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离别羽 >> 第十一章 湖王血耻 绝崖噬血

第十一章 湖王血耻 绝崖噬血

时间:2014/5/16 17:43:18  点击:3053 次
  风月长,水波摇,只那英雄美人泪。

  风月台水波阁,庞虎莲和京十八对峙其上。

  这是男人之间的事,所以每个人都在沙洲上观看他们的决斗!庞虎莲仰目见那已落的月华,轻一叹,道:“京十八果不愧是京十八。”

  京十八雄立,注视东方将升的晨曦,沉声道:“如非你这般作恶,京某将洞庭七十二寨给你又如何?”

  庞虎莲双目又一闪,嘲笑道:“这话又何不早说?”

  京十八淡淡道:“就算早说了,到头来那名利两字还领着你违背良心……”

  庞虎莲大笑道:“出手吧!”

  京十八傲然道:“请——”

  上午洞庭弟子正目不转睛的看着湖中风月台水波阁上的决战。

  只见那端,京十八和庞虎莲两人将手掌缓缓往前推出,使此一瞬,如闪电般交错两人交错起来。

  苏小魂并没有和钟玉双站在一起,而是和六臂法王凝目观向湖中,这原因很简单,钟玉双的身边还有朱馥思和红豆。

  六臂法王注视场中两人身影手法,喃喃道:“好!武学一技,大多巧思多妙——”

  苏小魂凝思半晌,点头道:“洞庭空明拳别具巧思之处甚多,而那庞家的三天极门神功,亦是宗师典范。”

  六臂法王轻叹道:“只怕空明拳不是三天极门的对手!”

  “若以掌理,的确如此!”

  “苏施主之意是?”

  “天时、地利、人和,三种因素一加,那庞虎莲未战已竭……”

  六臂法王点点头,道:“这是因素,可是……”

  苏小魂目不转睛的问道:“大师有何高见?”

  “衰兵也有胜时!”

  苏小魂一震。

  眼前湖中的两人,那京十八是历经多少痛苦,其中怒化为拳,加上洞庭人心自是气势非凡。

  另外,那庞虎莲苦心积虑大半年,眼见将成之际而被京十八所坏,何不愤怒?

  况且!庞虎莲此刻心中所想,必然是两败俱伤——他已然无法出洞庭之外,能做的就是与京十八玉石俱焚。

  一想如此,方知六臂法王眉间忧虑为何?

  京十八的空明拳实中有虚,虚中有实,讲求的灵巧变化,往往出人意料。

  庞虎莲的三天极门,则是以“天地”、“天运”、“天道”三大心法相互融合而成,讲求大开大会,气势所及,如山迎面,不动峙立!

  双方缠斗至两百三十四招时,京十八突然发觉自己手上所使的空明拳竟然越来越沉重!

  京十八内心一紧,只见那庞虎莲两拿十指间的变化越来越简单!

  几乎,十指已近不动,而手臂每一挥洒,自己的拳势竟不由目主的被带动。

  京十八内心大骇,只见那庞虎莲冷笑道:“可借你这洞庭空明拳只是浪得虚名。”

  京十八双臂振力,又交手了四十五招,到了第二百八十招待时,京十八越是奋力抵抗,越觉身子重了下来!

  苏小魂注视湖上变化,忽然朗笑大声问道“法王,禅的道理在哪里?”

  声音不大,却是内力贯足,直通湖内!

  六臂法王一愕,尚未答,那端大悲和尚抢先笑道:“在目前……”

  苏小魂朗笑道:“和尚胡说,我为什么看不见?”

  大悲和尚大声回应道:“你心中有一个我,当然看不见。”

  钟玉双此时亦加入了问答,亦贯足了内力朗声道:“我因为有你才看不见,你看见了没有?”

  大悲和尚高声笑道:“你不但有我,又有你的观念,在你我二者辗转之下,怎么能会看得见呢?”

  钟玉双笑道:“假使我没有你我的观念,能否见禅?”

  大悲和尚叫道:“没有你和我的观念,那谁看见了禅?”

  注:前段对话语出自惟宽禅师开悟一位和尚时的对话。

  京十八方觉身子越来越重,体内气机竟开始混乱起来。

  心头不由一阵悲哀,今日若不击败庞虎莲此后又如何有面目去领导洞庭七十二寨?

  心正念此,忽的耳中传来大悲和尚和苏小魂,钟玉双的对话。

  原先,他京十八受众护往蒙古解毒,一路上早已多闻了六臂法王的事理,至鄂洛克泊一战得胜,正返回中原的路上,又多方听到大悲和尚禅机。

  此时,听上那一段禅机,立时便心里有所明了,空明拳的武学真谛,正如那禅学一般,讲求的空灵光明。

  正如禅宗道理,先无“我”便无相对的“你”,待一切放下后,智慧本性不放,自可大悟。

  京十八一想及此,便明白自己一心复仇,叫那愤怒阻滞了自己的空明拳威力!

  一想及此,京十八不禁仰天长笑,身心一下子进入大悦境界,全然无我京十八,无你庞虎莲的对峙。

  便值此无机运转,手上只觉一轻,身势在转动间,也自灵活无滞。

  庞虎莲本想到第三百七十六招时擒下京十八以为自己退身之路,而且,眼见将成。

  谁知,岸头那端一番狗屁竟然叫眼前这京十八如获顿悟!

  只见京十八手势如前,然而内涵深蕴,便自比先前雄阔百倍。

  庞虎莲越打越惊心,待想跃湖脱逃已经来不及。

  只见那京十八一个直拳迎面而来,竟是千方躲闪不及。

  京十八本已打的浑然忘我,只觉本身出拳投足上惧是突破以往苦思不解之处,便得端的是得心应手。

  便此一路下来,直到打中了庞虎莲,方自醒来。

  眼前,那庞虎莲已然面目俱叫血染,踉跄倒地。

  京十八大笑,注视庞虎莲道:“何苦——?”

  庞虎莲挣扎着,竞站不起来。

  京十八见他狼狈相,慈悲之心不禁油然而生。正待伸手扶他。

  蓦地,湖面一响,只见一道人影跃出水面往京十八便是一刀。

  “齐二郎——”苏小魂突见此变失声道。

  那湖上水波阁内,京十八一翻身才避过这“击浪”名刀的袭击,忽的又一团烟雾罩住了风月台!

  京十八大喝,凭风辨位,连拉了三拳,却是全落入虚空之中。

  湖岸这端,纷纷大喝,跃上快舟便要快迅抢进!

  舟行至半,水中竟又冒出十来名扶桑忍者妆束之徒,只见他们手上丢出一物,竟是霹雳弹之类。

  轰然大响中,众人落水。

  那洞庭弟子岂肯干休。

  在洞庭湖上竟敢撒野,立时纷纷潜下了水,和那些扶桑忍者算要决斗水下工夫。

  苏小魂那艘快舟未受波及,迅速到了水月台上。

  此时,浓雾已散,只见京十八皱眉独立其中,一旁,那庞虎莲已然不见——。

  本几,那些洞庭湖弟子纷纷自水底冒出,并未找到那些东瀛忍着……。

  狂鲨帮!

  东海狂鲨在齐一刀的带领下,已然公开的进犯中原武林!

  洞庭总寨大厅,目是各路英雄群集,大贺那京十八重掌江湖。

  红豆四顾,却不见苏小魂在场!

  钟玉双默默独立于初秋月下,身后,红豆走来。

  红豆笑道:“姐姐怎么不进去?”

  钟玉双一笑道:“他走了——。”

  “他?他是谁?”红豆只觉心里一紧。

  钟玉双一笑,道:“苏小魂——”

  红豆脸色一暗,低声道:“为……为什么?”

  钟玉双淡淡一笑,道:“我们进去吧——”

  苏小魂为什么要独自离开?

  因为三个女人!

  所以他先告诉钟玉双,他将往北对抗金天霸。

  一大早,便自先离去,留下钟玉双一则是免得红豆、朱馥思起疑,二则钟玉双如何来让红豆、朱馥思明白,心不死于情结,烦恼自由生!

  苏小魂的想法是,朱馥思和红豆与钟玉双相处久了,自然而然会体会出“天下最具有妇女美德的女人”的的确确是他苏小魂的最合适的妻子。

  大厅内,众英雄豪杰讨论他们如何对付东海狂沙帮,以及阻止金天霸南下的声浪逐渐高了起来。

  钟玉双悄悄向京十八道:“湖王——,苏小魂已然先往霍山而去,我们几个也将于今晚离开。”

  京十八愕道:“姑娘何须走的这么急?”

  此时,六臂法王近身过来,道:“老衲已经调配出解那庞虎莲所下的‘断魂散魄粉’……”

  京十八惊喜道:“多谢大师仁心——。”不知有那些药材要准备的?”

  六臂法王摇摇头,取出玉犀角;只见原先是浩白无暇的玉犀角上竟有了黑点。

  六管法王笑道:“老衲苦思良久,方想到这玉犀角所吸出来的京施主身上的五种剧毒,已然成为解毒圣药……”

  京十八愕道:“有这种事?”

  六臂法王含首一笑,道:“这五毒在京施主体内长久受内力积压,提炼,又经这玉犀角上的吸附力,更使那些毒元付有遇毒便吸、便克,此即水可以载舟,亦可以覆舟的道理!”

  京十八闻言大笑,拱手道:“京某代表所有洞庭弟子向大师道谢……”

  六臂法王一稽首,道:“何须作此言?老衲和大悲大师,赵施主先往山西去了……”

  京十八恭敬道:“来日江湖得安,武林得靖,京某在向法王请教佛学……”

  大悲和尚一笑,朝赵任远叫道:“和尚大人走吧!”

  钟玉双她们三个女人出发的时候比前后三个和尚晚了两个时辰。

  无论如何,三个和尚和三个女人走在一起总是很奇怪的!

  朱馥思并没有向京十八挑战,并不是她忘了这件事,而是因为“风铃三十二打”

  的真髓她还没能完全领会。

  她的出手,将是代表向十七,而且,不准失败。另外,她心头还隐隐有件事在作痛,那就是苏小魂!

  她看着身旁的钟玉双和红豆,叹了口气。

  唐雷到了柏山,是为督军唐门和七大门派联手阻止绿盟的活动。

  京十八复位洞庭湖的消息,无疑是牵制绿盟南方重要的力量。至于东海狂鲨帮方面,则由丐帮负责。

  在一旁的潜龙突然笑道:“我看这回京十八可气炸了!”

  唐雷失笑道:“为什么?”

  “忍者,”潜龙叹一口气道:“东海狂鲨帮的忍者竟然在洞庭湖京十八的面前把人截走,你觉得怎样?”

  唐雷苦笑道:“说不定会发生海战……”

  潜龙双目一亮,道:“我们是不是应该快点把柏山上的龟孙子解决掉,好去参加那场盛会?”

  唐雷笑道:“我也是这么想,可是……”

  “没有可是!”潜龙嘻嘻一笑,道:“柏山的当家是谁?”

  “柳三剑呀!”

  “如果杀了柳三剑,是不是什么事都没有了?”

  “好像是……”唐雷苦笑道:“问题是谁去杀呢?”

  红豆,钟玉双,朱馥思三个女人出了洞庭水城,往北走到十里铺。

  十里铺是个不大不小的镇,镇外是陌田千里。

  此时,已近秋收的季节,许多农人正忙着。忽然,红豆眼睛一亮,她看见一个不可能出现的人,竟会出现在十里铺水田里!

  那是年轻人,正挽袖低身拔除稻旁的杂草。红豆本来是不敢置信的,直到近了方才惊忽道:“祖开!”

  祖开望着眼前三个女人,叹了一口气。

  想那没几日前,自己还是叱咤江湖的人物,谁知那六臂法王用了某种手法断破自己体内真气!

  而那起任远还好心的置了一块田来给自己活口之用。一想及此,不由得一叹又蹲身下下去,拔那稻旁杂草。

  红豆凝视祖开背影半晌,也自一叹缓缓策马,和钟玉双、朱馥思并肩而成。

  三个人约莫走了十来丈,身后那祖开突然大声呼道:“红豆……”

  红豆一愕,停马回头道:“有什么事吗?”

  祖开犹豫了一下,点点头招手道:“来……我告诉你一件事红豆一愕,策马回头到了祖开身旁问道:“什么事?”

  祖开似乎下定决定道:“有一回……我听见唐先生提起你的身世……”

  红豆脸色一变,道:“他没有提起我爹是谁?”

  祖开点头叹道:“有!”

  红豆咬唇紧张道:“谁?”

  “老鬼!”祖开低声道:“老字世家的老鬼!”

  红豆瞬时愣在当场,作声不得!

  打从自己生下来后,只有在四、五岁这两年见过爹,只是记忆已模糊。

  有一天,就在她过完五岁生日时,爹突然告诉母亲,他将往中原而去!

  时隔十数年,自己本来已忘了。

  今日,由祖开这一提,以往记忆片片断断连了起来。

  红豆生南国,原来自己果真是苗家老疆之后。

  祖开轻轻一叹;道:“你爹的下落你知道不知道?”

  红豆摇头道:“不知道!告诉我,他现在在哪里?”

  祖开沉吟不语,只怕这话一出又惹出一场大事端来。

  他现在已然退出江湖,数日来心情上已有所新境。只是,耳中传来红豆急切问道:“祖开!告诉我!”

  “你爹他……”祖开苦笑道:“被柳三剑用计打入了柏山的凤翔崖……”

  对于红豆狂奔而去,钟玉双和朱馥思不觉错愕的回头找祖开!

  祖开苦笑道:“我只是告诉了他爹的下落。”

  钟玉双讶问道:“红豆的爹是谁?”

  “老鬼!”

  “老鬼?老字世家的老鬼?”

  “是!”

  “红豆去哪里?”“去找她爹。”

  “老鬼人呢?他人在哪里?”

  “凤翔崖下……”祖开叹道:“被柳三刻打下凤翔崖……”

  俞傲接到了消息,立即由霍山赶到了洛阳!

  洛阳醉仙楼,俞傲和苏小魂叹气对望。

  俞傲沉默良久才道:“红豆姑娘好不容易才夺乱反正,如今受此一刺激……”

  苏小魂苦笑道:“她第一个要对付的是柳三剑……”

  第二个呢?一定是俞傲!

  问题是俞傲能动手吗?

  俞傲苦笑道:“我出不了手!”

  苏小魂道:“以红豆的武功造诣、你不出手只有死!”

  “我知道。”俞傲叹道:“问题是,我欠老鬼一次人情!”

  谭要命的一刀,是老鬼拼死找到冷明慧将俞傲由鬼门关拉回的。

  苏小魂沉思半晌,道:“看来,你只好有一趟柏山之行了。”

  俞傲点点头,起来道:“我就去!”

  苏小魂突然道:“霍山那边怎样?”

  “金天霸不是一个简单人物!”俞傲皱眉道:“尤其手下不只高丽刀客……”

  苏小魂脸色一变:道:“莫非还有女真族的人吗?”

  俞傲点头,叹气道:“鹰爪帮能挺的住,是因为钟字世家暗中破坏了金天霸后头的联络点站。”

  苏小魂道:“金天霸至今未露面?”

  “没有!”俞傲道:“东方两路军,西方两路军,都是手下四虎将军带领。”

  “四虎将军?”苏小魂愕道:“金满和金虎不是死了吗?”

  “那只是他的弟子——”俞傲苦笑道:“四虎将军则是高丽别派的一代高手四个人!”

  苏小魂一叹,道:“看来得去会会了。”

  俞傲淡淡道:“把金天霸留给我!”

  俞傲走没多久,大悲和尚、六臂法王就已经到了!

  苏小魂讶道:“起任远赵大人呢?”

  “回宫里去啦!”大悲和尚叹道:“你那义见召他回去问话。”

  苏小魂摇头一笑,道:“可怜的孩子。”

  六臂法王沉思道:“北方的情势怎样?”

  苏小魂道:“只怕女真族居心叵测……”

  六臂法王讶道:“女真族?他们已经有了动静吗?”

  苏小魂到:“可能只是试探,混杂于金天霸的人马中!”

  大悲和尚道:“我们要等钟玉双那三十女人一起走吗?”

  “只剩两个……”

  “两个?哪一个不见了?”

  “红豆!”

  “红豆?那小姑娘干什么去了?”

  “找她爹……”

  “她爹?她爹又是谁?”

  “老鬼!”

  “老鬼?”大悲和尚吓了一跳道:“老字世家的老鬼?”

  苏小魂一叹道:“问题是老鬼被柳三剑用计打下了凤翔崖!”

  大悲和尚苦笑道:“红豆是柳三剑的对手吗?”

  “武功不知道,可是计谋一定不是……”

  “那我们是不是要去柏山?”

  “不用……”

  “不用?你要眼睁睁看那小姑娘送死?”

  “不是!”苏小魂叹道:“不用的意思是有人已经去了!”

  “谁?”

  “俞傲!”

  “俞傲?”大悲和尚长长叹一口气道:“这小子一去,简单的事情也变的复杂!”

  “俞傲不能不去!”苏小魂道:“因为红豆是老鬼的女儿,恰巧俞傲又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六臂法王此时方叹一口气,道:“奇男子!”

  大悲和尚道:“那我们是不是要等钟玉双和朱馥思?”

  “不用。”

  “为什么又不用?”

  “她们直接去了霍山右侧,打算以奇兵制那金天霸”

  “我们呢?”

  “我们当然到霍山会金天霸和他手下的四虎将!”

  潜龙潜进柏山绿盟总寨并不太难。最少,他有一次在柏山被追杀的经验。

  比较困难的是,如何进入总寨内院?

  要暗杀柳三剑,唯有躲到他的内室之中。

  一个人无论防范多严谨,绝不会每回睡觉都查查床下有没有人!

  潜龙这几天还发现一件奇怪的事,那就是柏山的绿盟寨里竟有几名蒙面的东流忍者!

  这倒好!潜龙笑道。爷爷我擒下一个化妆成他们的人潜龙此刻躲的位置是总寨后山的树林项,前面,便有两名扶桑忍者边谈边走近来。

  左边的忍者道:“石丸信,后天的殂杀行动你的东西准备好了吗?”

  右边叫石丸信的忍者道:“今天就请你看看这东西的效果?”

  左边的忍者点点头,道:“好。”

  石丸信自腰带取出三颗不同颜色的小石头道:“舟方本一兄,清微退——”

  那个叫舟方本一的点点头,往旁退了三丈,正好落于潜龙的树下!

  潜龙冷冷一笑,想不到这是自个送上门来。

  只是眼前还有一个,且看他要变什么戏法再说。

  只见石丸信手上捏着不同颜色的石子,忽的身子在半空一翻,右臂一振。

  立时,人在半空消失,而落入地面的小石头竟成巨石!

  红、黄、黑三色,各自夺目。

  潜龙方自一皱眉,想那个叫石丸信的躲到哪里去了?

  忽的,石丸信大喝劈刀自黑石中出。

  只见他就地一翻,便又自不见——

  邪门!潜龙一皱眉,只听又一声大喝,石丸信又由红色巨石中劈刀而出。

  只是此一瞬间,那石丸信身上的衣服已成了红色!

  哈!原来是幻术!

  这回,潜龙双目上凝神,往那黄石注视!

  果然,隐约之中可见那石丸信已隐身于黄石之中。

  有此一发现,潜龙不禁得意暗想道:“这些仕外之民,倒底只能是弄些江湖老艺三角猫把戏来,待会且看爷爷如何来整治?

  潜龙方自想着,那石丸信已然练完毕道:“方舟本一兄,你觉如何?”

  舟有本一点头道:“不错!不过衣服颜色和移位时的速度不够快!如遇上中原高手恐怕会被视穿!”

  石丸信恭身按创道:“请舟方兄指教!”

  那叫舟方本一的似乎勉强点了点头,也自怀中取出三颗黑、黄、红的石子,道:“本组是齐一刀帮主手下四杀组之一,必须苦练才能超越其他三组!”

  “是:”石丸信略带惭愧道。

  舟方木一不再说话,大喝一声,将石子丢向地上的同时,人已消失。

  潜龙在树上见了,不觉挑眉暗道:“这个利害,显然比石丸信强!”

  潜龙想着,便凝目往场中六块巨石仔细望去。凝神了半晌,方隐约查出这个舟方本一可能是在“红石”中。

  果然不错,只见舟方本一大喝一声自红石劈刀跃出!

  潜龙喝彩了一声,只见那舟方本一又迅速不见了!这回,快的连潜龙都还没看清楚便从黑石中挥刀而出!

  潜龙不由惊叹点头!

  只见那石丸信恭敬道:“舟力副组长的忍术果然了不起!”

  原来,这家伙是副组长,那组长岂不更是厉害?

  舟方本一摇头道:“和阿部组长比起来,我差多了!”

  石丸信点点头,突然舟方本一脸色一变,石丸信不禁讶道:“副组长怎么了?”

  舟方本一道:“难怪方才我在施忍术时有点不安的感觉!嘿嘿……原来有人偷看!”

  妈呀!这副组长这么厉害!想着,便要现身。

  耳中传来石丸信急道:“谁?人在哪里?”

  “哼!”舟方本一指草丛道:“是女人!出来!”

  潜龙一愕,想,我潜龙不是女人吧!

  红豆巧笑情兮的由草丛中钻出来的时候,那两个人眼都直了。

  好个可爱的俏姑娘家。

  红豆冲着舟方本一笑,道:“干啥发这么大的脾气吗?”

  人娇,声娇,笑面带唤更娇。

  舟方本一勉强自镇定咳了三两下才道:“姑娘——呃,——是这绿盟中的人?”

  红豆笑道:“是啊!你叫什么舟方本一的,是不是?”

  舟方本一立刻温柔的声音道:“小生正是!”

  小生?潜龙差点摔下来。

  想不到一个小姑娘能瞬间制服蛮夷,立刻教化了中原文化。

  在一旁的石丸信也急口道:“小生是石丸信!”

  舟方本一瞪了石丸信一眼,又向红豆温柔道:“不知姑娘的芳名是……”

  “红豆。”红豆笑道:“红豆生南国的红豆!”

  “唉呀!好名字!”舟方本一很夸张的道:“是不是别名叫相思豆?”

  这老小子倒有点学问!潜龙一则以惊,一则以叹!惊的是眼前这姑娘竟然是顶顶大名的红豆,叹的是这两个扶桑浪人竟不知死活,还自施展“魅力”。

  红豆娇笑一声,道;”你们在变戏法吗?”

  舟方本一根豪迈的笑道:“雕虫小技,反叫姑娘见笑了……”

  红豆嘻一笑,从怀中取出七颗红豆,道:“这就叫相思红豆。”

  舟方本一和石丸信眼神为之一亮。

  丹方本一当先嘿嘿笑道:“真是小巧可爱,姑娘……”

  “要送给你的——”

  “真的?”舟方本一大喜,甚至相当礼数的一揖道:“小生何其有幸……”

  红豆娇笑道:“没完呢?”

  “姑娘的意思是……”

  “你总要显点本领给我看看?”

  “行!”舟方本一很有男子气概的大声道:“姑娘要怎样?”

  “我丢你捡!”红豆笑道:“我把红豆丢给你,一次丢七颗,可是你每一颗都要捡下来,不准掉地,也不准捏破!”

  丹方本一大乐,这太容易了!当下便满口答应道:“姑娘请出手!”

  红豆一笑,瞅了石丸信一眼道:“请这位大哥先站在一旁好不好?”

  石九信哪能不好?

  当舟方本一的目光授来以前,他早已早走到潜龙的树下。

  红豆朝潜龙的方向看一眼,再转向舟方本一高声道:“我一出手你就要出手喔!”

  这话一出,大有两个意思。

  一个是潜龙暗自惊心,显然这红豆发现了自己。

  另一个舟方本一暗自欢喜,想这姑娘倒真有这番情义,犹不忘通知一声。

  立时,舟方本一便打足精神好好露一手。

  只见她将七颗红豆分置于右手五指四间,身子轻飘起来。

  那潜力在树上看下,分外分明,不觉暗自惊叹,这等如何行云流水般的出手果叫人惊叹流连。

  红豆身子一折一转,手上七颗红豆已成一线若匹练般的奔向舟本方一。

  每一颗红豆,俱有不同的回力,或快或慢端的美丽无比。

  红豆生南国,相思至死休!

  舟方本一看呆了,石丸信也呆了,潜龙没有。

  就七颗红豆打上舟方本一的瞬间,潜龙那若绵指从上而下,直透石丸信的百会穴!

  “你是红豆?”

  “废话!你是不是潜龙?”

  “你聪明,不过,你到柏山来干什么?不会跟哥哥我抢生意吧?”

  “你哪门子生意?”

  “杀柳三剑?”

  “姑娘我也是……”

  “干哈?他惹了你?”

  “对!”红豆冷声道:“他害了我爹!”

  潜龙一愕,道:“你有爹?”

  “废话!你不是爹娘生的呀?”

  “哇!十七八岁的姑娘这么凶?以后怎么嫁的出去?”

  “又不是嫁给你,你紧张啥?”

  潜龙一叹,暗自想,娶了你那才糟了。

  红豆耳尖,道:“你叹什么气?”

  “没有!”潜龙问道:“姑娘的爹是……”

  红豆脸色一暗道:“老鬼……”

  “老鬼?”潜龙顺口讶道:“老英雄?当真虎父无犬女!”

  老“英雄”?红豆眼睛一亮,口气不觉好了几分道:“我……我爹的名声不是很坏吗?”

  潜龙笑道:“谁告诉你的?知过能改,善莫大焉!冲着你爹讲死找冷明慧救活了俞傲,也算是英雄一个!”

  红豆显然有点激动道:“你说的是真心话?”

  潜龙苦笑道:“骗你这小姑娘做什么?不管他天下人物怎的想,我们这些人可也暗自钦佩老前辈明辨大是大非,回头是岸!”

  “这些人”指的当然是苏小魂的朋友!

  红豆竟然也脸一红道:“谢谢你,我……心里安了些。”

  潜龙见那红豆娇羞一脸,不觉叹道:“姑娘好漂亮!”

  这话一出,两人齐齐愕住,相互尴尬一笑。

  潜龙也不知自己发了啥神经,一叹气便自取那舟方本一的衣服……

  阿部盛快步进入柳三剑的房内!

  柳三剑正详细研究柏山各地地形图,以及内外要道。此时,见阿部盛进来才抬头问道:

  “有什么事?”

  阿部盛道:“本帝传回来的消息,齐二郎已护送庞虎莲到龙泉山调养。”

  柳三剑点头道:“有没有提及那边的人马调集的如何?”

  阿部盛道:“安徽东部的人马抵制丐帮的活动,以西则往西而来,对付唐门的封锁……”

  柳三封冷笑道:“很好!”一顿,又道:“齐帮主的人马何时登陆?”

  阿部盛恭敬道:“本帮人马打算左右夹击,待贵帮抵制丐帮的后面,立即上路。”

  柳三剑点头道:“好!请通知贵帮帮主,本座人马亦打算由东而下,出柏山,入信阳,和本盟西进入马交汇于商城。如此配合贵帮帮主登陆,一举便可以攻下安徽、江苏、浙江三省;然后双方北进,配合金天霸南下,取河南、得山西!”

  阿部盛恭敬道:“是!”

  阿部盛才出去没片刻,柳三剑就觉的有人进入屋内。

  这种感觉是很奇怪的,似乎有暗暗流动的杀机。柳三封皱眉抬头,便看见了两个忍者装束的人。

  柳三剑一愕,道:“你们是……”

  右方较为高大的那一位道:“在下舟方本一副组长!”

  柳三剑打量了一下“舟方本一”道:“我听阿部组长提过……有事?”

  “舟本方一”点头道:“方才在下在后山无意中发现了两个人……”

  柳三剑目光一闪,道:“谁?”

  “舟方本一”正要说话,站在他左边的那位突然出手,一股气机打入“舟方本一”体内。

  只见那“舟方本一”身子一颤,嘶哑道:“是……是……”

  话声未落,左方忍者又补了一脚往外飞跃而去!柳三剑哪能叫他如此猖狂,提了剑自跃过桌面,人在半空,剑已半拔,双目盯的是到了门口的那名娇小忍着。

  娇小忍者到了门口,忽然一反身,右手振出七颗红色物点,粒粒如珠!

  红豆生南国,相思至死休!

  柳三剑大笑,剥离鞘出,反手一剑,指的确是躺在地上的舟本方一!同时左手将到迎向红豆,随即一振,便将那红豆自鞘中了一个接一个纳入!

  躺在地上的“舟方本一”当然是潜龙乔装的,原先般若绵指蓄劲待发。那柳三剑一退,立即自后打上,配上红豆的那七颗相思豆,当该一击而毙!谁知,自己尚未出手反而叫柳三剑先出了手!

  三剑出手,摄魂夺魄!

  游龙自觉年纪老大不小了,哪惊的起这种惊吓?当下左臂五指一堆地上,身上瞬时后退!同时,右手五指口的若般绵指往前点出,迎向柳三剑的来势!

  柳三剑嘿嘿一笑,第二剑攻的是红豆!

  红豆原已骇异于柳三剑如何能将七颗相思豆在回力最弱的时候收入鞘内,此时,又见柳三剑一剑攻来。

  当下红豆冷笑一声,身子一折一摆,又自门口抢攻了进来,掌中依旧是七颗红豆连续击出!

  潜龙见那红豆第二波攻击,亦立时将身子浮上半,双掌十指齐齐落下,大有同归于尽之气势!

  那柳三剑面对两人的攻击,只是仰天长笑大喝道:“找死!”

  柳三剑的第三剑,必杀必死!

  潜龙凝目望去,只见柳三剑身子轻轻摇动,那剑势竟满室生光,分不清方向!

  潜龙暗自惊,指上之力更提几分,便抢入剑罩之中。

  另端的红豆,亦是牙齿一咬,掌上再握七颗红豆,亦然奋不顾身的打出,抢进柳三剑所布的剑署。

  那柳三剑见潜龙、红豆,双双已然进入剑罩范围,不由冷笑。

  柳三剑身子一折一转,连进开红豆两波相思豆,那游离的第三剑终于定住,它的地方是红豆的肩井穴!

  红豆痛叫方自一退,潜龙正要出手相救,蓦地,自梁上有人打出三星标。

  潜龙救人为重,未料屋内还有第四个人,一不小心被标打中腿部!就这腿上真气一泄,潜龙已然一头栽在红豆身旁!

  柳三剑抚剑笑道:“阿部组长,下来吧!”

  屋梁上那人,果然是狂沙帮四杀组之一的阿都盛!

  柳三剑朝红豆笑道:“姑娘是红豆?”

  红豆冷哼一声,去掉面罩道:“不错!”

  柳三封朝向潜龙笑道:“这一位呢?”

  “潜龙——”潜龙也取掉面罩,道:“柳老头,你以前武功造诣没这么高吗!”

  柳三剑淡淡一笑,道:“那是你们忘了两件事……”

  柳三剑仰天上笑,接道:“第一,庞虎莲已把红豆的出手、心法、运力全数—一告诉了本座!”

  潜龙叹口气,道:“第二呢?”

  柳三剑眼睛一亮,冷笑道:“孙震的功武心法‘大罗杀手’已被本座研习,渗悟于剑法之中了!”

  潜龙这回真的叹气了,苦笑道:“还有没有第三点?”

  阿部盛突然道:“有!那就是,你们衣服上的绳子绑法,一看就知道不是忍者!”

  潜龙还能说什么?他着向红豆叹道:“你肩上还疼吗?”

  红豆已点住穴道,阻住了血流。

  此时,被潜龙这关切一问,不禁怎的脸上一红道:“没事……你呢?”

  潜龙故作轻松一笑,道:“这东西上面有毒。”

  阿部盛冷笑道:“而且是极毒的鹤冠顶?”

  红豆闻言惊道:“你!你觉得怎样?”

  潜龙竟然还笑的出来:“不怎样。”

  “不怎样?”红豆急道:“怎么会不怎样?”

  潜龙一笑,还没回答,那红豆竟伸手擢来,这下,便是生死关头也叫潜龙心头一震!

  红豆急道:“那毒……那毒……”说着,眼中竟有一汽泪光。

  这等情景,潜龙心里暗叫不妙,自己可是打定主意光棍的。

  潜龙叹口气,拍拍红豆的手掌笑道:“别着急——”。

  “你这人……”红豆一跺角,底下的话没有再接下去。

  此时,柳三剑冷冷一笑,道:“小两口要亲热到了黄泉路上也不迟……。

  那红豆闻言,不知怎的脸上又是一红,当下便愣住。

  柳三剑冷笑又道:“不过,潜龙想杀我,本座明白,为什么红豆姑娘……”

  红豆闻言,双目一闪冷声道:“你这恶贼,竟设计杀害我爹柳三剑一愕,仰天大笑道:“柳某剑下曾杀了一百七十四个武林人物,其中二十三个设计用谋所斩,不知你那老头是……”

  “不是老头……”潜龙叹道:“是老鬼老前辈……”

  “老鬼?”柳三剑脸色一变,道:“你是老鬼的女儿?”

  “对极了!”潜龙冷笑道:“你一定会遭到报应的!”

  “笑话!”柳三剑仰天长笑道:“死人能报仇吗?”

  潜龙一笑,竟然还能站起来留下一句话:“死人不可以,可惜我们是活的……”

  当话说完的时候,游龙已拉着红豆跑出了十丈之外。

  阿部盛大惊道:“这小子没中毒!”

  没中毒才怪!潜龙边跑边骂。

  整个柏山早已锣响哨传,自己和红豆又被逼到了泣龙屋。

  潜龙到此,不禁仰天长叹!

  红豆这一路奔来,此时才发觉潜龙的腿已叫血染了大半,不觉惊叫道:“潜龙大哥……

  你的腿……”

  潜龙苦笑一声,道:“没事——”

  红豆急道:“你……没中毒?”

  “有!”游龙叹道:“只是在毒龙潭久了,那些奇奇怪怪的毒已染的多了……”

  红豆又急道:“那……鹤冠顶的毒?”

  潜龙一笑,道:“过个五、六天自然会消去。当然,如果我们还能活着的话!”

  话落长叹一口气。

  红豆不知道干了啥,每回听到这男人的叹气,心里便不由得一紧道:“怎么了……”

  潜龙苦笑,又深深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才道:“这个地方叫泣龙崖……唉……”

  “对!对极了!”回答的是柳三剑。

  身后阿部盛和组内的忍者及绿盟弟子加来没一百也有九十。

  柳三剑朗笑道:“当时,就是叫你从这里逃过一回,不过潜龙冷笑道:“当真天下第一大无耻,当时你就在这暗算孙震下崖的!”

  柳三剑嘿嘿一笑,道:“你下去见见老朋友的尸骨吧!”

  柳三剑话声一转,大喝道:“放石!”

  游龙红豆不觉一愕,只见那些绿盟弟子纷纷滚动巨石挤来。

  那潜龙不觉紧握红豆的手叹道:“这柳三剑真称的上一个狠字!”

  红豆被潜龙握住了手,芳心不由的一震,本要用力脱开,只看那眼前巨石已近咫尺,急脱口而出道:“和你这般死法也别致!”

  潜龙闻言一惊,旋即朗声大笑道:“挽佳人跃泣龙,当真人生一大快事——”

  说完,潜龙不待那巨石滚至,便抱住红豆往崖下而去!

  潜龙附耳在红豆的最后一句话是:“抱紧我!让我先着地!”

  柳三剑一切满意极了!

  潜龙红豆一除,那苏小魂无疑又少了两个助手!想着,便仰天大笑。

  此际,东方那端竟传来紧急锣声——三短一长!

  三短一长表示有人闯出,而且只有一个。

  柳三剑脸色一变,冷笑道:“凤翔崖又将有人跳崖了……”

  俞傲过关斩将,一路上来如人无人之境!

  沿途上,俞傲大呼:“红豆——红豆——姑娘——”

  俞傲连连击杀了一百六十九名绿盟弟子,此刻踏上凤翔崖,不禁引吭高喊:“红豆—

  —”

  四野回音不绝,只是无希望所冀望的那种回音。

  俞傲方自皱眉,突然,眼前绿盟徒众又涌上来,总数百来人。

  俞傲冷冷一视,全不放在眼里,手上蝉翼刀一击,便又要突围。

  便此时,一声朗笑传来,随即,数道人影出现!

  当先的,便是柳三剑、阿部盛。

  俞傲淡然一笑,盯视柳三剑道:“你还没有死?”

  柳三剑仰天哈哈大笑道:“本座一向身体健康,那么容易死?”

  俞傲冷哼一声,道:“羞也羞不死,真难得——”

  话冷声冷,尤其由俞傲这种人说来,比那潜龙大声谩骂刺人的多。

  柳三剑闻言,脸上不由得一变再变,半晌方恶狠狠的道:“嘿嘿……方才那个潜龙小鬼和红豆丫头也是这般辱骂老夫……”

  俞傲双眉一挑,心里已明白了一半。

  果然,柳三剑仰天狂关,道:“你可知道那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给老夫怎样整治掉了?”

  俞傲淡淡一笑,道:“我知道。”

  柳三剑一愕,反笑道:“说说看。”

  俞傲双目离开柳三剑,不屑的道:“下三烂的方法!”

  柳三剑咕哈的喉头一响,想道:“阿部盛!”

  在旁的阿步盛上前一步到道:“在!”

  “让我见识见识东瀛忍者的忍术!”柳三剑冷冷一笑道:“若是你能擒下眼前这小子,明日一早便名传天下!”

  阿部盛眼前一亮,沉声道:“好!做为敝帮和贵盟之间的结盟礼!”

  阿部盛说完,右手一振,场中自多出了红、黄、黑三颗巨石便同时,阿部盛也同时消失了踪影。

  另外七名忍者所属组长出手,亦纷纷振手出去,刹时,场中便有了二十四块巨石,各是红、黄、黑,八块!

  俞傲停立于巨石之中,脸上尽是不屑冷笑未稍动分毫。忽的,身后两块黑石,一块红石中攻出了三名忍者。

  俞傲偏头侧身一移一让,并未出手,待右方黄石中那名忍者大喝出来的瞬间,俞傲立刻转动。

  俞傲一刀,惊鬼泣神!

  俞傲出刀不但斩杀右方出来的忍者,顺势身子一倾,将左方即将出来的两名忍者亦毙于刀下!

  柳三剑方自皱眉,却骇见那俞傲身子在空中平平翻倒,便利用腰刀、压力当空下来又劈斩一名黑石中的忍者。

  便从原先一刀出手到结束,俞傲已斩杀了四名扶桑忍者!

  俞傲依旧站在二十四块巨石中冷笑。

  忽然,每种颜色的巨石开始冒出不同颜色的烟雾来。只此一瞬,俞傲似乎陷入迷离之境。

  俞傲双眉一挑,双眼竟闭了下来。

  忽的意念一动,俞傲刀没入土,连插带刺瞬间,三道血往又冒出了土!

  端看此,又有三名忍者死于非命。

  忽然,阿部盛大笑破土后跃,便同时整个二十四块巨石轰然炸开来!

  俞傲心神大震,亦受那炸力气流所及,只觉全身一痛,一轻,人已被抛出!

  阿部盛大笑出手,三星标随着不回路,一闪而去便是六只。

  俞傲人在半空,双目已叫硝烟所隐,尽听风辩位之法,仍是只能躲开其四,却依然叫其中两枚打中!

  俞傲一咬牙,不顾痛哼出声,只是大喝道:“东瀛忍者,不过尔尔……”

  说着,犹能在半空中一折身,往那凤翔崖落去……

  钟念玉的心突然一紧,竟不由的有些不安和昏眩。

  她叹了一口气,想那俞傲到柏山不知有什风险?

  犹自皱眉着,前方传来喧嚣声。

  钟念玉随即站起来,往前所而去。

  此时,只见冷默、钟梦双跃来,急叫道:“金天霸手下四虎将中的金风、金云带人来袭我们!”

  钟念玉哼一声,手上多了那把昔年在钟家绝地外八卦的招扇,淡笑道:“叫他们来尸葬中原!”

  三人一路在花园内巡视,此时,四处的宫灯一批批点亮,葛浩雄大步跨了出来呼喊道:

  “青龙、白虎两旗弟子听命!立刻镇守东方莫叫来贼遁去!”

  青龙、白虎弟子大应一声,便蜂涌而去!

  葛浩雄又唱道:“朱雀、绿莺弟子听命!立即镇守南方!”

  葛浩雄一路下令来,瞬时将十六旗座下弟子,分八卦方位将大鹰爪帮总坛守了个滴水不漏。

  钟梦双笑道:“葛帮主指挥兵军,果大有气度!”

  钟念玉叹笑道:“只是把我们忘了……”

  此时,葛浩雄走近来了,大笑道:“小小鼠辈,哪需你们动手?”

  钟念玉笑道:“闲着也闲着。”

  冷默皱眉道:“这回来了多少人?”

  葛浩雄冷哼道:“舵外大约有两百名左右,至于坛内,大约有二十来名……”

  钟梦双眼睛一亮,道:“金风、金云是不是在坛内?”

  葛浩雄点头道:“正是。”

  金风亲率十名特别善战的门下弟子,大以为今夜暗袭,来个里外夹击轻易可以扰教乱的军心。

  待那明日一早,金天霸便可以亲率主力自北面攻来。谁知,这大鹰爪帮的组织戒备果然严密犀利。

  自己和金云方分两路进来,便叫人家十六旗下弟子困在在园之中。

  金风暗自忖测,便将人马移向东北角,打算一举突破,叫在外围的二百多名弟子冲杀进来!

  金风瞧准了葛浩雄往西南角去的瞬间,便下令座下十名抢攻东南角。

  同时,金云也是同一般想法而来。

  金风大惊回头,只见是一名手持摺扇的姑娘当月而立,神采飞扬。

  金云当先冷笑道:“小妮子找死!”说完,那沉十四斤的大刀已披风斩出!其势雄厚,不愧高丽四大掌门之一。

  钟念玉一笑,对眼前猛刀视若无物,手上招扇一变一幻,竟如千蛇乱窜往那金云期门、外关、中庭穴点来。

  那金云木料眼前这弱女子有这么好一身武功,立即身随力进,左掌划一圆弧,自上罩来,似那怒云狂涌。

  钟念玉心里暗吃一惊,手上摇扇连变,连挑带打的化开金云一十六掌法。

  另端,金风见事机已露,当下便想领座下弟子冲出,眼前一男一女当道而立。

  金风一愕,道:“来的是葛浩雄座下的哪两位?”

  冷默淡淡一笑、道:“打杂的。”

  钟梦双也娇笑道:“跑腿的。”

  金风怒极反笑道:“好!”说着,毫不客气的出手。

  果然如其字,掌势一场,便如风卷,其中犹带金粉之类的东西,想来若是无毒便扰人耳目之用!

  冷默冷哼一声,身子一窜往左而去,钟梦双则双轴一振,拍迎向金风而来的掌刀。

  此时金风、金云的座下弟子已一蜂而源的往东北镇守的黑鱼、紫风两旗而去。

  同时,亦纷纷往上空打出信号弹,通知坛外自己人自外夹击!

  葛法雄去了哪里?

  他当然不会笨的真到西南隅。他的目的只不过是引诱金风、金云往东北角而去。

  目的无法,因为他的主力早已摆在北方,只要金风一通知外面的人攻打,立时采用陷敌计谋。叫他们这两百二十二个全数丧命在大鹰爪帮总坛!

  葛浩雄早由西南绕到了东北角,果见两百名高丽、女真混合成的刀客理进,他们一起向前而来。

  葛浩雄冷冷一笑,自怀中取出昔日唐雷送给他们的后门爆魂阵,一扔六颗,仅往金天霸人马处落去。

  立时,炸响连着长嚎中,大鹰爪帮的弟子一窝的漏了上去。

  葛浩雄反身就走,这里的情况已用不着他来处理,他现在想看的是坛内金凤、金云的困兽之斗!

  他一踏入东北角的坛内,便看见了场中的变化。

  金风、金云的弟子二十名因为缺乏外援,已死伤大半。至于钟梦双,冷默和金风的交战也快有了结果。

  钟梦双一双袖子上下飞舞,便等那金风猛然抢进。她一笑双袖飞卷身子往后一仰。金风冷笑,身子一沉,双腿连振而出,只此一记便叫钟梦双当场毙命!

  金风一直奇怪的是,方才那名男子去了哪里?

  冷默出现的时机不错,就当金风以为可将钟梦双人头取下的同时,那钟梦双的双袖竟然由中而断,身子一翻而去。

  金风三踢落空,方觉不妙,脑后已有冰凉肃杀之气而至。

  金风暴喝,全身尽力右闪,顺势反踢一腿。

  谁知,那冷默是干杀手起家的。别的不说,这盯上的目标哪能叫它随意溜走。

  金风右闪,冷默亦闪,只是短刃去势不变便自插入金风右肩。

  金风大痛,方受冲力前仆,一旁钟梦双已伸出纤纤玉指连点几穴!

  钟念玉对金云一战,至此钟念玉已掌握了九成的攻势,只见金云手上大刀越来越沉,大不如方才!

  钟念玉一笑道:“大汉子没力啦!”

  金云哪由女子取笑,尽力出招。

  便乘敌心一乱,钟念玉跃身抢进、连连三招袖金云后退了四五丈。

  此时,被点穴坐于地上的金风突然大叫:“风云变色!”

  金云闻言,似乎一犹豫,便叫钟念玉手上把扇张开迎面拍了个大响。那金云何时受过女人这般奚落,不觉大吼道:“贱婢你是不要命了?”

  钟念玉娇笑道:“是又如何?”

  金云怒极大吼!“风云变色,玉石俱焚!”说完,朝金风撞击!

  这下,不觉让众人看的皱眉,这又是哪门子功夫?

  钟念玉可不管这个,立时自后上,手上连拍一十二扇。

  葛浩雄正自讶异,忽觉不对大叫:“小心!”

  然而,已然太晚!

  只见金云以头撞金风的瞬间,两人已将全身内力提升化成一线激射向钟念玉而去!

  冷默、钟梦双最先自左右出手,尽力挡住那气机。

  那气饥如破竹势,一下子便穿入钟念玉胸膛!悲叫一声,便自半空中坠下!

  钟梦双大叫一声,便迎了过去,扶起钟念玉一看,只见她双眉深锁,脸上已经无有半点血色!

  钟梦双惊恐大叫:“念玉——念玉——”

  那钟念玉只是闭目不语,鼻子上气息若有若无!

  葛浩雄逢此惊变,当先跃来,双掌连出,便点了钟念玉七大穴!

  随即,喷怒着向金风、金云。只见金风、金云在那一击之后毙命。

  冷默站在他们两人身侧,手上拳头握紧,只恨不得两拳齐下,叫二人尸骨全无!

  葛浩雄一叹,道:“冷兄弟……放过他们吧!先想想如何救钟姑娘……”

  这回头可真烤人!

  苏小魂、六臂法王、大悲和尚到了大鹰爪帮总坛,只觉似乎是弥漫一股哀愁的气氛。

  大悲和尚叫道:“怪了!葛浩雄那老小子呢?”

  大悲和尚话声才落,葛浩雄已然愁容满面的自内院出来。

  苏小魂皱眉:道:“葛帮主,发生了什么事?”

  葛浩雄苦笑道:“钟念玉她……”

  “她怎么?”苏小魂紧张地问。

  “重伤!”

  “重伤?”大悲和尚讶道:“人在大鹰爪总坛还会受伤?”

  葛浩雄苦笑,这种以命搏命的鬼方法谁知道?

  苏小魂急问道:“是多重的伤?”

  他们不由得齐声叹气。

  六臂法王手上的大手印,已换了七十种最殊胜的救命法子,却依然无法让钟念玉张开眼睛。

  众男人叹了一口气,纷纷退出,留那钟梦双独自顾照。

  大悲和尚当先叹道:“以法王的大手印、和尚我的大悲指,加上苏小魂的神功竟还无法救活她?”

  葛浩雄仰天长叹道:“只怪老夫……”

  冷默道:“要怪该怪我和梦双未能阻止金风金云……”

  苏小魂摇头道:“这岂能怪诸位!当今之事是如何抢救钟姑娘……”

  六臂法王道:“老衲已用手印中的大光明心法护住了钟姑娘的心脉,想来,一个月内当不至于恶化……”

  冷默叹道:“一个月后呢!叫兄弟我如何向俞兄交待?”

  使众人沉思,自有一个大鹰爪帮的弟子快步前来。

  葛浩雄沉声道:“有事?”

  那弟子恭敬道:“柏山内线消息”

  众人一惊,只见葛浩雄伸手取来信函,展开阅读。

  方一瞬间,手上竟为之颤抖不已!

  苏小魂一愕,取来一看,亦为之骇然而色变……

  “潜龙、红豆坠于泣龙坪、俞傲坠于凤翔崖。”

  钟念玉是在第三天醒来的,只见苦苦勉强一笑,道:“俞……俞傲呢?他……

  他有……没有消息……传回来……”

  钟梦双忍住心头酸楚,勉强一笑,道:“妹子……你……放心……俞傲他……

  很好……”

  “真……真的?”钟念玉这话一说完,便自含笑一偏头,又沉睡过去。

  钟梦双深深一叹,走出房门。门外,冷默、苏小魂正沉思。

  此时,钟梦双一出门,两人不觉都站了起来!钟梦双做了个低声的手势,轻声道:“念玉刚刚醒来……”

  冷默喜道:“那太好了!”

  钟梦双摇头不语.

  苏小魂一叹道:“是不是她问起了俞傲?”

  钟梦双苦笑点头。三个俱叹又坐了下来。

  冷默叹道:“这高丽的武功倒邪门的很……”

  这话一出,苏小魂忽然一站而起,便往门外而去。

  那钟梦双讶道:“妹夫,你去哪?”

  苏小魂边走边道:“我出去一下……”。

  钟梦双和冷默各自讶异目视,沉思半晌,冷默突然跳了起来,道:“糟了!”

  钟梦双急道:“怎么了?”

  “他……他……”冷漠叹道:“他去找金天霸了!”

  钟梦双惊道:“这……这怎么可以……快点通知帮主和两位大师……”

  “不用了。”葛浩雄叹气的进来道:“法王和大师早一步便去找金天霸……”

  朋友的意义是什么呢?就是彼此随时可以替对方牺牲!

  苏小魂笃信这句话,所以当他一路狂奔,快马往金天霸的总寨而来的时候,全不把自己的生死放在心上。

  不把生死放在心上,并不是让自己白白去送死,而是运用智慧选择一个最轰轰烈烈的死法。

  所以,他一到霍山,便立即叫人传言上去求见金天霸!

  苏小魂还明白一件事,那就是金天霸一定会见他。

  大悲和尚、六臂法王苦笑。

  两个和尚废了老大的功夫才躲躲闪闪进了霍山总寨,谁知,苏小魂那小子一唱一喊,人家便自请了他进去。

  真没天理——

  大悲和尚叹道:“我们是学他那一套?还是自想办法?”

  六臂法王一笑道:“苏施主那方法也不错!”

  金天霸高坐虎皮椅上看前面三个人,心里不由一叹!难得今日还有如此重义气的朋友。

  大悲和尚叫道:“喂!金天霸,你解药倒底给不给?”

  金天霸冷笑道:“本座座下的命,由谁来偿?”

  苏小魂淡淡一笑道:“阁下如何才愿将药给我们?”

  金天霸双目一亮,沉吟道:“钟念玉是俞傲的妻子是不是?”

  “没错——”苏小魂答到:“怎样?”

  “好!”金天霸冷笑道:“叫俞傲上霍山,只要他能下了山,我便将药给他!”

  大悲和尚叫道:“开玩笑!你又不会不知道俞傲已给柳三剑害死在凤翔崖……”

  金天霸啾然变色,忽的站起来,急声道:“这是谁说的?”

  苏小魂皱眉道:“难道柳三剑没有告诉你?”

  金天霸沉声道:“此事当真?”

  六臂法王端详金天霸,突然道:“只怕柳三剑对施主另有阴谋……

  金天霸冷哼一声,又重落回原座,道:“你们走吧!除非你们能叫俞傲回到人间来和我一决死战,否则,解药的事别想!”

  钟玉双和朱馥思到了霍山东侧已经有了四天的时间。

  霍山下的流花镇是不小的市集,又位处水陆交通,特别繁华。

  当然,山上的金天霸一定会派人镇守这个重要市镇。镇守的人,便是昔日和金天霸一起南来的金豹。

  钟玉双认的金豹,这人眼神便如那阴森的豹眼,端的精明灵活。尤其由他瘦长的身子和步伐中,很明显的看出,这个金豹正如一头随时准备获取猎物的豹子。

  钟玉双在市集上看见金豹的时候,立即将朱馥思拉到一旁道:“小心那头豹子!

  看来是这镇中的负责人。”

  朱馥思一笑道:“斗他一斗何防?”

  两人窃窃私语着,突然有一名喝醉了的汉子摇摇晃晃走近,口里尽说着酒话:“佛法无边……有求必应……”

  朱馥思见这汉子满身酒气接近,方想出手教训一下,叫钟玉双阻止。

  钟玉双低声道:“是钟字世家的……”

  朱馥思讶异道:“是你们的联络语吗?”

  钟玉双点点头,便拉了朱馥思随汉子走到巷内。才一转入,那汉子似乎清醒了。

  只见他恭敬低声道:“钟谷音多见钟四小姐?”

  钟玉双点点头,道:“有什么消息吗?”

  钟谷音道:“本家最近破了柳三剑和金天霸之间三个联络站,叫他们之间信息无法传递,以便引起两人间的怀疑!”

  钟玉双笑道:“很好!还有呢?”

  钟谷音一叹道:“潜龙、红豆、俞傲三人分别在柏山坠崖……”

  朱馥思惊声道:“什么?红豆妹子她……”

  “红豆姑娘和潜龙大侠坠于泣龙坪!”钟谷音一顿,才又道:“俞大侠则坠于凤翔崖!”

  钟玉双一叹,道:“还有没有……什么别的消息?”

  “有!”那钟谷音沉吟半晌才道:“钟念玉姑娘目前伤重便是苏大侠等高手也无法解救……”

  钟玉双惊道:“要如何能解?”

  “据说解药在金天霸身上!”钟谷音道:“而金天霸非要俞傲和他们决斗胜了才把解药拿出来。”

  朱馥思恨声道:“这人真不讲理,俞傲明明……”

  钟玉双苦笑道:“看来……我们只好找金豹,把他擒下换解药。”

  “不用了——”金豹含笑的自巷口出现,冷笑道:“不用找了,我在这儿——”

  钟玉双心往下一沉,只听身后钟谷音怪叫一声。

  钟玉双讶异道:“这可是你自己送上门的?”

  钟玉双双眉一挑,那个忍者她认的朱馥思也认得,而且还动过手!

  齐二郎!

  金豹大笑道:“现在,是谁自己送上门?”

  钟玉双盯着齐二郎道:“哼!哼!你的功夫似乎进步了一点。”

  齐二郎冷笑道:“我师父自扶桑回来,特别将新路发来的“无声影子”杀技传给了我齐二郎……”

  朱馥思冷笑道:“只伯得和那个齐大郎一样骨埋土中!”

  那端,金豹当先大笑道:“是吗?”

  随着笑声,两旁屋檐上竟多出二十来名弓箭手,个个威武有力,显然是一批特选出来的壮汉。

  金豹眼神尽是讥诮道:“你们死在贵国绿盟人物手中,想来必较安心……”

  钟玉双早已将红玉双剑捏于掌心,暗自打量着。

  朱馥思早已将相思情人铃扣着。

  两人全神戒备,凝视半晌,钟玉双叹道:“不行,这些弓箭手不是泛泛之辈!”

  “好见识!”金豹笑的很愉快,成功者大半是这样的。

  只见他大笑道:“连老鬼都挡不住这些人的箭,何况你们?”

  朱馥思突然朝齐二郎啐了一口,道:“倭矮有种放马过来,让姑娘教教你……”

  那齐二郎可不笨:“你是想将我引进去?嘿,好让弓箭手无法出手是不是?”

  “对,对极了!”一道声音自屋檐上传来,大笑道:“他们现在还是无法出手……”

  这一瞬间,朱馥思、钟玉双双双出手,攻的是另一个屋檐的弓箭手!

  钟玉双负责挡箭,朱馥思出招,端的是天衣无缝。

  就在金豹和齐二郎双双大唱出招时,屋檐上的弓箭手已一个不剩。

  问题是,金豹的“大胜母娜十七杀”和齐二郎的“击浪”刀势,钟玉双和朱馥思却是已避不过。

  赵任远急奔而下,用的尽是大闪神功,便此一瞬,将金、齐二人杀机移向自己!

  “我好像觉得每次进入江湖就是拼命在逃……”赵任远道:“自从第一次在九重十八洞和苏小魂杯酒论交开始……”

  钟玉双安慰道:“最少,很多追你的人都死了,而你还活着是吗?”

  赵任远只差力气大声骂:“这是哪门子的安慰话?”

  钟玉双一笑,看向车外。现在,他们正驾着一辆马车快速往大鹰爪帮总坛而去!

  钟玉双跃出车厢,向驾车的朱馥思道:“换我来——”

  这一路奔逃,朱馥思也累的脸烧红,当下答应一声,便将绳索交给了钟玉双,自己则钻入车厢。

  正好,赵任远侧个身,两个正撞成一堆。

  赵任远受金豹、齐二郎双双一拳,骨头全酥了,再加上这一撞,哪管他什么男子汉,当下痛掉了泪。

  朱馥思也是一愕,耳里听的赵任远一叫,心里一震。

  刹时,想起多少日子来,眼前这赵任远为自己吃了多少苦头?昨日一战,更为了自己而身受重伤。一念及此,便去拭赵任远的泪眼!

  那赵任远叫了两声,一则是痛,二则是借机劝那宁心公主回大内去,别在折磨他这身骨头。谁知!效果竟然大出意料,这平素刁蛮古怪的姑娘,竟也会如此柔情!

  他赵任远呆在当场,那朱馥思这时亦一惊,暗想自己怎么了?

  两个就这么尴尬着,令那车子巅波也不动半分!

  朱馥思是坐立不安,一颗苦心犹自思索着方才那种情愫!

  这厢赵任远可累啦,自己伤重的很,如此也不知但到何时?

  没片刻,赵任远终究忍不住,“哇”地吐了一口血,昏死过去!

  汾河之流的安泽,无疑是个极大的美丽的城镇。

  北接霍山,西南是襄陵,东是沁河,这条件在一起,想不繁华也不行。

  安泽城外西郊,临河之旁新建了一木屋,里面新搬来一个汉子。

  今天上午,就在汉子在河边观水时,走来一名和尚,一名喇嘛。

  和尚、喇嘛的脚步很轻,却在十丈外那汉子就有所觉,不禁回头!只见和尚当先叫道:

  “好奇材!”

  那喇嘛点头道:“果真天下难得一见,只怕缘有余而误了歧途……”

  那汉子双目精光一闪,旋即一暗,似乎又叫喇嘛说中了心事。”

  和尚、喇嘛走近,便蹲在河旁清洗手脸,边谈了起来。

  和尚当先笑道:“六祖的意旨谁得到了其中的真髓?”

  喇嘛笑道:“会佛法的人得?”

  和尚道:“大师你得到了没有?”

  喇嘛道:“我不会佛法,如何去得?”

  那汉子原是对水波回延沉思的,耳里听来两位的话,不觉一愕:想来他俩是在谈佛法禅宗!

  和尚又道:“什么是解脱?”

  喇嘛大声说道:“谁束缚了你,你才要去解脱?”

  “什么是净土?”

  “哪一个把净土弄脏了?”

  “什么是涅盘?”

  “那一个人把生死的观念给了你?”

  第二段禅机一下来,叫那汉子心中不由的大惊!自己正陷于是非评断的大苦中,犹如千层丝、万重网罩住。当下听了这第二段,不觉心境开朗了许多许多!旋即,便又侧耳倾听下去。

  和尚笑问道:“好!我问你,达摩祖师西来的本意是什么?”

  “去问问江湖里的水。”

  “我不会。”

  “我更不会!”

  那汉子听到这里,已全身颤抖,似乎有某种意念将出。

  这番挣扎中,便将目光向和尚喇嘛投去,希望再由禅机得到困扰。

  和尚果然大声道:“什么是佛?”

  喇嘛亦大声道:“你没有佛性?”

  和尚问道:“那一切生物又怎么生出来的?”

  喇嘛道:“那些生的有佛性。”

  和尚喝道:“我为何没有?”

  喇嘛喝道:“你不敢承当。”

  那汉子一听及此,当下泪流满目,葡伏在和尚、喇嘛面前。

  汉子泣道:“请大师开示……”

  和尚安慰一吹,拭去头上汗水,此际,竟汗流夹背!

  和尚笑道:“你不明白什么?”

  汉子恭敬道:“请解释最后禅机……”

  和尚大笑,道:“人自有佛性、智慧般若空但没有人相信自己是佛,也没有人敢承担我就是佛,佛就是我的本性。”

  汉子闻言惊叹,内心障碍全失,拜倒在地:“俗子今蒙道德教化……我心……

  已静……不知二位大师法号?”

  “我是大悲和尚,这是六臂法王。”大悲道:“施主你是……”

  汉子大骇道:“我……找姓刀……名刀……刀刀。”


 

 
分享到:
2神奇的护身符
1神奇的护身符
3蜗牛的森林
2蜗牛的森林
1蜗牛的森林
5稻草人
4稻草人
3稻草人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