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江湖传奇 >> 第十八回 白衣美妇

第十八回 白衣美妇

时间:2014/5/19 7:13:08  点击:5389 次
  却说玉观音回头一看,贾长老已自拍天灵盖而死。玉观音心有所动,说了一声:“他也自知无颜活在世上,死了也好。”

  小蛟儿又愕异了:“他怎么自杀了?”

  梅英眨眨眼说:“你在问谁?”

  是呵!小蛟儿也感到不知问谁好。但大家心里都知道这贾长老自杀的原因,只有他一时还不明白。

  玉观音已在问剩下的四个人:一僧一道一尼,再加上那二十多岁的青年。除走了岭南一掌杜傲天,其他的人全都魂归地府。

  玉观音问他们:“你们打算如何?”

  和尚说:“请女施主发落。”

  “我要你们死。”

  “阿弥陀佛!请女施主下手就是。”

  “你们怎么不放手一搏?或许,这还有—丝生还的希望。”

  “贫僧等人,自问不是女施主的对手,又何必一搏?”

  “那么,你们是甘愿受死了?”

  青年怒道:“你要杀就杀好了,何必多问?”

  那老道叹了—声说:“就算女居士今日不杀我等,我们迟早也要死的,不如死在女居土手中,还来得干净。”

  梅英、竹英和小蛟儿都感到奇怪,人总希望求生的,哪有人求死的?难道他们四个人活腻了么?

  玉观音侧头问:“老道土,你这话怎么说?迟早总会死的?不错,一个人的确迟早总会死,不是病老死,就是给人杀死。你怎么说死在我手里,会干净些?”

  女尼说:“女施主,黄木道长是说,我们都服下了教主所赐的毒药,受逼而来,一死之后,我们寺院的弟子或者亲人们,就可以免除威胁了。”

  小蛟儿问:“你们服了毒药?怎不请医生医治?”

  女尼苦笑一下:“要是医生能医治,我们何必受威胁而来侵犯贵山庄?这毒,除了教主和副教主会化解之外,谁也化解不了。”

  “那他们怎不给你们化解的?”

  僧尼们—听,苦笑不语。这真是全不谙世故的无知小孩的说法,要是他们愿化解,又何必逼自己服下毒药?那不多此一举?他们奇怪这小孩子武功极俊,怎么却这般糊涂?怪不得杀星玉观音骂他为小混蛋了。

  玉观音瞪了他一眼,骂起来:“你是不是混蛋得不可救药了?我也真不知道世上竟有你这么一个小混蛋。他们给这些人化解了,还能驱使这些人吗?”

  小蛟儿吓得不敢出声。玉观音又对那四个人说:“好!你们自愿寻死,我便杀了你们,横直我已杀了这么多人,也不在于你们四个。”

  小蛟儿急叫:“三小姐!”

  玉观音不由停了手,瞪眼问:“小混蛋,你想说什么?”

  “我,我是想说,要是有人愿化解了他们身上的毒,你还杀不杀他们?”

  “谁能化解他们身上的毒了?”

  “我师父。”

  “你师父!?是谁?是那个三不医的徐神仙老光头?”

  这四个人听了不禁愕异。他们以为小蛟儿是梵净山的弟子,师父不是地贤夫人,就是这个杀星玉观音了。怎么也想不到小蛟儿是三不医徐神仙的弟子。徐神仙的弟子,怎么又会为梵净山庄的人巡山了?他们很感到莫名其妙。

  小蛟儿回答:“是。”

  玉观音吼起来:“小混蛋!你还有个完的没有?我满怀兴趣的出来杀人,给你左问右说的,弄得我杀人全无兴趣。现在我不杀了!”

  小蛟儿有些意外和惊喜:“你不杀了?”

  “我现在只想杀你!”

  “杀我!?”

  “小混蛋!你怎么不早生二十年、三十年的?你早生了,碰上了我,我不杀你才怪!”玉观音狠狠说完,一闪身而去。

  小蛟儿感到突然和莫名其妙。这个年年十八岁的杀人观音,怎么说说着就自己走了的?掌下游魂的僧、道、尼和那青年,也感到愕然:怎么这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走了?她不杀我们?只有梅英、竹英含笑不语。

  小蛟儿怔了半晌,问梅英、竹英:“姑姑,这、这怎么办?”

  梅英说:“你是巡山使者嘛!问我们干吗?杀不杀,捉不捉的,你自己拿主意呀!”她又对竹英眨眨眼说,“妹妹,我们走吧!人家是使者,我们可不能乱出主意呵!”

  竹英笑笑说:“姐姐说的是,我们走吧!”

  小蛟儿着急起来:“你们都走了,我怎么办?”

  竹英说:“你看着办呀!”

  她们两个,真的双双走了。

  小蛟儿又呆了半晌,望着那四个人,心想;将他们捉了回去,地贤夫人不杀了他们?他不忍地问:“你们干吗还不走的?”

  女尼问:“小施主愿放我们走?”

  “你,你们都走吧!今后可别再来梵净山了!”

  老道念了一声无量佛:“小居士心地仁厚,必有善报,我等叩谢了!”

  他们正想转身走,小蛟儿想起一件事,叫道:“哎!你们慢点。”

  他们又停下来,问:“小居士有什么吩咐我等四人?”

  “你们出去,最好去南华寺找我师父,他会给你们医治的。”

  黄木道长苦笑一下:“多谢小居士,只要贫道等人一出梵净山,就身不由已,怎能去寻找令师?”

  小蛟儿茫然问:“怎么身不由己的?”

  女尼说:“小施主,你不明白。我教在各省各地,都遍布耳目,只要我们擅自行动,不但自己身亡惨死,也殃及弟子和亲人,除非我们死了,才可以解脱。”

  黄木道长又说:“小居土,别说我们无法能找到令师,就是找到了,恐怕也化解不了这毒,并且说不定还累及了令师受害。当今武林,只有奇侠—枝梅夫妇,才有可能化解。”

  “奇侠一枝梅!?你们怎不去找他?”

  黄木道长苦笑一声:“小居士,我们身不由己,能去找么?除非兄奇侠夫妇来找我们才行,要是这样,奇侠要冒极大的危险了!”

  小蛟儿又是愣了半晌,女尼合十说:“小施主没话,贫尼等告辞了。”

  在夜色之下,小蛟儿望着他们远去,才转回冰湖边,梅英,林大叔夫妇已在等候他吃饭了。

  梅英问他:“你杀了他们?”

  “我,我没有。”

  “那么,你是放走他们啦!”

  “姑姑,他们也怪可怜的。”

  林大嫂问:“你真的放走了他们?”

  “唔。”

  “嗨!要是我去了,不扭断他们脖子,也起码扭断了他们的手脚,叫他们今后再也不敢闯来梵净山。”

  “婶婶,他们身上都有毒,早晚会毒发而死,又何必断去他们的手脚。”

  “你听他们说的?他们才死不了!”

  “难道他们骗我,没服过毒药?”

  看湖人林大叔说:“他们也没有骗你,不过,他们的教主会定期给他们服下另一种药,抑制毒不发作而已,好啦!小蛟儿,吃饭吧,别再说了,夜里,你还要去巡山的。”

  从此以后,小蛟儿便日夜巡山,他基本的作息时间是:白天未时出去,到戊时归来;夜里是子时出去,到翌日的辰时初归来。此外,便是吃饭,睡觉和练功。由于他一身真气盈体,轻功极好,在山野森林中纵跳飞跃,如飞魂幻影,在梵净山庄四周一百里内来往两周,加上他听觉嗅觉异于常人,几乎在他行过的五里范围之内,不论是人还是飞禽走兽,都逃不过他的耳鼻,循声嗅味而寻到。

  他经过第一次巡山的经验教训,再也不那么傻了,再也不在山道小径上行走了,而是沿着山道小径两旁,在树林、乱石、丛草走动飞纵,使自己在暗处,而不在明处。往往发现有生面人出现时,他悄悄跟踪一段路,暗暗观察。是一般行南小贩,樵夫农子偶然路过,便不出现,放他们经过。要是认为可疑,便突然出现在他们的面前,盘问追查,不是来犯梵净山庄的,也都一一放过。每逢巡山时,他也知道自己的身后,有人悄悄跟着,他从气味和行走的声音一下就辨明,不是梅英,竹英,就是兰英和菊英,不时还有那个三小姐哩!两个月来,小蛟儿的巡山似乎一帆风顺,没出什么意外,也没发现有什么可疑的人物出现。小蛟儿暗想:莫非那个端木一尊和姓黄的秀才,见一下死了那么多人,吓得不敢再来了?的确,有那个杀人不眨眼的老观音在,别说他们,就是自己也害怕,何况还有地贤夫人,何必再打发人前来送死?

  正所谓平静的河面,往往下面有危险的急流或暗礁。异常平静的日子里,往往是暴风雨来临前夕的预兆,小蛟儿这么想,但端木一尊却不这么想。他像是一个赌红了眼的赌徒,输了之后,更要大赌,企图赢回来。他一次折了两名长者人物和十多位武林一等高手,半点也不害怕,只不过活动更加隐敛,行动更为谨慎周密,他暗中又调动了包括马凉这个笑面杀手在内的十多个一等上乘高手到来,连黄文瑞也派到第一线去。誓必一举而捉到小蛟儿。因为小蛟儿在端木一尊的心目中,是武林中举世少有的奇珍异宝,得了他,便能称霸武林,就是奇侠一枝梅夫妇,也不放在眼里。得不到他,为他人得了去,自己连生存也有危险,别说要称霸武林了,听以他誓在必得,得不到就毁了他,也不能让他人得去。这是世上奸雄野心家们的一个共同特点。

  梵净山庄四周一百里内,两个月来平静无波,其实并不平静,只是无波而已。那些偶然路过的行商走.贩,樵夫农子,有的是给端木—尊收买,有的为端木一尊利用,盘问他们路过梵净山时,遇到什么和听到什么。同时,端木一尊更在梵净山庄的百里之外,四周都派有暗桩,每日都在观察梵净山的动静,两个月来,端木一尊掌握、摸清楚了小蛟儿巡山的时间和来往所经过的路线,便密锣紧鼓地进行活动了。

  小蛟儿以为自己不走山道小径,在山野林木、乱石丛草中行走纵跃,是在暗处,谁不知偏偏在明处,端木一尊派人和收买人前来侦察,好像在明处,其实却在暗处。在斗智方面,小蛟儿怎么也敌不过狡猾阴险的端木一尊,何况黄文瑞、马凉等人,哪一个不老奸巨滑?

  一天下午,小蛟儿照例出来巡山了,他在一丛乱草中穿过,突然莫名其妙地掉进一个陷卧中去了,他还弄不清楚是怎么回事,怎么这丛草里有这么一个大深坑的?又给一张以手指粗牛筋结成的大网罩了起来,蓦然又跳出了四五个精明强悍的蒙面大汉,一个个轻功极俊,行动无声,一人拉了一个网角,提了小蛟儿飞跑出了梵净山的禁地,小蛟儿这才知道自己中了贼人们设下的陷阱,落到端木一尊的手中,不由慌了起来。

  小蛟儿第一次在巫山给甘凤凤用网装起来,将他当猴儿似的抬回家去,现在又给人用网装起来了,不知要抬去哪里。他在网里大喊大叫:“快放我下来!你们要抬我去哪里的?”

  这四条汉子根本不去理睬他,翻山越岭急奔,因为他们看见一个红色的讯号,在梵净山空中出现了,这是梵净山庄报警的讯号,他们害怕那令人胆裂的杀星玉观音和地贤夫人追来,那么,自己四人,一个恐怕也逃不了。

  转眼之间,他们已远离梵净山一百五十多里,来到了湘黔交界的崇山峻岭中,在一处破烂的山神庙停下来,每个人才算透了一口大气,认为梵净山庄的人再也不会追来,就是沿途追来,也有自己的人在半途拦截。

  的确,这四个汉子没有估计错,梵净山庄是有人追来了,追来的人是地贤夫人的四大女伴之一的梅英。红色的讯号,也是她点燃放出来的,的确,在半路上,她给端木—尊暗伏的两位高手拦截住,其中的一位高手,便是黄文瑞。

  论单打独斗,梅英与黄文瑞的武功在仲伯之间,但黄文瑞另有一位高手相助,梅英就处于下风了。尽管梅英在十多个回合后力伤了那一位高手,但也为黄文瑞以扇柄打穴的功夫点了穴,仰面而倒。那位受伤的高手狠狠地说:“黄使者,快宰了这贱人,我们走。”

  黄文瑞看了看梅英,摇摇头说:“这姑娘是地贤夫人的四大女伴之一,不能杀,还是交给副教主发落的好。”他又对梅英说:“姑娘,对不起,在下得罪了。”

  梅英咬着牙说:“贼子,你不杀我,终有一天,我必杀了你们。”

  黄文瑞微笑:“姑娘何必动怒?要是你能与我们合作,我们教主将对姑娘以上宾之礼相待,有享受不尽的繁华富贵。”

  “去你们的春秋大梦!我劝你们还是乖乖将我和小蛟儿放了,不然,一旦地贤夫人和我们三小姐赶到,你们一个也逃不了。”

  一说到地贤夫人和那杀星玉观音,黄文瑞不由变色。暗想:“我得赶快离开此地,要不,两个女魔头赶来了,那真是死无葬身之地。”他再也不说话,出手点了梅英哑穴,提了便走。

  再说,小蛟儿到了那间破山神庙不久,便有一位笑吟吟的人从庙里走出来。小蛟儿见了,不由倒抽了一口冷气,这不是别人,正是端木一尊。他含笑问:“世侄,还认得我吗?”

  小蛟儿说:“你,你捉我来这里干什么?”

  “世侄,对不起,为了请你出来,我不得不用这个办法了。”

  “那,那你们要带我去哪里?”

  “我会带你去一处谁也不知道的地方。”

  “去那干吗?”

  “去练功呀!世侄,我会将我一身的绝学,包括我用计的韬略,一并传给你。加上你现有的功力,便可纵横江湖,没人敢惹你了。”

  “我不学!”

  端木一尊一笑:“世侄,等你看见了我的武功,你就愿意学了。”

  正说着,黄文瑞提了梅英而来,小蛟儿一见,惊怔了。急问:“姑姑,你怎么样了?”

  梅英因为封了穴位,不能动,也不能说话,只能用眼光望着小蛟儿。

  端木一尊一下认出了梅英,在没有发现小蛟儿的异功时,要是能捉到了梅英,他无疑亦会惊喜,可是现在有了小蛟儿,梅英就不那么重要了。他皱皱眉问:“贤弟,你将她捉了来,有没有人盯踪?”

  “教主放心,属下是兜了—个大圈子,布下了种种伪迹,才秘密的转到了这里。”

  端木一尊点点头:“贤弟真不愧是足智多谋,这样我就放心了。”

  小蛟儿大叫:“你们快放了我梅姑姑。”

  端木一尊问:“世侄,我放了她,我和你让地贤夫人知道,不危险吗?”

  马凉在旁说:“教主,这人放不得,最好干脆将她杀了,以免留下她有危险。”

  小蛟儿大惊:“你们要杀我姑姑?”

  端木一尊笑道:“世侄,我们怎会杀害梅姑娘的?”他用眼色示意马凉,“马贤弟,你可要好好接待梅姑娘,我将她交给你了。”

  笑面杀手马凉看了—眼小蛟儿,会意了端木一尊的意思,一笑说:“属下会好好伺候梅姑娘的。”说着,便过去提了梅英。

  小蛟儿急道:“你要提我姑姑去哪里?”

  端木一尊笑说:“世侄!他会带梅姑娘去一个远远的地方。”

  小蛟儿早已看出梅英穴位被人封了,这一带走,必死无疑。他一急,浑身的真气激荡。他本来—身真气已够奇厚的了,在第一次巡山时,受了杜傲天几掌,将杜傲天一半的真气内劲吸为己用,加上这两个月来的勤练内功,一身真气便充满全身的每一条经脉。他这一急,内在的潜力又似山洪般的进发出来,比一年多前给端木一尊封了穴位,捆了手脚,装进麻包里时,几乎增添了一倍的功力,“砰”地一声巨响,如平地响起了一声炸雷,真气激荡,震得牛筋织成的大网片片横飞,小蛟儿的身形更动如脱兔,一跃而起,已凌空向马凉扑永,双掌齐出,掌劲如狂风怒浪骤起。

  马凉三年多前早已在浮云山庄中领教过小蛟儿的内劲,近来又听人传说小蛟儿一身奇厚的真气令武林人士瞠目咋舌,怎敢与他对掌?他不愧为久闯江湖的高手,急忙就地一滚,不由自主地放下了梅英,然后顺着小蛟儿拍出的掌劲,纵身到一棵树上,尽管这样,他还是给小蛟儿拍出的劲风,压得几乎喘不过气来,心闷欲吐。

  小蛟儿也在同时,提起了梅英,跃到一棵高树上,顺手拍开了梅英身上被封的穴位,他真气激荡,又跟三不医徐神仙学过点穴、解穴的功夫,内劲所到,梅英身上被封的穴位,莫不应手而解。

  从小蛟儿震碎大网,跃起,出掌,救人和拍开梅英身上的穴,只在短短的刹那间完成,快得简直令人不可思议,端木一尊等人在这突然而变的事件中,全都惊震得呆若木鸡。

  黄文瑞捉梅英可以说是犯了一个极大的错误。要是他不把梅英交由端木一尊处理,就地将她杀了,小蛟儿没有看见,一身的真气就不会这样全力地爆发出来,说不定会给端木一尊摆布。但他一见梅英生死在一刹之间,小蛟儿天生救人而不顾自己的本质,一下使真气全迸发出来,才发生令人想不到的突变。

  梅英在树上舒展了一下经脉,以感激、惊讶的目光望着小蛟儿,说:“小蛟儿,我们走。”梅英比小蛟儿有经验,一下看出了端木一尊在这山神庙的四周,埋伏着不少的人,便提醒小蛟儿先离开这地方。

  小蛟儿说:“好!姑姑,我们走。”

  端木一尊也从惊震中醒过来了,一声长笑:“你们走得了吗?”

  小蛟儿问:“我们怎么走不了?”

  “世侄,你再向四周看看,我不想你们变成了两只刺猬。”

  梅英轻声说:“小蛟儿,我们真的走不了啦,四面都有强弓弩箭。”

  小蛟儿往四周打量了一下,的确,山神庙四周的树下、草丛以及山神庙的瓦面上,都有一色黑衣劲装的汉子手持弓箭埋伏着。另外,还有十位高手,都跃上自己周围的树上,他们手里全部都有兵器。而自己和梅姑姑,只得—双空手。不论自己从哪一个方向逃走,就是端木一尊不下令射箭,也有人拦截。小蛟儿问:“我们怎么办?”

  梅英说:“要是我有—把剑在手还好办,现在我只有一双空手。”

  端木兰尊嘿嘿笑道:“世侄,我劝你和梅姑娘乖乖的下来,我可以保证不伤害你们半根毫毛。”

  小蛟儿问:“我们下来你就不杀我们?”

  “嗨!我怎会杀你们的?我只想你们离开梵净山庄,别受地贤夫人这魔头的凌辱和磨折而已。”

  “那你们干吗用网将我提了来?干吗又点了我梅姑姑的穴位,叫她不能说话不能动?”

  “世侄,不这样,我怎请得你们来?”

  梅英突然想起来,轻声对小蛟儿说:“别听他胡说八道的,你最好为我从他们手里夺过,一把剑来,同时,你也需要—把刀防身。”

  小蛟儿问:“姑姑,我怎么去夺?”

  “用摄物掌,你内劲极强,尽管贼人们离我有三四十丈远,凭你的内劲,一定可以将他们手中的兵器夺了过来,但千万别让他们知道我们的意图。”

  “姑姑,我知道了!”

  端木一尊见他们在树上交耳轻说,便问:“世侄,你想清楚了没有?”

  梅英轻说:“小蛟儿,由我来敷衍他,麻痹他们,你看准了目标,出奇不意将刀剑夺过来。有了兵器,我们就不怕他们射箭和进攻。”

  “唔,姑姑,我知道。”梅英放声问:“端木一尊,我们下来了,你真的不伤害我们?”

  “梅姑娘放心,我不会骗你们。”

  “那么,也不绑我们,点我们的穴?”

  “只要你们不跑,我可以答应。”

  “端木,我实在有点不放心,你到底要我们去哪里?”

  “姑娘,首先我们离开武陵山再说。”

  这时,小蛟儿已看准目标了,双掌分左右同时发出了强大的吸力。将笑面杀手马凉手中的剑,和附近树上一位高手手中的刀吸了过来。刀剑一到手,小皎儿高兴得欢叫:“姑姑,我夺到刀剑了。姑姑,你拿剑。”

  梅英有剑在手,心一下定了很多,笑道:“小蛟儿,你真有办法,我们大家都背靠着树干,防贼子们发箭,要是有人攻来,你就施展三小姐传你的刀法。”

  “那不要砍死劈伤人么?”

  “你这是自卫,你要是不愿砍伤劈死他们,那就等他们来捉你,挑断你的经脉好了!我顶多陪你一块死。”

  小蛟儿一听要挑断自己的经脉,这是他最害怕的,这比杀死他更可怕,弄得他生不能生,死不能死,像天圣老人—样。他心一横,说:“姑姑,我听你的,他们攻来,我就劈了他们。”

  “小蛟儿,这就对啦!”

  端木—尊见小蛟儿居然能凭空吸走别人手中的兵器。要是吸走一般人手中的兵器,还不怎么惊震,但吸走的,竟是自己本教中一等高手的兵器,又相隔三四十丈那么远,就是自己和教主也没这份能力,更是惊怔了。梵净山庄的武功,真是深不可测。他感到再不将小蛟儿和梅英解决,万一梵净山庄的人赶来,将是前功尽废。便说:“你们再不下来,我下令放箭,这些箭镞,都是淬了巨毒的,你们可想清楚了。”

  梅英说:“你们放呀!”

  “姑娘,你不怕中毒身死?”

  “死了,总比给你们活捉的好。”

  端木一尊对小蛟儿说:“世侄,你下来。我要下令射箭了!”

  小蛟儿说:“我愿跟姑姑一块死,也不下来。”

  端木一尊一咬牙:“先对准那妞儿,放箭!”

  顿时,四面八方的箭纷纷向他们射来,更多的箭,集中在梅英的身上。梅英凭借背靠树干,这株大树,枝密叶浓,挡住了不少飞来的箭,梅英挥展剑法,将飞到面前的箭一一挡飞打落,对小蛟儿说:“别害怕,只要我们坚持一会,梵净山庄的人便会赶到。”

  一轮箭后,端木一尊见无法射伤他们,一声怒喝:“上!”

  首先,便有三四位武林高手纵跳而来。端木一尊这次所带的十多位高手,除了四下埋伏的一批射手和暗器高手外,这十多位高手,都是过去称霸一方或纵横一处的黑、白两道的成名人物。有的是被逼而来,有的是自愿投靠而来。论单打独斗,其中任何一个人都可以与梅英交锋而不处于下风。

  梅英见四个人从别的树上跃过来自己的树上,形成一道包围圈,分站在不同方向的树枝上。单这四个人的轻功,已达上乘,落在树枝上而树枝不摇晃,不由暗暗吃惊。暗想:这个端木一尊,去哪里网罗到这一批高手的?要是夫人和三小姐还不及时赶来,这山神庙前,是自己葬身之地了。她凝神持剑应战。

  也在这时,蓦然—位白衣女子凭空而来,出剑两三招,就将这四位高手逼下树去,梅英惊喜地叫喊,起来:“三小姐,你赶来了!”

  这女子回首含笑问:“什么三小姐的?你是叫我吗?”

  梅英和小蛟儿一看,全都惊愕起来,这位女子,年约三十来岁,根本不是什么杀手玉观音?而且更不是梵净山庄的姐妹,是一位陌生的女子,目光流盼,神采飘逸,面若春花,艳绝人寰。令人几疑这不是人间的凡人,而是天上的仙女临凡。小蛟儿和梅英从来没看见过这么一个神闲气定,飘洒欲仙般的美女子。而这女子,在梅英和小蛟儿最渴望有人相助时出现了!一出手就轻易将四位武林高手赶下树去。梅英惊喜问:“姐姐是谁?”

  这女子笑问:“你看我是谁?像不像一个妖精?”

  “哎!姐姐说笑了!”

  女子说:“我们别呆在树上了,下去会会他们。”

  小蛟儿说:“姑姑,你别下去,他们有很多的人,四周还有更多的射手。”

  “你害怕?”

  “我,我害怕。”

  这女子一双美目打量了小蛟儿一眼:“我看你一身真气奇厚浑雄,怎么这般的胆小?”

  “我-——!”

  “老呆在树上就不害怕吗?我看他们要砍倒这株大树也不是什么难事。树倒了,你们又去哪里?”

  “我,我可以再纵到另—棵树上去。”

  “他们不会在空中拦截你?”

  梅英从刚才这女子出手的剑术,已知这女子的剑术达到了出神入化的最高境界,说:“小蛟儿,这位姐姐叫我们下去,我们就下去吧,的确,老呆在树上不是办法。”

  “姑姑,下去,那不害了这位好看的姑姑吗?要不,我下去,你和她留在树上好不?”

  这女子奇异地瞅了小蛟儿一下,笑道:“好呀!那你下去吧。”

  小蛟儿真的纵身跳下去了。梅英担心小蛟儿有失,也想跳下去,那女子说:“哎!你干吗也下去?他叫我们留在树上呵!”

  梅英一时不明这女子的用意,不由怔了怔。暗想:要是这女子是端木一尊方面的人,自己今天是怎么也逃不了的,那唯有拼死一搏。

  女子又说:“你放心,这小浑人不会有危险,你这般不放心他与人交锋,他以后只有越来越浑,浑得连自己的脑袋掉了还不知道是什么回事。”

  树下,端木一尊等人也惊愕了,一时看不清这突然而出现的女子是什么人,初时以为是梵净山庄的一位高手到来,等到有人看清了这女子的面容,一声惊叫:“这是小魔女!”

  “小魔女”三字一出口,听有的人全惊震了。当今武林,谁不知道小魔女是技压武林,威镇江湖的可怕人物?不论斗智斗力,谁都不是她的对手。有的人已向后退了。

  黄文瑞在端木一尊身边轻说:“教主,我们走吧!这更是一个惹不得的人。”

  端木一尊点点头,也打算走。但见小蛟儿跳下树来,又马上改变了主意,心想:这一个武林中的奇珍异宝,今日弄不到手,恐怕今后再难有机会了,只要将他弄到了手,得到了吸星大法,我还怕什么小魔女大魔女的?今天无论如何,哪怕我带的人全死光了也没有什么所谓。所以当小蛟儿落下刚站稳时,他一指劲风激射而出,凌空使出手点了小蛟儿的伏兔穴,一边对黄文瑞等人下令:“你们全给我挡住这小魔女!”一边扑向小蛟儿,想—举将小蛟儿捉到手后就飞逃。他哪里知道小蛟儿已学会移经转穴门功夫,不但没有被他点倒,反而小蛟儿一刀向他劈来。这一刀,正是三小姐教他的大砍大劈的三十六路天罡刀法,声威逼人,在小蛟儿一身真气抖出,更如一道挟劲风,带电击般的满天刀光,要不是端木一尊武功极好,临敌经验丰富,反应敏捷,小蛟儿这一招刀法,就会劈去了他半边身子。

  端木一尊急忙纵身后跃,才避开了小蛟儿这一刀,但他已惊得面无人色了。小蛟儿又提刀再上,有两位高手不知厉害,抢上来交锋,以护端木一尊逃走。

  小蛟儿不管来人使的是什么招式,他只想保护树上的两位姑姑,别叫这些人将大树劈倒了,又一招凌厉的刀法抖出,如白蟒骤盘,“当当”两声,将这两位高手的兵器全削断,刀的劲风,也将他们震飞摔倒,端木一尊一见,大叫:“给我放箭!快!”

  箭齐向小蛟儿射来。小蚊儿一刀在手,飞翻滚腾,上下盘舞,如一团白练绕身。有的箭,给他一身真气震飞,有的碰在他刀光劲风之下,纷纷落下,没一箭能射在他身上。这是小蛟儿平生第一次用兵器、武功与人交锋,显示出惊震武林的威力。他像—团白光向敌人滚去,而这团白光,没—处不是刀刃刀尖,碰着不死即伤。

  这时,树上也跃下了两条人影,向四周埋伏的射手飞去,尤其是那白色的身影,晃如闪电一股,一闪而逝。白光闪过的地方,射手们纷纷倒了下来。他们倒下的姿态不同。但每人喉头,都有一道血出,这都是相同的。这真是令人不可思议的剑法。梅英只挑翻了一处的射手,而小魔女却放倒了其他所有的射手,没一个能幸存下来。

  当她们回身再找端木一尊等人时,山神庙四周已空无一人了,地下只躺下三位高手的尸体和一些断手断脚。这一战,是端木一尊闯荡江湖亲自率队以来的第一次惨败,十位武林高手,死了三个,伤了五个,只剩下他和黄文瑞、马凉以及另一位高手保存全身而逃,从而使这个神秘的集团元气大伤。从此以后,他们再也不敢来侵犯梵净山庄了。

  因为大举侵犯梵净山庄的前后两次,都是端木一尊一个人的独断独行,没禀告教主黄岐士,也没让他知道。以后,黄岐士发现不见了那么多的高手,一问,才知道这件大事,大为不高兴?同时也暗暗奇怪:为什么他要这样大举侵犯梵净山庄的?不怕那女老魔头一旦发起怒来,前来寻找麻烦?一面派人暗暗调查,一面派人将端木一尊请来,问:“老弟!这么一件大事,丢了本教中那么多的好手,你怎不告诉我一声?”

  端木一尊说:“小弟想将梵净山庄的人捉来,让兄长来一个意外的惊喜,想不到……”

  “老弟!你以后可不能那么干了。”黄岐士也没再说什么,转而谈到其他的事情去。其实,他已感到他这个老弟,越来越有点飞扬跋扈了,便不动声色的提防着。这也是使端木一尊不敢再犯梵净山庄的另一个原因。

  再说,梅英在寻找贼人时,发现再没有人了,却见小蛟儿在怔怔的发呆,立在三位高手尸体前不动。不由一怔,奔过去问:“小蛟儿,你怎么样了?受了伤么?”

  “我,我没受伤。”

  “那你怎么在这里发呆的?”

  “姑姑,达套刀法太可怕了,我想不到一下会杀死了三个人,伤了那么多人。”

  “嗨!小蛟儿,别说傻话了!你不这样,恐怕在这里躺下的不是他们,而是我们了!小蛟儿,我们快去拜谢白女侠才是,要不是她赶来,我们今天恐怕也活不了。”

  “姑姑说的是。”

  梅英带着小蛟儿前来拜谢小魔女相救之恩,说:“原来白女侠是名动武林,威镇江湖的小魔女,小女子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

  小魔女说:“你一下送给了我两顶高帽子戴,我受得了吗?再说,你又冒犯我什么?”

  “小女子不该妄自称大,称女侠为姐姐。”

  “姐姐不好吗?我听了却感到很亲切的。”

  梅英极少在江湖上走动,但也听闻人说小魔女行为怪异,与人不同,这时也不知小魔女是喜是怒,说的话是真是假,一时不知怎么回答。小魔女又问:“嗯?你不愿叫我姐姐?看不起我?”

  梅英忙说:“小女子绝不敢如此,要是女侠不嫌弃,小女子就斗胆拜认女侠为姐姐了!”

  “哎!你快起来,我还担心妹妹嫌弃我哩!我知道梵净山庄的人,向来不与武林人土来往,不将武林人士看在眼里。”

  “小妹就是不将其他武林人士看在眼里,但绝不会将姐姐也不看在眼里,小妹对姐姐只有敬仰。”

  小魔女笑着:“好啦!妹妹别再客气了!”她转问—边的小蛟儿,“你怎么看我?”

  小蛟儿说:“我感到姑姑很好。”

  “哦!?我好什么?”

  “姑姑人好,性情更好,说话也好听的。”

  小魔女笑起来:“你叫小蛟儿是不是?”

  “是。”

  “你还拜那三不医的老怪物为师父,对不对?”

  小蛟儿瞪大了眼睛:“姑姑,你怎么知道了?”

  “我还知道你给甘凤凤这小丫头当猴儿般的捉起来,为了东方望这个叫化,甘愿在梵净山庄为奴八年,对不对?”

  小蛟儿怔住了:“姑姑,你是神仙吧?”

  “你师父叫什么徐神仙,我当然是神仙啦!要不,我怎么知道你的一切?”

  “姑姑,你真的是神仙?”

  “你不相信?我还知道你出世不久,就给人抢走了,送给一位老渔翁抚养,以后在锁龙帮,又给一个叫怪影的人救了出来。”

  “姑姑,我相信了!你真的是神仙,怪不得你这么好看,这般的美。"小魔女笑得很开心:“我生得很美吗?”

  “美极了!”

  “有没有你母亲那么好看?你母亲可是有名的美人,叫俏夜叉。”

  “我母亲是好看,但姑姑你更好看一一咦!你也知道我母亲的?”

  “你不是说我是神仙吗?既然是神仙,还有不知道的?你知不知道,我与你母亲是仇敌?”

  小蛟儿—怔:“是仇敌!?你,你不是要杀我母亲吧?”

  “我怎么不要?我真是想杀她哩!”

  小蛟儿一下跪了下来,叩头说:“神仙姑姑,我求你不要杀我母亲,你要杀,就杀我好了!我愿代我母亲赎罪。”

  “小浑人,我真的要杀你母亲,还不早杀了,留到现在?你快起来,放心,我现在与你母亲成了朋友啦!”

  “神仙姑姑!你怎么与我母亲成了朋友了?”

  “因为你母亲已经变好了!”

  “我母亲变好了?她,她不会再乱杀人了?”

  “乱杀人我与她会成为朋友吗?”

  “多谢神仙姑姑。”

  小魔女对梅英说:“想不到俏夜叉有这么一个好儿子,叫我真有点妒忌了!”

  梅英说:“姐姐,小蛟儿为人是好,连我们夫人也喜欢他的。”

  “妹妹,你是不是害怕我将他带走了?”

  “姐姐说到哪里去了!”

  “放心,我这么带走了他,不辜负了东方望这叫化的—番苦心用意?说不定这叫化找上门来,跟我没完没了,我可不想去惹这麻烦。”

  小蛟儿听了莫名其妙,东方叔叔什么苦心用意了?他怎会去找这位神仙姑姑麻烦的?

  梅英笑着说:“姐姐又说笑了,对了,姐姐,你怎会来到这里?”

  “说来也巧,我去四川拜访我那陶家姐姐回来,想顺路去访访武陵剑派的人,不料我碰止了你们。”

  “这真是鬼使神差,令姐姐救了我和小蛟儿。”

  小魔女瞪了小蛟儿一眼,说:“妹妹,其实我就是不经过这里,你们也没有什么危险。”

  “我们怎么没危险的?”

  “只要小蛟儿大胆放手与这些贼人一搏,这些贼人怎么也奈何不了你们。好像他还不知道自己的武功,缺乏自信。”

  “姐姐说对了!要不,我们夫人怎么叫他做小混蛋和小糊涂的。”

  小魔女笑道:“他的确是个小糊涂。怪不得有人说,只有点错的状元,没有叫错的浑号。你们有没有办法将他糊涂的脑袋敲醒过来?”

  “姐姐,你看怎么敲才好?”

  “最好的办法,让敌人来敲醒他的脑袋。你们敲,恐怕下不了手,敌人嘛!可就不那么客气了!”

  梅英笑起来:“姐姐说得太好了!我们和夫人,的确有点下不了手。”

  “好了!妹妹,我也该走了,妹妹以后有机会,记得去广西孟英山的紫竹山庄看看我。”

  “小妹有机会一定去,望姐姐有机会也来梵净山庄看看我。”

  小魔女正想离开时,突然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妇人从天而降,拦住了小魔女的去路,森森地说:“你不能走。”

  小魔女扬了扬眉:“我干吗不能走?”

  梅英和小蛟儿看清了来人,又惊又喜,急叫道:“三小姐,别误会,她是自己人,也是救我们的恩人。”

  杀星玉观音瞪了瞪眼:“我说不能走,就不能走。”

  梅英说:“三小姐,这位姐姐可是名震江湖的小魔女白女侠呵!”

  “正因为她是小魔女,才不能走。梅丫头,小混蛋,这里没你们的事,你们走开。”

  小蛟儿叫喊道:“三小姐,这位姑姑是好人呵!”

  “她是好人,我就是恶人。”

  “三小姐,你要讲道理呵!”

  “小混蛋!什么是道理?道理有多重?多少钱一斤?”

  这简直不可理解,道理有重量的吗?能称吗?还多少钱一斤的!小魔女微笑说:“小混蛋,你回答不出来吧?我却知道道理有多重和多少钱一斤的。”

  小蛟儿愕异的问:“那,那,那有多重?”

  “它呀!有时重得众人抬也抬不动,有时轻起来,给人轻轻一吹,就吹跑了!有时,它千金也买不到,有时连一文钱也不值。三小姐,我没有说错吧?”

  这真是奇谈怪论,小蛟儿从来也没有听过。三小姐问得怪,白姑姑也回答得怪。三小姐说:“不错!你回答得顶好。你看我怎么看待道理的?”

  “你嘛!道理在你的眼里,是一文也不值,一吹就跑,轻得很呵!”

  “小丫头!说得太好了!你呢?”

  梅英见三小姐这么不客气的称呼小魔女,不禁担心起来,一旦她们交起锋来,自己和小蛟儿恐怕怎么也劝不了。

  小魔女不怒反笑:“我呀,有时跟你一样,将道理丢在一边,不去理睬。”

  “那么说,我和你是一样的人了?”

  小魔女摇摇头:“不一样,我会比你更不讲道理。”

  “小丫头,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不让你走的?”

  “正想请教。”

  “我要报八十年的恨。”

  “报恨!?我跟你有什么恨了?”

  “你跟我没恨,但你师父跟我有恨!”

  “我师父得罪了你?再说,你知道我师父是谁?”

  “你难道不是西门子的弟子?”

  “是呀!”

  “这就行了!几十年前,我败在你师父的剑下,逼得我从此隐退江湖几十年,关在梵净山庄里玩石头,雕石像。你想,我这几十年青丝变白发,好受吗?”

  小魔女不由同情起来:“是不大好受。”

  “小丫头,你说我现在怎么办?”

  “父债子还,师过徒偿,我知道。”

  “我现在无法去找你师父,也不知你师父死在哪里。老天可怜,让我在这里碰上了你,这几十年来的恨,我要取回来!”

  “你想怎么取法?”

  “小丫头,我知道你现在是名动武林的人物,我要领教你的剑法,你败了,我也要你退隐江湖几十年,足步不能走出你的紫竹山庄。”

  “要是我侥幸胜了呢?”

  “小丫头,你能胜得了我么?”

  “哎!我是指侥幸而说。”

  “好!你能胜了我,我马上自断经脉而死。”

  “这样,不便宜了你么?”

  “小丫头,你想我怎样?”“三小姐,你想下,我败了,从此关闭在紫竹山庄,那不比死更痛苦?倒不如死了更好?而你败了,可以马上死去,那多痛快!这样,我不吃亏了?”

  “小丫头,你说吧,你要我怎样?”

  “我只要求你答应我一句话。”

  “什么话?”

  “服从我!我要你干什么就干什么,不准反抗。”

  “我终身由你调遣?”

  “你答不答应?不答应,那我们别交手了。”

  “小丫头,你败了呢?”

  “你不是说要我退隐江湖吗?”

  “不!我要你终身伴着我,哪儿也不准去。”

  小魔女眨眨眼睛:“那我不占便宜了?”

  “你占什么便宜的?”

  “我怎不占便宜?你老得快闻到泥土味了,我顶多伴随你几年,你死了,我不就可以出来了吗?这比关闭几十年好得多呵!”

  “小丫头,你别想得臭美。我要你终身伴着我。”

  “你死了,我也跟随你下土么?”

  “下土不用,但终身不能离开梵净山庄半步,守着我的坟。”

  小魔女装得好像不得已的神态:“好吧!那我们一言为定。梅妹妹,小蛟儿,你两个当我们的仲裁人。"小蛟儿说:“姑姑,你们不打不行吗?”

  “小蛟儿,这可由不了我啦!”

  小蛟儿又朝杀星玉观音央求着:“三小姐,小蛟儿求你别和白姑姑打了!”

  “小混蛋,给我滚开!”

  小蛟儿一咬牙:“三小姐,要是白姑姑败了,我愿代她终身伴着你。”

  “小混蛋!她给了你什么好处?”

  “她刚才救了我和梅姑姑。”

  “那我败了,你小混蛋怎样?”

  “我也愿代你服从白姑姑。”

  小魔女说:“小蛟儿!我们还交什么手?那不白打了?”

  “姑姑,我就想你们不交手的。”

  玉观音恼怒起来:“给我滚远点,我要你代什么?我更不要你终身伴着我,你一身臭熏熏的,不用一年,就将我臭死了!”

  小魔女说:“小蛟儿,走开些,这一仗,你怎么好心想化解也化解不了,不交这次手,你们三小姐这几十年的苦不白捱了?”

  玉观音点点头:“小丫头,说得不错,我胜了,可以吐一口冤气,败了,也心甘情愿,谁也不怨。”

  “好!三小姐,请先出手。”

  “什么!?你敢叫我先出手?”

  “对不起,我担心我先出手,你就没有出手的机会了。”

  “你的剑术,难道比你师父还快?”

  “快不快我不知道,但恐怕也不含糊。”

  杀星玉观音从地上挑起一把刀来:“小丫头,我们谁也别让。我叫一二三,大家一起出手。”

  “好呀!”

  “小丫头,你小心了!一、二、三!”

  双方刀剑齐出。但小魔女还是先让玉观音出手,第—招使出,是虚招。玉观音却半点也不客气,第一招就是凌厉的杀着,劲风骤起,凶狠无比,这简直不像是个年已古稀的老妇使出来的威力。跟着她一连就抖出十七八招,刀刀紧接,环环相扣,只见刀光化成一团白练,分不清什么是刀刃和刀光了,只是—团闪烁不定的光球,这个光球滚动所发出来的劲风,摧木折枝,飞沙走石,令人不敢挡其锋。放眼当今武林,就是—等一的上乘高手,也会给杀星玉观音这天罡地煞一百零八刀法逼得不敢交锋,更不能接近她的跟前。

  这天罡地煞的刀法,是玉观音败在西门子剑下之后,花了近二十年的苦心琢磨,为对付西门剑法而练出来的刀法,以快制快。

  小魔女现在已是三十多岁的美妇,与人交锋不下几百次,临敌经验异常丰富。现在见了玉观音抖出这一套声威并厉、变化莫测的刀法,也不禁心内凛然生敬,幸而小魔女除了逢敌必摧的一套西门剑法外,更学会了天山怪侠的迎风柳步。她为了看清楚玉观音的刀法,以迎风柳步闪避,不急于出招反击。迎风柳步像一片柳叶似的,随风而摆动,它在玉观音势不可挡的刀法下,发生了不可思议的奇特效能。不论玉观音的刀法再快再威狂,小魔女身似轻叶在刀光中飘摇,杀星玉观音没一刀能劈中她。

  玉观音骇异:她这是什么身法步法的?大喝一声,刀势一变,声威极猛,凌空一刀劈下。小魔女身形一晃,闪到大树跟前。玉观音又是一招“云断秦岭",横扫过来,刀光闪过,“嗖”地一声,一棵双人合抱的大树,给玉观音拦腰一刀削断了,一阵枝断叶飞的响声,跟着“轰”然一声巨响,大树倒了下来,冲起了漫天尘土。

  小蛟儿和梅英—声惊叫:“姐姐!”“姑姑!”他们以为小魔女在这—刀之下,不死必伤。因为玉观音这—招“云断秦岭”,太快太狠太准了,就是飞鸟也没法逃脱,何况一侧还有—棵大树挡住,叫小魔女怎么闪避?可是在尘消烟散时,他们两个又瞪大了眼睛,玉观音面如死灰,呆若木鸡,因为小魔女的宝剑剑尖,贴在玉观音的膻中穴上,只要小魔女剑尖再进—分,玉观音便魂归西天,朝见佛祖了。

  原来小魔女见玉观音刀法猛、准、狠,变化莫测,几乎无破绽可寻,便心生一计,故意闪到大树一侧,料准玉观音后面的—招必横扫过来,刀到时她已闪到大树背后,在玉观音削飞大树的刹那间,出剑先打落了玉观音手中的刀,剑尖便贴在玉观音胸口的膻中穴上,这都是在尘烟未消散时完成的。

  小魔女扬扬眉问:“三小姐,你现在怎样?该服我了吧?”

  半晌,玉观音怒睁双目:“我干吗要服你?你杀我好了!”

  “怎么!?我们刚才说过的话不算?”

  “有你这样交锋的吗?一味闪避,以诡计算人,我死也不服。”

  “哎!三小姐,你别忘了?‘兵不厌诈’这一句话么?”

  “那算什么本事?你想我三小姐心服口服,就拿出你的真功夫来胜我。”

  “你要我拿出什么真功夫?”

  “西门剑法!”

  小魔女再问:“你再败了怎样?”

  “我便由你处置。”

  小魔女一收剑:“好!你将刀拾起来,我就用剑法胜你。”

  玉观音拾起刀狠狠地说:“小丫头,这一次,我再不会上你的当了,你可小心了。”

  “三小姐,你自己应该小心才对。”

  这时,兰英、菊英、竹英都赶到了,见三小姐与一美妇对敌,便四面包围而来,小魔女看了看,问:“你想以多取胜?”

  “谁以多取胜了?”玉观音怒喝着兰英她们,“你们都给我滚开!最好有这么远滚这么远。”

  兰英她们一时愕然,不明白三小姐“有这么远滚这么远”的意思,你要单打独斗,我们站开不插手不就行了么?还要有这么远滚这么远的?但她们见四周倒下了不少贼人的尸体,梅英和小蛟儿无事,先放心下来。

  梅英奔过去向她们说清楚。兰英等人又愕异了。初时,她们以为这白衣美妇是贼人中一个武功极好的人,想不到她竟然是名震武林的小魔女,一看惊讶极了!而这时,小魔女已和玉观音刀剑交锋,化成了两团光环,分不清哪是小魔女和玉观音,也看不清刀光剑光的区别。她们看见的只是两团滚动的光球,倏合倏分,翻腾滚跃,这才是当今武林中罕见的一等一上乘高手的比武。她们都己到了“兵无常势,水无常形,因敌而变,刀剑随心而发”的最高的神化境界,生死胜负只在一招击中对方之间。

  玉观音的刀法,虽有一百零八招式,但可以化为千千万万的招式出来,由于刀法太快,有破绽也变成了无破绽。小魔女的九式西门剑法,更无常势定形,因敌而变,敌强亦强,敌弱亦弱,她们已不知道来往交锋了多少回合,两团光球强劲逼人的刀风剑气,逼得梅、兰、菊、竹四英和小蛟儿退到远远的地方去。最后,小魔女和玉观音同时一声大喝:“撒手!”顿时刀光剑影全消,小魔女和玉观音都站立不动。梅、兰、菊、竹四英和小蛟儿都惊震得一时不能出声。小魔女鬂发紊乱,—身白衣给刀刃削飞了几处,而玉观音手腕穴位已中一剑,长刀落地。小魔女徐徐举剑,对准了玉观音。小蛟儿叫起来:“白姑姑,你千万别杀我们的三小姐。”

  小魔女看了一下小蛟儿,剑又放了下来,回身而走。玉观音叫道:“你怎么走了?”

  小魔女转身问:“你再想说什么?”

  玉观音说:“我承认败在你的剑下,你怎么不处置我?”

  “三小姐,我不得不承认,你是我有生以来所遇到的第一个可怕的对手,以你的刀法,放眼武林,已无人能敌,我不想伤害你的自尊心。”

  “不!败就是败,你不处置我,我就自杀好了。”

  梅、兰,菊、竹齐叫:“三小姐,使不得,你千万别这样。”

  小魔女问:“你真要我处置你?”

  “你吩咐好了!叫我干什么都行。叫我死,我就死给你看。”

  “你是不是真的服了我。”

  “不错,真的服了!”

  “好,你听着,从今以后,我师父对你的约束作废,你可以重出江湖。”

  玉观音瞪大了眼睛:“你就是这般处置?”

  小魔女眨眨眼睛:“这还不够吗?我说的,就是这句话。”

  “这叫什么处置的?”

  “你不服从?”“我怎敢不服从的?”

  “那我就没有其他的处置了!”

  梅英大喜,奔过去说:“姐姐,你太好了!小妹给你叩头啦!”便跪了下去。

  “哎!妹妹,快起来!”小魔女慌忙扶起她说,“你这算哪一门的礼呵!”

  “小妹心里实在感激姐姐。姐姐,来,这是我的三位妹妹,我叫她们拜见你。”

  兰、菊、竹三英早已对小魔女敬仰如神,一齐奔来拜见。

  小魔女笑道:“久闻地贤夫人跟前四大女伴,梅、兰、菊,竹四英,武功出众,为人慧敏,爱憎分明,我早想结识的,今日才有幸与大家相识。”

  梅英说:“姐姐,你这话不分生了吗?我可将你当我亲姐姐一样。”

  竹英说:“是呵!我们四姐妹早敬仰姐姐的为人了!只恨无缘相见。今日一见,死也甘心。”

  “哎!你这个妹妹,怎么这样说的,我可希望我们大家长命百岁,谁也不要死去。”

  梅、兰、菊、竹都欢笑起来。小蛟儿也在一旁笑着。心想:这位白姑姑为人真好,说话可叫人感到亲切。小蛟儿仍不知道自己在襁褓之中,是小魔女和奇侠一枝梅慕容子宁救了他一命,要是知道,他更不知如何感激、报答小魔女了。

  小魔女见玉观音尴尬的站在那旦,便走过来向她裣衽一礼说:“三小姐,我一时失手,望三小姐见谅。”

  玉观音一向为人怪异,荒诞不经得几乎不近情理,这时也不禁慌忙回礼说:“你这不是想羞煞我吧?”

  “嗨!三小姐言重了!我要是有此意,天诛地灭。”

  “嗨嗨,你别起誓,我实在是佩服你,我想不到我苦苦练的刀法,仍然不敌西门剑法。”

  “三小姐,其实你的刀法,已少人能敌了!我刚才只是险胜—招而已。”

  “高手过招,一招就够了!白姑娘,你与这四位丫头认姐妹的,能不能认我为姐姐?”

  小魔女说:“姐姐不嫌弃?小妹就拜上啦!”

  “哎!认就认了,还拜什么的?我可不讲这—套,只凭一句话就行。”

  竹英说:“三小姐,你认我们白姐姐为妹妹,那不乱了套吗,辈份不弄得乱七八糟了?”

  “什么乱七八糟,我们是各交各的,谁也不管谁。”玉观音问小魔女:“妹妹,你怎么看?”

  “姐姐说得太好了,我们各交各的。我那浑人,还与那什么武林八仙称兄道弟,有的可以做得他爷爷了。他可以,我干吗不可以?姐姐,你说对吗?”

  玉观音鼓掌而笑:“妹妹可算我们性中之人,随性而为,管它什么辈份不辈份。对了,妹妹,姐姐还有一事不明,妹妹为何要我重出江湖?不担心我出去乱杀人?”

  小蛟儿在旁一听,暗想:是呵!这个喜欢杀人的老太婆,她一出江湖,真的会乱杀人的。他真希望白姑姑劝说这位年年十八岁的老观音出去别乱杀人。谁知小魔女的回答令他吃了一惊。

  小魔女说:“小妹正是希望姐姐出江湖杀人呀!”

  “我杀人还嫌少么?”“姐姐,我知道江湖上最近出了一伙极为神秘的集团,他们势力极广,遍及大江南北各地,勾结官府,暗暗杀害了不少的人。姐姐不重出江湖杀了他们怎么行?”

  “好!我要大开杀戒了!妹妹,你怎么不去杀他们?”

  “姐姐,你看看一下四周,我今天杀的也不少呵!”

  玉观音看了看,摇摇头:“打蛇要打七寸,杀贼要杀贼头儿才行。”

  “姐姐,他们的头儿行踪可秘密极了,极难找到,所以小妹才用这个办法,请姐姐出山。”

  “你因为这样,才与我比试?”

  小魔女眨眨眼:“姐姐,我这是冒了极大的险啦!弄得不好,我会给姐姐将吃饭的家伙砍了下来。”

  “我不会要你的命的。”

  “正因为姐姐手下留情,小妹才有机会险胜半招。”

  “妹妹,其实第一次交锋,妹妹要是手下不留情,我早已去见阎王了,哪里还有第二次交锋!”

  “那是小妹使诈,姐姐一时不察而已。”

  “妹妹别再为我遮丑了。你要我出山,真的不担心我乱杀人?”

  小魔女含笑问:“姐姐是乱杀人的吗?”

  “我怎么不是了?”

  小魔女—笑:“姐姐别自欺欺人啦!小心吓坏了这个小混蛋。姐姐真的乱杀人,会说出引么两句话吗?”

  “我说什么两句话了?”

  “打蛇要打七寸,杀贼要杀贼头儿。”

  “这又怎么了?我是要击中要害。”

  小魔女摇摇头:“这说明姐姐只杀为首的或穷凶极恶的人,对其他为恶的,能放过就放过,能不杀就不杀。”

  玉观音有点愕异:“你那么看透我的心。”

  “姐姐,小妹是有根据的。”

  “你又有什么根据了?”

  “远的不说,单说两个月前在梵净山谷口发生的事,姐姐连岭南杜傲天都放过了,以后又放过了终南山的黄木道长,五台山的悟心大师,丹霞山的无我女尼和五虎断门刀的少掌门尉迟江等四人。”

  小魔女这么一说,不但玉观音惊讶,连梅英、竹英、小蛟儿全都惊讶了!的确,小蛟儿初闻玉观音要重出江湖,担心这个以杀人为乐的老太婆乱杀人。现在一听,是呵!三小姐可不是乱杀人的呵!怎么我看不到的?而这位白姑姑却看出来了?小蛟儿在惊讶中,更对小魔女心服了。暗想:我以后能出去,一定要像白姑姑那样做人才是。

  梅英问:“姐姐,你当时在附近么?”

  小魔女说:“我怎么在附近的?黄木道长等四人都是江湖上成名的人物,这么一件大事,我又怎不听闻?”她又对玉观音说,“还有,我曾听过我师父说起姐姐的事来。”

  “哦!?他说我什么来了?”

  “他说,他在初时,以为姐姐是位滥杀无辜的人,才找姐姐比武,逼姐姐隐退江湖,事后他才了解,姐姐所杀的人,都是罪大恶极的伪君子和玩弄妇女的淫贼,虽然有些罪不该死的人也叫姐姐杀了,那也是在交手时不得已的情况下杀伤的。师父本想找姐姐赔礼,撤回誓约,—来他不知姐姐隐居在哪里,二来不久,就给武当山掌门废去了他的武功……”(详情请看拙作《武林传奇》)

  玉观音怔了半晌,讷讷地说:“原来这样,怪不得在江湖上没听到西门子的消息了!”

  小魔女又说:“师父曾经嘱我去找姐姐代为他认错,可是我也不知道姐姐在哪里的。直到前两个月姐姐的出现,我才知道姐姐—直隐居在梵净山庄!才有意从这一带经过,希望能见到姐姐。”

  玉观音说:“丫头,你怎么见了我不说?”

  “姐姐,你一见我就怒气冲天,我就是说了,姐姐忍受了几十年隐居之苦,能咽下这口怨恨之气吗?同样也会逼我交锋的。我想:倒不如交锋后说出来的好!”

  “那你胜了我后,又怎么径自而走的?”

  小魔女眨眨眼睛:“我知道姐姐是位出言如山的人,重视诺言比重自己生命还重,想姐姐必定不让我走的。”

  “丫头!你怎么又知道我出言如山了?”

  “姐姐要不是这样,会在梵净山隐居几十年吗?”

  玉观音叫起来:“嗨!你这丫头,怪不得江湖上的人传你心慧思敏,机灵过人,今日一见,果然如此,姐姐算是真的服你了!”

  “姐姐,你别给我戴高帽子啦!我笨得很哩!”

  梅英笑起来:“白姐姐要是笨,天下间就没一个是聪明人了!”

  玉观音问:“妹妹,你现在打算去哪里?”

  “去拜访武陵剑派的掌门人。”

  “妹妹,你先别忙去,跟姐姐到梵净山庄。再说,你这身衣服破得像叫化了!姐姐要亲自缝制—件赔你。”

  “姐姐,你这话不生分吗?”

  “我不管,你得跟我回梵净山庄。”

  “姐姐不是想将我关在梵净山庄吧?”

  玉观音恢复了青春,戳了小魔女—下:“你这丫头!天下间有人能关得了你吗?去,去,要不,姐姐不高兴了。”

  梅英等人都说:“姐姐,你就同我们一起回庄吧,要不,三小姐恼起来,会拿我们四姐妹出气的。”

  小魔女笑问:“她总不会杀了你们吧?”

  梅英也眨眨眼说:“很难说呵!”

  “看起来,我不去是不行了!不然,我可害了四条人命啦!还添上了—个小混蛋。”

  大家都欢笑起来。

  梅、兰、菊、竹四英和小蛟儿拥着小魔女和玉观音,奔回了梵净山庄,事先,竹英早已飞报给地贤夫人知道。

  梵净山庄,一向不与武林人士来往,不但不来往,就是有人闯进了梵净山庄的禁区,不是给挡驾,便是给赶了出去。现在,地贤夫人听了竹英的报告,破例地带了人,远到庄外的五里之地去迎接了。这是梵净山庄有史以来破天荒的第一次。要不是小魔女出手救了梅英和小蛟儿,谁也打不开梵净山庄的庄门,更不要说地贤夫人亲自相迎了。

  地贤夫人与小魔女见面,少不了一番仰慕之情和客气之辞。地贤夫人—脸乖戾之色换上了亲切的笑容,她挽了小魔女之手而行,说:“听说你跟我师姐打了一场,这真是不打不相识了!你既然与我师姐拜为姐妹,老身也不客气地称呼你为妹妹了,你不会不高兴吧?”

  小魔女说:“我当然不高兴啦!”

  众人一听,不禁愕然,小魔女怎么这样说的?不怕恼了夫人么?

  地贤夫人问:“哦!?你为什么不高兴?”

  “姐姐这么迟才认我为妹妹,我高兴得起来吗?姐姐应该在三十多年前认我才是。”

  众人好笑起来,连地贤夫人也笑了。谁也想不到小魔女说话这般的风趣。三小姐笑着说:“你这丫头,三十多年前,你出世了吗?就是出世,也顶多是个还不会说话的小小丫头。”

  “那,那怪我跑到世上太迟了!我应该早出世拜见二位姐姐才是。”

  地贤夫人说:“江湖上一些人说妹妹是个可怕的魔女,我看妹妹可不像呵!的确,我们应该早认识才好。”

  “我看姐姐也不像人们传说的那么可怕的老魔。大概我和两位姐姐同样是魔女,魔女对魔女,就互相感到亲切而不感到可怕了!”

  大家又是一阵欢笑。地贤夫人笑道:“妹妹这张嘴太会说话了!怪不得妹妹在武当会盟时舌战群雄,驳得玉清这贼道哑口无言,自打嘴巴了。”(详情请看《武林传奇》)

  小魔女说:“姐姐,你知不知道当时我好害怕的?”

  “你害怕什么了?”

  “我当时身边只有—个浑人,糊涂得像你们这里的小混蛋—样,要是当时有两位姐姐在旁,我就不那么害怕啦。姐姐,那时你们认了我,我就更高兴了!”

  大家说着笑着,走进了梵净烟庄。全庄的姑娘、女孩们,连在冰湖边的林嫂,也跑来看这位名动江湖的神奇小魔女了。

  梵净山庄设下了盛席招待小魔女,梅、兰、菊、竹四英和小蛟儿,都荣幸的成为陪客,陪着小魔女饮美酒吃佳肴。小魔女在席上妙语连篇,而且她千杯不醉的奇异功能又显示出来,令众人更是惊讶不已。

  地贤夫人和玉观音整整留住了小魔女三日,亲自伴着小魔女在梵净山庄四处参观,而小魔女从头到脚,全都换上了新装,这都是由玉观音亲手剪裁和缝制的,玉观音以往对人的冷酷无情,全变了,像变成了另一个人似的,她将小魔女当成了自己最亲的一个小妹妹。

  第四天,小魔女要告辞时,突然一颗红色报警的讯号,升上了梵净山庄范围内的上天。

  玉观音说:“难道那伙贼子真的不怕死,又来侵犯了?这次,我叫他们一个也回不去。”

  小魔女说:“姐姐,我跟你去看看。”

  “妹妹,怎能麻烦你出动的。”

  “姐姐,我害怕你将他们全杀了!”

  “你想要活的?”

  “姐姐不想要么?有一个活的贼头,说不定可以问出我们想知道的事情来。”

  这时,菊英赶未了,说,“三小姐,夫人说,她已去了,叫你陪伴着白姐姐玩,不用去了。”

  玉观音说:“不好!我师妹这一去,那准没一个活人了。”

  小魔女说:“姐姐,那我们快赶去呵!”

  “好!”玉观音对菊英说:“菊丫头,你负责留守庄子,有事立刻鸣警,别大意了!”说完,便与小魔女火速地奔去出事的地点。

  施放红色警讯的是兰英,因为她见梅英盘问一位中年书生,这位书生皱皱眉反问:“这条路不让人走的吗?”

  梅英打量这位中年书生,似乎不像是武林中人,便问:“你来这里干什么?”

  “我路过呀!”

  “秀才,你想保住你这条命,我劝你最好还是往别处走,别从这里经过了。”

  “哦!?前面有吃人的老虎?”

  “还有比老虎更可怕的东西。”

  “那是什么野兽的?”

  梅英亮了亮手中的剑:“是这个,你怕不怕?”

  “你是拦路抢劫的强盗?”

  “强盗有劝你回头走的吗?”

  “对!对!姑娘要是强盗,就不会劝我回头走了!我不明白,姑娘为什么不让在下走这条路。”

  “因力前面有吃人的妖精。”

  “姑娘说笑了,大白天怎么会有妖精出现?妖精是一种无稽之谈。”

  “你是一定要走这条路了?”

  “在下性好游山玩水,梵净山风景优美,怎么不走?”

  “好!你一定要走,我就杀了你。”

  “姑娘太不讲道理了!”

  “什么道理!?好过你去前面让妖精吃了。”梅英说完,一剑朝书生当胸刺来,目的是在吓唬这书呆子。谁知这书呆子竟要用手去捏梅英的剑。

  梅英说道:“呆秀才,你这是找死了!”手腕略略用劲一抖,意图用剑尖挑破了这书呆子手上的一些皮肉,令他知道害怕。梅英怎么也想不到这书呆子出手竟是这般的迅速和准确,一下捏住了自已的剑尖。一捏住,剑尖仿佛插进了—块岩石中,不但不能够动,连出力拔也拔不出来。梅英这才大吃一惊,原来这位书呆子,竟然是一位深藏不露的武林高手。显然,他是有意来侵犯梵净山庄的了。梅英顿时弃剑不用,一掌朝书生拍去。这样出其不意的拍出,就算书呆子能闪避,但也势必放开了剑。可是这书生不闪不避,不知用什么手法,后发制人,梅英玉掌未拍到,便给这位书生封了穴位,一动也不能动了。

  竹英看见大惊,立刻放出报警讯号,因为这中年书生几乎不用一招,便制服了梅英,武功之高,可想而知,自己一个人,怎么也不是其对手。竹英放出警讯后,正要拔剑跃出,在另一处巡山的小蛟儿也赶到了,他看见梅英给人封了穴位不能动,又害怕这人再出手伤害了梅英,急得大叫:“不准你伤害我梅姑姑!”人似离弦之箭扑来,出掌便朝中年书生推去,掌风之强劲,令这位中年书生大感愕异,闪身避开,定神一看,是一位一脸天真仍不脱稚气的少年,更是感到意外之奇。一个年纪在十三四岁的少年,竟然有这样强劲的掌力,这恐怕是武林中少有的了,不禁问:“小兄弟,你是谁?”

  小蛟儿说:“你快放了我梅姑姑。”

  中年书生说:“放了她可以,你得告诉我是谁。”

  竹英奔到了,说:“小蛟儿,别理他,先制服了他再说。”同时出剑如电闪,直取书生身上要穴。小蛟儿见竹英出手,便去给梅英拍开被封的穴位。中年书生一边闪开竹英的剑,一边对小蛟儿说:“小兄弟!你别乱拍,这是我独特手法点的穴,你是怎么也拍不开的,拍错了,会令她终身残废。”

  竹英一连出剑几招,都无法击中年书生,也说道:“小蛟儿,快,快过来先捉了他。”

  “好!先捉了他。”

  小蛟儿说完,又扑了过来,以掌代刀,抖出了天罡地煞的刀法。以小蛟儿一身奇厚的真气,刀法的精奇,哪怕是当今武林中的一等上乘高手,恐怕要胜小蛟儿也不易,只会给小蛟儿强劲的掌风逼得喘不过气来最后一定败死,何况还有一个剑法精妙的竹英在旁。

  可是,他们两人联手战这位中年书生,竟连这位中年书生的衣角袖边也没击中,这书生身法轻烟飞魂,步法奥妙,在剑光掌影中闪来闪去,仿如闲庭信步,潇洒从容。明明竹英的剑已击在他身上了,他只轻轻一闪,又避开了过去,明明小蛟儿和竹英的利剑掌力齐到,他怎么也闪不了的,他竟然闪过和闯了出来。

  书生先是不出手,只用神奇的步法、身法闪避,后来他出手了,一出手后不久,不但将竹英的剑夺了过来,用竹英的剑柄封了竹英身上的穴,令竹英翻倒地上不能动,这只是在瞬息间之事。

  当时的场面是:梅英站立着不能动,竹英倒在地上也不能动,只利下了一个小蛟儿。梅英竹英身虽不能动,但仍能说话,见此情景,知道小蛟儿怎么也胜不了这书生,一齐叫道:“小蛟儿,你快跑,别理我们,看来他的目的是要捉你。”

  小蛟儿一边出掌一边说:“我怎能丢下你们不管的?”

  竹英急着说:“小蛟儿,你快跑呵!要不,就跑不掉了。”

  梅英也同时说:“是呵!小蛟儿,快跑,以你现有的武功,是怎么也胜不了他的。”

  的确,要是梅英竹英不在,小蛟儿恐怕早已跑掉了,可是他绝不能丢下两位姑姑不管的,哪怕自己死了,也要缠住这位书生,等待地贤夫人和三小姐到来,救出梅英和竹英。所以他不但不跑,反而更急忙向书生大砍大杀。

  这位中年书生,似乎对小蛟儿特别的垂青,一边避开小蛟儿的掌,一边问:“小兄弟,你怎么不跑的?”

  “我跑了?你不伤害我两位姑姑?”小蛟儿停下手问。

  中年书生一笑:“你以为你跑得了吗?”

  “我怎么跑不了?”

  “小兄弟,我只要出手十招,便将你捉到,你信不信?”

  “你要是十招捉不了我又怎样?”

  “我捉不了你,立刻放了她们,也立刻离开这里。”

  小蛟儿燃起了希望:“你说话算不算数?”

  “小兄弟放心,我说话一是一,二是二,绝不反口。”

  “好呀!那你来捉我好了。”

  “小兄弟,你要是给我促到了怎么办?”

  “你说怎办?”

  “那你得乖乖跟我走。”

  “我跟你走,你放不放我姑姑的?”

  “放,放!只要你跟我走就行了。”

  “好!你捉到了我,我就跟你走。不过,你先放了我姑姑再说。”

  中年书生摇摇头一笑:“等我捉到了你再说。我要是先放了她们,她们又一齐联手攻来,我能捉到你吗?”

  “那,那你先捉我吧。”

  “小兄弟,那你小心了。”书生说完,略一纵身,便到了小蛟儿跟前,伸手就要去抓小蛟儿。小蛟儿一个倒翻,身似灵猴,纵到一棵村上去了。一个出手快,一个闪得也快。中年书生想不到小蛟儿还有这么一套身法的,有点意外。说:“小兄弟,这身武功俊极了!这可是什么身法的,好像中原武林没有这门武功。”

  小蛟儿抖展的,是天圣老人传给他的灵猴身法,自然中原武林少见的了。小蛟儿不答他的问话,反问:“你刚才算不算第一招?”

  “算!怎么不算的?小兄弟,我又出手,千万小心!”说完,中年书生身似轻烟,已飘到小蛟儿的头顶,伸手又去抓小蛟儿。小蛟儿往下一倒,身似飞猿般的,又跃到了另一棵树的树枝上去。灵猴身法,与小魔女施展的迎风柳步有同样的神奇作用,可以避开任何上乘高手的袭击。

  小蛟儿落在第二棵树上,刚赶说:“这是第二招啦!”谁知中年书生的轻功超乎意外的好,如影随形,已逼近小蛟儿,几乎同时一块落在这一棵树上,吓得小蛟儿又翻到第三棵树上去。

  他们这样在树上纵来跃去,也不知经过多少次。小蛟儿给累得浑身是汗,急叫道:“慢—点,我有话说。”

  中年书生停下了手,含笑问:“小兄弟,你有什么话要说。”

  “你,你出手是第几招了?”

  “我没记错,连这一招,是第八招了!”

  小蛟儿想了想说:“是,是,是第八招,那你还有两招啦!”

  书生说:“我这两招,一定能捉到你。”

  这时候,地贤夫人赶来了。

  梅英竹英见地贤夫人赶来,又喜又愧地喊道:“夫人!你来得太好了。”

  地贤夫人看了她俩一眼,面色如霜,却对小蛟儿说:“小混蛋,什么八招二招的,给人当猴儿耍了还不知道,他要不是想看看你的灵猴身法,不出三招,他就捉到你了。”

  地贤夫人不愧为一派宗师,目光敏锐异常,—下从来人在树上纵跳的身法,便看出了来人的功夫深浅。

  小蛟儿感到茫然:“他三招就能捉到我?”

  “小混蛋,你的灵猴身法,还未到火候。他要是存心捉你,早已捉到你了,还容你在树上跳来跳去?给我滚下来,别再出丑了。”

  小蛟儿不敢不从,立刻跃到地贤夫人身边,中年书生也跟着跃下,朝地贤夫人作揖:“在下拜见夫人。”

  地贤夫人面无丝毫表情,上下打量了这中年书生一眼,不由又惊讶起来。暗想:这秀才目不含神,去哪里练得这一身极俊的武功?不但将我两个跟前的女伴放倒了,这小蛟儿也不堪他一击,对他可不能有半点麻痹大意。她一边凝神运气应敌,一边却冷冷地问:“你独身一人闯进来,看来你武功是可以过得去了。”

  “在下路过这里,没有……”

  地贤夫人不容他说下去,“哼”了—下,打断他的说话,问:“你出手伤了我的两个丫头,怎么说?”

  “在下是逼不得已。”

  “少在老身跟前说废话。你说,你是要自断手脚,还是要老身动手?”

  中年书生似乎生气了:“夫人,你似乎太不讲理了!”

  “你闯到这里,出手又伤了老身的人,是讲理吗?说!你是自断手脚,还是要老身出手?不过,你放明白,要是老身出手,我不是要你手脚,而是要你的一条命了。”中年书生说:“在下这条命太重,恐怕你要不得。”

  “看来,你一定是要老身动手了!”地贤夫人“呼”的一下,一掌拍出,顿时罡风骤起,掌影重重,杀气森森。

  小魔女和玉观音赶来了。小魔女一见,大叫:“姐姐,你慢动手,我有话问他。”

  地贤夫人倏然收手,转头问:“妹妹,你认识此人?”

  小魔女笑着说:“认识,认识,他就是烧成了灰,我也认得出来。”

  中年书生看见小魔女,感到愕然,“咦”一声:“是你?”中年书生为什么认识小魔女,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分享到:
2一棵想飞的竹子
1一棵想飞的竹子
2红枫叶的温暖
1红枫叶的温暖
2小狐狸天天和小牛聪聪
1小狐狸天天和小牛聪聪
3我亲爱的狐狸大叔
2我亲爱的狐狸大叔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