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风云续集 >> 第七十六章 谁与争锋

第七十六章 谁与争锋

时间:2014/6/5 20:26:11  点击:3170 次
  刑牢。

  聂风仍被囚于此,也仍被缚绑在那架特制的囚圈上。

  绝无神宫有变,地牢中守卫人数也随之减少,所剩十余人在警戒,‘呼’的一声,一阵劲风袭向当前两名鬼刹罗。

  未及睹见来人,“啊!”的惨曝陡起,二人的胸膛各被一柄锋利的倭刀刺透,一条人影从他们二人头顶上空借拔刀之势又如风扑向其后众人。

  “什么人?”众鬼刹罗惊呼声,但由于来人身法太快,虽在杀死了同伴的这瞬间,仍未有一人能看清来人面目,即使是衣服的颜色或装束皆未睹见。

  一呼刚出,如浪刀影卷至,“噗”四个鬼刹罗的头颅被刀势冲上了半空,眼珠虽在转动,但他们却身首异处。

  如风如气的身影在众人皆未睹清其任何一角时,十几名鬼刹罗未有一人能还手,俱在瞬间由大活人变为了一具尸体。

  聂风摹地惊睁单目,就在此时,来人凌空一爪抓向囚圈,“喀嚓”一声脆响,偌大的囚圈被他凌厉无比的罡气震碎,聂风随即脱离了束缚,身形落至地面尚有三尺时,他忽来一个妙极的折弯,看来功力已有恢复,电射扑向墙角,手中己豁然握有他那把惜如生命的雪饮宝刀。

  摹觉人影一闪,其腰己被来人挟住,风声陡起,被他带掠出牢……

  能有如此超绝的轻功,身手,自是一位高手,除鬼虎外还有谁人?

  无名一方面遣鬼虎前往救聂风,自己则赴跨天门,意图以一己之力挑战绝无神,让众人乘机逃脱,哪知,绝无神亦早在跨天门蓄势己待布下了大批人手候其出现。

  无名甫至,一众人已齐喝着提枪凶猛杀至,但无名步法如神,无人能沾其身,稍一挨上衣袍,兵器便破其身上所散出的强浩剑气所震得寸断无整,此际的他,伊如柄锐不可档的罕世神锋,挡者披靡。

  门前阶上观战的绝无神及鬼刹罗主管见状,心头俱惊,绝无神不得不由衷领首低赞道:

  “不傀是中原武林神话人物!观其今日神威比起中原时更利害逾倍!”

  鬼刹罗主管闻言,有意要在主子面前立功表现,遂阴笑一声,道:

  “属下一直未有机会试其身手,看来今回机不可失!”

  说时,身形陡射,两爪齐张,凌空由上扑下,悍猛的击向无名,将至其旁,双掌一错,刮起一阵凛冽的阴风,己施出了他苦练多年的擅翘鞋爪邪功,狂妄地叫道:

  “无名!有本事先过老子这关!”

  无名毫不慌乱,眼睛却一直盯看绝无神,乃至敌爪己近,这才将身错步一扭,爪,落空。

  幅陋魁爪乃鬼刹罗主管浸淫苦练数十年才修成,一爪落空,当场震惊,心中立忿“嘿”

  的暴喝一声,立回身再攻一爪。

  这一爪看似简单,实己豁尽其全身功力,速度更快如无影。一抓落实,正扣住了无名左肩,他心中了喜,摹然又惊,惨了!

  就在抓着无名肩膊同时,鬼刹罗主管赫觉自身功力如泥牛入海,通过掌心的“劳宫”穴被源源奔进其体内。

  甫吸对手功力,无名再内力一吐,肩上似有万道凌厉剑气迸发,爪,登时给切割至皮开肉绽,惊惊惨呼一声,一蓬血雨与鬼刹罗主管的身子同时扬起半空。

  而无名由始至终,双手却丝毫未动,便己无人能挡,一击得手,即直向绝无神扑去。

  就在二人己近,即将近身搏斗之际,绝无神却奇怪的摹地转身入室,无名暗‘凉:

  “什么?绝无神竟然撤退?”眼见对手急退,无名立加快抢前,快步奔进跨天门。

  一展身,便己超越了绝无神,挡在其前,沉问道:

  “以你的身手绝非绝无神,你是谁?”

  绝无神摹地向头的及面颌一抹,立时,发须尽落,面目尽变,豁然是绝无神的弟子天行,他手握面具,得意地笑道:

  “哈哈!无名果然非同凡响!想不到这么快便被你悉破了身份!”

  无名心头一惊,暗忖:

  “哦?绝无神竟然找人假扮自己,他己猜透在先早有准备了,究竟他在打什么主意?”

  正思时,天行快步奔向密室的墙壁,伸掌举推壁上一块凸起的青砖,道:

  “可惜你知道得太迟了!你己是我师父手下败将,再没机会与他一争高下!今日跨天门内埋了千石火药,全都是备给你的见面礼!哈哈……能够与你这中原神话人物一起死,老子死也死得光荣!”

  无名惊然大惊,心魂俱颤,天行暴烈再大喝一声:

  “无名,我们就同归于尽吧!”

  说时,猛地推动机关。

  “轰隆”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火光四溅,跨天门整个房屋土崩瓦解,被炸得瓦石飞扬,成为一片废墟。

  只要能肃清对头,那怕再造无神绝宫,正因这个想法,绝无神更不计较此刻宫内的天翻地覆!他刻意派弟子天行与无名同归于尽,而自己则欲在拳坟彻底铲除中原余孽。

  拳坟外的紫叶林,绝无神先使拳痴拦阻步惊云去路。

  拳痴吼道:

  “快滚开,此地不能通行!”

  步惊云心中一惊,暗忖:

  “绝无神竟早有准备?看来今日计划已全盘崩溃,现在萎救人只得硬闯。”

  主意己定,执剑上前跨进,冷沉地道:

  “痴子,你可以挡我吗?”

  拳痴见状,不由二惊。绝无神忙打气道:

  “拳痴别怕!只要你将他擒下,便可替你爹将功赎罪,把他放出来!”

  “哦!好呀!”拳痴闻言,欣喜不己,便欲冲击。

  步惊云心知拳疾仅是受人摆布,便不欲与其纠缠,岂料身形一动,草丛中忽地己扑出一群手握倭刀的凶狠鬼刹罗,他们如饿狼一般凶猛的抡刀齐齐劈而至。

  步惊云大喝一声,绝世好剑舞成一片剑浪,硬挡敌刀,“当当”脆响,敌人的倭刀碰剑即断,绝无神再见曾破其不灭金身的绝世好剑,心头亦不由—寒。

  正战时,拳痴又来缠斗,提起钵大的巨拳直击他面门而至,步惊云错步扭身,只以掌尽挡来势,“啪”的一声,一掌顺势印在拳痴当胸,这一掌,顿把拳痴轰向那群鬼刹罗,庞重的肥身将他们撞压倒几人,先遏止了这面的攻势。然而回头一看,只见周围己给绝地率众包围了。

  “喀啪”一阵密脆如爆竹炸响的异声响起,只见绝无神双拳压挤一起,关节爆响,他冷笑一声,狠绝地道:

  “步惊云!无名此际己自身难保!如今老夫更要将你亲手杀死,然后再将你们所有余党一网打尽!今日,就要你们全军覆没,每一个人都不得好死!”

  骤闻对手拳头爆响,步惊云心知绝无神要出招攻击了。果然,绝无神提气一吐,横臂一伸,强烈无匹的拳劲己向其旁磨盆粗的巨树遥击,合三人也未能环抱过来的巨树赫然被其一拳从中轰断,“轰隆——”一声,树干恍若天塌般重重的摔倒地上,砸扬起万丈尘烟,即是千斤石亦遭这雷霆万钧之力砸得粉碎。

  现在当值四面楚歌,步惊云自知此战避无可避,“呀”的暴喝一声,左掌顿起火焰,硬生生的把巨树一抡,浑身再散发出一股异样的黑气,黑气迅即把树焚烧燃起,为应付眼前殊死一战,必须豁尽全力把麒麟臂催至顶极爆发无上威力震慑群敌。

  “轰”的一巨响,已熊熊燃着的巨树被他抛落四丈,重砸于地,顿现深槽,尘埃又起。

  绝无神亦不由暗惊:

  “这家伙臂上竟可散发强横力量,绝对不能小觑。”

  但他亦不甘示弱,大喝一声道:

  “看我的!”

  说罢,双拳‘双龙出海’齐出,将树轰个灰飞烟灭。

  树破同时,步惊云已挥剑杀至,猛招临门,绝无神丝毫不乱,运拳以护腕尽格来剑。唯其此时己无金身护体,处处显得顾忌,再者绝世好剑自开锋后锋芒倍为锋锐,电闪石火间,双方已激拼数十招,绝无神居然被逼退数步。

  本来奇重的绝世好剑在步惊云使来,反见轻灵,威力暴增。绝无神连被凌厉飞虹般的剑势击退数步,一股烧热之气突自腿上传起,“哦?”他惊呼出声,瞥见脚下有一根被己击断的树杆,心念一转,立鼓拳劲牵扯起地上的火屑及枝杆卷击向对手,枝秆恍若一条火龙夹着万点火星向步惊云扑面如电袭来。

  步惊云运剑如风,严密的剑网顿把火屑挡格,但火屑内的无伦拳劲却透射而出,当即把他震得后退二丈。

  绝无神适才与之正面一击后,己深感步惊云拥有了雄厚的实力,暗惊道:

  “士别三日,这小子的剑法进境怎会如此神速?难道会有神助?”

  不错!步惊云此时的实力的确出乎他的意料,周遭的鬼刹罗己悉数为步‘凉云所伤,血雨纷溅,肉未扬飞。这惊人骇神实力主要是因步惊云得无名悉心指点后,剑和人比前更具生气及信心!

  此刻的他丰持绝世好剑,人剑合一,心犀灵通,贯为一体,散发着一股前所未有的慑人气魄,对手未及喘息,步惊云持剑再上,冲杀而至,那份魄力更令绝无神大愕,心中暗思:

  “这小子竟变得如斯了得,我首先须将其人剑分开,他战斗力才会大打折扣。”

  主意既定,绝无神立足下吐劲,“蓬”的一声借劲一蹬,其身形己如炮弹轰射而出,窜向步惊云。

  眼前一黑,来势奇快,步惊云为之一怔,怔忡之间,胸腹剧痛,己重重中了一记杀拳。

  几乎在同时,握剑的右腕己不及闪避被对方扣上,其闪电般右时一曲,揭击而出,击中其面。

  连中两记劲招,步惊云己头昏脑胀,骤失重心,从空中垂跌地上,被摔得百骸齐痛。而绝无神一击得手,机不可失,如飞掠至,右脚弹踢,乘势再添脚踩其臂,使其动弹不得。

  哪知,步惊云手臂虽受制,却利用他近身之机,身形笔直倒翻立起,双腿闪电反踢其面,”蓬”的一声,绝无神不及避闪,被击正看,但钢铁之躯,虽击不碍,忍痛运力扭住其腿,右手一抓,将其提至膝前,屈膝顶起其身,同时,左时一屈,狠狠往其腹胸致命要害击去,怒喝道:

  “小子,去死吧!”

  生死一发间,“呼”的一阵疾风劲卷而至,“啪啪”快逾闪电的腿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连踢绝无神头部。

  绝无神大惊,只得丢下步惊云,收回双臂挡护身前。来人并未穷击苦攻,身形一旋,如风掠至步惊云身前。

  “啊!聂风!”步惊云惊喜交集地呼道。

  只见聂风突在眼前挺立,看来是在维护着受伤的步惊云。他左手紧握雪饮,但,他似乎没有插手之意!可是他始终一片死寂,并没有理会步惊云,目光更如同猛兽般凶狠的紧紧盯着绝无神每一动作。

  原来,救聂风出牢的鬼虎己与绝无神激烈的战了起来,他心知以绝无神武功之高,自己势难与其匹敌,故一交手立施绝世轻功以快打慢,快绝无伦的轻功令绝无神一时亦难辨其踪,唯战战斗经验丰富的他,很快便有应变之策。

  掌劲一拨,四周浓烟己给其聚于一团逼送鬼虎面前,浓烟呛喉,飘过后,鬼虎身速受到影响而变缓,致攸身法顿无所遁形,机不可失,绝无神早留一着的杀拳随即乘势击出,快!

  劲!狠!足以反对手任何攻守彻底击溃!

  “啊”的一声惨叫,鬼虎避无可避的中了绝无神闪电击来的当胸一拳,适才豁尽功力以轻功扰敌,血气极速飞涌,现又中此重拳顿时伤上加伤,如断线风筝般喷出一口鲜血,往下疾落,步惊云大呼一声:

  “鬼虎”

  顾不得己有伤在身,腾身将他接住,急道:

  “鬼虎,你快运气保住丹田心脉疗伤!”

  他俩急且忙,但身旁的聂风却一直迎风卓立,长发随风飘起,但他的手,却缓缓紧握着刀,刀在微微的变动……

  聂风双手紧握刀柄,目中杀意更浓,恍若一头己要发狂的野兽。此刻步惊云亦紧握手中绝世好剑,决与聂风并肩一战。

  甫地,二人不约而同的,刀剑互交一处,风、云如今实力虽不足,但二人联手往往能爆发出不可思议的——摩河无量!

  然而,聂风己变,变得无法想象,到底他此变会否令摩河无量迸发出更难置信的力量?

  绝无神早有准备,遣其亲徒天行与无名同归于尽,巨爆过后,跨天门顿被夷为平地。

  然而,距跨天门不远的一山岗上,一人正目睹了整件事的经过,此人正是破军,他神色有些怜然地叹道:

  “就这样便失了一个好对手,唉!可惜!”

  甫地,他身后传来冷讽之声:

  “别再猫哭耗子了!”

  他所处之地丛草杂生,茂密旺盛,极为隐秘,竟然被人发现,他心中一震,不禁愕然回首。

  能悄悄接近而不被破军发觉,来者修为自是不弱,正是一一绝心,未等破军开言,他己淡淡地直言先语:

  “你此行与无名一起前来,一方面,是想藉他得你想要的女人……另一方面,你何尝不暗暗希望他能死在我爹手上?”

  破军转身,不得不承认地赞道:

  “嘿嘿!小子你年纪轻轻己深知老子心态,摸透人性……绝无神有你这样一个儿子,真是几生修来的福份!”

  绝心淡淡一笑,做然道:

  “过奖了!”

  此时破军再眺望跨天门,一阵感触忽涌心头,轻叹道:

  “唉!中原第一高手!刹那间竞己炸至灰飞烟灭……纵有绝世武功,至头来总须侠骨埋荒象,到底世上有什么东西才是永恒不变的?”

  破军虽然疑惑,但或许他也曾想过,情,才是永恒……

  情,确是可以长存,较接近永恒的,也许只有一一剑!只有它,即使变为锈铁,也是剑!

  然而,真正比剑更为永恒的,其实是——剑的精神!世上只有一个人深信这个道理,因为,剑,就是他一生的目标,一生的精神!,他就是无名。

  此际,跨天门倒塌炸毁的废墟内。众鬼刹罗们正在寻找天行与无名的残骸。

  “主管,我们己找到了天行的头颅!”一鬼刹罗从残垣碎瓦中举起一个鲜血未干、面目虽破损但仍能辨清的头颅。

  但见天行死状恐怖,唯在鬼刹罗们眼中,能为主公牺牲,实是无上光荣。

  鬼叉罗主管喜道:

  “好!大家快继续把无名的尸首也找出来,我们就可以向主公交待了!”

  话音未落,突然传出“哗——”的一声轰响,残垣瓦砾中破土而出现出一人,强浩的冲劲顿将靠近的几名鬼刹罗震得翻了几个筋斗,亦受伤喷血,而这个人竟是无名!

  原来,无名修练万剑归宗,有万道剑气护体,爆炸的同时,他找到一较为安全之位,方能逃过大难!无名赫然未死,在场五十多名鬼刹罗立愣当场,鬼刹罗主管之喝令一声,众人方回过神来,立举刀向其包围。

  无名双目俨如剑的锋芒,令众人不敢正视,他再横眼一扫,触目者为之心胆俱裂,沧惶后退,他将目光最后落到刚才与他交手己受伤的鬼刹罗主管身上。

  鬼刹罗主管亦毫不畏惧,即与他面面相对,互相凝视,他半生苦练魅爪,却为无名一招所破,心有不甘,但他还有另一套得意绝学“摄魄追魂”功对付无名,抢誓要——以眼还眼,可惜甫接触无名目光,登时双目一痛,鲜血狂溅!痛呼倒下之时,众手下立即发喊扑上,然而还未碰及主管己被震开,因为无名己第一时间闪至其跟前,戳指点向他眉心道:

  “说!绝无神到底在哪?”

  鬼刹罗主管大惊欲退,一股粘劲顿令其浑身发软,但他却逞硬道:

  “嘿!别要枉费口舌!我绝不会说的!”

  眼见主管命悬一线,众鬼刹罗霎时不敢欺近。无名变指为掌隔空运力抓下,道:

  “你再不说,功力必被我吸个精光,你为绝无神己牺牲了双目,难道连性命也不要了?”

  鬼刹罗主管忍痛仍冷哼一声,道:

  “吸我功力?嘿嘿……”

  冷笑声中,但见他双手十指成钩,开始迅速的萎缩枯干,浑身鲜血迸发,七窍流血,生命己一步一步凋谢。

  无名正欲离开跨天门之际,一人己飞至拦路于前,正是破军,他首先一愕一惊,瞬而急道:

  “无名,绝无神原来己在拳坟,步惊云三人有危险,你必须尽快赶往接应!”

  得知绝无神所在,无名刻不容缓,疾展身形,很快己至拳坟外的紫叶林,甫落身形,只见眼前黑压压的一片,定神一看,竟有逾干鬼刹罗在防守,破军见状,好整以暇地冷笑道:

  “嘿嘿,看来绝无神遣这群手下在此目的只为断你去路,这一关你务须速战速决!”

  无名没有作声,他知道破军定会袖手旁观。

  “杀!”为首一名鬼刹罗挥手一声令下,众鬼叉罗立一拥而上,逾千精英举刀汹涌杀至,无名却气定神闲,缓步踏前。

  当前冲至的数名鬼刹罗甫接近,己被无名以巧妙手法箍制,鬼刹罗顿觉全身发软,酸麻乏力,连手中刀也即时脱手。

  转瞬间,众人己如烂泥般倒在地上,无名随即运掌如飞,步入人群,每一指皆把来袭悉数格挡,只见他从容不迫,招势如流水行云,愈使愈快,众人纷纷跌倒。

  这令一旁观战的破军惊异不己,暗道:

  “啊,无名那厮在于啥?以寡敌众,竟然以招式对拆,这样做只会延误救人时间,他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摹地,他感觉到旁边丛林中有一双雪亮的眼睛也在细睹,忙侧首看去,见是绝心,只见其凝神聚精,双目瞬也不瞬的盯着场中的无名,心中暗道:

  “这小子如影随形似的,看来他相当关注无名就在此时,绝心向来冷酷镇定的目光中,突地涌起一股极度惊愕之色。

  “啊?他到底发现了什么?”破军暗惊道、当下顺着绝心的目光回首一看,触目所见,前情景令其难以置信!只见逾干鬼刹罗在刹那间赫然全被无名所制,战斗力统统尽失,筋疲力尽地倒地,不能动弹。

  却说这拳坟内被囚的拳道神正在痛恨绝无神,忽见火光冲天,硝烟滚滚,不由怒道:

  “啊!一定是绝无神那家伙得知我功力渐复,想以一把火把我烧死以斩草除根!嘿!想烧死老子?没有这么容易!”

  拳道神说着把全身劲力暴发,企力挣断拳坟内缚绑住他的枷锁,可惜稍一动劲,扣在身上各发劲处的拳锁立时紧收,筋脉被钳,痛如削骨,拳道神狂力亦为之骤减,欲逃无望。

  跨天门一役,无名虽大难不死,亦耗损不浅,他心知即将还要与绝无神最后决战……因此唯有在对拆众鬼刹罗进攻招数里埋头施万剑归宗吸纳之诀,把逾千精英功力吸掉大半,条求以聚沙成塔之法快速增强实力,迎战强敌。

  千人功力汇聚一身,万剑归宗直如无底深潭一样,究竟它是否真能无休无止的吸纳功力?

  无名此时如虎添翼,神元气足地向拳坟奔去。

  拳坟内的拳道神刚惊魂未消,心头又惊:

  “怎么紫叶要外也处处是火,一定有变……”

  聂风与步惊云虽负重伤,仍合力以刀剑与绝无神展开激拼,双方转瞬斗了五十余招,绝无神因知两大神锋威力无穷,便处处顾忌非常。

  而聂风刀法如魔如狂,刀锋所发的奇寒,更随着刀法加快不断提升,如此彻骨奇寒比上次与聂风的中原一战更甚,绝无神亦备受刀寒所侵,内力似遭凝顿,运气不畅。

  可是与聂风并肩而战的步惊云,却出奇的并未受其刀气奇寒所扰。原来绝世好剑本有吸收的神效,正好为步惊云吸掉不少刀寒。

  这段期间,聂风魔刀初成,步惊云亦得无名指点,双方修为各有大进,但如今竟不见任何阻滞,反而配合紧密无间。也许非因二人的武功能互补不足,而是因为他俩心境上有一种奇异的默契与沟通所致。

  自聂风在生死门练成魔刀,步惊云从未有机会与其晤谈,一直皆替其担心,唯经如今一战,聂风对他己没有那样陌生,刀,剑身心,此时己互相配合得天衣无缝,二人虽仍重伤,但所发挥的力量竟比平素超越两倍。

  这种惊人的暴增,正是风无相,云无常,如风云变色般的力量——摩河无量!绝无神见之亦不禁暗暗吃惊。

  一旁观战的绝宫门众亦不敢插手。再者,刀寒己于周遭充斥,众人己开始僵硬,然而奇怪的是,绝无神的弟子绝地,眼看其师节节败退,居然并不担忧,看来对其师有莫大信心。

  绝无神虽然战得吃力,唯守势依旧如铁桶般密不透风,风云一时间亦难以攻破其防线。

  就在此时,一旁己暗将内息调平的鬼虎觑准绝无神应接不暇,遂如虹飞至,乘虚而入,指掌击向他腰际要穴,绝无神守势不由一乱,聂风突破其防线,闪电般劈削其颈。

  绝无神一惊,双腿一蹬,重蹬之下,身己如炮弹般猛向后撤,险险避过聂风夺命的一刀,地上顿被他浩烈无比的脚力蹬现偌大一个深坑,沙石直扑鬼虎,步惊云唯恐绝无神乘隙向鬼虎下手,立即挺剑掩护在前。

  沙石刚退,绝无神竟己消失。

  鬼虎强忍先前所受伤之痛,急道:

  “好,绝无神既然……己走,我们快去……救人……”

  救人?不!聂风的目的并非如此!他倏地沉身以刀插地,凭刀锋寒气的变化,己辨出了绝无神所逃方向,第一时间,他即抽刀掠起疾追,鬼虎轻功较好,随即紧追而上。

  聂风千里而来,只为杀败绝无神,这是他入魔时的执念,绝对牢不可破。

  鬼虎追至其身旁,担心地道:

  “聂风,你重伤在身,此时何不乘机尽快调息?”

  聂风不语,速度不停,急追而去。

  此时,无神绝宫己是满岛烽烟,一片颓垣败瓦。而绝无神他反而正襟危坐,若有所思。

  他急忙逃窜,来到了这儿,他所坐的地方,正是通往拳坟最后必经之路——卸甲台。

  卸甲台下,绝无神果然早把身上战甲卸去,霸王卸甲,是一为他战意全失?抑或,绝无神己不抱生存之望,这将是殊死一战,

  三股旋风先后卷至,正是聂风。步惊云与鬼虎!骤见绝无神卸掉战甲端坐卸甲台,三人均不敢贸然而上,而绝无神却开始以平缓的语调,一字一顿的道:

  “一直以来,老夭亦不敢小觑你们风。云二人……但我派绝心远赴中原把你俩擒杀,可能是我毕生最大的错误……错的,是我这样做已经是低估你俩的实力,擒杀你们,应该由老夫亲自动手!”

  鬼虎沉否决道:

  “不!绝无神,你做错的……只是你妄想侵占我们中原罢了!”

  鬼虎说话之间,步惊云与聂风仍各紧执刀。剑,小心奕奕向绝无神逼去。

  鬼虎喝道:

  “绝无神,交还我们的人吧?”

  乍闻此语,绝无神的嘴角泛起一丝冷笑,他没有回答,只有他那双战意旺盛的眼睛,告诉眼前三人他绝对没有罢休余地。他甫一抬头,风。云的刀剑己第一时间向其分左右力劈而至。

  同时间,惊人的事发生了!赫见二人手中的刀剑突然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吸摄,当场脱手,直飞往同一个地方,原来卸甲台上早置有一块巨大磁铁,作用是令所有人来至这里,尽皆要把战甲,兵器丢下。他俩的刀剑正被吸到它上面。

  风云刀剑脱手同时,正是绝无神发难之际。赫见他双拳注满无伦功力,不可一世的霸王要出招了,双拳疾捣而出,分袭风。云二人,势若流星,令人难挡。

  绝无神拳出,鬼虎亦闪电抢前向其腰间气门攻击,顿为二人消失不少拳劲,唯其这回故技重施,绝无神早有提防,右手抽空闪电一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其袭来手腕制住。而风、云虽给其出其不意之强猛拳劲轰得头昏脑胀,竟忍痛兵分两路向其左右夹击。

  风神腿,排云掌挟起雷霆万钧之势闪电猛击,绝无神心头一震:

  “什么,两个小子中了老夫的重拳仍能如斯顽强?”

  战至如今,绝无神才真的不敢小觑二人,立弃鬼虎,回拳迎挡二人攻势,“啪啪”如铁壮臂左右抬起,拦挡住对方猛厉的攻击,但,他的后脑终难逃聂风快绝无比的风神腿,“膨”的一声,击个正着,直觉眼冒金星。

  好一个绝无神,中腿后强忍巨痛,双拳暴伸,右膝猛抬,左右环击,连消带打,顿减消二人狂烈的攻势,但风,云二人并肩作战,威力、战意皆远超其想象,绝无神心知必须先除一人,才是制胜。

  步惊云曾破其十多年修为的不灭金身,顿成为他第一个狙杀目标,忆起往日之仇,怒火直由脚底腾腾窜燃,暴吼一声,即待冲上。

  然而,身形一动,聂风又如影附形般从后杀至,他心头大骇:

  “好可怕的小子!”

  未及回身,聂风己第一时间集中功力向绝无神头部连环踢出四腿!第五腿正击中其面门,“哇”的吐出一口鲜血,看来劲头着实厉害。

  虽负重伤,聂风出腿速度不减,可见其己拼尽全力,而绝无神连吃五腿,但却拼命扣住了聂风一足,可是,聂风的腿法己至出神入化之境,一扣之下亦要付出代价,聂风临危不乱,一足被扣,双掌往地猛地一撑,借势另一足电弹踢起,再端中绝无神的面门,胸部。

  频频中腿,绝无神己感金星直冒,怒吼一声,猛地把聂风连根拔起,但见他此时己被踢得浑身瘀肿,面目狰狞,这一战正是其一生最惨烈的一战,狂吼声中,他疾扑而上,双拳疾出,势若雷霆,重轰聂风。

  聂风早先受伤在身,在地牢中又遭绝天折磨,经过多时剧战,气力己感不继,避无可避,这一拳正狠狠轰中他心窝,聂风惨叫一声,鲜血从口喷洒而出,不死也要重伤。

  卸甲台下的步惊云见状,惊然大惊,大叫一声:

  “聂风!”

  但见聂风被绝无神击扬起拳坟中央,重重摔在地上,而绝无神在连吃聂风凌厉的五腿后己头晕目眩,疼痛难忍,可他竞以双拳朝自己太阳穴击去,真气一到,脑内稍为清醒,双眸睁开,不待步惊云拼死冲来,他己作出决定:

  “绝不让二人有片刻喘息之机!”

  并即时付诸行动,运以十成的杀拳向刚扑至聂风身旁的步惊云及聂风狠狠击下,势如雷霆霹雳,誓要二人五脏六腑破碎而亡。

  可是,奇怪的,双拳甫一接触二人胸前并未能即将二人轰个粉身碎骨,反觉拳劲豁地如泉急卸!定睛一看,只见自己功力并非轰落在风、云身上,而是二人身后不知何时飘至的那个人一无名!

  无名的万剑归宗,不单为风。云卸去了拳劲,更把绝无神的内力源源吸纳体内,到底战局如何改变?——

  

 

 
分享到:
3两只小松鼠
2两只小松鼠
1两只小松鼠
2鲸和小鱼
1鲸和小鱼
2毛尔冬的烦恼
1毛尔冬的烦恼
2小刺猬找微笑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