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魔渡众生 >> 第十八章 摩诃无量与摩诃无量

第十八章 摩诃无量与摩诃无量

时间:2014/6/7 22:03:55  点击:3245 次
  “元”字,通“原”。

  究其字义,本解作“数之始”,甚或事物最早的根源,原始之意。

  既然,‘元’字通原,那未,所谓“元极摩诃”,会否便是——

  最初、最早、最根本的摩诃无量?

  会否亦是一一一最强最无敌的摩诃无量?

  倘若,一个身怀摩诃无量的人,就像步惊云,处身于“元极摩诃”这道最原始的摩诃无量这内,又会有什么奇事发生?

  那群木人不动则矣,一动之下,速度却相当惊人!

  步惊云发现那句“元极摩诃在此”的话同时,本已心知不妙,可是还未及纵身跃出木人的围困,木人们早已绕着步惊云周遭游走,把其所有的去路对锁得密不透风!

  与此同时,步惊云现见那群木人在游走之际,手上都在不停做着一些动作,那些动作赫然是——

  —些武功架式!

  且还是一些上乘武功的架式!

  这,便是那股一直深藏在木人巷内的——绝世无敌力量?

  步惊云终于明白,为何那些木人身上,会,雕着“少林第一无上武学——元极摩诃在此”的话了,设计这些机关与木人的人,想必已把少林这种绝学的招式精髓,融于这二十二木人身上,更以洞顶上垂下来的铁炼,控制它们的活动,只要适才般若心经的机关一经触动,那批木人便会把“元极摩诃”使将出来。

  而就在那些木人一边旋动、一边耍出“元极摩诃”武学之际,步掠云理迅即恍然大悟,何以他愈近少林,便愈感到体内的摩诃无量蓄势待发?

  全因为眼前这二十二个木人!

  它们在未被触动、仍藏身于这个洞顶之前,敢情亦摆着一些“元极摩诃”的绝学架式,尽管这些木人并非活人,它们所摆的架式,也悠然生出一股若隐若现的无敌气势,纵使他不懂得使用这些道力量的窍门,亦逐渐可随意使用!

  不过更奇的是,那些木人的动作愈快,它们对步惊云的牵引亦渐大,倏地,步惊云骤觉浑身不由自己,竟随着那些木人……

  一同把元极摩诃的架式舞动起来!

  这简直绝不可能!

  饶是步惊云如何处万变于不惊,此际亦陡地身心一震!

  他向来都坚守自己的路,绝不会被人牵着鼻于走!任凭苍生耻笑,潮浪淘尽,他还是依然故我,但,如今……

  尽管他如何不愿、不想,那些木人所使的元极摩诃,像有一股元形的牵引力,令意志坚如磐石的他亦不能自己,与它们一起舞动相同的架式,他突然怀疑,眼前的少林第一武学“元极摩诃”.会否与他体内的摩诃无量有关?

  两种摩诃,会否辕出一辙!

  孔慈一直在旁看得目定口呆,不知所措,她不虞那些木人竟可合力使出一套上乘武学,若此刻被困在核心的并非身怀摩诃无量的步惊云,而是寻常高手,恐怕单以其无敌招意,已把夹在当中的人逼得身心爆裂而亡!

  饶是如此,眼前步惊云身不由已地随着本人移动,孔慈亦是担忧不已,但听她高呼道:

  “云少爷,孔慈……来帮你……”

  高呼声中,她已身随声起,展身朝阵中的木人疾扑,希望尽她一已之力,可以阻缓木人的游走移动,为步惊云解困,谁料……

  未至木人与步惊云方圆十丈之内,“嘭”的一声巨响!她赫然已被一股元形力量震飞数十丈外,倒地翻滚……

  鲜血狂喷!

  好吓人的逼力!霸力!功力!孔慈当场心胆俱裂!

  想不到那些木人虽然没有生命,体内也浑没半分真气,它们所舞弄的“元极摩诃”,居然能生出如此巨大无论的威力?连身怀死亡力量的孔慈,也被震伤?

  而这股盖世力量在不断增强中,宛如一道凌厉的龙卷风,逐渐侵袭洞里的每一角落,将叫所有妄进此木大巷尽头者——死!

  可是,已经被压至五费六伤的孔慈,还有何办法阻止?

  正当孔慈心焦如焚之际,益发惊人的事接着发生了!

  木人们虽在不断游走舞动,步惊云亦逼得与一起运舞,但,他们后方的那列神秘的水晶巨门.赫然已在他们运舞之间,“轧”的一声……

  缓缓上升!

  “啊!那列水晶门……更上升了?”

  孔慈见状为之纳罕,随着木人运舞的步惊云亦是一愕,可惜他犹被元极摩诃招意带动,未能再深察下去!

  事情在些瞬间接二连三迭生,孔慈已是阵脚大乱,不知该如何是好,椎与此同时,她脑海忽地又传来一个声音,与她的心谈话:

  “孔慈!”

  “已是时候了……”

  “快!”

  是黑瞳!是黑瞳的声音!

  在最紧张的一刻,她终于又来了!

  孔慈乍闻黑瞳的声音在自己脑海传未,不由大喜!在此心慌意乱的一刻,她竟然盼望黑瞳可以指点迷津?

  “黑膻,我……如今……该怎么样?”

  黑瞳的声音又隐隐约约的道:

  “你应带同达摩之心,尽快进入那列水晶门内!”

  “主人曾经说地,木人巷内有一道门唤作‘圣门’.只要你与达摩之心进入圣门之内,使可再度成为恶魔之眸,更可实现它魔渡众生的计划,我相信,那列水晶门便是所谓的圣门了!”

  “相信?”孔慈万分疑惑:

  “那即是说,连你也不敢肯定?”

  黑瞳又道:

  “嗯!主人只曾对我提及这一点,其他的,我也是与你进和木人巷内方才知道!正如当初我也不知道主人所忌惮的可怕力量。

  便是此刻引着步惊云的‘元极摩诃’……”

  “而且,如今我亦明白,何以主人一定要步惊云或聂风其中之一,护送你进入本人巷了!主人其实是想以他们体内的摩诃元量,应付这批木人所使的‘元极摩诃’,我深信,这批木人这道元极摩诃的力量,是用来守卫这列神秘的圣门!”

  不错!孔慈亦深表认同,若是一般高手,只怕那批木人使出“元极摩诃”不到一弹指间,已经死个清光。

  而这道圣门,准是必须待至木人们把“元极摩诃”连舞至一大周天之后,方会慢慢升起!但谁人有些能耐能支持至一大周天而没被元极摩诃逼杀?相信只有身负可能的与元极摩诃同出一辙的步惊云或聂风,才会支持至圣门上升之时……

  然而,在黑瞳、雪达摩和摩娘口中,已是盖世无敌、出神入化的主人,以其强横的功力、实力、魔力,何以不亲自前来应付元极摩诃?而偏要费此翻转引风云前来?

  孔慈也无心细想,她目下最担心的,仅是步惊云的安危,她又问黑瞳:

  “要我入圣门,也是为了完成你们魔渡众生的计划,但,我……

  怎样才可阻止……这批木人,助云少爷……脱困?”

  “他不会有事的!”黑瞳直接了当的答:

  “孔慈!难道你还看不出来,步惊云虽被元极摩诃牵引,但他其实已与元极摩诃的力量融为一体?”

  孔慈一怔:

  “你的意思……是说……?”

  “我的意思,是步惊云现下看来虽处被动,但他其实正在——-受益!”

  “受益?”

  “不错!元极摩诃似乎与其体内的摩诃无量同出一道,所以他才会被带动,步惊云不是一直不知如何灵活运用体内的摩诃无量吗?如今在元极摩诃带动下,他,也许将会把体内一直深藏的摩诃无量冲破任督二脉,将它——-全部爆发!”

  孔慈听完更是半信半疑:

  “那岂非是说……”

  她还没把自己的疑惑说出,她体内的黑瞳。似早已洞悉她的说话,先自答道:

  “不错!你所猜的一点不错……”

  “若步惊云真的可以把体内的摩诃元量冲破任督二脉,他,以后便绝对可像我们主人那样——”

  “无!”

  “敌!”

  “无敌”孔慈益发无法置信!然而黑瞳此时已在催促她:

  “孔慈!别再踌不决,即使你不信步惊云可以安然没事,惟只要你进入圣门这内,也许便能在内里找出停止那些木人的方法,还有,别忘记圣门之内……”

  “还有可以救那逾千之鬼的东西!”

  逾千之鬼?孔慈当场呆住,她如今方才记起,她此行其中一个主要目的,也是为救那千名可怜的鬼,那曾经是天真小孩的鬼……

  黑瞳道:

  “孔慈!我黑瞳虽一直寄生别人体内,但我所挑选的寄生体内严格!我的前一身香雪,曾与我一起抢救那面临屠杀的四千小童,总算不负我与她并存的一生!我亦希望我的新生一一你,能够振作起来,不要辜负我黑瞳对你的期望——”

  “我希望你能成为一个有主见、有用的女人!步惊云与聂风既能无畏一切险阻,我和你,也不要输给男人,也要勇敢的战下去!”

  听至这里,孔慈单薄的身躯更在不住颤抖,她倏地狠狠一咬银牙,似已有所决定,飞身一掠,便乘隙掠过步惊云与那批木人,跃进已完全上升的——圣门!

  她终于去了!她终于决定不顾一切!只为了风云、幽若、断浪、和那逾千之鬼……

  在她身形纵人圣门所牵动的劲风中,仿佛犹隐约传来弱女一句勇敢而坚决的话:

  “黑瞳!”

  “我应承你!”

  “我孔慈尽管不想为实现你主人的计划而入圣门.但……”

  “我虽是一届弱女,也不会辜负你对我的期望!更不会辜负——-”“那逾千之鬼十一年来的苦苦等待及期望……”

  伏的一声!孔慈可怜伶汀的背影已义不容辞地,无俱地隐没于圣门之内!这一次,还是的多年以来的第一次,并非为了心中的风云而活!

  而是为了其他可怜的人……

  坚强地去面对圣门神秘莫测的未来!

  即使圣门内的未来,或许会叫的——

  粉心!

  彻身!

  碎骨!

  就在孔慈没于圣门之内的一刹那,仍与木人一起连舞的步惊云,遂地有变!

  他已瞥见孔慈掠进圣门之内,死神的脸,蓦地泛起一丝极度罕有的关注!

  他,在乎她?

  也许连死神自己亦不太了解自己此刻的感受,他只知道……

  他是死神!

  他绝不能让孔慈单独一个进入圣门.孤立无援地面对的那生死难卜的命运!

  即使要进入圣门.他亦会与的一起!

  她曾在六年前的那个雨夜扶他一把,他如今亦要扶她一把!

  霍步天已成为他毕生遗憾!他,决不容曾扶他一把的孔慈,会有同等的下场!

  死神与这弱女相识于风雨中,他,也会誓死保护她于风雨中……

  这样一想,步惊云不知何来气力,在连舞之间霍地一字一字向夭暴喝:

  “统!”

  “统!”

  “给!”

  “我!”

  “滚!”

  死神似乎真的给缠得怒了!然而死神这次的震怒,亦令死神自己深深震!惊!

  绝对震惊!

  步惊云向天暴喝,本只想以喝声集中自己的真气,企图摆脱“元极摩诃”招意的纠缠与牵引,岂料……

  这声暴喝声中,眼前的二十二个木人,赫然变了一回……

  所谓“圣”,单从了义,便与“神”“魔”二字有别!

  故而“圣地”,会否亦是一个——人间神魔必需却步之地?

  孔慈,将会在这木人巷内的最终目的地——圣地,找出什么秘中之秘?

  孔慈一步一步闪圣门深处走进,每走前一步,她的心便会重重一阵跳动,掌心的冷汗更多……

  她十分明白,事情已到了应该结局的时候!只要她再继续向前深入,她,将会如黑瞳主人所愿,回复其恶魔之眸的身份,协助他达成千秋宏愿……

  她不知道,自己变回恶魔之眸后,还会不会是孔慈?抑或会完全忘记那段与聂风及步惊云一起走过的日子?但无论如何,在这个她最渴望他们在身边的时刻,他们,都不在她身边……

  她被逼最后落得要以自己一人之力,去面对自己的医运。

  孔慈当然并没有埋怨聂风与步谅云,她很明白,他们已尽力去保护她,只是今次,他们所遇见的一切人和物,已超出他门的想象。

  既然身畔已没有人可以帮她,她这次唯有坚强地去面对!

  只是,孔慈的伤感,未免太早了一点,如果她知道,此刻在圣门外的步惊云,一个从不爱大叫大喝、甚至不爱说话的死神,如今竟为了她单独进入圣门而急得仰天暴喝,她便一定会明白,无论在何时何地……

  她都并不孤单。

  只因为,还有一个比她更孤单、更需要别人同情的灵魂——-愿意今生今世都保护她!

  全因为他,心中一直无法忘记,当年她曾把他从阴沟里拉上来的小手!

  与霍步大那样温暖的手……

  孔慈浑身的衣衫已给汗水湿透,可是,在圣门内兜兜转转的她,还没有什么发现。

  圣门之内,除了一片昏暗,似乎也无甚特别,这样一个平凡而阴暗的地方,究竟会藏着什么稀世人或物?会令她变回恶魔之眸?

  她不用再想下去!就在她继续前进之时,她开始隐隐感到,前方有两股异样的感觉——-一股怨毒之气!

  奇怪!孔慈心忖,怨气和祥和之气完全各走极端,为何会同在一个地方?

  而当地向前再走十丈的时候,她终于在昏暗中瞥见一点微光,如浊世洪流中一点光明希望……

  还有一条匍匐在地上的人影!

  那点微光,正是在这条人影的手中!

  万料不到,圣地之内,居然有人?这个人,会否也是——神圣?

  孔慈连随止步,仔细再瞧清楚一点,只见那条匍匐在地上的人影,竟是一个身披袈姿的和尚骸骨。

  这和尚看来已死了相当时日,然而,单看其遗骸,孔慈亦可感到他在散发着一股怨毒之气,原来适才那股怨毒感觉,来自这和尚身上?

  孔慈内心一片忐忑,和尚不是应诚心向佛,舍弃暴戾,满脸慈和的吗?何以反而这样怨毒?

  事情看来相当匪夷所思,不过孔慈的目光已渐被这和尚手中的那点微光吸引……

  那原来并不是一点光,而一颗如指头般大小、呈泪形的一一水晶!

  这颗水晶,看来并没有那和尚的怨毒,相反却在散发着温和的祥光,就如一滴在开心时所淌的眼泪,令满是疑惑的孔慈,亦不由好奇,把它从那和尚的手中取了过来!

  谁料就在她刚把它执在手中的刹那,孔慈骤觉……

  她骤觉脑际像被一股很浓很渗的哀伤冲击!那是一股很深很深的哀伤……

  接着,她幽幽的凝视着那颗水晶,竟然情不自禁地悲从中走来,低声呢喃:

  “达摩……之泪,达摩之泪,达摩之泪……”

  “达摩……之泪,为何我的悲哀会是……红色的?为何我会有……

  红色的悲哀?”

  达摩之泪?红色悲哀?

  孔慈随即瞪目俺咀,她只听过“达摩之心”,从没听过“达摩之泪”,她适才为何像身不由主似地梦吃起来?

  适才的声音,并不是黑瞳的声音,而是她自己的声音!这一次,她肯定不是黑瞳的把戏!

  然而,她为何会不由自主唤出达摩之泪这名字?难道,此刻在她手中的这颗泪形水晶,便是——达摩之泪?便是……黑瞳主人希望她进入圣地所拿的东西?

  难道,这颗达摩之泪,便是她变回恶魔之眸的关键所在?她终于在木人巷内找到她应找的东西?

  就是这滴眼泪?就是这滴眼泪?她终于找到了?原来她无视险阻,到头来要找的,便是这滴水晶眼泪?达摩的眼泪?

  正当孔慈惘然之际,更奇异的事于此瞬间发生!

  她的一双眸子,突然又不能自制地……

  流下两行眼泪!

  她不由失声惊呼,因为当她的泪珠滴到地上的时候,她先是听见两道“叮叮”之声,那声音异常哀伤,听得人欲断肠,她继而又看见,她落在地上的泪珠,赫然是……

  两颗落地即凝为红色水晶的——

  血泪!

  不!这怎么可能?孔慈见状不禁凄惶高呼:

  “不……可能!我……只是一个……血肉之躯的……活人,我……为何会……不由自主……流泪?我的……泪,为何……又会化为……”

  “鲜血殷……红的……水晶?”

  “天……啊!我曾……遇过……什么?我……曾经是……什么?”

  “达摩之……泪!它,将要……把我这头……恶魔之……眸……”

  “变?为?什?么?”

  死神变它们既以“它们”代名,本应是没有生命的礼物。

  然而,尽管它们是死物,也必需一一再死一次!

  因为它们今回的对手,是一个比它们更死静、更象没有生命、更像死物的人!

  一个死神!一个不知道自己体内的“摩诃无量”究竟有多利害、多可怖的死神——-

  步惊云!

  它们,正是那甘二个在木人巷尽头之内,随着洞顶铁运舞“元极摩诃”的木人!

  步惊云本来一直被那甘二个木人所运舞的“元极摩诃”牵引而动,可是,当他瞥见孔慈这样一个荏弱的女孩,亦能为救那逾千之鬼及所有人而从容就义,不顾一切掠入门内犯险的时候……

  不知何故,死神向来冰冷的心头,遂地涌起一股无法言喻的怒,与冲动!

  他不能就这样撇下她!

  纵使他一直是踏上复仇这条寂寞的不归路,而尽量避免对任何人发生任何友情、感情,他亦决不能抛下这个六年前曾在漫天的风雨中,冒着风吹雨打,以一颗温热的心及一双薄命如花的暖手,拼命把他从阴沟拉上来的弱女一一孔慈!

  即使他对她没有半公友情、感情、恩情,他这个寂寞无边的死神,亦绝不会让一个如斯可怜自卑的女孩,孤身去面对地那莫测的前路!

  死神,会尽其所能站在曾救他的人身边!

  更何况,他未必对她不存半点情。

  即使她对他的,未必是男女之情……

  然而无论是因为一种情,步惊云于怒极之下,已霍地向那二十二个木人暴喝:

  “统统给我滚!”

  这豁尽全力、心力、怒火的一声暴喝,不独即时证明了步惊云誓保弱女的心,更证明了一件事!

  他,原来真的是死神!

  一个足可令任何死物再死一次的死神!

  一声怒喝之后,接下来的是一声雷鸣一般的“隆”然巨响!

  眼前这个字的世界,竟已于瞬间变得一一一物我不分!

  生死不分飞沙滚滚!

  洞顶破了!

  紧锁木人们的铁练断了!

  洞内两壁给击个摇摇欲塌,碎石铺天盖地横飞!

  就连步惊云足下方圆十丈的地面,亦给其声震个寸裂!

  整个字的世界此际已沦为一片飞沙走石的世界,步惊云与那甘二个木人,更已给浓的飞沙笼罩,身影顷刻模糊起来。

  实在叫人咋舌!死神为孔慈所发的一声怒喝,居然己可——翻转夭地?

  飞沙虽飞,欲仅飞扬了片到,便已如星尘滚朝地面沉寂。

  视野终于渐渐清晰,只见洞内的事物,几已被死神的尽喝至“五雳七伤”,惟有一点奇怪的是,那二十二个本人,欲仍团团把步惊云围在核心,看来依旧安然无恙。

  这有可能吗?连洞顶、洞壁及地面亦给轰个进裂,这二十二名木人刚才位置最接近步惊云,且更是木造吧,首当其冲下,怎可完整无缺?

  不!就在沙石刚刚沉下来的刹那,突又听“唆噗噗”甘二道奇怪的响声,那二十二个围着步惊云的木人,赫地已爆为甘二团木悄,“沙”的一声如沙般倾泻上。

  迅速灰飞烟灭!

  面对死神的怒与暴喝,任它们本来已是死物,任它们运着菲夷所思的元极摩诃,它们还是必须一一一再死一次!

  恐怖!

  好一道足以叫天翻地覆的巩怖力量!

  步惊云那双横冷的一字眉在深深皱着,地上那计二十二团木人碎尽所化的木屑,看着周遭的山崩地裂,他迄今方才发觉,原来自身竟是一个拥有如斯恐怖力量的死神?

  仅以声音,便能惊天动地,隔空碎万物于无形,这,便是藏于他体内的那股摩诃无量的惊世威力?

  那股他一直不知道自己从何处得来的——摩诃无量。

  死神不很明白,何以自己适才被那二十二木人的“元极摩诃”牵引之时,体内那股摩诃无量且会随着他的动作更急。

  而当他为孔慈的孤身犯险暴喝之时,怒,更把他体内的摩诃无量催至顶峰;他不知道自己刚才那声暴喝之中,动用了具体内多少成的摩诃无量,是仅知道一点……

  刚才暴喝声所迸发的惊世力量,似乎已足够把他体内的“任督二脉”冲破!

  任督二脉是内家真气修为能否成功的重要一关,若真的二脉全开,那当事人的功力,势必会突破本身界限,更上一层,甚至更上十层、百层亦未可料。

  惟是,此际的步惊云,似并不太关心自身的任督二脉是否已破,他似乎只是在关心一件事!

  掠进水晶圣门之内的孔慈,如今的情况到底如何?

  一念至此,步惊云立想身一纵,欲掠进圣门内追上孔慈,谁料当他正欲提气一跃之际,奇事发生了!

  奇事,就发生在步惊云身上!

  真气乍上丹田,还没运做于四肢,步惊云欲闻自己丹田传出“波”的一声,接着,他更聚觉一股空前澎洽的绝世力量,迅即自其丹田向其体内一百四十四个大穴流窃!

  这股力量之强、之劲、之猛、之狂,居然连他一百四十四个大穴也无法抑压、紧守,终于,赫听“唉”声迭起,那股力量,竟把步惊云身上一干大穴悉数逼裂,每个穴表面上的毛孔,登时齐齐激迸出浓浓血丝,步惊云浑身霎时如在散发者一百四十四根血箭,情景异常凄厉!

  不仅如此,当那一百四十四根血箭射及周围墙壁的时候,竟还“轰隆”的在洞壁上破开无数缺口,周遭洞壁给步惊云身上的血箭轰个四分五裂,修忽之间,洞内复再给翻飞的砂石重重笼罩!

  好匪夷所思的力量!这股力量一发,不但连步惊云的大穴亦无法抑制,甚至,这力量所逼出的一百四十道血丝,居然比神锋利器还要盖世,单是血丝,便已足可开山劈石!

  适才步惊云自然而发的这股狂猛力量,是否正是其体内的摩诃无量。

  事情看来正是这样!唯若瞧真一点步惊云如今的情况,又看来不像!

  缘于就在他浑身一百四十四个要穴迸血的同时,他亦已……

  无法动弹!

  不可能!

  步惊云心想,倘若他刚才真的打通了任督二脉,那何以如今寸步难动?而且身上大穴还在不住淌血?

  想到自己这个情况,步惊云心修地涌起一个念头,一个只有四个字的念头。

  那四个字便是——瞑眩……

  反应!

  瞑眩反应?究竟什么是瞑眩反应?

  所谓“瞑眩”,原是出自中国古时的医书。

  据不少医书记载,有少部份病人,在药到病除之前,都极可能较未服药前病得更重,更辛苦。

  然而这种服药后比服药前病得更重的现象,其实是病愈前的先兆。

  正如一个人若身患热病,服药以后,可能会比服药前倍热,终致大汗淋漓,惟在大汗过后,热度便会减退,人便会逐渐恢复过来。

  几乎置诸死地而后生,这,便是名副其实的——瞑眩反应!

  同……样的道理,步惊云适才欲要提气,却先是全身大穴喷血,继而动弹不得,也极可能,是一种摩诃无量打通其任督二脉后的“瞑眩反应”。

  如果,他能够熬过此浑身大穴淌血的“瞑眩”段而不死,或许,当他能再次动弹的时候,他便会臻至更强更高的境界,甚至可——-与天比高的境界!

  问题是血还不住从其一百四十四个穴位的毛孔源源渗出,他能否支撑至瞑眩反应过去,而不会因失血过多而死?

  最糟的还是,他此际已因“瞑眩反应”而动弹不得,他本想跃进圣门察看孔慈,可是自身难保的他,根本已欲助无从!

  就在步惊云穷思对策之时,更棘手的事随即发生,在那道已经完全上升的水晶圣门之内,赫然传出一声惨叫!

  “哇……”

  步惊云一听之下,已即时听出此叫声属谁!

  是孔慈!

  是孔慈的惨叫!

  变生意外!叫声惨厉无比,听来异常绝望,仿佛叫声的主人正发现了一个悲哀地令人惨叫的悲剧一样。

  步惊云脸色陡变,为孔慈而变,死神向来古井不波的心,当下也不由思潮起伏。

  孔慈究竟在圣门内遇见什么?瞧见什么?何以她会发出如此惨叫?

  难道,她已发现了圣门的秘密?她更已回复她真正的身份——

  恶魔之眸?

  可异的是,无论步惊云此际如何强行催运体内功力,欲突破此瞑眩一关,他还是难动分毫!

  他细意端详自己体内情况,这瞑眩之关,似乎至少还会再多耽识破半个时辰……

  眼前他唯一可干的,也仅是光睁是眼,看着仍不停从自己穴位流出来的鲜血!

  惟,死神何尝曾如折受制?

  他素来都不向命运屈膝,今日,更不会向这区区一个关口低头!

  纵使他乖熬过这一关,可能从今以后,便能把体内那股菲所思的摩诃无量运用自如,他也毫不希罕!

  他如今唯一想于的,使是能够尽快冲破制时,入圣门内助孔慈一把,就像六年前她在风雨中扶他一把一样!

  孔慈当年明知自己只是一个女孩,极难把身体比同龄少年高大的他,从阴沟里拉上来;可是她仍一意孤行地于下去,终于凭着一颗救人的炽热芳心,把死神救回来!

  既然连当年的孔慈也可突破自己,不哭死神,此刻又何尝不能为她而突破自己?

  一念至此,步惊云更是不顾自身死活,发狂催运体内并非属于摩诃无量的排云掌劲,他,向来虽对一切事物不大关心.但这一次,他一定要帮她!

  那管到头来他武功尽失!

  那管孔慈在其他人眼中,待婢也是人!孔慈更不是别人!

  殊不知,步惊云催运排云掌劲不到片刻,连地又生奇变!

  圣门之内的孔慈,在连串修叫以后,忽然转过死寂。

  接着,步惊云又听见了另一些奇怪的声音。

  一些很轻微的“叮叮”之声,轻得如同泪珠滴到地上的声音。

  声音还愈来愈急,仿佛正有数不尽的泪珠滴到地上,是谁这么哀伤?是谁有如此多的伤心往事?是谁流下如此急,如此多的眼泪?

  这阵差点微不可闻的声音亦愈来愈近,听来已渐近那道水晶圣门.步惊云如电的目光,随即槽声向槽暗的圣门内一扫。

  只见内里有一条模糊难辨的身达,正向圣门出口步去,似将要走出圣门。

  由于圣门内一片幽暗,而正要步出来的人,步履亦缓,故一时之间,连向来目如鹰隼的步惊云,亦无法辨清此人是谁。

  然而,他还是可以隐隐感到,这个人应是孔慈无疑。

  步惊云的猜想很快便得到印证,因为那条人影,此时已经缓缓步出圣门。

  他终于知道这人是谁了。

  果然!不出步惊云所料,步出来的人,真的是孔慈!

  但,步惊云一看之下,饶是对一切漠然的人,亦不禁微微动容!

  活像正看见一团令死神亦为之皱眉变色的一一物体!

  只因为此刻呈现在步惊云眼前的孔慈,竟然已变成了……???

  这,就是恶魔之眸?

  这就是黑瞳主人一直希望孔慈回复而的——

  恶魔之眸?

  相信步惊云万料不到,一直被喻为恶魔之眸的孔慈,她的真身竟然会是这样的!会是这样的!

  然而有一点令死神步惊云更难料到的是,当他正疑惑地瞥着己变为恶魔之眸的孔慈之时,孔慈支奚地张咀,以一种非常稚嫩宛如孩童般的语气,若断若续地吐出一连串有如梦吃的话。

  令人莫名其妙的话!

  但听孔慈错锗沉沉地不断低呼道:

  “忍受……亲!娘……亲!娘亲……”

  “你……为何要……这样对待女儿”“你……为何要……这样待我?”

  “娘……亲!你……为……何……要……”

  “为何……要……”

  “杀?”

  “我?”

  铜壶滴漏,夜静更长。

  曙光依然未露,在此长夜将尽未尽的一刻,大部份世人都仍旧在混饨难分的梦境当中寻梦。

  惟是,于嵩山一带偏僻小村之内,今夜,却发生了一件足以令所有村民从梦中惊醒过来的事……

  然后,再逼他们去面对另一场的一噩梦!

  “隆”!

  一声撼天巨响,俨如天崩地裂,地动山摇;这条小村内的一个小山丘上,竟霍地暴绽一道万丈红光!

  红光赤热如火,光芒夺目,照得方原百里内所有景物一片通红,顷刻间,周遭亮如白昼,村民尽管早已睡得‘难醒难分’,也纷纷被这道红光弄醒,探首窗外看个究竟。

  “啊!山丘上的……到底是什么光?”

  “为何……这光会……”

  “赤热如火?”

  村民们尽皆在心中泛起同一疑问,惟未及细想,他们已远远看见山丘上的红光之内,赫然有一条比那团红光更火红的——

  魁梧男人身影!

  人影?红光之中居然有人影?村民们见状为之大骇,这条人影为何会全身一片赤红?

  难道,那道红光是从他身上绽放的?难道,红光中的人并不是人,而是一一妖魔?

  将要灭绝众生的妖魔?

  对!他们全部猜对了!

  正当这条小村的村民全都目瞪口呆之时,那团红光中的人影遂地仰天狂笑……

  “哈哈!终于大功告成了!老子终于把‘无经无道’第十三层,与及‘迥元血手’两大旷世神功,彻底融为一道!”

  无经无道?迥元血手?

  无经无道本属经王,迥元血手本属“追魔七雄”的紫衣老大,这条红衣人影,观其装束,一看便知是经王,但何以经王又会懂迥元血手?

  紫衣老大又那去了?

  狂笑声此起彼落,气势极度张狂,仿佛天地人万物生灵的生杀大权,已经尽在其手上,只要他稍不快,一个眼神,便可灭绝一切于——-一念之间!

  仿佛只有他,才是最强最绝最恐怖的——-人间恶魔!

  而这头人间恶魔在狂笑中仍不忘朝那些探首窗外看他的村民一看,看着他们惊至失魂落魄的表情,他的双目,遂地闪过一丝只有魔鬼才会有的凶光,他的眼睛,原来呀是血红色的!

  “愚蠢的低下贱民!就凭你们,也配这样抬首望我?”

  “你们不配!你们连望我一眼也不配!”

  “你们全部有罪!你们的罪行便是一”“与我这个超级强者——一起生存!”

  “你们全部不配与我一起生存!你们这样没有生存价值、没有向上求进成为强者、只求安稳度日的猪,统统给我——”

  “死吧!”

  张狂无比的叫声,侧蕴极度澎湃的逼力!他根本便没动手,他只是一直暴喝,身形亦一直向山下的那条小村驰骋。只见他在村内每进一步,他方圆十里内的一切楼房建筑,顿给其叫声震至四分五裂,纷纷倒场;屋内的村民,更是无一幸免,悉敷披其恐怖无侍的叫声逼至脑爆而亡,惨号厮天!

  不独如此!就在他连进百步之后,整条小村,竟给其叫声夷为平地,所有村民,包括男男女女,不下百人,尽皆脑浆涂地,尸横谝野!不需出手,仅以叫声,顷刻便夷平整条小村,杀绝所有无辜村民,这股单以喝声使能毁十丈内一切事物的威力,岂不和步惊云在木人巷尽头爆发的力量一样?

  更何况,连与其一起生存也有死罪,连不求成为强者、只求平凡安稳也是罪,普天之下那有这样的道理?

  神一般的超级武功!魔一般的狠辣霸道!人一般的奸狡兽性若给他纵横于世,恐怕,生灵必将涂炭!

  而这个红衣的人,对于满目的颓垣败瓦,似乎是满意极了,他又再度仰天狂笑:

  “阿呵!痛快!痛快”“自从给曾是我主人的‘他’严令我不准胡乱杀人后,这么多年以来,我很久没杀得如此痛快了!”

  “不过今夜,我已经不用再怕‘他’了!汇聚了无经无道不可思议的第十三层,与及迥元血手五十多年的邪门功力,我,已经成为一个拥有超逾百年功力的超级强者,将要绝对盖世无效的强者!”

  他笑至这里,忽地又面色一沉,咬牙切齿、自言自语的道:

  “黑瞳!无论你资质如何上乘,你回也死定了!就连‘他’,也即将为曾对我的诸多限制而付出代价!”

  “不过,你们两个虽然有趣,似乎还不及一个人有趣……”

  他说着朝山上少林寺的方向一扫:

  “我已经隐隐感觉到了!在山上少林的某个黑暗角落,正有一股也是万世无敌的力量在滋长、重生,那股力量,足与我及‘他’争夺谁是人中之魔谁是——”

  “天?下?无?敌?”

  天下无敌?莫非他口中的那股正在滋长、重生的力量,会是——步?惊?云?

  “黑瞳!你等我!”

  “曾经是我主人的‘你’,也要等我!”

  “还有,那个拥有可与我及他,争一日长短力量的人,更要等我!”

  “老子如今便来为你们一众强者的生涯··……

  “以血书上最后一个句号!”

  “哈哈哈哈……”

  狞笑声中,他双足一点,一掠,便朝山上少林的方向疾驰而去,身形之快一一一甚至已比声音!

  比风!

  比雷!

  比电!

  更快!

  他,何以可融合迥元血手五十多年的功力?

  那个紫衣老大,到底在哪?

  眼睛,是灵魂之窗,亦是用着视物的工具。

  既然的主要功用只为视物,那未,恶魔的眸子,是否也是为了助恶魔看清楚一些东西而生?

  恶魔之眸。

  在魔渡众生的计划里。

  究竟用以看清楚什么东西?

  真相一重一重的解开,到了此时此地,已接近真相大白的时候,惟此际的步惊云,却宁愿自己并不那样接近真相。

  缘于他纵然是外表冰冷无憎的不哭死神,纵然对一切无所畏俱,他亦“心”不由自己地,为此际从圣门内步出来的孔慈,感到惨不忍睹!

  实在是太惨了!

  如果说,处于“瞑眩关头”的步惊云,身上一百四十四个要穴冒血,已经异常惨厉的话,那孔慈如今的状况,便更是惨绝人寰!

  赫见从圣门内步出来的孔慈,双目早已翻白,茫然无神,似己失去灵魂;再者,她的双目更在不停淌下殷红的血泪,甚至浑身上下每一个毛孔,也在渗血!

  她整个人的每寸肌肤,竟然已被浓浓血污覆盖,直如一个血魔!

  更令人骇异的是,当她那些数不清的血和泪滴到地上的时候。

  居然全都凝为血红色的水晶,“叮叮叮”的掉到地上。

  如斯吓人的情景呈现眼前,出奇地,步惊云并没注视孔慈太久,相反,他的目光,却逐渐被孔慈手中的一件物事吸引。

  那是一颗晶莹通透的——泪形水晶!

  孔慈的手中为何会多了一颗泪形水晶?瞧这颗水晶在幽暗中闪耀生光,显见绝非凡品!步惊云于此瞬间随即想到,难道,孔慈适才在圣门之内所找到的,便是这颗水晶?

  这便是黑瞳主人,希望孔慈在木人巷圣门内能够找到的东西?

  是否亦由于这颗水晶,令孔慈变成一个如此惨厉的血人?

  而此刻已鲜血淋漓的孔慈,便是黑瞳主人渴望她恢复而成的——

  恶魔之眸?

  但,假如这个形态的孔慈便是恶魔之眸的话,那为何如今竟两眼翻白,仿佛完全失去灵魂?为何适才她步出圣门的时候,口里却在无意识地低叫着“娘亲,你为何要杀我”

  的话?

  种种的疑惑,在步惊云心头飞快闪过,可是他还是茫无头绪,而就在他茫无头绪之际,恍如已没有灵魂的孔慈,蓦地再次张口,迷迷悯恫地吐出一连串梦吃般的含糊说话:

  “娘……亲!娘……亲!娘亲……”

  “你为何要……杀慈儿?”

  “你为何要说……慈儿是……恶魔?”

  “不!娘……亲!慈儿不是……什么恶魔之眸!慈儿更不是……

  恶魔!”

  “娘亲!求求……你,慈儿不想……与你分开!求求你……别杀慈儿!慈儿知道……

  你是不想的,你……也在……流泪……”

  “娘亲!求求……你,求求你,不……不……”

  “不!”

  “爹?是……爹?”

  “你杀了娘亲?”

  “啊……”

  “啊”的一声!便是孔慈这次梦哎的终结!然而终结,却刚是步惊云逐渐明白一切端倪的开始!

  天!

  孔慈的爹,居然杀了她的娘亲?

  孔慈刚步出圣门时所吐出的第一翻梦话,步惊云骤听之下。

  本亦不明所以,唯听罢她第二段的梦话后,他立时便已想一切来龙去脉。

  孔慈在迷们间所吐出的虽仅是寥寥的两番话,却已清清楚楚表达了一一一一场伦常悲剧!

  孔慈的娘亲,不知如何,明白了自己女儿是恶魔之眸的悲惨命运,为了不欲她贻误人间苍生,更为了不想让爱女日后内疚,所以才甘原自己忍受七骨痛苦,大义灭亲,却在紧张关头之际……

  孔慈的爹却赶来了,两夫妻可能因为女儿的生死而发生纠缠,混乱之间,男人错手杀了他心爱的女人,造成了这场无法弥补的悲剧!

  故此,步惊云亦总算明白,何以一直记不起八岁前一切回忆的孔慈,小时侯问她的爹,她的娘亲到底是谁、到底是什么样子时,她的爹总是支吾以对,那只因为,既然孔慈已经无法记起往昔一切,就彻底让她忘掉好了!反正,知道自己的爹杀了自己娘亲,对一个女孩来说,是一个致命的打击!

  然而,步惊云还是有数点不明白的是,何以孔慈会忘记八岁前的一切记忆?甚至连自己的娘亲是谁也不知道,是什么令她记不起前尘往事?

  还有,为何到了少林木人巷那列水晶圣门之内,把这颗泪形水晶拿出来后,居然会两眼翻白,全身冒血,更在迷迷糊糊间记起从前的事?

  莫非,令她记起从前的事,使是黑瞳主人要她回复恶魔之眸的最终目的?

  眼前血淋淋的孔慈,便是真正恶魔之眸的——

  最后形态?

  步惊云一面琢磨,仍一面豁尽全力,企图冲破体内的“瞑眩”之关,因为他明白,此刻的孔慈浑身冒血,比他的景况还要糟,只怕她会比他更快失血而死,若要救她,他非要先自救不可!

  更何况,孔慈已从圣门之内取出那颗泪形水晶,且还变成这个可能已是恶魔之眸的神态,也即表示,一直诱他或聂风,护送孔慈入少林木人巷的摹后策划者——-魔,会即时现身!

  只因为,他,其实早已——降临!

  恶魔降临!

  出其不意地,步惊云身后响起了一个声音,一个低沉而怪异的男人声音,低沉得像是一头“滴魔”,一头被天贬滴的魔!但听这低沉的声音平静而淡淡的道:

  “没有用的!”

  “不哭死神步惊云,任你如何努力,你还是无法在一时三刻冲破摩诃无量在大成前的瞑眩之关,否则,你体内的天极摩诃无量……”

  “便根本没有资格,与本座的地极摩诃无量齐名了!”

  “你说是不是?”

  什么?居然有一个人在步惊云的身后说话?难道是……

  他来了?黑瞳的主人来了?混世狂魔,来了?

  不错!是他!可能是浊世凡尘、三界众生之中最强的魔,终于来了!

  此言一出,步惊云登时心头一惊,他也无法置信!

  这个淡而平静的声音,非但在他身后响起,而且是在他身后飓尺之内响起!

  亦即表示,说这番话的人,早已一直站在他的身后,旦还是贴着他的背门而立!

  不可能!这个人何时像鬼一般贴在步惊云的身后?

  步惊云的听党虽不如聂风“冰心决”般灵敏,但亦可听清楚方圆十丈之内的任何细微动静,甚至一草一木、一树一花的轻微摇动,亦绝难逃过死神的一双耳朵:但,他怎可能完全没有察觉,有一个人一直站在他的身后,冷眼监视着他的一举一动?

  来人怎可能完全悄无声息,逃过他的耳目?

  除非,来人已不是人,而是一头世上最精彩绝伦的——

  魔中之魔?

  除非,来人已经是——

  天下无敌?

  而就在步惊云身后的男人声音发出刹那,步惊云亦同时透彻明白,什么才是真真正正的——

  天下无敌?

  只因为……——

  
 

 
分享到:
2开拖拉机的贝可
1开拖拉机的贝可
3大头鱼在雨天和晴天
2大头鱼在雨天和晴天
1大头鱼在雨天和晴天
3蔷薇别墅的老鼠
2蔷薇别墅的老鼠
1蔷薇别墅的老鼠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