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风云续集 >> 第七十八章 刀剑虚空

第七十八章 刀剑虚空

时间:2014/6/5 20:28:33  点击:2889 次
  风吼浪嚎,乌云滚滚,日月无光。

  绝无神宫的小岛,火光冲天,天翻地覆,浪涌云漫。

  天空无月,夜幕无星,四周一片昏暗。火冲弥漫的小岛上却传出了中日神字辈高手惊天动地的惨烈打斗声。

  天皇静立船头,凝目而视,表情一片阴冷,目光锐利阴沉。凝视着岛上的一切。看不出任何丝毫表情。幻圣一心默默静立在他身后五丈远处,默然而视。二人皆缄口无言。

  华船一片宁静。与天翻地覆的小岛形成鲜明的对比。

  死一般的宁静中酝酿皇者之谋。渗透着无尽的阴森与恐怖。

  终于,天皇缓缓启口:

  “传朕旨,令无神宫内卧底引爆埋在岛下海床的火药。”

  语音萧煞、冰冷,不带丝毫感情。

  令人闻之心惊神悸。幻圣一心神色微微一变,终于明白了那盘残棋,黑子,白子,皆死无藏身之地。火药一旦引暴,中日两在神字辈高手,纵是不藏身火海,也将充饥鱼腹。

  茫茫海面,滔滔巨浪,有谁又能渡空飞渡?

  传令火武门主火狼,亦发动神功,携火从岛四周攻入。中日两大神字辈的高手,纵是不被炸死,又岂能逃脱恶运。

  幻圣一心乃天皇宠臣。意念电转,瞬明白,旱者乃是天下最大的渔人,一人独钓天下苍生的真谛,内心为一颤,双掌合十,低应一声:

  “微臣遵命!”

  转身而去。

  天皇耳听着幻圣一心的脚步声离去,肃立无语,目沉如水,凝视着混战中的小岛,嘴角挂着一抹阴冷的微笑。

  就在无神宫内极度混乱的同时,卧底在宫内的众人接到天皇之命,趁机把早已埋在海底的火药引燃。

  火线着火“嗤嗤”一阵暴响,白烟弥漫,火花闪烁。

  无数闪亮的火花,在昏黑的夜幕中闪烁着无尽的诡异与阴森,触目心惊。天皇似早已料到此一切,俨然静立不动,无动于衷,双目寒芒更冷,嘴角诡笑已僵!

  轰隆!轰隆,轰隆!隆一一

  摹地,火花骤灭。小岛四周暴发出一阵轰天巨响,暴声轰鸣,直震得山摇地动,掀起无数巨涛,绵延千里,直彻九霄,天地一片惨然。浓烟滚滚四处弥漫,石走沙飞飘坠浪涛中。

  小岛的地面己被炸得四分五裂,露出无数裂痕。

  岛上不少火烧着的楼房,也因这场剧烈的震荡而纷纷崩塌。“蓬蓬啪啪”之声不绝于耳,火花四处飞溅,弥漫夜空,岛上众人纷纷逃散。

  孤岛一片火海血红一片。使人触目心惊。众门下见状顿时战意全消,知道此地不能久留,争相离开无神绝宫。

  谁料众人甫抵岸边,赫然见四周水域竟是无边火海。把他们的去路统统封死。众人一片心慌,惊呼不绝。

  众人心中都明白,能够在水上御火自如的,普天之下,除了天皇旗下的火武门门主火狼,绝找不出第二人。如是他从外以火相攻,众人将死无葬身之地。

  他就是天皇所布的局内最后的——红子。

  天皇静立船头,稳如山岳,目睹这一场石破天惊,翻天覆地的变化,目中寒芒如水,嘴角诡笑僵凝,无半点异动神色。

  见火狼出动,以火攻岛,缓缓的点了点头道:

  “朕的此局,可谓高绝天下。”

  幻圣一心早已到了天皇背后五尺远处,静立不语,目睹一切,暗自动容。闻言不禁为这一震,心中暗忖:

  天皇好沉稳的定力与敏锐的听觉,竟连我在小岛爆炸之时到到了船头,都不能逃过他的听觉。

  神色微微一变,点头道:

  “天皇雄视天下,智谋如海,臣所不及。”

  天皇头也不回的点头笑了笑道:

  “智霸天下,乃为上上之策,有勇无谋,徒逞匹之勇,纵是能抖一时之雄,也难免落到中国项羽自刎乌江的悲惨下场,岂不是可悲,可叹复可笑。”

  幻圣一心闻言不禁对天皇的才智佩服得心悦诚服,缓缓的点头道:

  “天皇所言极是。此岛四周皆布满火狼独门绿火,能焚三昼夜而不灭,岛上所有的人己插翅难飞,必死无疑。”

  天皇闻言缓缓点头道:

  “大师所言虽是,但他气焰嚣张,不可一世,向来都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朕亦是迫于无余才出此绝策,”言语到此,“啼嘘”一叹,缄口不言。

  一切虽然己胜券在握,天皇反有一丝落寞与孤寂。

  幻圣一心心中十分明白天皇口中的“他”指的是谁?闻言点了点头。

  多年以来,会令天皇另眼相看的除了拳道神两师兄弟之处,还有中原的无名与一一一风云!

  自古以来,皇者都如此。多数爱才如命,但对能人异士,不能为已所用者,谁又不是下此毒手,宁杀之,也不愿他们为他人所用,到最后成为自己的至命之敌。

  试问天下强者,有谁愿让自己的敌人活在世上,到最后丧命于他们之手!

  拳道神师兄弟与无名,步惊云,聂风五人均是不世奇才,可惜他们尽皆不会效忠天皇麾下,反成其心腹之患,唯有设局将五人一举铲除,以绝后患,又能怨得谁。

  幻圣一心一时思绪如潮,意念飞旋,缄口无言。

  天皇毕竟是爱才之士。眼见五大绝世高手即将丧命于自己的棋局之内,难免陡添几分孤寂与落寞。似不忍多看岛上的火光的烧,再听众人慌乱中的惊呼惨嚎,缓缓地垂下了头,缓缓的闭上了双眼。

  自古能人难求也难用。皇者心中的孤苦又有几人能明白。

  幻圣一心见天皇落寞不言,也不敢开口说话,双掌合十。心中暗喧佛号: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岛上火狂烟盛,惨呼不绝,一片慌乱。

  华舟一片静寂。二人缄口不语。

  死一般的宁静中却暗蓄着一代皇者内心矛盾的交战。

  终于!

  天皇微微抬起了头,缓缓的睁开了双眼,淡然的瞥了一眼一片通红的无神绝宫,不由仰天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接着缓缓的垂下头,再次紧闭双目。

  沉生的叹息声遥传天际,渗透着浓浓的惋惜与无奈。

  似乎一叹之间己然决定了五大绝世高手生死存亡的命运!

  他相信,自己这一次闭上双目,世上已可能再没有任何人和事值得他再睁眼一看。

  自古英雄惜英雄。五大高手一死,天下英雄难寻。

  天皇乃绝世之雄,独做东瀛,又岂能不凄苦与孤寂。

  脸上一片的落寞与寂然,人似乎瞬时哀老了不少。

  幻圣一心似己深深感觉到天皇一代强者的悲哀与落寞。终双掌合什,低喧了一声:

  “啊弥陀,陛下,如今一切都在掌指间,何必在此独对烈火悲叹息,不如舱中饮一杯,以释愁怀。”

  天皇闻言点了点头。缓缓的转身,头也不回的带着幻圣一心径朝舱内走去。

  酒是波斯葡萄酒。味美性烈,酒香四溢。

  天皇打发走幻圣一心,落落寡欢,独饮独酌。

  强者落寞空醉酒,思潮反复如浪涌。

  天皇的神情却随着酒落肚中复杂的交替变化。

  终于。大皇滞杯不动,双目精光一闪,凝视着舱外传令会道:

  “传火武门主火狼见朕!”

  话音甫落,举杯一饮而尽。

  自己提壶,缓缓的斟了一杯,方欲复饮,船外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火狼己然急匆匆的飞奔而入,呼的一声跪在舆前,叩头恭声道:

  “臣,火武门下火狼,参见天皇,静候圣旨。”

  天皇停杯不动,凝视着火狼良久道:

  “火狼,朕令你速带三队人马,进入无神绝宫,把为我们办事的卧底之人全部救出。”

  火狼闻言一禀:

  “天皇向来绝不会亏待为其效忠之人,心存敬意。”

  点头道:

  “属下遵命!”

  顿了顿接着道:

  “禀天皇,无神绝宫范围极广,除了接应卧底之人,还有无名等人,恐怕三队人马不足够……”

  啪的一声脆响。火狼大惊,闭口不言。

  火狼话未说完,天皇双目寒芒一闪,酒盅放在舆上。挥手道:

  “无名,不用了,反而朕想你把他的人头带回来。”

  “啊”火狼闻言几乎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暗呼一声,额上冷汗直冒,愕然注视着天皇,张口不言。

  无名等人毕竟是与他们合作对付绝无神宫的朋友,天皇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又岂不令他当地愕然一惊。

  况火狼本属忠义之士,一直以来对无名亦有几分敬佩。良久使回过神来,不禁叩头追问道:

  “陛下,我们为……为何要这样做?”

  “为何?”天皇闻言冷哼一声,端起酒碗一饮而尽。

  火狼闻言灵智一震,明白了不少。

  无名等人斗胆直闯东瀛,己触犯天皇,再说他们更是中原武林的一大支柱,若能趁此将他们消灭,以后天皇吞并中原的野心更易实行,思绪疾转,不禁为之心悸神骇。

  天皇并没有说话,只是提壶缓缓的斟酒,并没有回答火狼的问题。

  当然他亦没有必要向火狼解释自己的决定,皇者至尊,威不可侵。

  只一杯接一杯的狂酌狂饮。

  火狼见状灵智摹的一震,深矢帕己此问实属以下犯上,心头暗自担忧。情不自禁的捏了一把冷汗。默默低头跪着,不敢吱声,静静的等候着天皇降罪。

  天皇神色一变即恢复平静。不言不语,也不怒。只一杯接一杯的独斟自饮,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这才是他的真正可怕之处。

  舆上的酒壶已经空了三个,一字儿排着,分外醒目,天皇仍犹在船舱中显得出奇的宁静,死寂中充满着无形的阴森与紧张。

  火狼几呼听得到自己的心不断加速跳动的声音。

  篷!蓬!蓬——“啊……

  船外突然传来一阵巨烈的爆炸声与惊呼声。

  天皇终于将酒一饮而尽,凝杯不动,凝视着火狼徐徐开口。

  “火狼,时候不早,你就依朕适才所说的话行事吧。”

  “遵命!”火狼闻言尤获大赦,一个悬着的心砰的落入胸腔,抬头凝视着天皇道:

  “属下一定能将功赎罪。”

  话方出口,霍然起身,伊如从鬼门关绕了一个圈回来,私下也不敢再有半分存疑,立即转身离去。

  紫叶林内无名孤注一掷,将浑身功力贯进风云体内,而此时地面亦为天皇所布炸药爆裂众人纷纷齐堕深渊裂缝之中,心中暗自骇然、与此同时,武如狂的拳道神动容,毗目裂齿的大喝一声:

  “无名,我们胜负未分,你绝不能死。”

  说话声中,身形一闪,贯足十二层内劲,右拳闪电击出。霸道绝伦的拳劲波婆暴响直破虚空,后发先至,硬生生的把无名下堕之势堵截。瞬息之间,鬼虎色紧接而至,揪住无名的后背。右脚一弹,砰的一声蹬在裂墙上,“砰”的一声响,身形利箭般的窜起,以超凡脱俗的轻功将他揪回地面。

  无名己气若游丝,几乎虚脱,鬼虚虎大惊。拳道神见状浑身为之一震,身形凌空反弹而至,“嘿嘿”笑道:

  “象你这样的绝顶高手怎能如此死法,你只配死在老子手上。”

  思绪疾转:

  “无名之仆己虚脱得七七八八,这个剑宗高手已在大耗真气之下变成强弩之未,手到擒来,待会解决不迟。”

  “反是他临危把全身功传给那两个小子,中土内空功夫倒也深不可测,……好!就让老子先看看两个小子如今变得如何厉害!”

  主意一闪,身形疾扑而出,双臂一舒,十指疾张,暗蓄八层功力,闪电般的扑向步惊云。

  步惊云骤得无名四层功力,稳如山岳,手握利剑,做然而立。万剑归宗的内力更把他全身伤患制住,在雄浑真气的充盈之下,浑身肌肉己在不断膨张。麒麟一片火红,整个人就俨如一轮拉满的弓,蓄势待发。

  他铁铸般的眼神,更如泰山一样坚稳不移。心中十分明白,无名以毕生内力相授,此战他必须竭力以赴,不负无名所望,不胜无归!

  拳道神跃到步惊云身前五丈外,见他不动不惊,内心暗惊,急刹身形凝望着他,心中暗忖:

  “好小子!临阵给无名强行以逾倍的内力催合,居然若无其事,果然是一块绝世高手的好料子。”

  “他此刻双目战意旺盛,神元反常内敛,绝对不能小觑。”

  思忖之间,一股凛冽的寒风摹的从后袭至,内心大骇,身形蹬蹬的前赴丈远,双膝跪地右手支地,疾弹而起,霍然转身。

  呼的一声,一条人影己然狂风般的疾腾而来,赫然是聂风。

  不禁浑身暴震,暗惊:

  “哼!此小子被传功后己判若两人,阴寒不定,似实还虚,与那小子的沉毅背道而驰,也是棘手货色。

  不错!

  聂风自得无名传功,此刻人如风,刀如雪,劲气横涌,刀罡纵横。

  人、刀,风,雪混为一股空前强悍的风雪,整个人己变得模糊起来,挥刀狂风般呼呼卷来。

  眼见风云脱胎换骨,拳道神战意更狂,暗中把全身功力急剧提升。雪发霜髯丝即抖,无风而动,霸道绝伦的劲力弥漫四合,连空气都几欲为之凝滞。

  终于,双臂十指箕张,毗目裂齿的大声笑道:

  “好哇,小子,你们四人连手,老子也不放在眼内。何况你两人?快上来送死!”

  拳道神傲笑之间,“暴雪狂风”己然随声卷至。聂风已然闪电般从后弹出一腿,直踢他的后脑。

  拳道神乃是绝顶高手,甫觉强劲无匹的劲风触体,内心火惊,暗忖一声:

  “小子好快的腿法。”

  霍然旋身,十指成拳闪电般的连环击出。

  膨膨!膨……!几声巨响,拳道神己然闪电般的击在他的脚上。两股强硕无匹的内气碰撞,发出闷雷般的嘶鸣。

  聂风的身形“呼!”的反弹而出,凌空一旋。

  拳道神乃是比绝无神更强无敌,如此顶级高手,更激起聂风魔性大发。身形凌空旋扑而出,双臂一抖,刀化千道寒影,顿时寒光四起,刀势骤如惊涛骇浪般卷向拳道神。

  拳道神不愧是身经百战的拳道高手,拳影应声急抖,哪怕刀势如潮,也难攻破其铜墙铁桶般的拳劲!

  一时但见刀光霍霍,拳影幢幢,但闻波彼刀凤拳劲碰撞嘶鸣。连劈百刀,聂风始终徒劳无功,倏的变招换式,身形斜扑而出,呼的一刀,疾攻向拳道神的下盘。

  拳道神全力稳守,聂风又岂有机可趁。

  见他攻向自己的下盘,冷哼一声:

  “找死。”

  双腿后撒,身形一侧,变拳为抓,闪电般的抓向他握刀的右臂。

  “噗!”一声脆响,聂风料不到拳道神反应快至如斯,急攻好进,被他扣住右臂、疼痛至极,劲气为之一滞,内心大骇,百忙中身形向仰,扣腿贯足十二层功力以快得不可思议的速度疾蹦向他的下颔。

  拳道神见状大惊,倏的松手,身形疾退。

  步惊云一旁见了长长的松一口气,暗忖:

  “聂风,功力剧增后取胜之心比以前更急,只攻不守刀大起大落,有欠填密,如此下去,非久战之策。”

  意念至此,不禁暗担忧。

  二人激战之际。无名早已被鬼虎救醒过来。冷眼旁观见聂风久攻不下,不禁提醒道:

  “聂风,先避其锋,再直取其百汇,中府!”

  无名冷眼旁观,窥破拳道神两大破绽,狂攻中的聂凤竟不期然配合其提示。

  这一来局势逆转,果如无名所料。

  “膨”的一声剧响,拳道神面门被聂风一腿踢中,冷哼一声,身形蹬蹬暴退了几步。

  无名目锐如刀,见状继续道:

  “得势难饶,连环续踢其太阳、曲池、期门。日月、巨阀。中枢各大奇径大穴。

  聂风闻言大喜,依言进招。

  一时但闻腿风虎虎,快如无影,电光石火间己令拳道神阵脚大乱。

  无名却继续出言指点。聂风依言配合,脚法更快,连环端去,其快无匹,劲道绝伦,如虎添翼,将毕生武学发挥得淋漓尽致。

  直攻得拳道神狼狈不堪,怒吼连绵,穷于防守内心暗自惊震。

  论轻功,鬼虎己属个中高手,此际见聂风身形与脚法配合得天衣无缝,私下亦自愧不如!

  然而聂风的腿法虽快,遇上拳道神刚烈无匹的拳劲也顿遭瓦解。

  而拳道神此时又已稳住阵脚,不时注意着其腿路,见招拆招,二人又打得难分难解,惨烈异常。

  可惜聂风实在快得难以捉摸,但时间一久,内力消耗过多,腿劲似渐次减弱,大有处于下风之势。一旁的无名等人见了暗自焦急。

  当然!出腿快耗力也快,一个人的功力再无论如何深度,都有哀竭的时候。

  摹地拳道神觑准聂风真气稍滞的一瞬,“呀……!”一声狂吼,猛提全身功力,倏的轰出其蓄势己久的一拳。

  拳影化实为虚,暗蓄强硕无匹内力,携虎虎罡啸,隔空而发“啪、啪、啪!”一连串暴响,顿时把刀寒粉碎,散作漫天雪雨,眩人心目!

  霸道绝他的拳势更把聂风震得体内五腑六赃翻涌,“哼!”冷哼一声,身形倒弹而走,凌空一翻,飘落丈外。

  无名一旁见状大惊,急道:

  “聂风久攻必失,你须以轻功回气,待惊云与你联手方有胜望。”

  一旁的鬼虎见了不禁惊得长那嘴!

  话虽如此,聂风此时却愈战愈狠,置若未闻。不待身形落地,右手反抖,以刀插地,身形斜飞而起,挥刀攻向紧接而至的拳道神。

  拳道神料不到聂凤如此狠勇,身形未至,已觉凌厉无匹的刀风破空闪至,内心大惊,厉喝一声:

  “小子凶狠,好!老子成全你!”

  说话之际,双臂一抖,变拳为抓,十指箕张,猛提全身功力,不闪不避,疾抓向聂风的刀身。

  聂凤做梦也料不到拳道神凶悍至斯,竟然不闪不退。雪饮劈至半途,“锋”的一声暴响竟再也劈不下丝毫,赫然被他一股雄浑罡气黯制。

  顿时浑身为之一震,虎口剧痛难当,刀己欲脱手,内心大骇。猛提一气,急运全身功力。

  拳道神乃是顶尖高手,其内力之雄浑,经验之丰富皆鲜有人能比。就在聂风新力未至的那一瞬,身形向后一抑,以快得不可思议的速度直踢向他的腹部,其快无匹!

  呼的一声巨响,聂风腹部被劲凤扫中,顿觉体内五脏如焚,难受至极,冷哼一声,身形箭一般的射起,左脚闪电般的踢向拳道神的头部。

  拳道神一招得手,冷喝一声:

  “来得好!”

  不待聂风左腿攻至,重招接踵出击!

  拳硕虚空,拳睡无量!

  轰隆隆一阵巨响,旱雷般的拳褪般的劈下。

  聂风顿觉压力大增,内心大惊,百忙中一个鲤鱼翻身,反跃而起,险险避过拳道神至命一击。身形一闪,化实为虚,挥刀法轮般绕他急旋。

  二人皆是顶尖高手,转眼又是百招过去,胜负难分!

  拳道神内心大怒,重拳闪电般的连绵击出。

  聂风己知他的厉害,并不与之硬拼,采取游斗战术,仗着轻功高妙,将他裹在核心,越旋越快,顷刻化成一股旋风。但见无数人影在狂风中翻涌。

  处于核心的拳道神眼花镣乱,赫然被旋风中的卷力扯飞,心中不妙,“呀……”的猛喝一声,内息急吐,沉马下坠!

  聂风见拳道神脱出卷力,猛喝一声,倏的化虚为实,双臂一抖雪饮狂刀疾风暴雨般的直劈而出,一时刀光暴盛。

  拳道神身形甫定,己觉凌厉无匹的刀势排山倒海般的涌至,闪避不及,内心大惊,疾喝一声,猛提全身真气,又拳雨般的击出,幻下一道拳影,护得有如铁墙铜壁,坚不可摧。

  蓬!蓬!蓬!……

  一阵轰天雷鸣,电花石火间二人己然硬拆十招之多。聂风不停的急旋之下,一股寒随风而生,弥漫四合,波及四周,四下一片彻寒,地为之一冻,草木凝冰!

  这股彻骨奇寒,更逐渐扩大,波及一旁凝视,正在疗伤的无名主仆。二人情不自禁的打着寒颤,连体内血液都几欲为之凝,呼吸为之窒息。

  聂风身形却依旧疾旋如电,快得难看清人影,就有如一股疾卷的狂风寒潮。紧紧的裹住了拳道神。

  寒气随之急剧增增强,不断向周遭四散。

  直卷得草动树摇,石走沙飞,树木咯吱呻吟!

  方圆百丈内百瞬息便被寒气所盖,落叶在急涌的气流中翻飞回旋。令人望之心寒,触目神惊。

  就在此时,一条人影突然从树丛中一闪而出,闪电般的掠向二人激战的场中。赫然是破军。破军眼见双方己然斗至精疲力竭,必会两败俱伤。内心大惊,暗想此地亦越来越是凶险,速离为妙!

  一旁咬牙御寒冷眼旁观的鬼虎忽然瞥见步惊云不禁大惊道:

  “主人,你……看,步惊云……他……”无名遁声望去。但见四周虽在不断结冰,冰寒袭人。但步惊云却毫无影响,双手握剑,斜指地上,浑身闪发出一股不可思议的熊熊热力,四周弥漫着一层浓浓的蒸气。

  原来他已把纳入的功力完全与其本身的功力融。为一道,且在不断增,强硕无匹的劲气四散弥漫,回旋激荡。

  而他所散的热力也随着其功力的增强而急剧扩散,延及无名与鬼虎。为他们逼退了四周透心的寒气,及时保住了二人。

  直到此时,无名主仆方能清晰的瞥见,步惊云浑身皆在透出,一股浓浓黑气,俨如一团慑人心魄的地狱之火!

  鬼虎细看之下,不禁惊得瞪大了双眼,情不自禁惊呼出口:

  “啊!看来步惊云……正把……毕身功力聚集于双臂与剑之间,他似要发动致命的一击……”

  无名目锐如刀,闻言点头道:

  “嗯,惊云一直冷热不动,不浮不躁,真气潜走全身,内外俱圆,相信他此一出手,必是他今生最尽全力的一一惊世一招!”

  果然!

  无名话未说完,步惊云倏的沉喝一声,足下吐劲,人己如一匹脱疆的野马挺剑扑出!

  蹬蹬一阵暴响,地上留下了他深有三寸的足印。他的剑冲势凌厉,劲如霹雳雷霆,闪电般刺向被冰所凝固的聂风与拳道神!

  “喀嚓”一阵暴响,几道寒光闪过,聂风所凝结的冰墙已然给他凌厉无匹的剑势轻易撞碎!

  聂风本己与拳道神斗至精疲力竭,乍见如此,不禁精神一振。全力配合,挥刀跃起。

  赫然见四周寒流竟随聂风心意而走,一般强硕无匹的寒气向步惊云迎头罩去。

  寒气聚于一点,更是寒上加寒,直达冰点,拳道神内心大惊,忙内敛真气,遍走全身,不让血液凝结。

  然而强敌当前,拳道神岂甘坐己待毙?

  他是拳神,也是战神!他誓要战至最后一招!

  深吸一气,毕生功力聚于双拳,卡的一暴响,冰碎纷飞,人己然破冰而出,一个箭步冲上。聂风人犹在十丈之外,逼人寒气已然先结成巨大冰刀开路,拳道神亦给封在厚厚的冰层之中!拳道神厉喝一声,“拳硕虚空”十成功力疾吐而出,澎湃绝伦,直可开山劈石,巨大的冰刀,碰拳即碎!

  身形一弹而出,厉喝一声:

  “小子来吧!”

  挥拳迎向聂风与步惊云。顿时喀嚓之声不绝于耳,碎冰四散横飞。

  然而就在拳道神击破冰刀的同时,一股的燃火焰从冰雪中暴涌而至,步惊云的剑己然闪电般刺至。

  拳道神的拳头连碎冰刀,早已冻伤不堪,若然此时浸在温水中也会立即变成熟肉。

  何况此时逼上他的是步惊云剑上渗出的一团熊熊的黑火,任他是盖世拳神,他的拳头也会即时变成焦灰。

  甫接触黑火,顿觉拳头嗤嗤暴响,有如火焚油煎一般,撕心裂肺般的巨痛闪电般的触即神经,“啊……”的惨呼一声,身形踉踉跄跄的后退。

  步惊云一招得手,冷哼一声,双臂一抖,“叶味”一声脆响,绝世好剑随黑火直劈而下。

  拳道神闪避不及,忍痛挥拳迎上,卡的一声脆响,他早已焦臭的拳头当场被破为粉碎!

  鲜血横飞。

  撕心裂肺的冷哼一声,身形反弹而出,飘落地上身形蹬蹬暴退八尺,神态痛苦至极。

  深吸一气,狂性大发,猛提全身残余功力,双拳疾抖,不顾伤痛与苦楚,嘶吼一声,天惊石破,如一头发疯的雄狮一般直扑向聂风与步惊云。

  二人见状大惊,冷哼一声,猛提全身功力,身形同时扑起,刀,剑齐出,闪电般的疾迎而上!

  轰隆!轰隆!轰隆……

  摹地,一阵天崩地裂般的巨响,响彻九霄,直令风云惨淡。三人倏触即分。三股强硕无匹的气劲翻涌激流,波波碰撞,卷起林中落叶沙石,碎冰四散飞扬。四周树技吱嘎摇晃。

  风,云二人被震得倒退两丈之外。就边一旁观战的无名主仆已被这霸道绝伦的劲涛气浪,卷得身形跟跄倒退。

  拳道神全力一击,身形被风,云二人强硕无匹的内力震得“沙沙”倒暴退三丈,身形摇晃如风中之烛,双足察的插入泥土之中,直没至膝,始免强稳住摇晃的身形,强直支撑不倒。

  嘴角渗出殷殷血迹,双目闪烁着惊恐与惶然,豆大的冷汗烊烊直涌。体内五腑六脏似已破碎,痛苦至极,一张脸扭曲变形,形象狰狞恐怖至极。一股刻骨铭心的耻辱,闪电般的涌上心头,惊恐骇然的注视着风云二人喃喃自语:

  “好可怕……的小子!想不到……竟会败在……你们的手上……老子……败……败不……甘心!”

  话方出口,浑身一阵暴颤,张口哇的吐出一口鲜血,身形缓缓倒下。

  风,云,拳道神硬拼之下,无名亦被双方强硕无匹的内劲云飞出紫叶林,‘哇’的张口吐出一日鲜血飘地上,摇摇晃晃的稳住身形。

  无名身形方定,忽闻背后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两名鬼刹罗己然闪电般的抓向他的头部。

  无名功力虽尽传风云,并且伤痕累累,但其所学乃是上乘武学,尚能自保,甫觉劲风触体,内心大惊,冷哼一声,双臂一舒,头己不回,拇、食二指骄点而出,以快得不可思议的速度分点向两个鬼刹罗的腋下大穴。旋即盘膝坐在地。

  两个鬼刹罗做梦也料不到无名重伤之际,内力尽散之余出手仍有如此之快,粹不及防,腋下大穴被点冲,“啊”的惊呼一声,身形反扑向后。

  就在此时,前面突然响起一个阴冷的声音:

  “无名,毋庸紧张,我们并无恶意,”

  几条人影己然闪电般的自林中掠出。

  无名闻言一震,遁声急视,来者赫然是鬼刹罗主管。不禁神色微变,内心大惊,冷哼道:

  “你来干什么?”

  鬼刹罗主管带着三个手下静立在无名身前八尺远处。闻言知他心存戒意,面色沉重的凝视着他道:

  “我今次是特来救你离开无神绝宫。”

  “哦……”无名闻言一愕,双拳搁于膝上,愕然注视着他道:

  “你为何要救我?”

  心中暗自疑惑不己。

  鬼刹罗主管闻言正色道:

  “无神绝宫下的海床己尽为火药炸毁,且四面火海,此岛势将化为乌有,你曾放我一条生路,如今我亦放你一条生路,从此两人互不相欠。”

  无名闻言暗惊,面色凝重的凝视着他沉吟良久道:

  “但你这样做,不怕对绝无神不忠?”

  鬼刹罗主管闻言痛苦的闭上双眼摇了摇头道:

  “嘿,为了效忠,我早已预备与此岛一起殉葬,但求在死前还你这个不杀之情。”

  顿了顿睁眼见无名犹疑不定,继续道:

  “无名,别在想了,你己伤疲至此,我己没有必要骗你。”

  话方出口,朝无名身后的两个鬼刹罗挥手道:

  “你们快扶无名兄随我来。”

  话音甫落,转身而行。

  “走不得!”一个阴森的声音摹地响起,一双手己然奇迹般的抓住了两个鬼叉罗的肩膀。一个火人从后出现。

  二鬼刹罗突然被抓,内心大骇,旋即身上着火。“呀”的惊呼一声,挣扎几下,己然被焚身而死。

  无名侧视着现向的火人,不禁惊疑不定,冷声道:

  “什么人?”

  火人并没有回答,扔掉二鬼刹罗的尸体,身上惨绿的火冉冉退去,伸手缓缓揭下面上的头盔!

  ——来者赫然是天皇座下火武门门主火狼。

  无名乍见火狼不禁浑身为之一震,神色倏变,冷冷的凝视着他道:

  “火狼?是大皇派你来杀我的。”

  “没错!”火狼闻言点头苦笑道:

  “你果然料事如神,我此来是要带你的头回去覆命。”

  无名闻言双目骤寒,叹道:

  “唉……想不到天皇也与无神绝宫一样——狼子野心!”

  火狼闻言目烁愧色,苦叹道:

  “无名,我只是奉命行事,不要怪我!”

  说方出口,身形一闪,右臂一舒,闪电般的抓向无名!——

  
 

 
分享到:
关羽唯一缺点贪恋美色 为抢女人险杀曹操
刘备的老婆孙尚香
溥仪与李淑贤的结婚照片
照片电视剧新水浒中的宋江和阎婆惜
历上最荒淫国君 为与妹妹通奸情杀妹夫
白兔子卖帽子的故事1
秦始皇修筑长城的真实目的
青赤黄 及黑白 此五色 目所识25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