍合,罡风呼啸,疾逾鹰隼。

  黄药师手中玉箫劲力凶猛,风声劲急,呜呜鸣响不绝,赵宗印却是个浑人,丝毫不畏惧,猛挥禅杖便去隔挡,使的正是少林绝学“疯魔杖法”。

  黄药师见那杖头来势劲力大,相隔怕要吃亏,手腕一抖,转刺他手腕。那禅杖尾部在赵宗印胸前腾挪余地甚小,却未抡起劲力来,黄药师窥准机会,将箫一竖,直击禅杖根部,这一击汇黄药师平生得意之所学“弹指神通”和“落英剑法”精髓,震古烁今,那镏金禅杖脱手而飞,击碎瓦宇,横空天外。

  黄药师飞起一脚,正中赵宗印胸口,赵宗印倒在禅床一边,捂着胸口大喘粗气,十分痛楚。

  赵宗印心中大惊,眼前这书生功夫远胜当初,自己在他手下实走不过三招,一时间脸皮涨得紫红,汗流如雨,心里是又恨又惧。

  “好一套‘玉箫剑法’!”老僧慧才见少林武僧赵宗印根本不是对手,自己所学武功又远逊于他,不敢上前接战,只是低声下气,企望黄药师宽恩不咎。

  黄药师见二人都不敢来挑战,心下鄙夷,也不再邀斗,恨恨道:“适才你们为何举手便击毙那黑衣汉子?”

  慧才一摸圆头,低声道:“不瞒岛主,几日前一个姓宋的官员来到我雷峰寺,自言从汴梁南逃归宋,想在临安谋个官职,赠我怀素的字帖请我帮忙。我见他拳拳爱国之心,却无公职可尽,十分可怜,便收留在寺中照顾周到,馈赠金银。本想通过这位赵大师将他向朝廷举荐,谁知这个人居然是金国派来的奸细,因此巧计鸩杀了他。刚才那位孙兄弟将他尸身投入西湖,回来却要挟我授他炼金术,赵师弟一怒之下失手把他打杀了。”

  黄药师反诘道:“怎的朝廷进除官员也来求你?”

  慧才颞颥道:“老衲喜欢吟诗做画,又能炼就养生丹药,因而结交名望贵族甚多。”

  黄药师冷笑道:“韩侂胄这种奸贼也配称名望?”

  “不独韩太师,岳武穆子岳震、孙岳轲等人也和老衲交好。岳家每每送礼,常到雷峰寺索要仙药、诗画。这位赵师弟智比诸葛,又是当今圣上的长辈,是而进除官员时候,圣上、太师肯听我等诤谏。”

  黄药师一听,又气又笑,想到岳鄂王子嗣也未能免俗,悲从中来,咬牙怒道:“那官员明明是忠臣孝子,你反污为金国奸细;明明是你们见宝起意,却说巧计鸩敌;明明清修之地,却是藏污纳秽。昔日你虎身拔箭打杀猎户其罪一,虐待孤女梅若华其罪二,杀曲灵风全家其罪三,今日鸩杀归宋忠臣毁尸灭迹其罪四,欺世盗名、沆瀣作祟、祸国殃民其罪五。今日我不杀了尔等,枉为人哉!”说着,一步步逼向老和尚慧才。

  慧才见他目光不善,面露杀机,心下大怯,道:“黄岛主,饶了我吧,我的丹药对朝廷还是大有用处的!”

  黄药师哈哈大笑道:“朝廷那些吃你丹药的狗官,还是早死早好!”

  慧才听言,忙道:“那我把独得之秘,点石成金之术传了与你,求你放我一次!”

  黄药师又是大笑,那笑声却是极度悲愤,叫道:“你当我黄药师是何等样人!”

  慧才见他紧逼,一下子瘫坐地上,喃喃道:“不是老衲不分黑白善恶,世风如此,非我一人之罪!黄岛主不入俗流,又有何好处?”

  “你莫多言,你这种人,我撞见了却是不能放过!”黄药师剑眉一竖,狠瞪他一眼,叫道:“你速速自决吧,免得多受苦楚!”

  慧才大骇,磕头似筛糠,嚎叫道:“救命啊!饶命!”

  黄药师道:“赵宗印武功已废,你快快自行了断了吧!”

  赵宗印一听,暗自运了运气,丹田一口真气却是无论如何也提不上来,功力早被黄药师化去,委顿地上,神情恍惚。

  慧才这般叫喊,寺内众人多被惊扰,纷纷执杖转入慧才禅房。柯辟邪、柯镇恶兄弟连同可久、惠勤、惠思、仲珠、思聪、辨才、清顺等等大小和尚一见黄药师傲然独立,青衫无风自摇,神威凛凛,心下大怯,发一声喊,四散而去。

  黄药师见他众叛亲离,狂笑三声,欺近老僧慧才,一掌朝他卤门拍落!

  那慧才神色惨然,喃喃道:“世风如此,老衲身不由己……”脑袋忽然一歪,就此毙命。

  黄药师仍不解恨,一把撕开慧才百纳衣,曲爪在他胸口撕下一大块皮来,口中骂道:“狼子野心,枉披人皮。”

  赵宗印见他手中拿捏着一块血淋淋的皮肉,心惊肉跳。

  黄药师刚杀掉慧才,心中暗叫一声不好,那曲灵风幼女被这慧才派人掠去,如今不知死活,眼见慧才已死,无从询问,瞥见赵宗印在一旁不住发抖,只得将希望着落在他身上,扭头问道:“曲灵风的小女儿被那慧才掠来,藏在何处?”

  赵宗印懵然不懂,摇头不知。

  黄药师焦急,忙到寺庙内转了一圈,却寻不见曲灵风幼女曲莹在何处,寺内大小僧人都逃得不知去向。待黄药师转回禅房,赵宗印依旧呆呆坐在当地,黄药师叫道:“你跟我去见曲灵风,再慢慢细问究竟。”

  说着点了赵宗印的哑穴,喝令赵宗印换上适才被他击毙的黑衣汉子的俗衣,推他出寺,忽然瞥见案几上铺张一张斗大的“佛”字,便是适才慧才所说的怀素真迹,价值连城,想那官员身带宝物,因此被这恶僧害了性命。黄药师将字画抓在手里揉了揉,向慧才和尚一掷,那幅字飘飘悠悠落下盖在他的尸身上……

  眼看天色放亮,黄药师打翻烛台,放火烧了雷峰寺。黄药师遥遥地望着那火驳驳匝匝烧红了半边天,人声呼号,救火已是不及,此时心中方始感到一丝痛快,拽着赵宗印,趁乱出了临安城。

 

 
分享到:
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第二十三幅
林则徐虎门销烟2
东郭先生和狼的故事3
揭秘历史上六大最好色的皇后
古中国腐败记录 清朝官员黑色收入是工资的19倍
依卜和小克丽斯玎
印度人吃饭为什么要用手抓2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