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黑鹰传奇 >> 第四十六回 深夜僵尸

第四十六回 深夜僵尸

时间:2014/5/30 21:06:04  点击:3301 次
  上回说到小芹对小怪物说,慕容智是因为服了一颗仙丹,才由痴儿变成了一个机敏过人的人。

  小怪物的慧黠不下于莫纹和小芹,他根本不相信这无稽之谈。一颗仙丹,能使痴儿变成正常人,那世上根本就没有什么蠢才了。若说一颗丹药能起死回生,或增添人的功力,还能令人相信;若说能使一个智商低下的痴儿一下变成了聪明能干的人,恐怕没人能办得到。小怪物一笑:“真的?那能不能给我一颗,让我也聪明机灵起来。”

  “哦!你也想服?”

  “想呀!这么好的事,我怎么不想服了?恐怕任何人都想服。”

  “你不后悔?”

  “我后悔什么?”

  “因为我姐姐的仙丹,傻头傻脑的人服了会聪明伶俐,而聪明伶俐的人服了,便会变得傻头傻脑,你要不要服?”

  “有这样的仙丹吗?”

  “有呀!”

  莫纹笑道:“丫头,你别逗万里少掌门了。”她又转向小怪物问:“少掌门,你来这里,不是专门找我小妹斗嘴的吧?”

  “不错!不错!我是来救你们的。”

  众人愕异:“什么?你来救我们?”

  “是呀!慕容二哥将人家的一个聚宝盆、摇钱树捧了回来,人家会甘心吗?”

  小芹又嚷起来:“这,我们要你救吗?”

  “哎,小狐狸,你别忘了,上次那个布政司的三少爷来这里胡闹,不是我来救了你们,你们怎么下台?”

  “这——!”小芹一时哑言了。

  “这个大恩,你们还没有报答我呢!”

  “你想我们怎么报答你?”

  “让我参加三日后的岳麓山会战呀!”

  “原来你这小怪物是要来参加会战的。”

  “是呀!要是我能杀了那个碧眼老魔和什么法王,不就名扬天下、惊震武林了吗?到时候,江湖上只知道我这个小怪物,就不知道你这头小狐狸了!”

  众人一听,都不禁好笑起来,就是连小芹也咯咯的笑着。小芹说:“好呀!到时你一个人去吧!”“哦?你们不去?”“我们不想扬名,去干吗?”“我一个人去,死了怎么办?”“那你就可以在阴间扬名啦!”这时,珍妹子将饭菜端进来了,说:“小姐、少爷,开饭啦!”原来他们只顾得说话,不知不觉,已到了吃晚饭的时候。

  莫纹说:“珍姐,我们多了两位客人,麻烦你再去打些饭,添几碟菜来。”

  珍妹子说:“大小姐,七小姐和这位小少爷的饭菜,我已打来了。”

  小芹奇异:“你怎知道他们在这里吃饭?”

  珍妹子笑了笑:“七小姐的事,我已知道了,她今后就和小姐、少爷在一块的。至于小少爷,他一来,就告诉我要在这里吃饭,叫我准备他这一份。”

  小芹瞅着小怪物:“你这个人,真不客气呵!”

  小怪物笑了笑:“你们在赌场赢了那么多的银子,我吃一顿,不会吃穷你们吧?”

  痴儿说:“万里兄弟,只要你愿来,就是我们再穷,也会让你吃饱喝醉的。”

  “好呀!有慕容二哥这句话,我就放心吃饱喝醉了!”

  在用饭当中,小怪物突然对莫纹说:“莫姐姐,最好你再给慕容二哥服一颗仙丹。”

  小芹问:“你这是什么意思?”

  小怪物眨眨眼:“没什么意思。我想慕容二哥还是恢复原来傻头傻脑的痴儿好,起码不会惊世骇俗,叫人注意。”

  痴儿说:“不错!不错!姐姐,你再给我一颗仙丹吧!一个人傻头傻脑的好,起码不知道害怕。”

  莫纹一笑说:“好呀!”

  珍妹子和七姑娘给弄得莫明其妙了,七姑娘问:“公子真的变傻了,怎么去会战?”

  小怪物说:“不怕,不怕,还有一位真正的墨公子到来,由他去会战。”

  这时轮到莫纹、小芹愕然了,“什么?还有一个真正的墨公子?”

  “是呀!慕容大哥,他也不是墨公子么?”

  痴儿问:“我大哥也来了长沙?”

  “你想不到吧?说不定他今夜里就会赶来,由他代你去岳麓山与阴掌门人交锋,不更好?”

  半晌,痴儿才说:“那我大哥不会有危险吗?”

  “放心,慕容大哥一年多来,武功可不同以往了。再说,有我。”小怪物说到这里,又望望小芹,“还有小狐狸在身边相助,不会出事的。”

  小芹愕然:“我?”

  小怪物又笑了笑:“是呀!你和墨公子一起出现,就没人怀疑墨公子是假的了。慕容二哥的真面目就不会暴露出来,这事你干不干?”

  莫纹和痴儿一下明白小怪物的用意了。这样,自己在暗中,出手更方便。莫纹首先含笑点头:“这方法不错,我同意。妹妹,你就跟随少掌门和大公子好了。”

  小芹说:“姐姐,你不担心这小怪物到时会捉弄我吗?”

  莫纹说:“有我和兄弟在暗中照顾,他敢捉弄你吗?”

  小怪物说:“嗨!这么一件生死大事,我敢捉弄你这头小狐狸吗?到时,但求你别捉弄我就好了!”

  小芹说:“哼!到时你捉弄我,我就跟你没完没了!你这一辈子就别想过安宁的日子。”

  小怪物咧着嘴笑。小芹又问:“你笑什么?”

  “你这小狐狸真怪,我不笑,叫我哭吗?”

  痴儿说:“小芹,万里兄弟虽然为人随和,他怎么也不敢捉弄妹妹的,你别多疑了。”

  “是嘛!临阵对敌,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小芹说:“就是你捉弄我也不怕。”

  痴儿又问小怪物:“我大哥一个人来?”

  “放心,有我爹和妈陪同他一块来。”

  “豹叔叔和翠姨也来?”

  “何止是我爹妈来,少林寺的高僧和其他高手,也会在这两三日内,陆续云集长沙。”

  小芹问:“他们担心我们胜不了碧眼老魔和法王?”

  “别的人我不知道,但我爹妈和丐帮的金帮主,却实在不放心莫姐姐。”

  莫纹深有感触地说:“想不到因我一个人,都惊动了这么多武林前辈。”

  小怪物说:“莫姐姐,这不是你一个人的事,这是关乎整个武林的大事,不消灭碧眼老魔,恐怕谁也不能安枕。”

  “万里小兄弟,话虽然是这样说,我还是不愿其他人卷入我与阴掌门的仇怨之中,我实在害怕又会出现第二个浮坭山言家寨的惨案。最好这事由我和慕容家的人与阴掌门解决,不要再拖累其他人。”

  “莫姐姐,你的意思是……”

  “由我姐妹和慕容家兄弟,单独与碧眼老魔一决生死。所以我有件事情要求小兄弟,不知小兄弟答不答应。”

  小怪物见莫纹说话严肃,不敢再打哈哈了,连忙说:“莫姐姐言重了!只要姐姐出声,我没有不答应的。”

  “那我先多谢小兄弟了!”

  “莫姐姐别客气。”

  “我想求小兄弟向令尊令堂说一句,更求令尊令堂代为请求各派掌门人与其他英雄豪杰,在我们与碧眼老魔和西天法王交锋时,最好别插手,由我们先了结仇怨。”

  小怪物有点为难地说:“莫姐姐,我说服我爹妈可以,至于少林寺和丐帮的人,与阴掌门的人结怨极深,他们不少人就是死在阴掌门人的手下。这样吧,莫姐姐与他们交锋,我们不插手,在旁静观,总可以了吧?”

  莫纹一想,少林寺和丐帮与阴掌门结怨那么深,自己怎能阻止别人雪恨的?就像湘西言家一样,自己是阻止不了言家人报仇雪恨的。便点点头:“这样也好,那我们说定了!”

  是夜,有一户豪商大贾,两男一女,进住了莫纹隔壁小庭院似的翠薇楼,这是点苍派的掌门人万里豹夫妇带同慕容明而来,他们扮成云南的一位巨商,带着家小而来长沙,投宿在这个客栈。

  万里豹是当今武林声望最高的一位掌门人,也是九大门派中武功最高的一位掌门,在江湖上信誉极佳,深为武林中人敬仰,阴掌门碧眼老魔之所以不去招惹点苍派,一来点苍派远在西南边陲,甚少涉足中原,不急于去对付;二来也敬畏万里豹夫妇武功深奥莫测,自己胜算不高,打算获得慕容家的武功绝学后,横扫中原,再回头来吞并点苍派不迟。因而碧眼老魔警告门下弟子,千万别在云南生事,更没敢在云南发展自己的势力。

  万里豹夫妇是武林前辈,曾与墨明智、慕容小燕一时齐名武林,是江湖上的一代奇侠。他们的到来,莫纹不能不先去拜访,何况与万里豹夫妇同来的有慕容明,是痴儿的亲兄长,出于礼貌、尊敬和亲情,莫纹和痴儿不能不去拜访。

  其次,莫纹、小芹在湘桂交界上的越城岭中因误会曾与万里豹夫妇交锋过,虽也由小怪物说清楚了,但这一次万里豹夫妇因协助自己而来,自己不先去拜访说不过去。

  万里豹夫妇一听说莫纹带了小芹和痴儿前来拜访,慌忙降阶相迎。翠女侠更是为人豪爽、热情,一见莫纹,仿佛见到了多年不见的亲人一样,挽了莫纹和小芹的手,笑道:“莫姑娘,芹姑娘,你们两个可叫我想死了!”万里豹也挽了痴儿之手:“贤侄,你随莫姑娘在江湖闯荡,害不害怕?”

  痴儿应着:“我不害怕,只感到顶好玩。”

  “哦!?你看见莫姑娘与人家交锋也不害怕?”

  “姐姐去与人交锋,从来不带我去,留下我一个人与其他人捉猫猫玩。叔叔,你这次来,不是要捉我回去吧?”痴儿又恢复了以往什么也不懂的孩子天真、无知样了。

  万里豹敬佩莫纹,这么一个痴儿,难为她带着在江湖上行走,而且还将这个痴儿照顾得这么好,就是自己也办不到。

  大家步入客厅,分宾主坐下。痴儿四下望望问:“我大哥呢?他不在这里?”

  “贤侄,令兄出去办点事,很快就会回来。”

  翠翠说:“看,他不是回来了?”

  众人一看,果然是慕容明从外面回来。慕容明在一年里得万里豹夫妇的照顾、指点,似乎比以往成熟多了,眉宇间一团英气逼人,行动也敏捷得多。看来小怪物没有说错,慕容明的武功,是比以前有了长足的进展。

  痴儿见慕容明到来,拘谨地站起来,叫了一声:“大哥!”

  慕容明惊喜地一把扶住痴儿说:“兄弟,你果然在这里,一年来,你过得好吧?”

  “大哥,我过得很好,莫姐姐她很关心我,照顾我。”

  慕容明一下看见莫纹,走过来纳头便拜。这突然而来的举动,一时弄得莫纹愕然,手足失措,急忙避开,不敢接受慕容明的大礼,说:“慕容大公子,你这是干什么?不怕……”

  慕容明说:“莫姑娘,请恕罪,在下过去愚昧无知,以德报怨,错怪了姑娘,不知道姑娘用意良苦,为了我慕容一家人的安全,也为了慕容家的武功绝学不落到奸人手中,而甘愿遭受黑、白两道上的人追杀,忍受别人的误解,忍受被师门驱除的痛苦,换来的是我慕容一家人的安全,也令我慕容家的武功绝学不为人掠夺。侠肝义胆,姑娘义薄云天,对慕容家恩深似海,情比天高。这恩情是慕容家子弟怎么也报答不了的。我慕容明首先向莫姑娘叩头请罪,也代表在下父母向莫姑娘谢恩。今后有需要我慕容家的地方,将万死不辞,以报答姑娘的大恩大德。”慕容明说到这里回头对痴儿动情地说:“兄弟,你还不过来拜谢莫姑娘这难以报答、毋以忘怀的大恩?”

  慕容明这一番话,不是一般感恩道谢之辞,而是出自心声、发于肺腑的由衷之言,既代表自己向莫纹请罪,也代父母向莫纹感恩,动之以情,言之有理,众人听了,莫不感动。

  莫纹听了,不禁泪花莹莹,莫纹是当今武林中的一位女杰,世态炎凉,江湖险恶,面对顽敌,她心如铁石,从不掉泪。她的一举一动,一怒一笑,可令江湖风云变色;但她也有普通少女一股的善良性情,听不得别人有情有义至情至理的话。这时的她柔肠百转,激动不已。近两年为报答慕容家的大恩,她甘犯众怒,奔走江湖,忍受被师门驱逐的痛苦,置别人的毁谤而不顾。今日终于得到了理解,自己过去的心血没有付诸东流。慕容明短短的几句话,她感到比说什么都强。这当儿,她看见痴儿也跪在自己面前,说出了几句更为体贴的话:“姐姐,痴儿过去委屈了姐姐,对姐姐不起,令姐姐担心、受苦,我现在也给姐姐叩头请罪啦!”

  痴儿这几句含情带义的话,别人不怎么理解,也体会不到其中的含意,但莫纹懂得痴儿的心意。现在在自己面前跪着的,一个是自己心爱的未来丈夫;一个是自己将来的大伯,她怎么受得起?她热泪盈眶,扶又不是,不去扶又不是,去扶,她到底还是个少女,怎能亲手搀扶两个大男人?那别人见了怎么说?她急得对痴儿说:“兄弟,别人不了解我,你也不了解我吗?你怎么这般的糊涂!还不去扶你大哥起来?”

  别说莫纹过去对慕容家没有什么怨恨,在这种场面下,就是有万般怨、千般恨,也融化得干干净净。何况她心里只有感激和报恩,小芹也激动地说:“少爷,你还不去扶大少爷起来?你难道没看见姐姐哭吗?”

  痴儿这才去扶起慕容明。万里豹夫妇在旁看见更是感慨不已。万里豹说:“莫姑娘,在下过去也对姑娘不起,请姑娘原谅。”

  莫纹说:“豹叔叔,你怎么也这般说?是小女子一时任性,冒犯了豹叔叔。”

  “不,不!莫姑娘,是我平生做错的第一件大事,不但错怪了姑娘,也错伤了姑娘,姑娘要是不原谅,我就一生不安了。”

  “豹叔叔的侠肝义胆,武林中人谁不敬仰?当时怪不得叔叔,只怪小女子没说清楚,逞强好胜,还请叔叔原谅才是。”

  “好说,好说!莫姑娘能这样,我就放心了!怪不得少林寺的几位高僧和金帮主称姑娘侠骨柔肠、义薄云天,是当今武林第一奇女子。”

  “这几位武林前辈太过夸奖小女子了,小女子受之有愧。”

  翠女侠这时也问小芹:“芹姑娘,你现在还怪我不?”

  “哎!翠姨,我敢怪你吗?我现在还害怕翠姨怪我哩!”

  翠女侠一笑:“你这丫头,看来比你姐姐还会说话。其实,当时我要是你,也会那么干的。丫头,你真的不怪我么?”

  “翠姨,我是说真的!”

  痴儿这时说:“我看大家都别说去的事,说些快乐的事好不好?”

  万里豹点点头:“不错!贤侄,看来你现在已懂事多了!”

  痴儿立即恢复了以往痴呆的神态:“是呵,我跟随姐姐,比以前懂事啦!”

  除了莫纹、小芹,其他人听到的,依然是小孩的口吻,慕容明不由皱起眉来,他担心自己不懂事的弟弟,再会说出令人难堪的话来,便说:“兄弟,在大人面前,可千万别乱说话,懂吗?”

  “大哥,我懂!我不乱说话就是。”

  翠女侠在旁听了心下暗暗惋惜:慕容家怎么生出了这么一个痴儿?看来痴人有痴福,他身旁有两个武功极高、千般伶俐的少女为伴,这也恐怕是慕容一家积善得来的报应。她不想因这事引起莫纹心中的不快,便有意把话题转到别的方面去,互谈在岭南五岭中别后的经历,最后扯到了三日之后,在岳麓山与阴掌门会战之事。翠女侠突然问莫纹:“莫姑娘,那位神秘的黑鹰是什么人?似乎他对你极为关心,每每当你有危险时,他就突然出现,你不感到奇怪么?”

  莫纹不由望了痴儿一眼,说:“翠姨,他初时也和一些人一样,想夺取慕容家的武功绝学。不过他与碧眼老魔和心术不正的人不同,他没有什么称霸武林的野心,只是嗜武成癖并且也不强取,只想与我比武取胜,他若胜我,要我交出;败了,便再不索取。”

  万里豹说:“这么看来,他还不失为一个君子,行为光明磊落。”

  翠女侠问:“那么,他败给姑娘了?”

  “他和我交锋了两次,结果都没有分出胜负。后来他知道,就算胜了我,也不可能获得慕容家的武功绝学。”

  “哦?为什么?”

  “没有什么,我就是死,也不会将武功绝学交出来。”

  “他就那么算了?”

  “翠姨,我也不知道他算不算,但我却知道,他宁愿慕容家的武功绝学落在我的手中,而不愿落在别人的手中,所以每当我有危险时,他就突然出现,几次将我从危险中救了出来,唯恐我将慕容家的武功绝学交给了他人。”

  慕容明感到迷惘:“那他这位怪人,倒是成了姑娘在暗中的保护者,他不但保护了姑娘,也保护了我家的武功绝学。”

  莫纹说:“要是他没有别的用心,只能这么解释了。”

  翠女侠问:“姑娘,你不知道他是什么人?”“他行为怪异,行动神秘莫测,说来就来,说去就去,我真的不知道是什么人。”

  “你没问他真实姓名?何处人士?”

  “问了,他叫我们别问,只知道他是黑鹰就够了。”

  万里豹夫妇和慕容明不由沉思起来:这黑鹰是谁?以往可没有听人说过,武林中也没有人叫黑鹰。黑鹰,只是在莫纹出道之后才出现的,这么一个武功奇高的人,绝不是平庸之辈,怎么武林中没人知道?

  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神秘莫测的黑鹰,就是他们眼前的痴儿,不但他们想不到,武林中所有的人都想不到。除了莫纹、小芹和痴儿的祖父母,就是连痴儿的亲生父母也想不到。当然,还有一个人知道,就是一代女神医公孙茵茵,是她传给了痴儿的春阳融雪之功,也就是碧眼老魔误以为的吸星大法。吸星大法与春阳融雪之功虽然同出一脉,却迥然不同,吸星大法吸取了别人的功力,却不能利用,反而对自己有害,最终经断脉裂而亡。春阳融雪之功,却把吸取了的别人的功力,转化为自己的功力,不啻将别人的财富,吞并过来,增加自己的财富,不似吸星大法,将别人的财富白白浪费掉。不管怎样,这两门奇异的武功,都近乎歹毒,一个是损人不利己;一个是损人利己。公孙茵茵在传授这门武功给痴儿时,就儆戒痴儿在万不得已的时候,千万别使出来,以免伤天害理,引起众怒。除非对方是十恶不赦的元凶巨首,武功又奇高,才可以抖出。

  痴儿学会了这门武功后,的确也没有使用过,只有在大沩山与碧眼老魔对掌时,抖了出来,一时之间,便吸去了碧眼老魔体内一半的功力。要不是痴儿身中毒镖,在大沩山,便完全可将碧眼老魔变成一个全无功力的废人,令碧眼老魔永远在武林中消失,这也恐怕是天意,那一毒镖,伤了痴儿,又救了老魔,使他仍能操纵阴掌门余众,为祸武林。

  碧眼老魔在大沩山一战,是他一生中败得最惨的一次,不但双臂骨给痴儿震断,身负严再内伤,连内力也消失两成多,几乎废去了他一半的武功。他剩下的七成多内力,仍不失为武林中的一流上乘高手,但一身真气,顶多只可能与莫纹齐平,再也不像过去那样为所欲为了。

  再说万里豹沉思过后,问莫纹:“莫姑娘,你曾与他交锋,看不出他的武功门派和套路么?”

  的确,要是知道黑鹰的武功门派,要查出黑鹰是哪一门派的弟子,范围就缩小多了,不难查出黑鹰是什么人,胜过在茫茫大海的武林中去追踪。可是莫纹的答复又出乎万里豹.的意料之外,莫纹说;“我实在看不出他的武功门派来。黑鹰的武功极杂,中原九大门派的武功,他都会,就连我梵净山的天殛掌法,他也能信手沾来使用。”

  莫纹这话并不假,黑鹰的武功的确是这样。慕容智可以说是慕容家的一位天生异才,从四五岁就开始学武,练九阳真功,人又极其慧敏。八岁开始,就看出了慕容家的危机重重,武林群雄,莫不在虎视眈眈盯视着紫竹山庄,他知道自己父兄的武功难以达到上乘境界,爷爷是个不大理事之人,整个山庄,全靠奶奶一人支撑,奶奶一旦百年之后,爷爷固然可以击败任何一流上乘高手,可是他心慈手软,人又太过忠厚,怎敌得过极具野心的奸雄之辈?万一爷爷也一旦长辞人间,紫竹山庄便有灭门之祸了。所以慕容智在八岁之后,就开始装傻扮蠢,浑浑沌沌,终日嬉戏,不务正业,既不学文,也不学武,十足是个大不透的人。谁也不知他暗下苦功,专心致意练好本门武功外,更留意各派的武功。他承继了祖父墨明智超人的记忆力,在机智上,更不下奶奶慕容小燕的慧敏。他装傻扮蠢的事始终瞒不过智慧过人的奶奶。慕容小燕深知自己的孙儿用心良苦,不禁惊喜异常,暗暗叹道:“天老爷还是有眼,半点也不薄待我慕容家,使慕容家有此天生麟儿,不但能继承慕容家的武功绝学,将来更能再上一层楼。”慕容小燕也故作不知,却将自己和丈夫一生的武学,悉心全部暗暗传授给痴儿。痴儿从八岁到十八岁,整整十年,不但精通了家传的武功绝学,更熟悉各门派武功之所长,尤其是最后的三年里,得到公孙茵茵所助,打通经脉玄关,练成了春阳融雪神功.武功更达到超凡入圣、出神入化的佳境,任何一派的上乘武功,他叮以随意挥洒,信手沾来使用,而且不露任何痕迹,浑然而成为自己的武功,任何一派掌门和高手也看不出来。所以小芹和翠女侠在越城岭一战时,他可以闯进两人的剑网中去,将两人手中之剑也夺了过来,表面上似毛手毛脚,胡乱而来,实际上是暗藏玄机,就是连万里豹也看不出来,真正达到了大巧而拙、大智若愚的最高境地,令当时所有的人都为他担心不已。

  翠女侠又问:“莫姑娘,岳麓山会战,到时这黑鹰会不会出现?”

  “我想,他会出现的。”

  翠女侠说:“那就好了。豹哥!到时,你真要会会这神秘的黑鹰,看看他究竟是一个什么人。”

  “豹叔、翠姨,你们不是找黑鹰比武吧?”

  翠女侠说:“我们以武会友,想必会更好的。”

  这一夜,他们一直在灯下交谈到深夜子时,莫纹、小芹和痴儿才告辞而去。

  当莫纹、小芹、痴儿在客栈的翠薇楼与万里豹夫妇、慕容明交谈时,碧眼老魔也在湘江中橘子洲上一户官宦人家的大宅深院中,密谋布置、调兵遣将来对付莫纹和小芹了。

  坐落在橘子洲南面洲头的大宅深院,表面上是一户官宦人家的府第,实际是阴掌门人在中原的一个秘密巢穴,它四周散落的渔村,都是碧眼老魔跟前的亲信、武士,打扮成普普通通的渔户人家,既是老魔的耳目,也是老魔的保护者。至于大宅深院的人员,更是老魔的心腹部下,除了轻风、明月两位使者和苏总管之外,其他人都是从西域来的一等武士和西天法王训练出来的上乘杀手,一个个都是奴仆打扮。别说一般人,就是苏三娘骑下的兄弟,也不可能接近这座大宅,连苏三娘也不知老魔隐藏在这里。

  碧眼老魔在大沩山一战,惨败重伤而回,一直就隐居在这里调息养伤。他断臂是驳接好了,内伤也医治痊愈,但失去的两成多内力,怎么也不可能在短短几个月中练回来。现在他一身的真气,恐怕不及点苍、少林两派掌门人深厚,武功也不及法王所训练出来的那一批上乘杀手。几个月来他显得苍老了,目光再不似以往那样宛如冷电般有神了。这一点,他心中实在震怒,这都是那神秘黑鹰所做成的。同时,他已隐隐预感到自己末日快要来临,失去的内力,要练,起码也要有十年时间才练得回来。现在,他已是近七十岁的暮年了。所以,他不能不为自己的后事着想。

  受伤回来的第二天,他除了派人火速请西天法王归来外,还将轻风、明月两人叫到床前。他打量了轻风、明月一下,不由长叹一声。轻风、明月,并不是他理想的接班人。不是轻风、明月对自己不忠,而是感到轻风、明月心不狠、手不辣,尤其是轻风,几乎没有什么野心,不似自己的义子方君玉和大弟子冷血心狠手辣,为了达到目的,任何手段都使得出来。他们甚至还不及徐尘、扫雪两人。可惜他所钟爱的四个人,两个死于青衣狐狸的剑下,两个音讯全无,看来多半已不在人世了。目前只有他们两个还可依托,便说:“为师目前受伤极重,不能主事,教中的一切,就交给你们两人打理了,轻风主外、明月主内,希望你们两人同心协力,莫负为师所托。”

  轻风、明月慌忙下拜。轻风说:“属下无德无能,恐怕有负教主所托。教主何不将此重任,交给苏总管打理?属下尽心协助便是。”

  明月也说:“属下和风哥的确难以担当此大任,望教主三思。”

  碧眼教主一听,更是暗暗叹息。他们两个,果然如自己所料,根本没有什么野心去争夺教主一位。要是其他人,早已在明争暗斗了。当时不悦,说:“为师只不过叫你们暂时代理,便如此推托,今后为师还能交给你们更大的重任么?苏总管经营才干,是比你们强,但他不但武功不及你们,人品也不及你们,就是在教中的声望也不及你们。你们别多说了,遵照为师吩咐去办,让为师能安心调息养伤才是。”

  “是!”轻风、明月不敢再去触犯教主,只好应是。

  碧眼教主又将苏总管叫来,吩咐一切,便关门静养,不再理事。笑罗汉杜八突然来报,说在长沙城中,已发现小狐狸的踪迹了,要面见教主。

  苏总管听了大为震惊。既然小狐狸来到长沙,那青衣狐狸必在附近,这事他不敢作主,首先来请示轻风。轻风也是心头一怔,感到这两只狐狸跑来长沙,绝不是什么好事情。轻风详细询问事情的发生和经过,又是惊讶:“那位墨公子是什么人?”

  杜八说:“苏三娘说,极有可能是洞庭湖上出现的那位白衣书生。”

  “白衣书生?”苏总管更是惊震了。

  轻风问:“苏总管,你认识这位书生?”

  “认识!认识!这位书生武功深不可测,他跟神秘的黑鹰恐怕是一类的人物。”苏总管便将这位在江湖上不见经传的白衣书生,一年多前怎么在岳麓山西麓下的草堂与教主对掌,以及洞庭龙君父子所说的情况说了出来。

  轻风听了更惊讶得半晌不能出声。两只狐狸和一个黑鹰,已弄得阴掌门焦头烂额,教主身负重伤,人员死伤过半,现在又出现了这么一个白衣书生,要是他们四人联手,再与中原各大门派的掌门人联成一条战线,恐怕阴掌门覆灭指日可待了。他早已感到教主谋夺慕容家的武功绝学是一个不智之举,要是能及时收手不知多好。以后大举进入中原,端了湘西言家寨,侵犯昆仑、少林、丐帮,更是犯了极大的错误,而自己的话,教主根本听不入耳。谁知两只狐狸再次重出江湖后,跟着而来的,是神秘的黑鹰和这位白衣书生,弄得阴掌门时时损兵折将。继冷血队长丢命、徐尘扫雪不知下落、洞庭龙君第七骑全军覆灭后,苏三娘的二十四骑也伤亡惨重;就是西天法王一手训练出来的四十五个一流上乘杀手,也是黄瓜打狗,损失了一大半。阴掌门在中原的队伍,现在只有靠西天法王和铜、铁两位护法支持局面了。

  轻风蓦然想起一件事来,盯着杜八问:“你来这里,有没有人跟踪?”

  “属下注意了,没人跟踪。”

  苏总管也说:“橘子洲,的确也没有发现什么陌生人闯进来。”

  轻风说:“不!麻烦总管再派人去巡视,以防万一。”

  “是!”苏总管立刻打发了十名精明能干的武士,分头去各处巡视了。

  轻风感到三日后午时在岳麓山会战事体太大了,自己不敢作主,便带了杜八亲自来见教主。碧眼教主一听两只狐狸在长沙出现,还约定了会战的时间、地点,真是又惊喜,又震怒:喜的是他千方百计要找寻的狐狸,终于在长沙城中出现了;怒的是这两只狐狸竟然没把自己看在眼里,居然大摇大摆闯到了自己的腹地大闹,他心中充满狐疑,不知这次约会,两只狐狸玩弄的是什么阴谋。他首先问的也是有没有人跟踪而来。轻风回答了。碧眼教主满意地点点头,问轻风:“法王在哪里?”

  轻风回答:“法王带了—批人在湘西一带追踪言家和两只狐狸的行踪。他老人家现坐镇在沅江县的听潮寺中。”

  “用飞鸽传书和火速派人前去请他回来。”

  “是!属下马上去办。”

  碧眼老鹰对杜八说:“你立刻回长沙城,叫苏三娘派人日夜监视青衣狐狸的行动,有什么情况,立刻回来报告。”

  “是!”杜八连忙应着,告辞而去。

  杜八离开后,轻风问:“教主,你老人家真的要去岳麓山与青衣狐狸会战?”

  “你认为我不应该去?”

  “教主,属下是疑心青衣狐狸有诈。”

  “你认为她是声东击西?”

  “属下不清楚青衣狐狸为什么会答应依约会战的目的和用意,但知道她黠慧过人,机诈异常,明目张胆地前来会战,似乎从来没有过,也与她以往的作风、行为大不相同。她一向是不事先张扬,采取突然袭击的行动,令对手没有任何准备,只能仓促应战。她与一般侠义人士的作风不同,为达到目的,可以不择手段,我们不能不防。”

  碧眼教主连连点头赞同,问:“轻风,依你认为该怎么办?”

  “教主,依属下所见,我们不去参加,由杜八等人去和她会面。”

  “什么?我们不去参加?”

  “教主,青衣狐狸的真正目的,恐怕是引你老人家出来。教主不去,便令她的计划落空。而且属下还想劝教主,干脆借此机会,悄然离开长沙,转回西域,安心静养,过几年后再找她算帐。”

  轻风言外之意,是想劝碧眼教主从此收手,别再与中原武林为敌了,只是不敢明确说出来。可是这话碧眼教主根本听不进去,一来他认为自己伤势已全部恢复;二来更不愿放过此机会活捉这两只狐狸。过几年自己的武功固然可再进一层,但青衣狐狸也不会在这几年内白白睡觉、吃饭,说不定武功比自己进展得更快,到那时,自己恐怕不是莫纹的对手。正因为过去一年里,自己回西域养伤,莫纹也同样在江湖上失了踪。谁知她重出江湖时,竟然将慕容家的几门绝技学上了手,武功的进展令人要刮目相看。要是再过几年,莫纹学齐了慕容家的所有武功绝学,恐怕连法王也降不了这只孤狸。试问江湖,还有谁是莫纹的对手?失此机会,以后恐怕就再没机会能活擒莫纹了。他皱着眉问轻风:“你是担心为师对付不了这只狐狸?”

  “属下是担心教主的伤刚刚才好……”

  “放心,为师的伤早已好了。从明天起,你派人注视岳麓山四周一切情形,看有什么生面人上山。第三天一早,分派人员,埋伏在岳麓山四周,配合为师和法王的行动,务必活捉了这两只狐狸。就是黑鹰出现,有法王在,谅那黑鹰也走不了。何况黑鹰在大沩山一战,身中毒标,又受内伤,恐怕早已死去。至于那个墨公子白衣书生,根本不是法王的对手。你别多说了,一切依为师的话去做。如何对敌,等法王回来我们再商量。”

  轻风不禁暗暗叹息,只好应命而退。

  再说莫纹带着痴儿、小芹转回小庭院。这时夜深人静,万籁无声,月斜影长,庭院树影重重,小径幽暗。小芹在前面先走,刚踏上石阶时,莫纹蓦然轻叫:“丫头,看路!”

  小芹停步一看,只见石阶上柱旁躺着一个人,不由叫起来:“是谁躺在这里了?”

  莫纹说:“恐怕是一具死尸。”

  小芹一下又跳起来:“死尸?这里怎么有死尸的?”

  “丫头!别大声,先看看死的是什么人。”

  小芹一下敏感到,别不是七姐叫人杀了。将尸体摆放在这里,向自己示威吧?要是这佯,这名杀手武功可高了,杀了七姐,自己和姐姐、少爷居然没听到半点动静。自己的内力虽然不算深厚,但姐姐和少爷的内力,深厚得可在四周四五里之内能察觉到任何人的呼吸和行动声,刚才又是在隔邻院子,没有听不到的。

  小芹的惊叫声,将珍妹子惊醒了,点亮了油灯,从小屋子里开门走出来问:“小姐、少爷,发生什么事了?”

  莫纹说:“珍姐,先莫张声,要是再惊动了别的人,麻烦可就大了。没有什么,石阶柱子旁发现了一具尸体。”

  珍妹子一震:“死尸?”

  小芹这时轻说:“姐姐,是一个老叫化的尸体。”

  莫纹一怔:“老叫化?是丐帮的笑长老?”

  “不是,比笑长老年轻多了,大概是个五十岁上下的叫化。”

  “丫头!你快上楼看看七姐出了事没有?”莫纹第一个担心的是七姑娘的安全。要是七姑娘也死于非命,她就会不顾一切,大闹长沙,火烧了赌场、钱庄,杀了阴掌门的人为七姑娘解恨。因为这件事,除了阴掌门,不会是其他人干的。

  痴儿忙说:“不用上去了,我知道七姑娘在上面没事。”

  小芹问:“少爷,你怎么知道七姐没事?”

  “我听出她在楼上睡得很甜。”

  痴儿这句话,莫纹和小芹是深信不疑。她们了解痴儿一身的真气极为深厚浑雄,而且一发现尸体,痴儿就异常警惕,凝神倾听四周一带的动静。但珍妹子却惊讶了:一个人在楼上房间里睡不睡着,你怎么听出来了?别不是这位少爷又在说痴话吧?便说:“我上去看看。”

  莫纹说:“珍姐上去看看也好,要是七姐睡着了,千万别惊醒她,要是她醒来了,也别将这事告诉她。”

  “大小姐,我知道。”珍姐提了灯笼,推门上楼而去。

  莫纹问痴儿:“兄弟,四周一带,你听出没别的异响?”

  “没有,除了赌场有人仍在赌之外,四周的人都已入睡。”

  “兄弟,你看是谁杀了这叫化,将尸体丢在这里?”

  小芹说:“这还用问吗?不是阴掌门的人,还有谁人?”

  痴儿摇摇头:“我看不大像是阴掌门人干的。要是阴掌门人能将这叫化杀了,将尸首丢在这里,就完全可能将七姑娘干掉,就是不干掉,也将她掳走。”

  “不是阴掌门人,那是谁?”

  “其他人更没有必要将一个叫化尸首扔在这里,因为这样嫁祸我们根本不起作用。”

  “少爷,总不会这个老叫化嫌命长,跑来我们这里自杀吧?”

  痴儿说:“要是没别的解释,只好这样解释了。”

  莫纹说:“兄弟,你别说笑了,这叫化跟我们无亲无故,没仇没恨,干吗其他地方不去自杀,跑到我们这里来自杀了?”

  小芹说:“我知道是什么原因了。”

  “哦?你知道?”

  “没有别的,准是那个小怪物,不知去哪里弄来这么一个死叫化,将他丢在这里来吓唬我们。好!我找他算帐去!”

  莫纹说:“丫头,别胡闹,我们先来看清楚这叫化是怎么死的。”

  “姐姐,这叫化这么脏,又这么臭。”

  痴儿说:“我来看好了!”

  慕容智走近尸体,正想俯身去检查这叫化的死因,谁知这具尸体竞直挺挺站了起来。这一突然的变化,令痴儿、莫纹、小芹都吓了一大跳,连忙后跃闪开,以防不测。

  可是尸首只是直挺挺地站着,纹风不动,并没有向痴儿等人进攻,仍是一具尸体。小芹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可怕奇怪的现象,一颗心扑扑地乱跳,缩在莫纹身后害怕地说:“姐姐,这会不会是尸变了?”

  莫纹虽然胆色过人,机智而善于应变,到底还是个少女,从没有目睹过这种怪现象,心头也不禁悚然。别说是一具尸体,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也不可能腿不曲,腰不弯直挺挺似根木头,一下从地上竖立起来,凭莫纹深厚的内力,她早已察觉这的确是一个死人,鼻下全无半点气息。莫纹极力镇定着自己,对小芹说:“妹妹,别害怕,是不是尸变我也不知道,我们先看看它再说。”

  痴儿早已凝神静气观察,要是这具尸体再向自己扑来或向莫纹、小芹扑去,就出掌将它拍飞,不管它是活人还是死尸。半晌,这个又老又瘦的叫化尸体依然直挺挺地站在石阶上不动,他暗暗惊讶:难道真的是尸变?小芹又问:“姐姐,它不会是僵尸吧?听说僵尸会吸人血的。”

  “妹妹,别乱说,世上根本没有僵尸这类的怪事,那是骗人的无稽之谈。”

  “姐姐,那它怎么会动的?”

  这个问题,莫纹答不出来了,暗想:难道世上真的有行尸走肉这样的怪事?民间传说,有一种道士,会驱神赶鬼,画符念咒,能将一个已死了的人,令它自己会行动走路。往往有些客死异乡的人,死者的亲属一时没法用棺木将他运载回乡,便请了这些道士,叫已死的人自己走回来安葬,这就是所谓的“行尸走肉”。但这是传说,莫纹从来没有见过,听了也一笑置之。她感到“行尸走肉”,只不过是一句骂人的话而已,专骂那些不会动脑、没有作用、稀里糊涂过日子的人,并不是世上真的有行尸走肉这种怪现象。

  今夜里,莫纹亲眼看见这一怪现象了。但不管这是僵尸也好’,活死人也好,莫纹准备出手,将它打发掉,以免吓惊这客栈中的旅客。可是,她看见痴儿突然向这木然不动的僵尸一揖说:“何处高人光临,在下有礼了!”

  莫纹和小芹又是一怔:难道这不是死尸,而是一个活人?世土有这么一个没气息而僵立不动的活人吗?要不,痴儿又在装傻扮蠢。痴儿又说:“要是前辈再不说话,恕在下无礼了!”

  一个幽幽而苍老的声音,仿佛从地下飘起来一样:“我不说话,你怎么要无礼了?”

  是这个死尸在说话?不呵能。这个死尸嘴唇没动,眼也没睁开,怎能说话的?可是,声音又的确是从这老叫化身上飘出来的。小芹真正吓坏了:“姐姐,他真是僵尸呀!我们走吧!”

  莫纹也感到汗毛直竖,身上的腰形软剑出鞘了,说:“妹妹,你真没用,你敢面对一群凶恶的匪徒,怎么反而害怕一个活死人了?”

  “姐姐,听人说,僵尸是杀不死的。”

  那个幽幽苍老的声音又仿佛是从地底下飘起来:“不错!我是杀不死的,因为我老叫化已死过好多次了!”

  莫纹问:“你到底是人还是鬼?”

  “你们不是说我是僵尸吗?”

  “兄弟,妹妹,你们闪开,让我来打发他。”莫纹话落剑出,剑光一闪,倏然刺出。这活尸体竟然直挺挺地一跳,闪过了莫纹这快速的一剑,仍然是僵立着,只是移动了五寸左右的地方。莫纹心想:好!看你这僵尸能闪过我多少剑。莫纹一连抖出了七八剑,招招迅若电光火石,都是西门剑法的招式,那怕是当今武林第一流的绝顶上乘高手,没有不被刺中挑翻的,可就偏偏刺不中这具活尸体。他腿不曲,腰不弯,只是像直竖的木头,跳来跳去,莫名其妙又闪开了莫纹变化莫测的剑招。莫纹这时心中才真正骇然了,又是一连几剑刺出,也是没一剑能刺中,只有两三次刺穿削下僵尸身上破烂的脏上衣服,而且僵尸还没有出手反击。

  小芹见莫纹出手,也丢掉了害怕之心,盘龙宝剑也出匣了,姐妹俩联手合击这具僵尸。她们姐妹两人联手,恐怕就是碧眼老鹰也敌不了。莫纹无敌的西门剑法,小芹奇诡刁狠的剑招,是可以击败当今武林任何一个绝顶的高手。这个怪僵尸手忙脚乱了,身形一闪,凭空一下消失得无影无踪,仿佛窜进了地底下似的。小芹骇然地说:“姐姐,他真的不是人,是鬼!”

  这具怪僵尸的确是一团无形的影,要是说他会轻功,这轻功快得简直不可思议,哪有刹那间便不见了踪影的?就是莫纹也不能办到,只有千年女鬼才可以办到,莫纹也惊骇地说:“他要不是人间的奇人,那就是鬼了!”

  痴儿这时朝一棵树一揖说:“前辈!在下看见你隐藏在树叶中了,请现身吧,别再捉弄晚辈了。”

  树上那僵尸“咦”了一声,一下又出现在痴儿、莫纹和小芹的面前,这超尘绝俗的轻功,连莫纹小芹也看不清他是怎么从树上飘落地下的,一时怔住了。这具怪僵尸再也不像刚才直挺挺的僵立不动了,面孔也不像刚才的木然全无表情,而是露出惊讶之色,望着痴儿问:“你是慕容家的那个痴儿?别不是我老叫化眼花,看错人了,你怎么也不像个痴儿呵!”

  小芹叫嚷起来:“你这老叫化,到底是人还是僵尸?”

  老叫化笑了笑:“我刚才是僵尸,现在是人了。”

  “你干吗刚才装神扮鬼吓唬我们?你不怕将我们吓死了吗?”

  老叫化嘻嘻而笑:“你和你姐姐是人吗?”

  “我们怎么不是人了?”

  “不!你们是两只成了精的狐狸,我老叫化怎么也吓不死你们。而你们刚才的两把剑,几乎将我老叫化变成一具真正的尸首了。”

  莫纹裣衽说:“小女子刚才冒犯前辈,请前辈原谅。”

  老叫化又惊奇地打量着莫纹,摇摇头说:“你,你不像呵!”

  小芹又叫起来:“我姐姐不像什么了?”

  “不像是江湖上所传说的狡猾、刁钻的狐狸,反而像知书达礼的大家闺秀,而你却像一只刁蛮的小狐狸!”

  莫纹微笑:“前辈莫取笑,请问前辈高姓大名?”

  “什么?小怪物没有向你们提起我老叫化的高姓大名么?”

  痴儿说:“在下知道前辈是什么人了!”

  “哦?你知道了?”

  “前辈就是漠北一带神丐吴影儿吴侠丐。”

  莫纹和小芹又是一怔:“是过去武林八仙中漠北怪丐的隔代弟子吴影儿神丐?”

  “不,不!我老叫化不是什么神丐,只是又老又瘦、又脏又臭的老叫化而已。”

  莫纹说:“妹妹,你还不拜见吴老前辈?”

  “姐姐,那他刚才装神弄鬼吓我们怎么办?”

  “妹妹,吴老前辈是在试探我姐妹两人的武功。”

  “姐姐,有这么试探的吗?我刚才差一点叫他吓死了!”

  “你这丫头,怎么这点也看不开的?”莫纹笑着说。

  “姐姐,我现在一颗心还在扑扑的乱跳呀!要不,叫这老叫化也让我吓一下。”

  大家都笑起来。老叫化吴影儿说:“好,好!我老叫化以后就让你吓一下好了。”

  “那我拜见你啦!”

  痴儿说:“吴前辈,深夜而来,想必有什么赐教我等吧?”

  “不请我老叫化进去坐么?”

  “对!对!在下失礼了,吴前辈,请!”

  珍妹子早已从楼上下来,她看见死尸复活,惊奇万分,后又见莫纹、小芹与死尸交锋,更是害怕,直到见他们言和,一颗心才放了下来,心想:自从少爷、小姐来这里住下之后,古怪奇异的事真没少发生,先是小怪物,后是老叫化。她既惊奇不已,又大开眼界。现听到公子请老叫化入厅坐,立刻点亮了厅灯,准备茶水,然后才回房间再睡。

  老叫化吴影儿坐下,问痴儿:“慕容二公子,你是真痴还是假痴?”

  痴儿含笑:“我一向都是这样,别人说我是痴儿,我也不能不准人这么叫我。”

  “别的我老叫化不说,你能在这夜里看见我隐没在一棵树上,单是这份视力和听力,就与众不同了。不知是武林中人骗我,还是你骗了武林中人,你绝对不是一个痴儿,而是内力深厚、身手异常敏捷的一流上乘高手。”

  小芹说:“少爷是一会儿痴,一会儿不痴,痴的时间长,不痴的时间短。而且少爷根本不会武功,他怎么是一流上乘高手了?”“哦?我老叫化看走了眼?”“是呀!”

  老叫化微笑:“不错!不错!我是看走了眼,而且我也明白了,往往两只狐狸出现,必然就有那神秘莫测的黑鹰出现。”

  小芹惊讶:“你明白了!?”

  痴儿连忙岔开,问:“前辈深夜前来有何赐教?”

  “我老叫化是来想送件宝贝给你们,又怕你们受不了,收不下,只好先试探你们的胆色和功力。”

  莫纹等三人愕然:吴前辈送什么宝物来的?还要先试探自己的胆色和功力?这件宝贝十分棘手?不轻易能收下?莫纹不由好奇地问:“前辈,是什么宝贝?”

  “一个大头和尚。”

  小芹困惑:“一个大头和尚?我们要一个大头和尚来干吗?这算是什么宝贝了?”

  “小狐狸,这个大头和尚可是一件异宝哩,你们得到了,岳麓山的会战,你们就不必去了,极可能会将碧眼老魔吓死!”

  莫纹一下明白,笑问:“前辈要送给我们的,是不是西天法王的脑袋?”

  “不错!不错!他不是一件异宝么?”

  小芹惊喜:“前辈!他的脑袋现在哪里?”

  “脑袋还有在哪里的?当然长在他的颈脖上啦!”

  “前辈捉到西天法王了?”

  “没有!”

  “那你怎么送给我们?”

  “这就要你们去捉啦!”

  “嗨!你这叫送吗?要这样,我还可以送个皇帝老子的脑袋给你老人家,你自己去京师取吧。”

  “小狐狸!要是我老叫化不来,你知道西天法王在哪里?”

  莫纹急忙问:“前辈,他现在哪里?”

  “明天下午,你们最好去大沩山中等候。”

  “他会在大沩山出现?”

  “他要是从沅江经益阳到长沙,必然就会穿过宁乡的大沩山。”

  “你算定了他明天经那里回长沙么?”

  “小狐狸,你在赌坊一闹,碧眼教主知道了你们在长沙出现,他还不去请那大头和尚火速回来?他今夜里已打点到沅江县了。”

  莫纹说:“妹妹,我们真要感谢吴前辈给我们送来了这份无价之宝。”

  “哎!先别多谢,不知你们能不能收下我老叫化这份礼物?”

  “前辈放心,我姐妹俩不会令前辈失望。”

  老叫化吴影儿点点头:“凭你们刚才与我老叫化交锋的剑法。”吴影儿说时,不由望了痴儿一眼,“再加上神秘黑鹰及时出现相助,我这份礼物,你们是可以收得下了。”

  “多谢前辈夸奖。”

  “不!我老叫化绝不会随便去乱赞一个人,你们的确有这个本事。自出道以来,从来没有人能碰上我老叫化的衣服。你们不但能碰着,还将它挑破削下几幅,弄得我老叫化这身破烂的衣服更破烂了!”

  小芹笑着:“谁叫你装神扮鬼吓我们的?”

  莫纹说:“前辈,真对不起,我姐妹俩明天给前辈买过一套衣服。”

  “好!好!有衣服换,我老叫化以后再不担心与你们交锋了,那我们立刻动身吧。”

  小芹一怔:“我们今夜里就动身前去?”

  “今夜里不走,到天色一亮,你们的行动就全落在别人的眼里了。你们知不知道?这客栈的四周,以及长沙城的四处城门附近,都有阴掌门的耳目,只要你们一出店门,便有人知道。我看要走就现在走,黑夜里,他们不易发觉你们的行踪。”

  莫纹说:“妹妹,前辈说的不错,兵贵神速或出其不意,我们立刻悄然离开长沙城。”

  “姐姐,让七姐一个人留住这里?”

  吴影儿说:“放心,自有万里豹夫妇和慕容大公子会照顾她。而且我老叫化也了解她的为人,很会自己照顾自己的。”

  小芹奇异了,问老叫化:“你怎了解七姐的为人了?”

  “小妹,吴老前辈的确了解我。”七姑娘不知几时,已站在上面的楼梯口,这时她走了下来,朝老叫化吴影儿盈盈一抖:“小女子叩见恩人。”

  莫纹、小芹和痴儿又是愕然,小芹问:“七姐,这老叫化怎么是你的恩人了?”

  “他老人家曾救过我一命,更传授给我应急救命的三掌法。”

  “七姐,她就是你所说的异人?”

  “就是他老人家了。小妹,你可放心和你姐姐、少爷去,我会自己照顾自己的。”

  莫纹说:“七姐能这样,我们就放心去了。要是我们没出意外,明天夜里这个时候,我们会赶回来。”

  “那我在这里等你们啦!”

  “吴前辈,我们动身吧!”

  吴影儿瞅着痴儿:“你跟不跟我们去?”

  痴儿咧嘴笑着:“姐姐去玩,我当然也跟去玩啦!而且我也很想看看那个大头和尚,是一个什么样的稀奇宝贝。”

  “你不懂武功,怎么跟我们去?”

  “姐姐会带着我去的。”

  “好!我老叫化先走,你们跟着来!”老叫化吴影儿说完,身形一晃,便平空不见了。吴影儿真是无影儿,以轻功来说,他称第二,就没人敢称第一(吴影儿事迹,请看拙作《奇侠传奇》中的蜀道怪丐)。

  小芹又对七姑娘说:“七姐,我们从赌场赢来的那二万多两银子,就放在你的梳妆台的抽屉中,你喜欢怎么用就怎么用,它是你的了!”

  七姑娘激动地说:“小妹,我怎敢乱用的?不!等你们平安回来,我今生今世,永远跟随着你们。万一你们不回来,我也会去找寻你们的。”

  “不!七姐,你千万别乱来,我们一定会回来的。”小芹说完,动身追赶莫纹和痴儿了。他们都是一流的轻功,如幻影般在屋顶上飞奔,翻越城墙,横过湘江,不为阴掌门的耳目发觉。黎明时分,他们不但远离岳麓山,而且已出现在宁乡县的城郊。从这里去宁乡县城东门,有五六里左右。道路上已有行人,莫纹他们不便再施展轻功赶路,以免令人惊奇注意,便信步在入城的大道行走,像是从远路来,一早要进城办事和购买日常生活用品似的。小芹前后左右打量,问:“姐姐,怎么不见那老叫化了?他不会一早就跑进城里去讨吃吧?”

  莫纹说:“这么早,城里人家恐怕还没有开门哩!更没有人这么早就吃饭,他向谁讨吃了?”

  痴儿说:“也没听说叫化这么早去向人讨吃的,叫化们总是睡到日上三竿才爬起来。”

  “姐姐,少爷,我总感到这个老叫化古里古怪,人怪行为怪,武功更怪,我心里对他总有点害怕和不放心。”

  莫纹说:“妹妹,像他这样一位奇人,行为多少是与一般人不同,也不为人了解。”

  “姐姐,我到现在还不明白,他怎么装死装得这般逼真?真的像死人一样,连姐姐和少爷也骗过了!”

  痴儿说:“这是一门上乘武功。”

  小芹惊讶:“还是一门上乘武功?少爷,这是什么武功?”

  “龟息法。”

  “龟息法?”

  莫纹点点头:“我也听师父说过,武林中是有这门怪异的武功,躺在地上睡一个时辰,胜过别人睡一天一夜,同时也是凝神聚气的一种方法,时间久了,无形中能增厚自己一身的真气。”

  “姐姐,那他嘴唇不动,舌不摇,却会说出话来,又是什么武功了?”

  痴儿说:“这更是一门上乘武功了,叫腹语功,没有深厚的内力办不到。”

  “这门武功有什么用呵!”

  “你别看小这门武功,它可以不用出手,就可扰乱、迷惑敌人,甚至将敌人吓跑,以为是鬼神在警告自己哩!”

  “要是敌人像姐姐、少爷这么大胆,它有什么用?”

  “不错,这门武功还有一个致命的弱点,碰上内力比自己更深厚的人,出声反击,反而震碎了自己的心脉而死。不过,纵观当今武林,恐怕没有几个人的内力,能深厚得过这位漠北神丐了。”

  “少爷也深厚不过他吗?”

  痴儿笑笑:“我不行,恐怕我爷爷和奶奶可以深厚过他。姐姐的师父水中仙子,也深厚过这位老叫化。不过,这位神丐,还有一门更为可怕的武功。”

  不但小芹,连莫纹也好奇地追问:“什么武功?”

  “鬼哭神泣之功。”

  “什么!?鬼哭神泣功?”

  “这门武功跟少林寺的金刚吼差不多,声浪可震得一流高手心悸晕倒。所以你们两个,千万别将这老叫化气哭了。他哭起来,可不同人样,就像一个婴儿大声哭喊,能令其父母听了心烦意乱。”

  小芹好笑起来:“这个老叫化,他一身的怪异武功真不少呵!”

  痴儿笑了笑:“至于这老叫化还有什么奇怪的武功,我就不清楚了。”

  “少爷,你会不会这几门怪异武功的?”

  “我不会,我只会装傻扮蠢的武功。”

  “少爷,我看你这门绝技比老叫化的怪异武功更厉害,它不但骗了我和姐姐,也将所有武林人士都骗了!”

  痴儿一笑置之。他们三人说着笑着,刚转过一道山角,前面路旁有一座亭,在湖广一地,每隔五里或十里,都有这么样的亭子,名为五里亭、十里亭,以供行人歇脚、休息之用,也可避避风雨。往往这样的亭子,都有茶水、粥饭摆卖,以解行人饥渴。同时也使路人心中有数,自己已走了多少路程。

  莫纹她们还没走近亭子,便听到亭内有人喝叱道:“你这老叫化,我还没有开张做买卖,你就跑来讨吃了?给我滚出去!你在这里站,还有人来买吃的吗?”

  小芹说:“姐姐,一定是那老叫化伸手向人讨吃了。”

  莫纹说:“我们快去看看。”

  这果然是座五里亭。莫纹等三人风尘仆仆走入亭内,亭内不但有茶水、热汤卖,更有粥饭、包子、烧饼、油条、糯米滋等可充饥的食物摆买。大概是天色还早,亭内除了老叫化吴影儿,就没别的行人了。

  宁乡城外的这处五里亭,看来只做远途而来、省吃俭用旅客们的生意,这里离城只有五里地,附近一带进城做买卖的生意人和村夫农妇,不会在这里歇脚进食。就是远路赶来的有钱人家,也不会在这里进食。要吃,进城里的茶楼饭店不更好?只有那些上不起茶楼酒馆的穷苦人家,又是从远处而来,才在这里歇脚进食,进城后再不用去茶楼酒馆吃了,这样,便可以节省下几文钱。

  摊档的老板见莫纹三人进来,心中大喜,笑脸相迎,连忙说:“少爷、小姐请坐,小人这里汤滚饭热,各种小食刚刚出笼,价钱比城里便宜,七八文钱就可吃饱。”

  痴儿一坐下,又恢复以往的神态了,急着嚷道:“姐姐,我肚子饿了,我要吃包子、吃油条。”

  摊档老板有点惊讶地望着痴儿,心想:这么一个斯斯文文的公子少爷,怎么说话像个小孩子一样?难道是位白痴儿?不由又望了莫纹和小芹一眼,说:“有!有!小人去给少爷端来!”

  莫纹小芹从昨夜起就没吃过什么,又赶了大半夜的路,的确也有点饿了,便吩咐摊档老板:“给我们先来三碗热粥。再来十个包子和十根油条。”

  “是!是!小人马上给小姐端来。”

  莫纹看了老叫化一眼,问老板:“这个老叫化怎么啦?在这里讨吃么?”

  “是!小姐。这个老叫化一早就跑来讨吃,这是从来没有的事,待小的赶他出去。”

  “看来这个老叫化有几天没吃过东西了。”

  老叫化慌忙说:“是是,小姐,我老叫化真的有几天讨不到东西吃,小姐,你可怜可怜我这个老叫化吧!”

  老板连忙喝道:“去!去!别在这里讨骂了!”

  莫纹连忙说:“老板,别赶他,他想吃什么,就给他什么,钱!我会如数给你。”

  老板一时愕然:“这老叫化要吃什么就给他什么?”

  小芹说:“你以为我们没钱给你吗?”

  “不不!小人不敢有这个意思,只是小姐太好心了!”摊档老店问老叫化,“你要吃什么?快说,我去给你拿来。”

  吴影儿指指摊档上摆放的油鸡、卤牛肉、卤猪耳,说:“我要这些。”

  老板睁大了眼:“你要吃鸡吃肉?”他以为老叫化只不过要几个馒头、包子而已,想不到他竟然要起鸡、肉来,这只是有钱人才吃得起的东西,一般乡人不敢问津。

  小芹笑着对莫纹说:“姐姐,这个老叫化要吃鸡、吃肉,比我们还会吃。”

  莫纹微笑:“就让他吃鸡、吃肉好了。店老板,将一只油鸡、二只卤猪耳和半斤卤牛肉给这老叫化,让他坐在桌子上吃。”

  店老板真不敢相信,以为自己听错了,问:“小姐!真的给他?”

  “我不是说他想吃什么就给他什么吗?你以为我们说话不算数?妹妹,先将银子付给店老板,不然,他不放心。”

  小芹从衣袖袋里掏出一锭十两重的白银,说:“店老板,这锭银子,够买你摊档上的东西吧?”

  摊档老板一双眼更是睁得大大的,连忙说:“够!够!就是将小人档上的东西全买下也够了!”他算是破天荒碰上这种怪现象,有这么一个讨吃的老叫化,也有这么一位大方阔绰的小姐。

  莫纹说:“要是不够!我们可以再给你,绝不会少你一文钱。快将鸡和肉给老叫化端去,他还想吃什么,尽管给他好了。”

  老叫化似乎更不识趣,问:“小姐,我老叫化想讨两斤酒喝行不行?”

  “老叫化,你想吃什么都行,用不着再问我了。”

  “你小姐真是好心人,我老叫化祝你多福多寿,心想事成,万事如意。”

  痴儿也叫起来:“姐姐,我也要喝酒吃鸡吃肉。”

  小芹说:“少爷,你能喝酒吗?我可从来没见过你喝酒呵,你别喝醉了,走不了路。”

  “那老叫化干吗能喝酒?”

  “你是老叫化吗?”

  “做叫化才准喝酒么?”

  莫纹说:“兄弟,别闹了,你要吃什么都行,但不准喝酒。”

  痴儿不敢再出声。老叫化吴影儿却十分迷惘地望着痴儿,暗想:难道慕容家的二公子,真的像小狐狸所说,一会儿痴,一会儿不痴么?这不会是一种怪病吧?

  老叫化不但喝完了二斤酒,也吃完了所要的鸡和肉,还添上四个大包子,吃完了拍拍自己的肚皮,笑嘻嘻说:“够了!够了!我叫化今后有几天不用向人讨吃,可以美睡几天了。”

  小芹“哦”了一声,问:“你不用进城讨吃了?”

  “不进了,宁乡城里狗多,还会乱咬人,所以我老叫化宁愿在四乡讨吃,也不敢跑进城里让狗咬。”

  这不啻暗示莫纹等三人知道,宁乡城里也有阴掌门的耳目,别进城,绕城而去大沩山。老叫化酒足饭饱,不再走大道,转上乡间小路,往西北方向缓缓而去。

  莫纹、小芹、痴儿也吃饱了,一结帐,才用去二两多银子。摊档老板找回他们七两多,小芹只收了七两,其他多的都打赏给了老板。摊档老板更是千多谢万多谢,另外包了十来个肉包子塞给了他们,让他们带在路上吃。

  莫纹在大道上走了不远,见前后无人,便带了小芹、痴儿悄然转入树林,取道追赶老叫化。在巳时左右,莫纹、小芹和痴儿便出现在大沩山中,远远看见老叫化睡在入山峡谷口旁的一块石上。

  大沩山,是莫纹第二次到来,一个月前,她在这里与阴掌门的杀手和碧眼老魔激战,大败阴掌门人,令阴掌门损失惨重,痴儿也在这里身负重伤。现在,她们又重回旧地。上一次,她们是遭阴掌门人的伏击,这一次,她们却要在这里袭击西天法王。这更是生死一战,能不能摘下西天法王的这颗大脑袋,莫纹也心中无底,要是能杀了西天法王,碧眼老魔就会心胆俱裂,两日后在岳麓山的一战,就可以先夺声威,致老魔于死地,从而一举歼灭阴掌门。

  莫纹见老叫化大模大样睡在石上,不由环视四周一眼,似乎没有什么动静。小芹却说:“姐姐,老叫化怎么睡在那里动也不动?别不是给法王杀了摆放在那里吧?”

  老叫化一下坐起来,笑骂着:“你这小狐狸一出口就没好话,我老叫化会给人杀死的?”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分享到:
2一棵想飞的竹子
1一棵想飞的竹子
2红枫叶的温暖
1红枫叶的温暖
2小狐狸天天和小牛聪聪
1小狐狸天天和小牛聪聪
3我亲爱的狐狸大叔
2我亲爱的狐狸大叔
用户评论
第1楼:  ip:183.158.120.*  时间:2014/6/1 9:21:44
这也太长了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