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碧岛玉娃 >> 第二十一章 市郊夺图 初敌四圣

第二十一章 市郊夺图 初敌四圣

时间:2014/5/10 14:21:32  点击:2383 次
  大家心有卞甘,又分头向四面追寻了一阵,最后,才一个个丧气的转了回来。显见。没有任何人有半点发现。

  双魔在度出世以后,满以为就凭他们自已现在的这一身艺业,已足在江湖称霸有余。没想到阴谋才刚开始发动、首先就遭到他们唯一忌讳的空空大师阻挠,使得暗算武林三叟的计划、全部落空。同时,这位号称一伟的空空大师,不但打破惯例,开始过问江湖是非,并且还多出一个艺业不在他们之下的天香玉凤李娴从中推波助澜,暗中处处作对。弄得他们不能为所欲为。

  接着,九龙山寻实之举,又被一个熊首怪物,捷足先登,实未取成,反而损失了堡中好些高手。

  好不容易,由结识红魔少年姬平,增添了一批极有力的助手。找得了一个极大的靠山,却又突然出现一个大头怪侠。现在,更多了什么微尘大士、碧罗个主,武功好象一个比一个高,居然在今天晚上,闹得一个灰头土睑,竟然连对方的影子、都没有看至小饶是这群魔头,平日凶狠嚣张,月无余子。这时,也不由自主地眉头紧皱,感到点惊慌得莫知所措了。

  登时,一股沉闷的气氛,笼罩在大庭之内,仿怫有点令人喘不过气来。

  咦

  突然一声惊噎,打破了厅中的沉闷,百兽天魔竟不知何时,已经从厅后闪身出来,当他看到大家那么一付愁眉苦脸的样子时,不觉奇怪地叫了起来。

  这一声惊嚏,使得大家心里猛的一跳,只道是那捣乱的敌人,又去而复回,直待看清是百兽天宽之后,彼此方始吁了一口气。

  接着,万变淫魔仿佛对于他的出现,感到非常意外似的、在百兽天魔一声惊喳之后,马上也用奇怪的口吻反问道;“唉大哥,你的伤怎的好得这么快,绿云仙子姬姑娘,是否也复了原。”

  话音一像厅后绿影一闪,那十曾经和黄强交手的绿衣少女,早已现身出来,接向说道:“古姐姐、绿云早没事了,刚才师叔他老人家活好的,你知道吗?”

  万变魔这才恍然大悟地说道:“原来如此,那就怪不得罗他老人家的人呢?”这时,百兽天魔又插过来说道:“他老人家神龙见首不见尾,早已走了。不过,你们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呀。”

  一提刚才之事,万变淫魔的眉头、又不禁皱了起来,叹了一口气说:“别提了,今天晚上的跟头可说是栽到家啦,让人家弄得灰头土脸竟然连人影都没有看到一下,神君他老人家始终不肯出面,你看该怎么办才好。”

  接着,就一五一十地将晚上的事情,简略地说了遍、百兽天魔不禁听得眉头也是一皱,沉p地说道:“什么,除了那个大头镇侠,微尘大士以外,又来了个碧罗令主,居然敢向种导前辈叫起陈来,想不到事情会有这么大的变化、这可真有点难办啦。”

  这时,那很久没有作声的摩坷尊者.忽然开口说道;“大堡主,关于那个微尘大士、例用不着担心,只要贵堡肯同敝教合作,本人明天马上派人去请教主前来中原,相信只要半个月的时间,就可以赶到,那时,就不用怕啦。”

  接着,那护堡四圣也开口说也:“今晚投碧罗令的,听声音是一个小女孩、只要那老鬼不出面,相信我们四个还能接待的下来,不过,如果那老家伙来了,就是神君本人在此,事情恐怕也有点辣手呢?”

  大家正在议论纷纷的时候,那位绿云仙子,动向双鹿的面前,走了过去,笑了一笑说道。“两位堡主,不用担心,师叔他老人家,早已有了对策,诺,这就是他老人家要我转交给你们两位的。”

  边说边怀里掏出一封厚厚的书信。递给双魔。

  双魔接到手里,连忙拆开一看,登时愁容渐消、最后,简直变得喜笑颜开,百兽天魔更忍不住地叫了一声说道:“前辈是个神人,好一个驱虎—”

  虎字才出口,就被万变淫魔瞪了他一眼,陡然阻止说道:“老大,怎的这般口没遮拦,长得这么大了,还一点沉不住气。”

  百兽天魔被古蛊芳一说,不禁老脸显得一片通红,马上将头低下,不再说话。

  这时,厅里的人,全都不解地向万变淫魔望去,尤其是魔坷尊者他们,脸上更呈现一片狐疑,万变淫魔见,马上俨然一笑地说道:“尊者不要见疑,我们合作之事,已蒙神君见允,但此地不便商谈机密,请侈驾与我们到密室之中,面行商酌如何。”

  说无又转头向护保四圣说道:“谜谷之图就清四位与毒古前辈,漏夜护送回保,明晚之事,此地自有安排,其余的儿没有事就开始休息吧。”

  接着、就向红魔少年、绿云仙于用了招手,示意他们一同进入密室,百兽天魔则将手一摆,请魔坷尊者先行。

  当五位魔头往厅后密室走去以后,其余的人,也开始离开大厅,残席自然有在中下人,前来收拾。

  众人离开不久、前厅屋檐下,倏地一道灰影一闪,就象是鬼魅似的、一点声息也没发了出去,突然翻出一个人来。

  好快,那人现身只不过电光石火那么一瞅,立即化作一溜青烟,朝着庄外。竟然没有惊动在中任何一个人,只下过在越过院墙的时候,衣衫微微被一根小村枝挂了一下,发出了一点响声,引得守在那儿的暗椿,轻噫了一声,但当他转头向这边望来的时候,恰巧一只夜鸟,从那棵树的顶上飞起,只引起了那暗椿骂了一句,死亡猫子广依然没有流露半点形迹。

  这个从飞蚊河庄飞出以后,估计已经脱离了那些明椿暗目卡的范围、方始将身形停了下来。

  哦,原来他就是黄强。

  这时,他停身的地方,已经还离飞蚊河庄五六十里地,快到逢水陆州唯一渡河到长沙去沙云的那片码头了。

  倏地从码头侧面,距离码头还有一两里路的一棵高大的垂杨树上、传来一片慈样的声响向他说道:“孩子,上来,你的胆子也太大了一点,得到了甚么消息没有。”

  黄强似乎一点也不感到意外的应了一声好字、立即身形一晃,闪电似的向那树叶浓密之处,窜T过去。

  只听得簌簌一阵枝叶被人撩动的轻响过后,黄强的身体,已经完全隐没在那浓厚的枝叶丛中,从里面再也着不到他的影子了。

  紧接着,从那树叉里隐隐传出一阵轻声的对话、首先,黄强的声音说道:“强儿叩谢林尼前辈赠艺之恩,与今晚掩护之痛。”

  被称神尼的人说道:“原来你还是我那徒儿的表弟,免礼好了,不要那么酸溜溜的。”

  黄强惊喜地叫道:“啊,这么说来,表组已为前辈救回去罗,她现在那儿呀。”

  神尼笑着说道:“当然,不然我怎么知道你是她的表弟呢?说来也真巧,如果不是那只灵鹤被两只凶鸟追得飞到我寻采药的地方,我还不知道她遇了险呢?因此,我把她救下以后,已经命她回山把那套‘徽尘三剑’练好了,再出外行道,否则,就太危险了。”

  黄强似乎有点失望地说道:“唉,这样说来,强儿又看不到她罗。”

  神尼安慰他道;“痴儿,她很快就会下山的,着什么急,倒是刚才你坚持留下来,究竞得到了什么消息。”

  黄强有点得意的说道:“嘻嘻,这些家伙也真笨得可以,跳上屋后,没有看到人影,反而向四外去瞎追了一阵、却做梦也没有想到我会仍旧留在那儿。这样一来,当然又让我听到了一些秘密罗。”

  接着,就把所听到的话、详细地复述了一番。

  神尼听完他的话后,沉思了一阵,方始说道:“这么说来,我们的行动,恐怕均已落入碧岛神君那个魔头眼里,那小姑娘前途恐怕会要遇险,我得追上去助她一臂之力,你就一个人留在这儿却取那张谜谷之图吧,孩子,记住,一年以后的昆仑之约,不是否找到海天一妪,都得要去啊。”

  话音一起,人已如同灰鹤也似的,从垂杨树顶。凌空倏起、升到两三丈高以后,陡的一折,只听得嘘的一声、宛似流星一段。已朝着正北的方向,御风飞去、当最后一句话出口之后,那声音已经飘向天际。那份快速,简直已经到了不可思议的境界。

  隐身在枝叶丛中的黄强、似乎为神尼的这份轻功,看得呆了,好半晌,方始听到他自言自语地说道:“微尘老前辈这身本领,真是已经到了出神人化的境界,那一天我能达到她这种样于,那就好了。”

  接着,沉寂了一会,又听得他说道;“原来昨儿晚上那个小姑娘和他们不是一道的,我觉然错怪了她,几乎失手把她伤着,但愿她不要遭遇到什麽危险才好。”

  话没说完,募地从飞绞河在那里,传来一阵得得的马暨声音,躺在垂杨树上的黄强、不禁紧张地将话停下,在心里暗暗地念道:“天灵灵,地灵灵,希望我能顺利地夺下那张迷谷之图,并且顺利地根据这条线索,将海天一妪前辈找到,就是叫我短上十年的阳寿、我也心甘情愿啊。”

  果然,不一会儿,五匹骏马象一阵风似的,从飞蚊河庄那面急冲而至,马上坐的,不是护堡四圣和毒骨骼髅还有谁呢?

  黄强一眼看到毒骨骷髅直恨不能一个虎扑、跳了出去,把他剁成团肉酱,好管自己的义叔和父亲报仇,但他仍然强行忍耐的留在树在,没有扑了出去、因为他知道这儿距离飞蚊河庄太近,一有举动、就会把那些厉害的魔头们、全给引了出来,那时仇报不成,反而把自己的命都送了。

  不过,忍虽然忍住了,但两只睛里面,却几乎要宜出火来,牙齿也真咬得一阵吱吱作响,作心里激动的情形,由此可想而知。

  瞬眼工夫,五匹骏马,已经从他眼底的石于路上、急驰而过,一晃即已冲了一两里外的码头之前。

  骤地—一得很之声猛然一顿,一返蓝色火箭从的头前面,嘘的一声,冲霄宵上,升起十来丈高的时侯,再啪的一声,爆敞开来登时一团美丽的蓝焰,在天空绘出一朵霞光四射的花朵,微微闪了儿闪,很快地就消失,夜空重又恢复一片黝黑。

  片刻之后,一地款乃的的橹声,从码头不远的芦苇之中。

  传了出来,一个粗扩的音音响了起来说道。“是谁?这么晚了还要过河。”

  仿佛是怒面坛神的声音,斥责地喝了喝声说道:“少废话快。”

  船家大概已经看清是什么了了,突时噤若寒蝉、不敢再哼半句声音。不久,橹声没有了、但船靠码头的声音,马匹上船的声音,又接着响了起来,终于,款乃格声,重又出现,黄强的眼睛,虽然被树林浓密的技时、给挡得死死的。看不见码头上的情形、也知道他们已经离开岸。开始向长沙那面驶了。

  于是,他半点也不迟疑地从树上溜了下来,踉着向河岸奔了过去,首先看了看船行的方向,然后略加沉思,马上一日气奔到下游,重新使用他那过河的老法子,用木片绑在脚底,施展三眼神雕的“飞雕身法”、捷似飞鸟的一连几个起落、掠过江面,向对岸飞驰过去当他人已过江的时候。那载着护保四圣和毒骷髅的船只,还没有划到一半呢。

  黄强一卢出不该乱,过江以后,马上将身形隐藏起来,运足自力、远远地盯紧抓艘载着仇敌的船只,不让它脱离自己的监视。

  果然与他的估什相同,那艘船被江流带动的关系。正斜斜地朝着他在下游回身的地点、缓缓驶来。

  大的过了半往香的工夫,那艘船终于在距离隐身之处,不远的一个个码头前面,靠上岸了。

  又过了半晌,人马全已上岸,只听得护堡四圣的老大,玉扇书生轻轻招呼了一家喊道:“走吧,咱们赶到岳阳,可能还没有吃早饭呢。”

  人随声起,五人早已一个翻身,跳上马背,只听得啪啪的几声皮鞭响处.五匹骏马,已经朝着岳阳的方向、绝全而去、他们做梦也没想到,放在他们起步的那一刹那,一漓极淡的轻烟、向着最后一骑飘射而到.黄强业已神不知,鬼不觉地。附着在那匹马的尾巴上,象风筝一般地.被那扬起的马尾,带得飘呼飘的,惬意得很呢。

  一阵急驰之后,长沙市区已经被抛得远远地,再也看不到了,黄强打量了一下四周,看清附近一带,并没有住得有什么人家、应该是动手的好地方了,这才被地一翻身,猛的一拉马尾、借力一闪电火般地往当中毒骨骷髅的身前扑去,因为他从五人路上谈话中,已经知道“迷谷之图”犹自藏在毒骨骷傲的怀里。

  并且,聪明的他还从毒骨骷髅听到四圣提起迷图的时候、用手往怀里摸了一摸的,那个下意识的动作里、正确地判断出那谜图收藏的位置。

  因此,当他扑到毒骨骷髅的身前时,电掣般地将手一伸,已经将那张”谜谷之图”,摄到手里。

  希律律

  刹那间,骏马长嘶,五人做梦也没有想到会有此变,一种练武人的本能反应、大家全部猛的将组绳一勒。五骑骏马登时人立而停、还没有等马匹的前腿落地、五人已经飞身离开马背,飘落地面,并且不约而同地大喝一声叫道:“是烟还不与我站住。”

  其实,黄强把图抢到手以后,早已电用而出,挡在他们的前面,站定在路面上了,只因变化来得太过突然,人又在急驰之中,一时慌乱,他们没了来得急着清楚罢了。

  因此,黄强一听到他们的话后、马上冷冷地笑了一声说道:“小爷早就站住了,你们的眼睛长到那儿去了,嘿嘿,小爷叫你们把东西准备好,明晚去取,居然敢偷偷地开溜,办到了吗?哼,小爷虽然已经把图取到,但毒骨骷髅魔的狗命,还没有拿下来、就是你们要赶小爷走,小爷也不会走呢。”

  接着,又是一阵冷笑,那声音里,充满了一片杀机,只听得五人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冷战,并且,还莫名其妙地各自退了一步。

  这时,他们的眼光一扫,已经看清了对方是也心里更是大吃一惊,同时奇怪的猎忖道:“咦?是他,大头怪侠、这小子神不成,我们的行动,他怎会知道得这么清楚,何况,这一带全是平地,根本没有藏身的地方,他又是从那里钻出来的呢?

  心念及此,每个人的心里,不禁泛起一阵寒意.尤其是毒骨骷髅,潜意识里就好象预感了死神已经向他招手了似的,浑身的汗毛,竟一根根地坚了起来。

  黄强冷冷地一扫在场的人,最后,眼神落到毒骨骷髅的身上,张义临死前的痛苦惨状,又一一地从脑海里,显现出来,还有,那塞在星宿海寒泉眼里,尚未见过的父亲的影子,也好象模糊地在他眼前晃。

  于是,他脸上的杀机,陡地加浓起来,只见他一步一步地向着毒骨骷髅的面前,缓缓地迫近去喝道:“毒骨老魔,你认为投庇到伏龙堡,就能逃得活命了吗?嘿嘿,嘿嘿。”

  饶是毒骨骷髅身为一代魔头,当眼睛看到黄强的那种种态时,整个人的意志。似乎已被黄强的那一股威势摄住,竟然面是一片死灰,惊恐得莫知所措地跟着黄强的步于,一步一步地向后退了起来。

  倏地

  一声震耳欲聋的暴喝,同时从护堡四圣的口中发了出来,周道:“站住。”

  紧跟着,四人身形一晃,向前、将毒骨骷髅的身形挡住怒目圆睁地向黄强迫了过去,阴森森地沉声说道:“好小子,你就是那个专门和本堡作对的什么大头怪侠了吗?嘿嘿,这次竟然惹到我们四圣的头上来了、那可是你活得不耐烦,赶快与我把那张谜谷之图交回,呆会动手的时候,还可以放你一条活动,否则,哼。”

  言下未尽之意,从他们提神运气的状态下、一不问可知,只要黄强敢讲一个不字,就准备一举把他毁在手下。

  气氛登时变紧张万分,杀机已经充满这一片旷旷野。

  但黄强只略为怔了一怔,面对这四位凶神恶煞的高手,并没有半点惧意只不过停下身来,冷冷地扫了他们一眼,立即满脸不屑地说道:“嘿嘿,就凭你们这四块料,想叫小爷把图交回,配吗?让开,等小爷把毒骨骷髅的命取了以后,再拜领你们的高招。”

  这几句话,简直把护堡四圣的肺都给气炸了。他们自出世以来,几曾受过人这等蔑视。登时,四个人都像病了似的,不约而同地一齐朝着黄强的身扑出,同时暴吼—声喊说:“小狗,你这是找死。”

  霎时,只见人家齐挥,在权势若山地,挟住无比的劲力,齐向黄强的胸前罩去。

  黄强的飞蚊河庄的时候,就已看出这四人的功力,只比双魔略逊一等,盼上虽然跟不屑的神色,但心里却没有半我轻视,早已暗中畜劲,随时都在那儿留神戒备。

  因此,当护堡四圣那骇浪似的雄浑力,朝他身上卷到之际、一只见他霍地向后滑退数步,一缓对方拿势。同时两掌猛的一翻,交互一阵反拍,一口气之下,使出了“法轮初转’、“三世轮回”、”普渡众生”、“当头棒喝”’,四招佛门旷世绝学。

  这四招绝学,每招共有二式,也就是说在他一口气之下已经接连向护堡四至攻出了十二掌而且每掌他都差不多贯住了十成真力,试想他的内力,得自上古奇侠玄玄子的内丹,这十二掌的威势,是何等的巨大。不想可知。

  护堡四圣想不到黄强的武功,已经高到这种程度,尤算在内力方面,简直已经与他们目为神人的碧岛神君,在伯促之间、比起他们,已经超出一倍以上、再加上四人气极出手。根本没有使出他们四圣联手合击的招式,只是各自为战地在同时出手里了,如何能是黄强的对手。

  双方掌力微一接触,四至立即知道不好、究竟他们不愧是伏龙堡中仅次于双魔的绝顶高手,反应之快。世罕甚匹,一发现不好,马上挫掌收势、脚踏邓天行步,引身暴退.一连闪电似的转换了七八个步法、飞退四丈远以后、方始全脱出黄强的掌势。

  即令如此,那十二掌的余力,仍旧震得他们手臂发麻,气血微微浮动,登时使得他们惊骇得发起呆来、远远地站在四周、茫然地望着黄强,竟然说不出话来。

  黄强心怀杀机存心要这四个人好看,满以为四招佛门塾学击出之后,这四个伏龙堡的护堡高手,总得有一两个伤在自已的拿下才对,岂知掌力过处,对方的身体、竟然轻苦飞絮,随风远飘,毫无所伤,这情形可也把黄强吓得心里猛的一跳,深深地感到辣手起来。

  他究竟不愧是一位心窍剔透玲这绝顶聪明人,一眼看到护壁四圣震骇的表情,一个念头,闪电也似的地划过脑际,心想:“我的目的,是找毒骨骷髅报仇,如果不趁着他们发呆的这会工夫,抢先下手,再度被他缠上的时候,今天晚上恐怕就报不成了。”

  身随意动,没等护堡四圣将神定了下来,黄强已经一个飞且使用他所能使出的最快的速度,向着站在自已对面的毒骨骷髅急冲而上。

  人未到,掌先发,一招当头棒喝,双掌足足贯注了十二成真力,迅雷轰顶一般地,朝着毒骷髅头顶,直努而下。同时,嘴里怒吼一声喝道:“狗贼偿我义叔的命来。”

  毒骨骷髅在护堡四圣发出那一声暴喝的时候,神志已经被震得清醒过来,即使四圣在他的身前,他也不会再往后退,当四圣向黄强抢攻上去的时候,他也早已将全身真力运足,准备与黄强一拼。

  此时,一见四圣被黄强迫退之后,正是他下手的好机会,那平还肯放过,马上将两手指一口咬破,同时奋身一跳,又是他那狠毒绝伦的“毒血搜魂’”对准黄强,直劈过去,只不过十股狂喷而出的毒血,聚而不散地直指责强,没有利四外散开出来罢了。正因为如此,那份威大比起那天晚上荒林之前,又不知大了多少倍。

  他这时已经很透了黄强因此才不惜大耗美元、使出这等狠毒的绝招来,简直可以说是已经排上命了,在他心里、满以为黄强决想不到会在这个时候出手,那还不是一击而中,即使黄强能够适时惊觉。也无论如何得沾上一两滴毒血,如果没有解药,照样还是非死不可。

  岂知,人算不如天算、他做梦也没有想到、黄强也在这个时候,动了念头,要杀他替张义报仇,更没有想到、黄强这时的功力,已经与微生大士,相差不远了,掌力之强根本不是他所能抗拒得了的。

  因此,当他的身体,方始往上一跳的时候,黄强也在同时,向他急冲而至,两人出掌的时间,更是不差分毫。

  登时回只听得轰隆一声巨响,毒骨骷髅连黄强的人影,都没有来得及看清楚,就只感到毒血猛的回窜。

  紧跟着,一股刚无比,重若万斤的劲力,向着他的胸前,电浦而至。

  这一刹那间,他只感到自己仿佛成了暴风雨里,飘浮在浩翰无边的海尖似的那么绝望更感到自己好象是一枚鸡蛋,撞到钢铁上面一般的脆弱,连对自己罪恶忏悔的时间都没有,两眼一黑,就已魂游地府,阎老五那儿报到去了。

  也许是他作恶作得太多的关系,刚好他身后不远是一片菜园,里面无巧不巧地掩了一个储粪坑,尸体不但被黄强那一拳击得肢离破碎,而且呼的一声,端端正正地掉进那个粪坑里面,真是死了还落不到一个干净。

  那十已经狂啸而出的毒血,自然更被黄强击得四散纷飞,半点也没有让它沾了,倒霉的那片无知无觉的蔬菜,和那五匹骏马。却枯萎的枯萎,倒毙的倒毙,成了毒骨骷髅的随葬者,幸亏护堡四圣站的位置,是在毒骨骷髅的前侧,否则,恐怕他们也难免池鱼之殃呢。

  这一阵变故,实在发作得太快了,等到护堡四圣惊觉过来。发现不好的时候,抢来根本已经来不及了,何况,他们深知毒骨骷髅“搜魂毒血’”的厉害,就是想要抢救,也不敢欺近身去。去冒那毒咖沾身的危险,只好眼睁睁的看着毒骨骷髅让黄强劈得粉身碎骨。

  如此一来,四圣对于黄强,不但怒愤到了顶点,也痛恨到了极点。当时,只气得他们仰天发出一阵杰杰的狂笑,那声音,充满了怨毒,也充认杀机,冷冰冰地只笑得旷野愁云密布,惨雾漫天,令人心悸不止。

  笑声一顿,四人的身体,已经从两侧向着黄强的身前,缓地迫进过来,对他采取了包围的态势,当每人距离黄强还有六七尺远近的时候,方始阴森森地向黄强盯了一眼道:“小子,好辣的手段、你说、你要怎么个死法呢。”

  说完此活以后,就了言不动站定下来,不再向前迫进,每人距离黄强的身前,刚好都是五尺。

  黄强最初四招佛门绝学,就把他们迫得一个个倒退三四丈远。因此,不免产生了一点轻敌的观念见状满脸不屑地昂首向天,傲然冷笑地说道;“哼,要小爷怎么个死法,还是你们自已说吧,嘿嘿嘿…”

  四圣听到此话,又冷冷地应了一声说道“好,那就叫你一寸一寸的死吧。”

  话音一落,只见四人身形一晃,立即歪倒倒地。喝醉了酒似的,绕着黄强自顾自的转起圈子来。

  黄强看到不禁感到有合好笑,心想:“就凭这么乱绕一气,就能够叫我一寸一寸地死吗?小爷可真不相信这个邪。”

  念头一动,马上双全一挥,一招“当头棒喝”、劈了出来以后,可显出厉害来了,当时只感到眼睛一花,玉扇书生的人已经不见但自己的掌力,却似撞到一面无形的铜墙卜面。猛的反震回来,如果不是他反应得快,赶紧收军后退,说不定就已伤在自己的掌力之下。

  然而,变化还不只此,当他身形退回中央的时候,阵势已经被他带动,四圣的人影早已一化二、二化三,三化四地变得不知有多少个了,同时一股股的冷劲,忽左忽右、忽前忽后地八四方八面,向自身上的每一处要害,侵袭而至,竟然使得他不知往何防起。片刻之内,混身的衣服,已经被那冷劲,战得到处都是破洞,如果不是地贴身穿得有一件里云宝衣的话,恐怕早已混身都是伤痕的倒下去了。

  这下,可把他吓得心胆俱裂、再也沉不住气了,心里根本不敢存取胜的念头,只求能够脱困,就心满意足了,然而,不论他使用星序天行步也好,施展飞雕身法向上飞窜也好,只要一离开中央五尺,就会碰到一堵无形的气培,把他露得倒撞了回来,说什么也无法越雷他一步。

  最后,对方似乎已经发现了他身穿宝衣的秘密;阵势陡的一变,那重重叠叠,数不清,看不透的人影、竟然逐渐地向中央迫近过来。登时,黄强只感到四周布满了难已抗拒的压力,直挤得他连气也喘不过来,就仿佛那一团压力、要活活把他摔死似的,这时、他只好将眼睛一闭,叹了一口气说道:“完了,想不到我黄强竞会毕命于斯。”

  话没说完、那压力已经挤得他两眼金星乱冒,再也支持不庄,昏眩了过去。


 

 
分享到:
非洲部落美女为何必须赤裸上身2
刘备的老婆孙尚香
爱美的小花猫1
荷叶伞8
阿哈尔捷金马(汗血宝马)照片1
聪明的小白兔搬南瓜1
中国历史上最具魅力的一个女人
露珠姑娘与绿叶1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