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杜鹃传奇 >> 第七十回 插箭岭上

第七十回 插箭岭上

时间:2014/5/22 17:57:05  点击:2552 次
  东厂受到重创后,收魂星君亲自前往太行山招兵买马,而恒山派也因事要与太行二寇作个了结。一时间,插箭岭上双方展开了厮杀。到底收魂星君的计划能否得逞?请看……

  上回说到小神女说金刚罩的罩门所在要问一阵风才知道。书呆子说:“恐怕风大侠也不知道。”

  小神女问:“哦!?你怎知风叔叔不知道呢?”

  “据在下所知,凡是练这门武功的人,都不近女色。他练此功的罩门,就连传授给他武功的师父也不知道在哪里。也就是说,除了他本人外,世上没任何人知道。”

  “你别小看了风叔叔。他除了武功深奥莫测之外,对武林各派武功的学识,也非常的渊博。他能从对手的招式中看出对手的弱点或致命之处,往往可以一招取对手的性命。但他从不杀人,最多是废其武功而已。我想风叔叔可能知道。”

  “要是他知道就好了,在下就可以将收魂星君干掉。”

  他们边走边说,穿过满城,往西北的太行山而去。太行山是一条由北向南的大山脉,它的北端是小五台山,也是京师的最高峰,南到河南境内,山势起伏连绵数千里,真是山高林密,峰险陡峭。太行二寇,就是以自己的不凡武功,在太行山中神出鬼没,掠杀无数,连武林高手和官兵也奈他们不何。他们与阴山三老有过牙齿印,曾到了水火不相容的地步。东厂原打算招募他们,但他们一听说有阴山三老在,怎么也不愿意去,况且他们对官府的人也不信任。现在阴山三老已死,收魂星君就亲自出马邀请他们。论武功,他们在阴山三老之上,而在雌雄双魔之下。

  小神女他们循着小怪物和婉儿留下的记号,在行人稀少或无人之处,施展轻功赶路,很快来到太行山。就在险要的狼牙山下,蓦然看见一个衣衫褴褛的叫化,横卧在一处山道上。

  棋儿看不清楚,惊叫一声:“怎么有个叫化饿死在山道上?来往的人也真是的,怎么也不做做好心,将他埋了?”

  书呆子连忙喝道:“棋儿,别乱说话!这是风大侠。”他也一时困惑:怎么风大侠睡在山道上了?有什么用意?不会是太行二寇隐藏在狼牙山上吧?

  小神女走上前说:“风叔叔,你别装死了。连墨公子也一眼看出了你,你还装模作样的躺在这里干吗?”

  一阵风一下坐了起来:“谁装死了?我叫化昨夜里奔了一夜的路,躺在这里睡一下不行吗?”

  “风叔叔,就是要睡,也应该找一处阴凉的地方,干吗横卧在来往的山道上?”

  “我叫化喜欢睡在山道上,你管得着吗?”

  书呆子也上前一揖说:“在下拜见风大侠。”

  一阵风瞧着他说:“你这个书呆子,看来一点也不呆,比武林中人的目光还锐利,一下就看出我叫化了?见了一具死尸横在山道上,没半点害怕,不像是一个胆小怕事的读书人呵。”

  书呆子一笑说:“在下已认出了风大侠,还害怕什么?”

  “你怎么不疑心我叫化饿死在这里呢?”

  “风大侠武功盖世,又怎会饿死在这里了?”

  “奇怪了,你怎么跟随大丫头才几天,就变得能说会道了?还会给人戴高帽。”一阵风又转问小神女,“你带了这么一个不会武功的书呆子跑来这里干什么?不觉累赘吗?万一遇上了强人,又没有那个一身剑气的小丫头帮忙,你保护得了他们主仆二人吗?”

  棋儿说:“风大侠,你别小看了我,我也会武功,可以保护我家公子,不会拖累三小姐的。”

  一阵风笑道:“你别说你的功夫了。顶多可以对付一些流氓无赖之徒,遇上了强徒,你能自保已算很不错的了,还想保护你家公子?”

  小神女说:“风叔叔,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进树林里说话好不?”

  “好好!”

  他们进入树林,在一棵大树下坐了下来。小神女问:“风叔叔,你是特意在那山道上等我们?”

  “不错!”

  “你见到小兄弟和婉儿了?”

  “见到了。”

  “他们现在在哪里?”

  “赶去了插箭岭。”

  “插箭岭?他们赶去那里干吗?”

  “因为太行二寇在插箭岭上等候收魂星君的到来。”

  “哦!?那收魂星君现在在哪里?”

  “我叫化打探清楚了。收魂星君一伙十多人,化装成商人,骑着快马,正在易州去涞源山城的路上。”

  小神女故意问:“小兄弟和婉儿赶去插箭岭,是不是他已嗅到杜鹃的气味,跟踪杜鹃而去了插箭岭?”

  “这个,我叫化就不知道了。”

  “那他们不去跟踪收魂星君,赶去插箭岭干吗?”

  “我叫化估计,神秘的杜鹃,极有可能已去了插箭岭。所以他们先赶去那里,暗中盯着杜鹃。”

  “要是杜鹃不去插箭岭,而是在半路上拦截收魂星君,那小兄弟和婉儿不白跑了一趟了?”

  一阵风怔了怔:“不会这么巧吧?”

  “怎么不会?”

  “我叫化和小怪物从京师一直暗暗跟踪他们到了易州涞水县的北部山区,都没有嗅到杜鹃的气味,随后又暗暗跟踪到了紫荆关,才叫小怪物去保定府找你们。这个杜鹃总不会这般的机灵,趁小怪物一走,欺负我叫化鼻子不灵,就去拦截收魂星君吧?”

  小神女一笑:“但愿这个神秘的杜鹃,已经去了插箭岭就好了。”

  “大丫头,你还有什么话要问我叫化?”

  “有又怎样?没有又怎样?”

  “没有,那我们就赶去插箭岭呀。”

  “风叔叔,我还有一件事要问。”

  “什么事?”

  “听说收魂星君练成了一身刀枪不入的金刚罩功夫。”

  “大丫头,不是听说,而是他真的练成了这门功夫。”

  “那怎么才能破他这一门功夫?”

  “最好找到他罩门的地方下手。”

  “风叔叔,你知不知道他的罩门在哪里?”

  “大丫头,你不是想不等杜鹃出现就杀了这个魔头吧?”

  小神女笑道:“我是有这个打算。”

  “你若将他干掉了,那杜鹃还会出现吗?我们过去的辛辛苦苦不就白费了吗?”

  “风叔叔,你真的是不知道,还是不想告诉我?”

  “谁说我叫化不知道?”

  书呆子在旁边一听,不禁万分高兴,但又不敢表露出来,一双眼直望着小神女,希望小神女能使一阵风说出来。小神女又怎会不会意?小神女对一阵风说:“风叔叔,你既然知道,那说呀。”

  “不行!我叫化说了出来,你就会去将这个魔头干掉。”

  “风叔叔,你就是不说,我也有办法干掉他。”

  “你有什么办法了?”

  “我用无形剑,像杀鸡似的,在他脖子上一划,我不信他的铜墙铁皮金刚罩,练到了脖子上,挡得了我的无形剑。”

  “大丫头,他的铜墙铁皮,真的练到了脖子,刀砍不入,剑刺不进,顶多你只能划伤了他的一点皮肉,杀不了他。”

  书呆子在一旁愣着说:“那他不成了神话中所说的孙猴子了?”

  一阵风说:“差不多。”

  小神女说:“差不多?风叔叔,你不是故意在吓唬我吧?”

  “大丫头,你真的要干掉他,等杜鹃出现?”

  “风叔叔,其实,我要干掉他,早已在上次的大海坨山下,就不让他逃跑了。我是以防万一,担心小兄弟和婉儿碰上了他,遭他的毒手。”

  “大丫头,你就是知道了他的罩门所在,恐怕也不易杀得了他。”

  “哦!?为什么?”

  “因为他的罩门,练在不大为人注意的地方,是后脑壳下的玉枕穴上。”

  “什么!?在玉枕穴?”

  一阵风一拍脑袋:“糟了!我叫化怎么将他的罩门说出来了?”

  小神女一笑:“玉枕穴,的确不易为人注意,也不易为人一击而中。武林人士之间的交锋,只注意对手其他要害穴位,什么膻中、气海、百会等等穴位,怎会注意到玉枕穴呵!就是封人穴位,也不会去点他的玉枕穴。”

  “大丫头,你不会去干掉他吧?”

  “风叔叔,你放心。我也想早一点找到那个神秘的杜鹃呀!”

  “这样,我老叫化就放心了。”

  “风叔叔,天色不早了,我们赶路吧。”

  一阵风看了看书呆子主仆二人,说:“你带着他们两个,怎么赶路呵。本来我叫化今夜要赶去插箭岭,他们走得动吗?”

  书呆子说:“风大侠,那你们赶路吧,不用管我了。我在这附近一带,找一处人家住下来就可以,别误了你们的大事。”

  小神女说:“在这深山大野中,将你们留下来,我不放心。”

  一阵风说:“在狼牙山东面不远的地方,有一个小镇,叫什么西北山镇的。大丫头,你就保护他们主仆二人,在那里住下来。我叫化一个人连夜先赶去插箭岭,有什么事,我叫小怪物赶来告诉你们好了。”

  小神女说:“这也好。”

  一阵风摇摇头说:“我叫化真不明白,你带着他们主仆二人来这里干什么。”

  小神女说:“风叔叔,要是我不带着他们,你不担心这书呆子四处乱走动吗?”

  一阵风怔了怔:“他四处乱走动又怎样?”

  “那就会坏了我们追踪杜鹃的大事。”

  “对对!小怪物追来追去,总追到他身上去。大丫头,你怎么不派人送他回老家呢?”

  “他一向好游名山大川,我们总不能像押解犯人似的,押解他回去吧?也不能将他关在一个地方吧?”

  “对,我们是不能这样做。”

  “风叔叔,这就是我带他来的原因。就是我不带他,恐怕他也会跑来这一带走走,那就更会坏了我们大事。”

  “他跑来这一带干什么了?太行山又没有什么出名的风景名胜之地。”

  “好不好玩,我也不知道。风叔叔,你问问墨公子看看。”

  “喂!书呆子,这太行山有什么好玩、好看的地方?”

  书呆子说:“风大侠,太行山好玩好看的地方就多了。先不说太行山东西两边山麓的风景名胜之地,就是太行山……”

  “慢着!慢着!太行山东西两边山麓有什么名胜风景?”

  “风大侠,要数起来,真是数不胜数,如响堂山石窟、响皇宫、苍岩山自然风景、井陉千佛岩、野三坡、十渡、龙门涧、上方山云水洞、石花洞、百花山、灵山、妙峰山等等,就是眼前的狼牙山,也是太行山的景点之一。”

  “书呆子,你没有弄错了?你怎么将百花山、灵山、妙峰山也算进去了?那不是西山的风景名胜吗?”

  “风大侠,其实西山,也是属于太行山东边山麓的一座山峰。”

  “真的!?怎么我叫化没听人说过?”

  “因为风大侠志在人间行侠仗义,对各处山水不大注意。而在下却志在游遍神州各处名山大川,对它们的来历,有所考究。”

  “那太行山上又有什么好看和好玩的地方了?”

  “有,古称太行八陉,就是由京师穿越太行山西去山西省的八条山中交通孔道,其中以娘子关、龙泉关、驿马岭最为险峻。太行山北端的小五台山,以及南端的河南安阳府一带的名胜古迹,都是太行山上好看和好玩的地方。”

  一阵风不由得心服口服,说:“书呆子,在这方面,我叫化算服了你。”

  “不敢,在下不过是多看了一些书而已。”

  “看来,我叫化今后要多跟你到处跑跑,以增长见识。”

  “风大侠见笑了!要是能跟随风大侠,在下十分荣幸。”

  “哎!你别跟随我叫化,你还是跟随我叫化的大丫头吧!不然,你就会沿街讨吃了。对了,这一带又有什么地方好玩的?”

  “有,风大侠所要去的插箭岭的北面不远的驿马岭,就是山中的一座雄关险塞,而涞水北面山区的野三坡,更是一处景色十分醉人的地方。”

  “不错!不错!野三坡的景色十分不错,有什么一线天、海棠峪、嘴鱼泉、龙门峡等等,可惜我叫化为了要跟踪收魂星君,没有心思去观赏游玩。”

  “风大侠,野三坡还有一个与众不同的地方。”

  “哦!?有什么与众不同了?”

  “在下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它是被皇帝封为免除赋税的一处世外桃源,在那里住的百姓,不用当兵纳粮。”

  “真的!?怎么我叫化不知道?怪不得收魂星君带去的那十多个东厂鹰犬,不敢在那里骚扰百姓而悄悄绕过了。”

  小神女说:“看来那里定是对明朝的不知哪一个皇帝有过救命之恩吧,才会有如此的荣幸。”

  一阵风问书呆子:“你就是想去那一带玩玩?”

  “是!”

  “哎!你这几天最好别去。不然,小怪物又会给你弄得晕头转向,找不到杜鹃了。”

  “既然这样,在下只好听从风大侠吩咐了。”

  一阵风对小神女说:“大丫头,我将这个书呆子交给你了。”

  小神女问:“你们不需要我一起追踪杜鹃吗?”

  “不不!你只要看紧这个书呆子就够了,其他的由我们去办。”

  “好吧!那我等着你们的好消息。”小神女心里不禁好笑,明明神秘的杜鹃就在跟前,还去追踪什么呵!但小神女不能说破,她不是不相信一阵风,而是事关重大,杜鹃的身份一旦泄露出去,除了书呆子全家会遭到危险以外,就连书呆子住过的高升客栈,也会受到牵连,坏了幽谷大院在京师的一个落脚点。还是等事情了结后,才向一阵风、小怪物道明。

  只见一阵风身形一闪,便无踪无影。棋儿怔了怔:“风大侠怎么一下就不见了?”

  小神女一笑说:“这就是漠北怪丐一门与众不同的轻功,来时无声,去时无影,宛如一阵轻风掠过。”

  书呆子点点头说:“怪不得人称他为一阵风了,名不虚传。”

  “你神出鬼没的行踪,连他也骗过了,实在不简单啊。”

  书呆子笑了笑:“不管在下怎么神出鬼没,还是逃不过你一双眼睛。”

  “我要不是在大海坨山骤然出手封了你的穴位,还不是让你跑掉?我真不知道你还要瞒我到什么时候。”

  书呆子又向小神女一揖说:“三小姐,在下……”

  “好了!你什么也别说了,我们快到那小镇上,找一户人家住下来吧。那处小镇恐怕没有客栈可投宿。”

  书呆子说:“三小姐,我们不如往狼牙山上走,找一户山里人家住下来不更好?这样,就不怎么引人注意了。”

  “这是你以往的经验吧?怪不得你的行踪无人知道。好,我们就往狼牙山上走。”

  是夜,他们就投宿在狼牙山半山腰的一处人家住了下来。小神女问书呆子:“现在你已经知道收魂星君的罩门所在,有没有信心干掉他?”

  书呆子点点头说:“有!”

  “你打算怎么干掉他?一般来说,玉枕穴是极不易为人所击,他必然守护得十分严密。”

  “在下首先麻痹他。”

  “对!我与他交锋时,会装着不知道他的罩门在何处,一味攻他正面的要害部位,令他麻痹大意,然后出其不意,骤然闪到他的身后,直击他的玉枕穴。罩门一破,那他什么金刚罩功夫也没用了。”

  “要是你不知道他的罩门所在怎么办?”

  “那在下只好去洛阳走一趟了。”

  “你去洛阳干吗?”

  “拜访不知老人,向他请教。”

  小神女大为惊讶:“以往你知道对手的行踪,武功套路和生活特性,都是向不知老人打听的?”

  “对!大部分都是从他口中得知。”

  “那你花掉了多少银两?”

  “在下一分钱也没有花。”

  小神女更讶然了:“一分钱没花?她白白告诉了你?”

  “因为在下不但对他有过救命之恩,而且也向他提供过消息,甚至比他告诉我的还多,他一点也不吃亏。”

  “那他知道你的真面目?”

  “不知道,我在他面前出现的只是一团黑影。但她十分熟悉在下的苍老声音,而且她也从来不问我是什么人。”

  “那她的面目你知道?”

  “知道!”

  “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

  “一个三四十岁的中年妇女,但却练就了不凡的口技,装什么声音都像,江湖上没人知道她的真面目。她跟在下一样,也是一个十分神秘的人物,武功也十分的上乘,不然,东厂的人,早将她抓去或干掉了。江湖上的魔头人物,对她更恨之入骨,但又奈她不何。”

  “你怎么对她有过救命之恩?”

  “大概在三四年前,有一次在下经过伏牛山,看见一位中年妇女遭一伙黑道上人物的追杀。尽管她武功极好,但寡不敌众,所以在下出手救了她。正要转身离去时,她一下拦住了在下说:‘大恩不言谢,我也不想知道你是什么人。要是你想知道江湖上任何人或任何事,你到洛阳找不知老人,她会一分钱也不收取就告诉你。’当时我不知道她是什么人,但忽然灵机一动问:‘你不会就是不知老人吧?’她一笑说:‘我是什么人你别问,正像我也不想知道阁下是什么人,但愿我们后会有期。’说完,她反而先走了。”

  “你当时是什么打扮?”

  “是只露出眼睛的黑袍怪人。”

  “那她以后怎么知道你去问她了?”

  “我只说出黑袍老人她知道了,而且我说话的声音,她一听就听得出来。”

  “原来这样。现在你打算在哪里干掉收魂星君?赶去插箭岭?”

  书呆子摇摇头说:“插箭岭上有小怪物和风大侠在,会令我无法专心,而且插箭岭也不是干掉这魔君的好地方。”

  “那你打算在什么地方,什么时候向他下手?”

  “最好等他招募了太行二寇,高高兴兴回京师时,必定疏忽大意,然后我在半路上突然袭击,杀他个措手不及。”

  小神女说:“这样看来,我们只好在狼牙山多呆两天,等候小兄弟和婉儿的消息了。”

  当小神女和书呆子正在狼牙山上欣赏险峻山峰和自然美景时,插箭岭却发生了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

  插箭岭不是一处山岭的名称,它是白石山西北面山脚下的一个小镇,离涞源县城三十里左右。整个涞源县都在太行山中,是名副其实的山城。谁也想不到纵横太行山上、杀人越货无数的太行二寇,竟然藏身在这小镇边一座深宅大院中,是小镇上一户有钱的人家。这户所谓富有的人家,家中的金银珠宝,哪怕是一文钱,都沾满了无辜人的血。

  收魂星君到了涞源县城,首先打发手下两名鹰犬,去小镇上与太行二寇接头,交谈招募之事。正在他们交谈时,突然有两人从门外横飞了进来,“噼啪”一声摔在大厅之上,太行二寇和东厂鹰犬一下惊得从座椅上跳了起来。太行二寇一看,死的人原来是自己的两个手下。太行二寇还以为是东厂的人不守信用,以招募为名,派人来捉拿自己。

  太行二寇正在惊疑时,太厅上又出现三个一身出家人装束的人。定神一看,又怔住了,来人竟然是恒山派掌门圆圆师太和她的两名女弟子,太行二寇不禁脱口而出:“是你们?”

  圆圆师太冷冷地说:“你们两个别去了,还是到西天去在佛祖面前忏悔认罪吧!”

  东厂两个鹰犬一见是恒山派的掌门圆圆师太,知道她是北方武林首屈一指的人物,在武林声望极高,连忙拱手说:“圆圆师太,有话慢慢说,千万别动刀剑。”

  圆圆师太看了他们一眼:“你们是东厂的人?”

  “是!”

  圆圆师太不想招惹官府的人,便说:“这里没有两位之事,你们请回吧!”

  一鹰犬说:“可是……”

  圆圆师太打断他说:“别可是了,这是我们江湖上的恩怨,由江湖规矩来了结,你们还是别插手为好。”

  “师太,他们两位就快成为我们东厂的人了,我们也不想与恒山派结怨。望师太放过他们,我们感激不尽。”

  由于恒山派在北方武林中威望甚高,东厂又正在多事之秋,不想与恒山派结怨。要是其他武林中人前来找太行二寇的麻烦,恐怕他们早已出手了,哪里容得了别人对东厂这样不敬?而且还可以在太行二寇面前立威。

  “老尼不太明白,太行二寇是官府通缉的大盗,怎么东厂竟然招纳这么两个杀人无数、血债累累的大盗了?这不坏了官府的名声?叫天下百姓怎么看东厂?”

  两个东厂鹰犬心想:我们东厂要的人,管他百姓不百姓?老子二人,过去何尝不是大盗?但他们不敢说出来,只好婉转地说:“师太,既然他们是官府通缉的人,那交给我们带回东厂,由我们督爷去处置好了,师太不必费心。”

  圆圆师太说:“这两个大盗,本来老尼不应插手,可是他们竟然在恒山附近血洗了一支商队,还杀了我们恒山派的弟子,老尼就不能不管了。两位还是尽快离开这里为好,何况他们现在还不是你们东厂的人,得按我们江湖规矩办事,杀人偿命,血债血还。”圆圆师太又冷冷望着太行二寇,“你们想怎样死法?要老尼动手,还是自行了断?要是自行了断,老尼还可以放过这贼窝里的其他人,不然,别怪老尼将这贼窝连根拔掉。”

  太行二寇听了不禁大怒,感到在恒山派面前这样示弱,摇尾求怜,就是到了东厂,也抬不起头,说道:“老尼姑,你以为我们兄弟怕了你不成?别说我们兄弟在恒山杀人越货,老子们还想铲平你们恒山派,令悬空寺灰飞烟灭,永远在江湖上除名。”

  这两个太行大盗也不能不这样。因为恒山派前来的目的,就是要取他们的性命,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他们只是不明白,恒山派的人,怎么能找到自己这个不为人知的老巢了?会不会是东厂人的行踪,给恒山派的人发现了,暗暗跟踪前来?

  太行二寇没有估计错。圆圆师太她们一直在太行山中寻找这两个大盗的踪迹,一次偶然的机会,打探到东厂派人来招募这两个大盗,便暗暗跟踪而来。而一阵风、小怪物和婉儿,也尾随而至,当然他们的目的不是为了这两个大盗,而是想看看他们所追踪的杜鹃会不会出现。在插箭岭一带,小怪物始终找不到杜鹃,只好耐心等候,盯着东厂的人不放。

  婉儿当然知道,所谓神秘的杜鹃,现在不会在插箭岭出现,因为他就在三姐姐的身边。她听从小神女的叮嘱,装着什么也不知道,跟着小怪物在这一带跑动。她心里也十分好奇,想看看书呆子怎样收拾收魂星君而不为一阵风、小怪物追踪到。

  婉儿和小怪物悄然藏在这大厅一处隐蔽横梁上,注视着大厅的一切。

  太行二寇对东厂的鹰犬说:“你们也别插手,让我们与老尼决一生死。她想要我们自刎,没那么容易。”

  圆圆师太点点头说:“很好!老尼要是败在你们两人的手上,也无话可说。”她又对两位弟子说,“你们看住,不准任何人插手,也别让这两个大盗逃跑。”

  “是,师父。”

  两位女尼倚剑退到一边。这两个恒山派弟子,显然是武林中的一流用剑高手,不然,圆圆师太就不会带她们来闯这龙潭虎穴了。

  东厂鹰犬见双方都这样说,对视了一眼,也退到一边去。

  圆圆师太不用剑,只用手中的拂尘。她将恒山派的上乘剑法,几乎全部融入拂尘中,既有恒山一派剑法的精髓,也有拂尘特殊的打法和招式。圆圆师太将拂尘抖了抖说:“你们出手吧!”

  太行二寇再也不答话,对望了一眼,心中自有默契,双刀一齐向圆圆师太头顶劈来。圆圆师太略为一闪,拂尘轻轻一抖,便将太行二寇来势凶猛的双刀,拂到一边去。

  太行二寇自然不是泛泛之辈,在黑道上,他们是北方一带一流的高手,武功在阴山三老之上,单打独斗,阴山三老不是他们的对手,不然,他们不能在太行山上纵横十多年了。

  他们见双刀为拂尘的劲风震偏,反应也是十分的敏捷。他们也不奢望一招就能劈得了老尼姑,所以一击落空后,一个跃开,一个收刀反击。他们是攻中有防,防中有攻,在以往与高手交锋中,莫不靠此取胜。

  转眼之间,他们刀来拂往已交锋了十多个回合,谁也占不了上风。从功力来看,圆圆师太稍胜一筹,因为她是一人独战二寇,仍能从容应付,游刃有余。但她也暗暗惊讶,想不到太行二寇能与自己交手十多招,而不现败象。要是别的黑道高手,早已命丧在她的拂尘之下了。

  两个东厂鹰犬在一旁也看得愣住了。无疑,太行二寇的武功比自己高出了许多,怪不得收魂星君要亲自前来邀请他们加入。他们的武功不在收魂星君之下。

  双方又拆了十多招后,太行二寇渐露败迹了。只听得“嘶”的一声,一人的衣袖为圆圆师太的拂尘撕下一大片来,另一人的大腿也同时为拂尘扫伤了皮肉。看到主人落败,太行二寇的手下不顾主人的吩咐,立刻拔刀,一拥而上,围攻圆圆师太。

  恒山派两位女尼一见,也挥剑而上。而大厅屏风后又有十多个山贼涌了出来。大厅一下子变成了一片混战的场面。东厂的鹰犬,也趁机卷入了战斗,联手围攻圆圆师太。他们不能让恒山派的人杀掉太行二寇,不然,回去不知怎样向收魂星君复命。

  婉儿一直伏在大厅横梁上,问小怪物:“我们出手相助师太吧?”

  小怪物说:“我们不等杜鹃出现吗?”

  “还等什么呀!你看看,圆圆师太虽然还没什么,但那两个尼姑已十分危险了。”

  的确,尽管两位尼姑已重伤了四五个山贼,但对着这群不顾死活的亡命之徒,两位尼姑已是被动应战了。这伙山贼得意地叫着:“活捉她们,将她们玩够了,才送她们上西天。”

  “对对!剥光了衣服,让那个老尼姑看看。”

  婉儿急了:“你下不下去的?”

  “等下再说。”“要等你等去,我去了。”婉儿纵身跃下,人到剑出,先放倒了两个最凶恶的贼人,接着又挑翻了两个。

  小怪物也从横梁上飞了下来,以幻影魔掌之功,迅速将最靠近尼姑的两个山贼打发了。他们两人的突然出现,顿时解了恒山派两位女尼的困境。

  “哥,这里就交给你啦,我去助圆圆师太。”

  小怪物一边与三个山贼交手,一边说:“去吧!去吧!这边有我行了。”

  两位女尼十分恼怒这一群山贼刚才的出言轻薄,剑下更不留情,已将这七八个贼子杀得死的死,伤的伤。有两三个贼子见势不妙,拔腿逃离了大厅。

  婉儿跃入了太行二寇、东厂鹰犬与圆圆师太交锋的圈子,以一招西门剑法逼退了太行二寇和东厂鹰犬,说:“你们四个牛高马大,战圆圆师太一个人,不害臊吗?”

  圆圆师太一看前来相助自己的,竟然是分别才几天的慕容婉儿,十分的惊讶:“小女侠,你怎么也赶来了?”

  婉儿说:“师太,我也是为追踪这杀人越货的太行二寇,只是师太比我早来了一步。”

  刚才太行二寇和两个鹰犬联手围攻圆圆师太,已稳操胜算。而另一边,自己的手下也将两个尼姑杀得手忙脚乱,可谓形势大好,可是突然杀出这一对小男女,转眼之间,形势完全倒转了过来。这小丫头的出剑不但奇快,招式更是深奥莫测,一招就逼退了四人,太行二寇惊愕地问:“你是什么人?我们与你有什么仇恨?”

  婉儿说:“你们与我的仇恨可大了!你们知不知道,你们血洗那一支商队中有我的什么人?”

  “什么人?”

  “我的两位叔叔和兄长。你们说,我们之间的仇恨大不大?”

  “你想怎样?”

  “还用问吗?当然是血债血偿了,我要你们颈上两颗人头。”

  “小丫头,你有多大的本事,敢要我们的人头?”

  “对不起,你们的人头我是要定了。”婉儿对圆圆师太说,“师太,他们两个是我的仇人,你交给我吧,好不好?”

  圆圆师太见婉儿剑法精奇,点点头说:“小女侠,那你小心了。”

  “师太放心,至于那两个贼子……”婉儿指着东厂两个鹰犬说,“就交给师太你了。”

  “好!”

  婉儿对太行二寇说:“你们是负隅顽抗呢,还是伸长脖子让我砍?”

  太行二寇见婉儿是一个黄毛丫头,武功未必高过圆圆师太,刚才的那一剑,不过是来得突然,自己未防备而已,于是便气冲冲地提刀就向婉儿劈来。婉儿以狸猫身法闪过他们的几招后,便出剑反击。

  另一边,圆圆师太再与东厂鹰犬交起手来。他们的武功,不及太行二寇,圆圆师太只出手三招,两鹰犬便招架不住了。圆圆师太不想与官府结怨,便手下留情,对他们说:“你们现在想走还来得及,否则,休怪老尼了。”

  此时东厂鹰犬看到太行二寇中有一个已经被婉儿放倒,便说:“好,我们走!”他们再也不管太行二寇的事了,想管也无能为力,于是纵身而去。也在这时,婉儿又打发掉另一寇,结束了太行二寇在太行山中横行十多年的罪恶历史,从此在江湖上永远除名。

  而小怪物那边,他和两位恒山弟子,早已结束了战事。这个贼窝几乎是尸横遍地,逃生不过两三个。圆圆师太多谢婉儿的出手相助,婉儿说:“师太,你千万别这样说,除恶扬善,不但是佛门的宗旨,也是我们武林中人应有的天职。”

  圆圆师太望着小怪物一张笑嘻嘻的脸,问:“小施主武功非凡,却又不是慕容世家的武功,小施主是——”

  小怪物眨眨眼说:“我是小怪物。”

  圆圆师太愕然:“小施主怎会有这样的绰号?”

  婉儿说:“师太,他是点苍派的少掌门万里飘。”

  圆圆师太一怔:“原来是点苍派的少掌门,老尼失敬了。怪不得有如此非凡的武功。”

  小怪物说:“师太,千万别这样说。师太还是叫我为小怪物好,我听了也舒服。”

  圆圆师太一笑:“看来少掌门有乃祖的作风,那老尼也不客气了。”随后圆圆师太又问了有关小神女之事,便带了两名弟子告辞而去。

  圆圆师太一走,婉儿问小怪物:“现在我们怎么办?”

  “我们先四处搜索,将贼窝里的金银珠宝全收起来,然后一把火烧了,以防以后的山贼、土匪占据。”

  “你这样做,同山贼、土匪有什么不同了?不也是一样在杀人放火,掠夺金银吗?”

  “喂!你是不是糊涂了?我们的行为,怎能与山贼土匪混为一谈了?我们将贼窝里的金银珠宝收起来,拿去救济老百姓,又不是自己占有。不然,它们全葬身火海之中,不白白浪费吗?”

  婉儿感到小怪物说的有道理。于是,他俩一起将贼窝抢劫得来的金银珠宝全收了起来,打成了两个大包袱,然后一把火把太行二寇的贼窝连同他们的尸体烧了,没多久就化为灰烬。

  婉儿和小怪物刚离开贼窝不远,迎面就碰上了一阵风。一阵风一见他们各背了一个沉甸甸的包袱,愕然地问:“什么!?你们两个也干起了打家劫舍、杀人放火的勾当了?”

  婉儿说:“风叔叔,你别误会,我们是不想这些金银珠宝给大火毁了。拿去派给穷苦的百姓不好吗?”

  一阵风说:“好是好,我叫化问你们,你们还想不想追踪杜鹃?”

  小怪物说:“当然想呀!”

  “你们杀了太行二寇,火烧了贼窝,神秘的杜鹃还会出现吗?”

  婉儿说:“风叔叔,我们总不能见恒山派有危险而不出手相助吧?”

  小怪物却说:“风叔叔,你别吓我们。我们杀的是太行二寇,又不是东厂的收魂星君,杜鹃怎会不出现?”

  婉儿又说:“是呀!我想杜鹃一定会出现,因为收魂星君是他追杀令中要杀的人呀!他不出现行吗?”

  “有你们在这里,他会出现吗?”

  “我们来了京师,他不是照样在京师出现?风叔叔,你别将杜鹃小看了,越是有我们在,他越是会来,不然,怎显得杜鹃神秘莫测,胆识过人?”

  “你这个小丫头,好像挺了解杜鹃。”

  婉儿笑道:“我当然了解啦!我跟踪了杜鹃前后有三年,还有不了解的吗?”

  “好好,小丫头,你说,我们去哪里等着杜鹃才好?”

  “当然是去涞源县城了。收魂星君不是在那里吗?”

  “你们两个,各背了这么大包金银珠宝,进了县城,不怕引人注意?”

  婉儿一想也是,问小怪物怎么办。小怪物想了一下说:“我们不如就地将它埋了吧,以后再来取。”

  “这好吗?”

  “有什么不好?你不放心?”

  一阵风说:“你们交给我吧,我有办法将它收藏好,就是以后用起来也方便。”

  婉儿问:“你有什么好办法?”

  “我叫化连夜赶去京师,将它交给墨燕斋古玩店,叫墨燕斋老板开几张银票给我带回来给你们,以后你们用起来不就方便了?”

  小怪物说:“风叔叔,你不会将这两包金银珠宝骗走了吧?”

  “嗨!你这小怪物,当我叫化是什么人了。别说是两包金银珠宝,就是皇宫里的奇珍异宝,我叫化也不看在眼里。”

  婉儿也说:“你也真是,墨燕斋古玩店,我慕容家也有份,风叔叔怎会骗我们了?”

  小怪物说:“风叔叔,我是跟你说笑的,你别生气呀!”

  “我叫化不生气是假的。”

  婉儿说:“风叔叔,你不会这般小气吧?”

  小怪物连忙说:“风叔叔,我说错了,向你认错总可以了吧?这样吧,这两大包金银珠宝你拿去,给不给回我们银票,我也不在乎。”

  “嗯!这还差不多。那我叫化将这两大包金银珠宝拿走了,你们在县城里等我叫化回来。”一阵风说完,便提起两大包袱闪身往东而去。

  小怪物呆呆地望着一阵风走的方向,婉儿催着他说:“你还看什么的,我们走呀!你不是想在这一带等候杜鹃的出现吧?”

  “我是这么想。”

  “你是不是犯傻了,太行二寇已死,杜鹃还跑来这里干吗?杜鹃要杀的是收魂星君,说不定这时杜鹃已在县城里出现了。”

  小怪物愣了愣:“不会这么巧吧?”

  “那你去不去?”

  “好好,我们快赶去县城。”

  于是小怪物和婉儿便起程赶回县城,还在收魂星君所落脚的客栈里住下,监视收魂星君的动静。

  收魂星君以京师富商的身份把这间客栈整整一排的房间全包了下来,任何闲杂人等都不能接近他住的房间半步,就是店小二也不能接近。这时,去插箭岭接头的两个鹰犬失魂落魄赶回来了,向收魂星君报告插箭岭的情况。收魂星君一听呆住了!问:“什么!?太行二寇死了?”

  鹰犬说:“他们最后有没有死,属下不知道。但属下离开时,太行二寇其中的一个,已倒在地上,看来已无生还的希望。太行二寇手下的弟兄,几乎全死在恒山派剑下,逃生不过两三人。”

  “这两个不中用的东西,怎会去招惹恒山派的人了?”

  两个鹰犬将当时的情况一说,收魂星君将桌一拍:“这两个家伙,太胆大妄为了。洗劫了商队,还杀害了恒山派的一名弟子,圆圆师太这个老尼姑怎会不找他们算账?”

  “收爷,现在我们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我们只好明天赶回京师,如实向九千岁禀报。”

  小怪物和婉儿伏在暗处听到了收魂星君这一句话,婉儿一怔,问小怪物:“明天他回去了,我们怎么办?”

  “我们当然是暗暗跟踪了。”

  “杜鹃知不知道这魔头突然离开这里。”

  “这我怎么知道?”

  “不行,我得去找三姐姐去。”婉儿言外之意,是想告诉书呆子,收魂星君的行踪,好去追杀,但又不能明说出来。

  小怪物说:“告诉三姐又有什么用,你不会叫三姐去杀了这个魔头吧?那神秘的杜鹃,更不会出现了。要杀这个魔君,凭我们两人就可以杀了他们,用不了三姐出面。”

  “不不,我们还是赶去狼牙山告诉三姐姐的好。”

  “我们去了,那这魔头谁跟踪了?万一我们去找三姐的时候,杜鹃一下出现,我们不又错过了?”

  “要不,我一个人赶去狼牙山找三姐姐,你留下来。”

  “你一个人去,我能放心吗?你又没有我这样奇特的鼻子,狼牙山一带这么大,你怎样找呵。最怕你找不到三姐,连你也走失了,那我怎么办?”

  婉儿怔住了:“这个,这个……”

  “别这个那个了,我们就是要去找三姐,也只有等风叔叔回来再说。”

  “风叔叔今夜里会赶回来吗?”

  “对风叔叔来说,京师一点也不远。一炷香的时间,他就可以赶回来。除非他半路上发生了意外,不然,他一定会赶回来。”

  正说着,一阵风在他们身后悄然出现:“你们在说我叫化什么了?不是疑心我拐带你们的金银珠宝,溜之大吉吧?”

  婉儿一见一阵风回来,心头像放下一块大石一样,吁了一口大气说:“风叔叔,你终于回来了,不然我真不知怎样办。”

  小怪物说:“哎!风叔叔,那是你说的,我们可没有疑心你!”

  一阵风问:“小丫头,出了什么事?”

  “风叔叔,收魂星君明天要离开这里,赶回京师去。”

  “太行二寇一死,我叫化就知道他明天一定会赶回京师,因为他留下没有用。这事怎会令你们这么为难呢?”

  婉儿说:“风叔叔,我想去找三姐姐,将这事告诉她,但飘哥不放心我一个人去。两个人同去吧,又担心这魔头没人跟踪。”

  “原来这样,好!你们去找那个大丫头吧,我叫化跟踪这魔头好了。”

  婉儿说:“风叔叔,我多谢你啦!”

  小怪物却问:“风叔叔,那两包金银珠宝的事……”

  “我叫化全交给墨燕斋了,他给了我叫化几十张银票。”

  “那银票呢?”

  一阵风摸摸怀中,又拍拍衣服,突然说:“不好,我叫化将它丢失了。”

  “什么!?丢了?风叔叔,你不是在逗我们吧?”

  “我叫化走得匆忙,真的丢失了,我叫化得回去找。”

  婉儿说:“路这么远,又是黑夜,风叔叔,你怎么找啦?别去了,丢了就丢了吧,反正它是贼赃。”

  “你这小丫头说得轻巧,你知不知值多少银两?”

  “值多少?”

  “没有一万两,也有九千多两。这么多银两,你小丫头不心痛,我叫化心痛。”

  “风叔叔,丢了也没有办法呀!”

  “我叫化临进城时,摸摸银票还在,怎么进了客栈,一下就不见了?”一阵风望望小怪物,“是不是你偷去了?”

  小怪物叫起来:“你丢了我们的银两,不怪自己不小心,反而诬陷起我来,世上有这样的理吗?”

  “因为我叫化不能不疑心。”

  婉儿问:“风叔叔,你疑心什么了?”

  “你这小丫头不关心金银珠宝的事,可是他却偏偏关心。当我说丢了,他又故意说我叫化在逗他。不是他偷去了,会有这样的表现吗?不行,你这个小怪物,得让我叫化搜下你的身,看银票在不在你身上。”

  婉儿也带着怀疑的目光问小怪物:“你不是在戏弄风叔叔吧?银票是不是你偷去了?”

  小怪物叫起苦来:“四妹,怎么你也不相信我?”

  “谁叫你以往喜欢捉弄人,我能相信你吗?你偷了就说出来吧。”

  “我真的没偷啊!好,风叔叔,你来搜身好了,搜不出来,你不但要赔我们九千两银子,更要赔偿我的名誉。”

  一阵风说:“好,我来搜。”一阵风真的在小怪物身上东摸摸西摸摸,一下真的从小怪物身上搜出了十多张银票,不多不少,刚好是九千三百两银票。

  小怪物这下真的傻了眼,婉儿更埋怨起来:“飘哥,你也真是,现在是什么时候了,你还在戏弄风叔叔。”

  一阵风笑道:“小怪物,你现在还有何话可说,不用我叫化赔银两吧?也不用我叫化赔你的名誉了吧?你是个名副其实的小偷。”

  小怪物突然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对一阵风一揖说:“风叔叔,我小叫化算是服了你了。我自问我怎么古灵精怪,也不及你,求你别再捉弄我了。”

  “那你今后还敢不敢捉弄我叫化?”

  “我小怪物今后就是捉弄天王老子,也不敢再捉弄风叔叔你了。”

  “好,今后,也不准你捉弄我这个小丫头,不然,我叫化会令你招来不白之冤。”

  婉儿越听越糊涂:“你们两个,到底是怎么回事?飘哥,你到底有没有偷风叔叔身上的银票?”

  一阵风耸耸肩,摊摊手说:“他偷没偷我叫化就不知道了。”

  小怪物说:“四妹,我们走吧。总之,我今后怕了风叔叔,也不敢再捉弄你了。”

  “你还想捉弄我呀。”

  说完,婉儿跟随小怪物连夜离开了县城,黎明时分,他们在狼牙山半山腰的树林里,嗅到了书呆子和小神女身上留下来的气味,很快就找到了小神女。

  婉儿一见到小神女,像不见了多年的亲人一样,一下扑到了小神女怀中,埋怨道:“三姐姐,你怎么会住到狼牙山上来了,我和飘哥还去那个什么小镇上去找你哩。”

  小神女抚摸着婉儿的秀发说:“四妹,你们连夜从插箭岭赶来这里,大概是发生了什么事吧?”

  “三姐姐,太行二寇已经死了。”

  “哦!?他们怎么死的?是不是他们不答应东厂的招募,收魂星君将他们杀了?”

  “不是。是我将他们杀了。”

  “四妹,你干吗将他们杀了?怕他们去东厂增加了阉贼魏忠贤的实力?”

  婉儿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小神女说:“原来这样,他们真是自作孽,不可活。那杀了他们,收魂星君作何打算?”

  “他们今天就要赶回京师。所以我们才连夜赶来告诉三姐姐。咦!墨公子呢?他不在三姐姐身边,又跑去哪里了?”其实婉儿急于连夜赶来,主要是想告知书呆子,别再去插箭岭。

  小怪物又担心起来:“他不会跑去收魂星君回京师的道路上吧?”

  小神女一笑:“他哪里也没去,只是在里面睡觉未醒而已。小兄弟,有我在,他还能乱跑动吗?”

  “这样,我就放心了。”

  婉儿说:“这个书呆子真能睡,好像一点也不关心似的。”

  小怪物问:“这个书呆子关心什么了?”

  婉儿看了小神女一下:“他只会四处游山玩水呀,还会关心什么?”

  “嗨!游山玩水有什么好关心的,就是去玩,也用不着一大早就出门去玩吧?对了,三姐,近来这个书呆子去过什么地方玩了?”

  小神女说:“他什么地方也没去,只是上过狼牙山玩。不过,他一直想去房山县拒马河的十渡和涞水县北面山区的野三坡走走。”

  小怪物一怔:“什么!?野三坡?”

  “哦!?小兄弟,你也知道野三坡是一处景色迷人的地方?”

  “我不知道,也不管它风景迷不迷人,但我却知道,这是收魂星君回京师必经之地。三姐,你千万别让他去,不然,又害得我追来追去,又追到这书呆子了。”

  小神女说:“小兄弟,你能肯定神秘的杜鹃,会在那一带出现?”

  “杜鹃要杀收魂星君,当然就会在那一条道上出现,他总不会等收魂星君回到京师才下手吧?那不更困难了?”

  “好好,小兄弟,那我暂时不让他去野三坡一带了。等杜鹃干掉了收魂星君再去。

  “三姐姐,那我现在赶回去。”小怪物说完,又对婉儿说,“我们走吧,与风叔叔早一点会合。”

  小神女问:“你们马上要走?不吃点东西,休息一会再走?”

  “不了,我担心收魂星君一出涞源县城,杜鹃就会出现。风叔叔一个人跟踪不了这机智过人的杜鹃。”

  “小兄弟说的也是。那你们走吧。”

  婉儿说:“我想不去了。”

  小怪物一怔:“你怎么不去了?”

  “我想跟三姐姐在一起。跟踪杜鹃,有你和风叔叔已够了,我还是跟随三姐姐的好。而且,我和三姐姐从这里北上,可以拦截收魂星君这一伙人,不更好吗?要是杜鹃出现了,我们还可以拦截杜鹃,令杜鹃跑不了。”

  小神女怎不明白婉儿的心意?她不想陪小怪物四处瞎跑。便说:“这样也好,让四妹跟随我。你走后,我安排墨公子在这一带住下来后,便马上北上,在回京师的路上拦截那个魔头,不能让他们跑回京师继续为恶。杜鹃出现了,我们前后会合,到时我想看看,杜鹃还能跑到哪里去。”

  小怪物虽然不愿意和婉儿分开,但又不能硬要婉儿跟自己走,自己更不能留下来,只好说:“那我一个人去和风叔叔会合了。”说着,将那十多张银票交给了婉儿:“这些银票,你收藏吧,我带着它会不小心丢失的。”

  小神女一看,惊讶地问:“你从哪里弄来这么多银票?不会是从钱庄里偷的吧?”

  小怪物说:“这是从太行二寇的贼窝里得到的,不是偷。”小怪物说完,便闪身而去了。小神女问婉儿:“四妹,这是怎么回事?”

  婉儿将经过一说,小神女说:“小兄弟这样做也没有错,那我们用这一笔钱,沿途救济那些孤儿寡妇和一些年老无依靠的人吧。”

  小怪物走后,书呆子墨滴也从屋里走了出来。婉儿问:“哦!?你醒过来了?”

  “在下醒过来了。”

  “我们刚才的说话,你听到了没有?”

  “在下听得一清二楚。”

  “你在屋子里偷听我们的谈话呀?”

  书呆子笑了笑,算是默认。婉儿说:“我明白了,你在京师和我们住在一起,也是这样偷听我们说话,从而知道我们的行踪,所以能避开我们,能够神出鬼没。是不是?”

  小神女含笑道:“四妹,这还用问吗?枉我们还当他是一个呆头呆脑、不会武功的书呆子,他却一直在扮猪吃老虎,来戏弄我们。”

  “三姐姐,等京师之事一了,我们该怎样惩罚他?”

  “四妹,惩罚他的事以后再说。”小神女问书呆子,“现在你已经知道这魔头一伙人的行踪了,打算如何行动?”

  “在下早已盘算好了。”


 

 
分享到:
名妓李师师相会宋徽宗时床底藏男人
拇指姑娘
越南战争后美国性解放疯狂自拍照1
小和尚怎样成为学霸,老师父这样秒回答1
小脚女人
揭密风流乾隆与香妃的情感生活
诸葛亮为何对丑妻黄硕忠贞不二
古代哪些妓女生活过得像女明星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