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风云续集 >> 第一百二十一章 骆仙之秘

第一百二十一章 骆仙之秘

时间:2014/6/6 6:51:09  点击:2760 次
  怀空被人突然袭击,单掌疾挥,气流成旋,以雷霆之势向来人劈去!

  而来人却是无二!无二右手竟从齐根没有了!

  无二飞身避过怀空的猛掌,哈哈大笑道:

  “好雄猛的内力!我就是想试一试你的功力!”

  怀空冷哼道:

  “无二!我已经恢复了功力,更何况你右臂已断,绝对不是我的对手!”

  话音甫落,门日有一个女子的声音接口道:

  “好得很!经过铸心之后,你的武功果然一日千里!”

  话语声中,白伶缓步走了进来,她的右眼眼上竟缠着绷带!

  “白伶?”

  怀空微微一怔。

  白伶在离怀空五步远的地方停住脚步,面带喜色地道:

  “总算没有自费无二和我的一潘苦心!”

  无二笑了一笑道:

  “一切都是神婆的安排,我和自伶所干的种种事情,都只为帮助你铸心!”

  怀空面露愧色地道:

  “但,我却真的误会了你俩,还把你二人伤成这样!”

  无二道:

  “别这样说!怀空,如果一条臂膀可以换取你功力大增,又算得上什么?”

  白伶道:

  “对!只要你能成功铸心,炼成‘炼铁手’,一切牺牲也绝对值得!”

  怀空盯着臼伶,激动地道:

  “白伶,我明白你的心意,我一定会练成‘炼铁手’替大哥报仇!”

  白怜伸出柔黄,握着怀空的手道:

  “那,全靠你了……”

  无二道:

  “怀空,神婆说过会在狮王堡外等你,然后带你进入天门!不过你如果要踏出狮王堡;就必须经过祭狮大会,战胜铁狮男!这是神婆带你进入天门之前的一个考验!”

  怀空点点头道:

  “我明白!”

  ***

  狮王堡的练武场上,怀空与铁狮男对面而立,两人之间相隔五丈之距。

  观台一隅,无二与白伶注视着场内,

  无二看了一眼白伶,道:

  “白伶,你与怀空向来不和,想不到当日我开口相求你为怀空铸心,你竟然一口答应了!”

  白伶笑了一笑道:

  “无二,我也从来没有想过,你会为神婆办事!”

  无二道:

  “很简单因为我已经是天门的人!”

  白伶闻言一愣,道:

  “什么?你已经是天门的人?”

  无二点了点头。

  白伶道:

  “那,天门之内是什么地方?又有些什么人?”

  无二神色伊然地道:

  “身为天门门下第一诫,就是要紧守大门的秘密!否则五雷轰顶,不得好死!”

  白伶也不再追问,心里暗自忖道:

  “啊?一谈及天门,无二仿佛像变了另一个人一样!究竟天门有爿·么慑人之处?能令英雄好汉对它视若神明?”

  观台正中央的太师椅上,银冰缓缓站起身来,五指一挥道:

  “好!午时己到,祭狮大会开始!”

  银狮点点头,下令道:

  “开闸!”

  一名手下忙应命启开了两道闸门。闸门甫开,一只饿狮和一只猛虎便汹涌而出,即时展开残酷撕杀!

  到底所为何事?

  已经成功地铸心的怀空,将要如何对付铁狮男?他铸心后的功力,又臻至何等境界?

  ***

  铁狮男为报父仇,决心于之父灵前手刃怀空!而银冰友金银双狮,更为此而举行祭狮大会!

  被邀赴会的来自天南地北,合共七大派,分别是南峦诸葛亮、西岭笑佛,还有漠天、广陵、玉碧、穹山。铁旗!各派济济一堂“!目的其实是要各掌门证今日祭狮之战,以雪北野雄补被杀耻辱,重振狮王堡的声威!

  银冰一声令下,两头狮虎己同时出闸,展开厮杀!然而猛虎岂是狂狮的敌手?刹那间,己是血洗教场,残酷至极!

  铁狮男盯看怀空,冷冷地道:

  “和狮子搏斗的就是这样的下场!怀空,接着就是以你的血来祭狮了!”

  怀空冷笑道:

  “可惜我不是虎,我已经比猛狮更强!如果你不是一只退缩的狮子,便来吧!”

  铁狮男大喝道:

  “大言不惭!那你就受死吧!”

  喝声中,铁狮男双拳疾击而出。

  “咚……咚……咚……”开战了,铁狮男战意如虹!战鼓更屡地响起助威!

  转眼间,两人便过了七八招!

  台上无二赞道:

  “啊,转眼己对拆了七。八招,但怀空守得稳如泰山!”

  白怜道:

  “想不到一颗心经历铸炼的他,就连功力也己进步如斯!”

  无二道:

  “不过铁狮男也不容小觑!这七、八招只为探怀空虚实!白伶,你认为此战胜负如何?”

  白伶充满信心地道:

  “怀空必胜!”

  无二“哦?”了一声,道:

  “为什么?”

  白伶道:

  “因为我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他身上!”

  无二瞥了一眼白伶道:

  “其实,你当日佯装性情大变而逼怀空铸心,我看他那时的痛苦表情,便知道他是真的喜欢你!”

  白伶娇嗅道:

  “无二你在…胡说些什么?我……一直也只是喜欢怀灭而已!”

  无二笑了笑,道:

  “是吗?记得你说过,喜欢怀灭是因为他是强者!但喜欢一个人其实相当微妙,有时候根本不需要有什么原因!强者,也许只是你一直欺骗自己的藉口罢了!”

  白伶低头不语!

  无二哈哈大笑道:

  “我无二粗人一个,心直口快!不过旁观看清,可能比你自己更清楚你喜欢是谁呢!”

  场上,铁狮男稍探虚实,己开始对怀空正式展开攻势了!

  只见他飞身腾起三丈,“铁杀拳”之“狂狮逐日”向怀空当头如暴雷轰顶般击下!

  “狂狮逐日”势狂力猛,怀空忙左手使出空气御劲,右手疾挥破元拆招,依旧气定神闲!

  观台另一处,漠天门门主边饮酒边吃吟着道:

  “十数招了!铁狮男还是久攻不下!更何况,那怀空还只守不攻,如果他反攻,恐怕铁狮男未必能挡得住啊!”

  穹山派掌门斜瞥了一眼漠天门门主,道:

  “沙门主你此言差矣!大家记不记得狮王堡有一招战无不胜的镇山之拳兽心怒?

  据闻这招‘兽心怒’凶残至极,招出不但杀敌,也会自伤己身,故狮王堡历代堡主也不会轻率使用!依我看,北野雄狮生前如疼爱他独生子铁狮男,倒未必会将这损人害己的杀招传给他!”

  站在穹山派掌门身后的名穹山派弟子道:

  “掌门!俄们还以为铁狮男一定会使出‘兽心怒’,才来观战,如今岂不是白走一趟?”

  其实,众掌门早就知道狮王堡此番相邀观战,无非是向他们示威,故说话也饱含讥讽这意!

  这些话听在银冰耳里,固然难受,但她仍不失主人家风范,以礼相待:

  “北地风寒,容易染上寒症,各位掌门何不多喝两杯暖身?”

  几名堡丁忙为众掌门斟上酒。

  穹山派掌门盯着给他斟洒的堡丁,汕笑道:

  “小子,你为什么如此慌张?是不是担心你们的少堡主会败呀?”

  一旁的银狮听了,差点气炸了肺,暗骂道:

  “他妈的!这些老鬼完全不把我们狮王堡放在眼里!”

  遂抢下一名击鼓堡丁的褪道:

  “哼!你的鼓有神无气!滚开!让老子来为少堡主击鼓助势!”

  话音未落,就手起糙来,顿时鼓声如雷,震人耳膜!

  急速澎湃的战鼓声,再次振奋铁狮男的激昂战意!他感到自己背负了整个狮王堡的兴衰他已经只许胜!不许败!

  心神一抖,立时身旋如钻,使出“铁杀拳”中以雄猛见著的怒转狮旋!

  高速旋转中,铁狮男右拳暴出,直击怀空的胸前。

  怀空竟不避不闪!

  “蓬——”怀空的胸口结结实实地挨了铁狮男这一记猛拳!

  台上,无二与白怜几乎同时惊叫:

  “啊?怀空为什么不挡不避?”

  正在击鼓的银狮兴奋大叫:

  “哈哈!中了少堡主一拳,怀空输定了!”

  西岭笑佛皱着眉,不解地身语着道:

  “哦?怀空在干什么?”

  铁狮男挥拳乘胜追击,怒声道:

  “妈的!你竟然斗胆用胸膛硬挡我一拳?我这拳足以击碎你的心,你为什么连半点痛苦的表情也没有?”

  怀空一边招架,一边冷声道:

  “我的心已铸炼得比铁还要硬!你区区一拳怎会令我有痛的感觉?”

  铁狮男怒喝道:

  “废话!即使你的心如何坚硬,也绝对比不上狮心之狂之霸!你的心,已经注定要给狮子彻底天噬!”

  喝声中,只见他右拳一抖,立时有一股血红的光影泛射出来,红光流艳,挟着一股劲风呼呼向怀空当胸斜扑而来。

  怀空才动身形,便感觉出冷风袭体,忙右足一撤,抛看沉身,右手曲时一撞,封往来势,手腕一绕,往对方手臂抓去,手指扣向对方的“曲池穴”。

  铁狮男拳势扑出,已被对方闪过,他低哼一声,身子疾转,右臂倏地下沉,一兜一转之际,直击而去。

  怀空腕力一抛出,便己落空,他急忙一沉身,左臂转一个大弧,右手藉着身子移转之际闪电般疾穿而出,迎上对方击来的猛拳!

  两人的招式都快若流星,一闪即至。

  “篷——”拳拳交击在一起,发出一声巨响,怀空绞风不动,铁狮男却被震得倒射丈外!与此同时,一声狮吼,一只巨狮猛扑怀空而来!

  怀空斜瞥了铁狮男一眼,怀空冷笑道:

  “来得好!就让我看看狮子心是否如你所说!同样狂霸?”

  “霸”字刚落,右掌如电拍向飞扑而来的巨狮腹部。

  “蓬”的一声巨响中,夹杂着“喀嘲”的骨格断碎声,巨狮被怀空一掌击得口喷血雨,庞大的身躯倒射而出!

  但比巨狮身躯飞得更快的,是——

  一颗血淋淋的狮子心!

  铁狮男勃然变色,飞身接住狮心!

  同时所有的观战者也流露出极度震惊的表情工因为……在这一招之间,己高低立判!

  无二冷然道:

  “铁狮男输了!”

  铁狮男真的输了,他万万没有料到狮心所挟的劲道竟如此利害,身子竟然震得倒飞而出,“蓬”地一声撞在身后五丈外的闸门上,将闸门都撞断了!

  台上,西岭笑佛季灭乐祸地拍掌大笑道:

  “哈哈!单是怀空击出狮心的这一掌,己把铁狮男震退数丈!”

  顿了顿,扭头看了一眼坐在右侧的漠天门门主道:

  “沙门主,看来这次真的如你所言,准会沦为屠狮大会!”

  漠天门门主点点头,道:

  “对!铁狮男真是不自量力,恐怕他今世都别奢望能为他父亲报仇了!”

  站在一远处的金狮阴沉着脸,走到二人面前道:

  “哼!你们自开战后一直嘻笑怒骂,简直目中无人!”

  西岭笑佛冷冷地盯着金狮道:

  “金狮!我们只是实话实说!.其实良禽择水而棱,看来狮王堡也不是长久横身之地!”

  漠天门门主接口道:

  “看你也是个人材!不如早日投放我们七大派,也总比在狮王堡为佳!”

  银冰陡地娇喝道:

  “不!我们狮王堡决不会一败涂地!因为我们还有最后一招!

  说罢,从怀里摸出一块红绫,掷向台下的铁狮男,道:

  “狮男!狮王堡今日非胜不可!你就用最后一招来为你爹报仇吧!”

  铁狮男一愕!想不到催逼他使出最后一招的,竟然是他的未婚妻子!但事已至此,他也再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飞身接住红绫。

  台上西岭笑佛喃喃自语道:

  “最后一招?莫非铁狮男真的练成了狮王堡镇山最后一招兽心怒?”

  没错!整个狮王堡上下,甚至铁狮男的恋人,也将所有的期望都寄在他身上,他已经不能败!纵使明知“兽心怒”是不能妄用的必杀绝招,铁狮男最后也不得不走上这条路L一一之条没有退路的路,不能回头的路!

  他缓缓地将红绫扎在双眼上!咦?他为什么要以红绫蒙住眼睛?

  猛兽己穷凶极恶,但一头困兽更是凶悍百倍!因为困兽会豁尽本能力量去冲破牢笼!如今银冰的红绫便是要把铁狮男困在黑暗之中,令他变成一头被困的雄狮!这样便能将他潜藏的盖必力量激发至极点,正是“兽心怒”最可怖之处!

  “嘿——”铁狮男突然一声大吼,高举双拳发力一挣,手腕上的铁护腕竟被震得寸碎!

  台上无二面露震惊之色,道:

  “厉害!不顾一切把全身功力聚于一条臂上,不单震碎护腕,甚至他臂上的盘脉也会爆裂!难怪说此招损人害己!此招在杀敌同时,铁狮男这条手臂也废定了!”

  白伶担忧地道:

  “那怀空将要如何应付?”

  这时,台下怀空却在台阶上缓缓坐了下来!

  无二惊声道:

  “啊?怀空为何会临阵静坐?他……要如何破招?”

  铁狮男终于发招了,暴吼道:

  “怀空,接我的兽!心!怒!”

  吼声中,他脚下的地面竟碎裂下陷!

  在他暴吼的同时,逾千门下也一呼百应,齐齐沉腰进马,同心一吼!

  千夫齐吼!挟着铁狮男“兽心怒”的狂暴拳力,霎时如化为一道万斤巨石,直向怀空狂击而至!

  真正的胜负,就在这一招之间……

  面对“兽心怒”这损人害己的雷霆之拳,怀空依旧纹风不动!

  他也极想一试自己在铸心后的实力到底有多强!

  只见他气定神闲,待猛拳袭近身体之时,才双掌翻飞,右手“空元”先截击对方中路,削弱来势,左手“破元”却硬接此招!

  同时,怀空更拗身一退!

  掌拳相交,铁狮男骤觉自身的拳劲不断地向对方急旋而进,想不到怀空体内竟如汪洋,容量惊人!但其实接铁狮男这重招的不单是怀空,还有他身下的长阶!只见长阶如被刀劈过一半,齐中一断为二!

  台上西岭笑佛讪笑道:

  “哈哈!‘所谓镇山之拳的‘兽心怒、被如此一卸,已经卸得七零八落了!真是窝囊得很哪!”

  劲招竟然未能如期尝到甜头,铁狮男连忙变招!左时如见雷般向怀空胸前暴撞而来!怀空忙飞身避过!铁狮男一时击在台阶上,台阶顿时留下一个逾尺深坑!怀空甫一着地,即时双掌齐施,排山倒海般向铁狮男反攻!

  漠天门门主哈哈大笑道:

  “小子殊不简单,火拼‘兽心恕’如此劲招,紧守之余仍可还以颜色!”

  就在此时,传来一阵“轰隆”之声,狮楼竟倒塌了!

  而铁狮男也被怀空的猛掌击得吐血不己!

  穹山派掌门拂须道:

  “看来狮王堡气数已尽!”

  南峦诸葛冷哼道:

  “没料到我们长途跋涉前来观战,铁狮男却不出半个时辰便战败!失望!”

  西岭笑佛呵呵一笑道:

  “各位掌门!敝寺距此地不远,不如往西岭寺小歇一会,如何?”

  银狮猛地一扔手中棒褪,大喝道:

  “想走?没那么容易!”

  喝声中,竟一拳将大鼓击得透穿!狮王堡众堡丁也立时围住了各派掌门。

  金狮冷声道:

  “未得我们少堡主的同意,所有人都不得离开!”

  漠天门门主冷笑道:

  “废话!你们少堡主连手臂也废了,已是自身难保!”

  穹山派掌门附合着道:

  “不错!我们要走要留,你们还有资格管得着吗?”

  金狮冷哼道:

  “蠢材!难道你们还没有发现,刚才在喝酒的时候已经中了本门奇毒一一醉狮潜吗?”

  穹山派掌门忙运功提气一试,失声惊呼道:

  “啊?丹田气滞……”

  漠天门门至怒骂道:

  “他妈的,你们这班家伙果真在酒中下了毒!”

  金狮一挥手,向身后的从堡丁下令道:

  “别让他们伺机驱毒,给我杀!”

  众堡丁立时纷纷举刀舞剑,杀向各大掌门!

  白伶与怀空跃下观台,奔向怀空。

  白伶关切地道:

  “怀空!你没事吧?”

  但离怀空还有五步之距时,二人却被一股强大的气劲反弹了回来。

  白伶惊叫道:

  “啊!好强的气!”

  无二道:

  “别动他!刚才怀空挡‘兽心怒:时,想必也耗了不少的元气,他正在动功调息!”

  这时,银冰与银狮也飞奔向铁狮男。

  银冰替铁狮男解下蒙在眼睛上的红绫道:

  “狮男!你怎样了?”

  铁狮男圆睁怒目,道:

  “为什么……要向各大掌门下毒?”

  银狮道:

  “少堡主!今日战败,绝不能让七派掌门四处宣扬,情非得已,希望你别怪我们自作主张!”

  铁狮男微微一愣道:

  “你们早认为我此战会败?”

  银冰摇摇头道:

  “不!狮男!我们只是以防万一而已!”

  银狮附合道:

  “对!此战关乎狮王堡兴衰与及上下各人的荣辱,除此别无他法!今日不但七大掌门要死!怀空与他的人也绝不能活着离开!”

  说着,朝身边几名堡丁丢了个眼色,那几名堡丁忙挥刀冲向怀空。

  白伶正要出手相助怀空,即被无二拦住。

  无二道:

  “白伶!让怀空来应付!”

  只见首先冲近怀空的一名堡丁被怀空捉住右腕,一扭,钢刀竟将后面紧随而至的六名堡丁的刀势全部瓦解!

  银狮惊叫道:

  “啊!连消带打!一招破尽七刀!一般人已无法解决他!快放白狮王出来!”

  话音刚落,一名堡丁便启动沉重的闸门,一头通体雪白的猛狮飞扑而出。

  围攻怀空的七名堡丁忙飞身逃窜,大嚷:

  “哇!白狮王出笼了!大家快避开呀!”

  呼叫已经太迟!白狮王已疯狂扑出,敌我不分,遇人就咬,只顾屠杀!

  但怀空仍是万变不惊,一个翻身己避过白狮王的来势,沉喝道:

  “狮王?在我眼中仍然与一般狮子没有两样!”

  沉喝声中,怀空己飞快朝白狮王的腹下一拳,狠狠地击中它的胸腹!

  “蓬——”一声巨响,与此同时,漠天门门主一拳击在金狮的左颊上,将他击得飞跌出三丈,撞在北野雄狮的灵桌上,将灵桌撞翻,灵牌也跌落在地!

  银狮与金狮向来十分要好,亲如手足,忙上前扶起金狮。

  金狮吐了一口血道:

  “嘿!烂船还有三分钉!想不到中了‘醉狮潜’还有这等反扑力!”

  银狮从鼻孔里哼了一声道:

  “我们就合力围攻他们,看那些老鬼们还能支持多久!”

  银冰对铁狮男道:

  “狮男!我要去联手解决七大派,你自己先歇一下吧!”

  铁狮男默默地点了点头,缓上走到北野雄狮的灵桌前,从地上拾起灵牌,拍了拍上面的灰尘,喃喃地道:

  “爹……”

  “当当……”

  兵器交击声此起彼伏,铁狮男的目光缓缓转移到场中,碎地,一颗战败的心,突如其表地升起一阵无名的恐惧,从不言退的他,赫然一步一步地向后退!可惜狮王堡的门下,全都在忙杀人灭口,并没有人注意他这个夫败者!

  当己逼无可退的时候,不应该倒下的他,终于颓然跪倒在地!

  一直以来,铁狮男以为全堡上下与他同仇敌汽,一意为北野雄狮报仇!更具心欣赏他杀敌时的雄风!

  可是,他如今已经清楚地看见,门下的心并非如此!他们只是不择手段地保持狮王堡给他们的声名与利益!

  想到这里,铁狮男忽然感到自己背负所有人的期望,甚至不惜牺牲一条右臂,也根本毫无意义…

  “他们根本没有理会你的感受!”一个声音在面前响起。

  铁狮男缓缓抬头一看,却是无二!

  无二继续道:

  “你,只是他们安排在斗兽场中的另一头狮子而已!”

  铁狮男无言低下了头!

  怀空接口道:

  “铁狮男!就等你完全放下心中这此俗虑枷锁的时候,我俩再公平一战吧!”

  说罢,瞥了无二一眼,转身举步欲走!

  几名堡丁飞扑而至,拦住怀空与无二道:

  “哼!你们统统都休想走!”

  怀空冷笑不语,举掌遥遥一推,那几名堡丁便立被他的掌风击中,惨叫声撞门而出!

  门外,赫然站着神婆!

  神婆依旧是那张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脸,但怀空却感觉到这张脸后,透露着一股柔情,不再是初次相见时邪么恐怖!

  “怀空!想不到你如此轻易破了‘兽心怒’,你的进境倒是大出我的意料之外!你已经通过了进入天门的考验,如今我就带你前去晋见帝释天!”

  无二看了一眼身旁的白怜道:

  “天门并不是人人都可以进去的!白怜你要留下来!”

  怀空回头道:

  “白伶!你就等我回来吧!”

  “好……”白伶捻看自己的衣角道。

  怀空遂与神婆渐渐远去!

  白伶目送着二人背影消失,才开口道:

  “无二,帝释天到底是何方神圣?真的可以帮助怀空练更上一层的‘炼铁手’?”

  无二肃容道:

  “放心!只要怀空能付出他最后一份诚意!帝释天,是无所不能的!”

  说这话时,他眼里露出一种崇敬之色,仿佛帝释天的能力,是他亲眼所见的!

  “失火啦!城楼失火啦!”忽然,狮王堡内传来一阵‘凉惶的叫喊声。

  只见狮王堡内火冲天,浓烟滚滚,果真夫火!

  银狮焦急地道:

  “大家快敕火呀!”

  一名堡了迟疑着道:

  “但……银右使,火头不单只一处,堡内处处都是火呀!”

  “嘿嘿,烧吧!就让一把火将这里所有的贪婪与荣辱都烧为灰烬吧!”火光中,摹地传来铁狮男凄凉的笑声!

  众人忙冲过去一看,只见铁狮男正手持火把,在四处点火!。

  银冰惊叫道:

  “什么?是你在放火?你……疯了吗?”

  铁狮男飞身点燃旗杆上的旗帜,道:

  “我没有疯!真正疯狂的只是你们!”

  银冰道:

  “但你身为少堡主,怎么可以亲手烧掉狮王堡?”

  铁狮男猛力一脚踢倒一块木门,道:

  “我已经不是少堡主了!”

  银冰瞪大着眼睛,吃惊地道:

  “狮男,你……说什么?”

  铁狮男一字一字地道:

  “从今以后,谁都别想逼我做我不愿意做的事!”说着,又继续点火。

  一名堡丁悲愤地道:

  “住手!无论你仍否是少堡主,都绝不能烧掉我们的根!”

  话语声中,挥刀向铁狮男的后背砍去。

  铁狮男回身一拳将那名堡丁击出数丈远,狂笑道:

  “哈哈我早说过,任何人也别想再逼我!滚开!”

  狂笑声中,铁狮男已大步冲进熊熊火海之中!

  “狮男!”银冰一声惊呼,便欲跟着进去,但却被金狮拦住了。

  金狮镇静地道:

  “银冰!不要理他!他真的已经疯了!我们还是先收拾这场大火再说!”

  般若有云:

  这离一切颠倒梦想,究竟涅磐……

  铁狮男,到头来一切皆空!——

 

 

 
分享到:
当我还只有六岁的时候3
揭秘中国古代七对最恩爱的皇帝夫妻
乡愁 余光中3
牡丹花仙3
揭秘古代哪些妓女无需陪客人上床
1小熊笨笨遇险记
潘金莲与西门庆最“恶心”的一件床上创举
宋齐继 梁陈承 为南朝 都金陵69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