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九天箭神 >> 第六章 封 神

第六章 封 神

时间:2014/6/7 10:18:26  点击:2823 次
  “不错!”

  “那个凤舞在玄塘江畔发现的血脸男人,他,到底是谁?”

  聂风终于将凤舞的故事听到这里,他看着那个藏身在帐后、一直为他说着那个凤舞故事的神秘人影,终于忍不住问。

  他们如今所在,还是在那座已荒废多年的凤箭庄内;步惊云还是满脸木然、似是已毫无感觉地站于远处一角;而眼前案上,也还是放着那张似被剥下来的血红人脸……

  那张血红人脸犹在灿烂地笑,仿佛在笑着诉说它曾经历的那段笑中带泪、泪中带笑的情……

  那个藏身在帷帐后的神秘人影唏嘘地答:

  “问得好!凤舞在玄塘江畔发现的那个血脸男人,其实并非别人,正是如今我放于这个案上的那张血脸主人!”

  “什……么?”聂风闻言一怔,随即问道:

  “凤舞在岸边发现的血脸男人,竟就是眼前这张血脸的主人?但……,你不是曾经说过,眼前这张笑得如此灿烂的血脸,是属于那个武林神话无名的?那未——”

  “那个血脸男人,岂非正是神话无名?”

  帷帐后的那条神秘人影道:

  “你可以说他是无名,不过也可以说,那个血脸男人并非神话无名!”

  聂风愈听愈是大惑不解:

  “我不明白!你适才还说,凤舞感觉那血脸男人身上浑无半点功力剑气,方才认为他绝非无名,但为何又说,他也可以是无名?这到底是什么回事?”

  神秘人影在帷帐后发出一声饶有深意的叹息,答:

  “唉,这正是命运最弄人、最微妙之处:有时候命运为人所作的安排往往出乎人的意料之外……”

  “凤舞满以为那个血脸男人,只是背影与无名极为相像罢了,但其身上既然浑无半点功力剑气,便必定并非无名,但,她其实并不清楚,穹天之血的恐怖威力!”

  “中了穹天之血无上毒力的人,假如不死,不但会脸罩一层厚逾半寸的血膜,还可能会短暂失去功力……”

  “失去功力?”聂风开始明白究竟是什么一回事了,他道:

  “难怪凤舞会完全无法感觉那血脸男人有任何功力了,是因为即使他有功力,他的功力亦已暂时失去?”

  “嗯。”帷帐后的那条神秘人影沉应一声,复再续说下去:

  “而且,穹天之血的可怕还不止于此,穹天之血还可能会令人……”

  “!”聂风终于听罢那神秘人影说出“穹天之血”的另一个可怕之处了,他不由眉头一皱!

  只因为,若“穹天之血”一个可怕之处也是真的话,那未,凤舞在玄塘江畔发现的血脸男人,便极可能会是……

  无名!

  但,若然那血脸男人真的是神话无名,那如今放于聂风跟前案上的那张血脸,也必是从他面上剥下的人皮!

  究竟一代神话无名,为何会有一张被剥下来的血脸?

  而这张被剥下来的血脸,为何又会如此灿烂地笑?

  仿佛,这张血脸的主人,是全天下最幸福的人……

  凤舞与这张血脸的主人,固中曾发生了什么事?

  就在聂风眉头深皱之间,那条神秘人影,又已开始在帷帐后,诉说着凤舞与神话无名的故事。

  一段超出他俩命运安排的故事……

  真是似得可怕!

  凤舞看着那个正陷于昏迷的他,一面喂他服下一碗宁神药,一面便在心里暗暗感叹,他的背影,真是与无名的背影几乎一样!

  如果他身上不是浑无半点剑气功力,她=定会以为他就是她极度仰幕的无名!

  他,正是那个她在玄塘江畔发现的唯一生还者——那个血男人!凤舞已把他救回自己那片破旧小屋之内!

  不过,即使他并非无名:凤舞一直看着他昏沉的样子,心中竟也莫明其妙地生出一股“安全”的亲切感觉。

  她不明白自己为何会对他有这股亲切感觉!是因为他的背影实在太像无名?

  还是因为,在冥冥之中,她可能与他早有一段宿缘?所以才安排她救了他?

  然而,如今也并非是想这些的时候,她只希望自己适才为他所煎的宁神茶会有效,能令他尽快苏醒过来。

  总算没白费凤舞的一番苦心,那个血脸男人在喝过宁神茶后,不消一会,但听他喉头发出一阵微弱的呻吟,他,终于开始醒过来了!

  “你……醒了?”凤舞看见他双目逐渐张开,不由喜形于色;谁知他甫睁开眼睛,第一时间已坐了起来,环顾四周,茫然的道:

  “这是什么……地方,我……在……哪……里?”

  凤舞闻言一怔,她怔忡,非因他所问的话,而是因为他说话的声音!

  天!他的声音听来竟是异常沙哑,简直已不像是人应有的声音,而如鬼嚎一般,令人听来不寒而栗!

  他的声音变为如此,也是因为‘穹天之血’侵进他体内的毒力?

  乍闻自己如鬼嚎般的声音,他亦当场一呆!遽地,他又似有所觉,一把便向自己脸上摸去,接着又朝置于床畔的一盆清水一照……

  一照之下,他当场如堕地狱,只因他在水中的倒影,可还是一张人脸?

  不!那简直不能称为一张人脸!他的脸竟盖着一层厚逾半寸的血膜,实在丑陋恐怖已极!他竭力想将这层血膜撕下,但,这血膜竟像已和他的脸血肉相连,无论他如何用力,还是无法将其撕下!

  “没……有用……的!”凤舞看着他使劲想将血膜撕下,不由无限怜惜的道:

  “我在你昏迷之时,曾用尽各种方法,仍无法将其弄下来,若那张血膜真的如此容易便给你撕下,我早便不用那样费力了……”

  他愣愣的回望凤舞,若断若续的道:

  “是……你……把我救回……来的?那……你可……知……我为何会……几成变样?”

  凤舞不期然惭愧低首:

  “你……弄至……如今这个……样子,其实……是……因为……你中了一种……唤作‘穹天之血’的奇毒;这种毒已侵入了你的……五脏六腑,我……相信,你的声音……

  与及你的容貌变成如此,亦是……与此有关……”

  “但……,我……为何……会……突然……中了这种……奇毒?”

  凤舞面上的惭愧之色更深,无限内咎的道:

  “那全……因为,我……为了要助一个……我仰慕已久的……英雄……无名,在一时鲁莽下引爆了那奇毒……穹天之血,才会误伤无辜……的你,一切……都是……我的错!”

  “他”听罢,心亦陡地凉了一截,他定定看着同舞无限惭愧的脸,过了良久,终于长长吐出一口气,叹道:

  “原……来,是……因为……你?”

  凤舞槐然点头。

  出奇地,他乎对凤舞罪魁祸首,并没有太大的恼怒,他只是又长长叹道:

  “既然……把我弄成如此的……是……你,将我……救回来的……也是……你,我……

  也不知……是该……恼你……还是……谢……你,但……无论我脸上这块血脸能够……

  弄走与否,我……也希望……能……立即回家!”

  不错!一个人无论受到如何严重的创伤,总是第一时间想回家自舔身心伤口!

  凤舞万料不到,他居然并没有深怪她,他实在是一个好人呀!但他愈不怪责她,她心里面就愈难过,她依然无限内咎的道:

  “既……然……你要回家,那……你的家……在……哪里?”

  “我……的家……在……哪……里?”面对这个如此简单的问题,他一时竟觉不知所措,只因为他突然发觉,他,居然无法记起自己的家在哪里!

  不但如此,他更无法记起——

  自己是谁!

  天啊!他竟然……失忆了?他霍地抱头低呼:

  “啊……?”“我……的家……在哪里?我……到底……又是……谁?为……何……

  我……一点印象也……没有?”

  “啊……!我……到底是……谁?我……到底……是……”

  “谁?”

  “啊……”

  凤舞势难料到,“穹天之血”的毒性不但夺去了“他”的容貌和声音,更连他的记忆也夺去了!看着他在无比迷惘地低呼,凤舞不期然又愧然的道:

  “一切……都是……我不……好,是……我……不好!”

  “请你……放心!是我……凤舞……害了……你,我……凤舞……今日……当天发誓,我……一定会想出……方法……将你回复从前的你!在你……未完全恢复之前,我会……”

  “一直照顾你!”

  凤舞这句话说得异常斩钉截铁!“他”乍闻此语,本在惘然的他亦不禁一呆,愣愣回望凤舞,似是不敢相信一个十六岁的女孩会如此坚决,如此义无反顾!

  然而,凤舞虽是如此义无反顾,惟就在她此话刚好出口之际。她实行这句话的困难已随即来了!因为一个冷冷的声音嘎地已从其小屋门外传了进来,道:

  “贱人!想不你居然敢在屋内收藏男人?”

  “你,好不要脸!”

  凤舞乍闻这个语声,已经不用再回头看到底是谁了!缘于她实在太熟悉这个异常冷酷的声音!

  这个声音不是别人,正是向来视她有如仇人的大哥“凤星”!

  还有她的二哥“凤越”!

  天!势难料到,她将那个“他”救回来的事,如今竟被她的两个大哥知道了!

  凤家壮随即响起了集合的钟声,不消一盏茶的时份,全壮上下已在宽广华丽的厅堂内齐集,当然包括凤舞的乳娘“和妈”,还有观舞之父一一“凤玉京”!

  当凤舞与“他”被凤星凤越硬拉往厅堂之上时,凤玉京已无比威严地坐于正中,恍如一个即将要审判犯人的冷面判官,面色阴晴不定,极为难看!

  而他乍见凤舞,更即时面色一沉,怒喝:

  “畜生好斗胆!竞敢在家收藏男人!”

  “说!这个满脸血红的丑男子到底是谁?”

  凤舞当场哑口无言:盖因她虽然将他救了回来,却真的还未知道他的名字!而她也相信,他亦已撤底忘记了自己的名字!

  她不期然斜瞥了“他”一眼,接着便对其父道:

  “爹……,女儿……也不知道……他到底唤什么名字,但……,请你不要误会……

  女儿,女儿一直没干……非份的事。只是……”

  “他……如今满脸血污,且已不复记起自己是谁,这些都全因女儿而起;所以……,女儿实在有责任……照顾……他……”

  凤舞说到这里,又不由再朝“他”瞥了一眼,只见“他”听见她在重提旧事,已不期然再度陷于迷惘之中。

  凤玉京冷眼朝“他”瞄了一眼,不知因何缘故,居然并未瞧出“他”那张血脸,是给其在玄塘江所发的“穹天之血”重创所致。

  或许,凤玉京也只是依快意老祖心意,替他发那一箭穹天之血吧了!他其实也不大知道中了穹天之血的人,会有何可怕的后果!

  他不由道:

  “哈,看他长相丑恶已极,为父也不怀疑你会与他干下苟且之事,但,你说他落得这个田地,全是因你而起,你,到底于了什么错事?”

  骤闻此语,凤舞真是有口难言!难道真的要她但白告诉她的爹,她是因为要助无名,遂暗中以她所习的凤舞箭破了其父的凤家箭,最后才弄致那个“他”沦为如此?

  所以归根究底,真正罪魁祸首还是她的爹!与及那个小气记恨的快意老祖!

  不!她当然不能告诉她的爹,她已有能力破他的凤家箭!否则他堂堂一个凤箭庄庄主颜面何存?

  凤舞心知,有时候一个男人的尊严,甚至比他的性命更为重要!因此,她知道无论如何,她也不能将她有习凤舞箭的真相告诉其父!更何况……

  她亦曾应承她那个永远不见面目的神秘师父,绝不会将其传授凤舞箭的事告诉任何人!包括——她的爹凤玉京!

  故而,纵然此刻的凤玉京一片疾言厉色,凤舞也只得道:

  “爹,请原谅女儿……不能将真相告诉你,但……请你相信舞儿,舞儿不告诉你真相,是……为了……你……好……”

  凤玉京自己屡问不遂,当下勃然大怒,面色一沉,叱喝:

  “废话!畜生胆敢巧言辩驳!我命你,立即说出实情!但听“彭”的一声巨响!只见其出手之狠,竟将凤舞整个人打得向后倒飞十数尺,重重摔到地上,咀角迸血!

  好狠的一颗老父心!就像上次在快意老祖面前一样,动辄便重打凤舞,完全没有半分转图余地!

  那个“他”本仍在迷惘当中,此时处凤玉京如此苛待自己女儿,也不由看不过眼,“他”随即上前一凤舞,并对凤玉京道:

  “你竟这样狠心对待自己女儿?她其实并没做错什么,你何苦这样对她?”

  万料不到,“他”本已在为自己记不起身世前事而迷惘不堪,却竟然会如此挺身维护凤舞!凤舞只觉一阵感动……

  凤玉京在喉头发出一声冷笑,道:

  “嘿!你这厮算是什么东西,岂容你管我的家事?我喜欢怎样管教女儿与你何干?

  你这个外人最好快给本庄主——滚!”

  滚?

  凤舞一怔,连忙道:

  “爹!他……不能……走!女儿曾应承照顾他,直至他痊愈为止!女儿……一定要守信……!”

  凤玉京皆目道:

  “畜生!我今日已对你千般容忍!你竟然还倒过来帮这不明来历的人?”

  “好!为父如今就郑重告诉你!这个人我是赶定了!你若一意孤行要守信照顾他,就立即跟这个男人……”

  “滚出我的凤箭庄!”

  凤舞造梦也役想过,她只是为那个“他”说了三言两语,其父凤玉京竟已如此决绝,要将她也一并赶走!她当场为之一愕:

  “爹,我……”

  凤舞的大哥“凤星”突然插咀,冷嘲道:

  “嘿!还我什么?爹的意思,就是你若一旦跟这家伙离开,便再不是他的女儿!”

  二哥“凤越”也道:

  “不错!爹的凤箭庄向来家法严明,绝不容任何人心生外向!你一走,就表示你与爹脱离父女关系,从此——”

  “恩!断!情!绝!”

  恩断情绝?

  好重的四个字!重得就像一柄刀,一字一刀的切割着凤舞的心!但凤越此言一出,一旁的凤玉京竟未有任何异议,似乎亦默认凤越所言,正是其心里想说的话!

  面所有在厅堂内的人,目光都随即落在凤舞身上,似要看她如何抉择!

  甚至那个令凤舞感到内咎的“他”,此刻亦不由对凤舞道:

  “我,明白你的好意,与及你想努力向我补偿的心,但,你实在不用为我这个已变得不知是谁的怪物……而与至亲反目!就让我自己离开吧!我,会自己照顾自己……”

  “他”说着便即时转身离开,凤舞本仍在犹豫自己应该怎办,惟此时看见“他”独自离去的背影,心中着实不忍就这样“他”一个孤单离去……

  她突然叫住“他”:

  “慢着!”

  “他”一愣,无限疑惑的回望凤舞,道:

  “你……为何叫我慢着?难道,你……?”

  凤舞并没有即时答“他”,她只是看着自己威严无比的爹凤玉京,突然一字一字的对其父道:

  “爹!既然……你留他不得,那……女儿……唯有决定,与他——”

  “一!起!走!”

  凤舞此言一出,堂内众人尽皆哗然!大家都不明白凤舞何以会为一个陌生的“他”,不惜与其父恩断情绝?

  而凤玉京乍闻自己女儿此语,更当场从紧咬的牙缝中狠狠吐出一句话:

  “畜……生!你……疯……了!”

  凤舞脸上流露一丝凄凉苦笑,幽幽的答:

  “是……的!也……许……女儿……真的疯了,但……,一个人……既然生而为人,便应该活得像一个人!女儿既然因一时鲁莽,害他落得如此,便应勇于承担一切责任!”

  “我……知道,爹……你是因一时气上……心头……才会如此决绝,但……女儿深信,在爹心中,可能亦认同……女儿……要勇于承担……过错,其实,爹你只是……口硬……心软……”

  是的!天下没有不望儿女成材的父母!即使自己如何十恶不赦,也希望儿女能成为自己的光荣……

  在凤玉京冷得似会结冰的面上,可有半丝为自己女儿能有勇气承担过错,而暗暗流露的喜悦?

  即使他身为一庄之主,在人前仍不得不强逼自己口硬?心硬?

  不知道!只知道此刻无论凤舞怎样说,凤玉京依然像是一个永不动情的判官,他又再次无比冷硬地吐出凤舞的罪状:

  “好!育生冥顽不灵!我凤玉京今生就当从没养过一个这样的忏逆女儿!你,”

  “立即与他一起滚!”

  冷硬的声音,更配合冷绝人寰的出手!凤舞与“他”只觉眼前袖影一幌,继而“蓬”

  的一声巨响!

  凤玉京赫然已挥袖将二人猛地扫出厅堂,二人更一直倒地翻滚,撞破凤宅巨门方才直出宅外!

  好绝好可怕的断情一击!看来凤玉京不单箭艺了得,功力亦非庸手!

  凤舞与“他”惨被灾一击重扫出门外,二人即时口吐鲜血!但凤舞仍强自支撑起来,昂首对凤玉京道:

  “爹……,虽然你坚决不再认我为……女儿,但……一日为父,终生为父!在女儿心中,你永远是你的爹!若有天……你需要女儿……的话,无论如保,舞儿一定会……”

  “回来帮你!”

  凤舞说着,这地远远朝厅堂内的老父深深一跪,珊珊情女一颗孝心,已经完全表露无遗……

  今日她落得与严亲反目的下场,非因不孝,而是因为她要坚持自己认为正确的事!

  她决不能因为慑于老父的威严,而违背自己的良心!

  可是,即命名向来不屈的凤舞,不惜跪下来与父拜别,凤玉京却连看也没看她一眼,他只是冷冷将袖一拂,赫听“隆”的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他,竟以劲风隔空将凤箭庄那道巨门重重关上!

  他似乎真的不想再多看这女儿一眼!

  然而这道辱耳欲聋的关门声,却当场把凤舞的心也震碎了!只是她亦知老父今日既矢言断约以父女之情,便再无转图余地,她唯有无限依依的站起来……

  甫站起来,她例看见那个同扫出凤箭庄的“他”,正定定的看着她……

  但听“他”带着无限歉意的道:

  “对……不起,是我连累你和你父反……”

  “他”本想说是他连累凤舞与其父反目,谁知话未说完,凤舞已截断他的话:

  “要说对不起的,其实是我!”

  她说着也定定的看着“他”,道:

  “请你放心!我凤舞既然应承帮你解去穹天之血的毒,无论如何,即使牺牲我自己一切所有,甚至我这条贱命,都会设法令你回复从前的模样!”

  “而且,尽管你已完全记不起你的亲人,我亦会尽力为你找回他们,因为我也很想知道,在那层厚厚血脸下的你……”

  “到——底——是——谁?”

  不错!乍闻凤舞这句说话,“他”亦十分相信她即命名挤尽一条命也会帮他,只因为她为了维护“他”,已不惜与其父恩断情绝,试问还有什么可拦阻这女孩的心?

  “他”只是在想着一件她也同样想着的事!便是……

  “他”,是谁?

  凤舞与那个“他”,终于走了!

  然而,就在二人离去之后,就在所有被召集到厅堂的家丁婢仆,亦陆贯散去之后,凤箭庄内的凤玉京,与及凤舞的两个兄长“凤星”“凤越”,却并没有拍手称庆。

  相反,三人适才在脸上流露的怒气竟然一扫而空!

  不但如此,三人脸上更出奇地流露一丝欣慰之色!似为能有一个如此的女儿及妹子而欣慰!

  哦?这可奇怪了!凤玉京父子三人,向来不是视凤舞如心头刺、眼中钉的吗?为何又会在凤舞走后,为她感到欣慰?

  但听凤玉京沉沉叹道:

  “她,终于走了。”

  一旁的凤星点头微应:

  “嗯。但,这次离去对她来说,绝对是一件好事!爹,你也不用大顾虑三妹……”

  凤越也道:

  “不错,爹,更何况,要三妹离开凤箭庄,一直是你对她的悉心安排……”

  三……妹?凤星凤越向来对凤舞都是贱人贱人的叫,几曾称她为三妹如此亲热?

  他们为何会一反常态?

  但最令人惊的还是凤玉京!原来要凤舞离开凤箭壮,一直是他的悉心安排?

  这个看来外冷内冷的严父,到底为凤舞安排了什么匪夷所思的命运?

  不知道!只知道如今的他,在欣慰之余,似亦略现忧色,但见他眉头一皱,叹道:

  “不过,要舞儿离去虽是为父的悉心安排.我……始终有点担心……”

  “哦?爹到底担心一些什么?”

  “为父在担心,舞儿适才一意孤行要帮的那个‘他’!这个人虽然面膜,身上浑无半点真气及慑人气势,更可能连他也再记不起自己是谁,但一一”

  “我适才以我们祖传的秘学‘听心诀’,隔空暗听他的五内,发现他的五内有异常人,故而此人本来习武的天赋极高,而且……”

  “我更听见他的五内,似潜藏着一股极度可怕的……力量,一股因某种原故被暂时封锁、即使一般武林高手加快意老祖亦难以察觉的力量!”

  势难料到,凤玉京除了身负凤家箭外,更有一套可听人所不能听的“听心诀”?故纵使所有高手都无法发觉那个“他”潜藏的恐怖力量,凤玉京却早已听出个所以然来?

  “爹,你……是说,那个‘他’并非凡人?他,可能是一个超越许多人的一一恐怖高手?”

  凤玉京目光闪的答:

  “嗯,而且,舞儿应该是在这带附近救起他,若真如此,我想,我已经知道他是谁了……”

  “如果,他真的如我所料,当真是那个可怕的“他”的话,那舞儿今次矢志要维护这个看来已失去记忆的他,她的处境纵然令我担心,但……”

  “她若能跟着这个‘他’,对舞儿来说,可有是一件好事亦未可料;或许,他更可能在无意中助舞儿达成我们想她达成的事,总较留在我们凤箭庄这潭死水为佳……

  什……么?凤箭庄富甲一方,更开始于江湖扬名,凤玉京为何会说威望日隆的凤箭庄会是一潭死水?

  再者,他们三父子原来一直在希望凤舞,他日能为他们达成一件一一“事”?

  难道凤玉京向来如此苛诗自己的亲生女儿,也只不过是一场逼不得已的一一戏?

  他每次掌打凤舞之时,一颗心其实也在隐隐作痛?

  打在凤舞的脸,却深深痛在凤玉京那颗神秘莫测的严父之心……

  甚而凤舞的两个兄长“凤星凤越”,他们表面虽视凤舞如宿世仇人,其实亦是凤玉京的刻意安排?他们都只为逼凤舞他日能达成那件“事”,才会如此?

  他们,其实也最疼凤舞这个勇敢的三妹?他们唯一的妹子?

  到底雄奇宏伟的凤箭壮,背后隐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惊人秘密?

  他们三父子一直想凤舞达成的“事”,又是什么要事?致令他们在这些年来,不能在凤舞面前,当回真正的——

  自己?

  其实,在凤舞与那个“他”离去之后,不仅凤玉京三父子似若有所失,还有一个人,亦为凤舞感到无限可惜!

  那是一个一直藏身于凤箭庄檐下、暗暗目睹凤舞离去的人——

  龙!袖!

  啊?快意老祖围攻无名的卑鄙计划已经大功告成,快意老祖必早已回快意门,龙袖为何不随其师父一起回去?

  即命名,其师的所作所为,已是一个令他相当失望的师父……

  龙袖并不即时随其师回快意门,缘于,他本来想再见一个。

  一个他认为与自己是同类的人……

  凤。

  舞。

  但见他在凤舞离开之后,脸上小期然泛起一丝敬佩之色,一丝从未在其脸上出现的敬佩之色。

  只因为他生存至此刻为止,向来高气傲的他,亦从未敬佩过任何人!但今日,他终于发现了……一个。

  “好……家伙!”龙袖不由在心中暗暗惊叹:

  “想不到普天之下,居然有一个为了自己坚信没错的事,会如此勇敢不屈的女孩!

  凤舞啊凤舞,人可知道,我龙袖向来对所有女孩视如不见,全因为……”

  “我一直希望在茫茫人海当中,能遇上一个可以令我龙袖真正感到兴趣的女孩!而目下……”

  “我相信自己遇上这个人了!”

  不错!能够令据做的龙袖也由衷感到兴趣的,一定是一个他极度欣赏的女孩!

  凤舞,会否正是这个人?——


 

 
分享到:
2一棵想飞的竹子
1一棵想飞的竹子
2红枫叶的温暖
1红枫叶的温暖
2小狐狸天天和小牛聪聪
1小狐狸天天和小牛聪聪
3我亲爱的狐狸大叔
2我亲爱的狐狸大叔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