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杜鹃传奇 >> 第二十八回 杜鹃出现

第二十八回 杜鹃出现

时间:2014/5/22 14:21:37  点击:3011 次
  上回说到婉儿停下来说,我们别跑了!将他们打发掉!小怪物说:“好呀!我正憋了一肚子的气,没处发作,这四个不识相的鹰犬既然追来,正好发在他们的身上了!来!我们戴上鬼面具,先吓唬一下他们。”

  婉儿戴上鬼面具的目的,不是为了吓人,而是担心在交锋之中,杀不了敌人,让敌人逃了,反而暴露了自己的真面目。她说:“你别尽想到吓人,应要杀了他们,这可不是闹着玩的!知道吗?”

  “知道!知道!我好久没有杀过人了!”小怪物的为人,不论在任何场合之下,都喜欢捉弄人。别人是将娱乐寄于工作中,忘掉了疲劳和辛苦,而他将嬉戏寄于生死搏斗之中,简直是不知畏惧。

  这紧紧追来的四位东厂一流高手,除了奉头儿的命令外,更是恼怒小怪物和婉儿竟敢来犯自己的尊严,敢窥探从来没有人敢探听的东厂在成都的禁地,那是非杀不可!他们不但轻功好,就是用的兵器,也是奇门的兵器,一个用的是套在手臂上的侧刀;一个用的是套在手腕上的链子刀,在二三丈之内可倏然飞刀杀人,然后又收回来;一个用的是九节链子钢鞭;最后一个用的却是爪子般的兵器。奇门兵器,武功套路自然是邪门,与一般的刀枪剑戟迥然不同,奇异非常。他们在月下见小怪物和婉儿停下来不走了。的确,小怪物和婉儿走到这里,前面是一条激流,也无路可走了。他们一看便狞笑起来,从三面一下包围了小怪物和婉儿:“你们两个这下可逃不了啦吧?快跪下来受死,我们可以给你们一个全尸!”

  使链子钢鞭的人问:“说!谁叫你们来踩盘子?”

  可是,当他们在月下骤然看见两个鬼脸儿的小矮人时,又一下惊愕了,问:“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小怪物说:“我们是你们的小祖宗呀!你们怎么不记得了?”

  “什么!?小祖宗?”

  “是呀!你们连祖宗也忘记了!还居然敢叫我们跪下来受死?你们太忤逆不孝了!不怕遭报应么?”

  使链子刀的人骤然一刀飞过来,直取小怪物,吼道:“老子先叫你去死!”

  小怪物和婉儿双双闪开,小怪物人在空中说:“好呀!你敢真的杀你祖宗爷了!我不带你去见阎王是不行了!”话落人也到了他的跟前,“呼”一掌地拍出,这既是幻影,也是魔掌,说有多快就有多快。这个使链子刀的也是身经百战的一流高手,不但人跃开,他手腕一抖,刀也转飞回来,几乎从小怪物的身后直插进小怪物的背脊。小怪物又是凌空飞起,使链子钢鞭的人也向小怪物出手了,想凌空就将小怪物击伤。这一下,更显示出小怪物不可思议的幻影身法,人在空中身形一扭,似流星般横飞天外,避开了这刀、鞭的夹攻。

  另一边,婉儿早已将腰形软剑拔出,与使侧刀和抓手棍的交锋了。婉儿初初不适应这两门奇门兵器的武功招式,以狸猫的千变身法与他们过招,当使侧刀的人手臂一挥,侧刀似一泓秋水般的横扫过来,想将婉儿拦腰劈为两段之际,婉儿的西门剑法出手了,“口当”的一声,只听那使侧刀的人惨叫一声,鲜血直喷。腰形软剑是一把削铁如泥的宝剑,再加上婉儿抖出了八成的功力,不但将他的侧刀削断了,连他的手臂也削了下来。

  使抓手棍的人一时间惊震了,也在他惊震之时,婉儿又一招西门剑法抖了出来,在他的额头到眉心之间划上了一剑,他连叫也来不及,便仆倒在地,魂归地府了。

  婉儿在转眼之间,便杀了一人又重伤了一人,转身一看,小怪物正与两个敌人打得难解难分,她也不再去理睬那个断了手臂的敌人,想跃去助战。突然之间,一条黑影凌空飞来,抓起了那个断了臂的人,扔到激流的河水中去,对婉儿说:“丫头!天快亮了!你和小怪物迅速离开,这里由我来打发好了!”

  婉儿一时惊喜:“三姐姐,是你?”

  “快走!”

  小神女已扑了过去,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动作,一掌就将使链子刀的人拍得横飞了出去,对小怪物说:“你快走!”

  剩下了最后一个使链子钢鞭的高手,见势不妙,早已吓得魂飞魄散。他与使链子刀的两人联手,还杀不了小怪物,现在又来了一个武功奇高的黑衣人,哪里还敢交锋?早已拔脚飞逃到林子里去了。小神女哪里容得了他逃走?身形一晃,也飞入了林子里。

  婉儿对小怪物说:“飘哥!我们快回去!”

  “不等三姐了?”

  “三姐姐叫我们快走,一定有原因的,我们走吧!”

  小怪物和婉儿立刻施展轻功,趁黎明前的黑暗,从另一处越过城墙,悄然回到了张府。这一次夜探虎狼窝,可以说是失败,惊动了东厂的人,婉儿还险些掉进陷阱之中。不久,小神女也悄然回来了,小怪物急问:“三姐姐,那个贼人没让他逃走吧?”

  小神女说:“他自己的九节链子鞭,击中了自己的天灵盖,你想他能逃走吗?”

  婉儿奇怪地问:“他自己的鞭,怎会击中自己的脑袋了?”

  “我也不知道呀!大概他嫌活得不耐烦了!”

  “三姐姐,怎会这样的?”

  小怪物说:“是三姐逼得他自尽了?”

  “这么一个凶残的鹰犬,我能逼得他自尽么?”

  “三姐姐,那他怎么会自己敲碎自己的脑袋了?”

  小神女笑着:“这是漠北怪丐教会我们的一门移星换斗之功,想不到这门功夫真管用,我一出手,他击过来的钢鞭便反转过去击中了他自己的脑袋。”

  小怪物说:“漠北怪丐怎么有这样一门邪功夫的?”

  婉儿冲着他说:“你才邪哩!漠北一派的武功,正经八百,怎会是邪门功夫了?不像你,明明学的是正派功夫,却不正经,用来戏弄人,一味与对手胡闹,不早一点干掉他们,正派功夫也变邪门功夫了!”

  小怪物说:“好好,我是邪门功夫!”

  “我说错了你吗?你要不是这样,也用不着三姐姐亲自出手了!尽瞎胡闹!”

  小神女说:“好啦!丫头,你别怪他了!他性格一向如此,也不是一下改变得了的,我想问你们,你们怎么这般的不小心,将这一窝的鹰犬全惊动了?”

  小怪物说:“三姐,都是我不好,误踩机关,几乎害了四妹。”

  婉儿说:“这也不能全怪你,是我叫你往桥的栏杆上走,要不,你也不会踩中机关了!”

  小神女感到奇怪:“丫头,你不是事事都埋怨他么?怎么这一次你反而帮他说话了?不是他胡闹的结果么?”

  “三姐姐,他虽然胡闹,比如一进侧门,就去戏弄了那个踢他的恶奴,害得恶奴撞得头也肿了,也摔伤了。但去湖心楼阁的事,是我叫他往桥栏杆走的,不然,他就不会踩中机关了!三姐姐,在这里,我要感激你及时赶来救了我,要不,我早已掉落陷阱中去了,不死也会给人活擒。”

  小神女听得愕然起来:“丫头,你掉进陷阱中去了么?”

  婉儿困惑起来:“三姐姐,你怎么啦?我掉进陷阱时,不是你及时赶来救了我么?”

  小神女更惊疑起来:“丫头,真的有这回事?”

  “三姐姐,你不是逗我吧?你救了我还不知道是什么回事?”

  小怪物说:“三姐,不是你救了四妹,那又是谁了?”

  小神女顿时神情严肃起来:“丫头,你详细将这一经过告诉我。”

  婉儿和小怪物惊愕地互相望望,看三姐姐的神态,完全不是说笑呵!婉儿便一五一十地将经过说了出来,小神女听了半晌说:“丫头,当时救你的人不是我!”

  “不是姐姐?”

  小神女说:“这可不是说笑的事,当时,我正在前院大厅的瓦面上,听到锣声骤响,感到不妙,一定是你们不小心,惊动了人,赶去时,只见你们二人飞身往外而走了,后面有四条黑影紧追你们不放,我便悄然跟来了。我几时出手救了你了?”

  婉儿顿时呆住了:“不是姐姐?”

  小怪物更傻了眼:“不是三姐,那这个黑衣人又是谁了?谁又有这么奇快的身手了?”

  小神女问:“丫头,你再想想,这个黑衣人是什么模样,他有没有说什么?”

  “三姐姐,当时我慌极了,只感到有一只手突然及时将我从陷阱提了起来,放到一棵树桠上去。他也是一身黑衣黑裤,还蒙了半边面孔,我还没定下神来,他就转身走了,当时我以为是三姐姐你哩!”

  小怪物也说:“是呀!就是我想去救四妹也来不及了!只见一条黑影骤然凌空而来,救了四妹后,又倏然而去,转眼之间,便不见其身影。我还暗暗感到奇怪,怎么三姐救了四妹,就马上走了呢?”

  小神女问:“丫头,他当时没跟你说一句话?”

  “他说了,叫我立刻离开!”

  “是男人的声音,还是女子的声音?”

  “三姐姐,当时我心神还没有定下来哩!怎知道是男人还是女子的声音了?我一心认为是姐姐救了我,叫我快走,而姐姐又有急事急着先走了!”

  “丫头,这么看来,去夜探虎狼窝的人,不只是我们,另有一位神秘的高人,是他及时救了你!”

  小怪物却上下打量起小神女了,目光闪烁着奇怪的神采,小神女问:“小兄弟,你这么看着我干吗?”

  小怪物说:“三姐,你不是在糊弄我们吧?”

  “我怎会糊弄你们了?”

  “要不是三姐,我想天下间没人有这般极快的轻功、这么敏捷的身手!”

  “怎么?你们还不相信我的话,认为我在糊弄你们?有这个必要吗?”

  “不是三姐,我小怪物实在想不出第二个人来!”

  “小兄弟,天下的奇人异士多了!不少奇人异士,往往深藏不露,没人知道。”

  婉儿说:“不是姐姐,那又是谁救了我们?不会是山凤姐姐吧?”

  小怪物立刻说:“不是三姐,我看八成是山凤姐姐了!只有山凤姐姐,才知道我们行动。”

  “三姐姐,我看一定是山凤姐姐了!她不放心我们,在暗中跟踪我们,保护我们。”

  小神女点点头说:“唔!按情理推断,极有可能是山凤姐姐了!好了,天快亮了,我们去睡一会,在用早点时,我们一问便清楚明白了!”

  小怪物说:“我看准是山凤姐姐无疑,我想不到山凤姐姐,竟然是一个深藏不露的绝顶高手!”

  婉儿说:“你当然想不到啦!她还是幽谷大院飞虎队的一个统帅哩!这更是当今武林无人知道的。”

  第二天一早,山凤带人送早点来了。小怪物以奇异的目光看着山凤,婉儿更是以感激的目光望着山凤。同样,山凤也以钦佩和赞赏的目光望着他们。当家人摆好了早点之后,山凤便挥手叫他们出去,并且吩咐:没有什么大事,不准进入这楼阁一步,似乎有什么极大的事情,要对小神女他们说。

  小神女他们又是愕然相视,这一举动,是山凤以往没有的,难道山凤姐姐怕自己昨夜里的行动,让家人知道了?

  家人们走了之后,山凤含笑对小神女、婉儿和小怪物说:“你们昨夜里呀,干了一件震惊江湖的大事了!这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不飞则已,一飞冲天。一早,成都的百姓,莫不奔走相告,欢欣鼓舞,街头巷尾,都在议论纷纷。三妹、四妹、小兄弟,你们快坐下用餐呀!我还特地备了一壶美酒,向你们祝贺。”

  山凤这一席话,听得小神女他们一头雾水,莫名其妙。小神女不禁问:“凤姐姐,到底出了什么事了?”暗想:自己昨夜里的行动,可以说是失败了,还能震惊江湖么?要不是你凤姐在暗中护着,婉儿恐怕早已落在虎狼们的手中了!值得庆贺的,是婉儿他们能平安无事地回来,在西南江边上杀了那东厂的四个高手。另一方面,令小神女困惑的是山凤的话,似乎她昨夜里没有在暗中救了婉儿。不然,她就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了!

  山凤听了小神女的问,笑了笑说:“三妹,这里没有外人,也没有人听到我们的说话。昨夜里,你们神不知、鬼不觉地以迅雷不及掩耳的行动,几乎将那虎狼窝的人,全歼得一干二净,除了一些不起作用的鹰犬之外,所有为恶之人和他们的头儿,全都躺卧在血泊之中,就是连隔邻大院锦衣卫的一些头面人物,也无一幸免,全去了酆都城。这不是大快人心么?”

  小神女他们听了全瞪大了眼,两座深宅大院里的重要人物全死了,那可是一件震惊天下的大血案,比杜鹃以往制造的大血案,有过之而无不及。

  山凤又看着他们笑着:“三妹,你可瞒得我够苦的了!原来神秘的杜鹃,不是别人,正是三妹妹你!我说嘛,世间上哪有那么一个神秘异常、武功极高、杀人在刹那间的可怕杜鹃了?原来都是你们!”

  小神女更是惊讶不已:“凤姐,昨夜杀人的是杜鹃?”

  “是呀!杀人现场,留下了一束杜鹃花,死者全部是一剑封喉,或者是一剑夺命,这个神秘的杜鹃,不是三妹、四妹,又是谁了?”

  小神女他们听得又是傻了眼,半晌不能出声。果然杜鹃花一开,神秘的杜鹃就出现了,一出现,就是震惊天下的血案,而且神秘杜鹃的出现,还是在自己去的地方,也就是说,在自己的身边出现,却不为自己察觉。小神女不急于解释,却问:“凤姐姐,我想问你一句,你昨夜里有没有跟踪我们去了那虎狼窝?”

  “没有呀!三妹,你不会说我在暗中观察你们的行动吧?这是我的手下队员把一早出街听到的情况回来报告给我知道的。”

  婉儿问:“这么说,凤姐姐昨夜里是没有救我了?”

  山凤愕然起来:“我几时救你了?四妹,你昨夜里出现了危险?”

  小神女一下明白了,昨夜救婉儿那个神秘人,恐怕就是杜鹃。小神女说:“凤姐姐,制造这起惊震天下血案的不是我们,我们在虎狼窝中没有杀害一个鹰犬,反而在城外,杀了那四个紧追婉丫头、小兄弟不放的鹰犬。”小神女略略将昨夜的事说了一下。

  山凤又是惊讶:“那么不是你们,而是神秘的杜鹃了?”

  “不错!这一次,是真正的杜鹃出现了!以往出现的杜鹃,全是假的。可惜,我又错过了一次跟踪他的好机会。在机智方面,我斗不过他,似乎他知道我,而我不知道他,哪怕他在我的眼皮下经过,我也不知道。”小神女说到这里,蓦然想起来,急问小怪物,“小兄弟,你去看四妹时,有没有嗅出这个突然凌空而来黑衣人身上留下来的气味了?”

  小怪物说:“三姐,我当时急于去看四妹,也急着要离开,根本没去注意,我当时还以为三姐你救了四妹呢。”

  小神女说:“可惜!可惜!不然,我们就可以去跟踪杜鹃了!”

  婉儿对小怪物说:“你呀!还说自己鼻子比狗还灵敏的,连这也嗅不出来。”

  “我急着看你,又急着离开,怎会有心去嗅了?要不,我现在去虎狼窝看看,我想在杀人的现场,一定有他身上的气味留下来!”

  山凤说:“哎!小兄弟,你千万别去,说不定现在已全城关城戒严,搜捕这个神秘的杜鹃,一切外来的人,都会遭到官府人的盘查、审问。那两座大院前的那条街,平日连本地人都少去,现在更没人敢去了!小兄弟你现在去,不是自投罗网?我看在这三几天内,你们也别再出去了,安心地在这里住下吧!”

  小神女说:“小兄弟,听凤姐的话,过两三天再说,先避过这一阵风。”

  “这两三天,那杜鹃留下的气味就全散了,还能嗅得出来吗?”

  “小兄弟,只要杜鹃仍在成都附近一带,或者还在四川制造血案,我们是有机会盯上他的。”

  “要是他离开了成都,离开了四川,我们怎么办?”

  婉儿说:“他走了就走了嘛!有什么好办不好办的?他既不是我们非要捉到的恶魔,更不是什么危害江湖的人物。我们想盯上他,不过是好奇,看看他是一个什么人而已,你又何必冒着生命危险去嗅他的气味?”

  小神女一笑,问山凤:“凤姐姐,在虎狼窝那些死人之中,有没有蓝魔星君和百变星君这两个人物?”

  “没听说,大概没有吧!这两个魔头,一个谁也不知道他的真面目;一个是行踪莫测,出没无常,身边经常有一批武士。杜鹃恐怕不轻易杀得了他们!”

  “只要这两个魔头没死,杜鹃就不会离开四川。恐怕杜鹃在四川出现,就是为这两个魔头而来。何况这两个魔头,还千方百计将杜鹃引来四川哩!”

  小怪物说:“三姐,这好办了!只要我们跟踪到这两个魔头,就不难发现杜鹃了。”

  山凤说:“小兄弟,话是这么说,可是这两个魔头,恐怕就连东厂的一般人也不知道他们在哪里,你又如何去跟踪呢?”

  小神女说:“我看这蓝魔星君,不久就会在四川某一处出现。”

  婉儿讶然:“三姐姐,你怎么知道呢?”

  “丫头,这还不明白吗?蓝魔既然想干掉杜鹃,他不出现,能将杜鹃引来吗?他一定会在某一处出现。我们赶去,不就能发现杜鹃的踪迹了?”

  “是呀!三姐姐,这个办法最好了!”

  山凤说:“我看蓝魔不会这么愚蠢,他真人不会轻易出现,极有可能,是叫人扮成他的模样出现,将杜鹃引来,让杜鹃上当。”

  小神女说:“那也不要紧,我们的意图,是要找到真的杜鹃,不管这个魔头是真是假。”

  小怪物说:“不错!我实在想看看这个杜鹃,是怎样一个三头六臂的人物。”

  山凤笑问:“小兄弟,你这么想看他为的是什么?”

  “我不知道呀!总之,越神秘的人物,我就越想看,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小神女听了一笑,自己何尝不是小怪物这样的心理?越神秘的人物,自己越想弄清楚,目睹其真面目。她想了一下说:“小兄弟,我们不但想弄清楚他是什么样的人,更有责任在暗中护着他的安全,别让他落在东厂人的手里或死在东厂人的刀下。”

  小怪物讶然地说:“不会吧?杜鹃武功这么好,又极其神秘、机警,怎会落在东厂人的手里或死在他们的刀下?”

  “小兄弟,事情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你说,婉丫头的武功好不好,剑法高不高?”

  “高呀!”

  “可是她不是几乎落到东厂人的陷阱中去了?有时武功上乘,不一定能取胜,反而死于非命,何况东厂的人这般千方百计地对付杜鹃,他一个人独来独往,闯入机关满布的虎穴,不危险么?”

  婉儿不由担心起来:“是呀!别说杜鹃对我有过救命之恩,就是没有,我们也不能不理。这下,我明白婷婷姐姐和三姐姐要我们跟踪、寻找杜鹃的用意了!”

  小神女说:“不单这样,也是为整个武林的安危着想,就像我们暗中护着毒蜻蜓一样。”小神女说到这里,又对山凤说,“凤姐姐,这下我可要求助你了!”

  “哎!三妹,你怎么这样说的?只要你说一声,我也会豁出一条命去干。”

  “凤姐姐,我并不是求你亲自出手,只求姐姐通知下面,密切注视蓝魔星君出现,一有发现,立刻告诉我们就行了!”

  “好!我马上发出通知,通知四川各处商店和飞虎队的成员,一有蓝魔星君的行踪,立刻告诉三妹。”

  “那我多谢凤姐姐了!但我也不希望凤姐姐卷入事件中。行动的事,由我们来办好了!”

  “放心!我自有分寸。”

  的确,成都这一天大的血案,震惊了武林,也轰动了整个朝野。真正的杜鹃,在四川出现了!同时也令整个江湖人困惑,因为杜鹃在血案中,不但留下了一束刚开的杜鹃花,更在现场的墙壁上留下了两句话:敢冒我杜鹃之名为非作歹,杀害无辜,下场就是如此。

  这两句话一传到江湖上,武林中人困惑了,白龙会的人也困惑了,难道杀害西门堂主,抢劫白龙镖局镖车的人,不是真正的杜鹃?而是东厂的人所为?还是杜鹃故弄玄虚?转移江湖中人、尤其是白龙会的人对他的仇恨和追杀?

  第二天,小神女又得到山凤传来一个令她愕然和惊喜的消息,就是一天夜里,在重庆白龙会西门堂主的灵位前,有人听到一阵响声,一个人凌空给扔了进来,总管家西门柳点灯一看,只见一个身穿锦衣的人,横躺在灵位前,人是活的,面露惊恐之色,但却不能动,显然他给人点了穴位,在他身上贴了一张明显的字条,上面写着:“此人就是杀害西门堂主的凶手”。落款是“杜鹃”两字。

  这一下,整个飞鹅山庄的人都惊动了,西门飞、西门雪兄妹赶来了,重庆捕头岑不忄吴闻讯也赶来了,一起审问这个锦衣汉子。这个汉子闭目说:“你们要杀就杀,又何必多问?”之后不论岑捕头和西门柳怎么盘问,这汉子就是一字不吐。

  西门飞、西门雪两兄妹十分惊讶和愕然,他们认为杜鹃是杀害他们父母的天大仇人,可是现在,是杜鹃将杀人凶手捉来交给他们了!这是怎么回事?岑捕头在盘问之中,察言观色,已有七成肯定眼前这个汉子就是杀害西门堂主的凶手之一。但他也看出,这个汉子,不是东厂的人,就是锦衣卫的人,他没有说出来,感到兹事体大,心中又没有绝对的把握,于是对西门飞、西门雪兄妹说:“这个人由在下先带回衙门慢慢审问,事情如何,在下会给公子、小姐有个交代。”随后便将这条汉子抬走了。

  小怪物听到这里问:“这个汉子是真的杀人凶手?”

  婉儿说:“当然是真的啦!我相信杜鹃不会乱捉一个人去为自己洗雪。”

  “那这个杜鹃真是神秘极了,比我的鼻子还神奇,我都没办法找到这个凶手,他怎么一来就找到了?”

  “我看呀!你这个鼻子是徒有其名,只会嗅到死老鼠!”

  山凤和小神女一听,不禁笑起来,小怪物有点不高兴了:“我这个鼻子怎么是徒有其名了,难道剑痴不是我嗅出来的吗?”

  婉儿说:“那也是你这个瞎猫,偶然碰到死老鼠!”

  “你——!”

  “我怎么啦?”

  小神女笑着说:“好啦!丫头,小兄弟的鼻子还是有用的,我们少不了他。”她又转问山凤,“这事是几时发生的?”

  山凤说:“看来是在成都血案前两夜发生的。”

  “在这里,我真佩服杜鹃为人的机敏和警觉。武林中不乏高手能人,他们没一个能找到杀人凶手,而他一来,就捉到杀人凶手了!还大闹成都,将东厂在成都的一处巢穴几乎是一举毁灭!”

  “三妹,杜鹃能这样,恐怕有三个原因。”

  “哦?哪三个原因?”

  “第一个原因,恐怕是杜鹃早已潜来了四川,密切注视东厂人的一举一动,所以西门堂主遇害的事一发生,他就能极快找到了杀人凶手。”

  “第二个原因呢?”

  “第二个原因是杜鹃并不是一个人独来独往,他有一批手下人为他作线眼,所以他一到四川,就采取行动。第三嘛,或许以上两个原因都不存在,他来四川,偶然在路上听到了这个杀手不小心向自己的人说出了暗杀西门堂主的事,他一下就将这个杀手活擒过来,将他送去重庆白龙会堂口了!并且也知道这是东厂人所为,便连夜赶来成都,而且大闹成都,血洗虎狼窝,刚好也碰上了你们夜探虎狼窝,因此也救了四妹。”

  小神女点点头说:“看来这三种原因都可能存在。”

  小怪物说:“原来这样,这么说来,杜鹃也不见得有什么过人的机敏和警觉,不是靠人协助,就是也像我一样,瞎猫意外地碰上死老鼠了!”

  婉儿说:“你又来了!你怎么这般瞧不起人的?”

  山凤说:“小兄弟,三妹没有说错,杜鹃为人机敏、警觉,行动神秘莫测,连我也敬服!他一个人独闯虎狼窝,不但没中机关、暗器,反而救了四妹。转眼之间,将那座大院的所谓陈大人,江湖上人称为可怕的冷酷凶神一剑击毙,同时还连杀了他手下十多个部下,前前后后,令二十多条鹰犬全躺在血泊下,并毁了所有的机关和陷阱,这不是一般高手所能在霎时间办到的。”

  小怪物愕然地问:“杜鹃这么厉害?”

  婉儿又和他抬杠了:“他不厉害,能叫神秘的杜鹃吗?干吗没听说你叫神秘的小怪物?”

  山凤和小神女又是忍俊不禁,感到小怪物和婉儿在一起实在有趣,时时逗人发笑,他俩一个是肆无忌惮,一个是事事认真,不闹矛盾才怪。

  小神女问山凤:“这个所谓的陈大人在东厂中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

  “昨天下午,我手下的人才打听到,这个杀手,是东厂中七大星君、九大杀手中的第三杀手,江湖上人称冷酷凶神,也是魏忠贤的心腹之一,专门负责成都一带的暗杀工作,密切注视江湖上的一切动态。其地位仅在蓝魔星君之下。他的死,恐怕给东厂的人极大震动!以往,没人知道这个陈大人,就是东厂的冷酷杀手,也不知道这座大宅是东厂在成都的一个秘密巢穴,以为他是京师退职回来的陈大人,一向深居简出,不与世人来往,只是过年过节,去拜访布政司大人和成都的知府老爷。要不是小兄弟给那恶奴踢了一脚,恐怕也不会引起你们的注意。想不到却让神秘的杜鹃知道了,一夜之间,便将它捣毁,干掉了这个可怕的冷酷杀手,怪不得令成都百姓称快。”

  小怪物说:“这么说,我也不得不佩服这个神秘的杜鹃了!”

  婉儿说:“你现在才知道佩服呀!你不是说,他没有什么过人之处么?”

  “嗨!你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小神女说:“丫头,你就给他一些面子吧!”

  小怪物说:“是嘛!不给怪面也给猫面嘛!”

  山凤感到奇怪:“什么怪面猫面的?”

  婉儿急了,说:“凤姐姐,你别听他胡说八道的!他没一句是正经的话。”

  小怪物说:“好好!我胡说八道。”说着,笑笑地走开了。

  小神女也感到奇怪,怎么小怪物说出怪面猫面这句莫明其妙的话来?而婉儿又着急成这样,问:“丫头,这到底是什么回事?”

  婉儿说:“三姐姐!我怎么知道,他就是这样怪怪的,叫人莫名其妙。”

  小神女和山凤相视一笑,不再问下去了。

  成都这一震惊朝野的大血案,很快传到了蓝魔的耳中,蓝魔听得眼也直了,问手下人:“真的是杜鹃出现了?”

  手下人说:“是!一点也没有错,的确是杜鹃出现了,属下仔细看了一遍死者的伤口,都是一剑致命,是可怕的千幻剑法,不但留下了一束杜鹃花,也在现场留下了两句话。”

  “两句什么话?”

  “‘敢冒我杜鹃之名为非作歹,杀害无辜,下场就是如此!’写得龙飞凤舞,跟重庆那个不中用家伙身上那张纸上的字迹一模一样!”

  “你有没有通知我们所有的人,和各处的捕快们,严密查看各客栈的过往客人在住宿簿上留下的字迹?”

  “属下早已通知下去了!”

  “就是各处的一些游玩景点和名胜古迹,一些文人雅士所写的诗句、留言的字迹,也给我对照一下,看看有没有相同的,有!立刻给我追查。”

  “是!”

  随后,蓝魔恼怒得一掌拍在桌子上,将一张酸枝木制成的八仙桌也拍崩了!令他跟前的手下人都吓了一跳,心想:又不知是谁该倒霉了!蓝魔星君在盛怒时,往往就要杀人泄恨。可是这些手下听到蓝魔星君怒吼地说了一句:“这个冷酷,太无用了!他死了活该!就是杜鹃不杀了他,我也会要他的脑袋!”

  手下人一听,才略为放心下来。原来蓝魔迁怒是那个眼睛生在额头上的冷酷,不将人当成人的所谓陈大人。

  冷酷,是蓝魔有意布下的一张网,是活擒杜鹃的指望。所在的地方,真是机关重重,陷阱满布,别说是外人,就是自己的人,也不敢行差踏错半步,一不小心,便横遭惨死。蓝魔故意指令冷酷,故作神秘行踪,深居简出,不与世人来往;另一方面又故意纵容他手下人恃强凌弱,打死市民不当一回事,就是有意将杜鹃引来。可是,杜鹃的确是引来了!重重的机关,满布的陷阱,竟然伤不了杜鹃的半根毫毛,反而在一夜之间,机关全毁,陷阱也不起作用,跌下陷阱的,反而是自己的一些粗心大意的爪牙,以冷酷为首一批重要鹰犬,全横死在杜鹃的剑下,这一所谓天罗地网,一下给杜鹃撕碎了!这是蓝魔又一次惨重的损失。

  第一次损失,是重庆的温泉寺,以冷面为首的十三人,无端端遭到了两位莫名其妙的女子干掉了!这对蓝魔来说,还没有什么,因为这个冷面杀手,是直接奉魏忠贤督爷之命而来,不受自己调谴;第二次,是龙泉山劫镖的失败,镖劫不成,反而丢了不少手下人的性命;第三次,便是这次成都事件,损失最为惨重了,而且冷酷这个杀手,是直接听从自己指挥,是魏忠贤的心腹,也是自己的心腹,他又怎么不恼怒?魏忠贤追问下来,自己又怎么交代?

  蓝魔是千方百计地想将杜鹃引来,杜鹃引来了!想不到竟然是这般的神出鬼没,自己这么多手下,众多耳目,没一个察觉杜鹃的到来,连他是什么样子的也没有一个人知道。一来,在两天三夜之中,杜鹃便在重庆、成都干出了这么震惊江湖的事。蓝魔是既震惊又恼怒,更有点寒心。看来自己还是将杜鹃小看了!今后得格外小心应付杜鹃才好。不然,就会落得吸血、风流二位星君的下场,一个死在南京钟山常遇春基前,一个死在杭州西湖之中。二来,叫蓝魔星君感到头疼的是,杜鹃干了这两件事后,引起了武林人士和江湖上人的困惑与疑心。以往,武林人士和白龙会的人,莫不将杜鹃视为血海深仇的大仇人。江湖上的恶魔,纷纷在追踪、寻找,不杀杜鹃誓不罢休。武当、峨眉、丐帮的人是这样。连慕容家的人和点苍派的人也是这样,可是在发生这两件事后,白龙会的人困惑了!武林人士起疑心了!要是事件真相给武林人士、白龙会的人弄清楚,对自己更是一个巨大的威胁,自己无法在四川再立足下去,所以一定要先将杜鹃干掉,到时死无对证,量武林中人也不敢招惹自己,与朝廷过不去。总之,杜鹃不能落在武林人士手中,落到了,也要想办法将他干掉!

  因此,蓝魔又叫各地的东厂人,除了注意杜鹃的行踪,也要注意武林人士的行动。为了将杜鹃引来。他亲自带了一批武功高强的杀手,明目张胆,大肆张扬去成都视察现场了!并拜会了成都知府,命知府不管如何也要追缉杜鹃。这个一向行踪神秘莫测的蓝魔,突然公开亮相,令江湖中人大感意外,然后又大摇大摆,卫士随身离开成都,在黄昏中不知去向。但有人知道,这个面目阴鸷的蓝魔,去了成都东南面郊外的塔子山。那是蜀王府的一处皇庄,平日守卫森严,蓝魔一去,守卫就更加森严了!那是老百姓的禁地。当然,这个蓝魔只是一个假货,一个替身,真正的蓝魔并没有出现,其行踪仍无人能知,谁也不知道他在哪里。

  这一情况,小神女、婉儿和小怪物很快就知道了,并且还知道这个蓝魔、东厂在四川最大的一个头目,去了塔子山。

  小怪物首先高兴得跳了起来:“好了!今夜里我们有事可干了!只要杜鹃一出现,我就会紧盯着他不放!看他身上散发的是什么气味,那不管他今后在什么地方一出现,我就能嗅出来,跟踪追寻。”

  小神女说:“小兄弟,你以为杜鹃今夜里一定会在皇庄里出现么?”

  “他不是要杀蓝魔这个魔头么?他会不去?”

  “这个蓝魔在成都大肆张扬,招摇过市,这明显是想将杜鹃引去皇庄,杜鹃总不会傻到这个地步,去自投罗网吧?”

  婉儿说:“是呀!我也看出了这里面有诈,杜鹃是一个机灵的人,会上这个当吗?”

  小怪物睁大眼睛问:“那我们今夜不去了?万一杜鹃去了!我们岂不错失一个好机会?”

  小神女说:“去是要去,但我们千万别接近皇庄,更不可进去,我们只在皇庄外的隐蔽处伏着,观察动静。不过,我们别抱太大希望了!杜鹃极有可能不会出现。”

  “三姐,既然这样,我们还去干吗?那我们不白挨了一夜的冷?”

  “小兄弟,正像你说的,杜鹃为人神秘异常,为以防万一,往往认为他不会出现的地方,他却偏偏出现了,以为他会出现的地方,他又偏偏不出现,令人难以捉摸。”

  婉儿说:“你怕挨冷风,那你别去好了,我和三姐姐去!”

  “这怎么行!我不跟随你们去,这一夜我能安静吗?不像热锅上的蚂蚁了?”

  小神女一笑说:“其实你不去,我更不放心!”

  婉儿:“为什么不放心了?”

  “丫头,你敢保证他一个人在这里安心下来,不会悄悄地跟了我们去?到时,他大胆妄为胡乱行动,那不叫我们更担心?”

  小怪物说:“是呀!到时,我自己也不敢担保我自己。”

  婉儿说:“三姐姐,那我们带他走,别让他胡来!”

  小神女说:“就算今夜里杜鹃不出现,我们去观察皇庄四周的山形地势也好,同时也打量一下皇庄里的情形。我估计,这个皇庄,也可能是东厂的一个窝。熟悉了皇庄内外的情景,今后对我们也有好处。”

  入夜,小神女他们准备好了一切,便悄然离开张府,翻越城墙,直奔塔子山而去。在入庄的路口上,就有一队官兵驻守着,在皇庄的一处山峰上,也有官兵的一处望哨所。这个蜀王爷的皇庄,果然是守卫森严,其庄内的戒备情形可想而知。

  这样的戒备森严,对一般人来说,是望而生畏,就是对一般打家劫舍的匪徒来说,也起到威慑的作用。可是对武林中的上乘高手来说,简直形同虚设,完全不起作用,尤其是对小怪物、婉儿、小神女这样一流的上乘高手,更是不屑一顾,可以任意的出入。小神女他们所顾忌的,却是那些不知藏在哪里的机关和不易为人察觉的陷阱以及骤然而发射的各种暗器。就是这些机关陷阱暗器,对小神女也不起作用,但对婉儿和小怪物,却是一个极大的威胁,尽管小怪物身穿一件刀枪不入的宝衣,但跌落了陷阱和罗网之中,宝衣也帮不了忙,到时宝衣也叫人剥了去,落到蓝魔等人手中,那危险就更大了!

  小神女他们轻而易举地避开了皇庄外面的各处明岗暗哨,接近皇庄,隐藏在一处高处,在月下俯视皇庄内的情景,不动声色地静候神秘杜鹃的出现。

  眼见深夜子时来临,皇庄内外,全无任何动静,皇庄内除了值夜的人员之外,所有人都入睡了,神秘的杜鹃,根本没有出现。小怪物轻轻嘟哝起来:“看来,今夜我们是白来了!”

  小神女轻轻“嘘”了一声:“你看,那不是来了?”

  小怪物一看,果然在西北的天边,一条敏捷无比的身影,如流星般朝皇庄而来,小怪物十分惊喜地说:“他真的来了?”

  婉儿却担心起来:“他怎么不怕上当呢?”

  小怪物说:“这才是艺高人胆大哩!英雄本色。”

  “你别说了!快用你的鼻子嗅嗅呀!”

  “这么远,你叫我怎么嗅?你以为我这个鼻子是千里眼、顺风耳吗?”

  “那怎么办?”

  “别担心,看他落在皇庄内的什么地方,我悄然跟去就行了!”

  正说着,那条疾飞而来的身影,已悄然无声落在皇庄内一处有灯光的楼阁上了。小怪物想动身,小神女及时制止他说:“别造次,看看是什么情况再说。”

  转眼之间,那条人影已闪进楼阁中去了。小神女不由凝神倾听楼阁里的动静,似乎楼阁中的人不但没有入睡,也不是一二个人,而是有四五个人,在灯下饮酒谈心,这个人影从窗口闪进去时,楼阁中的人全无反应。小神女顿时疑心起来,这人难道不是杜鹃,而是东厂里一个武功极好的高手?还是这人的轻功太好了,他闪进去时没让里面饮酒谈心的人发觉?他是杜鹃?要是他真的是杜鹃,其轻功绝对是不在自己之下,怪不得他神出鬼没,来往没人知道了!可是,他为什么不出手将这四五个人干掉?在偷听他们的谈话?还是想看清这几个人的面目,到底是不是蓝魔星君他们才动手?

  小怪物按捺不住了,问:“三姐,怎么样?我几时可以去?”

  婉儿说:“你别打扰三姐姐了!三姐姐在凝神倾听楼阁里面的动静哩!”

  也在这时,楼阁里的人几乎是同时大声呼喝起来,也有人动兵器了。先前的那条人影一下从楼阁里飞了出来,直往东南方向而去,楼阁里同时也有两条人影追出来,吼道:“你想逃走?”可是追出来的这两条人影,不知是什么原因,全都翻倒了,从瓦面上滚了下来。霎时之间,皇庄内的人全都惊醒了!

  小神女急道:“快!我们快去追那条人影!”

  而小怪物早已施展出他家传的幻影之功,去追这条人影了!小神女和婉儿跟随其后,她们急切想看清楚这个神秘的杜鹃,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是男是女?是老是少?

  转眼之间,便来到了龙泉山上。那条人影骤然而落,很快消失在龙泉山中的丛林里。小神女比小怪物先来了一步,凝神倾听这条人影的动静,谁知竟然听不出半点声音来,心中不禁凛然起来,这个神秘的杜鹃,不但轻功超绝,行动轻灵敏捷无声,连屏息的功夫也非常好,竟听不到他半点的气息之声。

  以小神女一身浑厚无比的佛门真气,可以察觉到五里之内任何轻微的响动,而这个就在眼前附近的杜鹃,自己居然察觉不出来。

  小怪物和婉儿先后也来到了,小怪物问:“三姐,他呢?去了哪里?”

  “不知道!”

  “什么?不知道?让他跑掉了?”

  婉儿说:“你快用鼻子嗅呀!你不会又嗅不出来吧?”

  小怪物四下用鼻子嗅嗅闻闻,说:“不错!他就在这里落下来,没走多久。”

  婉儿问:“他留下来的是什么气味?”

  “带一点酒气。”

  婉儿愕然:“他是一个酒鬼?”

  小神女说:“有酒气的不一定就是酒鬼。”

  小怪物说:“他还带一股臭气。”

  婉儿又叫起来:“臭气?你不会弄错了吧?他怎会有臭气的?”

  “不错!是有一种与众不同的臭气,他好像有一年半载没洗过澡了!”

  “不会吧?一年半载没洗过澡,那不臭死了!”

  小神女说:“小兄弟,你先别说什么臭气香气的,你嗅不嗅得出来,他朝哪一个方向走了?”

  小怪物又凝神地嗅了一下:“三姐,他朝南面去了!我们快追!”

  小怪物带着小神女和婉儿往南面而去,越走,小怪物闻到的气味就越浓。不久,小怪物远远在月下看见树林中的一个破烂茅草棚子,气味就从茅草棚子散发出来的,小怪物停下来说:“三姐,我要是没有嗅错!这个神秘的杜鹃,就在那个草棚子里面。”

  小神女说:“好!我们分三个方向,悄悄接近,千万别惊动了他!”

  当他们快接近时,草棚里没任何响动。小神女又生疑了,不对吧?杜鹃要是为人机警,怎会察觉不到有人已接近了他的身边?这样懵然不觉,哪还成神秘的杜鹃?能在江湖上独来独往?那还不早为东厂的人和丐帮的人所擒拿了?看来是小兄弟弄错了,这草棚里面根本没人!就是有人,也恐怕不是什么杜鹃。

  当小神女飘然无声地接近草棚时,草棚里面的确有一种上好酒的香味和男人一种特有汗臭味,同时也有人在轻微地呼吸。小神女说:“四妹,我们亮起火熠子来,向棚子里的主人打一声招呼!以免发生误会。”

  “三姐姐,这样不惊动了他么?”

  “还是惊动他为好!”

  婉儿点亮了火熠子,问:“里面有人吗?”

  草棚子里面没回应,似乎睡着了!小怪物说:“三姐,让我先进去看看。”

  小怪物“呼”的一下,闪了进去,接着又一声惊叫,“不好!三姐,我中他的暗算了!”

  婉儿一怔:“飘哥!你怎样了?”

  “我在黑暗中给他封了穴位,不能动啦!”

  婉儿一听,就想冲进去。小神女忙说:“丫头,别冲动。”

  “三姐姐,飘哥在里面已遭他暗算啦!”

  小神女来不及去回答婉儿的话了,朝棚子里的人说:“阁下,请别误会,我们前来拜访,并没恶意。”

  “你们一直从皇庄追来这里,还说没有什么恶意吗?”

  “我们只想目睹阁下的风采而已。”

  “我的风采好看吗?”

  小怪物在里面说:“你的风采当然好看了!要不,我们跟来这里干吗?但你却是一身的臭气味,不好闻。”

  婉儿一听担心了,暗想:你现在已落到了人家的手上,这样说,不怕人家恼吗?

  想不到里面的人却哈哈地大笑起来:“你这小子,这样说,不怕我要了你的这一条小命么?”

  小怪物也笑着说:“你不会!”

  “哦?你怎知道我不会了?”

  “因为你虽然一身的臭气,似乎也有一种正气,不会乱杀人。”

  “什么?我身上有一种正气,这你也能闻得出来?”

  “要是你没有正气,而是一股的邪气和暴戾之气,我一进来,你就可以一掌拍碎了我的脑袋。”

  “小子,你以为我不想拍么,你的脑袋太小太灵活了,转动得快,我怕拍不中,只好出手点你身上的穴位了!小子,你想不到吧?”

  “你不是说真的吧?”

  “我怎么不是说真的了?”

  草棚里突然一亮,小神女和婉儿在他们对话时已悄然进来。小怪物在火光下看清楚了出手点自己穴位的,竟然是一个蓬头垢面的叫化,十分愕然,想不到自己追踪的杜鹃,是一个叫化。

  小神女说:“风叔叔,你玩够了没有?”

  婉儿说:“风叔叔,真的是你呀?你可将我们要办的事,完全给破坏了!”

  这个骤然在黑暗中出手封了小怪物穴位的不是别人,正是当今武林一大怪人——漠北怪丐一阵风。

  小怪物一听小神女、婉儿称这叫化为风叔叔,一下明白眼前这个叫化是什么人了。他虽没有见过一阵风,但一阵风之名,他早有所闻了!他一时傻了眼,问:“什么?他是什么风叔叔?不是杜鹃?那我们不追错人了?慢着,让我仔细看看,他是不是易容化了装的杜鹃。”

  小怪物说着,从婉儿手中拿过火熠子来,要在火光下打量一阵风。

  一阵风一时间也傻了眼:“什么?你这小子怎么会动了?我叫化没有封了你的穴位么?”

  小怪物嘻嘻地笑着:“难道你不知道我会易经转穴的功夫么?你这么容易就封住了我的穴位?”

  “那你怎么故意糊弄我叫化?不行,我再点过。”

  小神女说:“风叔叔,你别再闹了,我有话要问你哩!”

  婉儿同时也在埋怨起小怪物来:“你既没给他封住穴位,干吗大惊小怪叫起来?刚才你几乎将我吓死了,幸好三姐姐抱住我不让我冲进来!”

  小神女说:“丫头,你埋怨他也没用,他一向作风如此,难道你还不知道?”

  “三姐姐,我以为他真的遭人暗算了!谁知道他在这个时候,也捉弄人的。今后,他的生死,我才不管了!”

  “丫头,你不会这样认真吧?小兄弟这样,也是一种麻痹对手的做法,然后骤然出手反击,令对手措手不及。”

  一阵风听得吓了一跳,对小怪物说:“你不会真的这样吧?那我叫化不危险了?”

  小怪物眨眨眼说:“危不危险,我就不知道了!”

  “看来,我叫化经今后得提防你这个小子了!”

  小神女说:“风叔叔,你也别再装傻扮蠢了!我知道你早已知道是我们在追踪你,你是故装糊涂,戏弄我们!你真的要走,恐怕我们没任何一个人能追上你。”

  小怪物愕然问:“那么我也给他捉弄了?”

  “小兄弟,风叔叔可是一位专门爱捉弄人的前辈,他在江湖上戏弄人时,你还没有出世哩!他和你爷爷老怪物,同是武林中有名的怪人之一。”

  婉儿也说:“你以为你很会捉弄人吗?在风叔叔面前,你是班门弄斧,令风叔叔暗暗偷笑而已,你有没有被封了穴位,风叔叔还有不知道的?他是在戏弄你!你给风叔叔捉弄了还不知道,还沾沾自喜。”

  “那危险的是我,不是风叔叔了?”

  小神女一笑,对一阵风说:“风叔叔,我问你,你怎么在这个时候,也来到这里了?”

  “杜鹃在四川出现了!我叫化还有不赶来的吗?我们先坐下慢慢说,我叫化今夜里有酒有菜,可以大大方方地招待你们了!”

  婉儿问:“风叔叔,你这些酒菜从哪里弄来的?”

  “四丫头,你不是明知故问么?我叫化有钱买吗?当然是偷来的了!”

  小神女问:“是从皇庄里偷来的吧?”

  “不错!不错!皇庄里的好酒好菜,多的是,我要不去偷一点,不白白给那些东厂的鹰犬们浪费了?你们不会嫌这些是贼赃吧?”

  婉儿说:“怪不得飘哥闻到一种酒味了!”

  小怪物说:“我才不管它是‘窄’赃‘宽’赃的,不吃白不吃,来!风叔叔,我先敬你三大碗!”

  “好!小子!够豪爽!我叫化有点喜欢你了!来,我们干它三大碗!”

  婉儿说:“风叔叔,你当然喜欢他啦!他跟你是同一路的人。”

  小神女在他们喝完酒后问:“风叔叔,你怎么跑到塔子山的皇庄里去了?”

  “是他们在楼阁里的酒香肉香将我叫化引过去!”

  “风叔叔,你不是为追踪杜鹃去了那里?”

  “什么?杜鹃会去那座皇庄么?”

  婉儿说:“风叔叔,我们在那里是为了守候杜鹃的出现。”

  “哦!?杜鹃去那皇庄干什么?不会像我叫化,也去那里偷酒偷肉吃吧?”

  “风叔叔,你别说笑了!你不知道东厂那个可怕的星君——蓝魔在那座皇庄里?”

  “不会吧?这个行踪不定的魔头会在那座皇庄么?不会的,你们一定是弄错了!”

  小怪物问:“你怎么知道这个魔头不在皇庄里了?”

  “本来我不知道,可是我去那座楼阁里偷酒时,听到了他们的说话才知道。”

  小神女问:“你听到他们说什么了?”

  “他们开始说什么我不知道,我只听到其中一个人说了这么一句,我这假星君会不会将神秘的杜鹃引了出来?所以我判断,真的蓝魔不可能在这座皇庄中,不然,他就不会说了!”

  小怪物说:“果然是魔头的一个替身,怪不得杜鹃不会出现了!”

  “我叫化明白了,你们以为我是杜鹃,就一直紧咬住我不放,一直追到了这里。初时我还以为,那几个家伙怎么这般的小气,我叫化不过偷一坛酒,一只鸡罢了!就这般的紧追不放,那不要了我叫化的一条命吗?”

  婉儿说:“后来你知道是我们,干吗还继续跑?还躲进了这间破草棚里来戏弄我们?”

  “我叫化很久没有和人玩了,难得有这么一个机会,和你们玩玩不好吗?”

  “风叔叔,你还玩的?你已坏了我们今夜的事了!”

  “哦?我坏了你们什么事了?”

  “你这么将我们引来这里,要是杜鹃在这个时间去了皇庄,我们不是错失追踪杜鹃的好机会吗?”

  “四丫头,我叫化看,杜鹃不会去皇庄。”

  “风叔叔,你怎么知道了?”

  “杜鹃,我叫化虽然没有见过,但他每次的行动,我却摸准了七七八八,他在事情没有了解之前,绝不会贸然行动。也就是说,他不动则已,一动惊人;不击则已,一击必中。不会杀错了人,从来没有过空手而还。”

  “风叔叔,你看得他这么准?”

  “不准,也十有八九。”

  小怪物说:“风叔叔,要是这个杜鹃在我们走了后,在皇庄出现了,那怎么办?”

  “我叫化说不会出现就不会出现!要不,你敢不敢和我叫化打赌?”

  “哦?我们赌什么?”

  “你输了,就将你身上刀枪不入的宝衣给我!我输了,我,我,我给什么你才好哩?我叫化身上可没一件值钱的东西呵!四丫头,你帮我叫化想想,我给他什么呢?”

  婉儿笑着:“风叔叔,我怎么知道你给他什么了?要不,你给他讨吃用的烂钵头吧!”

  “不错!不错!这个主意太好了!我叫化怎么想不起来?”

  小怪物说:“这样,我还赌干吗?”

  “哈!小子,你不敢赌了吧?”

  “是呀!凡是赌钱赌物,我是从来不敢赌的。”

  “为什么?”

  “没为什么。因为我一向知道我的赌运不好,十赌九输,所以我干脆不赌。”

  “小子,那你干吗问我赌什么的?”

  “赌玩呀!”

  “赌玩!?”

  “是呀!要是输了的,在地上打滚,竖蜻蜓、学猫学狗叫,我就赌,要是赌钱赌物,哪怕是输了一文钱,输了身上的一条纱,我也不赌,别说是我身上的这件宝衣了!”

  “小子,你是从来不赌钱了?”

  “是呀!从来不赌钱。风叔叔,你喜欢赌钱么?”

  “喜欢呀!可是我喜欢又有什么用?因为我叫化没钱可赌!”

  “不是吧?你怎会没有钱的?”

  “我有钱,还向人讨吃吗?”

  小神女说:“你们两个有完了没有?我们谈些正经的事不好?怎么尽谈些赌的?”

  一阵风说:“我们谈的是杜鹃会不会在皇庄出现,还不正经吗?”

  婉儿问:“风叔叔,你肯定杜鹃不会在皇庄出现了?”

  “肯定!肯定!起码我敢肯定他今夜里不会在皇庄出现,以后,我叫化就不敢保证了!”

  小神女一笑说:“你当然敢肯定啦!因为现在已快天亮了!”

  “不错!不错!要不我叫化敢肯定吗?”

  小怪物说:“这很难说,说不定我们离开皇庄以后,杜鹃就在皇庄出现了!”

  一阵风跳了起来:“小子,你怎么不相信我叫化的话?”

  婉儿说:“风叔叔,你别着急呀!他是有意在捉弄你。”

  “什么?这小子在捉弄我?”

  “风叔叔,你难道不见他在挤眉弄眼的偷偷发笑么?”

  “好呀!这小子居然敢捉弄我叫化,我要非同他赌一次不可了!”

  小怪物说:“要是赌钱赌物,我就不赌。”

  “好!我们就赌学猫学狗叫,输了的,学三声猫叫,学三声狗吠。”

  婉儿说:“风叔叔,我劝你别跟他赌了!”

  “四丫头,你是肯定我叫化输了?”

  “风叔叔,你别误会,我是说,他学起猫叫狗吠起来,十分难听,会将你吓跑的。”


 

 
分享到:
2小狐狸艾多
1小狐狸艾多
2云朵鸟巢
1云朵鸟巢
2小小猴拾金子
1小小猴拾金子
2我要当怪兽
1我要当怪兽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