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刀客传奇 >> 第二十一回 魔鬼仙女

第二十一回 魔鬼仙女

时间:2014/5/20 15:30:28  点击:2873 次
  上回说到店小二带小婷出来,寻找遭人毒打的小风子。小婷刚转过两条街巷,远远看见一处空地上,一个人抱头护脸在地上缩成一团,任由几个恶汉拳打脚踢,嘴里嚷着:“别打,别打,我们有话慢慢说。”

  一个恶汉狠狠踢了他一脚:“你现在还有什么话好说?”

  另一个恶汉拔出匕首来:“小杂种,你不是喜欢玩刀子,自己捅自己一刀吗?好,现在我就在你大腿上捅一刀,有种的你不叫喊,算你是一条硬汉。”

  躺在地上的人连忙说:“别捅,别捅。我不是一条硬汉,十分的怕痛。”

  “上次你不是很英雄地在自己大腿上捅了一刀吗?”

  “那,那,那是一把假刀,我跟你们闹着玩的,你们别当真的了。”

  “你敢戏弄老子们?不行,现在老子非捅你一刀不可。”

  这条恶汉正想用匕首在小风子腿上扎一刀。蓦然,感到眼前人影一闪,他手中的匕首莫名其妙地捅在自己的大腿上了,痛得他呀呀直叫,坐在地上捂着大腿叫痛。众恶汉一时看傻了眼,这是怎么一回事?

  小风子从地上坐起来,也愕然地说:“什么?原来你不是捅我呀,是自己捅自己一刀呀。不会你这把刀也是假的吧?在吓唬我?你装得比我还真呀。”

  这时,他身后响起了一把清脆的甜甜的少女声音:“是呀,要是你以为他那把刀是假的,你也来一刀试试。”

  “什么?他那匕首是真的?他干吗自己捅自己一刀?”

  “我怎么知道?你去问他呀,看来他比你更玩命。”

  小风子这时才感觉到自己身后站了一位姑娘,十分的惊奇、愕异:“你,你几时出现在我身后了?你快走,这里可不是你们女子跑来看热闹的地方。”

  众恶汉比小风子更为惊奇、愕然。这个女子头戴露髻遮阳斗笠,黑纱盖面,看不清面目。只见她穿一身劲装,披一件披风,显然是江湖中人。惊问:“你是什么人?”

  小婷笑说:“我是喜欢看热闹的人。”

  “看热闹?刚才我这位兄弟腿上插了一刀,是怎么回事?”

  小婷说:“我怎么知道,我也感到奇怪呢。他明明举起匕首要捅这个坐在地上的混混,不知怎么竟捅到自己的腿上去了。”

  这个单眼恶汉转问挨了一刀的恶汉:“兄弟,这是怎么回事?”

  这恶汉苦着脸、忍住痛说:“我也不知道。我明明向这小杂种的腿上捅去,突然间手好像给人捉住了一般,有一股力推着我的手朝大腿捅了去。”

  小婷问:“不会这里有鬼神出现吧?的确,你们几个牛高马大的汉子,欺负一个小混混,毒打了他还不算,还要用刀子捅他,太霸道了。要是鬼神不来惩罚你们,那真是老天爷无眼了。”

  仍坐在地上的小风子趁势说:“不错,不错,一定是鬼神出现了。附近有一个大坛赌场,请了太岁镇压这一带,他见你们欺负我一个人,能不管吗?”

  单眼恶汉冷笑一声:“什么鬼神,老子根本就不相信。”

  “什么?”小风子愕然地说,“你连鬼神也不相信?你就不怕报应吗?”

  单眼恶汉喝着两个恶汉:“上,你们上前再去捅这小杂种两刀,老子想看看鬼神怎么报应。”

  两恶汉相视一眼,迟疑不敢上前。单眼恶汉吼着:“你们两个这般的没用,怎能在肃州立足?今后我们能占有这一地盘吗?上!有老子给你们看着。老子就是一位独眼太岁,还怕什么鸟太岁了?”

  这两个汉子不由提着匕首向小风子扑来,小风子吓得大喊大叫:“你们别过来,你们别过来。说不定真的有鬼神哩。”

  小风子话音刚落,小婷的披风一抖,这两个汉子的身躯就凌空飞了起来,摔到远远的地方去了。小婷只用了两成功力,将披风当成了飞袖,一股劲风,就将这两条汉子拂飞。

  小风子却看得眼都定了:“真的有鬼神呀,快离开这里吧。最好今后也别再来这一带了,不然,你们有报应的。”

  单眼恶汉见两个弟兄身形突然横飞了出去,不但傻了眼,更惊愕了。

  这时,一位身穿锦服、面目阴鸷的公子,摇着泥金纸扇,从一座茶坊里踱了出来,身后跟着两位番僧和四名劲装的打手,对单眼恶汉笑着说:“独眼龙,你不会就这么灰头土脸离开吧?今后城南一带,你不但占不了,恐怕连你城东一带的地盘,也没法呆下去了。”

  独眼龙一见这位锦服公子,立刻改容相敬:“大爷,我——”

  锦服公子阴阴地说:“你不会真的相信这一带有什么鬼神吧?”

  “可是,刚才我的三个弟兄……”

  “你到现在还看不出这位江湖女子是什么人吗?”

  独眼龙一怔:“是她暗中做了手脚?”

  “不错,她可是一位江湖高手,以你的武功,恐怕不是她的对手。”

  “老子不信。”

  “不信,你可以试试。”锦服公子用激将法,唆使独眼龙向小婷出手。他坐在茶坊里,也看不出小婷是怎么出手的。他说小婷是江湖高手,是听身后两番僧说的。唆使独眼龙动手,是想看看小婷的武功,是不是真的如番僧所说。这两位番僧,是他高价从西域聘请而来,目的是对付赌场的老板快手阎王。

  肃州有四股势力,占据了城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城东的是独眼龙;城西的就是给小婷打残了的流氓头子大胡子;城南的是快手阎王;城北的便是这锦服公子冷面君子。平日里这四股势力互不相犯,但真正有势力的,还是城南快手阎五和城北冷面君。城东、城西都为冷面君收罗了过去,只有快手阎王不买冷面君之账。

  快手阎王不但是黑道上的人物,也是一位江湖上的高手,与当地官府有密切的来往,手下有一批亡命之徒。可是快手阎王没有一统肃州的野心,他只是维护赌场附近的治安,不容许任何人来赌场惹是生非。冷面君却是当地监军鲍公公的亲侄儿,野心极大,不但想一统肃州卫,更想将甘州、肃州一带都置于自己的势力之下。也养了一批死士,但不敢与快手阎王硬碰。在武功上,他不及快手阎王,就是手下的一批死士,也不及快手阎王手下那一批亡命之徒。

  冷面君十分了解快手阎王不想理他人之事的心态。正因为这样,冷面君唆使独眼龙蚕食城南一些街道,收取保护费。谁知碰上了城南小混混小风子一时兴起,帮了有记老板娘的大忙,现在又将所谓的怪病女侠小婷卷了进来,这是冷面君怎么也想不到的。

  独眼龙在冷面君的激将法下,一下将刀拔出来,对小婷说:“好,老子看看你有多好的功夫。”

  小婷说:“我看你还是相信这公子的话为好,现在离开还来得及。不然,你想走也走不了。”

  “胡说八道,老子怎会走不了?”

  “因为你也会莫名其妙横飞起来,摔断了手脚,你能走吗?”

  “那么说,刚才真是你弄的手脚了?”

  “我有这么大的本事吗?是鬼神显灵呀。不信,你试向我走近来呀。”

  独眼龙不禁心虚地四下看看,除了远远有些人在围观之外,哪里有什么鬼神了?他壮了壮胆说:“好,老子就走近看看。”

  冷面君说:“走近还不行,还得向她动刀才行。”

  独眼龙一怔:“动刀,闹出人命怎么办?”

  冷面君一笑:“你不会是怜惜这小娘儿吧?不错,这么一个小娘儿,本公子也有点怜惜。这样吧,你用刀挑开她的斗笠,让本公子看看她美不美。”

  “好,其实我也想看看她的脸蛋儿呢。”独眼龙真的想用刀挑开小婷的斗笠了。

  小风子一下跳起来:“你,你,你千万别乱来,招惹了鬼神可不是好玩的。”

  独眼龙喝道:“你这臭小子,老子刚才的账还没有算,你还敢来多管闲事,不怕老子真的一刀宰了你?”

  小风子不去理睬独眼龙的威胁,急对小婷说:“姑娘,你快离开,他们这一伙人都不是好惹的。”

  小婷问:“哦,我走了,你怎么办?不怕他们杀了你?”

  “姑娘,我的事你别多管了,他们是冲着我来的。他们不敢在大白天杀人,我顶多给他们再毒打一顿好了。”

  冷面君用扇子拍拍自己的左手掌说:“看不出你还想英雄救美。”他又对独眼龙说,“这个混账东西,难道你也不敢伤他了?”

  “好,老子就先给这小杂种一刀。”独眼龙凶狠地一刀向小风子砍来。小婷及时推开了小风子,接着一掌向独眼龙拍出。这一股掌力一下又将独眼龙连人带刀拍得横飞起来,摔下来时,左手臂也断了。小婷这一掌,是拍在他抓刀的左手臂,自然是先震断了他左臂骨,然后身形才横飞起来。看不清的人,以为独眼龙的左臂是摔断的。

  冷面君看得傻了眼。这下他相信番僧所说的话了。小风子更是愣在一旁说:“我的妈呀,真的是鬼神显灵了。我们都快走吧,别在这里招惹鬼神了。”说时,他转身想跑开。谁知刚跑两步,一下又翻倒在地上爬不起来。

  小婷一怔,急问:“你怎样啦?”

  小风子说:“我,我,我不知是给他们打伤了,还是双腿发软跑不动了。姑娘,你先走吧,别管我了,这里是鬼神出没之地。”

  想不到五年后的小风子,虽然仍是个小混混,但依然像以往一样好义,不是贪生怕死之辈。小婷便说:“我既然来了,就不能丢下你不管。来,我扶你走。”

  “不用,不用,我自己会走。”小风子为表现自己是个男子汉大丈夫,不需要别人扶着,更不需要一个从来不相识的女子扶着自己。

  冷面君冷冷地说:“现在你们谁也走不了。”

  小婷问:“你想干吗?”

  “我不想干什么,要是你能跟随了本公子,本公子不但可以放这小混混一条生路,还能让他好好在肃州城生活下去,成为一方的小头头,吃香的,喝辣的。”

  “我跟你干什么?”

  “做本公子的第一如夫人,掌管本府内外一切大小事务,在肃州一带,没人敢不敬重你。”

  “你有这么大的势力吗?”

  “本公子是当地监军、人称鲍公公的亲侄儿。”

  “什么?你只是他的侄儿,还不是他的儿子呀?他怎么不爱他自己的儿子,而独爱你了?”

  “我叔叔没有儿子,他将我视为他的亲生儿子。”

  “你叔叔怎会没有儿子的?他不会是做的缺德事太多了,老天爷令他断后吧?”

  冷面君脸色一沉:“你太放肆了!”

  小风子在一旁说:“姑娘,鲍监军是一位公公。”

  “哦?是公公就不能生儿子了?”

  小风子忍住笑说:“他叔叔是个太监。”

  “哦?太监是什么人?”

  “是一个不是男人的男人,专门伺候皇帝老子身边的奴才。”

  冷面君这时更铁青了面孔。他的一张面孔,本来就生得阴鸷可怕。他阴森森地问:“你们说够了没有?”

  小婷问:“我们说够了怎样?没说够又怎样?”

  “你们要是没有说够,还可以说几句,不然,你们再也没机会说话了。”

  “不是吧?我们怎会没机会说话了?”

  “试问两个死人,还会说话吗?”

  “什么?你要杀我们?”

  “不错,谁叫你们说了那些不该说的话。”

  小风子问:“说错话也要杀头,这是什么罪了?”

  “言语罪?”

  “官府有这样的罪吗?没有呵。”

  “官府没有,我有。”

  “什么?你比官府还大?那你不成了皇帝老子了?”

  “本公子就是这里的皇帝。”

  “不是吧?你这不是在造反吗?我看说错话的不是我们,而是你。”

  小婷说:“看来该杀的是你,不是我们了。”

  冷面君向四个打手说:“上去,给本公子将他们抓起来,带回府去。”

  小风子问:“什么?你是当真的了?”

  “你以为本公子说话不算数?”

  小婷说:“你当然说话不算数啦,你刚才还说我跟随了你,可以吃香的,喝辣的,怎么一转眼就要杀我们了?这叫说话算数吗?”

  冷面君打量了小婷一下:“你愿意跟随本公子了?”

  小婷说:“我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好。”

  “那么说,你是不愿意了?”

  “你知不知道我是什么人?”

  “本公子正想问。”

  小风子问小婷:“你不会是什么皇帝的公主吧?”

  小婷笑着说:“差不多,比皇帝公主更加厉害。”

  “什么?还更厉害?那么你是皇帝老子的小姑奶奶了?”小风子愕异地问。

  冷面君冷冷地说:“别说不是什么公主,就算你真的是公主,到了这里,也得听本公子的吩咐。”

  小婷说:“你说的没错,我不是公主,也不是皇帝的小姑奶奶,所以到了这里,也用不着听你的吩咐。”

  冷面君问:“你到底是什么人?”

  “你有没有听说过江湖上出现了一位怪病女侠?”

  冷面君一怔:“你是怪病女侠?”

  两位番僧同时也惊震了:“你就是击败了大漠双鹰的怪病女侠?”

  “是呀,你们看,不比什么公主更厉害?”

  两位番僧说:“怪不得有如此不可思议的武功了。”

  小婷说:“其实我的武功一点也不好,击败大漠双鹰的不是我的武功,而是我那种天生的怪病。”

  小风子愕然:“怪病?姑娘,你得了一种什么怪病了?”

  “我这种怪病,就是男人碰不得我的身体,一碰,怪病就会发作起来,力大如牛,出手飞快,打伤打死了人,自己也不知,就是用铁链也锁不住。”

  “真的?”小风子惊愕地问。

  小婷不去回答小风子的话,而问冷面君:“你要不要我随你回去,做你的什么第一如夫人?你可知道,只要你的手指碰我一下,我的怪病发作起来,不但会杀了你,而且还会将你的府第弄得个底朝天,鸡飞狗走,化为平地。”

  “你是在吓唬本公子?”

  “嗨,我是说真的呀。所以,现在你千万别碰我,你手下的任何一个人,也不能碰我。”

  冷面君不由望着两位番僧,问:“两位大师,你们看怎么办?”

  一个番僧说:“本僧对这种怪病,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另一个番僧说:“贫僧更想看看她的怪病发作起来,会是什么样的情景。”

  冷面君问:“她怪病发作起来怎么办?”

  “有我们两人护着公子,谅她也伤不了公子身上半根毫毛。”

  小婷问:“难道你们的功夫,还胜过大漠双鹰?”

  “不敢说。但贫僧对女施主所说的怪病,不敢相信。”

  “好呀,那你来碰碰我呀。”

  冷面君听了两位番僧的话,便放心了,便喝令四个打手将小婷抓起来。

  四个打手便一哄而上,动手去抓小婷。小婷故意不动。四个打手分为两人一组,一下抓住了小婷的双手。小婷说:“你们真的碰我呀?”

  四个打手害怕小婷的怪病发作,拼死抓住小婷的双臂不放,还推着小婷向冷面君走去。

  冷面君先是还有点担心,但见四个打手一下将小婷抓住了,不由一怔,跟着又狞笑起来:“本公子还以为你的怪病多么可怕,原来不过如此,真是耳闻不如目见。去,给本公子也将那个小混混抓起来,一起带回府去。”

  冷面君话还没说完,小婷一运真气,双臂一动,首先将两个打手震飞,随后出手飞快,又将两个打手狠狠摔在地上。

  小风子好像有意兴波助澜一样,惊恐地叫着:“不好啦,女侠的怪病发作了。你们看,她眼神都直了,我们快跑呀。”

  小婷一听,心想:这个小混混似乎有意提醒自己怎么装怪病了。她真的一下双眼直视,向冷面星君走来,好像身不由己了。

  冷面君见她转眼之间,就将四个孔武有力的打手震飞,又一步一步朝自己而来,吓得大叫:“你别过来,你别过来!”一按手中的泥金纸扇,两支藏在扇骨中的透骨针激射而出。小婷披风一抖,一股强大无形的劲力,将这两支透骨针震得无影无踪。

  这一下,冷面君才大惊失色。这个怪病女侠的怪病发作起来,想不到真的这般可怕。两个番僧大喝一声:“休伤我家公子。”身形骤起,分左右凌空向小婷扑来,伸出他们的擒龙猎虎手法,想将小婷一下抓起来,撕成两半。这一所谓的佛门武功,不在大漠双鹰的鹰爪功之下,甚至更为残忍,一抓而令对手粉身碎骨。

  小婷身形一晃,似幻影般从他们的四爪中闪了出来,击掌反击。这两个番僧,不愧是西域一流的高手,但在小婷眼里,他们不但功力不及大漠双鹰,就连出手的速度,也不及大漠双鹰。大漠双鹰还曾逼得自己一味闪避,没还手的机会。小婷以飞快的身法,闪过这两个番僧四五招进攻之后,出手反击的机会就多了。小婷一声冷笑:“本女侠还以为你们这两个和尚的武功胜过大漠双鹰。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你们等死吧。”

  两个番僧双人联手,抖出了自己的十成功夫,眼见不但没一招击中小婷,连她的披风也抓不到,心中惊疑不已。要是这怪病女侠也胜不了,还有何面目在肃州呆下去?他们心有默契,互有配合,又一连抖出几招最为凌厉可怕的招式来。他们不指望能击毙小婷了,只求能击退小婷,仍能护着冷面君而去。

  小婷已开始反击了。她根本用不着出动兵器,招式随意挥洒,一时是掌,一时是飞袖之功,一时又以指代剑,杀得这两个番僧手忙脚乱,完全打乱了他们联手进攻的步骤。最后小婷骤闪一掌拍出,将一个番僧拍得口喷鲜血,身形横飞了出去。随后趁另一番僧惊震之下,一招摔跤法,又将这个番僧狠狠摔在地下,加上一脚,踩断了他胸前的琵琶骨。接着身形一闪,骤然来到了冷面君跟前。冷面君想再用泥金纸扇发射暗器,小婷一手将纸扇夺了过来,同时将他拍飞,拿着纸扇看了看:“这是什么扇子的?还会发射暗器?”暗运内力一震,这一把铁骨泥金纸扇一下断成了三截,断了的扇骨和透骨针散落一地。

  小婷见冷面君在两个打手的搀扶下站起来,打算逃跑。小婷身似魔魂般一下又出现在他们面前,拂飞了两个打手,将冷面君抓了过来,吓得他大叫:“女侠饶命,女侠饶命!”

  小婷一下好像从怪病中清醒过来,放下了冷面君。其实小婷早已抓断了他的右手臂,却装得好像刚才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一样,四下望望,问:“刚才发生什么事了?怎么你的人全躺在地上了?”

  冷面君惊恐地望着小婷,不敢出声。他不明白这个女子怎会这样可怕,说出这样的话来。

  小风子却从躲避处走出来,远远地说:“女侠,刚才你的怪病发作了。”

  小婷故作愕然:“什么?我的怪病发作了?怎会这样的?是不是有人碰了我了?”

  小风子一指那躺在地上的四个打手:“是,是他们抓住了女侠的手臂。”

  “怪不得我的怪病发作了。不会这些躺在地上的人,都是我怪病发作后打死打伤的?”

  “打死的没有,打伤的却多了。女侠,你的怪病发作时,模样太可怕了,简直变了另外一个人似的,身如魔魂幻影,力大无穷,连两个大和尚也制止不了你。”

  “我说过嘛,你们千万别碰我,一碰我就怪病发作,你们怎么不相信?”小婷转对冷面君问,“怎样了,我伤得你不重吧?”

  冷面君苦着脸说:“不重,不重,但我的一条手臂骨好像断了。”

  “真对不起,让我看看,你的手臂是不是真的断了。”

  冷面君惊恐地说:“你,你,你别过来,我,我,我害怕碰了你,你的怪病更会发作起来,我就没命了。”冷面君说到这里,一下想起来,“你,你,你的怪病好像不发作了?”

  “是呀,我的怪病好像好了。”

  冷面君困惑、惊疑地问:“女侠的怪病,怎么突然发作,又突然好起来的?”

  “我也不知道呀。总之,有人带恶意和不良的念头碰我一下,我的怪病就会莫名其妙发作起来。至于怎么会突然好起来,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要是女侠的怪病好不了呢?”

  “那我就会继续发狂地打人杀人,尤其是碰过我的人和唆使来碰我的人,我会一直追着打死他们为止。”

  冷面君透了一口大气说:“幸好女侠的怪病及时好了,不然,我一定会没命了。”

  “好啦,你们快走吧。记住,以后千万别来招惹我,尤其不能碰我。”

  冷面君对小婷的话哪里还敢回嘴?最后他还得花钱请人抬两个番僧回府,自己也由两个伤了皮肉的打手扶着,坐上一乘软轿而去。至于独眼龙那一伙人,见小婷将两个番僧击败后,早已魂飞魄散,带着受伤的兄弟狼狈而逃。没有冷面君在背后撑腰,他们是再也不敢来城南闹事了。

  这两伙人走后,小婷问小风子:“你怎样了?”

  小风子茫然:“我没怎样呀。”

  “哦?他们毒打了你一顿,你身上一点伤也没有?”

  “是是。我是受了伤,但没伤筋骨,休息两天便没事。”

  “看来,你好像经得起别人的毒打。”

  小风子苦笑了一下:“我这种人出去混江湖,要是不经打,恐怕早已死去十次八次了。因为我练过这一身挨打的功夫,所以不怕。”

  “什么,还有挨打的功夫吗?”

  “怎么没有?只要我不反抗,抱着脑袋缩成一团,任由他们拳打脚踢,他们只能打伤我的身体,却伤不了我要命的地方。他们见我不反抗,又求饶,就会不再打我了。”

  “这就是你练成的挨打功夫?”

  “是呀,还是一个老江湖教会我的哩。”

  “你真是,什么功夫不学,去学这挨打的功夫?你就不怕别人打断了你的手脚,一世残废?”

  “真的这样,我也不怨人,只怨老天爷没长眼睛,或者我命该如此。”

  “好了,你现在能走动吗?”

  “可以,我忍着痛,就可以走动。”

  小婷说:“我来扶你走吧。”

  “不不。你千万别过来。”小风子害怕得连连后退几步。

  “你怎么怕了我了?”

  “我当然怕你了。你碰了我,不不,是我碰了你,你的怪病又发作起来,我还有命吗?女侠,我多谢你,你走吧。我自己会慢慢走回去,用不了别人扶着。”

  小婷一笑说:“我这个怪病有一个特别之处,就是我去碰别人,怪病就不会发作。”

  “不不,我还是离你远一点的好。再说,我身上这么脏,会弄脏了你的衣服。女侠的救命之恩我会永远记在心里的。”

  “你叫我走?”

  “不不,我不敢。我,我,我自己走。”

  “你知不知道,我这次出来,就是专门来找你的,我会丢下你自己走吗?”

  小风子愕然:“你找我干吗?我与你从不相识,似乎也没打过什么交道。”

  “哦?你认不得我了?也听不出我的声音?”

  “我——”小风子不由打量着小婷,最后摇摇头说,“女侠,你是不是认错人了?你的声音很好听,但我从来没有听过呵。我好像也从来没见过你。”

  小婷一想也是,自己和小风子分别有五年了,小风子怎会认出自己来?就是他也不像五年前的小风子,已是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一头乱发,一脸脏兮兮的,嘴唇上似乎还长出了一些毛绒绒的胡子。要不是店小二说他是小风子,乍一看,真不敢相信这个混混,就是自己要寻找的小风子。

  小婷想了一下问:“你是不是叫小风子?”

  “是呀,我就叫小风子。”

  “你有没有去过兰州、凉州一带?”

  “我从小就四处浪荡,去过的地方可多了。东到过长安、华山,西到过沙州、西域。你问这些干吗?”

  “我问你,你有没有见过崆峒派的秦思思女侠和她身边的丫头小婷?”

  小风子一下睁大了眼:“我,我,我见过,你问她们干吗?她们不会与你有仇吧?要是这样,尽管你救过我,我也不会告诉你的。”

  “思思女侠的行踪,用不了你来告诉我,我知道她跟她的师兄弟回中原了。”

  “那,那,那你还问我干吗?”

  “我是要问小婷这丫头,她去了哪里?”

  “我不知道。”

  “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真的,真的,我半点也没有骗你。”

  “那么,在大漠上、神仙湖畔上的事,你也不记得了?”

  小风子不由打了一个冷战:“神仙湖?”

  “你曾经和这小丫头在一起,你不会说,你也不知道吧?”

  “你,你,你怎么知道了?女侠,你到底是什么人?是避祸崖的人?”

  “你看呢,我像不像?”

  “是不是小婷给你们捉去了?”

  小婷想不到小风子不但误认为自己是避祸崖的人,更以为小婷为避祸崖的人捉了去,便有意说:“是呀。”

  小风子说:“怪不得五年来,我怎么也找不到她的踪影。好,我跟你去。”

  “你跟我去哪里?”

  “去避祸崖。我要去见小婷。我会恳求你们的崖主放了小婷。我愿意代替她留在避祸崖,不论干任何粗活苦活我都愿意。”

  “你知不知道,像你这样的混混进了避祸崖,一生一世就别想出来了。”

  “只要小婷能出来,我哪怕就是死在避祸崖也心甘情愿,别说一生一世了。”

  “你是小婷什么人,干吗这样为她牺牲?”

  “我什么人也不是,但我将她当成是我的惟一亲人。”

  “算了,你别去避祸崖了。”

  “女侠,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也不想一想,要是小婷还在避祸崖,我会出来找你吗?”

  “她不在?”

  “她机灵地跑出来了。”

  “什么,她机灵地跑出来了?那太好了。”

  “她好是好了,你就不妙了。”

  “你要对我怎样?”

  “捉你回避祸崖呀,你不是说愿意为她牺牲一切吗?”

  小风子一下怔住不能出声。小婷望着他,含笑地问:“你是不是后悔了?”

  “我才不后悔。”

  “好,那我们走呀。捉了你回去,我也好向崖主有个交代。”

  “走就走,难道我怕了不成?”小风子想了一下又说,“慢着,我怎么能相信你说的话,小婷她真的跑出来了?”

  “那你想怎样?”

  “我要去寻找小婷,见到了她,我才能相信你的话。”

  “这样更好,我跟随你去找。”

  “这可不行,你不能跟着我。你跟着我,我找到了小婷,那你可就捉到她了。这样,不等于我害了小婷了?我可不上你的当。”

  “你想一个人去找?我劝你别在我面前玩什么花样了。现在只有两种选择,一是你跟我回避祸崖,一是你带我去找小婷。”

  “你能不能对我发誓,小婷她真的从避祸崖逃出来了?”

  “这个,我可以对天发誓。”

  “好了,那我跟你回避祸崖。”

  “你真的为她可以牺牲一切,也不愿意带我去找她?”

  “我知道她平安逃了出来,已够了。”

  小婷摇摇头说:“那你跟我走吧。”小婷从怀中掏出两颗药丸,对小风子说,“你服下,这对你身上的伤有好处。”

  “多谢!”小风子接过药丸,想也不想便吞下了。

  小婷瞧着他问:“你怎么连问也不问就吞了,你不怕是毒药吗?”

  小风子狡黠地笑了笑:“女侠要想杀我,易如反掌,何必要用毒药?”

  “想不到你有见识,也有胆量。”

  “要不,我能够在江湖上混下去吗?”

  “我不过夸了你一句,你就老鼠爬上天平了。走吧,跟着我。”

  “是。”

  “你别想从我身边逃走。要是你敢玩花样逃走,我就叫你像那两个光头番僧一样,让人抬着你走。”

  “我一身是伤,连走也走不快,还敢逃走吗?我才没有这样傻。”

  小风子跟随小婷到了客栈,小婷就在自己的隔壁房间开了一间房,让小风子住下,命令小风子从头到脚彻底洗个干净。又给了店小二一些银两,为小风子买两三套洗换衣服回来。店小二惊奇地看看小风子,应声而去。

  小风子愕然:“你这不浪费吗?”

  小婷问:“你不会这么一副脏相,跟着我上路吧?你不怕臭,我可怕臭哪。”

  “其实我可以跑到河里,从头到脚洗得干干净净,用不着花这么多的银两呀。”

  “因为我身上有的是银子呀。”

  “有银两也不能这么大手大脚的花呵,叫人见了多心痛。”

  “我都不心痛,你心痛干吗?你是不是借机去河边洗澡,找机会逃走?”

  “你怎么这般的不相信我?”

  “因为你是个混混,我能相信吗?”

  小风子一时语塞,半晌才说:“好好,你有银两,就花吧,我才不去为你瞎操心。”

  “快回你的房间洗干净,梳洗完毕,换好了衣服来见我。”

  “好吧。”小风子无可奈何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小风子走后,小婷凝神倾听他在房间里的一切动静。她先是听到了水声,随后又是一阵的响动,不久,就没有什么动静了。心想:不会是这个混混在浴桶里累得睡着了吧?蓦然,她似乎从小风子的气息中,听到了一种脚步的轻移声,似乎摸出房间下楼去了。小婷一怔:好呀,你这个小混混,竟敢在我眼皮下逃走。

  小婷不动声色,身形轻闪,从窗口掠了出去。小风子根本没有洗澡,也没有换衣服。他刚走出客栈门口,迎面便看见所谓的怪病女侠站在自己的面前,不由大吃一惊:“你,你,你不是在房间里吗?”

  小婷问:“你是这样洗澡的吗?”

  “我——”

  “你不会说,你突然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要急着去办吧?”

  “对对,正是这样。”小风子打蛇随棍上了。

  “我看,那一伙恶人打得你还不够,仍可以溜得比兔子还快。我只好将你的一条腿打断了,那你就不能跑了。”

  “不不,下次我不敢了,你千万别乱来。”

  “给我滚回到你房间去。”

  “是是。我这就去。”

  “你干吗要逃走?”

  “我——”

  “你是不是想躲开我,自己偷偷去寻找逃出来的小婷?”

  “你,你,你怎么知道了?我心中的事,你也看得出来,你不会是仙女吧?”

  “我要是仙女就好了。要是你真的是去寻找小婷,我就不拦你,让你去。”

  小风子愕然:“你让我去?”

  “是呀。我可以悄悄地跟在你身后。你要是找到了小婷,那我也可以捉到小婷了,那不好吗?现在你走吧,我不拦你了。”

  “不不,我还是跟你回避祸崖的好。”小风不敢再说什么,慌忙转回房间去洗澡了。

  小风子认真地在房间里洗澡,换过了一身衣服,梳好了零乱的头发,像换了另一个人似的,来见小婷。

  小婷一见焕然一新的小风子,也怔住了,心想:这个小混混五年不见,却也长得不俗。而且她也看出,小风子的眼角眉梢中,隐藏着一种狡黠之色,跟以往的小风子一样,机灵古怪。要是不好好套住他,他不知几时,又像滑鱼似的溜掉了。

  小婷含笑地问:“你想不想知道我是谁?”

  “你不是怪病女侠吗?又是谁了?”

  “你想不想看清我的真面目?”

  “想呀,你能让我看吗?”

  小婷将自己蒙面的斗笠取了下来:“现在你看呀。”

  小风子顿时感到眼前一亮。对小风子来说,这几乎是一个绝尘脱俗的女子,在边关大漠上极少见到这样美丽的女子。小风子惊讶地说:“原来你长得这么漂亮呀。”

  小婷问:“你以前是不是认为我长得很丑了?”

  “是是,我以为你是一个丑女,要不,干吗戴上这么一顶飘垂纱巾的斗笠遮面?”

  “你再看看,我像什么人?”

  “你像魔鬼,也像一位天仙。”

  “你怎么这样说的?”

  “你除下斗笠,是一个天仙;但你戴上斗笠,怪病发作起来,就像一个魔鬼了。不不,比魔鬼更为可怕。”

  小婷笑了:“你再仔细认真看看,我是什么人?”

  小风子惊疑、困惑地再打量小婷,心想:她干吗要我再看看她的?难道还嫌我说她不够漂亮吗?这位避祸崖的女杀手,不但有怪病,还有一种怪性格。我得好好地说,千万别招惹了她。小婷问:“你看清楚了吧?”

  小风子应道:“看清楚了。你比天仙更漂亮,是天上少有,人间全无,令人一见,敬若神明。”

  小婷更笑了:“你怎么这样说的?难道你一点也看不出我来?”

  “我,我,我看出来了。”

  “我是谁?”

  “你是武功超绝、江湖少有的一位怪女侠呀。”

  “难道我不像你要寻找的小婷姑娘?”

  小风子一怔:“你像小婷?”

  “你看清楚一点,像不像?”

  小风子不由认真地看着小婷了。他看了一阵后说:“是有一点像,尤其是一双眼睛,更像。你不可能是小婷吧?”

  “我怎么不是小婷了?”

  “你真的是小婷?你,你,你千万别捉弄我了。小婷没有你这样漂亮,武功更不及你。这,这,这不可能。”

  “小风哥,我们有五年不见了,难道我不会变?就是你,也比以前变得多了。”

  一声小风哥,小风子不由一怔。的确,五年了,小婷当时是一个天真的黄毛小丫头,到了现在,当然是一个大姑娘了。小风子不由半信半疑地问:“你真的是我要寻找的小婷?”

  “是呀。在疏林里,你机智冒险救了我和思思小姐,才令我们杀了黑狼谷那一伙山贼,打跑了虬髯汉这个贼头。在红柳园我受重伤时,思思小姐都离开我了,是你陪伴着我。以后,我们又去了神仙湖找宝剑宝藏,从而又救了吐鲁番的人。这些不是假冒小婷的人能说得出来的吧?”

  小风子惊喜得一下跳了起来:“你真的是小婷了。你让我好好仔细地瞧瞧。”小风子看了一阵后说,“我,我,我不是在做梦吧?”

  小婷说:“你咬咬自己的手指头呀,看痛不痛,不就知道自己是不是做梦了?”

  “对对,我咬咬看,因为我不时发到这样的梦,在梦中找到你了,叫我空高兴空欢喜一场。”小风子真的去咬自己的手指头,“呵哎”一声,叫起痛来,跟着又忘情地说,“这一次不是做梦了,是真的了。小婷。你知不知道,在这五年里,我找得你好苦呀。先是找遍了神仙湖一带的村村落落,随后又回去红柳园找你。在以后的日子,我东去了崆峒山,北上了鞑靼、瓦刺国,西去了以往的大宛、娄兰等地方,都找不到你半点的踪影。我以为这一生一世都找不到你了,无缘能再见到你了。想不到居然在肃州城里,让我找到了。五年来,我为了找你,不知受了多少苦,挨了多少打骂,我都咬着牙关挨了过来。找不到你,我死都不瞑目。”

  “你干吗不去避祸崖找我?”

  “我怎么没去?我北上鞑靼、瓦刺,就是想去避祸崖找你。可是在茫茫的大草原上,在漫无边际的大漠中,没任何人知道避祸崖在什么地方,问武林人士也不知。我找了两年,不得不失望地转回来。又去了一次崆峒山,随后又转辗去了祁连山。想不到在加州一带,碰上了一伙马贼。”

  小婷说:“你给这一伙马贼捉去了,成了马贼的养马人。”

  小风子惊讶地问:“这,这,这事你怎么知道了?”

  “我当然知道,是一位蒙面刀客救了你,对不对?”

  “别说了,这个蒙面刀客好凶恶,他几乎将我当成马贼砍了。我大喊饶命,说是给马贼捉回来养马的。他才放了我,叫我赶快走。”

  “你走时,还带走了马贼的三匹马,是不是?”

  小风子一怔:“这事你也知道了?你,你,不会是那个蒙面刀客吧?”

  “我要是蒙面刀客,干吗不当时认了你,拖到一年后才来找你?”

  “不错,不错,我真是一个糊涂虫,你怎会是那个凶恶的蒙面刀客呵。”

  “不过,你应该感谢他才是。”

  “我感谢他什么?感谢他不杀之恩?我可不是马贼呵!他要是杀了我,那是滥杀无辜。”

  “你应该感谢他,是他将你在肃州的事告诉了我,我才找到你的。”

  “真的?你什么时候见到他了?”

  “前天夜里。”

  “那你们是怎么相识的?”

  “他找我比试武功,他赢了,我得跟他走;我赢了,他就将你的下落告诉我。”

  “你战胜了他?”

  “我要不是胜了,他会将你的下落告诉我吗?”

  小风子惊愕地望着小婷。小婷问:“你怎么啦?不相信?”

  “你的武功太厉害了。你这一身武功,是不是避祸崖崖主无畏居士传给你的?”

  “你怎么想到是无畏居士传给我的了?”

  “只有无畏居士,才有如此高深莫测的惊人武功。”

  “我告诉你吧,不是他。”

  “不是他,谁有这么好的武功了?你不是从避祸崖逃出来的吗?”

  “哎,那是我骗你的。”

  “什么,你在骗我?”

  “是呀,要不,我怎么知道你这般的关心我、这般的记挂我?为了我,你可以牺牲一切呀。”

  小风子不由坐了下来:“你怎么这般的不相信我?五年来,我为了四处打听寻找你,不知受了多少的苦呀。”

  “我也在这五年中,不时在想念你呀。这一段日子里,我同样也找得你好辛苦。你知不知道,我为了打听你的下落,几乎上了一些流氓、恶人的当,险些落到了他们的魔爪中了。”小婷将自己这段时间的经历、遭到的风险一一说了出来。最后说,“好了,这一次总算找到你了,我再也不让你从我身边走开了。”

  小风子也说:“你就是赶我走,我也不走了,我死活都要跟在你身边,永远不分开。”

  小婷也说:“好呀,我们就永远在一起,我去哪里,你也要去哪里。”

  “是。”小风子随后又想到了一件事,问,“你几时得了这种别人碰不得的怪病?要是我以后不小心碰了你怎么办?”

  小婷一笑:“你碰我没事。”

  “真的?万一你怪病发作起来,会认出我来,不打我杀我?”

  小婷四下看看,又倾听附近有没有人偷听,然后轻轻说:“我这个怪病是骗人的。”

  “什么?骗人?”

  “嗨,你别大声嚷嚷叫人听见了。要是不说我有这种怪病,我一个单身女子怎能在江湖上行走?我这样一说,就会令一些好色之徒不敢接近我了。”

  “你有这么好的武功,难道还怕了他们不成?”

  “怕当然不怕,但我不想招惹太多的麻烦。我总不能将好色之徒或对我起歹念的人都杀了吧,这不太过分了?”

  “你说的也是。何况有些人会对你起仰慕之心,他们与那些好色之徒不同。”

  “现在,你不害怕接近我了吧?”

  小风子说:“你这怪病是假的,我还害怕干吗?”

  “话虽然这样,你可不能在人多的地方,尤其在茶楼酒馆,你千万别碰我。”

  “为什么?”

  “不为什么。要是你碰了我,我这怪病发作好还是不发作好?要是不发作,让江湖中人看见了,不认为我这怪病是假的吗?发作了,我将你扔不扔出去的好?”

  “对对。我以后不敢乱碰你了。原来你这个怪病女侠的绰号是这么得来的。我还十分奇异,怎么世上有这么一种男人碰不得的怪病?那她今后怎么嫁人?还有哪一位男子敢娶她为妻?”

  “好了。我们不谈这些。我问你,你在这一带行走,大概碰上了不少的马贼吧?”

  “是碰上不少,不过都给我躲开了。可是我在加州,还是给一伙马贼捉了去。他们初初叫我当马贼,我说我胆小怕死,又不会玩刀。最后,他们就叫我看马了。”

  “你有没有看见一位左脸上长着一颗朱砂痣的马贼?”

  “没有呵。”

  “那右臂长有一块青疤的马贼,你也没有看见过?”

  “没有。”

  “将你捉去的那伙马贼中,也没有?”

  “没有。其实,我也知道他们是杀害你父母的仇人,我也在打听他们的下落,希望找到你时告诉你。在那一伙马贼中没朱砂痣和青疤手,要是有,你也不必去找他们了。”

  “为什么?”

  “因为他们几乎给蒙面刀客杀光了。能逃出劫难的只有两个马贼,他们也不知逃去什么地方了。”

  小婷想了一下说:“既然没有,我就去寻找他们。只要他们还没有死,我非要找到他们不可。”

  “要是他们死了呢?”

  “那我也要知道他们的确切死讯。我是生要见人,死要见尸。不然,我怎么也不死心。”小婷说到这里,转问小风子,“你怎么也说起他们了,是不是你听到了他们的音讯?”

  “我是想,事隔已有十年了,而马贼都是以掠劫为生,过着刀口舔血的日子,自己杀人,也会被人杀。要是他们在抢劫时,碰上了武林高手,或者遇上了商队中的能人,经过一番厮杀,难免有伤亡,作为马贼,随时都会掉脑袋。就像五年前,你在神仙湖畔杀了不少的马贼一样。我这么久在玉门关一带寻找你,也打听他们的下落,都没人知道。所以我想他们多半已死了;要不就是金盆洗手,再不干马贼的生涯,在一处地方隐姓埋名隐居下来,要不就是遁入空门,出家做和尚了。何况你连这两个马贼的姓名都不知道。”

  “你是说,叫我别再去寻找他们了?”

  “去找找也可以,但别抱太大的希望。”

  “好吧,那我们在肃州多住两天,然后出嘉峪关去寻找他们。”

  “我们干吗在肃州多住两天,明天不走?”

  “你给人毒打了一顿,浑身青一块紫一片的,难道不需要住下来好好医治?”

  “不不,我这身上的伤不要紧。我们明天就走。要是能在今夜里离开就更好。”

  “干吗你这么急着走?”

  “因为我有点担心。”

  “你担心什么了?”

  “今天你打断了冷面君鲍公子的一只手,恐怕他不会放过你,会很快派人前来寻仇。”

  小婷扬了扬眉说:“他敢?惹恼了我,我不但要了他的脑袋,连他的狗窝也一把火烧了。”

  “冷面君还不可怕,主要是他的亲叔叔鲍公公,那才是十分可怕的人物。只要他动怒跺一下脚,整个肃州地皮都会震动。”

  “哦?鲍公公的武功这么厉害?”

  “鲍公公的武功并不可怕,他顶多和那两个番僧差不多。可怕的是他手中掌握了大权,又是朝廷西北屏障的一个红人。得罪了他,不远走高飞,恐怕谁也别想活。”

  “好呀,我就看他怎么来对付我。”

  “不不。小婷,婷女侠,当我求求你了,我们还是早早离开的好。幸好这里离嘉峪关不远,只要我们一出了关,鲍公公就是有再大的权力,也奈何不了我们。”

  “哦?这为什么?”

  “因为嘉峪关以外的地方,再也不归朝廷的管辖。那是吐鲁番的地方,他不敢调动军马来捉我们。”

  小婷想了一下,也知道武林中人,一般不去招惹官府,不与朝廷作对。便说:“好吧,那我们明天一早就离开肃州。”

  正说着,店小二拍门了小风子怔了怔:“不会是鲍公公的人,这么早就找到这里吧?”

  小婷说:“那你快避开,让我来见见他们。”小婷打开房门,只见店小二带了一个陌生的汉子来见自己,便问:“什么事?”

  这汉子看了看左右,一下闪身进来。小婷一怔:“你这是干吗?”

  那汉子连忙示意,轻轻地说:“女侠请别误会,小人有要事前来告诉女侠。”

  “哦?你有什么要事要告诉我了?我可不认识你呀。”


 

 
分享到:
2小公鸡挖蚯蚓
1小公鸡挖蚯蚓
2兔子阿月
1兔子阿月
2老奶奶和阿里答
1老奶奶和阿里答
2小老鼠玩电脑
1小老鼠玩电脑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