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碧剑金镖 >> 第二十八章 鲍起豹调兵遣将 天心阁壮士缒城

第二十八章 鲍起豹调兵遣将 天心阁壮士缒城

时间:2014/5/16 14:03:33  点击:2270 次
  夕阳西回,晚霞如血。岳麓山的峰巅还抹着落日的余辉,长沙城内大街小巷早已暮霭沉沉。提督府门前的—对石狮,在昏暗中张开大口,象是要把过往的行人一口吞噬。

  今晚,府门前戒备特别森严。除了轮值的兵丁,鲍提督的亲兵也派了岗,—队队四处逡巡。报事的总兵、游击们急匆匆进府,又急匆匆离去,一个个脸上,惊恐慌乱的神色。太平军大兵压境,看来局势越来越严重了。

  愈是情势紧张,鲍起豹愈加离不了烟枪。这会儿,他刚烧完—个烟泡,舒服地眯缝着眼睛。侍从捧上洞庭君山的贡品“旗枪”,他呷了一口。千总尹生轻手蹑脚进来,在他耳边悄悄报告了一个什么消息,鲍起豹顿时脸色大变,手中的醴陵薄胎细瓷茶盅也摔了,茶水洒了一地,

  “宋正卿果真不见了?”他恶狠狠地问尹生。

  “卑职到三湘武馆去查问了。馆丁们说他昨晚仓忙回到武馆,把馆丁们都支使开,一个人关着门在内堂里。后来他们进去禀事,就不见人影了。今天一直没回武馆,也没到这里来报告消息。依卑职之见,这小子可能背叛了咱们…一”

  “胡说!宋正卿素有野心,想取代肖长庭做三湘武馆的馆主。此番他三次给我通风报信,致使肖长庭中毒针身亡。肖芝遭埋伏受伤,他早不见容于天地会那帮人了。”

  “依大人之见……”尹生谄笑着问。

  鲍起豹脸色—沉:“宋正卿只怕是落到了天地会那帮人手里。”

  这时,侍卫罗汉冲过足了烟瘾,摔开烟枪从烟床上坐起来,气呼呼地:“宋正卿那王八羔子给他们杀了活该!昨晚,在灵官渡要不是他突然冒出来插一手,肖芝那娘门早叫我逮住了”

  鲍起豹把脑后的小辫一甩,不屑地说:“罗大人,你拿一个肖芝顶屁用,你道她会带着铁盒去灵官渡么?只怕方耿秋他们早已带着出城去了.”

  “不会的.”尹生小心翼翼地说,“据我们派在青鹰帮宋福那里的底线来报告,方耿秋通知宋福,要他带人今晚在南文庙接头送货。方耿秋和宋福已达成了交易,要宋福把那铁盒送往开封。”

  “蠢货!”鲍起豹打断尹生的话,骂道:“那不过是方耿秋使的障眼法,让青鹰帮宋福莫打铁盒的主意,他好专心对付我们。”

  “是,是。大人高见,大人高见!”尹生连忙又给鲍起豹装好一烟泡递上,谄笑着说:

  “大人明察秋毫,神机妙算,卑职自叹弗如。”

  鲍起豹得意地拈着鼠须,沉吟片刻,说:“方耿秋料我在青鹰帮伏有底线,他约宋福在南文庙接货是声东击西之计,想把我们引到那里,和青鹰帮混战一场。看来,他们要送铁盒出城必在今晚.现在南门外的土墙未合拢,他们出城必走天心阁后墙一段.请罗大人今晚再辛苦一趟.”

  罗汉冲跳下床来,抱拳道:“鲍大人说哪里话来?军令如山,卑职哪敢不从.今晚只要肖芝在那里出现,卑职定不再让她跑了,请大人静候佳音.告辞!”说着,双手一拱,转身大步而去。

  望着罗汉冲离去的背影,鲍起豹阴险地一笑:“哼,你想抢头功!”他回过头来对尹生道:“速令王、张二参将领带府内亲兵,暗随罗侍卫,多携弓箭,听我的命令行事.”

  “是。”尹生撩起袍角,转身欲走。

  “慢!”鲍起豹顺手从桌上拿起一支三角令箭,交给尹生,“再点一标人马,去南文庙埋伏。”

  “南文庙?”

  鲍起豹眯细眼睛,干瘦无肉的脸上露出一丝奸笑,“把青鹰帮宋福那伙人捉拿归案。

  不得有误!”

  “是。卑职明白了。”

  “咪呜!”黑夜中传来猫叫声。紧接着从上晏家圹衔口溜出一行人来,他们一个紧接一个,弓腰折背,悄悄地摸向天心阁后城墙。

  方耿秋、周天明走在这行人的头里。他们十分焦急,因为长沙城外围的土墙即将筑成,一旦土墙合拢,对太平军攻取长沙不利。另外肖长庭舍命保存在铁盒中的情报,关系到太平军入湘的成败,一定要按时送出城去.今夜天心阁后城墙一段,有天地会线上人小六子值岗,只要顺利出了城,到达妙高峰,便会有人来接应。

  宋正卿被反剪双臂夹在一行人中间。肖芝用牛耳尖刀紧紧抵住他的后腰。日间,他被方耿秋捉到斗笠阁,肖芝弄清楚宋正卿叛变情由,勃然大怒,立刻就要杀了他,只因要留活口,她才罢休.

  众人摸到天心阁后墙地段.周天明叫大家在黑暗处隐蔽好,然后和方耿秋蹿到墙根,只见远近四处,都有一串串灯火来回晃动,忽明忽暗,显然是清兵巡逻队。看来今夜长沙府城加岗布峭,戒备森严.

  “咪呜!”城垛上一声猫叫。周天明手按剑柄回应一声,接着一条人影从城墙上飞身而下。来人疾步上前,双手朝周天明一拱,低声道:“小六子参见少舵主.”

  方耿秋迫不及待地趋前一步,问道:“城上情况怎么样?”

  “方二爷放心。一切安排妥当,靠不住的人都已经收拾了,垛子哨营全是自家兄弟,请过关吧!”

  周天明向身后挥挥手,肖芝挟着宋正卿直奔城垛而来,为了防止宋正卿叫喊,用破布塞在他的嘴里。

  小六子和两个弟兄将早已准备好的纯钢五爪金钩往城墙垛上一挂,把索头抛下去。周天明断定四下无过路的巡逻兵丁,便一声下令;“下!”他第一个抓着绳索,迅速翻过垛头,手把紧绳子,一把一把地往下放,直达城墙脚下的护城壕。接着,绰号‘乞丐’的和一个叫李龙的弟兄,也缒下了城墙。轮到宋正卿,他挣扎着往后退缩,嘴里还呜呜直叫,肖芝轻喝一声:“别出声!再乱动就宰了你!”她把牛耳尖刀在宋正卿喉头一按,宋正卿脸色煞白,再不敢出声了。肖芝把刀插到腰间,接过方耿秋递过的一根绳索,准备把宋正卿吊下城墙。

  忽然西边垛头上传来一声厉喝:“谁?”接着,一阵嘈杂的脚步声,“妈的,瞎了狗眼!罗大人亲巡查岗来了。”

  众人一惊。小六子迅速地把五爪金钩取下来,说道:“不要慌。先到垛上哨营里避一避,我去应付。”话音未落。宋正卿瞅准这难得的机会,将身一矮,双肩一抖,一个“和尚撞钟”,往肖芝胸前撞去.肖芝听到罗汉冲率人前来查哨,心中正在着急,冷不防宋正卿一肩撞来,猛觉得胸口

  —炸,眼冒金星,身子往后倒去。方耿秋见宋正卿发难,急忙挥手出剑;不料肖芝被宋正卿撞着,向他剑尖上倒来。他只得赶紧收剑,伸手托住肖芝。宋正卿就地一滚,骨碌碌向内墙的陡坡滚去,他一面滚,一面运内功崩断绳索,掏出口中破布,大声叫喊:“罗大人拿贼啊!肖芝在此……”

  刹时间,锣声四起,喊声不断。清兵高举灯笼、火把,纷纷向这段城垛涌来。小六子见状,一跺脚,“呸,狗贼子,我与你拼了!弟兄们随我来!方二爷,你们快走!”

  肖芝惊醒过来,挺剑欲去追杀滚下坡的宋正卿。方耿秋一把拉住她,道:“护送铁盒要紧,下吧!”肖芝摸摸腰间的铁盒,点点头,一把抓住钩索,缒城而下。此时,那边传来小六子嘶哑的喊叫声:“方二爷快走!快!弟兄们,杀!…杀!……”方耿秋回过头来,只见小六子浑身是血,被十几个清兵逼退到垛子上。方耿秋一扬手“瞿——,曜一一”两支响金镖脱手而去,打翻两个清兵。小六子见方耿秋要上前助战,瞪着发红的眼睛喝道:“还不快下!”说着奋不顾身地舞动手中大刀砍向扑上前来的清兵:“来吧,小子!你们想要六爷的命?没有那么便宜!滚你妈的!……方二爷快走!”

  方耿秋见左右墙头清兵如潮水般涌来,他噙着眼泪最后看一眼在清兵重围中浴血苦战的小六子,哽咽地叫声:“好兄弟……”心一横,抓住钩索往外一跃……

  方耿秋刚刚滑下一半,猛听见城头上小六子一声惨叫。他知道是小六子寡不敌众,战到了最后时刻,心如刀割,眼睛一闭,泪水簌簌地流了出来,突然,城上钩索被清兵—

  刀砍断.方耿秋不觉一松,顿时从半空中跌落下去,“蓬”地一声,掉在护城壕里,方耿秋觉得右腿一阵钻心的疼痛,他挣扎着从泥里爬起。这时肖芝、周天明跃身过来,扶起方耿秋。肖芝急急地问:“大师兄,伤着没有?”方耿秋摇摇头:“没什么。”

  他推开师妹,刚一迈步,一个趔趄跌倒在地。周天明看看方耿秋苍白的面色和额角上的汗珠.知道他伤得不轻,心中暗暗着急.

  此时,城墙外大道上又出现了两条火龙,正在迅速向他们游来,隐隐还听得见急促的马蹄声。

  方耿秋对周天明等人道:“不要管我,你们走吧!一定要把铁盒送到!”

  “乞丐”把手中“打狗杖”一抡,道;“少舵主,我和李龙兄弟俩去诱敌,将清妖引开。你和肖姑娘护着方二爷快走!”

  周天明明白现在情势紧急,如不当机立断,必特前功尽弃。他对“乞丐”点点头,嘱咐道:“你们小心了!”接着对肖芝一努嘴,也不管方耿秋是否同意,架起他就走.——

  
 

 
分享到:
小鸭子5
登鹳雀楼·白日依山尽 (唐)王之涣
因美女改嫁引发的无厘头战争
赞美,激励和改变了他一生1
玉蝴蝶 柳永 望处雨收1
阿哈尔捷金马(汗血宝马)照片1
古人找媳妇技巧:刘邦靠送礼吹牛取悦老丈人
1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