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碧岛玉娃 >> 第四十九章 华山赴会 忽遭诬陷

第四十九章 华山赴会 忽遭诬陷

时间:2014/5/10 16:02:38  点击:2930 次
  黄强和李娴两人,从积石山破困伤贼,经过几度折难以后,决心赶到华山,与医叟以及九派的高手,大家会合一起以后,再与双魔和碧岛神君这一群魔鬼作一次总结算,以消弧武林中的浩劫。

  岂知当他们并骑前进,在快要到达华山,从一片树林前面经过的时候,医男和九派的高手,竟然一齐出现将他们两人的去路挡住。

  而且,大家全都是俩时的愤慨,眼睛里差不多都要冒出火来地瞪着他们两个,就奸象彼此之间,有甚么深仇大恨似的。

  两人不明究竟,不禁心头大震,赶紧从马背翻身下来,准备谒见询间原因。

  可是,他们人才落地,还没有来得及行礼醉叟早已一个箭步,窜到他们面前,霍地举手一掌,就对准黄强。猛劈过去喊道:“忘恩负义的家伙,老夫与你拼了。”

  黄强见状,不禁吓得赶紧闪了开去喊道:“雷爷爷,你疯了不成,我是黄强,强儿呀。”

  醉叟一招落空,第二招马上接蹬而至,仍就对准他的要害劈了过去,同时怒声喊道:“哼,当然知道你是黄强,老夫又不是瞎子,难道还会认错人不成。”

  黄强一听此话,一面展舟“星序天行步”,急忙闪避醉叟的凌厉攻击,一面焦急地喊道:“雷爷爷,究竟是强儿犯了什么过错,惹得你老人家生气呀。”

  醉叟一连几次,都没有碰到黄强一点衣角,更加气得哇畦乱叫地喊道:“畜生,你自己做的事情,难道还不明白,唉,气死我了。”

  黄强不禁奇怪地说道:“雷爷爷,强儿离开太白山以后,就到积石山去了,难道毁了伏龙堡,也算错了不成。”

  此话一出,醉叟不禁一怔,两只眼睛瞪得大大的退了回去,不相信地说道,“甚么,你会到积石山去毁了伏龙堡?别说鬼话了吧?”

  说完,双臂一震,作势又想向前。

  黄强不禁急得脸上发巳几平委屈得想要哭出来地喊道;“雷爷爷,你怎么搞的,强儿几时骗过你老人家呀。”

  醉叟只在鼻子里重重的哼了一声,又马上一拳捣了过来,似乎用本不肯相信他的话,登时又把黄强追得团团乱转起来。

  这时,空空大师从黄强的语气中,已经发现有一点蹊跷来了,赶紧跳了过去,往他们当中一钻,将他们分开说道:“老花子,不要太鲁莽,也许我们叉落进了人家的圈套呢?”

  醉叟闻言,不禁一愣,心里虽然很不满意一空大师出面阻扰。但却不得不把身形停下来,很不乐意地说道:“老禅师,这家伙忘恩负义,你都是亲眼着到的,难道还有什么假的不成?”

  这时,李娴已经从惊骇中镇定下来,赶紧一个箭步,跳到黄强的身边.和他站在一道,同时高声对空空大师喊道:“师兄,究竟是怎么回事呀。强弟弟这十几天来,一直和我在一起,根本没有和你们碰面,你们亲眼看到了些什么呢。”

  空空大师一听此话,更感到其中大有文章,因此,马上反问道;“小师妹,这十几天里面,你真和他在一起没有离开过,那么,前几天大闹华山,杀害各派弟子的,又会是谁呢?”

  黄强和李娴两人,不禁愕然地说道:“什么,前几天会有人大闹华山,那人是谁呀?”

  这时,其余各派高手中间,身为邛崃掌门的瘦鹤居士,突然怒眼圆睁地跨上一步,阴阴地冷笑一声说道:”哼,小子装得倒真象那么回事,大闹华山,除了你以外,难道还会有别人不成?”

  黄强心头猛然大震,惊骇万状地喊道:“什么,是我。”

  话音甫落,其余保派高手已经霍地散开,将他们两人包围起来,内中华山掌门玄妙真人,更欺前一步,与邓崃掌门,并肩站定,望着黄强咬牙切齿地说道:“大家亲眼所见,难道还有假,今天如出不给我们九派一人公道,你就不用想离此一步。”

  宰空大帅一见大家那等激动的样子,连忙界喊一声喝:“阿尔陀佛,各位施主不要如此性急加何,也许并不是他呢?”

  但是其他的人,除了医叟已经有点相信,未再向前相迫以外其余各派的高手却没有半个肯向后挪动一步。尤其是邓崃掌门瘦鹤居士,更从嘴里冷笑了一声说道;“哼,大师这时何必还唱双簧呢?当天如果不是你赶了过来,这小了能跑得了吗?说不定你们早犹串通好了。”

  紧跟着点苍的掌门,单掌伏魔黄渠也附和着说道:“对,对。一定是他们早就出串通好了,我们再也不要上当了。”

  这两人一唱一和,是时把这一位佛门高人.气得半天都讲不出话来,黄强本来就对各派的高手,没有好感,不山激起他的傲性,马上大喝一声说道:“住嘴,如果你们再对空空大师这么污蔑,我黄强可要对你们不客气了。”

  他如果不出声还好,这一出声,倒仿佛变成了无私有弊,连其他几派内心尚在半信半疑的高手们,心里都开始动摇起来。

  邓崃掌门瘦鹤居士,更仿佛得了理似的,见状马上阴笑地说道:“诸位请看,这小子现在已经急了,不是他还会有准?”

  此语一出.霎时群情激动,同时向黄强两人身前迫近~步,大有立即动手围攻的趋势。

  空空大师不禁急得跺脚地喊道:“各位施主.干万不可如此让老袖问明真象以后再说怎么样?”

  可是他的话还没说到一半,马上就为点苍掌门单掌伏魔从中打断,冷哼了一声说:“大师这时最好不要再为他撑腰,否则,那就是你自已与他串通好了,可别怪我们一并得罪罗。”

  这一句话,登时使得空空大师一张老脸窘得通红,一时之间,不知说甚么才好。只急得哺哺自言自语地喊道:“唉,这话真是从何说起,唉,这话真是从何说起?”

  李娴看到她的师兄被九派高手迫成这等尴尬的样子,不禁大生反感,马上杏眼圆睁,怒扫了各派高手~眼,然后向空空大师说道:“师兄,他们既然这般不识好歹,就让强弟弟先给他们一点教训也好,何必再多说呢?”

  说完.突然伸手将空空大师一拉,把他施开一边。

  这一来,似乎更显得黄强已经情虚,也更加重了九派高手的疑念,邓崃掌门马上趁机火上浇油地说道:“诸位,你们看,怎么样,狐狸尾巴现出来啦?我早就猜到他们要恼羞成怒,反脸相向的了,依我看来,甚么双魔啦,碧岛神君啦,已经出世的事情,根本就是他们在暗中捣鬼没有那一回事情.否则的话,岂有这么长的时间,还不露面的道理。”

  这番话虽然强伺夺理,但听在各派高手的耳朵,却发生了不少作用,因为这些消息都是从一佛三叟嘴里说出来的,各派毫然遭受了双魔的迫害,但谁也没有和双魔的手下,正式对过面,至于双魔和碧岛神君本人的影子,更是连见都没有见过。

  因此,听到此话以后,竟然都有些相信起来,长白掌门镇关东杨伯弓,是一个个性比较冲动的人,首先响应起来,大喝一声道:“不错,不错,瘦鹤说得有理,咱门今天连他们一起算上,不要再上当了。”

  空空大师和医叟醉叟三人,一听此话,脸色不禁倏变,全给气得须发招张,望着大家愤然地说道:“你--你--你们怎么可以这样说……”

  气急之下,话只说到一半,就说不出声音来了。

  邛崃掌门瘦鹤居士,忽然又向空空大师等人,卖起好来似的,猛然转过头来,对长白掌门阴阴地说道:“杨兄,且慢,一佛三叟都是成名多时的人物,大概还不至于与这娃儿串通作弊,可能一切鬼都是这娃儿捣的,把他们都一起给蒙蔽了,也说不定,不过,如果他们一定要袒护这娃儿,那就又另当别论了,嘿,嘿……”

  这几句话一说,明里仿佛是在替一佛三叟辨护,实际上却是存心把他们僵住,使得他们无法替黄强援手,以便弄清真象,看情形,这家伙显而易见,是别有用心。

  空空大师三人,登时被迫得尴尬万分,面面相视,作声不得。

  黄强不愿空空大师三人被人误会,怒火本已上涌,又强自把它压了下去说道:“各位前辈,大闹华山确实不是我所做的,那是一件误会,灾竟要怎样解释,你们才会相信呢?”

  点苍单掌伏魔黄渠,冷笑一声说道:“用不着解释,许多人有目共睹的事,会是误会?大家可不是瞎子。”

  少林慧目大师比较持重,用较为客气地语调说道;“阿弥陀佛,不管事情是不是你做的,现在解释,也不会有人信,只要施主肯屈驾随著老衲,暂时到少林寺内,住上一些时候,如果事情的确不是你做的,总会水落石出,那地岂不辨自白了吗?而且老衲保证在这一段时间,大家决不向你为难,施主的意思怎么样?”

  这些话,在各派掌门的口里,可以说得上是最委婉的了,可是黄强岂肯平白无故地去做人家的变相俘虏,更何况他还有许多事情要做,万一地们无法查出事情的真相,那自己岂不是要终身受人禁锢了吗?

  因此,马上双眉一撒,纵声长笑地说道;“大师来免太过强人所难,黄强又不是三尺童子,岂能听人摆布,老实说,如果大闹华山的真是我的话,恐怕诸位已经没有时间追蹑在下了,如果你们肯相信我的话,一个月之后,我负责把那个冒名大闹华山的人找出,还大家一个明白,否则,黄强也决不是轻易被人欺侮的人。”

  由于他此时的话中,含有轻视之意,更引起大家心情激动起来,华山掌门玄妙真人,首先忍耐不住,立即怒喝一声说道:“阁下真是不见棺材不流泪,今天你愿留也得留,不愿留也得留,不论别派的意见如何,华山一派决不会放过你的。”

  紧跟着,各派掌门,均同声附和,情势立即变得紧张无比。

  黄强至此,知道巳经无法讲理,只好冷笑一声说:“既然加此,我倒要看看你们凭什么将我留下。”

  说完,干脆昂首视天,再也懒得说话。

  由于这次华山死伤的人最多,玄妙真人立意要为派中弟子复仇,再一看到黄强这付傲态,使引得怒火大烧,可也不作考虑地大喝道:“好胆气,现在就让你见见本派飞云剑法,看看是不是留得下你,请亮兵器吧。”

  话音一落,长剑一领,人已朝着黄强身前欺戈去。

  黄强见状,鼻子里冷冷地哼了一声说道:“在下就以一双空手,领教贵派的高招。”

  玄妙真人身为一派掌门,几曾遭人这等蔑视,不禁气得须发凋张地喝道:“娃儿,你太狂了,我就不相信你长了三头六臂,那么就看招吧。”

  哪的一声,银虹突起,一招“浮二掠月”,有若暮秋花汛旋舞飞翔,剑气直刺得空气嗤嗤作响,早已闪电般的,朝着黄强的身上,当头罩下去。

  黄强对了玄妙真人那等凌厉的剑招,根本视若无睹,仍旧屹立当场,不闪不动,根本就象没事人一般。

  眼看剑尖及体,就要落下伤人之际,大家只感到眼睛一花,根本没有看清他是如何动作,人影即已飘出剑势之外,并且右手倏地一伸,为已朝着玄妙真人的剑身抓去,那份快,他简直就没有法了形容。

  所消行家一伸下,就知有没有。玄妙真人以前没有和黄强交过手,心里始终不肯相信黄强的厉土害,这时,方始猛吃一惊地想道:“看来传言不假,这小子还真有两下子。”

  不过,他虽已经不再轻视对方,却不相信自已一剑在手,还胜不了黄强,因此见状马上高声大喝地喊道:“来得好。”

  说完,马上一个旋身,剑身猛往后收,闪开黄强抓来的手指以后,倏地一挺一震,一招“密云紧合”,剑化九点寒星,向着黄强胸前几处大穴,急刺而出。

  霎时只见灵蛇乱窜,剑影如山,寒光闪处,冷风砭骨,那一份快捷,凌厉,直赢得大家声声叫好,端的不愧为华山镇山绝学,“飞云六式”。

  岂知黄强见状,嘴角倏地往下一撇,身形立即一沉,脚踏星序天行步,当玄妙真人那九点车星,刺到他的身前,只差那么一粒米的光景。人就象条泥鳅似的,几扭几闪,不但完全避开了玄妙真人的剑招,并且伸出抓剑的那双手回,仍旧原式不变,又转到玄妙真人剑柄的位置上去了。

  玄妙真人虽是华山掌门,也无法着出黄强究竟是怎么闪身转过来的,登时只吓得他赶紧向后一退,慕地变招,剑化“飞云急驶”,掌演“霞光万丈”。

  只见一道眩目寒光,嘶的一声,暴点黄强手碗脉门,漫天掌影。更朝着黄强的胸前,疾推而出,应变之快,确实不愧为一派掌门。

  可是,他快,黄强比他更快。

  掌剑同时出手以后,凡时只感到眼睛一花,不但招式全部落空,甚至黄强闪到什么地方去了,都不知道。

  不过,由于感到有股冷风,正凉喳喳地对准自己的背心袭来,凭经验判断黄强很可能已经转到他的身后去了。

  这下,可把他吓得心胆俱裂,混身是汗,心里登时暗叫一声不好,也不管自己的判断,是否错误,马上一个急旋,硬生生地将那一支已经刺出的长剑,不等势尽,就霍地收了回来,紧跟着一招“风卷残云”,盲目地先向身后挥了过去再说。

  他的判断一点也没有错,黄强这时确已闪到他的身后,而且右掌还是那一招未变,只不过手指对准的位置,又从剑柄转挪到玄妙真人的背心面去了而已。

  黄强好在没有存心要取他的性命,否则的话,不论他应变多快,也决难逃了这一会之危。

  不过,黄强虽然没有打算取他的性命,却已不愿与他继续再缠下去,因此,当时盲目抢剑往后急挥之际,没有继续闪避,就好象业已算定了他会如此一般,当他身形一转之时,手掌即已翻了过来,正好迎着玄妙真人横扫而至的剑身,两指一夹,即已将剑抓住,就好象玄妙真人自动把剑朝他手里送过去一般。

  等到玄办真人发觉上当,-再想抽招换式,已经来不及了,登时只感到一股强劲无比的暗劲,从剑身传了过来,直震得虎口发热,一支青钢长剑,业已宣告脱手,不但剑被黄强夺了过去,就是整个人也被那一股暗力,震得立足不住,几个踉跄,倒退而出,只差了一点没有被震得摔倒。

  众人想不到黄强的武功,已经高到这种程度,以华山掌门玄妙真人的造诣,竟然在他手下,一招不到,即已落败,变儿之快,简直使得想要挽救,都辛不及。因此,可真把他们全给震惊住了,就是少林武当两位掌门那等深厚的定力,也不由自主地而目失色,说不山话来。

  这时玄妙真人心里,除了震骇以外,更感到羞愤填胸,人在呆了一下之后,立即又朝着黄强的身前,猛扑过去,同时沉痛万分地喊道:“小鬼,真人与你拼了。”

  只听得呼的一声,话音一落之际,人已扑到黄强的跟前,同时两掌差不多凝聚了全身的内力,闪电般地到着黄强的身上,没头没脑地狂劈过去。

  黄强本来还存得有息事宁人的念头,只想使得他们知难而退根本没有抱着伤人的想法,没有想到武林里面,差不多都把声名看得比生命还重,结果反而引起了玄妙真人拼命的决心,这一来,他也不禁真的动起气来,马卜微带怒意地喝道:“既然你要找死,小爷就成全你吧。”

  “禹罡神气”念动即发,玄妙真人的掌力,还没有劈到他的身上,立即被反震得倒飞一丈多远,啪的一声,摔倒地面,重伤不起。

  这一来,立即引起各派高手同仇敌汽的心理.邓味点苍两派掌门,唯恐天下不乱,马上不约而同地发出一声虎吼般的暴喝,高声喊落:“小子,好辣的手段,居然还说华山的事情,不是你做的,干脆你就一起成全我们算了吧。哼,快点与我躺下吧。”

  怒吼声中,两人一左一右,掌夹排山倒海之威,已经从侧面向他攻来。

  黄强闻声知响,仗着“禹罡神气”已经发出,根本没有把他们这两掌放在眼里。干脆连动都懒得再动,准备依样画葫芦,运用反震的力过,让他们吃点苦头,因此,仅仅只从鼻子里冷哼了一声说道:“未必见得。”

  岂知,当那两股掌风,快耍及体之时,黄强马上发觉不对,只感到这两位掌门的功力,强劲得出乎意料之外,不但各派高手,比他兰得很远,就是空空大师,也不见得能够强过他们,同时掌力怪异,刚中带柔,仿佛有点象是碧岛秘传,能够与“禹罡神气’相抗的轩辕神功。

  这一来,可把他吓得直冒冷汗,但此时再想闪避招架,已经来不及了,无可奈何之下,只好将“禹罡神气”的功力,提到十二成,冒险硬接下这两掌以后再说。

  霎时--

  大家只听得轰隆隆地一声暴响,不但震得大家耳鼓发聋,-并且连地面都给震得颤动了起来。

  灰尘弥漫之下,黄强总算是硬挺住没有躺了下去,但却被震得说甚么也立足不住,几个踉跄,蹬蹬蹬地倒退了五六步远,方始拿桩站稳。

  而且感到胸中气血一阵翻涌,如果不是他现在已经将玄玄子的内丹,全部吸收过来,功力比对方的联力之势,还要高上一筹,几乎连护身的“禹罡神气”,都差点让他们给震散了。

  不错,对方两人用的是轩辕神功,否则决不可能有此现象,因为黄强知道,在所有的武功中,只有这两门功力可以互相克制,这一来,不觉他心中大为震惊,同时也恍然大悟,猜出大闹华山的人,是怎么回事了,更进一步,他从玄玄子留给他的易容术中,更判断出搂两人决不可能是九派中的人物。

  但他因这时已经负伤,必须马上运功将翻捅的气血,压制下去,一时无法开口喝问,只好暂时等它一等下。

  好在向他突袭的两人,在他“禹罡神气”反震的力过之下,并没有讨到好处,而且伤得比他更像不但人给震出一丈开外,还各自吐了一口鲜血,方始勉强坐了下去,进行自疗,心中不疑念,等到自已把气血压平,再行查问,并不算晚。

  但没有想到这样一来,几乎把整个事情,全都给弄糟了。

  因为他这一缓,九派高手,业已将坐在地面疗伤的两人团团护住,错过了立即褐破两人假面目的机会。

  不过由于这两人功力突出意外的表现,使得所有的人,辛都震惊得说不出话来,一时之间,场中变得无比的寂讯但在这种寂静的气氛下,大家的心理,又象是压了一块铅似的,只感到无比的--沉重窒息

  紧张

  因为这事情太不寻常了,瘦鸠居士两人和黄强的功力,他们差不多全部都知道,结果竟然弄得两败惧伤,岂不太使人感到意外了吗?

  正当大家寻思其中原因之际,黄强已经首先将气血压平。

  只见他双眉紧煞,星眼圆睁马上朝正着在疗伤的两人身前,一步一步地走了过去,并旦怒喝地说道:“你们是谁?胆敢……”

  喊声震醒了沉思中的每一个人,少林武当两派掌门,不明内情,只当黄强想对正在疗伤的两人,有所不利,马上结领门下高人,跨前一步,挡在黄强的面前,慧日大师更高宣了一声“阿弥陀佛”,拂脸严霜地沉声说道:“施主是否想乘人之危。”

  紧跟着,李娴和中空大师等人,也赶紧纵到黄强身边,关切地问道:“你怎么样啦,不碍事吧。”

  黄强见状,不禁眉头皱了一皱,马上将身形停下,首先感激地回过头来,向空变大师等人说道:“不耍竖,我没有什么。”

  跟着马上回头,向少林武当两派掌门解释说道:“前辈请不要误会,我只想问问刚才与我动手的人,是什么来厉。”

  两派事门,一听黄强此活,不禁大奇地问道:“点苍派掌门单掌伏魔黄渠,你没有见过,难道连邓崃掌门瘦鹤居士,你也不认得了吗?不知道施主这话是什么意思。”

  黄强摇了摇头说:“不对,他们决不是邛崃点苍两派的掌门。”

  此话一出,全场皆惊,大家几乎全都不相信地瞪着一双大眼盯着黄强,九派高下更怒声大喝地说道:“什么,他们会不是邓卿和点苍的掌门,你这话谁会相信。”

  黄强肯定地说道;“他们确实不是,不信大家让我过去,我一定可以证明给你们看。”

  这时华山掌门的伤势,已经稍稍好转,闻言连忙在旁喊道:各位不要相信他的鬼话,这小子一定是存心不良,想趁机对那两位进行暗算,诸位千万不可放地过去。”

  其实,就是玄妙真人不说,九派高手已经和黄强站在敌对的立场,也决心问问再说,因此,马上摇了摇头说道,施主凭什么断定他们不是邛崃点苍派掌门,先得说出一个道理来,否则怎能叫人相信呢?”

  黄强说道:“以我所知,邓僻掌门的功力,决不可能高到这种程度。

  大家正在为此事怀疑,一听此鼠不禁全都一怔,各自想道;“不错,邛崃和点苍两派的掌门,功力确实不可能高到这种程度,难道真地不是他们两人?可是,如果不是他们,又会是谁呢?”

  正在大家犹豫的时候,华山拿门玄妙真人突然开口说道:“诸位不要相信他的鬼话,也许两派掌门已经寻获了地们派中失传的绝学秘笈,在短时期内,突飞猛进,所以有了这种成就,分明是他发现这两位掌门的功力,深恐他们伤势好了以后,与大家联手起来,他无法取胜,所以才信口雌黑,指鹿为马,大家于万不要上不当。”

  这位华山掌门,因为当众吃了黄强的大亏,心里已经恨透了他,虽然也感到瘦鹤居十两人,不无可疑之处,仍旧不惜找出理由来为他们两人辨护。

  不过,他所指出的理由,没有半点牵强之处,再加上邛崃点苍两派掌门,都是大家熟认已久的人物,被人假冒名而不为在大家察觉,实在太不可能了,因此,华山玄妙真人的活一出口,大家差不多全都信了,尤其是身为两派门下的那些高手,更鼓噪起来喊道:“对,对,我们千万不要上了小贼的当。”

  黄强见状,心里不禁又急又气,知道无论如何也解说不清,唯一的办法,只有赶紧过去将两人的化装破解,否则,对方伤势疗好以后,事情将要不好办,因此,决心不顾一切地说道:“希望诸位最好能相信我的话,把路让开,否则,我就只有硬闯了。”

  说完,立即跨步向前,将空空大师等人,撇在身后,准备单人独闯。

  挡在最前面的武当四子,见状马上将长剑一血,沉声喝道;“施主好大的口气,就是你不去加害两位掌门,我们也要把你擒住,现在就看你怎么个硬闯法吧。”

  紧接着,四支长剑一挽立即幻起弥天剑气,如满空瑞雪粉飞,已经凌厉无比地在黄强的四周,右下一道严密无团的剑网,将他围困起来。

  空空大师等人没有把黄强拉住,再想跟过去的时候,黄强的身形,已经被武当四子的剑网罩住,无法走进黄强的身前去了。

  同时.定眼一看之下,武当四子竟是用的镇观三大剑阵中最厉害的“四象剑阵’,不禁心中大急,深恐黄强吃亏,马上高声喊道:“强儿小心,这是武当有名的四象剑阵。”

  其实黄强一看四子动手的形态,就知道可能是一个剑阵。此时闻言,知中更下由一既要知道武当少林两派,虽然部分绝艺失传,但镇观镇剑的几种阵势,还是很少有人敢其搂锋。两大门派之所似能够维持声誉不坠,也就全都力于此,何况,布阵的四子,与武当掌门是同辈的师兄弟,其威力更加可怕。

  果然.随着剑阵的展开,场中已经充满了腾腾杀机,当空空大师警告的声音一落之际,四子同声高宣一声“无量寿佛”,长剑已经出手。

  这时,日正当中,长剑映曰生辉,只见霞光万缕,四道经天长虹,已经闪电也似地朝着黄强身上射去。

  本来,黄强如果使用二气冲霄的轻功,飞出剑阵之外,决不是什么难事,但他心高气傲,象这种临阵逃脱之车,却不屑为。

  因此,见状之下,不禁傲然一声长笑说道:“来得好,在下就见识见识你们武当的四象剑阵,究竟厉害到什么程度。”

  话音一落,右手一扬,一招“离火丽”,竟然以指作剑,快捷无比地迎着武当四子射过来的剑影,点了过去。

  
 

 
分享到:
3小鸟布丁
2小鸟布丁
1小鸟布丁
2会长的蛋糕
1会长的蛋糕
2鸟儿被迫离巢
1鸟儿被迫离巢
2两只狼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