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七个面具 >> 第十六章 气氛怪凝重的

第十六章 气氛怪凝重的

时间:2014/5/12 14:09:09  点击:2464 次
  熊掌鱼同身一掠,弯刀砍向长鞭。长鞭蓦然一翻一卷,变成软鞭来使,劈拍之声向起,要不是熊掌鱼闪得快,少不得要吃一鞭。

  熊掌鱼气得哇哇大叫,抢近身,立刻反手一招,向苏仁慧当胸划去。

  这一招当真疾若电闪,但见刀光一闪,剑光已划到胸前!

  而苏仁慧使的长鞭,近身搏斗较为不便,人人都道苏仁慧少不得当场开胸裂腑,封九霄甚至别过头去。

  众人心念未了,听得苏仁慧一声笑,但见他左手一翻,多出一道蓝汪汪的光华,大胆的迎向熊掌鱼的弯刀,”当”的一声,火花四溅,熊掌鱼倒退一步,喝道:

  “苏仁慧,你手中什么东西?”

  苏仁慧一言不发,”接招”二字出口,人也扑到,熊掌鱼也不是省油的灯,身形向后一仰,那道蓝芒自他面上掠过,这时他已看清楚对方手中的玩意儿,老实不客气的还击过去,斜刀刺他手腕。

  原来苏仁慧左手拿的是一柄短得不能再短的喂毒短剑,他看清形势,今日唯有以武功硬斗,不得不尽力卖弄。

  熊掌鱼一刀刺他手腕,苏仁慧一侧身,从他刀下窜出,反手短剑便刺他胁下穴道。熊掌鱼从未见过苏仁慧使剑,一时手忙脚乱,迫得连连倒退。苏仁慧得理不饶,长鞭倏地反卷过去。

  熊掌鱼翻身避开一鞭,苏仁慧一条鞭子使得有声,鞭鞭相连,紧紧缠住熊掌鱼不放,熊掌鱼躲得火大,要想近身,无奈鞭影如山,无隙可乘。

  一旁的王兰生瞄向封九霄,看他无上前助阵的意思,便道:

  “封兄可须在下代劳,杀了苏仁慧?”

  封九霄道:

  “苏三弟精进不少,但熊大哥还应付得。”

  王兰生不以为然道:

  “话虽如此,等杀了姓苏的,熊兄也将耗力不少,不如上前助阵,早早收拾顽敌才是。”

  封九霄道:

  “以多胜少么?”

  王兰生道:

  “不错,这对打家劫舍的强盗可说再合适不过,你们以往出山做买卖,难不成都以少胜多?”

  封九霄道:

  “王兰生,你不必自标清高,有道是物以类聚。”

  王兰生冷道:

  “出不出手在你。”

  如果是别个人,封九霄毫不迟疑就会动手,但他以往跟苏仁慧交谊甚好,说得狠是一回事,真要动手又是一回事。

  于是,他自地上取了好多小石子。封九霄手指连弹,有时声东打西,有时指南打北,嗤嗤之声,不绝于耳。

  只一下子工夫,就破了苏仁慧如网般的鞭影。

  熊掌鱼大笑道:

  “封老弟,多谢了。”机不可失,抢近身,大喝一声,抡操弯刀,倏地就劈到苏仁慧的面前。

  苏仁慧方才闪避封九霄连发不绝的石子暗器,刚喘一口气,不敢硬接他这一刀,急忙虚幌一剑,转身就走。

  熊掌鱼那肯放过,横刀削他背部。苏仁慧着地一滚,右手长鞭一抖,蓦地卷住熊掌鱼右脚,一拉一拖,熊掌鱼一个站立不稳,扑倒在地。

  苏仁慧跃上,用两脚压住熊掌鱼的背部,蓝汪汪的短剑点在他后颈上。

  封九霄和王氏昆仲因隔得远,竟援救不及。

  熊掌鱼被压得差点透不过气来,骂道:”苏仁慧,你好……好得很,使诡计使到我头上来,我不会饶了你的。”

  苏仁慧大声道:

  “熊大哥、封二哥,你们随皇甫先生离开九迷山已有三年,如今为什么又回来了?还非杀小弟不可,这是怎么一回事?”

  熊掌鱼道:

  “哼,你心里有数。”

  苏仁慧道:

  “你们在这附近鬼鬼祟祟,我们也不是不知道,只是顾念昔日交情,才不予理会。如今看来,你们是不怀好意了。”

  王氏兄弟互望一眼,分别向封九霄使个眼色。

  封九霄见没有拿下苏仁慧,反而引得他疑心,此人心思细密,回到山上,怕不坏了皇甫先生的大事。

  便上前几步道:

  “苏三弟,你放了熊大哥,今日之事,就此算了,你拿了药包,快回去给连寨主治病吧!”

  苏仁慧沉吟道:

  “你们不再刁难?”

  熊掌鱼道:

  “有帐以后再算,今天放了你这瘟生。”

  苏仁慧”吁”了一声,道:

  “我信不过你。封二哥,你拿下一句话来,还有你这三位朋友是否要与我作对?”

  封九霄看看王家兄弟,王兰若点点头,封九霄便道:

  “苏三弟,我保证没有人会留难你,否则我跟他们拼了。”

  苏仁慧道:

  “我相信你,封二哥。”

  纵身一跃到封九霄面前,道:

  “如果我们还能像从前一样,那该多好。”

  封九霄神色微黯道:

  “过去的事不用再提起,你快走吧!”

  王兰若拾起药包,拍掉尘土,送到苏仁慧的手中,微笑道:

  “病人只怕等不得,苏大侠一路上可别耽误。”

  苏仁慧接过药包,奇怪的看了王兰若一眼,转身而去。

  待他走远,王兰生首先笑了起来。

  王兰若见熊掌鱼一脸懊恼,笑道:

  “熊兄不须着恼,苏仁慧已经跟死人差不多了。”

  熊掌鱼惊道:”你对他下手了?”

  王兰若傲然道:

  “我岂能让他活着回去,坏我们的事。”

  王兰生道:

  “哥哥,你将‘鬼铁指’点在他手上?”

  王兰若道:

  “没错,要是点中胸膛或腹部,很快就会发作,但我在他手上动手脚,他大概能支持半个时辰,然后一只右臂会热得似火烧,很快地,浑身逐渐冰寒,再过三两天,就非死不可。”

  他自是说给封、熊二人听,让他们知道厉害。

  王兰生冷笑着道:

  “而且天下无人能治。”

  王兰若得意道:

  “师父说过,曾有一个中原人发现能治疗‘鬼铁指’的病患的方法,不过那个人已经死了。”

  熊掌鱼奇道:

  “谁救得了受‘鬼铁指’伤害的人?”

  王兰若道:

  “秦英,人称‘万邪圣医’。”

  封九宵有点不满王兰若的阴毒,拿药包给苏仁慧时,便在他手上点了一指,冷道:

  “秦英虽死,遗有传人。”

  王氏兄弟不由都”哦”了一声。

  熊掌鱼道:

  “封老弟,你别忘了,秦宝宝早嫁了卫紫衣,别说她未必能习得秦英医术,纵然学成,也是远水救不了近火。再说堂堂‘金龙社’的大当家夫人,怎会去理睬一个‘黑风寨’下属的生死?”说着连连摇头。

  封九霄自忖苏仁慧必死,不由有些黯然。

  王兰若忽道:

  “饭一两,快过来。”

  饭一两畏缩的走近,参差不齐的暴牙落入王兰若眼中,叫他不由皱皱眉,强忍着不露出嫌恶的表情,目光定在饭一两细小的眼睛上,不去看他其它丑陋的部份,冷声道:

  “你跟在苏仁慧身后,别给他发觉了。等苏仁慧倒下去时,差不多也快到了九迷山的入口,你须扶住他身子,装作是你救了苏仁慧,山下的哨兵会引你进入‘黑风寨’,其它的照皇甫先生指示的进行,知道么?”

  饭一两点头答应。

  王兰若道:

  “皇甫先生待你如何?”

  饭一两道:

  “他很好,收留我。”

  王兰若道:

  “对了,这是你报答的好机会,千万别做错了。”

  饭一两道:

  “我知道。”

  王兰若挥挥手,饭一两便朝苏仁慧走的方向奔去,行动轻捷快速,倒叫封九霄和熊掌鱼刮目相看。

  熊掌鱼道:

  “看不出这丑八怪挺有一手的。”

  王兰若道:

  “他是在山上长大的。皇甫先生认为他人长得丑,看起来呆呆的,不会有人疑心是皇甫先生派去做内应。”

  熊掌鱼不由吃味,道:

  “皇甫先生倒真仰赖你们,什么事都叫你们知道。”

  要安插内应的事,他和封九霄也听说过,却不知是饭一两。

  王兰若道:”皇甫先生这几天才决定的。”

  熊掌鱼愤气稍平,心中却暗怪封九霄不连手杀了苏仁慧,倒叫王兰若这对兄弟占去大功自己反而显得微不足道。XXX

  九迷山上,黑风寨,一排排竹屋,建得十分精致,不像强盗窝,反而似隐士隐居的风雅地方。

  厨房里一只小炭炉上架看一只煮药的陶壶,一室的药香。

  季银雪、季珪莺两姐妹看顾药壶,相视而笑,笑容中掩不住一丝神秘,一份得意。因为事情如她们所预料。

  季珪莺道:

  “沈大嫂先前还说咱们,如今她可没话说。”

  季银雪道:

  “咱们弄错人,可也够丢脸的了。”

  季珪莺道:

  “也因此找回一个宝贝,够将功赎罪了。”

  季银雪忍不住好笑,道:

  “她那么心高气傲的一个人,见了秦公子,居然什么脾气也使不出来。”

  季珪莺道:

  “姐姐,你见过比他更好看的人么?”

  季银雪笑道:

  “没有,若非他是位公子哥儿,我们大小姐可给他比下去。老天爷也真是的,那有男子这么美的。”

  季珪莺道:

  “该说俊才适当。”

  季银雪白了她一眼,道:

  “你就爱挑眼。”

  季珪莺惋惜道:

  “可惜秦公子身底子弱了点,不是雄壮的英雄好汉。”

  季银雪像被提醒了的指着药壶,道:

  “快看看药煎好了没。”

  季珪莺抓起壶柄,将药汤注入磁碗中,斟满而止,看看壶里还有余下的药汤,把碗里的倒回壶中,再放回火炉。

  “还没呢,姐,秦公子说要三碗水煎成一碗水。”

  季银雪道:

  “我知道,还用你说。”

  季珪莺道:

  “咱们寨里没内科大夫,幸好他懂得看病,正好替自己抓药,也难为苏三哥往城里跑好几趟买药。”

  季银雪幽幽道:

  “算时辰,苏三哥早该回来了。”

  季珪莺道:

  “姐姐,你老念着苏三哥何用?”

  季银雪脸上微红,道:

  “别胡说。人家才不把我们放在心上。”

  季珪莺道:

  “我要他把我放在心上做什么?姐姐,你别老念着他,其实你也明白苏三哥肯往城里跑远路买药,还不是为了她。”

  季银雪幽然轻叹。

  这时一名少妇走进来,诧异道:

  “怎么了?”

  季珪莺道:

  “什么怎么了?”

  那少妇道:

  “气氛怪凝重的?”

  季珪莺笑道:

  “别瞎说,沈大嫂,你来何事?”

  那少妇正是沈道沈的妻子洗嫘镜,当日一道下山追查敌踪,看到季家姐妹的求救信号,便联手劫了秦宝宝。

  洗嫘镜道:

  “我来看看药煎好了么?”

  季珪莺道:

  “再片刻。”

  忽而眨眨眼,道:

  “咱们大小姐正在陪着他吧!”

  洗嫘镜故作不知:

  “那个他?”

  季珪莺一跺脚,道:

  “你坏死了。”——

  
 

 
分享到:
三角龙旗图案
在附近的宇宙中1
吉祥经1
一脱成名 死得最冤的第一超级美女间谍
红红的大苹果1
春秋末年的一场选美比赛竟灭了一个国家
玉白菜
始春秋 终战国 五霸强 七雄出64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