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倾城之恋 >> 第十五章 独孤一方

第十五章 独孤一方

时间:2014/6/9 12:59:39  点击:2939 次
这是最后一篇
  一言既毕,梦猝地挥动手中的青龙偃月刀,直向自己脖子反劈!

  聂风埋下魂不附体!他明白梦话中的意思!

  这式倾城之恋,既是万世无敌的奇招,毁灭力固然非常惊人,它一早便不应苟存世上,兔致日后给无也许无义之徒获得,反会祸害人间;既然梦已把其招意吸纳,如今世上,只有她一个懂使倾城之恋;若要保证人间苍生不彼此招所害、最撇底的方法,例是她——死!

  只要她一死,她脑海内的倾城之恋,便会随她一起沉下九泉;也唯有这样,才可确保她将来不会改变人意,把倾城之恋再度泄漏!

  变生肘腑,聂风的反应亦相当快,身形一幌,已然掠至梦的身畔,双手一抽,天硬生生把她全力劈向自己脖了的青龙偃月刀一抽而止,他急嚷:

  “梦,不可以!你千万别要这样,快住手!”

  梦恻然答:

  “聂大哥,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但若牺牲我一条贱命,便能够撤底保证;倾城之恋以后不会贻害人间,这……是值得的!”

  “不!你的命怎会贱?梦!你永远是我的梦……”

  “请你别要成为一个令我遗憾的梦!”

  梦一阵,就连正要挣脱聂风双手的动作也遏止了,对于聂风的话,她可有半分感动?

  惟是,无论她的感受如何,她——

  已来不及与他相爱!来不及感动!

  梦与聂风蓦然发觉,无双城的城头之上,连绵一里,竟然出现了一堆黑压压的乌云!

  不!那不是乌云!而是人头!无数攒动着的人头!

  连绵一里的城头上竟有人头赞动,只因为正有不清的无双城民,被人数更多的无双门下以刀协持着,他们大大小小,男女老幼,都在绝望地眺着城门外的梦!

  看着梦的眼睛并不止这些,当然缺不了他们的城主——独孤一方!

  独孤一方正面目狰狞的盯着梦和聂风,冷笑:

  “对了!丫头,你又何苦坚要寻死,毁碎聂风的梦?”

  “更何况,你的命也不贱,在本城主眼中看来,你的命甚至比如今城头上的三千无双城民更为重要!只要你把倾城之恋的窍妙告诉我,我就饶了那些贱民,否则——”

  说着朝城头上的无双城门下使了一个眼色,高声喝道:

  “推!”

  一声令下,城头的所有无双门下立时听命,毫不留情地把那三千城民,从三丈高的城头高处悉数推至城门外的地上,顷刻城民叫声嚣天,骨折声此起彼落,那些青壮的城民从那么高的地方跌下来,还可勉强支撑,但那些老弱妇孺,真是苦不堪言,有些老人家头先着地,当场头骨爆裂,脑浆四溢而死;还有些十月怀胎的孕妇霎时整个城头之下,满是惨叫呻吟;那些城头上的无双门下,把城民拘捕至此;目的,就是为城主独孤一方部署这非必要时不会用的最后一着!

  难怪天下会的四名头目曾说,那些门下竟在拘捕城民,想必城内的所有城民已无一遗漏,悉数在此。

  由于一干无双门下人多势众,转瞬之间,居然已把所有城民推法城头之下;那些还可支撑起来的城民,遂怆惶扶起其余跌伤不起的城民,没命地四散奔逃,情况相当混乱,恍如乱世;就在城民刚离城门数丈之外时,翟地又听独孤一方暴喝一声:

  “弓箭手!备箭!”

  此言一出,城头之上,约有大半的门下已张弓拉弦,箭头所指之处,正是奔逃着的无双城民。

  独孤一方又放声高叫:

  “所有城民听着,你们若再走前一步,弓箭手便会立即放箭,快给本城主乖乖止步,否则——”

  他的话还役说完,所有劫后余生的城民已乖乖止步了;他们手双缚鸡之力,怎敢违逆堂堂一城之主的命令?

  独孤一方斜目睨着梦与聂风,阴险笑道:

  “怎样?丫头,我的门下内力并不太好,若你犹疑太久的话,让他们这样张弓拉弦下去,恐怕他们偶一不慎,那时你可别怪他们错把那些贱民射杀啊!”

  聂风与梦乍听之下,心头陡地一沉,没料到了最后,独狐一方竟以城民之命,倒过来威协她吐出倾城之恋的奥妙,看来他亦已豁尽了!

  眼前至少有数千根利箭直指城民,无论聂风与梦的身手有多快,亦绝没可能同时把这些狼狈为好的箭手制伏;但若真的让独孤一方知道倾城之恋的奥妙,只怕人间苍生,以后更寝食难安……

  “卑鄙!”聂风感到,他还是有主以来第一次如此讨厌一个人;眼前的这个独孤一方,那有半点袅雄风范?他可以随意把老弱、孩子,甚至孕妇杀害,比那个长生不死、泯灭亲情而残杀亲生爱女的“神”更是不如。他,简直已不是一个男人,也不是一个女人,他沾辱了男人女人之名,他根本便不是人!

  “为了得到绝世奇招这些身外之物,人命在你眼中真的如斯轻贱?聂风愤愤不平反问,他很少这样忿懑。

  独孤一方的表情似在讥笑聂风的幼稚,他嘲讽:

  “要在江湖立足,便一定要这样色情绝义!江湖训练我们,必须狠辣、霸道、不择手段!若不是为了成为霸主中的霸主,与及拥有无数财富和名望,何苦要出来闯荡江湖?

  难道真是为了武术交流、互相切磋武道精神这些连三岁小童也不会相信的藉口吗?”

  “聂风啊聂风!你也未免过于愚仁了!”

  愚仁?聂风气得面红耳热,一时语塞,说不出半句话来,梦此时却插嘴道:

  “无论如何,今日你亦莫要妄想得到倾城之恋,你若再三相逼。我只会更快死在你的面前!”

  独孤一方道:

  “小女孩,你真伟大!以为自己一死便可一了百了?让我告诉你,只要你一死,我立即吩咐所有箭手放箭;你适才不是声声嚷着不想倾城之恋贻误苍生的吗?可是你今夜却将要先连累这里三千人命,你,忍心吗?”

  好歹毒的心理战术!这一回,梦也不得不重新考虑眼前形势!

  然而,世情总有许多莫测的意外,正如在这个令梦左右为难的时刻,也发生了一件意外。

  “呜”的一阵号角响声!距无双城数百丈外的一个山丘之上,霍地出现了一头身高十丈的庞然巨物——

  —头正在对犹物虎视眈眈的巨狼!

  聂风、梦及独孤一方齐齐一怔,但三人很快便已知道那不是狼,那只是一种感觉,一种像狼在犹杀生物前的冷酷感觉!

  而这头狼,正是——步惊云!

  连他也来了!

  完全没有徽兆,步惊云竟已率领逾万精英埋伏在无双城数百丈外的山丘上;也完全没有一句说话,他已御马领着天下精英向无双城直冲过来!

  此变当真非同小可!就连胸有成竹的独孤一方也是一惊!只见步惊云及其兵马战意之旺,一时无两;目下他城内的门下仅余八千,他从各地召集的援兵却久久未至,当前形势,显然敌众我寡,敌强我弱,而在思忖之间,步惊云的大军已由远弗近,进至距无双城方圆两百丈内。独孤一方猝地想出一个解决办法,连忙对梦及聂风道:

  “妈的!想不到步惊云竟突然发动攻势,不过本城主也有应付良策!丫头,你若想那批贱民多活一刻,你便要先替我办一件事……”

  梦与聂风两面相觑,二人私下明白,独孤一方所述的绝不会是一件好事。

  果然!独孤一方的要求令人十分咋舌:

  “就是以倾城之恋,把现时冲杀过来的天下会众——全部毁灭!”

  好大贪的枭雄!梦听罢不由驳道:

  “别要妄想!我绝不会受你摆布!”

  独孤一方好险反问:

  “可是别要忘了!你们当年的华恩先祖,不是矢言绝不会让无双城倾于别人手上?

  今日你若给这班天下会众灭了无双,你如何向你先祖华恩在天之灵交代?”

  独孤一方真是擅弄人心,于此大军压境的紧张时刻,还在逼迫着梦,梦霎时陷于踌躇。

  独孤一方见梦踌躇不决,心想若再给她拖延,今日势必人城俱灭,当下不由分说,翘首对城头上的箭手道:

  “那些贱民死不足借,给我先杀一千!”

  一千?这还了得?梦与聂风陡地一怔,齐声高呼:

  “不!”

  可惜已经太迟,赫听“嗤”声四起,顷刻惨嚎撕天,那些惊惶失措的城民,当中一千人随即中箭,血花铺天狂渍,情况极为惨烈当中,还有不少年仅数岁的稚童,刚想躲进娘亲怀里,小脑却“噗”的一声中箭,倒毙在双亲脚下……

  “好……残忍!聂风已恨得咬牙切齿,梦更是一脸铁青,独孤一方不收手,狞笑着对他的门下道:

  “瞧!这双男女自诩为有情人,心肠却这么硬,大彩儿!你们不再杀一千?叫他俩再感动多一点?”

  众箭手虽去受命于城主,惟亦杀得性起,纷纷拉弓欲射;梦终于忍无可忍,娇咤:

  “住手!”

  “禽……兽!我……一切都依你!”

  说罢立时跃上那根巨柱顶上,朝着正逐渐侵近的天下会众,高举她手中的青龙偃月刀,她的身躯,更即时冒出熊熊烈焰……

  聂风一瞥之下,当场心神一震,他犹记得,神多虚空中的关羽,在使出倾城之恋前也僧夫妻身冒火,这是倾城之恋的起手式,但梦此刻身上仅余六成功力,无双夫人曾说,若然内力不足而妄自使出倾城之恋,必会“与招同亡”,那梦岂非会……?

  一个极度不祥的念头埋闪过聂风脑际,不!她不能死!她还没尝过他想给她的幸福,她怎能先他死去?聂风淬地高呼:

  “”梦!停止!这样做,你真的会死——”

  高呼声中,他的身形已如电射出,眨眼间已至梦方圆半丈之内,并试图出手夺她手上的刀,阻止她使出城之恋,诓料……

  梦身上的熊熊烈火,原来竟蕴含一股雄浑内劲,聂风甫抵其方圆半丈的范围,赫然给其火中内劲,隔空重重轰退数丈,使他无法埋身,好霸道的倾城之恋起手式!

  “梦——”他惊呼,梦却只是凄然瞥他一眼,便别过脸不忍看他!

  她始终还是要背弃他!

  独孤一方把一切看在眼内,脸上得意之色更盛,神态更骄,他终于得逞了!

  然而,梦是否真的会依其指示去办?

  转瞬之间,步惊云己与逾万天下会众逼至百丈之内,气势磅礴,战意无两,但只要梦使出倾城之恋,招中那股足可倾城的无敌力量,即使眼前精兵逾万,亦势必全部毁诸一旦;惟,独孤一方遽地发觉,他错了……

  梦,并没有这样做,她碎地转身,反而向着无双城!啊!她想干些什么?

  独孤一方心中一阵忐忑,喝问:

  “丫头!你疯了吗?你的敌人不是无双城,你的敌人是天下会!你要好好记着,你们这族人是为守护无双而活!绝不容它倾城别人手上……”

  梦凛然答:

  “不错!我们确是为无双而活,可惜,你并不是真真正正的独孤城主……”

  “而我,亦绝对会坚守对无双夫人的承诺,决不会让无双城倾城别人手上——”

  “但,我会亲手灭了这个不义之城!我要它倾在——”

  “我的手上!”

  天!原来梦想亲手倾灭无双?独孤一方惊闻此语,简直毫不考虑,不由自主地,已一步一步撤离城门,他心知自己绝没有可以匹敌倾城之恋的力量,不宜冒险!而聂风一直被梦身上的烈焰阻隔着,他只能够在她半丈之外呐喊:

  “梦!不要!”

  “不要!”

  可是梦一点也没有收敛身上火势的意思,她只是缓缓回首,对聂风苦苦一笑:

  “聂大哥!谢谢你曾为我安排一条康壮大道,只是……”

  “我还是不得不撇下你,自己孤身走这条死路……”

  “永别了,来生……”

  “再见!”

  来生再见!既说“永”别,又说来生再见,那即是见与不见?可见梦对聂风仍是难舍难离,目下她使出这一招,也是逼不得已!

  此时那些低下城民仍呆立在城外数十丈之处,其实他们早已身在梦所站的铁柱之后,所以梦如今所面对的,只是一个无双的空城,与及城头上仍不知死活,还想射杀城民、争取系人快感的八千无双门下……

  他们,死有余辜!

  赫见梦身上那股烈焰已烧至一片通红,这股热焰其实乃“倾城之恋”甚至“情倾七世”的起手式,本由自身真气所化,倘若操控得宜,乾坤均衡,烈焰便只伤敌而不伤己,但若内力不足而强行催运,就会像眼前的梦一样,她的身躯,与及她身上的衣衫,也在着火焚烧……

  梦看着自己的身躯及衣衫上的火舌,心知已再不能拖延下去。就在那群无双门下依然不知所措的刹那,梦的一双眸子,赫然崭露一股无敌招意!一股千秋万世无敌的招意!

  她的手犹在举刀,丝毫未动,然而,忽地红光暴绽!

  城头上的无双门下,只感到一股令人窒息的无形气势猛地侵近;八千门下,当中至少有四千给这股气势逼得七孔喷血,霎时血箭漫天,蔚为奇观!

  是的!来了!重生了!怒吼了!

  在历史上出现了一次的无敌奇招“倾城之恋”,终于再度降临人间,在人间中发出重重的七声怒吼——

  隆!隆!隆!隆!隆!隆!隆!

  七声晨耳欲聋的巨响,如长空也遭撕裂,大地也给劈碎,漫沌也被惊破,天上忽尔风起云涌,电电大作,仿佛在恭迎着真真正正的无敌降临!

  可是梦握刀的手却丝毫未有动过半分,她真的从没有动,抑或她在适才刹那,和倾城之恋的奥妙招式,以比光还快的速度,动了七次?故才会发出七声如雷贯耳、令人心胆俱裂的巨响?

  究竟她如何使出倾城之恋,已经毫不重要,因为刚才没有人看见她如何出招,今后亦没有人再会看见;反而最重要的,是这比光还快的七刀过后,倾城之恋,到底劈毁了什么东西?

  当一个人的刀,已能够比光更快的时候,究竟可以劈毁些什么?

  答案很快便呈现在场中所有人的眼前,甚至正向无双城冲近的步惊云及那逾万天下门众,亦在此刹那间瞥见!即使冷如死神。亦不禁为此招而动容,所有人都停了下来!

  站在梦身后的聂风更是震惊不已,已暗暗撒离城门百多丈的独孤一方亦是目定口呆。

  直至此刻,聂风终于恍然大悟,何以倾城之恋根本并不属于这个时代!何以倾城之恋的威力远远超越了这个时代的人所能认识的范畴!因为——

  眼前,是一幕谁都会一见难忘的绝世奇景!

  永远无敌的倾城之恋,竟然以比光还快的刀中速度,劈破了虚空!

  天啊!在场所有人尽皆瞠目结知,面死灰!大家只见在无双城的半空之上,已给梦劈开了一条空隙,空隙内里,竟弥漫着浓浓黑气,似乎,内里是另一个与这个人间截然不同的世界!

  这,就是虚空?这,有可能存在吗?虚空之内又有些什么存在?谁知道!

  势难料到,比光更快的刀,居然可以——劈破虚空!

  虚空被破,霎时间,内里的黑气更趋急旋,说时迟那时快,便把城头上的八千无双门众,掷进无底深渊的虚空里,还有整个空空如也的无双城,更被黑气掷碎,刹那间竟被虚空中的强大力量,吸进空隙之内,撤底消失了!

  真讽刺!无双城最后并没倾在别人手上,而是倾在本来一心要守护无双的梦手上!

  而梦,她强运残余内力使出倾城之恋,此刻亦厄运难逃,赫见她七孔已在血喷如注,浑身上下也在冒血!熊熊烈火,更把她烧至体无完肤,焦黑一片!

  她已气若游丝,遍体乏力,眼前的虚空,登时亦把她与青龙偃月刀一起吸摄过去!

  这就是她强使倾城之恋的下场——与招同亡!

  可是她的一切虽理应胡着无双、随着倾城之恋、随着千秋功过而去,却有一个人犹死心不息,不许她离去!

  “噗”的一声,正当梦衰竭不堪的身躯快要堕进空虚刹那,千钧一发间,一双手已及时紧紧捉着地仍在焚烧着的右手,这双手,是一双——

  情人的手!

  聂风,他已用他今生最快的速度抢前,一手紧捉无双城门前的那根巨柱之顶,另一千紧捉着梦,他,绝不许她堕进那无边的黑暗虚空之中!

  他曾说过,一定要把她从无边幽黯寂寞的深渊中救上来,他今日誓要言出必行!

  “梦”!振作点!那道空隙看来即将消失,你一定要多支持一会!”

  梦的右手正在焚烧,聂风却丝毫不觉灼痛,面不改容,咬牙强忍;梦只感到,他的手,甚至比自己着火焚烧的手更热,只因他的——心热!

  可惜,她浑身已给火烧成焦炭,纵使能逃出虚空,她也没可能与聂风一起厮守下去,她心中自知,自己快要死了……

  但若然回到这个世界才再悻然死去的话,聂风这傻子定会痛不欲生,他必会与她一起寻死;她……怎忍心他与她一起在地狱沉沦?

  她只希望,他能好好的活下去,继续寻找他的梦,他的第二个梦……

  她但愿这个尽心尽力想为自己带来幸福的好男人,也能找到他今生真正的幸福……

  而不是她目下这具已烧至不似人形、只会为他带来无限痛苦与烦恼的身躯!

  一念至此,梦纵然异常虚弱,也不禁鼓起一口气,柔声对聂风道:

  “聂……大哥,你……知道吗,与你……相聚的这短日子……虽短,却是梦……一生中……最快……乐……的日子……”

  聂风一愣,不明白她要说些什么,梦又续说下去。

  “你……温暖的……笑意,对梦来……说,如仙……雨后……的阳……光,可惜……”

  “你是……阳光,我却是……一颗微不……足道、在你生命……里……一闪而……

  过的……流星,太阳……只会……在日间出……现;而……流星,却只……会在……夜里……才能……被……人看……见……”

  “太阳……星辰,根本……一开始……便不应……相遇,也不应……在一……起;它们……只应……远远……分开……”

  “但,聂……大哥,今生……能有一段与……太阳……一同度……过的日……子,无论……是苦……是甜,梦……亦会……永远……铭感……于心……”

  说到这里,梦已愈来愈是虚弱,聂风连忙阻止她,他嚷道:

  “梦,你别要再说下去了!你一定会活过来的!你一定会活过来的!”

  梦却又是苦涩的笑,岔开话题道:

  “聂……大哥,你……可还记得,你曾应承……我,要与……我……一起同生……

  共死?”

  聂风眼眶一红,坚定不移的点头:

  “我当然记得!你不用怕!若你一死,我一定会跟随你!”

  “但,若……你……根本……不知道……我……是否……死……了……呢?”

  “怎会不知?我一定会知道!”

  “你……错了,聂……大哥,有……一个……方法,可以……令你……不知……道……

  我死了……没有……”梦满含深意的道:

  “就是……这个方法!”

  此言乍出,出其不意地,梦竟然使尽体内最后一分余力,狠狠挥动手上的青龙偃月刀,朝自己正被聂风紧扣着的右手一斩!

  “刷”的一声!梦的右手登时被她自己斩下来,鲜血如泉涌出,泼向聂风的脸,而就在聂风一怔之际,梦的身躯已如断线风筝一般,被她身后的虚空吸摄过去!

  “梦——”

  聂风狂叫!嚎叫!嘶叫!他终于明白梦适才为何会重提“同主共死”的话;她就是要把自己推向无穷黑暗的虚空空间,要令聂风无法知道她在虚空中是生是死,那么只要他一日找不着她的尸首,他一日也不敢先去求死,而要等待她回来与他同生……

  共死!

  电光火石间,梦残弱不堪的身躯已一直朝虚空飘去,椎在回流的气旋中,犹听见她的一句临别叮咛,最后的叮咛……

  聂大哥,别要……忘了你……与我……同生共……死的……誓言……

  “你一日……无法……证实……我死了,你……也……别……要……寻……死……”

  “我……会……在……永……恒……的虚空……中……”

  “怀……念……你!保……重!……

  保重二字方歇,梦已被吸进无尽的虚空之中;聂风紧握着她正在焚烧的断手,当下什么也不顾了,他心中淬然下了一个决定——

  到死相随!

  他不单放开梦那未断臂,让它堕向虚空之中,他,更松开了自己紧握铁柱的手……

  啊!那骤失支柱的他,岂不是会了起被吸摄进虚空之中?

  不错!这正是他的目的!他已决定与梦到死相随,不离不弃!

  “梦!你等我,我也来了——”

  聂风嘶叫着,叫得嗓门也开始沙哑,他可以感到自己的身躯已被虚空中那股强大吸力吸摄过去,他终于可以如顾以偿,与梦一起同生共死了!

  只可惜,现实终归是现实,这个世上井没有能够死后化蝶的“梁祝”,“梁祝”最后所余的,也仅是他俩传颂千古的“梁祝恨史”

  恨“情”永不成钢,恨天下有情人总不能顺利成为眷属,生死相许,地老天荒……

  聂风,不知是他的幸还是他的不幸,他终也不能与梦一起消逝……

  因为就在他将要被吸摄进虚空之际,半空中的虚空,却蓦然——消失了!

  不!

  “碰”然一声!既然虚空已经消失,聂风当然无法堕进虚空之中,他恍如扑了个空,重重达在早已被夷为平地的无双城上,登时撞个头破血流,重伤累累!

  然而最伤的莫不如他的一颗心!

  她去了!她去了!她消失了!

  聂风没有眼泪!井非是他的泪已流干,而是他的泪还没流出,已经被他的怒火蒸发!

  是谁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不惜杀害老弱妇孺?

  是谁为求无敌,咄咄相逼,命名飘零弱女针寸地妻身,最后被逼姜于永恒的虚空里?

  是谁撤底破碎了他今生今世的第一个梦?

  这个世上,为什么会有一种这样猪狗不如的畜生——独孤一方?!/不!这种畜生根本便不应存在世上!

  该杀!该杀!该杀!该杀!该杀!

  翻江怒火,倒海恨意,一直驱策着聂风的血急速运行,霎时之间,他双目一红,全身急剧膨胀,上身衣衫登时进裂,他整个人登时像变了一头疯兽似的:拼命仰天狂叫:

  “独孤一方!”

  轰醒了正茫然而立的天下会大军,也提醒了步惊云,他的师弟聂风还没有死!

  不单还没有死,聂风看来更像猝然充满一股杀人的力量;步惊云只感到,这个师弟此刻的力量,蕴含无穷杀意!恨意!他,已由一个平素温文善良的聂风,变作一个只为审判不义的——杀神!

  杀神,将会以恶魔的酷刑——

  处决恶魔!

  独孤一方本来早已乘着梦使出倾城之恋之际,不顾道义丢下门众,悄悄躲到一旁避过倾城之恋,如今既然自己全军左城覆没,单靠他一人之力,当然无法匹敌天下会的逾万精兵,不由分说,乘众人不觉,展身一纵,心想留得青山在,哪怕没柴烧,速离为妙!

  更何况,他根本并不是真正的独孤一方……

  他那个所谓“主人”犹未知他想独吞倾城之恋的事,只要他逃离这里,像一头狗般匍匐在他主人脚下,一定会得到他主人的护庇,那时候方才东山再起不迟!

  可是走不多远,一条人影,已霍地拦着他的路!不!应该说,一共野兽,已经在咆哮拦路!

  “聂……风?”独方真的不敢相信,眼前的人会是聂风;只见聂风赤着上身,手中提着一柄信手在地上捡起的单刀,双目满布血丝,嘴巴不断呼气连连,间中还发出“胡胡”的沉重兽叫……

  尽管独孤一方对聂风的改变感到相当讶异,但追上来的毕竟只有聂风,还是不足为惧;他虽然左手被梦扯断,但右手己穿上姥姥的无敌霸手;这双无敌霸手可把用者的功力提升一倍,聂风虽是武林中数一数二的后起之秀,他不相信,提升一倍功力的自己会斗不过他。

  所以直至此时此刻,他还可肆无忌惮的张狂如故,下颚微翘,睨着聂风道:

  “聂风!我知道你的梦毁了,你如今一定十分恨我,但,你能奈何本城主吗?看!

  你能够战胜本城主的无敌霸手吗?哈哈……”

  独孤一方一面骄狂大笑,一面把自己那又无敌霸手递前,他敢打赌,聂风尽管一刀向他的手劈下来,还是劈不进霸手的手套之内……”

  然而,他实在大小觑聂风,也大小觑聂风此刻的恨,和他的恨所驱动的血,与及那种血的疯狂力量……

  就在他狂笑不止之际,惨白得像幽灵的刀光,已经先向他的霸手劈去,独孤一方居然不闪不避,他自信以自己二十成的功力,可以用霸手硬生生震碎聂风的刀!

  “崩”的一声!刀井碎,惟可以助人无敌的霸手,却竟然抵不住聂风的刀劲,迸力寸碎!

  天!他竟有这等力量?他竟然可毁碎无敌手?是因为他本身的功力?还是因为他的怒?

  一招之差足以决定生死,独孤一方的笑容未及收,惊愕犹未及涌往脸上,他的头,已被聂风“噗”的一声斩了下来——

  且还碎作四段!

  一雨成秋。

  没有梦想的秋天,更添几分寒意。

  树叶们都活得不耐烦了,露出枯槁的色,争相落到地上,任凭那初秋的凉风,把它们的尸首随风吹去,来也潇洒,去也翩翩……

  片片枯弃,段段秋愁。

  已经是三日之后。

  聂风一直坐在距无双城数十丈外的一座避雨亭内,渐渐的看着无双城被夷为平地的原址,不眠不休了三天;只是今天,无论他多不愿意,步惊支与五千天下会众将要回归天下,他亦必须与他联袂同行,回去向雄霸覆命。

  至于余下的五千兵马,则会在此带附近驻营,细点从此役劫后余生的无双城民,步惊云早已下令,谁都不能滥杀城民,否则军法处置;再者这些城民,已经被视为天下会的顺民,有些会被移徒往天下会的天荫城定居,也有些会留在原址,协助天下会众把这个无双城重建,再变为天下会另一根据地。

  至于独孤一方从各地分坛徽召的一万雄师,始终没有前来支援。

  据闻,已经被雄霸差遣秦霜,率领另一批天下会众拦途截击,全军覆没。

  独孤一方虽然老奸巨猾,雄霸,又何尝不是深谋远虑?后着惊人?

  无双城可说是已经被天下会吞噬了,仅余下那些分布神州各地的细小分坛,但这些分坛根本不成气候,终有一日会给天下会逐一击破。

  惟一依然下落不明的,便只有独孤一方的一子一女、大护法释武尊,与及无双镇城之宝——无双神剑!

  然而这些人或物,可能亦早与倾城之恋,一同消失地无边的虚空中……

  “风少爷,是时候起行了。”

  门下再三的催促声,逼使聂风从漫长的思忆中回到现实,聂风从避雨亭中往外望,但见步惊云已骑在一匹全的骏马上,默不作声,一众门下亦早已整顿行装。

  微雨之下,步惊云的脸上胺没有丝毫表情,也许他早已明白了一个道理。

  生命原是这样,原是不断的受伤,和复元,不断重覆,不断变化,永远都不能在原位蹉跎;所以纵然聂风多么眷恋这里,或是眷恋这里曾经存在过的一个人留下给他的思念,他还是非走不可!

  小南小猫也有前来送行。

  送行?他们不是要和聂风一起回天下会吗?

  怎会如此?

  这亦是聂则,疑问,他虽然异常颓唐,惟仍不压其烦的对他俩再问一次:

  “你们……真的不与我一起回天下会?”

  小南摇了摇他的小脑袋,答:

  “师父,我和小猫已经决定了!这里是我们和姐姐出生的地方,虽然无双已经夷为平地,我们现要留下来,帮大人们重建无双,这本来便是姐姐毕生的心愿……”

  小猫也附和道:

  “是呀!我们这样做,姐姐若然知道的一定会十分高兴啊!”

  难得他兄妹俩不畏前途险阻,坚决要留下来,聂风安慰之情更是溢于言表;他轻轻拍了拍二人的肩膊,道:

  “很好,孩子,那你们……千万别要灰心……”

  他这句话,只为鼓励小南兄妹,谁知小南遽地眉头轻蹙,咦道:

  “真奇怪!师父,你说话的口吻,怎么和昨夜出现的那个神秘黑影,一模一样?”

  “哦,什么神秘黑影?”聂风颇感意外。

  “是这样的!”小猫抢着答:

  “昨晚我们本想睡了,身后却忽地出现一个神秘黑影,沉沉的说了别要灰心四个字,便丢下一包东西,我与大哥回头一望,那黑影已经不见了,便拆开那包东西一看,哇!

  原来……是一些银两,足够我们两个置很多很多的东西啊厂聂风一楞,连忙回首一瞥天下会众,那个好心的神秘黑影,会否……是他们其中之一?抑或……啊!聂风的目光不期然落在正骑在马上的步惊云,步惊云却没有看他。

  其实,他从来也没有给任何人一个机会,能够正面看着他的脸。

  和他的心。

  最后,当聂风黯然跃上马背,正要策马而去的时候,漫漫头上一爿天,竟有一双遍体皆白的小鸟,遽地在他头上般旋,且还一面在娓娓唱着一些曲调,听来有板有眼,曲中犹隐隐带着一些幽怨,就像是一个卖唱的孤女,在唱着一段哀怨缠绵的故事:

  “想那关郎情重,桃园结义,义盖云天;

  何以他一世英雄,却不解奴家心意?

  仗义他去,独余奴家空帷冷守?

  泪眼连连……”

  这曲子,岂不正是聂风初遇梦的第一夜,她……所唱的曲子”

  聂风心头怦然一动,凄惶抬首,要再看清楚这双鸟儿,遽料,不知何时,这双在他头上般旋的白鸟,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怎么可能?适才明明有一双鸟在盘旋不去,似是对他依依不舍,又似是对他的将来放心不下,难道……一切只是幻觉?抑或……

  那只是一双曾经被困在幽黯的笼中乌,今天,它终于冲开了它的一切枷锁,振翅高飞,逃出它的牢笼,也逃出了它曾属于的——无双?

  然而若鸟也有前生,这双白鸟,它的前生,又会有些什么未了的心事?

  和未能淡忘的人?

  “啊……”

  “梦儿,你在造梦?”

  “嗯!爹,这个多月来,我……每晚都在造着同一个梦。……”

  “嘿!你造了什么梦?……

  一个很奇怪的梦!我梦见一个容貌我相若的女孩,她……也是在脸上有一道无法磨灭的红痕,她与她的男人,历劫重重险阻,可惜……最后也要……生死诀别……”

  “哼!那是一个怎样的男人?……”

  “那是一个长发飘荡,拥有一颗正直的心的男人;所以那个女孩死后,还相当挂念他,怕他……会因怀念她而寂寞一生;一缕芳魂,遽投到一双白色的鸟儿身上,飞编天涯海角,希望能找到一个……可以代她好好照顾……那个男人的女孩……”

  “嘿!看来,梁山伯与祝英台那类谎话一般的故事,你一定是看得太多了;那女孩化不成蝶?便化鸟?简直荒谬!”

  “爹,请不要这样说,梦儿一直都相信,这世上一定有甘为对方牺牲的爱情……”

  “呸!爱情?你懂个屁!让爹告诉你吧!情是苦,情是债,情是孽,情是空!为情愚痴一生,不如——无情!”

  “砰”的一声!这个女孩的爹已忿然夺门而出;只留下女孩独个儿在房内,幽幽听着窗外的缠绵风雨……

  她,也是唤作——梦?

  那这个唤作“梦”的女孩,她的梦,又会否终有日梦境成真?

  倏地,不知道是因缘,还是巧合,窗外蓦传来“拍拍”两声,一双鸟儿,忽尔从窗外飞进女孩房内避雨,还像与女孩极为投缘似的,落在女孩的手背上。

  女孩还是头一回遇上一双如此不怕人的小鸟,定睛一看,啊!

  那是……一双白鸟!

  这双白鸟,还是一双在左脸庞上,有一条深刻红痕的白鸟!

  那……不正和她梦中的白鸟——一模一样?

  啊!是……它?是它?抑或是她?

  难道,她终于尽了自己最后的心力,暗自为难忘的他找着了另一个“她”?他今生的……第二个梦?——


 

 
分享到:
这是最后一篇
松鼠的暖房子2
2木木镇来了个妖怪
记性不好的小熊1
古代太监为什么喜欢摧残妇女
香九龄 能温席 孝于亲 所当执7
森林中的圣约瑟
鬼门关3
揭秘狄仁杰如何让武则天戒色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