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风云续集 >> 第一百零五章 半剑已败

第一百零五章 半剑已败

时间:2014/6/5 22:33:03  点击:3386 次
  魔!

  邪皇曾经说过,魔是臻至最高境界的其中一个法门。

  当年聂风为了拯救中原,而不惜入魔,功力也因此而暴增,无论是武功及性格,也都判若两人!

  幸而后来聂风因步惊云帮助,最终从漫漫魔道中恢复了本性。

  然而,克服了魔性的他,会否在武功上比入魔之时更胜一筹?达至一个比魔更强、更莫测的更高境界?

  整整十二年了!

  断浪与聂风,这双由友变为敌人的冤家又已碰头。

  今日,二人为了立场的不同,即将再决胜负!

  二人俱是武林中的顶级翘楚,怀空静看着二人之战,心头竟然冒起一股沸腾的感觉。

  为了寻找步惊云,怀空从而得悉了一些关于聂风的传说,他早就为聂风不借牺牲自己入魔之心而神往!眼前的聂风,虽然神秘,却隐隐散发着亲切!

  两大绝世高手,就这样屹立不动,也不知倒底过了多少时候……

  绝世高之间的决战,胜负可能只在一招之间!

  未出手前,双方都必须在对方身上找出一个可以攻击的决胜点!

  断恨的剑仍紧握在手中——

  他缓缓举起了剑!

  旷世邪剑如箭在弦,他看来已经寻出了一个可以进攻的决胜点!

  他要出招了?!

  但,忽尔狂风大作,晴好的天空一片灰暗,石壁、亭子、树木,都在不断地发出阵阵“喀嘲”之声!

  瞬息之间,强风已经笼罩着方圆百丈之内,天地一片肃杀!

  总算怀空功力不低,勉强能站稳脚跟,没有被狂风卷出战圈之外!

  而聂风……

  他的身影,赫然冉冉模糊了起来!

  然而模糊并非代表着消失,他的人,仿佛已经融于强风中的每一空间,无处不在!

  断浪仍未动,只因他不肯定,自己能否一招击败此风中之风!

  风,愈刮愈大,愈刮愈猛,拂面生痛!劲风一直围绕着断浪的身于游走。但断浪仍不动!

  就在此时,风———

  倏地停住了!刺耳的风声要然而止,四周顿时陷于一片死静!

  静如———

  万物俱灭!

  被狂风刮得飘飞于半空中的一切物体,霎时失去支持——

  堕!

  万物倾洒如雨,吞天蚀日,周遭顿呈一片昏暗!

  而聂风,己在同风中消失……

  断浪,火麟仍举在半空中,招仍未发!

  失去信心的一招,招意已经完全崩溃,不发也罢!

  再者,刚才在他刚刚想发招之际,聂风的招意,己化为风中无形之力,笼罩着他的全身,只要他稍有异动,聂风至少可以发出数百招,把他千刀万剐!

  此际的断浪,满头大汗,面容苍白而颓丧,此战的战果,已经在他的路上,写下了无法磨灭的答案!

  伏在这处岩石后偷觑的南峦诸葛,心中暗奇道:

  “啊?对手已经走了,主公为什么仍呆呆的站在原地?”

  怀空拔腿向山下奔去……

  没走多远,便看见了正在路边等他的龙儿与一优大师。

  一优大师感激地笑道:

  “哈!多谢多谢!怀空、徒弟!这次的僧尼同盟,幸好得到你俩的帮助,才不致落于外人手上!

  我如今就守诺,带你们去见思过牢内的那位前辈吧!”

  怀空与龙儿俱高兴地点头道:

  “好!”

  思过牢离此只有半黑之路,一盏茶功夭,便到了。怀空一直感觉到身后有一阵风在跟随着自己。

  那是不再陌生。而且亲切的风!

  怀空心想:

  “哦?聂风原来真的是为了牢内的那个人而来?”

  三人在铁门前驻足,一优大师朝牢内朗声道:

  “前辈!我带了两位朋友前来见你,不知我们可否进来一见!”

  “晤!”牢内的人发出低沉的声音。

  接着,铁门上的大铁锁摹地爆破,沉重的铁门也跟着自行敞开了!

  一优大师轻声道:

  “前辈似乎并无不悦,我们进去吧!”

  龙儿跟在一优大师的身后,心中暗道:

  “牢内的人,真的与我身世有关?”

  怀空跟在龙儿的身后,默道:

  “好强的气!此人修为非同小可,难道……他真的是步惊云?”

  聂风,就在离思过牢五丈外的树林里,他身边还有第二梦。

  第二梦看了聂风一眼,道:

  “风,我们要不要进去看一看,那人是否是步惊云?”

  聂风摇摇头道:

  “不用了!来到这里,我已经可以感觉到,这人虽然散发着一股死亡的感觉……但,他的气刚烈而不沉冷!”

  第二梦道:

  “我想,我们已经该走了!满以为这个自困十二年的人会是步惊云,想不到又白走一趟!

  风,不要失望,我们总有一天会找到他的!”

  聂风没有答话,转身向林子深处走去……

  牢内的光线很昏暗,但能看得清牢内人的相貌他,不像是中土人,看上去至少也有四五十岁了,满头银发遮盖住了大半张脸,但遮盖不住自他双眼中发出的炯炯神光!他上身的衣服已经烂光,只剩下一幅赤裸着的、几近枯子的身材!

  一优大师心里暗道:

  “啊?原来教我‘水挪移’的前辈,是……这样的?”

  在他心目中想来,牢内的前辈一定是个身魁体伟、身怀绝技的武林高手,但没想到竟是个干瘪的老头几,心中不由有些失望的感觉!

  银发人抬头扫视了怀空三人一眼,用那苍老的声音道:

  “你们,就是我要找的人?”

  龙儿从包袱里拿出临行前龙袖交给他的那张地图,与黑剑一并放在银发人面前的地上,剑眉一挑道:

  “你,可认得这些?”

  “我认得!”银发人神情有些激动,点头道:

  “地图,是我亲手所绘!”

  龙儿后退一步,盯着银发人。

  银发人神情更加激动,指着龙儿,眼睛里流露着兴奋的光芒,道:

  “没错!我已经可以肯定,你就是老夫等了十多年的人!”

  龙儿瞪大着眼睛,有些惊讶地道:

  “你……等我?”

  银发人向龙儿一招手道:

  “小子,你过来!”

  龙儿立即觉得自己像是被人猛力拉了一下似的,不由自主地走到银发人面前。

  银发人双手搭在龙儿的肩上,亲切地道:

  “让我看清楚你!”

  说着,仔细地端详起龙儿来!

  少时,银发人哈哈大笑着道:

  “果然!眉如剑,目如剑锋,是练剑的上佳材料!不傀是老夫的儿子!”

  怀空一怔,心道;

  “什么?他们……是父子?”

  一优大师搔着脑袋,暗忖:

  “难怪!前辈不是中土人,龙儿弟有一头银白头发,实在不足为奇!”

  怀空拍了拍一优大师的肩膀,然后转身向牢外走去。

  一优大师立即会意,并跟在怀空后面,边道:

  “嗯!他父子重逢,我们还是不留在这里为宜!”

  银发人抚着龙儿光光的脑袋,道:

  “我儿!你知不知道爹己等你多年,只为等待今天?”

  龙儿摇头。

  银发人又道:

  “如今,我就把我的故事——告诉你吧!”

  龙儿凝神倾听。

  银发人叹了口气,道:

  “我的名字叫作腾尔尼格,本来出生于距离中土遥遥万里的波斯。

  我自少爱剑,在波斯己举逢敌手!我风闻中原剑道冠绝人间,便毅然于十多年前,从波斯远渡前来中原求剑!也正因为这样,我幸运地邂逅了你的娘亲——伍媚,后来更两情相悦。情慷日深,伍媚最终不畏中原人的奇异目光,与我共谐连理!

  你娘亲本出身于中原一个逐渐式微的剑道世家,可惜她的习剑资质非常平庸,未能习得家传剑法。婚后,她眼见我嗜剑成痴,为要讨我欢心,不惜把家传剑法‘伍家剑谱’给我一看。一看之下,我只觉伍家剑谱博大精深,尽集中原各家名派所长,不由欣喜若狂。

  于是我日以继夜地钻研这套异于波斯的剑法,以我的资质,不出半年,便己尽得其髓。

  可是我并不满足!我发誓要潜修,把我自己的波斯剑法,与伍家剑法二合为一,互补长短,另剑一套更上一层的剑法!经过三年的苦心钻研,我终于创出了一套旷世无双的剑法—

  —两极!

  所谓两极,便是以‘中’、‘外’两大极端不同的剑法合壁!互生无穷威力之意。

  为了要把两极剑法发挥得淋淳尽致,我把自己从波斯带来的黑色短剑,与及你娘的伍家剑一并溶掉,另铸强剑!就是我耗用半年时间,苦心铸成的绝世奇锋——两极神剑!”

  话音一落,腾尔尼格摹地震断手的铁链,右手向右侧墙上拍出掌。

  “唆”地一声震响中,墙壁中飞出一道金光,直向腾尔尼格射来。

  腾尔尼格一操手,便把金光接在手中。

  龙儿定睛一看,原来是一把较黑剑宽。而且长,剑身上有一道长K沟糟的剑!

  腾尔尼格盯着手中的剑,长吁短叹道:

  “两极,你已经形单只影十多年了!”

  龙儿也叮着银发人手中的剑。

  腾尔尼格抬头,道:

  “儿子,把短剑给我吧!”

  龙儿顺从地从地上拾起黑剑,递向腾尔尼格。

  腾尔尼格接过黑剑,将黑剑套入他手上剑的沟糟之中,道:

  “既然名叫两极,这两柄剑本来就是一双一对!”

  两柄剑合成了一把长长的剑!

  腾尔尼格轻轻地抚着剑身,道:

  “与主剑拼合,便能够发挥这把剑的真正精髓,与及更强的威力!”

  顿了顿,腾尔尼格神色一黯,道:

  “可惜,长短两支剑也有复合的时候……我与你娘,却一别便成永诀!”

  龙儿不解地道:

  “那,为什么你要与娘亲分开?”

  腾尔尼格答道:

  “一切都是为了剑!

  自从练成两极剑法后,我便想找一个高手来印证这套剑法的威力。

  后来闻说中原武林,一直存在着一个神秘的剑术名门,名为——剑宗!

  剑宗虽然早已在江湖上隐没,唯据说它还有一个得意弟于皈依了佛门。

  这个剑宗弟于正是心明大师的师父——普航大师!

  我跃跃欲试,但适逢你娘已经有了身孕,几番恳求,希望我能留在她的身边。可惜那时我的好战之心已如箭在弦,纵是留下来也日夕难安。一天夜晚,我终于留下摩陀兰若的地图,与及两极的短剑,舍下你娘而去……”

  龙儿晃了晃手中的地图,插日道:

  “就是这张地图?”

  “嗯!”腾尔尼格轻轻点头,继续道:

  “我长途跋涉,终于到了摩陀兰若,也见到了普航大师。

  我傲然道:

  ‘普航大师!素闻你剑芒已经出神入化,恳请赐教!’普航大师被我逼得无奈,只如点头道:

  ‘唉!既然施主一意孤行,老衲只好奉陪了!’当下,我俩便展开激战!

  这一次,是我自练成两极剑法以来的首度比决,我当然全力以赴!

  但战果却大大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不出十招,胜负己分,普航大师竟然败了!他败,并不是因为他徒具虚名。反之,却是两极剑法的利害与精妙,己大大超出我这个创剑者的想像!

  就在我惊喜莫名之际,浑身骤然觉得一阵撕心的剧痛,经脉责涨,整个人就像要爆裂一样!原来两极合壁,虽然有着无匹的威力,唯中西各走极端,互相排斥,反有性命之虞!

  不单如此,心念更逐渐走火入魔,幸而普航大师不记前嫌,当下以功力为我平气镇心。

  并专心为我调理经脉,数日这后,总算无碍。然而,伤虽然痊愈,心却已经难以自控,杀念依旧满心腔!

  心魔丛生,我的情况似乎愈来愈是严重。普航大师只好把我留在寺内,早晚以经文为我开渡。一耽搁便是半年,你娘已经大腹便便,终于心不住亲自上摩陀兰若寻夫。

  但这时我的杀心仍然没有平息,普航大师恐怕我会伤害你娘,唯有破诫打班:

  ‘腾尔尼格?阿弥陀佛!他从没有来过!’

  你娘亲不肯相信:

  ‘不可能!山下的村民说,曾亲眼看见一个波斯人上山!’普航大师道:

  ‘出家人不打班语!施主你身怀六甲,还是不要动气,保重贵体要紧!’‘呸!臭和尚!一定是你杀了我的丈夫!好!

  我要为我丈夫报仇!’

  你娘怒不可挡,就在寺内大叫大嚷!

  但最终还是被普航大师及僧侣们合力驱出寺外。

  据普航大师的弟子后来查悉,你娘离去不久,便遇上了她伍家的一些仇人。双方于是发生激战!

  你娘行动不便,终究不敌,负伤而逃!到后来,更有人发现你娘尸横路边,腔腹破开,腹中骨肉也不知所踪!”

  听到这里,龙儿鼻子一酸,眼角流下两行晶莹的泪珠来!

  腾尔尼格看了龙儿一眼,复续道:

  “惊闻你娘的死讯,我悲沧过度,顿时又狂性大发!幸好这回普航大师早有准备,邀了他的三位师弟,合力以梵音为我抑压身心。

  不过,虽然知道你娘死了,我仍深信,自己的骨肉仍然还活着!十多年子!等着自己的亲生儿子前来见我,便是我苟存不死的信念!”

  龙儿抹了一把眼泪,道:

  “你等我,那为什么你不到外面去找我?”

  腾尔尼格深深地叹口气,道:

  “因为,不幸的事,一件一件在我身上发生…

  首先,普航大师终于圆寂了。

  而在十二年前,神州各地满布狂风暴雨,火灾处处为患,死伤枕藉!我很担忧,自己的骨肉会否身陷水灾之中?我终于抑制不了对你的挂虑,发狂冲出摩陀兰若,整个人的神智已经迷迷糊糊!

  我不知道要走向何方!一路上也似乎看不见任何东西!只感到血雨连天,腥风扑面!当我再次醒觉的时候,我才发觉自己的手正紧握着两极!周围血流成河,我,竟然杀了一个村子的人:

  所有无辜的人,都是死在我的剑下!

  而心明大师,正在制着我:

  ‘施……主,快住手……’

  为了制我,心明大师也己受伤不轻!

  我很后悔……

  心明大师遂把我带回摩陀兰若,并把我安置在思过牢内,希望藉着思过牢,能平抑我心的狂性!

  就是这样,我便在思过牢内自囚十二年!两极,令我断送了一个大好家庭!”

  说到这里,腾尔尼格举起锁着铁链的双手,道:

  “这双血手,也杀过无数无辜的人,我憎恨它们!”

  龙儿眨了眨眼睛,道:

  “你,后悔求剑?”

  “是的!”腾尔尼格点点头道:

  “十二年来,我一直在这里仟悔,但今日我看见你,便知道自己为两极付出的一切并没有白费!”

  话音未落,腾尔尼格突然右手如电地点了龙儿胸前两处穴道。

  龙儿动弹不得,惊叫道:

  “啊?”

  腾尔尼格抓住龙儿的一条手臂,向空中一擦,然后举起右掌,接住龙儿,以右掌顶住他的背门,道:

  “自从走火入魔以后,我己自知寿元不长!我一直留在这里,一来是为了有充裕的时间,化解两极水火不容的缺点!二来,便是等你!”

  龙儿不解地瞪着腾尔尼格,道:

  “爹!你……想干什么?”

  腾尔尼格道:

  “我儿!为父己在这十二年内,把两极的相逆之处完全改进!如今,我要把自己毕生的绝学传给你!

  你天赋极佳,可惜功力不高,要驾驭两极剑法,必须具备深厚的内功底于,才不容易走火入魔!我现在就先把全身功力给你!希望你日后能发扬我两极绝学,成为当世无双的——

  最强剑手!”

  怀空与一优大师虽在牢外,但牢内腾尔尼格与龙儿的对话都听得一清二楚!

  怀空向牢内扬声道:

  “相信龙兄弟一定会如你所愿,成为一个好剑手!”

  一优大师朝怀空摇头晃脑地道:

  “稀!那我的徒弟将来岂非会是你的好对手?”

  怀空微笑不答……

  约摸过了一柱香时间,腾尔尼格便把自己的功力全部传给了龙儿。

  他的整个人,仿佛在刹那间又老了好几岁,直如风中败柳,抖索着从身后摸出一本发黄的“两极剑谱”,递给龙儿,道:

  “我儿,带上剑谱与剑,去闯吧……”

  话未说完,便嘎然而止,与世长辞了。

  但他的眼睛没有瞌上,仍盯着龙儿,仿佛要看着龙儿如何闯天下!

  龙儿将剑谱小心冀冀地塞进包袱里,冲着腾尔尼格“扑陋”跪下,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响头,道:

  “爹,多谢你豁命传给我的功力,与及你毕生的心血——两极剑谱!孩儿一定不辜负你的期望!”

  龙儿伸手将腾尔尼格的双眼拂合,道:

  “爹!你安息吧!”

  然后起身,背起两极神剑,怀着一身老父所传的功力,大步走出恩过牢,离开了摩陀兰若……

  一个月后,湖上便传闻他打败了新倔起的长山剑客柳长眉!

  又过了两个月,更有人亲眼目睹他击败了武艺精湛的蜀山剑庄老庄主!

  尔后,他便彻底的在江湖上销声匿迹了!

  黄昏,日薄西山,斜阳照射在平静的湖面上,反映出点点鱼鳞似的光芒。

  湖边一艘木船上,一位中年汉于正在修补一张破旧的鱼网,船尾处,一名中年妇女在收晾在船尾的衣服。

  “姥姥!”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从岸边奔上木船,朝中年妇女甜甜的喊道。

  中年妇女抚着小女孩的头,舒心地笑道:

  “嗯!晴儿真乖!”

  小女孩突然惊喜地大嚷起来:

  “啊!爹与娘回来了!”

  岸边,一对俊男俏女正向这边徐步而来。

  男的是风,女的是第二梦!

  晴儿扑进第二梦的怀里,甜甜地叫道:

  “娘!”

  然后又朝聂风叫道:

  “爹!”

  聂风微笑点了点头。

  中年汉子走近聂风,道:

  “怎样了?风儿,摩陀兰若内的是不是步惊云?”

  原来这中年汉子是聂儿的父亲——

  北饮狂刀聂人王!

  中年妇女不用说,就是聂风的娘——

  颜盈!

  聂风低头,低声道:

  “不是———?”

  颜盈了走了过来,看着聂风道:

  “风儿,步惊云可能真的死了,否则……如果他仍然在生的话,至少也该回去见一见楚楚姑娘吧!”

  聂儿抬头望天道:

  “虽然始终找不到他的遗骸和绝世好剑……但云师兄长的生命力向来顽强,我深信……

  他,必定仍然在生!”

  天,阴暗,看样子有暴风雨来临……——

 
 

 
分享到:
3小鸟布丁
2小鸟布丁
1小鸟布丁
2会长的蛋糕
1会长的蛋糕
2鸟儿被迫离巢
1鸟儿被迫离巢
2两只狼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