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黑鹰传奇 >> 第二十八回 大闹安化

第二十八回 大闹安化

时间:2014/5/30 20:12:10  点击:2793 次
  上回说到焦七等人听了楚无门的话后,半晌不能出声。焦七喃喃自语:“怪不得瘦五爷挡不了那女娃的剑招,没有几下就破屋逃命了,我还暗暗怪他怎么丢下我不管了。”

  “哼!要不是青衣狐狸想抓活口,剑下留情,十个五爷也不够送命,他能负伤逃命,已算大幸。你们也真是,既然失手,怎不赶快抽身而逃,还与她交锋?”

  焦七说:“我怎么知道她们那么狡猾,故意装作中了毒,引我下去。”

  “要不,她怎能在江湖上得了青衣狐狸这一绰号?”

  “楚爷!那我们怎么办?”

  “怎么办,你去县衙门里蹲大狱去!”

  焦七茫然:“要我去蹲大狱?”

  “你不去蹲大狱,一来他们三位怎么向城里的那些人交代?二来,怎能绊住那老叫化不能再插手管这件事?”

  “县太爷升堂审问,我怎么说?”

  “你不能推说生了病,不能去过堂么?这事拖几天,就好办了。不但能拖住老叫化,也能拖住那青衣狐狸,使她不能离开安化县。想必老庄主,明天就会派人来,一切由老庄主安排。”

  麻皮脸说:“衙门的事,有我们好办,焦七哥,就先去牢里吃两天安闲饭吧。”

  在他们谈话的同时,客栈里,莫纹也在向笑长老致谢。感谢他出手相助。

  笑长老说:“哎哎!你别来多谢我老叫化,但愿你今后不再捉弄我老叫化,将我再吊在树上,我老叫化就千多谢,万多谢了。”

  “噢!你怎么将这事老放在心上。”

  “我老叫化闯荡江湖几十年,从来没给人这么吊过,我能忘记得了吗?”

  “老叫化,你想怎样?要不要将我也吊在树上才解恨?”

  “不不!我怎敢这么想的?其实,你给我们帮主关在铁笼里,我老叫化早已解了恨啦!”

  痴儿愕然:“是你这个老叫化叫金帮主,将姐姐和我关在铁笼里的?”

  “不,不,小兄弟,你千万别这样说,就是给我十个胆,我老叫化也不敢这么做。”

  “那金帮主怎么将姐姐和我关在铁笼里了?”

  “我老叫化怎么知道呵!看来我们帮主有点护短,见帮中的人受了别人的欺负,总想回报一下的。狐狸女,你不会怪我们帮主吧?”

  莫纹说:“我怎会怪你们帮主呢,我应该感激她老人家才是。”

  “丫头,你不是在说反话吧?”

  “笑长老,你千万别多心,我莫纹是真心诚意感谢她老人家那次给我的教训,使我切身体会到今后在江湖上行走,要多加小心。”

  笑长老笑说:“丫头,我老叫化佩服你胸襟那么开阔,不像我,一点事就受不了,耿耿在心。”

  “你老人家说笑了。要是你真的一点事也受不了,能整天嘻嘻哈哈吗?”

  小芹感兴趣地问:“老叫化,我姐姐怎么将你吊在树上的?”

  “说不得,说不得。说出来,我老叫化倒要防你这小丫头,也学你姐姐一样,将我老叫化再次吊在树上了。”

  “噢,我怎么敢吊您老人家呀!”

  痴儿问:“吊在树上好玩吗?”

  “好玩,好玩,怎么不好玩呢!”

  痴儿朝莫纹说:“姐姐,你好不好将我也吊在树上,我也想玩玩。”

  小芹“扑嗤”地笑起来,莫纹也笑说:“兄弟,别说傻话了。”她又问笑长老,“长老,你怎么也来到这里了?”

  “你还来问我?你那里不好招惹,却招惹到这个湘西的土皇帝来了?帮主一接到这个消息,便打发了老叫化赶来,幸好老叫化赶得及时,不然,你们可卷入一场官非了。”

  “那长老辛苦了。也望长老代我谢谢金帮主。”

  “好说!好说!老叫化也希望你这丫头别在湖广招惹是非,万一出了事,我们帮主就没办法向墨大侠交差了。”

  痴儿愕然:“墨大侠!?那是什么人?”

  这个痴儿,连自己的亲生祖父也不知道。笑长老眨眨眼:“我老叫化也不知道,小兄弟,你去问我们帮主吧。”

  “我不去。”

  “你怎么不去?”

  “你们帮主好凶恶,我怕。”

  小芹却问:“老叫化,什么叫土皇帝?”

  “土皇帝,就是一个地方上的皇帝。”

  “他比皇帝还可怕吗?”

  “可怕,可怕,真皇帝高高在上,远在京师,管不了我们。土皇帝可不同了,只要一触犯他的人,就是死罪。皇帝要杀一个人,有时还要三审六问才杀人。土皇帝可不管这一套了,杀一个人,像踩死一只蚁。你说可怕不可怕?”

  “那官家不管吗?”

  “噢!小丫头,这一带的地方官,差不多都是他的人,或者是个傀儡,由这个土皇帝在暗中操纵。刚才那三个官差,不分青红皂白,连你们也抓了去,你没看见?要是进了他们的衙门,就别想活着出来了!”

  小芹说:“那不是和尚打伞,无法(发)无天吗?”

  “有法有天,他还是土皇帝吗?要是和他们打官司,那是孔夫子搬家,全是输(书)。”

  莫纹说:“长老,不是我去招惹他们,是他来招惹我。”

  “我老叫化知道。”

  小芹问:“你怎么知道了?”

  “天下大事,能瞒得过我们丐帮吗?老叫化感到奇怪,湘西言家,不大插手武林中的事,他们怎么动手向你要慕容家的武功绝学了?”

  “也许他们对慕容家的武功绝学,也起了贪念。”

  “唔!有这种可能,或许也有另一种原因。丫头,你打算怎么办?”

  莫纹说:“既然他们三番四次找上门来,我想避也避不了,只好与这土皇帝周旋啦!”

  “丫头,言家的武功,可能不及你,但他们人多势众,又会暗借官府之力相助,何况他们在暗处,你在明处,防不胜防,你怎么与他们周旋?”

  “我呀!可以跟他换一个位置,何况他们有家有业,不及我行动方便。”

  “丫头,你怎样换一个位置?”

  “将他们摆在明处,我却藏在暗处,不时突然出击,烧了他们的赌场,毁了他们的百花楼,他们不着急?”

  “丫头,你是要大闹安化县了?”

  “我呀,何止要大闹安化县,我还要在湘西抹掉这个土皇帝,让他在江湖上除名。”

  小芹高兴得跳起来:“姐姐,我帮助你。”

  痴儿也说:“姐姐,我也去。”

  “兄弟,你别去了。”

  “我怎么不去了?我会五六七八九十功的,比小芹还有本事。”

  莫纹笑着:“兄弟,你还有一二三功没有练呀!”

  痴儿睁大了眼睛:“一二三功?那是什么功?”

  “就是跟老叫化学讨饭、睡街头、住破庙呀!”

  “这些功夫能打倒土皇帝吗?”

  “当然能呀!不信你问问老叫化去。”

  笑长老心里明白莫纹的用意,是想将这个痴儿交给自己负责了,当痴儿问他是不是真的时候,他说:“真的,真的。”

  “那辛苦吗?”

  “不辛苦,自由自在,不过脸皮要厚,能忍受别人的笑、骂、赶。”

  “好不好玩?”

  “好玩极了,海阔天空,任你飞翔。”

  “好!我跟学一二三功夫。”

  “不过,你得跟你姐姐分开四五天,随我老叫化到处去玩。”

  “分开四五天?我不干。”

  “噢!你想学我老叫化一二三功夫,不跟着我,怎学得上手?你要是学上手了,吃饭、睡觉、喝酒都不用花银子。四五天后,你姐姐和那小丫头就会来接你,一块去打土皇帝,到那时,你可是一个成名的大英雄啦!”

  痴儿动心了:“四五天就学会了?”

  “不信,你去问你姐姐。”

  痴儿问莫纹:“是真的吗?”

  莫纹说:“兄弟,你跟着老叫化学本领,四五天后,我和芹妹一定来接你。”

  痴儿放心了,对老叫化说:“好!我跟你学一二三功夫。”

  “小兄弟,那现在随我老叫化到土地庙去,给你换过一身衣服。”

  “换衣服干吗?”

  “不换衣服,你像个小叫化吗?能睡在土地庙吗?庙祝公不把你赶出来?”

  “土地庙好玩不?”

  莫纹说:“当然好玩啦!可以捉蚊子、捉蟋蟀、数星星、看月亮。”

  痴儿更高兴了:“老叫化,那我们快去。”

  老叫化临走时,对莫纹说:“要行动,就今夜里行动,最好先到那间当铺里看看。”

  莫纹有点奇怪:“去当铺干吗?”

  “当铺的楚无门老板,表面上是这城里的一位有名望的绅士,其实他是言家寨在这里的大头儿,赌场、妓院、酒楼、当铺由他一手经营,都是他手下的人。今夜的事,就是他一手安排的。”

  “我明白了,我叫他今夜里有好看的。”

  “注意,在这客栈的四周,有他的耳目,你最好摆脱这些耳目,别让他们发觉你离开了这客栈。”笑长老说完,便带着痴儿离开了客栈。

  老叫化和痴儿一走,莫纹对小芹说:“芹妹,准备了,我们装着熄灯而睡,过一会,我们从屋上悄悄跃出去。”

  小芹问:“我们真的要大闹安化城吗?”

  “是呀!你是不是害怕了?”

  “我害怕什么哟,我感到这才好玩哩!”

  “芹妹,你有没有干过杀人放火的事?”

  “没有。但听老夫人说起她当年闯江湖的事,真真令我羡慕得不得了。”

  莫纹笑起来:“不过,你得听我说,可不能乱来。”

  “我当然听姐姐的啦!”

  她们准备好后,便熄灯而睡。不久,她们就悄悄地跃上屋顶。留下了二十两银子在房间里,作为赔偿客栈的损失。她们伏在屋顶上凝神倾听了一会,观察四周的动静,果然见有些可疑人物,在监视着自己所住的房间,有的伏在暗处,有的蹲在树木之下,更有的藏在客栈对面的楼房里。

  莫纹看准了一处没人注意的方向,也是监视人看不到的地方,轻轻对小芹说:“你跟我来。”便伏着身,在瓦面上行走,最后便快如电闪般,跃到小巷对面一间瓦房的屋顶上了。初时,莫纹还有点担心小芹的轻功不行,后来见她竟能随着自己而来,轻功竟属一流,不由放心了,暗想:老前辈玉罗刹所传授的弟子,身手果然不凡。看来玉罗刹打发她带了痴儿寻找自己,不啻给自己添了一位有力的助手。

  她们轻而无声从一个屋顶跃到另一屋顶上,转眼便出现在当铺的屋顶上。

  莫纹见当铺内一处楼阁上,有灯光射出,示意小芹分开,自己便身似飞魂幻影,跃在这楼阁的屋顶上。小芹却似黑夜中的一只疾飞的小鸟,飞落在楼阁一侧的树梢上。

  楼阁里正传出了焦七的声音:“楚爷,那我们怎么办?”跟着是楚无门叫他蹲大狱去。她们凝神倾听了一会儿,果然笑长老没有说错,这个姓楚的是安化城里一个头儿。

  莫纹想认清楚无门的面目,便来一个金钩倒挂,轻轻戳破了纱窗,从破处往里瞧去。只见四盏玻璃吊灯下,一个四十多岁的员外打扮的人,生得白白净净,三绺长须,宛似长者风度,坐在八仙桌的主座位上。赌场的二老板焦七坐在下首,三位捕快分坐两边,他们一边饮酒吃菜,一边商谈应付自己和笑长老的事。此外,楼阁上除了伺候他们的两个丫鬟外,就没有其他的人了。看来这位长者风度的人,就是楚无门了。真想不到这么一个衣冠楚楚的绅士,竟然是心如蛇蝎般的人。

  焦七这时说:“楚爷,既然我装病蹲大狱,不如我装病蹲在马寡妇家中不好?”

  楚无门一瞪眼:“这时你还想去玩女人?不怕给那老叫化又碰上了?”

  焦七吓得不敢出声,眼睛却望着麻皮脸捕快,似乎在求他出面说话。麻皮脸喝了一杯酒后,笑着对楚无门说:“楚爷,既然不是过堂,只为了缠住那老叫化不能离开安化城,不能插手管这件事;就由焦七哥到马寡妇那里吧,其他的事就交由我们打点好了。”

  另外两个捕快也乐得做好人:“是呵!明天我们到土地庙通知那老叫化,叫他不得离开,说县太爷随时准备升堂。就是焦七哥千万别在人们面前露眼。”

  焦七忙说:“一定,一定,我就缩在马寡妇的房间不出来。”

  楚无门也不想过分为难部下:“那你们小心了!”

  焦七又问:“楚爷,现在瘦五爷在哪里?”

  “他在百花楼密房养伤,你们千万别去打扰他了。”

  莫纹听到这里,心里有了主意,又翻上屋顶,来到小芹隐藏的树上。小芹轻问:“姐姐,我们几时动手?”

  “今夜里我们暂不惊动这姓楚的。”

  “那我们不白来了?”

  莫纹轻轻与小芹耳语。小芹点点头:“好呀!到时,我要先割了那姓焦的舌头,看他还敢不敢昧心说黑话。”

  莫纹轻推了小芹一下:“看!有个人上楼阁去了,我们别出声,听听这人来说什么。”

  这人一进楼阁,便说:“报告楚爷,老叫化带着那痴儿到土地庙去了。”

  楚无门有些疑惑:“丐帮要那痴儿干什么?”

  “小人不清楚,已有人在暗暗盯踪老叫化了。”

  “那两个丫鬟呢?”

  “熄灯睡了。”

  “睡了?你们看清楚了?”

  “是!我们一直盯视那房间。”

  “你去吩咐他们,一夜盯视她们,不准偷懒,一有动静,立刻回报。”

  “是!楚爷。”

  小芹心里感到好笑,这真见鬼了!我们已来到了这里,几时睡了的?

  那人走了不久,焦七也随着那三位捕快离开了楼阁,转出当铺后门。这时已是亥时和子时交换之间,除了妓院、赌场仍灯火辉煌外,城中家家户户已闭门熄灯入睡,大街小巷,已没什么行人。焦七和三位捕快转出小巷,便各自东西分开。焦七又转入一条清静的小巷中,来到一户门前,看了看,正想跃身上墙,骤然间,一条矮小的人影出现在他的面前,他一时吓得连退几步,惊问:“谁!?”

  “是我呀!”这是小芹一片天真的声音。

  焦七一听是位小姑娘的声音,因天黑无灯。看不清楚,但似乎感到这声音好熟,自己曾听到过似的,又是惊讶:“你是谁?”

  “怎么?连我也记不起来了?你不是想劫走我们么?”

  焦七一怔:“是你?”正想拔刀。小芹人虽矮小,却出手极快,一支利剑,已贴在他的胸上,轻轻说:“你再敢乱动乱叫,我只好将你的心挖出来。”

  焦七吓得不敢乱动了,惊问:“你,你,你想干什么?”

  他话刚落,便感到身后有一缕劲风射来,跟着就昏迷倒地,不省人事了。原来是莫纹从后面封了他的昏睡穴。

  莫纹点倒他后,对小芹说:“快!我们将他带到城外郊野的树林中,到时再慢慢审问他不迟。”说着,便提起如死狗般的焦七,跃上屋顶,越过城墙,来到了城北荒野山崖下的树林里。莫纹同小芹和痴儿在黄昏时经过这里,注意到山崖下的乱石丛中,是藏人的极好地方。莫纹因为在江湖上行走,不能不处处小心留意自己四周的地形地势,有险要藏人的地方,便特别注意多打量几眼。事情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在这些地方,隐藏着敌人,骤然向自己出手。

  这里离县城不远也不近,有七八里左右。莫纹将焦七提到了乱石草丛中,这里恰好又是背静之处,后有山崖,四周尽是树木丛林,就是亮起了火把,也没有发现。

  莫纹拍开了焦七的昏睡穴,跟着又点了他的伏兔穴,令他只能开口说话,却不能逃跑。

  焦七醒过来之后,见小芹手里捧着一颗夜明珠,光华四射,光可照五尺左右。这是一颗价值千金的夜明珠,焦七真是见财不要命,惊愕得睁大了眼睛。他不禁打量四周,尽是乱石、丛草、树木,莫纹在夜明珠的照耀下,似天上下凡的仙子般静坐不吭声。这时,他才想起了自己的危险,想移动一下身子,谁料一双脚根本不听自己的指挥,动也不能动。他惊震地问:“这是什么地方,你们带我来这里干什么?”

  莫纹说:“没什么,你不是说我们是劫匪吗?你同那三个官差有勾结,这劫匪之名我们是非背不可了。既然白受冤枉,不如真正做一次,那就不冤枉了。”

  “你们想干什么?”

  “既然我们是劫匪,你说,我们还会想干什么?”

  焦七弄不明白.这个人称青衣狐狸的少女倒底要干什么,总不会是绑票要赎金吧?单看小丫头手中捧着的那颗夜明珠,就价值千金。要是要赎金,那开价是多少?楚老板舍得用那么多的钱财来赎自己吗?他于是问:“你们想要多少赎金?”

  “你在客栈中,不是说我们要八百两吗?”

  “你们要八百两银子?好!我可以写八百两的借据给你们,你们可以去我赌场里取。”

  莫纹摇摇头:“你是赌场的二老板,一条命只值八百两吗?”

  “你们要多少?”

  “八百万两。”

  焦七眼球几乎都要凸了出来:“八百万两银子?”

  “哎!不是八百万两银子,是金子。”

  焦七叫起来:“那你们不如杀死我好了。”

  “看来你是一个要钱不要命的孤寒财主,我们第一次绑票就失败。没办法,我们只好杀了你,再去干第二次。反正安化城的有钱财主也不少,什么妓院老板啦、当铺老板啦、酒楼老板啦,我一个个绑来这里。芹妹,来!”

  “姐姐,叫我做什么?”

  “将这赌场老板杀了!”

  “好的。”

  小芹抽出了利剑,吓得焦七大喊大叫:“不,不,你们千万别杀我。”

  “你没钱,我们不杀你干吗?”

  “你们减少点行不行?”

  小芹问莫纹:“姐姐,他说减少点行不行?”

  莫纹说:“那也好,你说,你给多少?”

  焦七说:“一万两。”

  “什么?一万两?还不够咱姐妹俩买花戴呢!芹妹,砍了他算了,我们去干第二次。”

  “我的姑奶奶,我只有这么多的银两了!”

  “你是赌场的老板,赌场日进千金、夜进八百,才有一万两的家当?我才不信哩!”

  “姑奶奶,我只是一个二老板,上面还有一个大老板。”

  “哦!?大老板是谁?”

  “是,是,是楚老板。”

  “楚老板?”

  “是!”

  “安化城中姓楚的人不多,是当铺的楚无门吗?”

  “是!”

  “他真会做买卖呵!既开赌场,也开当铺,不怕将赌徒和穷苦人家的钱全榨光了?焦七,你真的只能拿出一万两?”

  “是!我只能拿出这么多。”

  “既然这样,要是能回答我三句问话,这一万两我们也不要,就放你走。”

  焦七有点意外:“真的?”

  “就怕你回答不出。”

  “是哪三句话?”

  “第一,你干吗跑入我房间里下毒,还要劫走我们?”

  焦七一听,显然莫纹劫自己来这里,根本就不是什么绑票要银子,而是想问话。他不由心定了下来,转了一转眼睛说:“我焦七说出了,请姑娘恕罪。”

  “唔!你说!”

  “我见姑娘生得漂亮,想劫姑娘受用。”

  “啪”的一声,莫纹给了他一个响亮的耳光,这是重掌,打得焦七两眼金星乱飞,两颗带血的牙齿也掉了出来。

  焦七捂着睑急说:“请姑娘恕罪,在下该死,冒犯了姑娘。”

  莫纹沉下脸问:“这是真话吗?”

  “在下不敢说谎。”

  “看来你不想要命了。你以为我不知道淮打发你来的么?说,谁打发你来的?”“是,是,是楚老板楚爷。”

  “我们与姓楚的无仇无怨,他干吗打发你来劫我们?”

  “我不清楚,我只是奉命而已。”

  莫纹突然袖中宝剑挥出,寒光一闪,焦七一只血淋淋的耳朵便掉了下来。焦七惊得连痛也忘了:“你,你……”

  莫纹冷冷地说:“因为你这只耳朵不管用,没听清楚我的问话,所问非所答,要它干吗?说!他干吗打发你们来劫我们?”

  “我真的不清楚。”

  “看来你这张嘴也不管用了,还会胡乱说话,颠倒黑白,等我割了下来,你就什么也会说了!”

  “姑奶奶,我求求你,饶过小人。小人再也不敢冒犯了!”

  “好!这事就算你不知道,第二,我要问,二少庄主是什么人?你不会说你也不知道吧?”

  “二少庄主?”

  “唔!你那同伙瘦和尚,不是说二少庄主要我们么?说!他是什么人?”

  其实,莫纹早已知道二少庄主是什么人了,只不过想看看焦七说话老实不老实而已。

  焦七已感到莫纹是个脸笑手狠的人,她真的会将自己的舌头割了下来。只好说:“是湘西言家的二少爷。姑娘,我也不知你们怎么得罪了二少爷的,他指名道姓非要得到姑娘们不可!”

  “那么说,你是言二少打发前来找我们的了?”

  “不,不,我怎能见到二少爷的?的确是楚爷打发我来的。”

  “好!我也暂时相信你的话,第三,我问你,言家寨在什么地方?”这一句,才是莫纹最主要的问话了。“我不知道。”

  “是吗?”莫纹又是寒光一闪,焦七的一边脸孔,添上了一道剑伤,接着说:“你千万别再说不知道了,不然,你另一边面孔,又添上新的一条伤痕啦!”

  “姑奶奶,我真的不知道。”

  莫纹毫不手软,又在他脸上划下了一条剑痕:“你再说呀!”

  “姑奶奶,我怕了你了,你饶过我一次吧。”

  “说!言家寨在哪里?”

  小芹在旁边看得不忍:“姐姐!”

  “芹妹,你是不是觉得姐姐太残忍了?”

  “不!这恶徒死有余辜,在客栈里他乱咬人时,我就恨不得杀了他了。姐姐,不如杀了他,别再问他了!”

  焦七哀求说:“你们杀了我吧,我真的不知道。”

  “你以为我不敢杀你吗?你再不说实话,我就在你身上划上七八十道剑痕,你信不信?”

  “姑奶奶,你就是划上七八百条剑痕也没有用,我实在不知道。”

  “姓楚的知道?”

  “楚爷知道,我知道他每年都孤身一人去言家寨一次的。”

  莫纹问:“你知不知道你应该要死?”

  “求姑娘饶命。”

  “要是我们中了你的毒,你会饶过我们吗?”

  “小人知错了!”

  “你受人调遣,奉命行事,情有可恕,但你心存不良,更想杀害我兄弟,在客栈对差人反咬我们一口,这就情理难容,念你刚才肯回答我的问话,我就放过你一次,饶你不死。”

  “多谢姑娘开恩。”

  “不过,你不能离开这里,等我们的事情办好,自然就放你回去。”莫纹说完,又出手封了他的哑穴,令他不能叫喊。

  莫纹又说:“这里挡风避雨,在你身边,我们放下了两天的干粮和水,你就安心躺在这里好了,我封你的穴位,用的是独门手法,你别想运气冲开,也别想用手爬出去。你一用劲,乱了经脉,就一世残废,谁也救不了你,到时,你只好认命啦!少则一天,多则三天,我自然会来这里放你回去。芹妹,我们走。”

  小芹收起了夜明珠,跟随莫纹离开,四周又恢复了黑暗,焦七不大相信莫纹的警告,试图运气冲开被封的穴位,刚一运气,便感到哑穴和伏兔穴果然有一股刺骨的痛,吓得他不敢运气了,只好乖乖地靠石头躺着,只有一双手可以活动。

  莫纹和小芹其实并没有离开,她们跃上山峰。这时,已是卯时了,天色微微发亮,可看清楚四周的景物,不久,她们找到一处小小岩洞,就在岩洞里休息,准备等天黑了再到城里行动。白天,言家寨的耳目众多,何况客栈里不见了她们,楚无门还会不派人四处搜索、追踪么?

  小芹有点挂念痴儿,问:“姐姐,不知少爷跟老叫化会怎样了?”

  莫纹何尝不挂念痴儿?但交给笑长老看管,她比什么都放心,所以她笑了笑:“他当然跟老叫化沿街讨饭吃啦!”

  “姐姐,你真的让少爷学讨饭吃吗?”

  “让他学这门本领也不错嘛,不然,他连讨饭也不会。你知不知道,他从家里跑出来时,在广西罗成县里,连讨饭也不会,给人赶出城来,一整天饿着肚子呢。”

  “那以后呢?”

  “以后就碰到了我呀!你这丫头,还不好好睡下,你想不想今夜里我们去城里大闹一场?”

  “想呀!”小芹感到和莫纹在一起,过着紧张、神奇、有趣的日子,比在时家大院好多了。小芹也是个大胆、心善的小姑娘,喜欢过新鲜有趣的生活,不喜欢那平静无波,死气沉沉的日子。在时家大院,她早已渴望能到山外无奇不有的天地中走走。现在和莫纹在一起,她不但有保护感,更感到莫纹比老夫人还亲切,更了解自己的心思。

  莫纹说:“你想,就得好好地睡一会,养足精神。”

  “姐姐不睡么?”

  “我们都睡了,万一有人或什么野物闯了来,不危险?”

  “那姐姐睡吧,我来看守洞口。”

  “算了,你这丫头,谁知道你看守洞口不会打瞌睡的?快睡下,别跟姐姐客气,我只要闭目靠石壁休息-会就可以了。”

  “姐姐,那我睡啦!”

  小芹便和衣席地而睡。小芹自从护着痴儿出来,日日担心痴儿的安危,没有安心好好睡过一次。何况她昨天战斗了两场,奔走了一天一夜,更没睡过,的确也累了,有莫纹在护着自己,便放心而睡,所以躺下不久,便呼呼入睡。

  莫纹也靠着石壁闭目养神。当她们在岩洞里休息时,城里的楚无门却乱了手脚。

  日上三竿,负责监视莫纹行踪的人,见莫纹所住的房间仍没有动静,不由疑心了,不敢走近莫纹的房窥视,只好飞报楚无门知道。楚无门一听,感到不妙,又请捕快以县太爷转话到堂审问为名,和店小二一起拍开了莫纹的房门。可房间空空,人早已走了,只见在桌上留下一绽十两重的白银和一张字条,大意说因赶路,不想惊动店家,留下十两银子,作为住宿吃饭和赔偿店中损失的费用。

  三位捕快心里都暗暗感到,作为武林中人来说,莫纹真可以说是来得光明,去得磊落,是属于侠义中的一流人物,不像其他武林人士,一走了之,对店家的损失根本不放在心上。何况客栈的损失,是瘦和尚、焦七所为,不关莫纹的事,更不需要莫纹来赔偿。

  麻皮脸捕快更感到,言家寨老庄主怎么会与这青衣狐狸为敌?与她交上朋友不更好?

  莫纹离开了客栈的消息,又很快为楚无门知道,气得他将一只白玉茶杯也摔碎了,大骂手下全是死人,连莫纹走了也不知道,养你们有何用?快给我城里城外全打听一下,这青衣狐狸去了哪里!

  楚无门的手下人哪里还敢答话,嚅嚅应是,连忙分头去打听莫纹的下落。莫纹这一行动,一下改变了敌我双方的位置,现在是楚无门处在明处,莫纹处在暗处了,明显处在主动地位。

  正当楚无门打发手下人去打听莫纹的下落时,有十多匹快马,从东边一条通往安化县城的大道飞奔而来。为首的是一位骠悍的汉子。年纪三十岁上下。他身后跟随的是一色劲装的彪形大汉,一个个身佩腰刀,飞马奔进安化城,在太白酒楼前下了马,不但店小二、店掌柜出来迎接,就是连酒楼内院的店老板徐进,也慌忙跑出来迎接,一面命人将所有马匹拉到后面的大院中喂料,更恭请这骠悍汉子登上酒楼的雅厅入座,自己亲自陪坐一旁。

  这一下惊动了酒楼的客人,其中有人认出,这神态异常骠悍的汉子不是别人,正是一手可遮天的湘西言家大公子言德,人称言大少。他带着言家十多名武功最好的武士来到安化城,目的就是找莫纹。

  言大少等人汹汹的到来,令一些胆小的吃客纷纷会帐离开,怕招惹不测之灾。

  言大少傲慢地坐下,问徐进:“那小妖女青衣狐狸现在哪里?”

  徐进恭敬地说:“报告大少,听说已经走了。”

  言德一瞪眼:“什么走了?她去了哪里?你们怎么不缠住她?”

  “属下也不清楚,这事是楚爷一手处理,听说楚爷已打发人四下去追寻她的下落了。”

  “你快派人请他来这里,怎么就让这狐狸走掉的?”

  “是!属下马上派人去请楚爷。”

  楚无门早已接到手下人的报告,说言大少带人进了城,在太白酒楼下了马。他立即便赶来了太白酒楼。

  因为楚无门是老庄主十八名弟子中比较得意的一个弟子,最为老庄主言三思所重用,特别将他安排在身边的一个县城,经管言家寨的生意。在安化县,也只有他,才可以去浮坭山言家寨,其他人都不够资格。

  对楚无门,言大少不敢过分傲慢,以学武的辈份来说,楚无门还是他的师兄,所以他不得不起身迎接。楚无门更了解言德的为人,傲慢、自大、目空一切。在湘西言家三龙一凤中,最有修养的是言文言三少,对人彬彬有礼,谈吐文雅,不像他的两位兄长,只是一介武夫。

  楚无门见言大少站起相迎,连忙趋上一步,施礼说:“属下不知言大少突然到来,有失远迎,望大少宽恕。”楚无门何尝不知大寨会派人前来,只不过没想到是言大少亲自来而已,因为言家寨除了瘦和尚之外,还有三位武功一流的护寨长老,武功都在瘦和尚之上。楚无门以为老庄主会打发其中的两位长老到来,想不到却是言大少亲自来了。

  言大少说:“楚兄不必客气,请坐!”

  楚无门坐下问:“老庄主身体可好?”

  “好!”言德不想罗嗦,单刀直入问:“那青衣狐狸走了?”

  “大少,都是属下无用,手下人办事不力,竟让她悄悄走了。不过大少请放心,看来她不会走多远,属下已派出大批人手,飞马在四周二十多里的地方打听她的行踪,想必会得到她的下落。何况她还有一个活口留在这城中。”

  “那你还不将这人抓起来?”

  “这人恐怕抓不得。”

  “为什么?”

  言大少虽然是目中无人的粗鲁汉,也知道事情的厉害,尤其是丐帮,是中原武林的大帮派,人员遍布南北,帮中高手如云,金帮主更是个厉害的人物,谁也怕去招惹这个计谋百出的老太婆,他一时不出声了。

  楚无门又说:“其实大少用不了去抓痴儿,这个痴儿实际是在我们手中,他不能出城半步。”

  “哦?什么原因?”

  楚无门一笑:“属下略施小计,暗用官府之力。令笑长老在城中听候官府审讯昨夜之事,笑长老不能离开,痴儿又怎能离开?”

  “现在痴儿在哪里?”

  “跟着笑长老在城中沿街讨吃。这个痴儿,还感到讨吃怪好玩的哩!”

  “笑长老不会走么?”

  “笑长老是侠义道上的人,在武林中甚有名望,一诺千金,他答应捕快随传随到,自然就不会离开。”

  言大少不由皱皱眉:“那老叫化既然插手管了我的事,你不怕他留下再来插手?”

  “不错,他是会插手的,要是青衣狐狸落到了我们手中,他当然害怕慕容家的武功绝学也会落到我们手中了。”

  “那你还不打发那老叫化离开湘西,让他来坏我们的事?”

  楚无门说:“属下叫老叫化离开安化城,极易办到,要他离开湘西,就无能为力了。不过,属下认为这老叫化留在安化城的好。”

  “为什么?”

  “一来属下不想老叫化将青衣狐狸到了这里的事传扬到江湖上去。据我所知,目前武林中黑、白两道上的人,都在追踪青衣狐狸的下落,一旦传扬了出去,黑、白两道上的高手,会纷纷赶到湘西,势必与我们发生摩擦,结下仇怨;二来青衣狐狸已离开了安化城,我们极可能不久就会在县城外发现她的行踪,老叫化不能出城,就不可能插手管我们的事了。”

  言大少听得连连点头,笑着说:“好!想得周到,怪不得家父赞师兄足智多谋,视为言家寨的得力助手。”

  “不敢,属下深受老庄主的大恩和信任,不敢不小心从事。”

  言大少想了一下问:“我们不如干脆将那老叫化干掉了,这事就不会传扬出去了。”

  楚无门吓了一跳:“大少,这事千万不可!老叫化经验丰富,武功极好,别说我们一时杀不了他,就是真的能杀了他,丐帮的人知道老叫化在这一带失踪,必然会怀疑是我们干的。”

  “你不怕他传扬了出去?”

  “他极可能不会传扬出去。”

  “哦?”

  “丐帮何尝不想将慕容家的武功绝学据为已有,他们也极不想太多的人知道青衣狐狸的行踪,这是第一;第二,这个老叫化恐怕不知道与我们结下仇怨,还认为是瘦和尚、焦七两人见财见色起心而已,就算知道,也只以为我们为报二少的仇而已,没想到我们想得到慕容家武功绝学的事。到时,我们不动声色地将青衣狐狸捉到了,悄悄押到大寨中,别人问起,我们只说青衣狐狸已离开了这里,我们也在打听她的下落,不就推得干干净净么?到时,老叫化就是传了出去,我们也不怕,让黑、白两道上人到别处追踪青衣狐狸去,甚至我们还可以派人同他们一起去追踪。”

  言大少大喜,拍着桌子说:“好!就这么办。”

  楚无门说:“现在属下担心的,就是青衣狐狸已离开了这里,到别的州府去了。”

  言大少说:“那不要紧,用飞鸽传书,通知附近所有州县的人,注意青衣狐狸的出现。我们坐镇在安化县城,一旦发现她的下落,就飞马赶去擒拿。”

  用罢酒菜,楚无门便安排言大少和那十多名武士在府上花园中休息。楚无门的府邸,实际上是当铺的内院,虽然坐落在湘西一个小县城中,但建筑如园林般,亭、台、楼阁、小筑、走廊,一应俱全。府中的花园建筑更是别致,有临溪的听雨轩,半山上的醉红阁,曲径通幽的杏花楼等,这座花园似的雅居,是楚无门专门接待老庄主和少庄主所用。

  楚无门将十多名武士全安排在杏花楼住下,言大少便住在临溪的听雨轩,专门有两位娇美的丫鬟伺候。

  这一天,快近黄昏了,楚无门仍没有得到莫纹的行踪下落,就是飞鸽传书到四周附近的市集、州县,也没有回音。楚无门绝望了,暗想:这只狡猾的青衣狐狸去了哪里?难道她已离开了湘西?这不可能,因为凡是安化通往其他市集、州县的大道、小路,他都派出了眼明手快的耳目,化装成各式人物监视,莫纹不可能离开安化县,除非她能从天空飞了出去。看来极有可能的是,这只狐狸隐藏在少人到的荒山野岭中,要是这样,就难以找到了。

  吃过晚饭,华灯初上,言大少等得不耐烦了,亲自来追问有没有发现狐狸的行踪。楚无门只好说:“没有。”

  “让她逃出了湘西?”

  “不大可能。”

  “那怎么没发现她的行踪?”

  “属下正考虑,她是不是不走大道,隐藏在少人去的荒山野岭之中,那就难以寻找了。”

  “你马上打发人到各处荒山野岭中搜索,别让她跑了。”

  楚无门一听,心里直摇头。心想:全县那么多荒山野岭,就是能调动千军万马,一个个山头搜,要搜到何时?这真是上面的人动动嘴,下面的人要跑断腿了。大张旗鼓地搜山,不啻通知狐狸赶快逃跑?那还叫什么暗暗跟踪?这只狐狸狡猾,过人,武功一流,高来高去,单是在一个山头与我们捉迷藏,就累死了手下的弟兄;何况听说这狐狸心狠手辣,也容易将我们手下的弟兄一个个干掉。正如兵家所说:“主将无能,害死三军。”楚无门不敢直接顶撞言大少只好说:“大少,这恐怕没用。”

  “怎么会没用?”

  “一个人要藏在荒山野岭中,就是在大白天也不易搜索。何况我们还不知她藏在哪一座荒山野岭中,叫手下人怎么搜?”

  “难道你想让她跑了?”

  “属下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怎么打算?”

  “属下认为她还没有离开安化县境内,因为一切通往他处的大道小径路口,都有我们的耳目,她一旦出现,没有不知道的。”

  “唔!”

  “属下却担心她趁黑夜而走。所以属下刚才已打发人,通知各处的路口,连夜监视,不准睡觉。特别要注意深夜行走的人。有发现,就立刻施放火箭,通知我们赶去。”

  “那我们只有在这里等了?”

  “大少,除了这办法,恐怕没别的办法了。大少,不如属下在醉红阁上备酒,叫百花楼的几个歌妓来,给大少散散心,解解闷,耐心等候消息如何?”

  “这也好。百花楼近来到了绝色女子没有?”

  “属下正想和大少说,百花楼最近到了一名江南美女,歌艺、色俱全,名叫醉人蕊,端的秀色可餐。”

  言大少大喜:“好!你去给我叫她来。”

  楚无门立刻打发管家去百花偻,也命人在醉红阁上开灯备酒,自己陪同言大少登上醉红阁。醉红阁,建筑在假山的半坡上,阁内陈设华丽、红灯、名酒、美女,令人销魂。

  言大少耳听歌声,手拥美女,口饮名酒,就着山珍海味,几乎将自己下山要做的事全忘了。蓦然间,外面大街上人声喧哗,锣声在夜空当当的响起,隐隐听到有人惊呼:“走火了!走火了!大家快去救火呵!”

  言大少和楚无门仍不在意,只顾饮酒作乐,有位歌妓说:“城西好大的火呵!”

  楚无门这才抬头往窗外一看,果然是城西方向,大火冲天,火光染红了半边天,正是赌场所在的地方,楚无门心想:不会是赌场起火吧?正想派人去看看是不是赌场走火了。也在这时,管家慌忙闯了进来。

  言大少兴趣正浓,喝问:“出了什么事?这么大惊小怪?”

  管家说:“报告大少、楚爷,赌场失火了!火头好大,几乎将整个赌场全烧光了!”

  言大少不高兴地说:“这也大惊小怪的?”

  楚无门也皱皱眉说:“焦七不在,赌场的人就这么不小心?你快去看看,怎么失火的?是谁不小心失火,绑来见我。”

  “是!楚爷。”

  “快去!”

  管家刚走不久,大街上又是一片人声喧哗,锣声大震,有人大喊:“不好!太白酒楼也走火了!”

  楚无门不由急往东北方向一看,果然是太白酒楼大火冲天而起。太白酒楼距离他们不远,只隔两条街,楚无门隐隐听到大火烧着板壁、家具发出的劈劈啪啪的响声,心头不由一怔,这可不像是一般的失火呵!今夜哪能这般的巧,赌场失火,太白酒楼也失火?烧的全是言家寨的财产,是不是有人故意纵火?

  是谁纵火?莫不是青衣狐狸?

  这时,醉红阁上的歌舞全停了下来,楚无门“唰”声站起:“大少,看来这场大火烧得蹊跷,属下去看看。”

  言大少也感到不妙,推开了醉人蕊:“是不是有人故意放的火?”

  他问话声刚落,第三个火头又破空升起。这个火头,烧得更近,是楚府只隔一条街的百花楼妓院,而且不止一个火头,而是几个火头同时升起。只见百花楼内顿时大乱,莺飞燕走的,嫖客拥衣奔走的,跟着是护院的镖头打手们惊恐的狂喊:“快!快抓住这放火的小贼,别让她跑了!”

  这更明显是有人放火。言大少大怒:“谁吃了老虎胆、豹子心。敢与我们言家作对?师兄,我们快过去,捉住这放火的贼,我要剥了他的皮。”

  骤然间,一条人影从屋顶上似落叶般的飘进阁来,清脆、娇美而带点冷意的声音从来人口中响起:“你们不用过去了,我不是来了吗?”

  楚无门、言大少一时惊愕,定定神,在灯光下一看,是位面带微笑,艳丽绝俗的少女,所谓声、色、艺俱全的醉人蕊,与她相比,那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不论身材、美容、神态,全将醉人蕊比下去,而且来人双眉梢往上扬着,显得不但狡黠,更含几分杀意。

  言大少惊问:“你是何人?”

  “哎!你们不是要四处追踪我的下落吗?怎么反而问我是什么人了?”

  言大少一怔:“你就是江湖上人称的青衣狐狸?”

  “怎么,看来闻名不如见面,见面胜似闻名了吧?我是不是使你们失望了?”

  言大少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发誓要捉到的人,为二弟报仇的女子,竟然是这么一个妖滴滴美艳人寰的少女。楚无门也惊震,他虽然在暗中算计莫纹,但也从来没见过莫纹,总以为一位江湖上的女子,美也美不到哪里去,顶多有些媚人的风度而已,哪想到是这么一位美艳绝俗、神蕴飘逸的少女。这么一个少女,竟能弄得武林失色,黑、白两道上人的惊震,真是叫人大出意外。

  就是醉人蕊和百花楼的几位歌妓,也忘掉目前的危险,一个个目不转睛在打量着莫纹,自问自己不及莫纹十分之一。有她在,令百花楼群芳尽失色。

  莫纹对楚无门说:“我以为你是安化城的一位长者,原来是湘西言家的一条看门狗。这才是人不可貌相。你昨夜在暗中指挥的一台戏,可惜瘦和尚和焦七演得太不像话了。要不是昨夜里我为了活捉焦七,恐怕你早已成了我剑下的游魂野鬼。”

  楚无门惊愕:“什么!?焦七被你捉去了?”

  “你以为他缩在马寡妇家中吗?要不,我怎么知道城里赌场、酒楼、妓院和这一间当铺,全是你一人打点的?”

  言大少问:“那么说,几处的火,都是你放的?”

  “是呀!等一会,这里和前面的当铺,也成为一片火海了。这是言家招惹我的第一个报应。”

  “黄毛丫头,我要你的命!”说时,言大少一掌拍出,掌劲的威力,的确比言二少厉害得多,一边说:“师兄,你快去叫我十多名亲信来,别让她跑了。”

  莫纹闪开了言大少的一掌,同时盘龙宝剑出匣,横在楚无门的面前:“你别去了,就是去,他们也不会跟你转回来。”

  言大少一怔,停了掌,问:“什么?不能来?你已杀了他们?”

  “你们在这里饮酒听歌为乐,他们不会在杏花楼里饮酒赌钱为乐么?他们赌得晕天晕地的,连自己姓什么也忘了,会跑来这里解救你们么?不错,有一两个清醒的叫我杀了,但大多数都给我封了穴位,动也不能动,已像死人一样。”

  言大少吼道:“就是没有他们,我也可以捉住你。”

  “这话却有点英雄气概。不过,你不怕伤害了这几个如花似玉的美人么?最好你先将她们打发出去,别错伤了她们。”

  言大少说:“好!你们快出去!”

  这几个妓女,在言大少出掌和莫纹出剑时,一个个早已吓得花容变色,全伏在地板上。现在听说叫她们快离开,还有不逃命的?一个个连乐器也不要,慌忙跑出阁去了。她们跑到假山下,惊动了假山下的几名楚府打手、护院,一问,知道上面来了一位不速之客,急忙拜上来看,见一位青衣少女,用剑拦住了楚无门,说:“你别想跑,单凭言大少一个,恐怕不是我的对手,你们最好还是联手齐上的好,别叫他死了不服。”

  楚无门冷冷说:“姑娘,你未免太放肆了!”

  “我要不放肆一点,能来闯这蛇窝么?”莫纹说时,突然宝剑往后一挥。既不转身,也不回头,将一名突从她背后击来的打手挑翻,继续对楚无门说:“你最好叫你的手下别乱动,不然,只有死路一条。”

  楚无门的打手哪有这等高超的剑法,不用楚无门下令,已吓得呆在楼阁门外不敢进来。

  楚无门和言大少也为莫纹这一招不可思议的剑法惊震,看来诚如莫纹所说,单打独斗,自己两人真不是莫纹的对手。楚无门一变以往绅士长老的面孔,对言大少说:“好!我们齐上!”他担心言德傲慢、自大,又补充了一句,“大少,现在不是与她比武之时,先捉了这丫头再说。”

  言大少说:“好!我要看这丫头有多大的本领,敢口出狂言!”

  言大少双掌拍出,莫纹以灵猴身法闪开,而楚无门的快刀也紧随而上,逼得莫纹又凌空翻腾闪开。的确,单打独斗,不出十招,他们都会败于莫纹剑下。但言大少掌法凌厉,楚无门的刀法快捷,两人联手,言大少的掌势,封住楚无门的刀法破绽;而楚无门的刀法,又弥补了言大少的掌力不足。刀掌合璧,不啻使言家的武功威力增长一倍,刀快掌猛,各施所长,又各掩其短。初初几招,一时逼得莫纹无还手之力。莫纹在他们的刀光掌影之中,身如灵猴轻燕,来往穿插、满室游走,使他们的掌、刀,招招落空。一旦抓住时机,莫纹突然反击,左掌右剑,分袭两人,十多个回合之后,莫纹渐占上风,首先剑挑伤了楚无门,跟着掌击了言大少,逼得他们连连后退。莫纹一声冷笑:“看来你们的武功也不过如此,还想活擒了我?”

  楚无门忍着伤痛,连连吼着那几名惊愕观看的打手:“你们还不齐上,还看什么?”

  几名打手才惊醒过来,一齐提刀扑上。莫纹娇叱一声,宝剑挥出,人倒刀断,楚无门说:“大少,我们快走!”他拉着言大少,从窗口跃出,纵上假山,正打算往假山后边而逃。蓦然间,一条人影从半空中降落,拦住了他们的去路:“你们还想逃走吗?快领死吧!”是一位小姑娘的声音。

  言大少和楚无门一看,竟然是一位还未成年的小丫头,双眼明亮,宛如寒星。楚无门吼道:“你是谁?”

  来人正是大胆天真的小芹。小芹说:“我是你们的小奶奶。”

  言大少大吼:“你找死了!”一掌拍出,腥风逼人。

  小芹也知僵尸掌的厉害,身形纵起,人起剑飞,剑招怪异、辛辣,竟然直刺言大少拍来的手掌。言大少想不到一个小小的黄毛丫头,剑法也这样的莫测,急忙收掌,但楚无门一把快刀,已朝小芹拦腰劈到,真是快如电闪,可是有一把剑,比刀更快,“当”的一声,不但震退了楚无门,也将楚无门的一把利刀,削为两截。这突然而来的一剑,是莫纹凌空而下挥出来的。惊得楚无门和言大少又往山上退去。莫纹问:“芹妹!你没事吧?”

  “姐姐,我没事!”

  “妓院的那批打手你全解决了?”

  “全解决啦!”

  “好!你去放你的火去,将这当铺也一把火烧了,这两个人由我来打发。”

  “好的,姐姐。”

  小芹似轻燕飞往楚府前院。不到片刻,便有两处火头,破屋而出,直卷夜空。

  莫纹纵身跃上假山,一看,言大少和楚无门已不见踪影,心想:这两个贼子逃去了哪里?难道又缩回楼阁里?好!我先放一把火烧了这楼阁,看你们出来不出来。

  莫纹转回醉红阁,阁内的火是现存的。莫纹先用灯火点燃了帐幔、窗帘,不多久,火势便熊熊燃烧起来,照亮了整座花园。莫纹立在假山山峰上,不见有人从楼阁里逃出来,有点奇怪:难道他们没进楼阁?

  莫纹没想到,醉红阁中有一条地道,可以暗通到百花楼的一处密室,地道口就在靠墙的一张桌子下面。当时莫纹在阁内步步逼紧楚无门,使楚无门来不及打开地道口,就拉着言大少从窗口跃出逃命。他们给莫纹逼得转回楼阁时,便从这地道逃了出去。这地道平时极少用,而知道这地道口的人,只有楚无门一个。

  小芹放完了火,转回花园假山上,问莫纹:“姐姐,你杀掉了那两个贼子?”

  “给他们逃走了!”

  “姐姐,你怎么会让他们逃走了?”

  “看来这假山中恐怕有地下暗道。”

  “那我们搜查一下,看看暗道口在哪里。”

  “芹妹,别去搜了,就是搜寻到,他们已逃远,说不定暗道中还有机关陷阱,我们还是离开这里的好。”

  “姐姐,那不便宜了这两个贼子?”

  “你怕他们跑了?他们才不会跑哩,迟早会自动找上我们。到时,有你交手的。”

  “姐姐,那我们现在去哪里?去不去看少爷?”

  “先别去看他了,回我们原来的地方,将那焦七放走,让他带话回去,我们在西北辰山的虎岭岗上等候他们。”

  “虎岭岗!?姐姐去过那里么?”

  “我曾经跟随师父去过那一带采药,比较熟悉。”

  “他们会去吗?”

  “他们想复仇的准会去。不想复仇,我们也不必再与言家结怨,离开湘西,到桂北去。”

  “好呀!”

  于是她们连夜离开安化城,在翻越城墙时,小芹背上突然多了一个大包袱。莫纹奇怪:“芹妹,你去哪里弄来的那么大个包袱?”

  “姐姐,里面有吃的,也有用的。”

  莫纹笑起来:“你这丫头,倒是名副其实的‘劫匪’了!既杀人放火,又掳劫财物。”

  “姐姐,我们的干粮不多了,太白酒楼中有那么多好吃的东西,不拿白不拿,大火烧掉了也实在可惜。”

  “那用的是什么?”

  “赌场里的不义之财呀!我们带上,沿途上救济穷苦人不好吗?”

  “赌场之钱,取些也无妨,但其他人的财物,我们千万不能去动。而且这些金银,我们要分发给百姓,切不可据为己有,不然,我们与盗贼无异了。”

  “对于言家和楚无门的财物也不能取吗?”

  “不能取。”

  “对大盗和山贼们的呢?”

  “不能取,就是杀了他们,也将他们抢劫得来的财物就地分发当地百姓。”

  “姐姐,我老夫人可不是这么说的。”

  “哦?她老人家怎么说?”

  “老夫人说,在江湖上行走,对贪官污吏、山贼盗匪、为富不仁的恶霸劣绅的钱财,不妨取些来用,但决不能收敛大批的金银而致富,不能眼里先看钱,然后才去杀他们,更不能为钱而行侠义之事。”

  “时老夫人对这事倒看得透和潇洒。”

  “姐姐,你自江湖上行走以来,没有取过贪官污吏、土豪劣绅、山贼盗匪的钱用吗?”

  “没有。”

  “万一钱用完了,姐姐怎么办?”

  “芹妹,我却没有碰上这种情形。”

  “那姐姐身上一定带有很多的银子了?”

  “不多,够走一回江湖的。”

  “姐姐,一旦我们的钱用光了,要学老叫化去讨吃吗?”

  “芹妹,单你身上的那颗珠子,我们花也花不完。你担心什么呵。你这丫头,人小,可想的事顶多的。”

  说着,她们已进了树林,来到焦七藏身的乱石中,拍开了他的穴位,说:“你现在可以回去了。”

  焦七仍不相信:“你们这么快就放了我?”

  莫纹说:“你愿意再躺在这里也行,不过,你在天亮前,一定要给我带一句话给你们什么楚爷。他要是找我们,明天中午,我在辰山的虎岭岗等候,不来,我们就离开湘西了。”

  “是是,小人马上将话带给楚爷。”

  小芹说:“那你还不快走?”

  焦七慢慢向树林走去,一到树林,他便拔腿飞奔了。

  莫纹见他走远了,便与小芹转上山峰,她们遥见安化城中仍火光冲天,赌场的火势虽然小了下来,但当铺和百花楼火势正旺,席卷半边夜空。

  小芹说:“姐姐,这几把火,烧得他们够呛的了!看看他们还敢不敢招惹我们?”

  莫纹说:“这也是给言家的一次警告和惩罚,要是他们从此罢手,仍可在江湖有一席之地;要是他们进行报复,我不但烧了他们的言家寨,更要在湘西各地大闹一场,把言家在湘西的势力全部拔干净。”

  莫纹,有她的宽容、仁厚的一面,也有她冷酷无情的一面。宽容、仁厚,是她天生的本性,冷酷无情、干净彻底的作风,就是她在梵净山庄中后天所形成的了。她从小在师父水中仙子严格的训练下,没有这一性格倒是反常。她紧记水中仙子的一句教导——对凶顽罪恶累累敌人的宽容,就是对自己的残忍,也是对百姓的残忍。这就是莫纹为什么对西域阴掌门的人、大瑶山的阚家寨以及十万大山中的沙胆鹰这些山贼盗匪,会那般出手无情了。

  莫纹和小芹在山峰上遥望安化城中的大火一会后,便转回小岩洞里休息。

  小芹打开包袱,里面可吃的东西真不少,有油鸡、烧肉、卤牛肉和酥炸鱼等等,并且还有十多个馒头、包子。

  莫纹笑问:“这些,都是在太白酒楼中拿的?”

  “是呀!我跑进厨房里放火,见有这么多好吃的东西放着,就顺手取了来。姐姐,你吃呀!”

  “芹妹,我真该先多谢你了!”

  “姐姐别这样说,我应该伺候姐姐的。”

  “芹妹,你以后千万别说什么伺候我了,我应该照顾你才是。”

  “姐姐已照顾我多时啦!”

  “丫头,我几时照顾你了?”

  “虽然我跟姐姐的日子不多,只短短两天,但有危险时,姐姐总不让我去,自己顶着。就是今夜嘛,姐姐先将人赶跑了,才叫我去放火。就是交手,姐姐也将一些不管用的废料交给我打发……”

  “哎!你这丫头,不是变相说我偏心吧?”

  “我怎敢说姐姐偏心?是姐姐太过担心我有危险。”

  “好,好,以后有交锋的事,那你先上去好了,我给你压阵。”

  小芹大喜:“姐姐,是真的吗?”

  莫纹戳了她一下额头:“看来,你很喜欢打打杀杀的日子了?”

  “这不好玩吗?”

  “噢!这是刀口舔血,一不小心,就会有生命的危险,你怎么当好玩了?”

  “老夫人说,这样,才能提高自己的武功和应变的能力哩!姐姐,你说的是真的吗?先让我去交锋?”

  “行啦!我好斗好玩的妹妹,吃东西吧!”

  她们边吃边说,莫纹又问:“芹妹,你同我那傻兄弟出来,是不是一路上找人交锋过?”

  “没有呵!”

  “你这么好斗好玩,怎么不去找人交手?”

  “无缘无故找人交手好吗?那不成了妖精了?”

  “你不是说这样才可以提高自己的武功和应变能力吗?”

  “哎!姐姐,这不同。老夫人叮嘱过我,千万别去主动招惹是非,那就是恃艺凌人了。但也不能让人欺负,好好保护少爷。”

  “你一路上,就没与人交过手吗?”

  小芹想了一下:“姐姐,真正交手的没有,但打跑了两处的贼子。”

  “哦?你怎样打跑了贼子的?”

  “一次是几个毛贼拦路要劫我们的财物,我一出剑,刺伤了他们一个,吓得其他的贼子全跑了!”

  “第二次呢?”

  “第二次是在一个小镇上,少爷给几个流氓无赖围着殴打。”

  “他们为什么打傻兄弟的?”

  “我初时也不知道。我去一间屋子里买些吃的,转出来便看见少爷给他们打了。奔过去问:‘你们干吗打我的少爷?’其中一个人恶狠狠地说:‘他欠了我们的赌债!’”

  “少爷哭着说:‘我没有,我没有!是他们抢了我的银子!’“我心想:难道我去买东西时,少爷就跟他们赌钱么?我问:‘少爷,他们怎么抢你的银子了?’“少爷哭着说:‘我不知道!我用两块银子在地上掷着玩,他们就跑过来抢了!’“又一个流氓喝道:‘你再敢说老子抢你的,老子就再打你。’说着,便扬扬拳头。少爷给吓得不敢说了。”

  莫纹问:“是不是傻兄弟真的跟他们赌钱,输了赖帐不给?”

  小芹说:“姐姐,当时我也是这么问少爷的。少爷又哭又闹的,喊着:‘我没赌,我没赌,我只是自己掷着银子玩,他们就跑过来抢了!’一个流氓又想打少爷,我拦着说:‘哎!你们可别打人呵!我少爷输了多少银两给你们?’“几个流氓无赖互相望了望,一个说:‘十两,刚才的那两小碎银不够帐。’“我说:‘还差多少?我给你们。’

  “流氓说:‘还差六两,你给了,我们就不再打他了!’“少爷哭着闹着:‘小芹,他们胡说!你不能给他们的。’“我见少爷这么说,也生疑了,问他们:‘我少爷几时跟你们赌的?一下输了这么多的银两?’一个流氓说:‘在两天前。’“我一听,这更不对话了,我们刚到这小镇上,少爷能在两天前和他们赌钱吗?我仍问:‘你们在哪里赌呵!’他们说:‘镇口外的破庙中。’“这时,我心里完全明白了,少爷没和他们赌过钱,是他们抢了少爷的银子。另一个流氓又凶恶地喝着我:‘小丫头,快代你的少爷付赌债,不然,我们连你也打了!’“我一听生气极了,一下给了这个流氓一个巴掌……”

  接下来,小芹便把事情经过向莫纹说了。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分享到:
白菜
小王子发现了一条大路1
三只小猪上幼儿园1
慈禧鲜为人见的生活照,此照片应该拍摄于颐和园中
揭秘古代女性如何使用卫生带
小和尚怎样成为学霸,老师父这样秒回答1
兔子新娘6
朱元璋为何痛恨罗贯中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