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神女传奇 >> 第四十三回 古榕相聚

第四十三回 古榕相聚

时间:2014/5/23 6:08:07  点击:3217 次
  上回说到蓦然飞来一条人影将一阵风揪起来,嘻嘻地笑着说:“谁说没人能抓得了这个疯叫化了?”

  众人一时全惊震了,一看,是一位白发白眉白须的老人,嘻嘻哈哈地笑着将一阵风揪了起来。小三子说:“你快将我风叔叔放下来!”小苗女却想施放毒药救一阵风,小神女一下制止了小苗女:“妹妹,千万别乱来。”她仰面问那老人,“你这是干吗?”

  老人的神态宛如顽童似的,笑问:“小丫头,你不是说谁也抓不了他吗?我老怪物就抓给你看看。”

  原来这骤然而来的老人,正是点苍派掌门人老怪物万里飞,他抖展出幻影魔掌之功,跟一阵风开玩笑。小三子和小苗女不认识他,他们虽闻过其名,而未见过其面,还以为是刚才那两个恶人的同伙。

  小神女朝给揪起来的一阵风说:“叔叔,你怎么这般没用,给老怪物将你抓起来了?”

  一阵风向小神女眨眨眼皮:“他等一下就没力气揪我了。”

  小神女心想:老怪物是武林中的一等上乘高手,内力十分深厚,怎么没力气揪起你的?谁知道转眼之间,眼前的情况起了令人惊讶的变化。只听见老怪物“咦”了一声,手一松,再一看,竟变成一阵风揪起老怪物了!一阵风对小神女说:“你看,老怪物不是没力气揪我了吗?反而要我揪起他了!”

  小神女惊讶地问:“叔叔,怎么会掉转过来的?”

  老怪物在空中挣扎着大叫:“臭叫化,你抖的是哪一门的邪术?”

  一阵风说:“要是我们漠北一派星换斗移的功夫是邪术,那点苍派的幻影魔掌之功又是什么邪术了?”

  突然,又一条人影飞来,是点苍派的掌门夫人小芹,也是当今武林第一大醋罐子。她见了眼前的情景,奇怪地问:“老东西,你不是说要抓起风叫化的吗?怎么你反而给人抓起来了?”

  一阵风笑着放下了老怪物说:“万里夫人,刚才他抓起了我叫化,说抓累了,太吃亏,要我叫化也将他抓起来,花花力气,这样大家都不亏了!”

  老怪物忙说:“不错!不错!不然我花气力抓起了他,他不花气力抓起我,我老怪物不吃大亏了?”

  小芹不相信地说:“我看你这老不正经的八成是偷袭人家不成,反而给人抓了起来。”

  小神女忙说:“芹姨姨,是真的,是老怪物先将风叔叔抓起来的。”

  “小妹妹,你别给他遮丑了,他的事我还有不清楚的?”

  “芹姨姨,我说的是真的呀!芹姨姨,你和老怪物怎么会跑来这一带了?”

  “我们本想去古榕客栈,半路上,突然看见一阵风叫化,好像天外的一颗流星似的,一闪而逝。我这老不正经的好奇了,要去看看这个叫化干吗走得那么急,是不是发生重大的事情了?谁知赶来一看,原来这叫化跑到这风雨桥上和你们饮酒谈心,便大失所望,感到给这个叫化戏弄了。后来又听了小妹妹刚才的一句话,于是叫我先别出现,他要……”

  小神女说:“芹姨姨,我明白了,老怪物感到给风叔叔戏弄不甘心,所以出其不意将风叔叔揪了起来!”

  “可是,他反而给叫化揪了起来,你看丢不丢人的?”

  小神女一笑,又问:“芹姨姨,你们去古榕客栈干吗?”

  “因为你姐姐穆婷婷去了那里,不知是为了寻找你,还是古榕客栈出了事,所以我们也想去看看。”

  小神女大喜:“我婷婷姐姐也去了那里?”

  小神女本想赶回古州找一阵风,然后去慕容家拜访穆婷婷。想不到竟然不谋而合,在这里见到了风叔叔,而婷婷姐姐又去了古榕客栈。闵伯父和凤伯母必然对婷婷姐姐说起猫儿山的事情来。这对武功极好的点苍派掌门夫妇卷了进来,那真是太好了!

  小芹说:“要不我们赶去干吗?小妹妹,这三年多来你去了哪里?音信全无,害得我们时时挂念你。”

  “芹姨姨,风叔叔他没和你们说起我的事情么?你们不是曾经在滇黔的路上见过一次面吗?”

  “这个叫化神神秘秘的,一会儿是商人打扮,暗中护着侯府的一支商队;一会儿又是叫化行装,对你的事绝口不提。对了!你和这个叫化几时认识的?你又怎么在这里出现了?”

  “芹姨姨,这事说起来就话长了!来!芹姨姨,我们先坐下来吃些东西。我介绍我的一位哥哥和一位妹妹给芹姨认识。”

  “哦?你还有一位哥哥和妹妹的?我怎么以前没听你说起?”

  小神女说:“芹姨,他们是我和你们分手后才认识的,而这个妹妹,更是刚刚才认识。”

  “原来这样。小妹妹,你真是到处结人缘的,想必你的哥哥和妹妹武功不错吧?”

  “哥哥的武功不怎么样,可是我的妹妹却是一位施毒的高手。”

  小芹一怔:“什么?这么一个小小的丫头,就会施毒了?”

  一阵风说:“她是九龙门的小公主,毒蝴蝶的宝贝女儿,怎么不会施毒的?”

  “什么?就是这个小毒女?我曾听婷婷说过。”

  小苗女十分乖巧,连忙过来拜见小芹:“芹姨,小苗女给你叩头请安了!”小芹连忙扶起她来,说:“哎!你叫我一声芹姨已够了,何必行此大礼!你的毒不会乱向人施放吧?”

  “芹姨!小苗女懂得毒是向恶人、坏人施放,绝不敢毒害好人。我更要向芹姨等前辈学习,在江湖上行侠仗义、为百姓除害。”

  “好好,你能这样就好了!”

  跟着小三子也过来向小芹拜见。一阵风说:“老嫂子,你知不知这位小兄弟是谁?”

  “哦?是谁?”

  “他就是古州侯府的侯三少。”

  小芹讶然:“侯府可是黔南一带少有的积善人家呵!怪不得你这叫化在暗中护着侯府的商队了。最近江湖上还传说,侯府的章总管,一举而平了黔北娄山一只虎这一伙匪徒,给当地百姓除了一大害。”

  小神女有点惊喜,对一阵风说:“叔叔,怎么这事你没有说出来的?”

  “我一来,你就叫我叫化满桥面打滚,跟着又是埋葬死人,我有时间说吗?”

  老怪物奇怪了:“你这叫化满桥面打滚干吗?”

  一阵风将事情经过一说,老怪物叫了起来:“你们怎么这样快就解决了?不等我老怪物陪他们一起玩?”

  小芹问小神女:“这两个是什么人?怎么他们无端端的来捉你们?他们不会是猫儿山上的那伙山贼吧?”

  “芹姨,他们绝不是猫儿山的人。”

  “那他们是什么人了?”

  “我疑心他们是黑风教的人。”

  “什么?黑风教?黑风教不是早已在江湖销声匿迹了吗?”

  “芹姨,黑风教的人可神秘了,他们最近又出现了。”

  “真的?”

  “芹姨!侯府的几支商队遭到血洗和抢劫,都是他们幕后唆使一些匪徒所干,企图嫁祸给湘西言家和猫儿山上的人。”

  老怪物说:“小丫头,你怎么和黑风教结上怨了?他们竟然向你们侯府下手?”

  小芹嗔了老怪物一眼:“你是不是老糊涂、老懵懂了?你怎么将小妹妹扯到了侯府中去的?”

  “哎!我的老伴,你不知道这小丫头就是侯府的侯三小姐么?”

  小芹又是愕然:“小妹妹,你几时又成为侯府的侯三小姐了?”

  小神女笑了笑:“我也不知道我怎么成了侯府的侯三小姐的。”

  “小妹妹,你不是跟我老姐姐说笑吧?成为侯三小姐你自己也不知道?”

  “芹姨,我是说真的,事前我一点也不知道,我一去侯府,就稀里糊涂当上三小姐啦!我想推也推不掉。”

  “世上有这样的怪事?”小芹不禁看了看小三子,似乎有所明白,问,“是不是你这位哥哥干的?”

  “是呀!他说我不当侯府三小姐,他也不当侯府的三少了。没办法,我只好答应啦!”

  小芹一笑:“这世上真是无奇不有,怪不得江湖上传闻侯三小姐武功莫测,连那什么铁衣凶僧,也给侯三小姐打得负伤而去。想不到侯府的三小姐竟然是你。对了!莫非这铁衣凶僧也是黑风教的人,从而结了仇怨?”

  小神女说:“听风叔叔说,这铁衣凶僧是回龙寨邵家父子暗中打发而来的,不是黑风教的人。”

  “这就怪了,怎么回龙寨的人不找你们,反而是黑风教的人找上你们了?”

  “芹姨,这事我也感到莫名其妙。”

  一阵风说:“江湖上莫名其妙的事情可多了!”

  老怪物说:“我看这事一点也不莫名其妙。”

  小芹又瞪了他一眼:“怎么不莫名其妙?”

  “黑风教的人既然想在江湖制造混乱,他们才不管你有怨没怨的,只要能挑起江湖上的仇杀,他们都干。”

  小苗女这时也插话了:“姐姐,看来黑风教的人知道你的武功了得,他们想借你的手,去消灭湘西言家和猫儿山上的人,让你们打得两败俱伤,他们从中得利。”

  老怪物忙说:“不错!不错!小毒女,你将我老怪物心中的话也说出来了。”

  小芹说:“什么错不错的!既然这样,他们嫁祸给回龙寨的邵家父子不更好?”

  一阵风说:“老嫂子!可能有两个原因,它不敢嫁祸给回龙寨。”

  “哦?哪两个原因?”

  “一,回龙寨是当今武林中赫赫有名的侠义门派,从来不干打家劫寨、拦路抢劫、杀人放火之事,嫁祸给回龙寨,恐怕没人相信,说不定反而促成了回龙寨与侯府和好,联手追查事端的制造者;第二,回龙寨人才济济,高手如云,目前雄踞湖广,与中原武林九大名门正派都有来往,与其他的侠义人士称兄道弟,要是招惹了回龙寨的人,说不定惹火烧身;不如转嫁给湘西言家、猫儿山的人,更有人相信。黑风教人失策的地方是他们怎么也想不到侯府的人不会鲁莽行事,不轻易上人的当,行动前作慎重的调查了解,查明真相才出手,从而将黑风教人在暗中的活动也暴露了出来。他们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自找苦来受。”

  小三子说:“风叔叔,这一切,我们都是听从你的指点,才没鲁莽行事;不然,我和山妹妹真的上猫儿山讨回血债了!”

  “不不!我叫化可不敢居这个功。你那山妹妹古灵精怪,就是没有我叫化,她也不会胡来。可能她会将猫儿山闹得乱哄哄的,但不会乱杀人,最后也会弄出真相来。”

  小神女笑了:“风叔叔,我可没有你说的那么古灵精怪。说古灵精怪,叔叔比我强多了!”

  “不不!我叫化可不及你。要不,我会在这桥面乱打滚吗?你说一我叫化不敢说二。”

  “那我也是迎合叔叔好戏弄人的爱好,才这么叫你打滚戏弄敌人的。”

  众人一听,回想起叫化在桥面乱打滚的情景,不禁都笑起来。世上有这么一个小神女,也有这么一个戏弄人间的叫化。与老怪物在一起,那真是一担挑了,今后与敌人交锋,不知又会弄出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来。

  小神女又说:“芹姨,婷婷姐姐已去了古榕客栈,说不定古榕客栈真的出了事,我们还是赶去那里看看的好!”

  小芹说:“你说得不错,我们真的要快点赶去的好。”

  小神女问小毒女:“妹妹,你也随我们一快去吧!凤姨和凤翔哥,你不想去看看吗?”

  小苗女毒蜻蜓见有这么多高人相聚在一起的热闹场所,哪有不去的?就是小神女不说,她也要跟去了!便说:“姐姐,我还有不跟随你去的吗?我当然去啦!”

  “好!妹妹,那我们收拾东西走!你那位受伤的武士叔叔,更可以在古榕客栈中养伤,不用担心有人袭击你们。”

  一阵风说:“我们这么一大帮的成群结队而去,不大好,容易引人注目,不如分批走的好!”

  小神女问:“叔叔想怎么分批走?”

  “有人打前锋,有人断后,就是在半路上有事,也能头尾呼应。”

  小芹说:“谁敢那么大胆来招惹我们?那他是活得不耐烦了!”

  “老嫂子!就是给人注意也不大好,说不定给古榕客栈带来麻烦。”

  老怪物说:“那我和我老伴做前锋,有什么牛鬼蛇神前来挡道,我给你们扫干净。”

  一阵风说:“那我叫化一个人断后。”

  小三子说:“那我护着受伤的武士叔叔走。”

  小苗女毒蜻蜓说:“哎!这怎能叫三哥护的,由我身边两位姐姐去护着他好了!”

  “不不!两位姐姐恐怕不方便,还是由我护着他的好,万一有什么事,我可以背上他跑。两位姐姐,还是护着你好!”

  小神女拉了小苗女:“妹妹,就这样吧!我们走第二批。”

  这样,他们一行九人,便先后上路。从这里去深山古道,没有什么大道可通,要翻山越岭,穿林过涧,有时在无路的地方行走,横竖他们的轻功,个个都不错。只有两个苗女和那断手骨的武士,不大会轻功,但他们都是走山翻岭的能手,走山地如履平地,一般汉人赶不上他们。

  当夜幕降下大地之时,他们先后来到了古道上的古榕客栈。首先到来的是老怪物夫妇,他们给闵子祥、元凤带来惊喜,问:“万里掌门,你们怎么在掌灯时分来这里了?不会出了什么事吧?”

  老怪物说:“别问,别问,穆婷婷这丫头来了没有?”

  穆婷婷一下从里面掀起了门帘走出来说:“我在这里。飞叔、芹姨,你们是特意前来找我?”

  老怪物说:“我们不来找你找谁?”

  小芹却问:“婷丫头,这里没出事吧?”

  穆婷婷说:“没出事!幸好凤姐姐他们刚好从三江镇赶回来,不然,我可扑了空。”

  老怪物说:“幸好你在这里,不然,我老怪物可给人骂死了!”

  穆婷婷笑着说:“飞叔,除了芹姨能骂你外,还有谁敢骂你老人家了?”

  “你这丫头不敢骂我?”

  穆婷婷笑起来:“飞叔别说笑,我可没有这么大的胆。”

  “不错!你没有,有一个丫头,可比你的胆大得多了!她不但敢骂我,还敢戏弄我。”

  小芹瞪了他一眼:“你有个完的没有?”

  “有!有!我现在完了!”

  “老东西,你说什么?你是不是想气死了我才安心?”

  老怪物愕然望着小芹,仍不知自己说错了话。闵子祥夫妇和穆婷婷见此情景,都忍俊不禁。穆婷婷说:“芹姨,你别生气,难道你老还不知飞叔性如童子,说话无忌么?”

  小芹带气地说:“我才懒得生他的气哩!我们别理他了!”她转对元凤说,“凤丫头,你快叫人准备酒菜。”

  元凤说:“芹姨!我已叫人去准备了。你与飞叔先休息,洗把脸,喝一杯热茶,酒菜就会端上来。”

  老怪物又忍不住了,问:“你准备了多少酒菜?够不够我们吃的?”

  元凤说:“飞叔!我准备了一坛上好的酒,菜吗?管飞叔吃个够。”

  “一坛酒?不够不够。”

  “那就两坛吧。”

  “两坛也不够,起码三四坛酒才够。”

  “飞叔一个人能饮这么多?”

  “不是我一个人饮,有八九个人,他们很快就会来了!”

  穆婷婷问:“什么人来了?”

  “别问!别问!他们来了,准叫你们大吃一惊,或者吓了一跳。”

  “哦?是什么样的魔头人物?”

  “是三界管不了、人见人怕、鬼见鬼愁的魔头人物!”

  闵子祥和元凤不由相视愕然,暗想:不会是名震武林的黑豹聂十八也来了吧?当然,魔鬼们见了他不但发愁,更闻风丧胆哩!但人见了并不怕呵!武林中谁不知道聂十八是位老实的侠义君子,从不恃艺凌人而是平易近人。可是他极少在江湖上出现,怎么今夜会跑来了这里?

  穆婷婷笑问:“飞叔,你说,他们是什么人,能令我大吃一惊的?”

  “来了你就知道了!你听听,这不是她们来了吗?”

  婷婷和闵子祥夫妇一听,外面果然有脚步之声,而且还传来少女的嬉笑声哩。正困惑时,只见两个小姑娘似一对蝴蝶般扑了过来,穆婷婷和闵子祥夫妇在灯光下一看,真的惊喜极了!一个是小神女,一个是小毒女,这两个小丫头要是胡闹起来,那真是三界管不了,人见人怕、鬼见鬼愁的。

  两只蝴蝶都扑向了穆婷婷。小神女说:“姐姐,你想不到我们会跑来这里见你吧?”

  穆婷婷一手挽住她们一个,笑着说:“我真的想不到你们这两个小丫头会在一起,一同跑到这古道上来见我。你们在哪里碰上飞叔叔和芹姨了?”

  “婷姐姐,说起话就长了!”

  小毒女说:“婷姨!要不是我遇上了姐姐,我几乎叫两个恶人捉去了!”

  “哦?谁敢捉你这个小毒女的?那他们一定是活得不耐烦,想早一点投胎做人了!”

  “婷姨!那两个恶人武功高极了,要不是有姐姐在旁,我斗不过他们。我真的会叫他们捉了去。”

  小神女说:“妹妹,他们是冲着我来的,要是我不在,他们不会动你。”她又向闵子祥夫妇打招呼说:“闵叔凤姨,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小神女原来称他们为伯父、伯母,现在也随小苗女毒蜻蜓改称他们为叔叔姨姨了。

  元凤笑着说:“我们真的没想到!”

  小毒女问:“我呢?你们有没有想到?”

  “同样也没有想到,你爹娘可好?”

  “他们好,尤其是我娘,不时提起叔叔和姨姨的。”

  蓦然,一条人影凌空而来,闵子祥他们一看,是一个衣服褴褛、头发凌乱的叫化,不禁吓了一跳。跟着穆婷婷笑骂起来:“你这叫化,不声不响地出现,想吓我吗?”

  叫化笑了笑:“你不会这么胆小吧?我叫化看,就是妖魔鬼怪在你面前出现,也不能吓着你。”

  小神女对闵子祥夫妇说:“祥叔,凤姨,他就是我和你们说的一阵风叔叔,我拉他一块来见你们了!”

  闵子祥和元凤真想不到这样一位貌不出众的叫化,竟然就是当今武林闻名遐尔的一代奇丐一阵风。要是在路上没有人说,不过是一般的叫化而已,根本认不出来。他们夫妇慌忙拜见。

  一阵风慌忙拦住说:“哎!你们千万别这样,不然,会将我叫化吓跑了!”

  小神女说:“闵叔,凤姨,你们千万别和风叔叔客气,最好你们当他是见熟见惯了的自己人一样,一切随便,他就高兴了。说不定他一高兴,就会在你们家住十天半个月。”

  闵子祥说:“要是风大侠这样赏面,我夫妇二人荣幸极了!”

  一阵风说:“你不怕我叫化将你家吃光吃穷了?”

  元凤笑着:“就怕风大侠不肯长住,风大侠要是在这里长住,怎么吃,也不会吃穷我们!”

  “好好!要是我叫化在其他地方讨不到吃的,就会跑到你们这里来!到时,你们可别赶我叫化走。”

  “风大侠说笑了!”

  不久,小三子扶着受伤的苗人武士也来到,元凤连忙叫人安排一处安静的地方让受伤者养伤治疗。

  小神女介绍小三子给穆婷婷认识。穆婷婷笑着问:“虽然我没有见过小兄弟,但小兄弟之名,我早已听闻了!”

  小神女问:“姐姐怎么听闻我哥哥之名的?是不是凤姨告诉姐姐了?”

  “凤姐只告诉我侯三少的大名,却没有告诉我另一惊动江湖的名称。”

  小三子愕然:“我还有什么名称惊动江湖了?”

  “神出鬼没的侠偷义盗黑影,令黔东南和桂北一带的武林人士注目,不是小兄弟又是谁了?小兄弟,我没有说错你吧?”

  小三子顿时觉得惊怔得目瞪口呆,不但是闵子祥夫妇惊讶,老怪物和小芹愕然,连小苗女毒蜻蜓也瞪大了眼睛,半晌出不了声。

  小神女惊讶地问:“姐姐怎么知道了?”小神女一问,无异在众人面前承认了小三子就是所谓的侠偷义盗黑影。

  穆婷婷一笑说:“在我们紫竹山庄周围出现了这么一位人物,我们慕容家能不知道吗?不瞒小妹说,你慕容白哥哥曾经不声不响地跟踪了小兄弟一段日子。”

  小三子更是一怔:“我怎么没发觉的?”

  小神女说:“三哥,要是让你知道了,他就不是慕容家的人了!”

  小芹说:“婷丫头,你知道了小兄弟,怎么连我也不说一声的?”

  “芹姨!小兄弟不想人知道,我家就有某种义务代小兄弟保守秘密。”

  小三子不禁向穆婷婷深深一拜:“小三多谢婷姐姐一家人的看顾。”

  小神女说:“姐姐这么一说,不是弄得我哥哥面目全暴露了吗?今后再没有秘密可言了!”

  穆婷婷一笑:“小丫头,你放心,在这里的都是自己人,不会将小兄弟的真面目说了出去。”说时,她不由看了一下小苗女和她跟前的两位苗人少女。

  小苗女十分乖巧,说:“婷姨,你别看着我,我是绝不会说出三哥哥的事情,我跟前的两位姐姐也不会说。要不,我先毒哑了她们好吗?”

  小神女急说:“妹妹,你别乱来,我看这两位姐姐不会说出去的。”

  两位苗家少女急忙立誓不向任何人说出去。苗人对誓言是异常的遵守,她们一立誓,小三就更放心了。

  一阵风这时说:“这事的确不可以说出来,这不单是小兄弟一个人安全的事,而是牵涉了整座侯府上下近百人的安全,也涉及了受惠于侯府上千百姓安全的大事。因为官府、黑道上的一些人物,就是回龙寨的人,莫不想捉拿这个黑影。官府的人是想立功,黑道上的人物是要泄恨,一旦说了出去,一个积善人家,不时救济贫苦百姓的侯府,就会遭到官府查封,老少皆斩。而黑道人物知道了,就会向侯府大动干戈,采取各种手段进行报复。到时,就算我们的侯三小姐有三头六臂,通天钻地之能,也照顾不了。这事关系到几百上千人的安全,事关重大,我们真的不能说出去。”

  一阵风这一席话,说得大家心头凛然。穆婷婷也感到自己太过高兴,一下说出小三子的面目来而有点后悔。她想了一下说:“我有一个办法,可保侯府以及它受惠的百姓无忧。”

  小神女大喜:“姐姐有什么好办法?”

  “你们不是有几支商队遭到抢劫,最近更不出门去跑买卖了吗?”

  “不错!是这样!那又怎样?”

  “你们不如来一个金蝉脱壳之计,向外宣扬,侯府遭受惨重损失,无力支持,要将家财出卖,然后我叫人将侯府买了下来,你们不是可以脱身了吗?今后万一你们给人知道了,也与侯府人员无关,他们想找你们也无从找了。”

  小神女说:“好呀!那我们就将侯府卖了吧!”

  小三子似乎显得有点为难。穆婷婷问:“小兄弟,你是舍不得这份偌大的产业,还是舍不得你这个侯三少的名称?”

  小三子说:“婷姐姐,我什么都不是。我是担心侯府上下近百人的生活出路。在侯府的,差不多都是一些无依无靠的贫苦人家,有的甚至连家也没有了。还有侯府在各地开办的义庄,收容的一些鳏寡孤独的可怜人,今后又要流落街头了。”

  “小兄弟,这个你放心,侯府所有的人,一个也不动,所办的善事,仍然不改,只不过换了主人而已。”

  “要是这样我就放心了。我是一个钱也不要,将侯府所有的产业送给他好了。不知山妹妹怎样,因为这个侯府是她的。”

  小神女说:“我当然一个钱也不要啦!不过,我那韦珊珊姐姐怎么办?她现在可是侯府的大小姐呵!今后将她安排在哪里?”

  元凤说:“小妹妹,你要是和小兄弟不嫌弃,就搬来我们古榕村好了,我腾出一个大院子,让你们安全住下,你们还可以将你们身边人也带了来。”

  穆婷婷也说:“我们慕容家紫竹山庄的二里之外,也有一处庄院。小妹妹,小兄弟,我将这个庄院送给你们,更没人敢来犯你们了!”

  小神女说:“那太好了!三哥,你怎么样?”

  “山妹,我没意见,只要能将韦珊珊姐姐安排好就行了!我去哪里也一样。”

  一阵风问穆婷婷:“你打算叫什么人买下这座侯府?”

  “我姐姐穆娉娉。”

  “那么聂十八大侠也跟随来了?”

  “那当然啦!风叫化,这下你放心了吧?我知道侯府的一半家财,是你这叫化的。”

  “哎!你别乱说,我叫化要是有家产,还会沿街讨吃吗?”

  “谁知道你这叫化打的什么主意!”

  说着,酒菜送来了。穆婷婷、闵子祥夫妇虽然用过饭,也坐下来陪他们饮酒。小神女抱歉地对元凤说:“凤姨,不是我不想来这里,我想到要是猫儿山有事,你要安排猫儿山的那一伙人,就够你和祥叔忙的了!”

  “小妹妹,就算是他们来,你们这十多个人,我还是安排得来。不过,你们去慕容家也好,那里不但清静,更没人敢犯紫竹山庄半步。你们隐居在孟英山中最好了,这里虽然是深山古道,但来往的人不少,不时还有一些武林人士出现。”

  另一边,老怪物却悄悄地问小三子:“小兄弟,你能不能传我老怪物两手偷东西的本事?我老怪物也想去偷一些贪官污吏、士匪山贼们的银两用用。”

  小芹一听火了:“你这老不正经的,是不是想找骂还是找打了?”

  穆婷婷笑起来:“芹姨,你别认真,飞叔叔故意说笑的,他那一身少有的幻影魔掌功真的要偷东西还不易?用得着跟小兄弟学?”

  “婷丫头,你以为这老不正经的真的想去偷人家的东西吗?”

  “那飞叔想什么了?”

  “想看人家的大闺女和千金小姐哩。”

  众人一下忍不住笑起来。老怪物说:“我有这么坏吗?”

  小芹说:“谁知你这老不正经的坏不坏?总之,到了夜里,不准离开我身边半步。”

  众人更好笑起来。一阵风和闵子祥夫妇早已有闻:小芹是当今武林中第一大醋坛子,刚巧配上的又是当今武林中少的具有童心的掌门人,一切举止行为,宛如童子,说话也无忌惮,所以在武林中传出了不少的笑话和佳事,有时令人捧腹大笑,也是武林中的一件趣事。

  这一夜,可以说是古榕客栈开店以来最为欢乐、热闹的一夜了,店里聚集了东南西北各处少有的奇人异士,北是漠北近一代的奇丐一阵风,南是在民间流传神话般的人物小神女,西是性如童子、行为与众不同的老怪物,东是海上人家、如世外仙人的钟离家的二千金穆婷婷。此外,还有令人惊畏的九龙门小公主毒蜻蜓和最近惊动江湖侠偷义盗黑影小三子。就是闵子祥和元凤,他们是江湖上的隐士,暗中为附近一带百姓除害而不为武林中人知晓,几乎是近在咫尺的回龙寨和猫儿山的人也不发觉,他们最为深藏不露了。

  用罢饭后,他们在客栈深院的楼阁上无所不谈。这座楼阁,就是闵子祥、元凤为慕容家而建的,穆婷婷和慕容白每次来古榕客栈,都在这楼阁里住,与一般来往客人所住的房间,相隔一重深院两道墙,他们的谈话,外面所住的客人根本听不到。这里几乎是穆婷婷的一处别墅。

  他们开始天南地北地交谈。当小神女问到一阵风去黔北娄山的情景,一阵风说出了交锋的经过之后说:“现在章总管可成了贵州一地的英雄人物,他一举而荡平了横行在娄山的这一伙匪徒,更手刃了一只虎,为侯府的死难者报了仇,雪了恨,更为贵州北面一带百姓除了一大害。”

  小神女说:“风叔叔,我想知道一只虎是受什么人指使而血洗侯府商队的。”

  “受什么人指使,连一只虎也不知道。”

  “一只虎怎么不知道的?”

  “因为他接到了一封突然而来的信,说以往害死他儿子和令得他毁家后负伤而逃的仇家章标,有一支满载货物的商队经过娄山,这是他报仇雪恨的好机会。他初时还不大相信,派人打听,果然不错,立刻派人去洗劫了。”

  “写信的人是谁?”

  “小丫头,他要是知道,我早已去追查这个写信的人了。看来一只虎洗劫商队,主要是为了报仇。就是没有这封信,他知道商队是侯府的也会进行洗劫的。”

  老怪物问:“风叫化,这一次你又得到不少的金银珠宝了吧?”

  “我叫化连一文钱也没有拿。”

  “不会是章总管全拿了吧?”

  “就是章总管也没有拿一文。”

  “那贼窝里的金银珠宝去哪里了?总不会一只虎是个穷山贼吧?”

  “穷不会穷,他的财富,够我们在座的人吃一世也吃不完。”

  “你这叫化不会是一把火全烧掉了?”

  “不是,是章标这条好汉将金银珠宝分给了附近一带受一只虎所害的人家和穷苦百姓,他一分钱也没取,只取回了侯府失去的财物。”

  穆婷婷说:“看来你们这位章总管真是一位廉洁的侠义人士,值得人敬重。”

  “要不,他怎么成了贵州的一个英雄侠士?就连当地的官府也敬重他。”

  小神女笑着说:“这一切,都是风叔叔你成全他的,要不,他杀不了一只虎。”

  “我只是在暗中助他杀了一只虎,以后的事,都是他所为,不关我叫化的事。好了,小丫头,你和小三去猫儿山查得怎样了?洗劫商队的事,不是猫儿山人干的吧?”

  “风叔叔,当然不是啦!”

  小神女和小三子便把去猫儿山的经过从头到尾一五一十说了出来,直说到在风雨桥碰上一阵风为止。人们像听一个有惊有险又十分有趣的故事一样。小苗女首先惊喜地叫起来:“姐姐,那个大头怪形的可怕山妖是你扮的吗?”

  “妹妹,你以为这世上真的有山妖吗?”

  “嗨!姐姐要是不说,我还以为是真的哩!那么,在雷公峰下出现的大头山妖,也是姐姐扮的了?”

  小神女点点头。小苗女又叫起来:“原来这样,害得苗岭的人,都以为是真的了!我爹娘在苗岭,还四处去追踪这个大头的怪形山妖哩!”

  “妹妹,你别说出去,吓吓那个青面兽盘寨主也好,令他今后不敢胡作非为四处去抢劫。”

  老怪物却十分感兴趣地问:“古灵精怪女,你这大头怪形山妖是怎么扮的?你好不好现在扮演一下,让我老怪物开开眼界可好?”

  小苗女也附和着说:“是呀!姐姐,你扮一次吧,我可从来没见过大头山妖的。”

  连穆婷婷也感兴趣了,笑问:“妹妹,你能不能在这里扮扮?让我们都欣赏一下?”

  小神女见大家都这么感兴趣,不好推辞,笑说:“其实这也没有什么,不过是一个画了可怕脸面的圆油布袋子,钻到里面去就是了。”说着,她从背囊中取出了那个圆形的油布袋子,自己套了进去,伸出手脚,然后暗运真气,顿时变成了一个圆形的狰狞可怕的大脑袋,有手脚而没身子,忽地腾空弹了起来,满大厅飞来飘去。

  小苗女还是吓了一跳,说:“姐姐,怎么这个脑袋这般的可怕呀,我要是事前不知道,在山野中骤然一看,真会给你吓死了!”

  老怪物更看得手舞足蹈,连说:“好玩!好玩,这太有趣了!”

  其他人也看得惊讶不已,就是一阵风,也是第一次看见这么一个怪物,暗想:这个小山妖,真是名副其实的小山妖,这样古灵精怪的东西也想得出来。当然,没有一身浑厚的真气,也扮不出来;勉强扮成,活动也没如此的轻灵,来往如飞,要与人交锋,就更难了。

  当小神女将大脑袋脱下来时,穆婷婷笑着说:“难为你这鬼丫头,想出这么一个吓人的东西来,真的一时可将敌人吓麻了!”

  其他人也围上来观看这个油布圆袋子。老怪物说:“好好,以后我也弄这么一袋子将自己套上,到处去吓吓人玩。”

  小芹嗔了他一眼:“你这模样已是够怪的了,还用得着扮吗?”

  元凤却心有所思地说:“小妹妹,这样一个柔韧的油布,再加上小妹一身浑厚的真气,的确是刀砍不入、剑挑不破、箭射不穿,但却怕火攻,这十分危险。”

  小神女说:“凤姨,你说对了,它什么都不怕,就是怕火。”

  小苗女问:“姐姐,那敌人用火攻你怎么办?”

  “那只好快点跑呀!”

  “万一跑不掉怎么办?”

  “那只有将大脑袋赶快脱掉,万一脱不了,拼着一身真气,将它震碎震飞。”

  “姐姐,那你不是露出了原形?”

  “露出原形,也好过给火烧死呀!”

  元凤说:“毒丫头,你千万别学姐姐玩大脑袋。一来你没姐姐这么一身浑厚的真气;二来一旦着了火,你一时也怕脱不下来。你想吓敌人,戴上一个鬼脸壳,穿上一身花花绿绿的衣服,同样也能将敌人吓一跳。”

  小苗女笑起来:“不错,这个办法最简单了!”

  随后他们便转到商量如何对付神秘的黑风教和相助猫儿山的事情上来,直到深夜,仍没想到一个妥善的办法。穆婷婷说:“我看,大家都累了,干脆先去睡觉,明天再商量。说不定到了明天,我们会想出一个最为令人满意的好办法来。”

  元凤也说:“夜深了,我们先去休息吧!”

  这样,大家才分散各自回房间去睡。第二天,用过早点,他们又继续在楼阁上的小厅进行研究和商议。小神女首先提出了自己的意见,就是要首先找出神秘的黑风教出来,它是挑动江湖上互相残杀的元凶巨恶,将他们的种种罪行大白于天下。不然江湖上就永无宁日,目前,猫儿山与回龙寨的仇杀就制止不了。”

  一阵风说:“小丫头,这恐怕是你一厢情愿的想法。”

  “风叔叔,我怎么是一厢情愿了?”

  “我叫化看,黑风教经过了一连串的挫折以及湘黔交界上的抢劫,几乎全军覆没;猫儿山血洗商队的凶手又给猫儿山的二寨主吊死;他的使者白无常给你击得落荒而逃;再加上风雨桥上的一战,一死一重伤。这一连串的挫败,黑风教会故伎重施,会潜伏不动,再一次在江湖上销声匿迹。何况他们已完成了挑动猫儿山与回龙寨的仇杀的任务,不必再出来了,在暗处坐观江湖上的龙虎斗就够了。黑风教这么神秘,他们的老巢在什么地方,教主是谁,我们一概不知,我们从何追踪?”

  “风叔叔,我留下了一条线索,可以追踪黑风教。”

  “你是说天柱县的那个独脚人吧?”

  “是呀。不管怎样,我过去曾经在老怪物手下救过他一条命。”

  “小丫头,要是我叫化没有判断错,神秘的黑风教主,恐怕早已将这秘密点毁了,甚至杀了他们灭口。”

  小神女一怔:“他会这样心狠?”

  “他要不心狠手辣,又怎能成为黑风教的教主?他也不能秘密存在到今天了。”

  “风叔叔,我就不信,我们这么多高手,还追寻不了他们的下落!”

  “就是追寻到,也不是十天半月的事,没有一年半载,恐怕也找不到他们。目前,猫儿山与回龙寨一场仇杀,很快就要动手,我们不设法制止,又不知有多少无辜的人惨死在刀光剑影之下了。”

  穆婷婷说:“小妹妹,风叫化说得不错。黑风教,我们以后再追寻,目前我们首要的是怎么制止这一场江湖大仇杀。说不定我们在制止过程中,或许会发现黑风教人活动的蛛丝马迹,对以后我们追踪黑风教更有帮助。”

  小神女说:“那好呀!我们怎样制止这一场仇杀呢?”

  元凤这时说:“我们为最便捷的办法,就是劝宫长老他们主动退出这一场仇杀,从此隐退江湖,回龙寨的人想动手也打不起来。”

  老怪物说:“这样,那不助长了邵家父子的气焰?从你们刚才所讲的情况看,显然是邵家父子仗着自己人多势众,高手如云,咄咄逼人,而猫儿山众多好汉并没有做错什么。”

  小芹问:“老不正经的,你是要猫儿山与回龙寨大战一场了?”

  “我老怪物就看不惯邵家父子那假惺惺的虚伪作风,全无半点诚意对人。”

  “老不正经的,你这是制止吗?你简直是火上添油,挑起他们的仇杀了!”

  穆婷婷说:“我看宫琼花也不是那么能听人劝告的,我还知道她的为人,心高气傲,有时明知是错,也要强斗下去。当年要不是吴三怪丐击败了她,晓以大义,她是不会隐退江湖的。这一次,她所行的都是侠义之事,杀恶除暴,劫富济贫,与一些土豪恶霸劣绅过不去。她没有去招惹回龙寨,希望井水不犯河水;可回龙寨的人却容不得他们,处处为难他们。在这种情景下,宫琼花能听劝?就算她愿意听,其他几位寨主也难以答应。”

  元凤说:“要是妹妹与风大侠一块去猫儿山,晓以利害,动之大义,说明这样好强争胜,正中了人的诡计,他们或许会听从的。”

  “凤姐,要是他们反问我,为什么我不去劝劝邵家父子呢?因为不是他们去招惹回龙寨,而是回龙寨的人去招惹了他们。”

  闵子祥点点头说:“不错,回龙寨一边,也要有人去劝说他们一下才行。甚至先去劝说他们别动干戈,这一场江湖上的仇杀就会平息下来。”

  元凤说:“要是这样,我和小妹妹去猫儿山,妹妹和风大侠去回龙寨,两方面都进行劝说如何?”

  穆婷婷说:“这也是个好办法,我们不妨试试。”

  小神女见一阵风不出声,问:“风叔叔,你看这样好吗?”

  “好是好,依我叫化看,恐怕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风叔叔,怎么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呢?”

  “我叫化也说不出什么原因,只是我叫化的一种预感而已。我叫化刚才还想到了一件可怕的事情来,我们必须先行解决。”

  众人一听,顿时愕然,难道还有什么事情,比化解这一场江湖仇杀更重要?

  小神女问:“风叔叔,你想到什么可怕的事情来了?”

  “古州侯府!”

  “古州侯府?”众人更讶然相视。

  小三子更为关心了,急问:“风叔叔,古州侯府怎么可怕了?”

  “小三,你不为你们在风雨桥上,碰到了那两个武功不错的黑袍人而奇怪么?”

  小神女问:“那又怎样?”

  “这说明你们两人的行踪,已为人在暗中盯上了。他们能在你们回古州的路上守候你们,古州侯府能不盯上?”

  小三子问:“他们怎知我们是侯府的人了?”

  “你们一连串的行踪,都同侯府商队遭抢劫的事有关。何况侯三小姐的武功,令武林人士惊讶,连闵子祥和元凤都风闻了,知道侯府有位武功极高的侯三小姐,他们难道不会想到猫儿山一带出现的一男一女两个小娃子,就是侯府的三少和三小姐,为侯府商队遭血洗一事而来?不单是黑风教人知道,回龙寨的人也知道。就是其他老练的武林人士,也会敏感到。我叫化还感到那两个出手辛辣、歹毒的高手,就是黑风教主打发前来摸你们的虚实,不志在捉拿你们。当然,他们能捉到你们就更好了。捉不到,也摸清了你们的武功深浅。看来,黑风教主也不大相信白无常的报告,派出他身边的人来试探。”

  小三子又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他试探你们的虚实之后,就会考虑下一步的行动,下手处极有可能就是侯府。你说可怕不可怕?我叫化更想到,他们可以用书信通知娄山一只虎与侯府为敌,难道不会用同样手段通知其他黑道上的魔头?一旦他们摸到了你这小三子就是那个侠偷义盗黑影,事情就更严重,他们就会向官府告密了。”

  小三着急起来:“那我们怎么办?”

  “依照婷女侠的办法,金蝉脱壳,不是以后,而是马上进行。”

  小神女对穆婷婷说:“姐姐,我现在就看你的了,你几时打发人去侯府?”

  “妹妹,你放心,商议完后,我立刻回去。不到三天,就会有人去古州向你们收买侯府。妹妹,你可要事先放出风声,说侯府遭到不幸,无力支撑,要变卖产业才好。”

  “姐姐,我会的。来收买的人,我们怎么辨认?”

  “这样吧,我用一个铜钱,将它分为两半,你拿一半,我拿一半。三天内有人拿着半边铜钱与你们谈收购之事,那就是我派出去的人了。”穆婷婷说完,掏出一枚铜钱,用手指一分为二,交给了小神女。

  小神女接过半边铜钱说:“姐姐,我在古州等着你派来的人了。”

  “妹妹,说不定到时我也去古州接你们。”

  “这样就更好了。”

  一阵风说:“小丫头,你了结了这一件心事,可以说完全没后顾之忧,放开手脚,与神秘的黑风教人大干一场了。”

  元凤说:“这样一来,小妹妹一下由明处转为暗处,令黑风教的人更难以摸到你们的出没,不知怎样提防你们。”

  一阵风说:“凤女侠,你和子祥在这一段日子,最好别轻易出头露面,不论是黑风教还是回龙寨的人知道了你们的面目都不大好。到时,你们不想卷入这场是非之中也不可能了。”

  闵子祥忙说:“多谢风大侠的提醒,我夫妇俩会注意的。”

  接着,他们又转到了如何制止,化解猫儿山与回龙寨之间的仇杀。正商议时,慕容白飘然而至。穆婷婷感到意外,问:“咦!你怎么也来了?”

  慕容白笑了笑:“因为我接到一份武林帖,不能不赶来了!”他看见了老怪物和小芹又说,“飞叔、芹姨,你们同样也有一份武林帖,我也带来了。”

  老怪物问:“武林帖?什么武林帖的?”

  “是回龙寨发出的武林帖,恳请天下各名门正派侠义人士,共同围剿猫儿山一伙山贼,为武林除害,为黎民百姓除害。”

  小神女、小三子和小苗女毒蜻蜓,可以说是第一次听到这一新鲜事,武林中还有武林帖的。小苗女首先问:“什么是武林帖?慕容白叔叔,能不能让我看看?”

  慕容白一看是小苗女,跟着他又看见了元凤身边的小神女,十分惊喜地说:“呵!小妹妹,你也在这里了?三年多不见,你已经出落成亭亭玉立的少女了!我几乎认不出来!”他跟着对小苗女说,“武林帖,是武林中的一份请帖,没有重大的事发生,一般不轻易发出来。帖中除了邀请我们参加之外,还罗列了猫儿山贼们的种种罪行。毒妹妹,你看吧!”

  慕容白将邀请慕容家的一张帖递给小苗女看,另一张交给了老怪物。小神女问:“它罗列了猫儿山人的什么罪行?”

  “小妹妹,猫儿山贼们的罪行可多了,一共十大条。最后一条,是最近在猫儿山下残杀了丐帮的姚长老和武当派的云道长,是公然藐视名门正派,与武林为敌!”

  小神女和小三子一时愕然惊震了。小三子问:“什么!?姚长老和云道长死了?”小神女问:“他们是死在猫儿山人的手上?”

  “他们是死在猫儿山人的手上了,要不,怎会成为他们的十大罪状之一?”慕容白看了看小三子,一时讶然,“小兄弟,你是……”

  穆婷婷连忙向慕容白眨眨眼皮说:“他就是侯府的侯三少。”

  慕容白会意一笑:“原来是侯三少,古州有名的积善人家,在下失敬了!”

  “他还是我们小妹妹的三哥哩!”

  慕容白略为意外,“哦”了一声,跟着笑了:“那么说,我们的小妹妹就是那武功莫测的侯府三小姐了!”

  小神女说:“慕容哥,你别笑我了!”

  慕容白正想说,穆婷婷说:“你来得太好了,我们正商议猫儿山与回龙寨之事,可是这一份武林帖,却将我们的商议全打乱了!看来这一场仇杀,恐怕是避不了,也制止不了!”

  一阵风说:“的确是制止不了。回龙寨的人邵家父子,早已有吞掉猫儿山的心意,何况他们最近在鹰嘴峡死了那么多的人。初时,我叫化和婷女侠打算前去劝说,邵家父子可能碍于我们的情面,忍气不便动手。现在姚长老和云道长一死,就算回龙寨不出手,丐帮和武当派的人也会盛怒而来。要想制止这一场仇杀,除非我们能很快找出杀害姚长老和云道长的真正凶手出来,才能化解这一场龙虎斗。可是凶手既然有心杀害这两个人,必然做得不留任何手尾,我们也不容易在短短的日子里能查得到。何况在一些名门正派的人眼里,猫儿山始终是黑社会邪道上的人物,在正邪不两立的情绪之下,他们不会相信另有凶手,会大举扫荡猫儿山。就算以后查出真正的凶手是谁,他们也是认为错杀了一些邪道上的人物,是维护正义,为武林除害,一点愧色也不会有的。”

  小神女对元凤说:“凤姨,你快去对宫长老说,叫他们先避开,转移到别的地方去。躲过了这场流血的仇杀,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一阵风说:“小丫头,既然他们广发了武林帖,难道回龙寨的人没想到猫儿山的人会避开、转移吗?凤女侠一去更危险,连凤女侠也会给人盯上了。那么他们夫妇在这里经营了几年的世外桃园,也会卷入了这一场争斗中去了!我叫化看,最好他们在这一段日子里,什么也不理,也别露面。”

  小神女怔了怔:“他们会将古榕村也卷了进去?”

  穆婷婷说:“小妹妹,你别忘了,他们过去都是七煞剑门的人。武林帖中罗列的一条罪状,就指出了宫琼花是以往危害江湖的七煞剑门的长老。而你的祥叔和凤姨,一个是七煞剑门的六爷,一个是信阳一地的堂主,地位比宫琼花更高。让回龙寨和一些名门正派的人知道了,他们不将古榕村毁了?”

  慕容白说:“是呵。我接到武林帖后,就是担心这里有事,所以赶了来。”

  小神女顿了顿说:“那我去猫儿山。”

  元凤说:“你不必去了。你不记得我们在那小山村中商量过的事?宫长老说,要是猫儿山一带有事,他们会将一批人和老幼妇孺,先秘密转移到那个竹林深处的岩洞中去么?大寨只留下一批能征善战的武士据险与敌人周旋,万一守不了,他们就弃了大寨,在猫儿山的深山密林中与敌人捉迷藏玩。何况回龙寨在武林帖里说,半个月后,会齐武林群雄,才大举向猫儿山发难。小妹妹,你还是先回古州,处理好侯府的事要紧,免却了后顾之忧。”

  一阵风说:“不错!不错!我叫化也是这么看法。小丫头,你和小三子先离开这里,赶回古州,我叫化随后也到。”

  “可是这里的事还没有商量好,我……”

  穆婷婷说:“小妹妹,你先走吧,我们商量好之后,我会去告诉你的。”

  一阵风说:“小丫头,你别忘了,我叫化也在这里。”

  “既然这样,那我和三哥先走了。风叔叔,婷姐姐,我可在古州盼望你们哪!”

  于是小神女和小三子告别大家,赶回古州去了。他们在夜幕之中,飞越古州城,悄悄落在侯府内院的楼阁上。古州城中,没人察觉,就连侯府的人,也不知三少和三小姐回来了。

  韦珊珊在楼阁上骤然见两条人影凌空而来,大吃一惊,立刻拔剑,以防万一,喝问:“谁?”可在灯光下定神一看,又惊喜地叫起来:“三妹,三弟,是你们回来了?我还以为是什么不速之客哩!”

  小神女笑着说:“姐姐的警惕性还不错的。”

  小三子问:“姐姐,侯府没事吧?”

  “没事呀,有什么事了?”

  小三子放下心来:“姐姐,没事就好了!我一路上老担心侯府有事发生哩!”

  韦珊珊问:“你们碰到了风叔叔没有?他去寻找你们的。”

  小神女说:“姐姐,我们碰上他了。正因为碰上他,我们才赶了回来,以免姐姐惦记。”

  “那风叔叔呢?他也回来了?他怎么不进来的?”

  小三子说:“姐姐,风叔叔有事,他迟一两天才回来。”

  “哦,风叔叔有什么事了?哎!看我的,你们一回来,我就问七问八的,你们快去梳洗一下,我叫珍姑娘、辛姑娘准备酒菜,为你们洗尘。”

  小神女说:“姐姐,因为我们急于赶回来,半天里不但没吃过东西,连水也没喝上一滴,肚子真的有点饿了。”

  “那你们快去洗洗身子,换过一身衣服,我去为你们准备酒菜。”

  “姐姐,你别惊动了太多的人。对了!章总管呢?他很好吧?”

  “他很好。这一次他从黔北回来,不但为侯府的死难者报了仇,雪了恨,也成为贵州一时的知名人物了,有不少的人前来拜访他。”

  “哦?”小神女一下警惕起来,“是哪些人前来拜访他?”

  “有官府的,有地方上的绅士,还有一些是江湖上的朋友。三妹,三弟,要不要也请标叔进来叙话?”

  “姐姐,不必惊动他了,我们三姐弟要好好地先谈一下。”

  “好!那你们快洗澡。”

  小神女和小三子洗完澡,换去一身脏衣服,恢复了原来三少、三小姐的模样。他们两人在路上化了装回来的,当然,他们所化的装,改的容,是韦珊珊看见过的,不然,韦珊珊怎会一下认出他们来?

  珍姑娘、辛姑娘也将酒菜端上楼阁了。她们一见小神女和小三子,更是惊喜异常。辛姑娘说:“三小姐,三少,你们一去就没音讯的,我们和大小姐莫不日夜惦记着你们。”

  珍姑娘说:“是呀,就连标叔一回来,首先就问你们回来了没有。”

  小神女笑着说:“现在我们回来了,你们不用再挂念了。府中的人都好吗?”

  “三小姐,他们都好,也是日夜惦念三小姐和三少。”

  “好!明天我在大厅上和大家见面。”

  “他们要是知道三小姐和三少回来,心里不知多高兴哩!要不是大小姐吩咐我们先别说出去,恐怕他们都会跑来见三小姐和三少了!”

  这一夜,他们姐妹弟三人,一直在楼阁上欢聚,交谈到深夜。先是谈去猫儿山的经过,最后便谈到侯府今后的去向了。


 

 
分享到:
马化腾,腾讯五兄弟的创业故事1
十跪父母恩1
聪明的农夫女儿1
安妮·莉斯贝
王亶望
东郭先生和狼的故事8
小白兔和小花猪的比赛1
高祖兴 汉业建 至孝平 王莽篡66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