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还原灵功 >> 第十八章 功成圆满还姣容

第十八章 功成圆满还姣容

时间:2014/5/18 11:21:59  点击:2523 次
这是最后一篇
  慕容素等人的毒瘾这时也受不了了,开始追击吴畅,舍生忘死。他们自然追不上吴畅,一群人便在雪地上乱蹦乱跳,大呼小叫。

  吴畅被毒的威力惊叹了,脊梁骨有些发凉,冷气直冒。

  黄娇这时滚到了地上,抓起雪就往嘴里塞。也许是嫌雪儿不硬,在雪中摸出一块石头拿起来就用牙咬。

  吴畅见机得快,弹出一缕指气把她手中的石头击飞。

  胡仙这时熬不往了,把头直往雪里插。这一副苦难图与雪天的奇丽实在不相宜。

  吴畅不理这一切,只是静静地看着他们。

  黄宁见妹妹如此,大哭起来。

  慕容素眼里喷出火来,痛苦使她把手伸进了雪里,用力向下伸。

  吴畅觉得是时候了,不能早一分,亦不能迟一分,一声长啸冲天而起,身在半空里十指连弹,劲气乱舞,无数的光点向狂闹着的人的“百会穴”、“印堂穴”飞去。

  霎时间,他们不闹了,仿佛傻子一样动也不动了。

  吴畅落到雪地上,身如旋风儿吹动,双掌舞起,闪电般拍出七七四十九掌。

  掌到人飞,都被他击出数丈开外,但都没受伤。

  几人受了惊吓,神儿回了一半。

  吴畅分别用“无极掌”在他们的“印堂、膻中”两穴上揉了一下,他们顿时有了笑颜。

  毒被彻底驱除,唯独黄娇的疯还没治好。

  吴畅点了一下她的鼻尖,说:“看着我的眼睛。”

  黄娇不由自主地看了一下他的眸子,眼睛顿时移不开了。

  她恍恍惚惚感到自己的灵魂一下子跃了出去,走进了他的眼睛。那眸子那么深长,越走越不见底,她害怕了,急忙抽身,拼命地冲向自己的身体。

  忽然,她感到一种温柔的力控制了她,那力把她向前一推,她身不由己地飞进一个十分明亮的地方。这地方似曾相识,她感到很怪。这种奇怪成了她清醒最初的感觉。她摇晃了一下脑袋,笑了起来。

  黄宁冲到妹妹身边,兄妹俩欢笑起来。

  林之君这时也走到他们身边去。

  文子青沉声说:“师弟,多谢你救了我们。”

  吴畅说:“兄弟之间何言谢?只是我来得太迟了,让你们受了不少委屈。”

  胡仙问:“你求到了还原心法了?”

  吴畅点头说:“是偶然所得,一个朋友为此献出了生命。”

  众人顿时一阵沉默。

  过了一会儿,胡仙小声问:“师兄,还原法真能还我原貌?”她这是第一次称呼吴畅师兄。

  吴畅感到一种被理解和信任的激动。他轻声笑道:“真能,也许会更美。”

  胡仙笑了起来:“那你就快动手吧,我心里好急呢。”

  吴畅淡然一笑,闪电般挥出右手,向她的脸抓去。

  她吓坏了,只觉脸儿一紧,吴畅已站在一旁笑了。

  首先惊呼的是文子青,她的美貌他已刻骨铭心。他能分出真假。他激动地说:

  “太妙了!就是以前的样子,也许更美!”

  胡仙乐得几乎要跳起来:“真的吗?”

  她一转身向河边跑去。等证明了一切不虚,她脸上挂满了幸福的泪花。

  吴畅也十分快慰。

  慕容素这时走向了他,两人深情地相对了。

  吴畅迟疑了一下,如法炮制,又挥掌向她的脸罩去。

  她身子一颤,感到一种红色的力量进入了她的“印堂穴”。她打了一个哆嗦,眼前火花一闪,一切又趋于平静。吴畅给了她冰清圣女的面孔,她没能够复原。

  文明等人既没见过慕容素的真容,也没见过异香圣女,一下子被她的绝代风华惊住了,好久没有吱声。

  胡仙一下子扑向了她,笑道:“素姐姐,你真美,我真不知该怎么夸你才好。”

  慕容素微微一笑:“真有那么好?”

  “不信到水边一站就知道了吗。”

  她轻飘飘走向河边。然而在静水中她看到的是一个陌生的面孔,这使她大吃一惊。虽然这个面孔也是美丽无比,但她却没法儿高兴。

  她冷着脸走了回来,不悦地问:“我怎么成了这个样子?”

  吴畅笑道:“这样子不美吗?”

  “这样子自然极好,可我更喜欢自己的面孔。把别人的面孔弄到我的脸上来,那我成了什么了?”

  众人顿惊,我的天啊,这么美的面孔还不是她的,那她美到了什么程度了?不可思议。

  吴畅低头盯了一会儿洁白的雪,低声说,“素妹妹,我没见到你的玉容,让它自然复原甚难。你给我几天时间,也许我会有法解决的。”

  慕容素嫣然一笑:“畅哥哥,我的这副面孔是谁的?不会是无中生有吧?”

  吴畅说:“我不想骗你,这是我在印度的一个朋友的面孔。为了我,她已长眠在冰山之中了。”

  慕容素美丽的睫毛忽闪了两下,深情地说:“畅哥哥,她为了你可以献出生命,你们的关系一定很深吧?”

  “是的,很深。”吴畅说。

  “那是什么关系呢?”她轻甜地笑着问。

  吴畅没马上回答,也无法回答。

  归飞霞这时说;“也许我们该散了,到了各奔东西的时候了。”

  黄宁走了过来,向吴畅辞行。

  吴畅冲他一点头,他们兄妹与林之君一道飘然而去。

  归飞霞漠然地看了吴畅一眼,幽幽叹道:“我也该走了。”

  弹身而去。

  文子清似乎有许多话要与吴畅说。

  吴畅摇了摇头;“师兄,我们还会相聚的,到那时再长相叙。”

  文明点了点头,与胡仙携手而去。

  茫茫的雪地上,只剩下吴畅与慕容素。

  慕容素终于讲话了,“这雪多美,若一个人踏雪走天涯,那是多么的快乐呀!”

  多么含蓄!一个人,不是两个人,这就排除了与吴畅一起的可能性。

  吴畅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再也浮不起来,周身火热,感到轻飘。他知道一切都要结束了:“是的,一个人到处走走确是很美。”

  他并不情愿这么讲的。

  慕容素忽地一阵美极的朗笑,乐道;“是吗?那太妙了!”

  她身形一动,犹如一片雪花飘去了。她的轻功更高明了。

  吴畅长叹了一声,忽觉有人叫他。他旋身而起,犹如一团风云直向喜马拉雅山而去。

  他的身法并不太快,但与雪浑成一体,却仿佛卷起滚滚风烟连天让地、庞然无比的大境界。

  在雪的世界里,他眼里全是雪,整个宇宙被雪包围了,通体洁白,好个绝妙的感觉。

  进入了茫茫雪峰,雪雾弥漫了一切,凛冽的风横扫山野。

  他大呼一声,象冲天而起的神箭,破除重重迷雾射向珠穆朗玛峰。

  他的身法快到了极点,宛若一点幽影,又似雪中的惊电,直上山峰。

  眨眼间,他到了顶峰,站到了西南方的绝壁边。

  他深吸了一口大气,弧形飞向绝壁上的巨洞。

  到了洞口,他急身一贴,站到了洞口边。

  他看了一眼阴冷的冰壁,挥掌向洞壁切去。

  “哧嘭”几声响,冰花四溅,他挖的洞口开了。他伸手把被子裹着的冰清圣女拉了出来。

  就在这时,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冰壁塌了。无数巨冰和满天雪粉一倾而下,组成浩荡的冰流要冲破世界的禁锢。

  吴畅在间不容发的当儿,抱起冰清圣女飞下万丈深渊,与冰流混在了一起。

  在要落地的瞬间,他击碎了一块同时下落的巨冰,借反弹之力,他飞上了另一处高坡。

  他脱险了。

  望着还在飞泻的冰雪,他呆呆无语,大自然就是这么惊心动魄。

  他轻叹了一声,飞身下了雪山。

  到了一个安静的干净处,他放下了冰清圣女。

  解开被一看,他大吃一惊,冰清圣女忽地幽叹了一声睁开了眼睛。

  吴畅快乐极了,连忙把她扶起。

  慕容素也来到了吴畅的身边。

  两个绝代佳人深深地注视着对方,心里的呼唤愈益强烈,仿佛要各自走进对方的心里去。

  吴畅快乐地笑起来。

  两个丽人与冰雪构成了一曲俊秀奇特的绝响。

  那人,那雪,那天,那地,一派无限生机。

  (全书完)
 

 
分享到:
这是最后一篇
咏柳·碧玉妆成一树高 (唐)贺知章
木版画吴刚伐桂
康熙遗诏胤禛继位的惊天内幕
揭秘诸葛亮的木牛流马到底是何物
羊1
17世纪欧洲妇女流行暴乳1
飞箱
慈禧美容秘方:每天喝半碗人奶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