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碧岛玉娃 >> 第二十章 茶楼获讯 深夜河庄

第二十章 茶楼获讯 深夜河庄

时间:2014/5/10 14:19:03  点击:2639 次
  只见那瘦削人听了中年汉子的话以后,先向四周打量了一遍,认为没有什么可疑的人物以后,方始压低声音说道:“张舵主小声一点,积石山是龙潭虎穴,那小子就算分身有十,也闯不进去,怎会让他在那儿闹事呢?这次,就是因为两位堡主已经亲自出马、恐怕那小子给毙了,所以才兼程赶实加以阻止的。”

  这话一说出来,不但使那中年汉子和其余其余四个伏龙壁的手下,感到非常奇怪,就是黄强,也不禁感到一怔,想不出那是什么道理。不觉更加留起意来,生怕漏掉了一两个字。

  瘦削老人一看大家的脸色,不等他们发问,马上乌说道:“你们感到非常奇是不是。”

  中年汉子立即点了点头表。表示同意地说道:“不错,那小子是我们伏龙堡的未来大患,不趁他羽翼未丰的时候,将他铲除,难道还要等他将来骑到我们的头上来不成。”

  瘦削老人神秘地笑了一笑,故意买关于地说道、“这个么,事关秘密……”

  说到这里,刚好伙计将点心送到,老家伙马上将话停下,自顾自地吃起东西来,真是急惊风撞到了慢郎中,只急得那在一边偷听的黄强,像热锅b的蚂蚁一般,直恨不能跑过去打老人两个耳光。

  这份心情不属的样于,落在那中年书生的眼里,登时引得他那一对眼珠子,阴暗下定地闪了一闪,但却没有说话。

  好不容易、那瘦削老人在吃完几个包子以后、又向附近打量了几眼,再继续说道:“好在这儿并没有什么可疑的人,这桩密秘,我就告诉你张老弟吧。”

  这幸亏黄强的座位前面,恰好有一张屏风。将地的身体给挡住了,否则的话,恐怕这老人要大吃一惊,再也不敢讲了呢。

  大概那个姓张的中年汉子,也和黄强一样,急着想听下文,一听到此话、马上从旁催促地说道:“孔香主,说话何必这么吞吞吐吐的呢,究竟有什么秘密?快点说吧。”

  瘦削老人用手捻了捻他那几很像鼠尾似的胡子。慢吞吞地反问道:“最近那位几十年前名噪一时的毒骨骷髅老前辈、已经投效到本投来了,大概你总听说过吧。”

  中年汉子和其余那儿个人,不禁面露不解地说道:“听说过,但这与大头怪使那小子有什么关系呢?”

  瘦削老人笑了笑说道:“怎会没有关系,毒骨前辈从一个什么黄天行的手里,得到一张迷谷之图,据说那张图是海天一妪书的,可是那张玩意,就像是一本天书,过谁也看不懂它。”

  中年汉子若有所闻地打听他的话头说道;“啊,我明白了,大头怪侠那小子,据姬副堡主说,就是海天一她的传人,所以要留下活口,向他盘问那图中的秘密是不是。”

  瘦削表人点了点头说道:“张舵主,说是让你说对了,但只对了一半,那小子究竟是否海天一妪的传人,暂时还不能决定,不过,毒骨前辈判断他一定知道那张图的秘密,所以我才奉命兼程赶来,向两位舵主禀告,要舵主留下他的话口。”

  黄强听到这儿一不知觉地暗哼了一声,轻轻地自语道;“哼,自然我晓得部张图的秘密,原来那迷谷之图与海天一妪前辈有关,那我说什么也要把它取了回来。”

  说完又继续留心侦听下去、却不知这几句话、全让和他坐在一起的中年书生听到耳里,竟引得他的脸色变了好几变,但黄强并没有看到这种情形。

  这时,那中年汉子又继续说道:“孔香主,这时堡主他们,恐怕早已取了那小子的性命,你现在方始赶到,那不嫌迟了一点了吗?”

  瘦削老人胸有成竹的说道:“这个不用你担心,护堡长老早已想到这个向题,事先已经将堡主那对神鹰,放出追堡主去了,在下只不过赶去禀告详细情形罢了,否则我那还有工夫和你在这儿吃早点。”

  中年汉子哦了一声说道:“原来如此,那就难怪了。”

  从这几句对话里,黄强又明白了一件事情,心里想道:怪不得咋晚只听到表姐那只种鹤的叫声,赶到地头时候,又没有看到影子,看来是那两头甚么神鹰给战得不知飞到那几去了。”

  正在这时,又听得楼梯一阵吱吱作响,从下面走卜一个人来。

  这人一上楼后,略一打量、就朝着中年汉子的面前走了过去,低声地来告道:“舵主,刚才接到堡主飞鸽传书,说他们在今天傍晚的时候,就要到达此地,叫现主赶快与他们准备船只,他们一到就要使用。”

  中年汉子和他同桌的那些人,一听此话,全都站起身来,匆匆结帐完毕,马上随着来人,下楼扬长而去。

  黄强这才对了一口气,心道:“原来我已经走到他们的前头来了,这就不怕找不到啦。”

  和他坐在一起的田凌风,当黄强倾听那些人说话的时候,一直没有开口说过话,这时,方始故作不懈的问道:“小兄弟,刚才你象是在想什么心事,究竟要找谁呀。”

  黄强因为全神注意到偷听那些人说话去了,竟忘了身边还坐了一个新交好友,听到日凌风的话后。不禁猛吃一惊,暗自骂了一句说道;“我怎么这般糊涂,如果田大哥要是伏龙堡的人,我这岂不是把整个形迹都暴露了吗?”

  想到儿这,马上抬头望了田凌风一眼、只见对方脸上满是关切之容,而且十足是一个不摸武功的书呆子,决不可能与伏大堡发生关系,因而心里不禁感到一阵惭愧,自责地想起来了,那岂不是污蔑了大哥的人格了么?不过我自已的事,还是不先告诉他、免得他为我耽心。”

  前后两种念头,闪电似的从脑子里面划过,黄强不由得难为情地呐呐说道:“大哥,我我我没有想什么心事、只不过有几位同行的伙伴,可能到得慢点,我在想应该怎么才能找到他们?”

  说完之后、脸上不由一阵发烧,如果不是戴了头头罩,蒙了熊皮的话,那个小脸,一定已经变得象关公一样了,因为他这还是第一次言不由衷地撒了谎呢?虽然那是善意的谎言,但话一出口之后、仍旧使得他象做错了事似的、感到无比的羞惭。

  田凌风好似很满意他的答复,井且关切地说道:“啊—一原来如此,你是不是已经想好了怎么去找他们的法子呀,要不要尽记给他帮什么忙。”

  黄强摇了摇头说:“帮忙还用不着,不过小第有几样东西在他们那儿,想…”

  田凌风马上打断他的话头说道:“想马上去找他们拿回来是不是,那我们就走吧。”

  黄强不禁有点为难地说道:“只是我那几个伙伴的脾气……”

  田凌风好象已经知道他的意思,再打断他的话头说道;“很奇怪是不是,那没有关系,就你一个人去好了、正好我也要去拜访一位朋友,那么我们下午在升平客栈见面,好不好,是否还有什么为难的地方。”

  黄强正愁一时无法摆脱这位新交的好友、没有想到对方居然这样知趣,不禁微带一点尬尴,但却掩盖不了心头的喜悦,感到很难为情地说道:“大哥,你真好,如果不是那几样东西很重要,我真不想去找他们了,确实,他们的脾气很怪,不太愿意和生人见面。否则,就与大哥一起去看他们、可没有什么关系,好,下午准定到升平客钱去找大哥,那时要和大哥多盘旋几天,到时候可不要感到小弟讨厌啊。”

  田凌风哈哈一笑说道:“小兄弟,怎的说出这等生份的话来,恐怕那几样东西对你非常要紧.你就先走吧我得先到升平客钱去关照一声,替你开一问卜说再出去,下午你也一定要来哟。”

  说完,马上招呼店伙结账,就与黄强一起离开茶楼,到了门见田凌风对黄强望了一眼说道.“小兄弟,再见吧,希望你快点找到你那几个伙伴。”

  黄强有点感到惭愧,因此不敢和田凌风的目光相对,只低着头应了一声说道;“大哥,再见下午可不要离开啊。”

  接着,两人彼此摆了摆手,就各自朝着相后的方向走开。

  黄强的目的,是在打听那个张舵主的落足之地,先踩探踩探一下地形,好地刊晚上行事。因此,当日凌风的背初,在拐角的地方消失以后,就马上回转身对,重新朝天心阁走去。

  根据他的观察,店伙既然对这个姓张的用待得必恭敬必敬,则这个人在长沙一定很有一点势力,决不愁订听不出他的地址来。

  果然,他的判断没有法,当他回到天心同一问之下,姓张的不但是当地一霸.并且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水上枭雄,号称骇浪飞蛟张天鳖,兄弟三人、在江心水陆洲上,建方了一座飞蚊河在,从湘潭到洞庭湖这一带行走的船只,都得受他们的管制。否则,就别想安然通过。

  他那一身水里功夫,虽不敢夸说天下第一,但能够强过他的,还真找不出几个。

  黄强打听清楚以后,又装扮游客,过河到水州去踩深了一遍,把飞蚊河庄的确实位置、和出人路径,都弄清楚了,方始离并。回到长沙城内,向着日凌风所约定的升平客栈走去。

  这是长沙当时最大的一家客栈黄强才一走到门口,一位店伙已经迎了出来,很恭敬地招呼他道:“少爷大概姓黄吧,请进请进,田书早已替你把房间给订好了。”

  黄强走了进去,向店伙同道:“田大哥的人呢?”

  店伙连忙从柜上取了一封信和一只玉盒,递到他的手里说道;“田爷临时有点事走了吩咐小的等黄强爷来的时候,把这个交给你。”

  黄强接到手里,连忙拆开一看,只见里面写着:

  强弟

  甫客栈,即遇家中来人相召,事急难候,祈弟谅之,如不以此见黄,回盼中秋前后,能至陇西大山庄一行,届时愚兄当扫径相迎,再与否弟畅论古今,相识虽仅一日,订交已积知已,谅弟不至见拒,玉盒增珠一颗,功能避邪,聊赠清玩.另具薄仪三于,以壮行色,务祈晒纳,诸盼珍摄。

  小知凌风如草

  黄强的将那玉盘打开一看,登时一股清香令人头脑一买,里面除了一颗沉甸甸黑得发亮的珠子以外、还有一张三千两银子的银票,那股清香,就是从珠子上面发散出来的,一见就知道那是一件价值连城的宝物。

  个风凉,这时正当三伏,是一年中最炎热的一段时间,是以从对面前厅的屋脊之上、一眼望将下主。厅呈的情形、可以说得上是一目了然,毫无遗漏。

  此刻,大厅之内,大声喧哗一片,骇浪飞蛟张天鳖兄弟正在大宴宾客。

  酒席一共摆了二桌,上首一桌,坐的正是方变淫魔古盅芳和红魔少年姬平等几个伏龙堡的首要人物,但百兽天魔古残和那个掳走黄强表姐的绿衣少女,却没有看到影子、其中一个手摇折扇一个面红如枣。一个手生六指,~个胖似东瓜、另外却多了四个锦衣中年武士。

  左首坐着毒骨骷髅和几个奇装异服并不认识的人,男女老幼都有,右首则本庄主人张氏兄弟,和伏龙堡几个地位稍低们香主之流的人物,那个奉命给堡主送信的瘦削老人也在里面。

  从言谈中,他已得知那四个锦衣武十,是伏龙堡的护堡四圣,地位似乎还在那个号称副堡主红魔少年姬平之卜,内中那个手摇折扇是大圣玉扇书生、面红如枣的是二至怒面坛神,手生六指的是三圣六指鲁班,胜似东瓜的是四至千臂弥勒这四个人的大阳穴,差不多全都鼓起半寸多高,武功之强一看来比起堡主只仅差一等。

  其次是和毒骨骷髅一起坐在客位上的奇装异服的人物,竟是来自天竺,曾经在佛国横行一时的老那敦徒,也都是一些武功人密至极的高手。

  黄强见到这些人物,不禁在心里暗抽了一口凉气心里想道完了,如果表姐真要给他们掳在此地,想要把地救出来,恐们是太困难了。”

  因此,越发屏声静气,不敢弄出半点响声来。

  这时,斤内已经酒过三巡,大家寒喧已毕,只见万变淫魔叹了一口气,满睑阴沉地对那护堡四圣说道:“这次出师,没有想到。”

  古蛊芳点了点头诧异地反问道;“咦,摩诃尊者,你们才第一次进入中原来怎的会知道得这么清楚。”

  摩诃尊者似乎与那老尼姑有很深的仇恨似的、猛的两眼一轨了发狠张,满脸怒容地沉声说道:“哈哈哈哈,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说到这儿,覆地将头一转,对万变淫魔说道:“堡主,你知道我们到中原来是干什么,除了执行领务以外,主要就是在搜寻这贼尼的踪迹,这贼尼自称微尘大士,在前年从本教手里,劫走了一部得你真龈还伤了本教的四位尊者,害得本教派人到处找她。却想不到她真的已经回到中原来了。”

  接着又是一阵杰杰怪笑地说道;“堡主,明天本人就逍派门下弟子,急足赶回天竺,禀告敝教教主,选派高手前来,只要她放现身,就完全交给故教对忖好了。”

  言下艺意,不但微尘大士不是他们的对手,就仿佛整个中原武林,也不在他们眼下似的。

  古蛊芳将此话听在耳里,心中老大不是味,但脸上却丝毫不露声色地一阵哈哈大笑说道:“香那教的神功绝技,敝人久所仰底这次敝堡如能得到责教助力,斗败微*大士,不但敞堡愿意归服贵教,就是整个中原武林的盟主之位,恐怕也非贵教莫属啦,哈哈哈哈。”

  香那教是天竺国内,比佛教起源还早的~个拜火邪教,因为佛教在天竺国内,一天比一天的盛行,迫得他们无法立足。所以才向中国发展,但自付力量太单,才向伏龙壁拉拢合作。

  万变淫宽对摩诃尊者这一席话,明的推崇,实际则是一种激将的方式。好利用他们的力量,来消减异已、那里是想信什么香那教。

  摩诃尊者在青那教的地位,仅次于教主潮湿弥罗。流整机智,那有听不出万变淫魔话意的道理.但他们这时需争取伏龙堡的合竟然这般不利,不但大堡主被那个大头小鬼,把内脏震得重伤,到现在犹未复原,好不容易掳到的一个人质、那个空空贼秃的小师妹天香下风,竟然又在半途被人救走了,真是跟头栽得太大了。”

  她这一句话传进黄强的耳朵里、可喜得差点忘了身在贼窟,几乎想跳起来,但那护堡四圣的大圣却眉头紧皱地说道:“什么,那大头小鬼竟然连古大哥都不是他的对手,二妹,你已经看出他的师承没有。”

  万变淫座还没有回话,红魔少年已抢着开口说道:“二堡主到场的时候,那小子已经和大堡主分出了胜负,不过,据小侄多次与他动手的情况看来,除了只会我们一套星序天行步以外,其他的功夫,都不是我们等岛的传授,论格式,除了一套划法以外,都下见得怎么高明,但内力却雄浑得惊人,而巨愈战愈强,真了知那小子是怎么练的。”

  二圣怒面坛神不由奇怪地问道:“这么说来、他不会是本门叛徒海天一组的传人罗,唉,可惜我们四至离度太迟,否则。他内力再强、只要没有把本门其他武功学会、决不会是我们四圣的对手,真是可借。”

  言下之意,仿佛只要他们四圣出手,就可以将黄强手到擒来似的这话听到黄强耳里,不禁使得他深为下服地在心里暗哼一句,在心再有机会的时候。决定要把他们斗上一斗。

  万变淫魔好似非常同意二圣的看法,点了点头说道:“那大头小鬼并不怎么可虑,倒是在半途将天香玉凤救走的那个老记访,本领实在高的怕人、恐怕除了神君以外,再也不会有人是驰的对手。

  如果和我们做起对来的话,那寸伤脑筋呢。”

  这时那坐在客位上的奇装人物之中,一个须发皆白,蓝眼勾界的威猛老人,突然用半中不熟的汉语,向万变淫团发问道;“古堡主,那个老尼姑是否左眼眉心,长得有一个黑危满睑皱纹,年龄已经超过了一百岁的样子。”

  因此,故作不解地又是一阵哈哈大笑说道:“好说,好说,古堡主太把我们耷那教抬得高了。”

  接着,马上举起杯来,向万变淫魔面前一照说道:“来,为我们的合作于一林。”

  万变淫魔也将林举了一举说道;“好,为我们的合作千一例。”

  正在这时,她突然双眼一瞪,射出两道骇人的凶光,向着檐头一撇、冷冷地喝道:“何方朋友,寅夜光临本堡分舵,意欲何为,还不与我滚了下来。”

  黄强不由心里猛吃一惊,以为自己的身形、已经为人发现正待挺身而出。

  墓地里

  只听得一阵银铃似的笑声,从左侧厢房的房顶响了起来,紧接来绿虹一闪、一条暗器、已经带着嘶嘶破空之声、电掣般地朝着万变淫魔的面门,疾射而至。

  分变淫魔还没有什么举动,那坐在她身侧的护堡四圣中的老四,已将头一抬,冷冷地笑了一声说进“雕虫小技,也来班门弄。”

  话没有说完,单手一仲两个指头已经朝着那暗器失去。

  只见他面容陡然惨变,暗器固然是让他给夹住了,但身子却一连幌了好几幌,直碰得柔而一阵波动,酒菜饿得满桌都是,坐下的椅子,更被他猛一运劲的关系,给展得四分五裂,哗啦一声地散了开来。

  一条小小的暗器、所带来的力过,竟然这般惊人、其人功力之高,可想而知。

  一阵惊骇以后,大家不约而同地齐把眼光,朝着干臂弥勒手里所开的那件暗器,望了过去,不禁又把大家惊得倒抽了一口凉气,原来,夹在干臂弥勒手里的,根本不是什麽器,只不过一块小小的碧妙手巾罢了,象这样轻飘飘的东西,当做暗器打出,还有这么大的力量,那这人的功力,岂不是到了摘叶飞花,皆可伤人的地步了吗?

  岂知,这还不算希奇,最令他们惊骇,竟然是那护堡四圣、在看清了暗器的形状以后,全都面至死灰.手脚顿顿地发起排、分仿佛被人宣判了死刑似的、半响,方始齐从牙缝里进出几个字来喊道:“碧锣令啊,那老鬼还没有死。”

  “哼?”

  在习习的晚风中,传来一丝冷得令人发抖的银铃轻笑。一个小女孩的声音,用假地说道;“死虽然没有死,也差不多了,快点转告碧岛神君,叫他赶快准备后事,只要姑娘找着了奶奶,也就是他的死期到了。”

  声音由大而小,显见来人业已离开了瓦面。

  万变淫座至此不由大怒。厉吼一声,陡地双脚一顿,猛然向檐头扑了上去。

  倏地

  嘘的一方,百光一闪、又是一宗暗器,竟然迎着万变淫魔的面门,疾射而至,迫得她不得不把腾起来的身躯。猛的顿也伸手将暗器接住。

  当时又觉入手一震,那条暗器,竞然把她的虎口急得一片发热,进整个一条右臂,都感到麻辣地,几乎格不起来。

  低头一看,嘿,想不到竟是一张白笺,这可把那禀性淫毒凶残的伏龙堡二堡主,给吓得心里猛的一跳。

  从三四丈高的距离,把一张白纸当做暗器发了出来、居然能把自己的手臂震得发麻,那份功力,岂不是比先前那个投扔碧帷纱巾的人,还要来得高强几倍吗?

  当他仔细一看那张白笺、更气得她脸孔发白地大声喊道:“反了,反了。”

  附近的人,不禁将头伸了过去,只见那白笺之上龙飞凤舞地写着;“字谕极石山双魔知悉,毒骨骷髅与小爷有伤父杀叔之仇,谜谷之图更为小爷父亲所有,明晚如能将人物完全交由小爷处理,则贵堡几次拦截小爷的过节,可以一笔勾消,否则,即将血洗飞蚊河庄、直捣伏龙魔堡。大头怪侠黄强手示。”

  万变淫魔的涵养再好,看完白笺以后,也不禁怒发如狂地一把将白笺撕得粉碎,杰杰地发出一阵狂笑喝道:“好,好,好一个大头怪侠、明晚只要你敢再来,我古蛊芳不把你碎尸万段,就马上刎颈自杀、不再活在这个人世。”

  这时,厅内已经乱成一片,护堡国圣着那教徒。和其他许多高手,均又纷纷地向瓦面跃了上来。

  募地里

  右侧屋脊,又响起阵慑人心魄的长啸,阵檀香气味,倏忽之间弥漫了整个空间,向瓦面跃起群雄。仿佛感到一般令人窒息的暗劲向大家当头压倒的。

  当时只听得那青那教的摩坷尊老大声叫道:“这是毗昙神噜快迟,来人就是那激尘贼尼。”

  其实,就是他不大声叫喊,众人在半空里,使不上力,也不得不退,登间一个个全又落回地面,慌乱中,大厅里只见一片刀光剑影,各人全都一齐撤兵器,运掌力。护住自己的面门和胸前一切要害再说,生怕来人陡然现身,到时措手不及。

  但那一脏暗劲,微晃即消,当他们护住要害,重新跃上瓦面的时候、来人早已离开。根本看不到半个人影子了。


 

 
分享到:
弟子规
1金元宝
岳飞生命中的五大耻辱记录
井底之蛙3
1比得兔菜园历险记
7身上有点痒,还是挠挠吧
六经者 统儒术 文作周 孔子述41
武则天当年处死唐玄宗生母的恐怖手段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