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风云续集 >> 第二十八章 剑祭三毒

第二十八章 剑祭三毒

时间:2014/6/5 11:03:54  点击:3478 次
  心念不及转想,肩头一阵钻心入肺的巨痛,断浪被剑魔抓伤掷出五丈,重摔地上。

  剑魔出手极重,断浪创口奇大,鲜血洒满地上。

  剑魔屈指一伸,第三道断脉剑气随即破空射出,口中厉喝道:

  “步惊云!该轮到你了!”

  原来,他己决定先伤断浪,立时再闪电般扑击步惊云。

  光芒绽放,照得步惊云的影子长长拖到地上,剑气亦逼近眉睫,步惊云岂容细想,举得麒麟臂便要迎抗此雄浑无匹的气芒!

  麒麟臂本有刀枪不入之奇功,一挡这下顿把剑魔的至刚剑气反震地上,爆出轰天巨响。

  “啊!”一旁呆看的剑晨亦不由得被此激碰惊醒。

  由于断脉剑气性属刚阳,正好为麒麟臂未通之三焦玄关稍作舒泄,使步惊云反觉剧痛骤减,并未受伤。

  被摔得鼻青脸肿。骨架欲散,从地上刚刚爬起,睹见此状的剑贫不由疑惊万分,简直怀疑自己看花了眼,暗奇道:

  “什么,这小子居然能够硬拼断脉剑气而若无其事?”

  就连剑魔本人也不得不由衷点头道:

  “好家伙!竟能挡得住老于此招,再看第四招!”

  他一招失手,不禁恼羞成怒,第四招比刚对才那招来得更快!更狂!更猛!狠狠击向步惊云的当胸要害,势不可挡。

  一旁的剑晨见情势危急,忙挺只剩半截的英雄剑,施展出莫名剑法中的“隐姓埋名”

  此招,狂猛的罩击剑魔。

  “好哇!你这小子竟也敢来多管闲事?素闻莫名剑法名满天下,就让老子来试试有多少斤两吧!”

  剑魔说时迟,那时快,贯劲指间,立时还击英雄剑,顷刻发出“波波”之碰撞声!

  饶是剑魔内力绝顶高强,但若论剑式,只怕始终还逊莫名剑法一筹。

  但剑晨的英雄剑己断,总欠儿分先前的凌厉,然亦可把赤手空拳的剑魔微微逼退,剑魔退身丈余,点头道:

  “哈哈!莫名剑法总算名符其实!”

  话音未落,从地上调息恢复了体力的剑贫陡地向剑魔叫道:

  “剑魔,剑祭本属拜剑山庄之事,何时轮到你出手?”

  剑魔怒极的瞪向他,暴烈地叫道:

  “拜剑山庄内这柄绝世好剑,乃是万剑之最!最强之剑,当然必须以‘最执着’之血来炼,方能铸就!步惊云为仇而咳,断浪为剑而痴,和你对剑之贪,均是人心之最执着,佛门称之为‘三毒’!现正是一日之始,阳气盛极,老子受聘于做夫人,誓要统统取出三毒之血,来铸这柄最强最可怕之剑!”

  剑魔气火神狂,剑贫只感到全身一寒,暗惊:

  “好家伙,他的魔性己越来越盛!”

  气馁地避道:

  “剑魔,老子早己重伤累累,血亦流了不少,此事就此持平,如何?”

  剑魔角毗欲裂,不依不饶地盛所凌人道:

  “你的血固然用来祭剑,你的剑,就要用来祭我的断脉剑气,想走?别做梦了!”

  剑贫深知他断脉剑气的厉害,浑身生起一股莫名的凉意,软语道:

  “你我师兄弟一场,何苦相逼?”

  剑魔更怒,咆哮责道:

  “休提此事,当年你为剑而抛弃韩玉,她一直耿耿于怀,我曾发誓,定要把你置于死地!”

  剑贫见他丝毫不肯容让,又提往事,亦不由火起,淬了一口,怒骂道:

  “丕!韩玉嫁给你后,你不是也移情别恋了、你有何资格替其雪恨、”

  剑魔老脸一红,瞬而恨声道:

  “无论如何,韩玉生前我并没替她做过什么!但此事己势在必行,你匆需狡辩,快快受死吧!”

  说时,双掌一错,挟起一阵罡风,便扑击而到,来势汹汹,剑贫岂敢正面相抗,立闪身于旁边步惊云与剑晨身后,并怂恿道:

  “喂!你俩看剑魔己越来越狂,我们好应同舟共济,不然,唇寒齿亡,那时,就只有被他逐一消灭了!而已我与他同属同门,甚熟悉其断脉剑气,此功极耗真元,顶多只有十招可发,十招后,他便需时歇息回气,我们应使他消耗力竭,方有胜算。”

  剑贫说话间,突觉半空一黑,原来剑魔己脱下斗篷向三人尽盖袭来,与此同时,剑魔亦运起第四道断脉剑气借斗蓬遮掩攻其无备,使三人看不清来路,措手不及而中招!

  剑气刁钻巧绝,先旋飞射向为首的剑晨,再旋攻靠左的步惊云,势道仍未有减,最后向剑贫击去。

  “哇”的一声惨叫,他的左腿膝上之处被斩出深达二寸的血槽,并削下一片肉,剑贫仰面摔倒。

  断脉剑气一着比一着凌厉,第四道一出,立令三人伤痕累累,霎时间,血花铺天,洒满整个剑池之内。仍坚守在神剑旁边的两名守剑奴睹此惨景,心中不由怦然颤惊,温督瞥向那受伤于地的剑贫,心中暗骂道:

  “剑贫其心贪婪,他的血当真俗不可耐,腥臭无比!”

  与他相并卓立一起的冷艳女子冷胭却暗道:

  “步惊云的血很奇热,剑池内随处皆能感觉得到,这和他冰冷如霜的外表截然不同。”

  “哈哈,圣灵剑法与莫名剑法不外如是,终归难敌断脉剑气,间天下有何武功可比?”

  剑魔断脉剑气首次使用,便获全胜,剑魔不禁兴奋得仰天狂笑。

  就在此时,傲夫人己然赶到剑池,先急急向傲天问道:

  “天儿,剑祭情形如何?”

  傲天兴奋地道:

  “回娘亲的话,一切都很顺利!今次幸得师父相助,才可于一日之始成功取血祭剑!”

  傲夫人本意是利用剑魔助其傲家,此刻见儿子对杀父仇人如此嘉许,遂面露不悦之色。

  此刻,步惊云,剑晨。剑贫三人所流出的大滩鲜血顺着光滑的青石地面,经过特设的一条通往所铸神剑的池中铁槽卜全都汇流于剑池核心之内!

  三毒血从地上汇流入池,熊熊火焰顿时冲天焚烧,同时间,晨光破晓。

  “啊!大亮了,守候数十年,终于等到了今天!”温弩与冷胭陡见从门外射进明光,同进喜不自禁的欢呼出声。

  在场众人,无不惊面现惊奇。兴奋之色,数十道目光齐投注那己被熊熊火焰所吞噬的擎天神剑。

  傲夫人美眸里闪现出喜悦之色,侧首向卓立身旁的儿子命道:

  “天儿,是时候了,快去取剑!”

  一名四旬壮汉向傲天兴奋道:

  “少主人,取剑必须吃点苦头,挺身上前吧!只要取出神剑,届时,拜剑山庄定可称霸武林!”

  “好!”傲天满怀高兴,展身飞往剑池。

  傲夫人苟且偷生。忍辱负重,钟眉和温弩,冷胭为剑奴役,目的皆为等候今日,而傲天亦仿佛是为今天取剑而生!但未及剑池,他便感到烘烘热气扑面而至,只见热力迅速冒开,连巨链也给烧断融化。剑池方圆十丈内,散发着高温热气,傲天只觉口干舌燥,身子寸步难近,热力不断扩散,他觉得呼吸不畅,几乎为之窒息,皮肤被疾火熏烤,似要烤熟,血液停滞,快要干固。

  旁边的钟眉见他落下身形不前,忙鼓以勇气道:

  “少主人,只要得到神剑,便可光大门媚,快上去取吧!”

  傲夫人见状,立赶下剑他之内,急道:

  “天儿,你身为拜剑山庄嫡传少主,此剑务必由你亲自夺得,小小苦楚定要忍耐!”

  钟眉及二守剑奴先向傲夫人见礼,然后皆为傲天打气鼓足勇气,可他面见熊熊冲天大火,让他赤手取出火中神剑,心中不由惊骇万分,惶急道:

  “娘亲,剑池真的很热,我……我受不了……”

  旁边,将步惊云等三人击伤的剑魔见状,忙想籍此讨好傲夫人,接道:

  “傲天,别急,待师父来助你一臂之力!”

  说时,气走丹田,真气充盈,运起十成功力,双掌齐握,遥击剑池之熊熊烈火,劲力立向池内激射,顿把其中热气反逼向东面驱散一会,傲天即展身形,趁机飞身取剑。

  他右臂伸出,抓向火中神剑,未挨神剑,衣衫便尽然着火,肌体亦遭的烧,痛得他撕心裂肺的惨曝,嚎声中,傲天翻身弃剑后退,落地后,即将于臂沉于用来铸剑的水缸中,热气立仗缸水蒸蒸烟霞,腾腾生雾。

  钟眉走近他身边,忙打气鼓劲道:

  “少主人,你必须忍耐,为神兵作出一点牺牲,它才归属你!”

  傲天暮然回首,对神剑望而生畏道:

  “钟眉,剑池之内非人所能忍受,熊熊大火一定会烧死我,那剑是取不到的!但要拜剑山庄雄踞武林,我倾天自信有能力办到,根本不用倚仗此神兵!”

  傲夫人奔至其身边,娇斥道:

  “你少狡辩!少许苦头也吃不来,你太令我失望了!”

  傲天双手抱头,摇头道:

  “娘亲,我实在不想——死!”

  “为剑而生之人,情操自高,可是为剑而死,却又非付出更大勇气不可!”

  受了重创,独立一旁的断浪,冷恨旁观,心知神兵难取,遂对此剑的妒意亦消除。

  心中暗暗冷笑道:

  “嘿……!世间虽难有此绝世神剑,便可惜世人尽是庸材,又岂能匹配神兵,英雄剑与火麟争锋,可是现在己毁我手,从此论剑于天下,唯我独尊!”

  断浪人剑心犀互通,他雀跃地紧握手中火麟剑,剑亦嗡嗡作响,与人一起,洋洋得意。

  由于傲夫人出现剑池,剑魔便心不在焉,剑贫乘机忍痛溜走,他攀上剑山,离开剑池。

  此时,傲夫人忿恨的正拉着傲天的手臂,推他去取神剑,急劝道:

  “天儿,眼前是傲家期待百年的取剑良机,你不能放弃,快去取剑!别怕!即使要死,娘亲也陪,咱们一起上吧!”

  傲天用儿乎哭出的声音道:

  “娘亲,你要逼我,我不想葬身火海,我不要剑了!”

  傲夫人不由分说,拉着傲天的左手便奔向前面池中的神剑,豁然一条巨大的身躯挡在做夫人身前,挡止道:

  “傲夫人,你千万别要上前,不到剑边,火就会烤死你们的!”

  傲夫人毫不理会,进闪着斥道:

  “剑魔,你让开!我拜剑山庄之事,己用不着你来管!”

  傲天猛地运力止住脚步,颓丧地道:

  “娘亲,算了吧!我真的要放弃了,我不要剑。”

  “唉,谁不想得到一柄绝世神剑,称霸天下?但谁又愿为剑而牺牲?付出?”钟眉及两名守剑奴本为剑而生,此刻见傲天临阵退缩,一生心血以将化为乌有,顿呈心灰意冷,心中不禁同时悲叹。

  旁边,受伤在身的步惊云,一双明眸忽地变得更加犀利,瞬也不瞬的紧盯在不远前的池中神剑,一个念头在他脑海荡起:

  “我一定要得到剑!”

  念头一生,他即忍着伤痛,便欲冲向池心,剑晨豁然挡其身前,劝止道:

  “惊觉慢着!你这样做只有送死!若为取此剑而赔上性命,又有何意义,”

  步惊云沉沉地道:

  “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我若得不到此剑,便再难见心中所受,大仇亦无法可报,那活着更无半点意义!”

  剑晨惊问道:

  “你要报仇?你认为这样值得吗?”

  步惊云坚定有力道:

  “为报仇作出任何牺牲,全都值得!”

  他的回答如此坚决,肯定,使剑晨一时也不知该如何劝阻。

  在步惊云的眼里,剑晨只看到一股仇恨,这股仇恨令他感到异常可怕!他自小便是宠儿,从未经历风浪惨变,根本不明仇恨为何物,仇恨,在其心中非常陌生!

  就在此时,由于剑池热力不断提升,挡前距池较近的剑晨背上霎时着火!他忙挥手扑打。

  步惊云淡淡地道:

  “剑池凶险万分,你还是速离为妙!”

  说罢,一掌推开剑晨,人亦同时向剑池飞扑逸去。

  剑晨的背后火苗被他这一推掌风所扑灭,见步惊云奋不顾身,不顾一切的去夺神剑,剑晨心中骇惊万分。

  步惊云在众人无不惊愕骇然中飞扑向剑池,愈近剑池核心,热度愈强,步惊云体内的水份陆续蒸发,令他呼吸困难。四周火焰更席卷全身,把他的衣衫发体尽数焚烧!的痛攻心,步惊云的生命似将俄熬至尽,但心中仍有一丝无坚不摧之信念:

  我要取剑!我要报仇!

  “唆”的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那把擎天神剑爆炸开来,原来它的体外竟是巨石所裹,石块纷飞,尤如雪花分飘,巨石粉碎,熊熊烈火中,骤现一柄漆黑的长剑。

  步惊云惊喜莫名,顾不得体内撕心裂肺的巨痛,也顾不得烈火焚身,伸手去抓握那柄绝世神剑,握上剑柄,他即惊然大惊,如遭雷砸,全身震抖,灼痛骤失,精神异常迷惆,手中剑亦似有仍无,不禁失声惊呼:

  “为什么会这样?”

  这个虚无不实在的感觉通透全身,步惊云唯有更为握紧引剑,稍一发力,那柄剑顿爆为粉未!爆碎激生强大异力,逼使剑碎向四面八方飞散!顷刻间,那些灰飞烟灭的剑碎立时散满整个剑池之内。

  众人惊愣当场,原来剑池之内根本就没有剑。

  步惊云惊疑万分,顾不得拍灭身上的火焰,向旁边一脸木然的钟眉问道:

  “钟前辈,怎会如此?”

  钟眉并未即时回答,神情很古怪。

  步惊云已成一团火球,“膨”地摔落地上,摹地,未等惊虑万分的剑晨上前,有一人力快的奔上前,像拎小鸡般一手抓住步惊云的手臂,一手揪住他的大腿,‘霸王举鼎’式的将他高举过顶,咆哮怒吼道:

  “步凉云,你杀了我儿子——捕神,我今天就要你以命相抵。”

  说时,便欲摔毙步惊云。

  此时,在通往剑他的山下石道上,几名黑衣大汉正押着一名年轻貌美的女子拾阶向剑池大门走去,大色己明,分明得见那女子就是楚楚姑娘。

  道旁的一块巨石后,躲着刚从剑池逃出的剑贫,睹见此状,心中不由又恨又庆幸道:

  “哼!拜剑山庄早已部署了一切来对付咱们,辛得老子洞悉先机,方能逃过大难!”

  见他们进了剑池之门,他这才从石后跃出,坐在地上,抱住左腿察看伤势,他的受伤左腿伤处被剑池热气所烘干,然而剑口奇大,稍作走动便复流血,他忙封穴止血,心中恨道:

  “剑魔那狗养的杂种,不但要我的血祭剑,还处处针对老子双腿,分明是想废我飞仙修为!此仇我一定要报的,老杂种,你等着吧!”

  他恨怒万分,蹒跚的缓缓忍痛下山。

  就在他上面的山顶上,忙立着一个年不及冠的童子,他就是刚与剑魔在亭台内对酌的小伟,此时,他正登高望远,眺望着山下不远处的碧海。

  他睹见波澜汹涌的洋面有数只大小不一的船只,有一艘小艇正汹涌驶近拜剑山庄,他还看到了,也凭感觉察觉到了,艇上之人背插一柄森寒胜雪的大刀,他有一柔若蚕丝的乌亮黑发。

  小伟平静毫无表情的脸上随着小艇的到岸,而现出了一丝莫深高深的笑意,神秘之极的冷笑。

  “来者何人?”亭上几名守卫的黑衣大汉警惕的向艇上之人喝问道。

  艇上之人突地长身如虹跃起,快得如一阵烟,在众人目不遐接的惊呼声中,稳稳地落在他们中间,好像是从地上冒出似的。

  “在下聂风,特来贵庄找步惊云!”来人一一一个左目蒙有黑布,相貌英俊,浑身散透出一股慑人煞气的年青人直截了当地道。

  “铿”的一声,长剑出鞘,为首一名壮汉拔出腰中配剑,喝斥道:

  “拜剑山庄今日不欢迎任何客人,你快点滚!”

  聂风冷冷地道:

  “贵庄也算略有名望,想不到竟然如此接待未客,未免欺人太甚!”

  “甚”字尚未脱口,只见他如风刮过,一只单脚在众人皆未睹情之时,鬼魅般踩点一名从背后只拔出一半剑身的壮汉手握剑柄上。

  “在下今日有危急之事,非找步惊云不可,得罪了!”

  话音未落,人己借势在剑柄上一点,如流星划空般越过众人头顶,在他腿影尚留在他们顶上半空时,人己窜飞向庄前、

  刚下山走至庄外的剑贫恰好睹见此景,心中骇然道:

  “好快的腿法!这小子不单腿法了得,轻功更属一流,看来并不亚于老子的轻功!”

  就在此时,聂风突然嗅到了一股浓烈的血腥味,身形问电掠起,循味飞来,落到了剑坛之碑后的剑贫面前。

  剑贫惊然大惊,暗忖:

  “啊!他不仅身法如风,而且心细如尘,这年纪轻轻的后生,定绝不简单。”

  聂风向他上下扫视一眼,开口问道:

  “请问阁下是否受了重伤,”

  剑贫与他正面近睹,深深的亦打量了他一遍,心中暗示:

  “啊!这个子眉字间散发出一股超脱不凡之神采,背上的刀虽冷,但他的人却比刀温暖得多了!”

  剑魔举起衣衫尽为火焚的步惊云,正欲将他拗毙之际,一旁的铸剑师钟眉大喝一声,腾身而起,飞掠至半空,单掌以内力抵住步惊云腹部,双腿跃上,头下脚下的运力将真气输入其体内,刚好抵消剑蜃的强蛮气劲。

  剑魔忙运力抗衡,却又松不得顶上的步惊云,等于要同时举承起两人的沉重体重,势同霸王举鼎,心中又惊又怒,遂喝道:

  “老鬼,你疯了吗?胆敢吃里扒外,帮此小子!快松手!”

  钟眉不为所动,继续运力于步惊云体内,剑魔骤觉压力增强,心愈恨怒,只听钟眉道:

  “剑魔,众人当中,以此子最有舍己为剑之心,这份勇气可敬可怜,请看在我的薄面上,放他一马!”

  剑魔一面运力相抗,一面咆哮道:

  “妄想!步惊云杀我儿子,我非宰了他不可!”

  剑魔怒吼声中,将功力急剧提升,钟眉也得竭力相抗,两股内力不断在步惊云体内拼斗,使他全身膨胀欲裂!

  温弩见状,即拔出巨魄剑,上前营救步惊云,剑晨出剑更快!皆向剑魔挺剑刺去。

  剑魔身承二人之躯,分身不暇,若不撤手,便会血,溅当场。一念及此,随即旋身运劲,抛刀,钟眉、步惊云二人,闪身急避。

  剑晨,温弯恐防混乱中伤及步惊云,急急撤剑后退。

  而剑魔突然感觉到步惊云身上散发出一股热劲,直透自己心坎,的得他肌肤剧痛,痛愕间,步惊云顿化为一团火球,剑魔忙跃开二丈。

  步惊云己全身冒火,先前的衣上火苗熊熊着起,他重重的倒在地上,众人大骇,剑晨及钟眉。二守剑奴无不担心地抢近其旁。

  原来步惊云取剑时己饱熬烈火,又遭两大高手内力冲击,却回祸得福,冲破了三焦玄关,身上火焰正是麒麟臂所生,片刻后,火焰渐渐消灭,只见步惊云全身的烂不堪,恐怖不己!若换作别人,只怕早被烧死,但步惊云的麒麟臂本能抗火,其生存意志更是惊人,痛得要死也未哼一声。

  突然,冷胭转身奔往剑池旁的屋子,片刻即取出一件蓝衣披风,急急奔向盘膝坐于地上的步惊云,剑晨忙拦在其前,警戒地横剑拦道:

  “姑娘,你想怎样?”

  温弩解释道:

  “少侠,你别多心!我们并无恶意,此衣乃御火袍,是我们炼剑时所披,以御高温,穿在他身上定有益处!”

  剑晨恍然,忙捧剑拱手谢道:

  “多谢姑娘!”

  说时,从冷胭手中接过御火袍,为步惊云披裹身上。

  步惊云一披御火袍,顿觉骤有一股寒气自袍内散发,清凉透体,立令身上痛楚大减。

  剑晨关切地间道:

  “惊觉,你感觉怎样?是不是好些了?”

  步惊云缓缓张目,隐含感激之意,点点头,接着闭上双眼,培元生息。

  剑晨轻拍一下他的肩膀,道:

  “你放心,我会尽力保护你安全离开此地,没有人可伤害你的!”

  旁边的温弩闻言,欢悦地由衷道:

  “他能有你这么一个肝胆相照的朋友,实在是他的福气!”

  剑晨一笑,正欲答话,突然,另一边取剑不遂,兼且见钟眉等人相助外人而恼羞成怒的傲天冲向钟眉,边奔边怒道:

  “钟眉!你们这样做想造反吗?”

  刚才傲天临阵退缩而放弃取剑,己令钟眉彻底失望,现在,他头也不回地便道:

  “少主人,傲家先祖于钟,温,冷三家有恩,故我们数代便得为铸造神剑而竭尽心血,但如今神兵己成,功德圆满,至于剑落谁家,己非我们三人职责!”

  傲天气急败坏地怒骂道:

  “混帐,你说神剑己成,那么剑到底在哪里,不是已化为灰烬了?”

  钟眉并不答话,展步前行,来天剑池核心,倏地身子一弯,紧抓着地上两条己断的巨大铁链,劲运十成,将两巨大铁链硬生生地抽动而起。

  “哗啦”一声,震大巨响,原来巨链是埋在整个剑山里,扯动之下,那插满长剑的山丘顿呈崩裂,两条巨链连锁着无数小铁链,而小铁链亦扣剑山上的每一柄剑。

  剑山上所有的剑皆被铁链牵动,尽都抽离地而,剑池内的人,无不惊震莫名。

  “啊!”的一声大喝,钟眉把摄剑法内劲贯注于两条巨链匕产生了强大的吸力,吸扯下,无数伯剑尽朝着同一方向而去,剑洒满天,蔚为奇观,叫人惊愕。

  盈千上万的剑铺大罩下,如煌飞舞,将整个剑池掩了一大半,晨光难透,空气难进。

  此时,剑如汹涌巨浪般从半空奔泻而下。

  傲天瞥见为之怵目心寒!

  剑魔亦惊得瞠目结舌,嘴唇抖动了几下,才骇惊魂出地颤声道:

  “老鬼,你到底想……想干什么?”

  钟肩一眼也懒得看他,向众人环视一周,沉声释然道:

  “诸位,昔才步惊云所取到的乃是神剑真元,分威力神髓所在,但爆破后己散混在这无数黑剑中,到底哪柄才是真正的绝世好剑,就请诸位在众剑中找吧!”

  那漫天乌黑长剑纷落深插地上,密如丛芥,令人眼花镣乱。

  傲天如风拂扬柳般来近钟眉身旁,问道:

  “钟眉,那是否就是谁先找出神兵便归他所有?”

  钟眉点头道:

  “没错!谁最先夺得神兵,就是剑的主人!”

  “啊!”傲天闻言,不禁喜形于色,立即冲入场中,在密密麻麻的剑丛中找寻那柄绝世好剑。

  他一一将剑拔出细瞅辨认,心中暗道:

  “本少爷生于铸剑世家,自小阅剑无数,神兵定必与众不同,我自信一定能找到!”

  傲夫人蠕首轻摇,向钟眉问道:

  “钟眉,天儿这样找有如大海捞针,你即是铸剑师,定知此剑有何特异之处!”

  钟眉叹了一声,道:

  “傲夫人,我为少主人取剑己竭尽所能,只可惜我也无从分辨,抱歉!”

  傲夫人轻“哦”一声,抢然又问:

  “那么,谁会是此剑命定的主人?”

  钟眉不语,只望着远方天际一片逐渐移近之乌云,双目迷惘,好大一会,口中才幽幽地道:

  “世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这柄绝世神剑正如千里良驹,自铸炼之始经历了千锤而炼,至今己有百年,而它一直在苦候着的伯乐!”

  “伯乐?”做夫人惊呼出声地道。

  钟眉一顿,惆怅万分地道:

  “傲夫人,少庄主能否找出神剑,那一切全凭天意!”

  傲夫人以掌合什,仰首望大,虔诚地恳求道:

  “我恳求上苍,庇佑我儿,能够顺利得剑…

  话音未落,一条人影如风窜现她的身前,声响如雷道:

  “夫人何须担心?只要你愿与我共结连理,老夫立传天儿断脉剑气,即使他取不了神兵,也一样可称霸江湖!”

  傲夫人慌忙退后,像避瘟神般向后退出两步…

  旁边的傲天正在众剑中急忙找寻绝世神剑,急急拔起,急急察看,口中不停地道:

  “这剑锋太钝了!……这把又过于沉重!……此柄更欠神采!”

  闭目养神的步惊云忽地听见傲天生气扔出不如意的废剑于地上发出的“叮当”声,摹然惊醒,双目猛地睁丹,首先映入他眼帘的即是身旁插入地上的无数长剑,脑中由此感应,立现一个念头:

  剑!我要取剑!

  突见傲天,“铿”地拔出一柄光芒眩目的剑来,满面惊喜莫名地脱口呼道:

  “啊!此剑晶莹生辉,本少爷找到了!”

  说时,扫视那长剑一眼,旋风般挥起一圈剑芒斩向身边插在地上的几把剑身,“叮当”声响,三把长剑被他那把剑迎刃斩断两截。

  “果然锋利无比,定是真正的绝世神剑!”

  正在傲天兴高采烈之际,受伤一旁的断浪突然抢前,暴喝一声,身形如电腾起,火麟向傲天自半空中迎头劈下,他要让神剑第一个毁在他的手里。

  傲天后撤一步,微惊瞬怒,喝骂道:

  “好小子,不识好歹!就让你尝尝神兵的威力吧!”说时,挥迎而上,毫不相望。

  “当”的一声,两剑互碰,火星四溅,傲天手中的长剑随即断为两截。

  “啊!此柄并非真正的绝世好剑!哈……”他一阵沮丧的气愤长笑。

  “天儿,别气馁,继续找!”突地,傲夫人沉声鼓气向傲天道。

  早在一旁看傲天寻剑的剑晨,正着间,陡觉肩头被人重重拍了一下,摹然回首,发现是温弩。

  “剑晨少侠,英雄己断,你反正须另觅神兵,何不趁此良机找出绝世好剑代替?”

  温弩微笑对他道。

  剑晨略有心动,温弩趁机又鼓励道:

  “剑求贤主,以少侠的磊落胸襟,若然寻得此剑,实是剑的福气!也是武林之福!”

  剑晨不由暗想:

  “既恐神兵落于心术不正之徒手中,倒不如亲自取得!”

  心念南动,目光便向剑池四周一扫,在那黑沉沉的剑海里,他豁然发现了一点光,细视之,发光的竟是一柄剑。他忙走了过去,来到剑边,此剑光华自生,与众不同,他心中暗道:

  “想必这柄必是绝世神剑。”

  “铿”的从地上拔出长剑,宝剑在握,更绽放出刺目光华,甚至比英雄剑有过之而无不及,温弩不禁喜道:

  “啊!他找到了!”

  在旁的冷胭也感觉到剑光耀目,心生喜悦,暗呼道:

  “好夺目的光芒,好剑!”

  距剑晨稍远一些的钟眉亦不由喜上眉梢,双目睁得大如铜铃,绽放出从未有过的惊奇之情,仿佛在瞬间内年轻了十岁,心中暗慰喜道:

  “太好了,神兵苦候了百年,今日终有遇上伯乐了!”

  “剑透豪光,非同凡响,绝世好剑当真是剑中至尊!”温弩喜不自禁地欢呼出声。

  摹然,钟眉瞥见步惊云也在茫茫剑海中取出一把长剑,不禁惊道:

  “你们看!步惊云亦找到了一柄剑!他的剑是万千黑剑中最沉重,最黑暗和最不起眼的一柄!”

  所有人的目光尽朝步惊云手中的剑望去,的确此剑平庸无奇!

  如此的剑,怎可与剑晨的剑相比?如此的剑,怎配称为——绝世好剑?

  乍见他下中之剑,众人都个约而同地泛起这同想法。

  刚刚击断傲天手中长剑的断浪,冷眼瞥向步惊云,剑晨手中长剑,但他对二人皆有忌惮,故在未确定哪柄剑是绝世好剑前,他绝不会贸然出手一一毁剑!

  “钟眉,到底哪柄剑才是真的绝世神剑?”傲天又气又沮丧的抛下手中所剩的半截断剑,奔向钟眉,向他急急问道。

  钟眉鄙夷的向他冷冷瞥了一眼,语气深长地道:

  “剑、本身并无真假,只有强弱之分,与及它和剑手能否匹配!”

  正在这时,温弩忽惊异万分地呼道:

  “啊!你们看看天上!”

  众人齐抬头一看,赫见一片巨大的乌云涌现半空,此片乌云奇厚异常,所盖之处,大地恍如投进了漆黑幽冥,浑无半点光亮及生气。

  黑云迅速飘动,眨眼间己掩近拜剑山庄。

  钟眉面色剧变,脱口惊呼:

  “飞蝗蚀日?神兵诞生,必有异象!先前已有地震,如今更骤现飞蝗蚀日,二人手中必有一柄是绝世好剑!”

  此时,漆黑如墨的乌云,恍若将要吞噬这个宇宙,迅速地己掩至剑池上空。

  剑池顿是幽黑一片,但剑晨与手中剑仍同样发出独特光采,不为乌云所盖。

  温弩目注剑晨,惊喜地道:

  “能够在飞蝗蚀日之下而剑光不灭,剑晨手握的肯定是绝世好剑!”

  话音未落,剑魔冷笑道:

  “哼!剑赋有云:‘人剑争辉,光华不断’,你身为守剑奴,竟连此理也不懂,未免贻笑万人!”

  此刻,乌云掠过,阳光复照剑晨,“喀蹦”一声碎响,他见手中的剑赫然崩碎,惊愕莫名!

  “哈……”剑魔一阵得意的大笑,其实人剑相配相通谈何容易,所以,剑魔早已求剑于无形,专心御气为剑。

  剑晨的剑一断,众人的万道目光随即转向步惊云身上,奇怪的是,哪里还有他的影子?他己与剑一同消失刚才的黑暗之中。

  刚才步惊云只觉眼前漆黑一片,宛如到了一个深不见底的万丈深渊,还觉得透发出一股压迫力,使人惶恐不安。

  飞蝗蚀日笼罩着步惊云,人和剑似与周遭黑暗溶为一体,难辨难分。

  万人齐声惊呼:

  “步惊云呢?”

  众人正惊时,乌云徐徐移过剑池出口,此时四剑老嗅得有一阵阵的烧焦之味飘进洞内,同时,还传来兵器磨擦地面的沉重声响,地上更发现有一道深长的坑痕,烧焦味和坑痕赫然是由剑池出口一直往外延伸。

  “嗤”是兵器划地之声,一条人影在洞日的黑暗中疾行,不知是谁先呼出声来:

  “是……步惊云!”

  众人惊怔,忙争先恐后的从剑池向出日冲去。

  傲夫人见状,大惊,向剑魔道:

  “剑魔,拜剑山庄的剑绝不能落在外人手上,快夺回来!”

  剑魔淡淡地点头道:

  “好!不过事成之后,你务须要嫁给我!”

  傲夫人目中闪现出一丝温色,道:

  “你……你这是要胁我?”

  剑魔笑道:

  “嘿……我知道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得到你的心,所以能得到你的人也是好的!怎样,傲夫人?你答应不?”

  傲夫人知道他心意坚定,眼前情势危急,微一思忖,为了儿子,她痛下决定:

  “好!我答应你!”

  剑魔听罢,欣喜若狂,道:

  “傲夫人一诺千金,老夫定会全务为你办妥!”说罢,随即腾身而起,追向出口。

  “步惊云,你跑不掉的!”

  剑魔说时,聚劲双掌,将插满地上的剑悉数挑起,“嗖嗖”厉啸着,数剑如蝗般旋飞而起,恍若长了眼睛般齐向出口飞去,剑魔气劲澎湃,带引剑雨把剑池出口完全封住堵塞。

  劲贯双臂,开口一吐,剑气暴射而出。

  剑,霎时充塞了狭道每一个空间,袭涌向步惊云。

  避无可避,步惊云被逼举起那柄谁也知道必是神兵的长剑,硬挡飞蝗般飞袭来的剑丛。

  一拼之下,发出‘轰隆’一声霹雳巨响,沙石崩塌,所有的剑竟遭反震口扑,倒飞而去,剑魔大惊,急抽身疾退,是绝世好剑力量霸道?还是步惊云的麒麟臂威力大增,正腾身亦飞扑出口的剑晨见状,不禁惊骇暗道:

  “惊觉何以有如此强大的反扑力?莫非……”

  “师父!”傲天见剑魔惶慌闪避,恐有闪夫,急得脱口呼道,只见剑魔翻身落于剑池之内,刚才突然产生的怪异反震力,己全他运劲发气的手指受震而隐隐作痛,况且,断脉剑气己发五道,耗气许多,剑魔逼得不得已忙打坐调息,到底其剑气是否真有如剑贫所说,己练有十道之高,

  这边,“膨”巨响声中,步惊云硬撼下被震飞剑池外,如烂池般重重破壁穿墙摔在剑池门口的石阶之上,“哇”的吐出一口鲜血,衣袂骤响,步惊云忙抬头一看,只见钟眉,温弩,冷胭三人己拦在他的身前。

  不待他开口,钟眉上前一步道:

  “步惊云,你手中的剑黯然失色,淡黑无光,是因为尚未开锋之故,否则威力岂止于此?”

  步惊云一时不知其用意,警惕的强站起摇摇欲坠的身于,强忍剧痛,氏剑戟指对方,钟眉忽地变得浩烈无比,后脚陡地向前一移,身于向步惊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了过去,边暴叫道:

  “来吧!让老人为它开锋!”

  钟眉说时,身子霍地一挺,一冲,步惊云前伸的长剑将他贯体而过,钟眉此举,就连一向冷静异常的步惊云也惶惑夫措,一呆瞬间,他运力拔出长剑,惊道:

  “你……你为何要如此做?”

  钟眉跟跄数步,口中狂喷几口鲜血,懊丧地叹道:“唉……剑依旧晦暗无光,我本以为……是其铸炼者,必可……以血替它开锋……想不到我……估计……错误……”

  身子向后疾倒,温弩忙上前伸臂将他扶住,弥留之际,呼吸微弱的他缓道:

  “温弩。冷胭……此后为剑……开锋之责,就拜托……你们了……何况……老夫……

  能于有生…之年,一睹……此剑……和它的主人,直是死而无憾。”

  一向冷冰冰的冷胭,此际亲睹这壮烈的情景,也不禁热泪盈眶。

  温弩虎目噙泪道:“请放心!别忘了我们三人都是为剑而生,我俩会记住你的话!”

  双眸己将合上的钟眉,断断续续地接道:

  “没错……为剑而……生,为剑……而死,是……我们的……光荣……”

  话音突然而止。

  茫茫苍生,各有宿命!钟眉铸剑之职己完成,生命也同时终结!

  步惊云悲叹一声,凝视着手中这把绝世好剑,想及无数人的心血,生命与希望,皆寄托在他手握的剑上,他不由得悲从中来。

  突然,一个恶狠狠的声音在他身后的雷彻空般响起:“步惊云,快放下你的剑,否则,我就先杀掉她!”

  步惊云,温弩,冷胭同时从悲痛中醒来,回头一看,只见傲天手掣一柄明晃晃的宝剑,左手扼在楚楚的粉颈,右手并将长剑架放其上,以她为人质,而楚楚却未有动弹,显然是被制住了穴道。

  温弩放下己死的钟眉尸体,戟指傲天怒骂道:

  “傲大,拜剑山庄怎可出此卑鄙手段,放开她!”

  傲天毫不理会,狠狠地道:

  “傲家今天若失此剑,此后便再没希望称霸天下,这剑我非取不可,快给我放下剑?”

  温弩怒喝道:“似你这等恶毒之徒,幸好神兵并非落在你傲家手上!”

  楚楚美眸流出两行情泪,她心知这剑是步惊云豁出一切所得,故比他的生命更重要。

  她紧闭双目,并非惧怕生死,只是怕见步惊云为剑而放弃自己,因此不敢面对!

  步惊云神色一片恫然,始终未吐出一字,温弩恐其在做天以人质的要胁下而真的弃剑,便提醒道:“步惊云,你握着的剑就如紧握着自己的生命,倘若弃剑,做天亦会对你狠施毒手,到时人和剑便要全部终结,你绝不能弃剑!”

  而在温弯劝说间,步惊云的五指豁地松开,脱手弃剑,剑,异常沉重,插进地里,笔直的迅即没及剑柄,“膨”的落地响声后,瞬而不见所踪。

  傲天见状,欢喜不喜,忙向身旁的手下命道:

  “快……快去将那神剑取来!”

  即有几人领命上前欲取出神剑。

  说话间,剑池门后忽地惨啤连声,一人杀至,原来是剑晨突地从后突围,连伤数人,迫退傲天,立把楚楚从他手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拦腰救出。

  步惊云趁机从地上抓起一把长剑,暴喝一声:

  “傲天,受死吧!”说时,人便腾空而起,向傲天身剑合一的闪电刺去。

  “天儿,小心!”傲夫人惊呼着急闪身而出,挡在做天身前,并将他向后推出。

  “啊!”一声惨啤,傲夫人突然挡出,步惊云收剑不及,剑,即时深深的刺进了其体内。

  一条人影腾空而起,扑跃而下,边呼道:

  “傲夫人——!”

  乃是剑魔飞至,他先惊后怒,暴烈己极的咆哮道:“步惊云!你杀了我最爱的女人,老夫虽生何用?即使使出最后杀着,玉石俱焚,我亦要把你一一千刀万剐!”——



 

 
分享到:
汉朝的宫廷女子为何都要穿开裆裤
何谓天堂1
哪一个皇帝的老婆被称为“半面美人”
中国人从什么时候开始过春节
清代最色文人袁枚
新世纪的缪斯
后羿老婆与手下通奸生子始末
揭秘《红楼梦》里最漂亮的12个女人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