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风云续集 >> 第三十五章 枭雄无路

第三十五章 枭雄无路

时间:2014/6/5 11:11:03  点击:2742 次
  聂风说起火气力,绝世好剑与他聂家的一段错综得杂的渊源……

  当日,聂风与火麒麟被断浪所害,一同葬身凌云窟内!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辰……聂风终于苏醒过来了,醒转后,他随即发现自己正身处一不知之地,似是凌云窟最底深处。

  洞内还长着一些异果,正是血菩提。聂风此时正伤疲饥渴交织,也不及细想便吃了血菩提,谁知服下后,顿觉血气调和,伤势逐渐痊愈,内息更在不断增强!

  就在此时,洞中突地传来“轰隆”的崩石巨响之声,原来火麒麟亦跌在同一地方,只见其双目重伤,奄奄一息,不时发出哀号之声。

  聂风看着不忍,遂以血菩提喂他,唯火麒麟并不接受,经过他的再三劝导和亲口尝试,它才会意食下。

  于是,聂风便和火麒麟在洞中养伤,如此过了数天。

  火麒麟双目终于痊愈,且对聂风逐渐枪熟,敌意全消,友谊渐生。

  而在养伤期间,聂风无意之间在洞壁上发现了一些壁画。这些壁画赫然记载看聂风家传的独门刀法——傲寒六诀!

  聂风细心钻研,悉观壁图,发觉画中的傲寒六诀比父亲聂人王所使的更为高深,更为变化万千!

  聂人王从不授聂风傲寒六诀,故他只能从旁偷学。如今得此壁画,练来只觉融会贯通,得益匪浅。

  而且越练画中刀诀,便越是引发血菩提之药性提升,聂风感到自己内力与日俱增,心中不由暗自欢喜不己。

  这日,聂风默默注视着洞中藤蔓缠结的枯骨,心中一直在问:

  “究竟这枯骨之人生前是何方神圣?竟会置身于此?”由于好奇心的强烈驱使,他便走近细观,欲一查明白,豁地发现骨边的石地刻有文字,连忙揭开藤蔓一看,他随即明白,此人竟是他的先祖。

  步惊云听至此,惊问道:

  “风师弟,你先祖与火麒麟有关连?”

  聂风点头道:

  “不错,聂家流传着一个可怕的悲剧,就是我们世代都流着一股——疯狂的血!”

  步惊云一惊,突想起聂风于少年时,曾单独宰杀无双城主独孤一方时的那份威气。

  聂风那疯狂又骇人的一面又再涌入他心头,不由心中一寒。

  聂风接着叙道……

  久远以前,聂风先祖聂英,一手做雪六诀,配合手中雪饮宝刀,使其年纪轻轻便名震江湖!

  其时,有火麒麟四处为祸,聂英为泽苍生,遂毅然与火麒麟作人兽殊死一战!

  火麒麟虽然凶猛,唯聂英之傲雪六诀亦出神入化,达臻极峰,双方在凌云窟外激斗了数日数夜,久战之下,雪饮竟伤了火麒麟,但不幸的是,聂英亦同时误吞了的魔血。

  火麒麟之血甫一入喉,聂英骤觉五内如遭火的,痛得倒地打浪,难受欲绝。而火麒麟也负伤而逃。

  一昼夜后,聂英醒转过来,但觉全身的痛如焚,亦不敢贸然穷追麒麟!

  回到家后,他的身体起了剧变,功力暴增,到了令人难以置信的地步!更可怕的是,有一股莫名而强烈的杀怠在他血液中蔓延起来,使他时时兴起杀人之凶气,怒意重生,脾气变得乖戾无常。

  一年后,聂英的妻子为他生下一子,同时,聂英发觉体内的杀意在渐达顶峰,再难自控,时时发怒发难,在有理智之机,唯恐伤及爱人,便乘夜不辞而别。

  他随即赴拜剑山庄,求助其挚友拜剑山庄主傲日,并将事情相告。

  其时傲日乃铸剑名师,且拥有一块己在黑暗中待上千年的寒铁。

  得知详情后,二人不断研究,终悟出须把寒铁铸成一柄至寒宝剑,方可毁去至热的火麒麟,与及克制聂英的疯血。

  事不宜迟,傲日随即起炉,日夕不辍地铸炼绝世好剑,然而铸造神兵绝非一朝一夕所能制出,聂英遂返家把雪饮留给妻儿,由于杀性日重,聂英恐遗祸武林,于是于凌云窟自以粗索铁链自锁于地穴内,希望能待至绝世好剑的诞生能解救自己。

  另一面,傲日年事己高,心知神兵此生难成,故担造了麒麟魔的传说,希望子孙作为目标竭力把剑炼成。

  步惊云等人听去,俱惊思不己……

  只见聂风忽郑重地道:

  “我体内同样流着这股疯血,假使他日我狂性大发,到了不能自拔的地步时……步惊云!千万别再念你我交情,就用绝世好剑把我一剑了结!”

  当年,聂人王和于岳体内流有麒麟疯血,下场尽属悲惨,此刻步惊云打通了三焦玄关,麒麟血已遍流全身,到底他和聂风的命运,会否一如前者,※※※

  “曝一一一”一声长嘶,乐阳镇上,倏地驰来一匹快马,不理行人安危,横冲直接地向前疯狂奔驰。

  行人见状为之大惊,急忙争相走避。

  马上老者急忙勒缰喝止,但那马儿似己狂性大作,仍疯驰不止,猛一用力,乱蹦着,那马前蹄扬起,身于不由倒退儿步,一个趔趄,马倒人翻。

  老者惊怒中不及闪避,被从鞍上摔跌于地,细视之,正是那日从海上逃遁而去的天下会首领雄霸。

  他边人带马倒跌于“中华阁”门前,手臂被擦破了一块皮肤,有鲜血立时渗涌而出,他从地上站起,扶臂抬头向面前的“中华阁”门匾看了一眼,即向客栈行去。

  众人见他浑身散透出一股慑人至极的煞气,心中无不惊骇,只是远远的注视,哪敢上前细睹。

  他迈步上门,右臂因为巨痛而行动不便,在他步履而跟跄中,不意碰撞到门上,发出响声,骇得另一名进来的大汉不由一震,奇怪的侧视他一眼,忙又避开。

  “小二!快给我拿最好的酒菜来!”雄霸冲进栈内,撞倒了一名手托鸟笼正走出的当地巨贾,边如雷叫道。

  “啊!雄霸来了!”厅堂右边的座上画龙点睛在喝酒的一名年青人脱口小产凉呼起来,急忙按握住凳上长剑,似欲行击。

  同桌的另一人见状,忙阻止道:

  “慢着,未有旨示不得轻举妄动,以免坏了大事!”

  那年青人只得放下长剑,只见雄霸所立之处,众人客无个以惊骇莫名的目光瞥向他,急欲起座,可见其在江湖中有无匹霸气,威势。

  二楼,被下而的异声惊动的戏宝,纸探花二人互视一眼,忙从座上起身,至搂栏向下俯视,只见雄霸己步入厅堂落座,俩从的嘴角不由出现一丝诡异莫测的笑。

  不多时,红日西下。

  众宾客各回房歇息,雄霸正盘膝于榻,埋首运功疗伤,榻前的桌上燃着一油灯,惨淡的灯光映在他的脸上,使他倍显惟淬,似乎一下子苍老了十年。

  他虽在运功疗伤,心中却未宁静,暗思道:

  “奇怪?老夫早已发讯,为何久久未见天下会那帮饭桶前来接应,……天池杀手童皇。戏宝。纸探花这几个家伙居心叵测,还是小心为上。”

  转念又想:

  “嘿!即仙全天下皆反我又将如何?只要我雄霸内力尽快恢复,何惧之有?”

  一念及此,雄霸立时加紧运气疗伤,只见缕缕白眼从其头顶升起,索绕不散,雾愈来愈浓,使人视之不清。

  突地身子前倾,他张口“哇”的一声,喷出一口瘀血,猛然喷射于榻前桌上的正中油灯上,“碰”的脆响,油灯被他猛力血箭一击,击得粉碎,灯光即灭,房中陷入一片黑暗:

  雄霸运功己毕,正欲再调息片刻,忽觉门外传来异声,心头,一惊,闪电服从榻上一跃而起飞掠至门边,人来到,掌风先及,将门荡开。

  “什么人、在鬼鬼祟祟的?”

  “客官,你要的热水送来了!”来者是此客栈的伙计孟忍,他双手捧着木盆,借着月光的辉映:从他所捧的盆底下竟能看出一些异样的一些光芒,啊,那豁然是一柄锋利的利刃尖上发出的寒芒,原来盆下藏握有利器。

  雄霸见是客栈伙计,戒心稍有所敛,深沉地道:

  “哦、我根本没吩咐要任何东西!……”

  正在此时,走廊上奔来了掌柜的,他看见孟忍站在此门前,不由戟指怒道:

  “喂,你这家伙,耳朵是怎么听得、我叫你把热水送去邻房,真是个饭桶!”

  走过来,忙拉计孟忍,再向雄霸笑脸赔礼道:

  “客官,是他记性不好开错了,请多多包涵。”说完,便又训斥起孟忍,将他骂进邻间门处。

  雄霸久经汀湖,行事向来小心谨慎,见虽未有异,心中亦不禁提防又增,鹰隼般的锐目往四处环视一周,见无异况,这才关上房门,进屋休息。

  哪知,他的目光虽有孙悟空的火眼金眼般锐利!但仍未看清在他对面的一个房间,正住着戏主、纸探花二人,纸探花透过打开的门缝,将刚才孟忍“误送”热水诸事尽收眼底。他双眉一蹙,轻声恨道:

  “雄霸这匹夫虽然身受重伤,但警觉性看来却丝毫未减!”

  正在桌边执盏饮酒的戏宝将迭至嘴边的酒盏止住,接道:

  “所谓破船也有破钉上斤,老匹夫功力未必尽失,不宜轻举妄动。”

  纸控花轻忏问上门,转身走来,点头道:

  “对!杀他不用急在一时,为了了万全之策,还是待童老大来到再动手!”

  戏宝再将酒送至口,一饮而尽,目中忽现一种惊畏之色,沉沉地道:

  “有童老大亲自坐阵,料想雄霸也逞不了强,这次定让他死无葬身之地!最令我担心不是他,而是白天进栈所见的那名高手,我们竟连他的面貌也未睹清,此人绝不简单!

  为免节外生技,我们必须先探清其底细再说!”

  ※※※

  走廊里,掌柜的对刚才送水的伙计孟忍细声道:

  “老板要见你!”

  说着,便在前与他一起同往帐房,孟忍甫进帐房,兄见‘中华阁’所有伙计早已齐集在此,堂中太师椅上赫然端坐着一人——无名。

  “老板,孟忍实感激你多年的照顾之恩,但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仇人雄霸今恰在此,我绝对不能再忍!雄霸看来受伤极重,若要杀他,现在无疑是大好时机!”

  “不错啊!依我看来,栈内来的武林中人,也是为杀雄霸而来的!”说话之人,是一个长相言行颇似女人的年青人,他是此栈伙计花玉男。

  话音未落,一名胖乎乎的光头老者——长得笑容可掬,倒有七八分像大肚弥勒佛之人叹应道:

  “唉,想不到他们杀雄霸杀到这里,我们可有点麻烦了!”此人乃另一伙计佛笑临。

  他身芳的四旬虬须大汉亦乃此栈伙计——乾坤不精接道:

  “何必这么想呢?”

  另一人不等他话音落下,即摇头道:

  “不,事情若在此处发生,我们平静生活必起波澜!”

  说话者是白天劈柴的那老者——-铁森!

  此时,孟忍己觉刚才以送水为名,意欲刺杀雄霸实乃冲动之举,想到回此要给客栈惹下麻烦,不由惊隍出冷汗,垂首伏地,愧疚的不能抬首,座上的无名——原来竟是此客栈的老板,平静地道:

  “盂忍!大家隐居此处,本为过上平静的生活,若因你一时冲动而败露身份的话—

  —届时麻烦便会接踵而来,大家将会永无宁日,希望你能忍耐。明白吗?”

  盂忍忙点头逍:

  “小的明白……”

  花玉男忽上前道:

  “老板,假如我们此次真的给人发现身份,那该如何办才好,”

  无名沉静地环视众人一眼,道:

  “大家在此隐居了甘年,早己落地生根,娶妻生了了,若真被人发现我们的秘密身份,那也是无可避可避了,既然这样,何不既来之,则安之?”

  众人一致默默点头,表示赞许。这群人原是昔日叱咤一时的武林中人,后回厌倦了江湖纷争才随无名退隐,此刻闻言,不禁皆作出最坏的打算。

  “噗噗”一阵乌儿振翅之声,众视之,见一只黄鹏从窗外飞了进来,“吱喳”的鸣叫着直飞往此栈另一伙计——乌鸦手中,叫个不停,似是向人诉说什么,乌鸦此人精爱鸟语,忙静心聆听其语。

  “老板,外面有一可疑人物向我们走来了!”祥叔忽在门边惊道。

  无名并不慌乱,静静地负手出门,沿着走廊快步行去。

  走廊的一根圆柱后,隐有一人,正是刚与戏宝商量来探无名的纸探花,此时瞥见无名出门,心中不由喜道:

  “他终于出了!好,就让我先试试他是否深藏不露!”

  主意己定,伸手探怀,取出一支纸叠的两翅风车形的玩意,将其夹在双掌之间,用力搓旋,“砰”的一声厉啸,纸玩意如虹电旋击向正在疾行的无名背后。

  无名蓦地回首,伸二指轻易地夹住了那贯满了真气的纸玩意,纸探花惊震莫名。

  无名将它放在掌间,猛力一旋搓,“呼”纸玩意比刚才纸探花旋得还猛十倍,如旋风般反击而至。

  纸探花大惊,轻如鸿毛的纸玩意在对方手中似己玩活,比他这赖此成名之人还高明多倍,避闪多次,竟神使鬼差的,那纸玩意却忽地长了眼睛般直坠落到他的胸襟,恍如遇到了磁铁,碰上不落,粘衣一起。

  纸探花直骇得双目暴睁,惊魂欲出,怔愣呆住,再等回过神来一看,无名早已不知所踪。

  继后两日,中华阁并无任何事故发生,众武林中人仍住于地此,但这宁静却似乎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兆……

  雄霸经过连日调息,精神稍复,心知不宜久留此地,便欲离……

  谁料,甫拉房门,门外赫然匍匐着一头威风凛凛的雄狮!心中不由慢惊,未及开口,那“狮”却道:

  “雄霸,你逃不了啦!”

  与音同起,那雄狮腾飞而起,四爪摆开,赫然现出爪上特制的半尺长锋利尖锐的雪亮弯钧,如惊虹掣宁,在腾起扑下时,一爪电闪反抓雄霸转身欲逃的后背。

  “嘶”一声,雄霸惊怔未定,不及躲避,后背被抓个正着,衣破皮开,被抓下一块血淋淋的肉来,巨痛之下,未及叫出一声,身子便被抓抛扬下,从二楼重重摔跌一楼,落到一桌上,“喀嚓”巨响,顿时桌椅倒塌破碎,屑木纷飞。

  熟睡中的中华阁众伙计均被轰天巨响惊醒,顿觉有异,忙穿衣跃起,欲看究竟。

  连日来,戏宝,纸探花二人己安排了一干手下混进了整个“中华阁”;待‘手舞足蹈’杀令一下,所有人立时冲杀而出,戏宝凌空从二搂扑下,使出了情幻四诀之怒诀,如鹰扑噬,凶猛击出。以直拳重击雄霸头顶。

  避无可避,雄霸迫于硬拼,一挡之下,五指早断的右手伤口立刻爆裂,鲜血进溅,令他巨痛欲绝。

  雄霸虽经几日调息,但功力只回当日与聂风。步惊云一站而耗损过度,此际未复,全力拼死硬拼,只能与戏宝战个平手。

  “呀,嘿”众人如出笼猛虎,狠狠挺刃齐攻向,见他重伤在身,身手较之平日为弱,不由斗声更旺,皆现将他活吞生剥之凶状,狂风骤雨的步步紧攻,那头雄狮更是威性大发,扑。抓。剪妙招齐发,招招欲置他于死地,斗得惊险而激烈万分。

  雄霸临危不乱,运起风神腿,舞起一阵狂风腿山,罩住身形,瓦解了雄狮凌空扑下的致命一击。他风神腿法己臻化境,愤然一使下威力不减,“膨膨”两卢,将雄狮扯击得倒栽坠倒,狼狈不堪。

  岂料雄狮乃合乎舞,足蹈二人而组成,前两足虽被雄霸双腿击中受制,但后足却趁机狂蹬而出,快不可喻,“卡”的又一声,锋利的爪钩抓中到雄霸的大腿,划抓扯出三道深长的钩沟,鲜血激射,皮肉暴现,白骨森森,清晰可见,雄霸忍不住“啊”的一声痛叫出声,上下牙齿竟将舌头都咬破流出血来,“哇”的禁不住张口喷出一箭鲜血。

  雄狮一击得手,趁机见好就收,腾空跃退,纸探花大喝一声,右腿电闪踢出,挟着狂烈的劲风袭向雄霸腰际。

  “膨”痛不能忍的雄霸只觉双目一花,不及闪避,又被击个正着,腿劲力发千钧,把雄霸轰得身如烂泥般倒飞开去,重坠地上,口喷鲜血,满身血污。

  “哈哈,老匹夫,你一死天下会就归咱们的了,‘天池’亦可再崛起于武林!”手舞,足蹈得意的大笑着,从狮身内卓立而出,对着地上狼狈不堪的雄霸狂笑道。

  雄霸强挣蹲起,怒目而视众人,腾腾怒火激烈燃起,恨声道:

  “你们四人效命我天下会,原来果然是图谋个轨,该死的杂种,竟敢背叛老夫……”

  雄霸说着,忽奋力闪电奔腾而起,掠入中华间后的内堂……

  “膨”的一声惊天巨响,就在此时,客栈大门忽地板碎横飞,破开倒塌,一条人影骑在一匹特制的木马腾空飞至,正是天池首领——重皇御驾亲至。

  原来他修习的重心真径,当练至最高境界时,便有返老还重的神效!细看下,眼前这年不弱冠,满脸稚嫩的童皇赫然是曾在拜剑山庄于危难中赠船相救步惊云的——小伟。

  他为何要以天下会副帮主之身份叛杀雄霸,这又要追溯到往事……雄霸本命重皇狙杀步惊云,但童皇却反助惊云得剑,只为借其手重挫雄霸,自己则坐收渔人之利。

  那半月形的滑板马脚落地滑止,重皇未及下来,戏宝便恭敬地上前禀道:

  “童老大,咱们己把这里重重包围了,雄霸那厮身受重伤,刚溜进了内堂去!”

  “干得好!”重皇赞许地夸道。

  稍顿,忽仰首向二楼瞥去,凝重地道:

  “雄霸己成瓷中之鳖,不用操之过急,他是逃不掉的!不过,我却深觉此地有一股怪力令我异常不安,你们务必步步为营为上!”

  说完,便率众人飞驰掠向内堂,寻那雄霸。

  雄霸急避躲往内堂,不消片刻,便已至庭园最深之处,可是,只见尽头竟是重门巨锁,值此慌惶之下,雄霸仍可强烈感应到门后散发有一股摄人气势,心中一凛,逃命要紧,他不及多想,立即用力震门,破门而进。

  甫一踏足,只见门后的后院处尽是白布飘扬,数根的竹搭缠的撑架上为白布,看来应是中华阁晾衣之地。

  心中惊疑,游目四望,脸色愈现惊奇,不由脱口惊呼:

  “咦,这一布匹纵横交错,似隐含五行阵法……”

  “哦,”忽从布阵中传出一个雄浑的声音,像是响自遥远的大际,又似是来自地缝,令人听不出发音何处。

  雄霸大惊十分,忙运十分功力余劲,尽力闻言细观,只见距他只有五尺的一匹搭起白布里忽地伸出一条人腿,惊退一步,他骇然脱口惊呼:

  “什……什么人?”

  晾衣杆上忽如鬼影般凭空现出一人,他双臂平伸,贴于杆上,向雄霸淡淡的道:

  “雄帮主,请勿误会。我们并非你的仇家,但此地是中华阁内园工地,希望雄帮主速速离开!”

  讯音未落,此栈的掌柜——丁算大突地从天而降,如风轻飘落于雄霸而前,不闻半点落地之音,显见轻功之高深,向前跨出一步,道:

  “雄帮主,本栈若有怠慢之处,请多多包涵,但此处乃属禁地,恳请自重祈回!”

  雄霸不禁骇然汗下,暗惊道:

  “什么,如此一个毫不起眼的客栈内,竟会藏有这等高手?此处绝不简单……”

  正惊思,丁算大又道:

  “雄帮主,本店实不想多惹是非,再入此处也是穷途,请你另谋去路吧!”

  最后二字尚未脱口,一声响若霹雳之音彻荡二人身际:

  “不必了,他已经走投无路!”

  雄霸回头一望,只见童皇骑着木马己带着所有手下凌空杀至!直惊得面无人色,魂魄欲出——

  

 

 
分享到:
东郭先生和狼的故事1
农夫和蛇的故事4
我想小王子大概是利用一群候鸟迁徙的机会跑出来的1
哪个动物的嘴巴最大1
赵飞燕赵合德姐妹失去生育能力的隐情
古人为何热衷性艺术品:春宫图当嫁妆
小蝌蚪找妈妈的故事4
西施无疑是个最成功的二奶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