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林传奇 >> 第九回 青衣女魔

第九回 青衣女魔

时间:2014/5/20 12:33:49  点击:2931 次
  谁知那老叫化却说:“什么丐侠,你看花了眼吧?”

  蛇仙铁笛再仔细看了一下,越发惊喜,慌忙一揖说:“恕晚辈有眼无珠,几乎怠慢你老人家了。”他回头对同伴说:“连弟,快过来拜见齐老前辈,今夜要不是齐老前辈出手,我们准丧生在碧云峰人的刀下了。”

  董子宁更是惊讶万分,原来这老乞丐,真的是刘常卿所说的“漠北怪丐”,着来覃公子和俏妇人,一定是他出手,因为出手奇快,自己看不出来,便也慌忙过来拜谢说:“齐老前辈,恕晚辈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你老人家。”

  怪丐哈哈大笑:“你几时学会了阿谀奉承之辞?你在什么地方冒犯了我?”

  董子宁嚅嚅地说:“晚辈在市镇上……”

  “噢!我要感激你才是。”

  蛇仙铁笛这时说:“齐老前辈,你也赶来赴衡山之会,共歼碧云邪教么?”

  “我是因为嘴馋跑了来,却不是来赶这淌浑水的。”

  “你老人家说笑了。”

  “不,不,我才不说笑,我看你们也犯不着赶这淌浑水,还是离开衡山的好。”

  “老人家,你不知道碧云峰人云集衡山?”

  “你们知道么?还不是听人胡说?好了,我先打发这两个人再说。”怪丐说时,衣袖轻轻一拂,登时解了覃公子和俏妇人的穴位,朝俏妇人说:“我也不揭穿你的面目,你们走吧。不过我奉劝你们一句:‘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望你们今后自爱。”

  覃公子和俏妇人见怪丐功夫深厚无比,哪敢再说,相互看了一眼,默默一拜,便各展轻功而去。

  蛇仙说:“老人家,你怎么放了他们走?他们是碧云峰邪教的人呵!”

  怪丐一笑:“人家骂我老糊涂,我看你比我更糊涂。那个女人,根本不是碧云峰人,却是中原武林中有名的人。”

  这不单蛇仙、连弟惊讶,连董子宁也惊讶了,蛇仙问:“她是什么人?”

  “这个,你们以后就知道了,现在我说了你们也不相信。不管他们两个是碧云峰人也好,是中原武林中人也好,都是从一个烂泥塘爬出来的。”

  蛇仙想再问,怪丐说:“好了,好了,你们别打扰我了,明天,我还要去向人家讨饭吃,看看那个青衣女魔哩!”说罢,身形一闪,人已上了山峰,一下就消失在茫茫夜空里。

  “青衣女魔”约期的时辰快到了。

  马家庄内,真是人山人海,各地来的武林高手,侠客义士,江湖好汉,何止千人。马家在口的一条道路上,更是人如流水,来来往往,热闹异常。

  马大侠为了接待各地来的好汉侠士,早已在大门口的广场四周搭起布棚,安置桌椅,准备茶水糕点供应。

  马大侠不仅富甲一方,武功出众,更兼仗义疏财,只要武林人士、江湖好汉有困难来投奔他,他无不招待,倾囊相助。因而又有武林孟尝君之称,成为湘南武林中的领袖。

  广场四周,人们东一堆西一处的议论今天的事,纷纷猜测青衣女魔来找马大侠的意图。有的说:“我看,这个女魔头不外想把马大侠打败,使自己在江湖上出名罢了。”

  另一位摇摇头说:“老弟,我看不那么简单,她要出名,早已在江湖上出名了。她一举而杀了钱家五虎,又伤了中州大侠杨宇庭,这还不出名么?不然,她怎么会得了‘魔头’的称号?”

  “你老兄认为她来干什么?”

  “很可能与马大侠有过不去的地方。”

  “她跟马大侠有什么过不去的?”

  “马大侠得罪了那么多黑道上的人物,当然有过不去的地方啦!”

  “她是黑道上的人物?”

  “要不,她为什么得‘魔头’称号?”

  “老兄,她杀了浙东大盗黑旋风,又伤了碧云峰的蓝魔王,怎会是黑道上的人?”

  “不管怎么说,她杀了钱家五虎,伤了中州大侠,就是武林人士的大敌,人人可诛之。”

  “那么说,老兄准备出手了?”

  那人苦笑一下:“连中州大侠也不是她的对手,我怎么敢出手?不过,这女魔头这次来找马大侠,可不是时候。”

  “呵:这话怎讲?”

  “老弟,你想想,少林、峨嵋、武当这几派武林高手都云集在这里了,他们能眼见马大侠受危而不出手?何况马大侠身怀两大绝技.金标、快刀,素有金标快刀马大侠之称。这女魔头不一定能战胜他。而且他还与峨嵋玉清道长和武陵掌们钟飞云结为生死之交,他们更不会坐视不救。所以我说,这女魔来得不是时候。”

  这时,董子宁和刘常卿早已来到了马家庄。他们不到布棚中去,而是选了一处稍高又不惹人注意的树底坐下,虽然这树下也坐了不少的人,但这些人中。多数是来看热闹的,因而各不相识。而坐在布棚内的,多数是峨嵋、少林、玄武、丐帮的门下子弟以及与马大侠有来往的一般武林人士,甚至有的是趋炎附势之徒。还有的,那就是与青衣女魔有仇怨的人了,准备暗中出手,置青衣女魔于死地,以报仇恨。

  董子宁耽心地问刘常卿:“这个青衣女会来吗?”他不知是耽心青衣女来还是不来,不来吗?那小魔女的姑姑必然露面了。后果不敢叫人去想象,来吗?眼见这么多武林高手在场,青衣女就是武功再了得,还有不死的?他有点耽心这个来找马大侠的青衣女,就是那个在月下山峰上的神秘姑娘。

  刘常卿说:“她既然留下了书柬,还有不来的?”

  “刘大哥,你看这个青衣女是谁?”

  “很可能就是碧云峰黑魔王的妹妹。”

  董子宁摇摇头:“不会是她。”

  “呵1?你怎么认为不是她了?”

  “不瞒你说,我曾见过她了,她说不是她干的。”

  刘常卿愕异:“你见过她了?不是她干的?”刘常卿不便问他怎么会见到黑魔王的妹妹。

  “那么说,必然是那个一举而杀了钱家五虎的女魔头了!”

  董子宁又摇摇头:“恐怕也不是。”

  “不是!?”

  “我有点疑心这是马大侠有意编出来的。”

  “什么!?有意编的?”刘常卿的惊讶不下刚才,“贤弟,你怎么有这个古怪的想法?”

  董子宁怕引起刘常卿的疑心,不敢将小魔女姑姑的想法说出来,只好将小魔女姑姑的看法当作自己的想法说出来,最后说:“我耽心马大侠这样一弄,反而将黑魔王的妹妹招惹上门来了。”

  刘常卿听了摇摇头说:“马大侠绝不会这样做,他要是这样故意编造,不但招来了碧云峰人,也为大下武林人士所耻笑,再说这么多武林高手住在他家,尤其是智慧禅师,身怀上乘内功,洞察秋毫,哪有看不出破绽来?马大侠再蠢,也不会蠢到这种地步,敢去欺骗智慧禅师。”

  “那真是那女魔头干的了?”

  刘常卿一笑:“贤弟,我们不必争论,看下去好了。你看,他们都出来了。”

  董子宁放眼一看,只见马大侠家大门走出一大群人,其中有他师父和师伯们,刘常卿—一向他指点:“贤弟,那位走在最前面的慈眉善目的禅师,就是武林中德高望重的少林智慧禅师了,他后面那个矮小的人,是丐帮的马副帮主,别看他身材矮小,独门的锁喉功夫叫人害怕;其次是峨嵋派的掌门玉清道长和岭南大侠风子清,跟着出来的是山西双侠。他们一个个都具有一门独步武林的上乘武功。可惜的是,这次北方大侠云路老前辈和江南五怪中的凌虚子没有来,要是他们来了,那么,当今武林中的五大剑侠都到齐了。”

  董子宁明白刘常卿所指的五大剑侠,就是南方的风子清,西边的玉清道长,北方的云路,东边的凌虚子和自己的大师伯韩飞林,合称为武林中的五大剑侠。董子宁凝神注视这些武林中的高手。蓦然,他一下看见坐在自己师母徐冰女侠身旁的一位俊俏妇人,不由一怔,心里说:“这俏妇人不就是我昨夜看见的那个俏妇人吗?她跟碧玉峰的覃公子在一块,怎么又坐在我师母的身边了?”他急问刘常卿:“刘大哥,你看,那位坐在我师母身边的妇人是谁?”

  刘常卿看了一下,有点愕然地问:“贤弟,怎么你连马大侠的夫人马大娘子也认不出来了?”

  董子宁更吃了一惊:“她是马大娘子?”

  “贤弟,你不是进过马大侠家么,没见过马大侠的夫人?”

  董子宁摇摇头:“我只是跟我师兄进去,一进去就去找我师母了,跟着……”

  “那怪不得贤弟了,她就是马大娘子,在武林中也颇有名气哩!一张弯刀,打败过不少的武林高手,有弯刀俏夜叉之称。”

  董子宁惊疑不已,他真不敢相信马大娘子就是自己昨夜看到与覃公子在一块的俏妇人,一定是自己看错人了。这时,刘常卿用手肘轻轻地碰了他一下:“贤弟,你看,昨天那个老叫化也来了。”

  董子宁急忙一看,果然就是那位漠北怪丐,他坐在庄口边一处不显眼的树下,身前放着那个店老板给他的大钵头,向人乞求讨钱,因为他混在一群乞丐中,谁也没注意他。董子宁心想:“这真是一位不露真像的高人,身怀惊人的绝技,却不显露。”

  刘常卿说:“他要是漠北怪丐就好了。”

  董子宁一时不明,向:“怎么好呢?”

  “贤弟,你不明白,漠北怪丐虽然怪诞,不但武德极好,为人也极公正。尽管智慧禅师等人可以制止青衣女魔的胡闹,但他们在女魔头的心目中,认为他们是在偏袒、相助马大侠,一场血斗还是免不了,双方必有死伤,但怪丐就不同了,素为武林人士敬仰,就是黑道上的人物,也服他三分。他不偏不倚,一视同仁,帮理不帮亲,他出面劝阻,女魔头不能不服。”

  “要是青衣女不服呢?”

  “那这女魔头就自讨苦吃了!除非这女魔头武功盖世连智慧禅师和怪丐联手也能对付,不然她只有尸横马家庄。”

  董子宁一听,又暗暗为小魔女的姑姑耽心,心想:要是小魔女的姑姑不服,只有自己出面求情了。

  午时到了,马家庄一声炮响,这时,真是人头挤拥,一个个人的目光都注视庄口,鸦雀无声。庄口的一条路上,已再没有行人,显得格外冷清,只有马大侠的四个徒弟把守庄口。

  过了,一会,路上仍没有人出现,众人都交头接耳,纷纷议论开来。

  “这女魔头不会来了!”

  “她怎么敢来的?除非她吃了老虎心、豹子胆,不怕死么?”

  “我看这大魔头根本就没来过湘南,不知是哪个缺德鬼,故意在捉弄马大侠,弄得我们白来此地。”

  董子宁比任何时候都耽心,只要午时一刻一过,小魔女的姑姑就必然在人群中出现了。因为按武林不成文的规矩,约定时辰一过一刻,就算作废,约者就算失败。

  突然之间,庄口道上一匹青骢马飞驰而来,马上坐着一位青衣人,头戴遮阳露髻帽,身披风衣,一块黑纱包住嘴脸,只露出两只眼睛,转眼之间,已到庄口,青马青人,仿如一朵青云,飘然而来。

  马大侠的四位徒弟拔剑相拦,喝问:“来者何人?”

  马背上的青衣人用马鞭轻轻一挥,四把利剑飞起,四个人也给震翻两旁,青骢马飞奔而入庄门。这一马鞭之功力,一鞭之下,竟能同时将四把利剑击飞,又将人震开,内力的深厚,已令不少人瞠目结舌,暗暗喝采,一时之间,广场四周又鸦雀无声,屏息静气,注意着看,只见她来到广场,从马上一跃而下,体态轻盈,动作优美,双手一拱,说声:“青衣女特来拜会马大侠。”声音不高,却以内力送出,马家庄各处角落的人,都能清清楚楚地听到。

  广场四周的人一下又骚动了,他们原以为青衣女魔一定是一位狰狞可怕的女人,虽然没有三头六臂,绝不会想到竞然是这么一个娇小轻盈的少女,大出人们意料之外。

  不知是哪位阿谀奉承之辈或轻薄之徒,在人群中说:“青衣女魔,你来拜会马大侠有何事?是不是有事求马大侠的?马大侠宽宏大量,定会收留你的。”

  青衣大柳眉一竖,一双目光循声寻来,问:“谁这样无礼?怎么不敢站出来说?”

  “你一进庄门,将人翻倒,这有礼吗?”

  那人虽然知道青衣大武功厉害,以为自己躲在人背后说,青衣女魔看不见自己,故一片胡言。谁知他话刚落,青衣女一掌发出,将他前面的人墙震开,掌力又将他拉出来,跟着将他从众人头上摔开一丈多远的地方,摔得他头肿脸青,血从口中喷出、众人更是骇然。这是武林中的“劈空掌”。虽然有些人会,但也不能象她练到这样出神入化的境地。

  青衣女冷笑一下:“算是给你一点警告,下次再敢无礼,莫怪我取了你的狗命!”

  青衣女一进庄门,就露出这两招惊人的武功,除了门口一排坐的武林高手之外,人人莫不变色,连大气也不敢透。

  马大侠见青衣女震翻自己的四位徒弟,又用劈空掌摔伤了自己的一位门客,几乎是扫尽了自己的面子,只是由于各处武林高手在座,不便动怒。出于主人身份,他不得不礼貌地站起来问:“请问姑娘尊姓大名?贵府何处?有何事来找在下?”最后一句,他是明知故问,早已知道这女魔来寻自己的晦气。

  青衣女一笑:“小女子久闻马大侠金标快刀绝技,特来领教。”

  “领教”与“印证”一词,在武林中含意截然不同。“印证”是仰慕对方武功,不含敌意,特来比试武功,意在证实对方武功深浅,不在分输赢,而“领教”一词,却带敌意了,志在分输赢。

  青衣女这话一出,更带有轻视、挑衅的味道了。马大侠勃然大怒,哈哈一笑:“既然这样,在下只好献丑奉陪了!”

  “慢一点,小女子久闻峨嵋玉清道长一字穿阳剑刚柔兼备,在武林中号称‘神剑’,也想一并领教。”

  这话一出,众人愕然,有人忍不住问:“青衣姑娘,你是想他们联手与你比武吗?”

  “正是这样。”

  青衣姑娘括一出口,众人更是惊愕万分。同一位武林高手比武,已是冒险了,现在居然要同两位武林高手比武,而且是联手齐人真是武林少有的现象。这不但把马大侠的武功看得一钱不值,连武林中有名望的玉清道长,也不在眼里。别人尤可,玉清道长哪里忍受得了?他气得面色由青变白,刚想发作,武陵剑派掌门人钟飞云陡然站起,一拍桌面:“太放肆了!你想跟玉清道长、马大侠比武,先来跟我比吧!只要你能战败了我手中的剑,再与他们比吧!”

  青衣姑娘微微一笑:“原来是玄武派的第二高手,武陵派的掌门钟大侠,小女子也略闻武陵剑派以刚猛凌厉出名,要是钟掌门不嫌弃,就与马大侠,玉清道长一并联手上吧。我知这你们三人金兰结拜,誓同生死,患难与共,既然我挑了你的两位结义兄长比武,你自然不甘寂寞了。你来更好,省得我一个个打发,料想你们兄弟三人,小女子也可以招架得几个回合。”

  从青衣姑娘的口气中听出,她不但将钟飞云看得连马大侠也不如,而且轻视到了极点。钟飞云本是个脾气暴烈的人,哪里受得了,拔剑一招发出,势如雷电,金石震动。青衣姑娘用马鞭轻轻一拂,内功之深,不但荡开了钟飞云的来剑,连虎口也感到震痛,幸而钟飞云武功较深,一剑没脱手,但这一招,已将他的气焰打掉了一半。他想再发第二招时,青衣姑娘说:“钟掌门,你讲不讲武林规矩的?亏你还是一派掌门,对一个小辈是这样出招的吗?我还有话说哩!”

  人群中有人同情青衣女了:“是呵!比武嘛!哪有不先打招呼就出手的?”

  钟飞云一张脸涨得通红,不得不收了剑,说:“好,你说吧!”

  青衣姑娘说:“既然是比武,得找一位公道人来仲裁,先订下条件,然后比武。”

  这时,智慧禅师开口了:“善哉!善哉!女施主说的不错,是应先找出公道人,订了比武规则条件,然后比武。”

  马大侠问:“你想找谁当仲裁人?”

  “这由你马大侠挑吧,谁当都可以。”

  人群中有人说:“就请少林的智慧禅师当仲裁人吧!武林中谁不知道智慧禅师德高望重,为人公正?”

  马大侠为了显示自己谦虚礼让的风度,为征得对手的同意,问:“姑娘,就请智慧禅师当仲裁人怎样?”其实,他心里早已同意智慧禅师来当这次比武的仲裁人了。心想,智慧禅师是自己请来的客人,一向与自己交往不浅,哪有不袒护自己的?

  青衣姑娘想也不想,说:“行呵!”

  智慧禅师却摆摆手说:“老衲可当不了这个仲裁人,因为老衲是马施主请来的客人,不论我仲裁得怎样,女施主总会疑心我是在袒护马施主。”

  “我不说你还不行么?”

  “女施主就是不说,旁人也有非议,老衲应该避开这个嫌疑才是。”

  人群中有人发话了:“智慧禅师,你也太过细心了,只要公道,有谁敢非议你?”

  青衣姑娘说:“就算小女子请你老人家当仲裁人,别人总不会有非议了吧?”

  众人起哄了:“是呵!智慧禅师,你就当吧!没人会说你的不是。”

  “既然众人看得起老衲,老衲只好答应,不过,得再请一个人来当仲裁。”

  “怎么要两个当的?”

  “一人计短,两人计长呵!”

  有人笑开了:“你这个老和尚,又不是叫你行伍打仗,商议对敌,还得两个人计长的?”

  “不,不,还是两个人好。”

  “智慧禅师,那你来选好了,选准,谁当。”

  “不,不,我选的不行,最好还是由这位青衣女施主选。”

  “我一个人来,没个相识的,选谁呵!”

  “那么,我来当行不行?”

  众人一看,愕然了,是庄口树下行乞的老叫化。他只知道讨吃讨钱,怎懂得当仲裁?有人笑起来:“你这个老叫化,走路都走不稳,还来当仲裁?你坐下讨钱吧!”

  老叫化说:“我正因为想讨几个赏钱,才当这个仲裁呵!”

  人们中,只有智慧禅师和山西双侠认出了这个老叫化。首先是山西双侠惊喜地叫起来:“齐老前辈,您怎么也来了?”其次是智慧禅师:“善哉!善哉!你这个老怪物,十多年不见,我还以为你升天了哩!你从哪里钻出来的?”

  “我呀,从你西天佛祖爷处偷跑出来的。”

  众人更是惊讶,原来这个老叫化,竟然是江湖上大名鼎鼎的怪丐齐老前辈,马大侠顿时肃然起敬,长长一揖:“原来是齐老前辈,在下有眼无珠,失敬了!”

  齐老前辈哈哈大笑:“哪里,哪里,老叫化本想来马家庄讨几个钱,见门高狗恶,吓得不敢去哩。”

  “齐老前辈取笑了!”

  “马大侠,老叫化来当这个仲裁,不过想讨几个赏钱,可以吗?”

  “这样,在下怎当得起?”

  智慧禅师说:“老怪物,你来得太好了,我找都找不到你这个仲裁人哩!不过,既然你想当仲裁人,我说了不算,还得要当事人同意才行,马施主是同意了,就看这位女施主了。”

  青衣姑娘一笑说:“我更同意,武林中谁不敬仰齐老前辈为人公正?”

  “你这个小女魔头,你这么放心我?你不怕我偏袒马大侠?”

  “小女子不敢有这个想法。”

  “你还有不敢的?钱家五虎你都敢杀了,中州大侠你也敢伤了!我也知道,你在背后,不知骂我多少次老怪物哩!”

  众人一听,都一齐看着青衣女魔,看她如何反应,只见青衣女魔灿然一笑:“您可当面骂我是小磨头。我背后骂不得您?”

  “好,好,你也太目中无人了,一举向三大武林高手挑战,你败了,我看你怎么打算!”

  “这是小女子自作自受,怨不得他人。”

  “好,好,既然你同意我当仲裁,背后可别骂我。”老叫化说着,掉头对智慧禅师说,“老和尚,我看,你我当仲裁还是不行。”

  “呵!为什么不行?”

  “你别看这小女魔头嘴巴说得怪好听的,要是我们判她输了,她可一辈子骂我是老怪物,骂你是老不死的。你倒不要紧,关起门来念经,我可受不了,一个老怪物出去讨吃,还有人给我?不把我饿死了?”

  众人不但哄笑起来,连青衣女魔也笑了:“齐老前辈这是你自己说的,我可没说你。”

  智慧禅师笑问:“老怪物,你说怎么办?”

  “我看,再选一个女的来当仲裁,一来堵住了小女魔头的嘴,二来嘛,我们两个老怪物争执起来,由她来当仲裁的仲裁,好不好?”

  “好,好,那挑谁呢?”

  “这个由小女魔头挑吧,男的她不认识,女的,她总认识吧?即使不认识,也起码知道名声。”

  “女施主,你挑吧!”

  “可惜,我知道的,她们不在这里。”

  “谁呵!你说来听听,只要不远,我们派人去请她。”

  “岭南双剑的凤女侠。”

  智慧禅师暗暗点头,佩服青衣女魔有眼光,问:“还有谁?”

  “云路大侠的第一女弟子韦氏女侠。”

  智慧禅师皱皱眉:“她现在可是碧云峰人。”

  “小女子只看人品,不管门派。”

  “唔,还有吗?”

  青衣女魔蓦然想起,说:“噢!还有一位,我险些忘了,她就在眼前。”

  智慧禅师愕异:“谁!?”

  “武夷徐冰女侠!”

  众人—听,一齐喝采起来。

  这一声喝采,别人听了,只是佩服,或者高兴、同意,可是在董子宁听来,情感就不那么简单了,他是百般感触,激动万分。他想不到自己的师母,这般受武林人士所推崇、敬仰,连这被人们称为女魔头的青衣女,也知道师母人品之高,他不禁又再次打量蒙面的青衣女。自从这蒙面的青衣女魔飞马进马家庄后,董子宁的心情又惊又喜又耽心,喜的是果然有这么个青衣女,小魔女的姑姑不用再露面了,免却了中原武林与碧云峰人的相斗,惊的是青衣女魔的武功竟这样可怕,出手两招,就弄得人们目瞪口呆,惊呀不已。最后听到她一举而向武林三大高手挑战,又为她暗暗耽心了!尽管这蒙面的青衣姑娘被人们称为“魔头”,但他从这青衣女魔的行动、说话中认出这位蒙面女魔隐若就是山峰上神秘的姑娘。他不明白为什么这个神秘姑娘单身独闯马家庄,其他人不挑,单单挑玉清道长和马大侠比武,这只是单纯为了比武?恐怕不那么简单,背后一定隐藏着什么仇怨。

  这时,人们的注意力都集中到徐冰女侠身上了。尽管徐女侠久经风霜,深阅人世,在众目睽睽之下,也一时给弄得手足无措,面孔绯红。她以感激的目光望着大家,又以奇特的目光注视了青衣女魔一眼,说:“我,我不行呵!”

  智慧禅师说:“徐女侠,既然这位女施主选了你,众人又赞同,你就当吧!”

  众人也说:“徐女侠,你不来当,就没人敢当了!”

  徐女侠不禁看了看自己的丈夫一眼。肖飞雨见自己的妻子名声竟高出自己,心里已不是滋味,但在众人注目之下,他不得不点头同意。徐女侠说:“既然这样,我只好当众出丑罢了。”

  青衣女魔走到她面前,行了一礼,说:“徐女侠能出来当仲裁人,小女子多谢了!不过,小女子还有一事想动问徐女侠,外家是不是河南襄阳人士?”

  “贱乡正是襄阳,姑娘何以相问?”

  “襄阳徐怀望老先生,不知是徐女侠何人?”

  徐女侠愕异:“那正是家父!”

  青衣女魔一听,使低头下拜。这不但叫徐女侠愕然了,众人都惊讶起来,不知是什么回事。徐女侠慌忙扶起:“姑娘为何行此大礼?”

  “徐女侠有恩于我,小女子怎敢不拜?”

  徐冰更愕然:“我与你素不相识,何来的恩?姑娘,你恐怕认错人了!”

  “小女子一年来查访恩人的下落,今日才得证实。但愿小女子今日比武,侥幸能从剑下脱生,他日必当厚报,再叙详情。”青衣女魔说完,又行了一个礼,站回原来地方,听候仲裁人宣布比武。

  徐女侠更是纳闷,心想:自己从来没见过她,并且这几年也从没出过武夷山,哪来有恩于她呢?钟飞云在一旁说:“徐师妹,小心上这女魔头的当,说不定这是女魔头的诡计,叫你在仲裁时偏袒她。”

  徐女侠正色地说:“既然众人同意了我,我只能以仲裁人的身份,不论亲疏,秉公而断,不讲情面。”

  众人又是一声叫好。

  智慧禅师说:“老怪物,三个仲裁人之中,你来主持吧!”

  “不,不!应由你来主持,三个仲裁人中,众人首先推选了你,老叫化不敢越位。”

  智慧禅师问徐女侠:“你意见怎样?”

  “当然是大师你了!”

  众人说:“智慧禅师,别推让了,快主持吧!”众人都急于看双方的武功了。

  智慧禅师说:“好!老衲唯有听命了。老衲首先想说明一下,女施主要以一人战三人,与武林中比武的规则不合,我们不能破坏这一规则,只能一对一,以分胜负才是。”智慧禅师这话表面非常公正,无可指责,其实他内心里已稍稍偏袒马大侠一方了。他感到一人战三人,玉清道长等人胜了也不光彩,女魔头败也不丢面,万一女魔头胜了,更扫尽了中原武林人士的面子。

  怪丐说:“这小女魔头要以一人战三人,你又怎么办?”

  “那只有这样办了!由女施主收回原话,只与其中一人比武。”

  青衣女魔说:“不行!”她看了徐女侠一眼,又望望钟飞云,“我不与武陵掌门比武行,但非要与他们比武不可!”语气的坚决,不容人更改。

  钟飞云一听,女魔头这话是明显地小看他了,他深知女魔头武功的厉害,但在各处武林人上的面前,他丢不了这个面子,说:“不行,我非参加不可,而且只我一人来领教这女魔头的武功。”

  青衣女魔冷笑一下:“钟掌门,刚才一招还没领教过吗?刚才我只用了三成的功力,要是再加三成功力,你这一张手掌早废了。”

  众人一听,又是骇然,武陵掌门都经不起她一招,那我们在座诸公,还能经得起她半招的?

  钟飞云正想答话,怪丐说:“好啦!现在是比武,不是比嘴巴。要是比嘴巴,我老叫化唱起‘莲花落’来。你们一个也比不上。”

  众人又是哄然大笑,有人开玩笑说:“齐老前辈,你就唱一段‘莲花落’好了,让我们大家听听。”

  “好小子,你是来看比武,还是听我老叫化唱‘莲花落’的?”

  那人还想说,旁边的人开腔了:“你少打岔好不好?你还想看比武吗?”那人才没话了。

  智慧禅师说:“女施主,你看怎样?”

  青衣魔女说:“那就三个人一块来吧。”

  “女施主,这是你一方的意见,老衲还得征求对方,看同不同意。”

  怪丐说:“老和尚,别误时辰了!我老叫化上少林找你、找智善、智能、智空几个老鬼一块联手跟我比武,你答应吗?答应了,这不丢了你少林寺的面子?”玉清道长和马大侠一听,正说中了自己的心事。马大侠说:“对这个女魔头,还用得我们联手上的?”

  智慧禅师说:“这就为难了,除非另有一个折中办法。”

  徐女侠一直没出声,这时问:“大师,你有什么折中办法。”

  “她一定要马大侠等三人比武。那只好请她再找两个同伴来,参加这场比武。”

  怪丐说:“老和尚,你这话又欠妥了!”

  “怎么欠妥了?”

  “这个小女魔头诡得很,蒙了块黑纱布不让我们看清她的面目,你叫她找同伴来,正好中她的下怀,她转个脸,黑纱布换上了红纱布,说是她的同伴,一会儿红纱布又换青一布,来来去去,就是她一个人,这不欠妥么?”

  “老怪物,你说怎么办?”

  “同伴可以找,但必须先叫她把黑纱布摘下来,让我们看清楚了她真正的面目,才不上她的当。”

  众人一听,又一齐叫起来:“对,对,先请她把黑纱布除了,让大家看清楚。”众人的确想看看青衣女魔的真面目,看看她是什么样的人。

  徐女侠也想着看青衣女魔的真面貌,看看自己在什么地方见过她,以帮助自己的回忆,便笑着问:“姑娘,你能把纱布取下来吗了?”

  青衣女魔犹豫了一会,点点头:“既然徐女侠有命,小女子怎敢不除。”

  青衣女魔刚把面纱除下,众人更是惊讶异常,这可不是一般人的面孔,看她宛如一朵出水芙蓉,美丽端庄,落落大方,明眸皓齿,光采夺人。连马大侠也看得惊呆了,他想不出自己在哪里得罪了这样一个美人,也不明白她为什么要找自己挑战。

  董子宁一看,这个青衣女魔,正是自己在山峰上见到的那位神秘青衣姑娘。她根本不象人们所说的女魔形象!

  智慧禅师说:“女施主,按武林规矩,你既要与他们三人比武,只有再找两位同伴来,参加这场比武。”

  “禅师,小女子找不到呢?”

  “那只好请女施主改期,带齐两位同伴,约期再比武。”

  智慧禅师既偏袒马大侠,也出于好心。他早已看出这个青衣女魔武功高于马大侠,也不在玉清道长之下,单打独斗,不但钟飞云、马大侠不能取胜,玉清道长也不可能稳操胜券。三人联手齐上,胜了也为武林人士耻笑,败了更声名扫地,说不定更引起一场群殴,因为马大侠和玉清道长门下子弟,已个个怒形于色了。他想藉此化干戈为玉帛,拖延日子,自己再找这个女魔谈话,劝解她取消比武。

  徐女侠也看出了智慧禅师的用意,微笑一下:“姑娘,是不是改期比武好?”她也想找这个姑娘谈话,她已从姑娘冷冷的目光中,看出了这姑娘必定与马大侠有什么仇怨,希望了解一下,是仇是怨,以后再定。要是出于什么误会,她便进行调解,使双方言归于好。因为这次武林人士集会衡山,主要是应付碧云峰人的挑衅生事的。

  青衣女魔紧咬下唇,仇怨之深凝集眉宇,杀气阵阵从目光迸出,她辛辛苦苦追寻线索,好容易才找到了,岂能轻易放过?万一马大侠和玉清道长突然销声匿迹,自己又去哪里追踪?正想开口说话,蓦然之间,一朵青云从屋顶飞落,董子宁急忙一看,惊怔了,是小魔女的姑姑碧波仙子。她神采飘逸,面带微笑对青衣女魔说:“妹妹,这老和尚一定要你找同伴,我当你的同伴好了。”

  人群中有人惊叫一声:“这是碧云峰女妖!”众人一听,心头一怔,慌忙散开,有的按剑,有的拔刀。碧波仙子一笑:“看你们惊成这样,还说是堂堂中原武林人士呢!”

  玉清道长这时找到发言机会了,冷笑一声:“你来得太好了!贫道正想找你。”

  “老贼道,就算这位妹妹不找你比武,我也要找你比武的。我倒想看看你那把剑是怎样的神剑法。”

  怪丐问:“你叫什么名字?”

  “既然有人称我女妖,就叫我青衣女妖好了!”

  “好,好,一个女魔,一个女妖,你们刚好一对。你要参加比武,首先得问这个小女魔头同意不同意你是她的同伴。”

  青衣女魔说:“我同意。”

  智慧禅师一怔,说:“这样一来,女施主你不怕将自己放在与中原武林人士敌对的位置上么?”

  “禅师,此言差了。据小女子了解,碧云峰人并不是个个都是恶魔,中原武林人士,也不是人人都正人君子,有的甚至比碧云峰的坏人还不如。小女子说过,我只看人品,不论派别,仗义而来,小女子只有感激,其他就不考虑,我同意这位姐姐是我的同伴,是我相请的。”

  碧波仙子微笑说:“多谢妹妹瞧得起我了!”

  “姐姐,小妹从心里感激姐姐的高义,在中原武林人士如云之际,不畏利害,出手帮助。”

  智慧禅师仍有意刁难说:“你们两个,还少一位,找不到,比武之事,恐怕还得改期。”

  碧波仙子道:“老和尚,这事你难不倒我们,我会再找一位来。”

  青衣女魔奇异:“姐姐,你带了人来?”

  “妹妹!我没带,是他早已在这里了。”

  “谁。?”

  碧波仙子一指:“就是那位站在高处树下的人。”小魔女的姑姑所指的人,不是别个,却是被玄武派赶出教门的董子宁,也是自已相识的人。

  青衣女魔暗吃一惊:“姐姐,小妹也知道这人心地极好,只是他的武功……这不是叫他徒然送死吗?”

  小魔女的姑姑用密音之功将话送出,这种密音之功,与岭南怪老人的腹音送话一样,要说给谁听就谁所,其他任何人都听不到,都要具有上乘的内功才能练成,有异曲同工之妙。她说;“妹妹放心,这人有一种奇妙的独门步法,能闪过当今武林任何上乘高手的十招进攻,到时由我们提出比武条件,对他有利,就万无一失了。”

  青衣女魔惊讶地:“真的?”

  “姐姐能忍心叫他去送死么?再说他有恩于我们碧云峰人哩。”

  “不知他答应不答应。”

  “妹妹,此人不但心地极好,也极仗义,只要妹妹亲去相请,动之以情,他准会答应。”

  青衣女魔想起了昨天早晨在山峰上的对话,点点头说:“那小妹去请他了!”她身形一闪,一刹之间,就到了董子宁的面前,这种飘似轻烟的轻功,与天儿怪侠的轻功如出一辙,又令众人惊讶,连怪丐也暗暗点头赞许了。

  青衣女魔对董子宁说:“董少侠,我有事相求阁下了!”

  董子宁一时惊得手足失措,慌忙一揖问:“女侠这样称呼,在下愧无藏身之地了。请问女侠有何事要在下效劳的?”

  “少侠不是说过,愿为我分忧吗?现我特请少侠为同伴,参加比武。”

  董子宁大惊:“可是在下武功不济,虽愿为女侠去死,但恐对女侠无益。”

  青衣女魔轻轻说:“董少侠,那位青衣姐姐说你有一门奇妙的步法,完全可以应付上流高手的十招,少侠不能相助么?”

  董子宁这才想起了自己的迎风柳步,怔住了。这时,他心境异常地复杂,虽然自已被驱除教门,再也不是玄武派门下弟子,但自己仍然是中原武林中的人,况且师恩难报,怎能与师父、师伯们对敌?答应吗,不但对不住师母,而且誓必与中原武林人士为敌了,自已死不足惜,但更遭武林人士的唾弃,不答应吗?那自己不成了贪生怕死的小人?

  青衣女魔见他怔怔不语,微叹一声:“董少侠既有为难之处,我也不强求少侠相助,只好请那位青衣姐姐再请别人……”

  董子宁一听,心中又是一怔,暗想:要是碧波仙子将红魔王、蓝魔王或者碧云峰其他高子请来,势必演变成一场流血斗争,中原武林人士与碧云峰人的仇杀更不可收拾了,不如我去,从中尽力相劝也好。于是他慌忙一揖说:“在下愿为女侠效力,只求女侠在比武时手下留情,点到为止,别伤害了马大侠他们。”

  “少侠放心,我不像人们所传说的胡乱杀人的魔头,我只要玉清贼道和姓马的回答我的几个疑问就行了。”

  董子宁大喜:“既然这样,在下也愿为女侠出点薄力。”跟着又疑惑地问:“女侠只问几个疑问么?”

  “唔。”

  “既然这样,女侠又何必与他们比武?”

  青衣女魔一笑:“不比,不胜了他们,恐怕他们不愿回答,就是胜了。他们也恐怕未必回答哩!少侠,请随我来吧。”

  董子宁虽然疑惑,仍跟随那神秘的姑娘来到众目之下的广场。这时,不但令刘常卿和身旁的一些武林人士惊讶,连在场所有的人都惊诧万分。他们原以为青衣女魔邀请什么武林高手或什么可怕的魔头到来。想不到却请了这么一位名不见经传的武林小辈,有人认识他是被玄武派赶出来的董子宁,更是奇异不已,有人更是冷冷发笑。只有玄武派为人非常尴尬,钟飞云更是怒火直冲,恨不得一剑就劈死了这叛逆的人,他居然竟敢公然地跑到邪教人之中。

  怪丐见董子宁与青衣女魔走来,奇异地看了他一眼,跟着笑道:“原来是你。”

  董子宁向他一揖说:“齐老前辈,晚辈有礼了。”

  “好了,不必多礼了!你这好心的小子愿为这女魔头送命?”

  青衣女魔说:“齐老前辈,你怎么这样说?小女子宁愿丢了自己性命,也不能让别人伤害他半根毫毛。”

  董子宁也说:“在下自知武功不济,但这位青衣姑娘以诚待人,又有恩于我,亲自相请,在下怎能不从?在下只求双方比武,相互印证武功,点到为止,不伤人命,能消除误会,平息武林中的仇杀,在下就是死,也心满意足了。”

  智慧禅师也奇异地看了董子宁一眼,说:“善哉!善哉!董施主能化于戈为玉帛,这真是莫大功德,今后必有善报!”

  怪丐说:“老和尚,你别一厢情愿了,难道你看不出这场比武隐藏杀机么?”

  “但愿你我尽人事而为,不令无辜丧生。”

  “我没有你这老和尚大慈大悲。”怪丐又回头向董子宁:“你真的要卷入这场比武?不怕死么?”

  “在下既然答应,生死就置之度外,只求平息中原武林人士与碧云峰的仇杀。”

  碧波仙子这时说:“怪不得那小丫头说你是个浑人!有人从中挑拨,不杀了这些奸人,你平息得了吗?”

  怪丐轻轻地在董子宁肩上拍了一下说:“好,好,你既然自愿找死,怨不得别人了。”他这一拍,已将自己体内的一股真气,从董子宁的肩禺穴输进了董子宁的体内,他已暗暗看出董子宁面色不行,内力不济,借此以报一饭之德。董子宁得了这一股真气,别说可以应付十招,就是二十招也可应付了。他只感到怪丐拍了自己的肩膀一下,自己精神大振,却不知道怪丐已帮了他的大忙。因为化功丹的药力,这时已慢慢地在他体内产生了作用,虽然没明显感到,但内力缓缓外泄,而怪丐输进的真气,不但抵消了化功丹的作用,更添增了他的内力,虽然这股真气不能根本消除化功丹,但起码推迟了它的效力,使它延期到明天下午才发生作用,这一点,怪丐也是没有想到的,因为他根本不知道董子宁已服下了化功丹。

  徐女侠以复杂忧虑的目光看着董子宁,董子宁不敢与她的目光接触,也不敢叫师母,因为一个被赶出教门的人,已不是玄武派的人了,师徒关系也已一刀两断,何况还有师伯、师父在场,他更不敢去叫,以免师母为难。

  怪丐对智慧禅师说:“老和尚,这小女魔头已找来了两位同伴,看来不比也不成了。”

  智慧禅师暗暗摇摇头,说:“那就比吧,不知双方比武的条件如何?”

  “老和尚,你是不是老糊涂了,怎么问起我这个老叫化来?你应当问问当事的双方。”

  智慧禅师问青衣女魔:“女施主,你的条件是什么?”

  青衣女魔转向青衣女妖:“姐姐,你说吧!小妹以你意见为主。”

  碧波仙子说:“妹妹,还是以你为主才是,姐姐怎敢越……”

  “姐姐,你不是说——”青衣大魔本想说你不是说要对董子宁有利么?

  碧波仙子点点头:“那好,姐姐只好先说了,我提议这一次比武,以真正武功分胜负,最好文比。”

  智慧禅师问:“施主的意思是先由一方发招,受方只能闪避,不准还招对不对?”

  “对!还招算输,这才显得真本事。”

  智慧禅师又问马大侠:“施主,你同意文比吗?”

  马大侠一想,文比更好,只要我们先发招,谅这女魔女妖武功再强,何避再快,也快不了我的快刀真功和玉清大哥的神剑,便说:“我同意,不知由谁先发招?”

  怪丐说:“这个好办,抓阉儿,谁抓到一个‘先’字,就由谁先发招。”

  青衣女妖说:“妹妹,比武既然是由我们挑起的,当然由他们先发招了,好不好?”

  “对,姐姐说的是,应由马大侠他们先发招,不必抓阄儿了!”

  她们真像一对亲姐妹似的,一样的青衣,一样的貌美。所不同的,青衣女魔比较年轻,在十八、九之间,身穿一套浅青色的衣裤,而小魔女的姑姑年在二十一、二之间,着深青色衣裤。

  马大侠为了表示自己大侠的风度,说:“不!我是主人,应由她们先发招。”

  智慧禅师说:“大家别推让了,按武林规矩,应当由受挑战者先发招才是。”这话是明显袒护马大侠一边了,但也的确是武林中不成文的一条规矩,无可指谪。

  徐女侠问:“那发多少招为准?”

  怪丐说:“高手比武,胜败只在二、三招之间,我看三招够了,双方有没有意见?”

  这一点,双方都同意了。

  怪丐说:“三招之内,不能将对手击倒和击中,就由守方为攻方,在三招之内,也不能将对方击倒和击中,比武就算不分胜负。”

  智慧禅师问:“他们三个人比武,怎样算胜算败算和?”

  徐女侠说:“不能是一个战三个,只能一个个单打独斗,才能分出胜败。”

  怪丐说:“对!双方间,一胜两败,算败,一胜两和,算胜,一败两和算败,一胜一负一和,算和。”

  智慧禅师点点头:“好!那谁跟谁斗?”

  “这由双方选择好了!”

  智慧禅师问马大侠:“你们三人,挑选谁为对手?”

  马大侠说:“大师,既然他们寻上门来,由他们挑好了,不管是谁,我都奉陪。”其实,他很想挑董于宁为对手,但怕这话一出,不但武林人士瞧不起自己,连结义的大哥和三弟,也瞧不起自己。

  智慧禅师问青衣女魔:“你们呢?”

  怪丐说:“要是你们也说随便,那就只好再抓阄儿了,抓到谁对谁,谁就跟谁比武。”

  青衣女魔问小魔女姑姑:“姐姐,你对谁好?”

  “妹妹,既然你找那个姓马的,就由我来对付那个峨嵋老贼道好了,由董少侠对他的什么师伯吧,我还有话要问那老贼道哩!”

  “好,我同意姐姐的意见。”

  事情就这样决定下来。董子宁对钟飞云,青衣女妖对玉清道长,青衣女魔对马大侠。

  禅师又问:“胜了怎样?败了又怎样?要不要划出道道来?”

  青衣女魔用目光询问姐姐,小魔女姑姑说:“妹妹,这由你说,什么样的道道,姐姐都依从你。”

  “姐姐,我们要是输了,小妹愿自行了结自己,姐姐,你呢?”

  “姐姐也愿割下头来陪妹妹。”

  青衣女魔心里大为感动:“姐姐,小妹不敢累了姐姐和董少侠,败了,由小妹一人自行了结好了。”

  “妹妹,你这是哪里的话?世上难得知己,你我虽素不相识,蒙妹妹相信我,瞧得起我,只要妹妹一死,我也绝不偷生,何况我们不一定败哩!”

  “姐姐,这样,我们是生死之交了,请姐姐在上,受小妹一拜。”

  小魔女姑姑慌忙扶起:“妹妹,何必这样,你我准备应敌才是。”

  青衣女魔又对董子宁说:“少侠,由你先接手,你不管是胜是败都好,先离开此地。”

  董子宁摇摇头说:“女侠,这话错了,在下武功虽然不济,愿以死相随,要是说败的话,首先是在下之过,累及了你们,在下焉敢独生?”

  青衣女魔叹息:“要说世上真有君子,少侠是当今武林第一君子了,请受小女子一礼,但愿我们今日不死,他日再报少侠之德。”

  在场众人,除了峨嵋和玄武派的一些人以蔑视的目光看他们外,其他不论带敌意或不带敌意的,见到他们如此,莫不感动,暗想:看他们三人行为,怎会是邪教、女魔和不轨之徒?他们肝胆相照,品德高尚,足可与武林中第一流正直的人相比了!在众人的情感中,又慢慢地倾向了他们这一边。

  智慧禅师问:“女施主,你们若是败了,自行了结?”

  青衣女魔点点头:“是!”

  智慧禅师又问:“要是马施主他们败了,也要他们自行了结么?”

  青衣女魔摇摇头:“小女子不想要他们的人头,只要他们如实回答小女子问的两件事,并且当着众位武林人士回答。”

  智慧禅师愕然:“女施主,你只是为问两件事而来?”

  “正是这样。”

  众人更愕然了。世上哪有为问两件事而比武的?而且还要搭上自己的一颗人头?这个女魔头一定疯了!有人轻轻地说:“这个女魔头,美是美了,可惜是个疯子。”

  “她要不疯,什么人不请,却去请一个武功平常,而又是被赶出教门的人?”

  智慧禅师说:“女施主,那又何必比武?你要问什么事,尽管问他们好了,老衲敢说,只要不损他人名誉,不违背侠义行为,他们一定会乐意回答女施主的。”以慈悲为怀的智慧禅师,仍然不放弃化干戈为玉帛的念头。

  青衣女魔冷冷地睨视了马大侠一眼:“不!这个武是比定了,而且我姐姐也有话问玉清道长,请他如实回答。”

  怪丐哈哈大笑:“人家骂我是老怪物,你也在背后骂我为老怪物。我看,你比我这个老叫化更怪,有你这么划道道的吗?输了,割下人头,赢了,只要人家回活?”

  智慧禅师说:“女施主,依老衲看,你们要是输了。也不必以性命相赌,只要从此以后,不再在江湖上生事就行了!”

  小魔女姑姑问:“老和尚,你意思要我们姐妹俩人,从此绝迹江湖,不再生事?”

  “女施主,这不更好吗?”

  “那比割下人头还不好受,我们姐妹愿以人头奉上。”

  智慧禅师摇摇头:“你们对自己太苛刻了!还是等老衲问问马施主他们吧,看他们意见如何。”他转身问马大侠:“马施主,你们的道道又怎么划?”

  马大侠征询玉清道长,玉清道长早已在心里有数,感到钟飞云对那玄武叛逆,那是稳操胜券,不在话下。自己对那女妖凭自己这把神剑,又是先出手,谅那女妖武功再高,也逃不过自己三招,也是必胜。这样,就算马二弟败给了女魔,那还是胜了。既然女妖女魔要求自断,那正求之不得。他立在一个万无一失的位置上,卖了一个人情给智慧禅师说:“贫道同意禅师高见,她们输了,就请绝迹江潮,永不生事。”他不提自己败了怎么打算。

  怪丐问:“老道,你们输了又该怎样?”

  钟飞云说:“我也自行了结。”

  “嗨!三弟!”玉清道长说,“我们何必与她们一般见识?依她们划的道道好了!”

  智慧禅师说:“这样,老衲宣布比武规则了!第一,这次比武是文比,由马施主一方先发招;第二,攻的一方,连发三招,守的一方只能凭武功闪避或拆招,不得还招。三招之后由攻方变守方,守方变攻方,也是连发三招,守方不得还招。第三,双方道道如下:马施主一方胜了,要求对方绝迹江湖,永不生事;女施主一方胜了,要求对方当众回答她们要问的三件事;第四,双方比武之中,死伤自负,与他人无干,旁人不得进行干扰或挑衅生事。”

  众人一齐叫好。

  怪丐问:“老和尚,若是攻方发出四招以上怎么办?守方还招又怎么办?”

  “仲裁人有权制止,宣布犯规,犯规作输论。”

  “好,好,应该补上这一条才行。”

  比武开始了,第一回合,由武陵掌门人钟飞云对董子宁。这时,董子宁和钟飞云都上场了。众人暗暗为董子宁捏一把汗,认为他必死无疑。徐冰女侠更不敢去看这场比武,连青衣女魔也为董子宁的生死而担心了。只有小魔女的姑姑神色依然,轻轻地用密音之功说:“妹妹,你完全放心好了,那老怪物已暗中助了董少侠—把之力,他将自己体内的一股真气,送给了董少侠,别说三招,三十把他也能闪得了。”

  青衣女魔看了一下董子宁的面色,暗暗点头:“但愿姐姐所说的,我不求他胜,但求他不受伤就行了。”

  钟飞云双眼喷火,他恨不得一剑就劈了这玄武的败类。心想,这畜生自来寻死,徐师妹也怨我不得了。董子宁初时惊慌,但看青衣女魔和小魔女姑姑以关切的目光看着自己,感到她们两条性命都系在自己身上,不由定下神来,向钟飞云深深一揖:“钟——”他想叫钟师伯,一想自己已出了教门,便转口说:“钟掌门,请发招。”

  “慢点,我有话说。”

  众人一看,原来是山西双侠中的二侠唐人虎,怪丐问:“唐老二,你想说什么话?”

  唐人虎命人将五锭金元宝摆在桌上说:“为了给这场比武添彩头,五搏一,谁人敢来赌?要是董子宁赢了,这五个金元宝就是他的,要是董子宁败了,我只要他一百两银子。”

  众人一下哄笑起来,有人说:“唐二侠,算了!谁也不敢要你这五个金元宝,你还是收起来吧。”

  另一个人说:“我有一百两银子,不会自己买酒喝。何必又白白送给你?”

  有一个人说:“好了!唐二侠,谁都没那么傻,别说五搏一,就是五百搏一,也没人跟你赌。”

  众人的嘻哈笑骂,不外是说董子宁输定了,这给董子宁心灵不但是个极大的打击,也使他刚刚定下来的心又一下打乱了。

  这时刘常卿也挤了上来,他眼见董子宁面孔雪白,手脚微颤,他为了给董子宁添勇气,一下站了出来说:“唐二侠,找刘某跟你赌了!”他解下腰带上的一个玉环,送到唐人虎面前,“你看,我没带银子来,这玉环大约可值多少银子?”

  唐人虎一看,这是一个汉玉环,价值不下一百两,便点点头说:“不错,值一百两,你跟我赌了?”

  刘常卿说:“当然跟你赌,要是我董贤弟输了,这玉环便是你的,要是我董贤弟胜了,我也不要你五个金元宝,要一个就行了,我是一搏一,公平交易。”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我说五搏一就五搏一。姓董的胜了,这五锭金元宝是你的。”

  碧波仙子以奇异的目光看了刘常卿一眼,暗想:这姓刘的倒有眼光,也难得他给董子宁添勇气,于是她微笑对唐虎人说:“唐二侠,要是董子宁不胜又不败,你又怎样?”

  唐人虎哈哈大笑:“就是和了,我这金元宝也是他的。”他怎么也不会相信董子宁不败在钟飞云剑下。

  碧波仙子一笑:“你不后悔?”

  “男人大丈夫,说一是一,绝不后悔。”

  马大娘子在旁一声冷笑:“赌钱有什么稀奇。”她将一把弯刀往桌上一摆,“谁敢跟我赌这把刀?我也是五搏一,要是这董叛贼胜了,我让他在我身上砍五刀;败了,我只在他身上扎一刀就行了,谁敢跟我赌?”

  众人一听,相继愕然,这哪里是赌博,这是赌命。

  碧波仙子冷笑两声:“俏夜叉,你说话算不算数?”

  “谁说我说话不算数?”

  “好!俏夜叉,本姑娘跟你赌了。”

  青衣女魔暗吃一惊,说:“姐姐,你何必跟她一般见识。”

  玉清道长怕青衣女妖后悔,连忙说:“江湖上最重诺言,说一不二。”

  碧波仙子一声冷笑:“玉清贼道,你怕我后悔吗?还是害怕我比武?”

  玉清道长仰天大笑:“碧云女妖,就是你跟马大婶子赌输了,我也要跟你比武,让马大婶子在你尸体上扎上一刀。”

  “老贼道,你等着好了。”

  怪丐说:“好了,好了,你们怎么赌,我不管,我只管比武之事,开始吧。”

  众人这时更带着紧张的心情看董子宁与钟飞云比武。因为这场比武,不但董子宁将命搭上去,还搭上碧波仙子的一条命。青衣女魔心里暗暗打算:要是董少侠真的败了,谁人敢动姐姐和董少侠一根毫毛,我首先就取了他的性命。

  董子宁重振精神,向钟飞云一拱手:“钟掌门,请赐招。”

  钟飞云怒喝一声:“畜生,看剑!”

  他第一招式,与冯老五在山坡劈董子宁的招式一样:白龙翻江。但钟飞云比冯老五功底深厚得多了,剑势凌厉在十倍以上。董子宁哪敢怠慢,运用了天山怪侠的迎风柳步,随风背一闪,避开了钟飞云的第一招剑。钟飞云略露惊异,他以为自己第一招剑出手,董子宁必然被劈翻,不死也带重伤。竟然给闪开了,他认为董子宁只是偶然闪开自己的第一招罢了。跟着第二招出手,变换招式,采用了武夷的一招:云断秦岭,剑势凌厉迅猛,拦腰劈来,叫董子宁没法问避。董子宁又是一着迎风柳步轻轻地闪开。迎风柳步有个奇特之处,越是刚劲凌厉的剑势,越易闪开,因为它借助对手剑风的来势而闪开了。

  众人见董子宁连闪两招,异常惊讶,连徐女侠也惊奇起来,暗想:这畜生去哪里学来的这奇特步法?竟能躲过他钟师伯的剑招,那太叫人意外了。

  钟飞云见两招劈不倒董子宁,更暴跳如雷,第三招出手,如泰山压顶,剑气如一片寒光,笼罩了整个董子宁的身形。这是武陵派的绝招——雪压武陵,任何人也躲闪不了。其实这一招剑式,含了八招变化,钟飞云已顾不了自己是一派掌门,竟用这一绝招对付一个小辈,一剑之下,能将董子宁割成八块,这是武陵最残忍的一招,只用来对付江湖上十恶不赦的魔头,一般不轻易使用。

  徐女侠见钟飞云使出了这一绝情的招式,颜色大变,她不敢去看董子宁死后惨状,掉开了视线,连智慧禅师也摇摇头,而奇异的现象发生了,董子宁的身形如鬼魔幻影一样,连闪八下,只见剑光人影乱闪,混成一团,分不清是剑光还是人影,最后,董子宁闪开了。全场轰然一声喝采,既佩服钟飞云那精湛的剑术,更佩服董子宁高超的步法。徐女侠急忙一看,董子宁不但没分成八块,连衣服也完整无缺,安然无事。钟飞云恼羞成怒,迅速又一招而来,徐女侠大喝一声:“停!”她“停”字刚一出口,小魔女姑姑的衣袖含着一股劲力拂出,只见剑光一闪,“当”地一声,钟飞云手中的剑脱手飞出,不偏不符,刚刚插在马大侠大门的一块横匾之中,剑身仍然摆动不已,众人更是骇然。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分享到:
古代妓院潜规则揭秘 如何对付女客人
三传者 有公羊 有左氏 有谷梁49
聪明的小牧童1
《红楼梦》哪个丫环把当二奶做为终身奋斗目标
白雪公主
小猪胖胖打针的故事1
2淘气的小鼹鼠
黄泉路2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