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鬼斧神功 >> 第五章 途遇双魔

第五章 途遇双魔

时间:2014/5/10 12:23:07  点击:2581 次
  百忙中,向四周一瞥,祇见沿途所经,乃是与足底楼板,大小相同的阱穴,壁端黝黑发光,不用试探,已知是钢铁所制。

  抬头一看,顶端来路,已被封死,汪汪犬吠与人声喧嚷,尚能隐隐听见,估计上下相隔,最少亦在五丈左右。

  就在晓岚略为打量间,足下楼板,业已停止下降,好似已抵尽头,因那地方太过于黑暗,仓促间,无法看清景物!

  定了定神,才藉着剑上所发光芒,凝神谛视,这才看清,存身之处乃是一个两丈见方的地穴,四壁黝黑,无门窗孔洞,更无灯火照明,阴气森森,令人窒息。

  左面靠壁,有两根五尺高的铁桩,桩上缚住两人,一个红衣少女,一个蓝衣少年。

  晓岚一见,不禁欣喜若狂,知误打误闯,已找到铁牢所在。

  慌不迭纵身上前,用目谛视,认出这男女二人,正是蔡雪梅和王奇新,祇见他们双目紧闭,似是昏昏入睡之状。

  晓岚见状,知他们乃是被人点了软麻穴,与昏睡穴之故,乃以白虹剑,削断他们四肢的束缚,同时解开其穴道。

  须臾,蔡雪梅、王奇新二人,同时醒转,倏地纵身而起,发现晓岚在此,不禁惊讶万分,怔怔出神。

  晓岚恐他们穴道闭得太久,神智不清,又生误会,急忙道:“蔡姑娘,王兄,我是李晓岚呀!”

  二人闻言,面露惊讶之色,口中“哦”了一声。

  晓岚因身在虎穴中,没有多余时间和他们分说,笑道:“我们现在贼窖铁牢内,两位赶快准备,以便破牢出困。”

  二人闻言,笑着点头。

  雪梅望着晓岚,嫣然一笑说道:“多蒙李兄援手,妹子衷心感激,实因有要事待理,请赶快破牢吧!”

  雪梅说话时的声音,不仅清脆悦耳,宛若珠落玉盘,而且委婉动人,潜蕴无穷的魅力,令人神往。

  晓岚又听出她突然改口称兄,感到万分舒畅,亦脱口叫声:“妹妹!”

  刚叫出口,晓岚忽然觉得不对,恐她生气,绯红着俊脸,偷眼朝她打量。

  但见她的面上,红霞满布,云鬟低垂,神态上祇有娇羞,并无愠色,心始稍放,复顾王奇新时,祇见他双眉紧锁,面露隐忧,好似有无穷心事一般。

  晓岚低声道:“请随我来。”

  说着,方欲移步……。

  蓦听有足步声音传来,不由一怔。

  忽又感觉,左臂被人拉住,忙掉头观看,原来是雪梅,祇见她双目含情,无限关切地注视着自己,急忙道:“妹妹有何吩咐?”

  雪梅满面红晕,羞怯地说道:“赶快躲在我的身后,俟贼人到来,把他制住,命他带路出困,岂不比我们慢慢摸索强得多吗?”

  晓岚闻言,深觉有理,含笑点头,依言行事。

  少时,果见北面铁壁,卡嚓一声,现出三尺宽一道小门,一个四十余岁,横眉竖目的劲装汉子,大踏步走进牢来,祇见他环眼一翻,冲着两根铁柱,嘿嘿笑道:“这么娇嫩的美人儿,如把她用来喂花儿,有多可惜。”

  他说话时,距铁桩仅有丈许远了!

  晓岚方欲纵身上前,蓦听雪梅口发娇叱,同时红影一晃,劲装汉子立被点中要穴,状似昏死。

  晓岚见雪梅身形,恁般奇快,下手这样狠,内心既惊且佩。

  急忙说道:“妹妹点了他的重穴,叫他如何带路呢?”

  雪梅闻言一怔!

  晓岚笑道:“不用着急,待愚兄把他救过来吧!”

  说着,暗用功力,施展周天点穴之法,轻轻朝壮汉玄机穴一拂,登时解开壮汉穴道,笑着对他道:“朋友识相点,赶快带路吧!”

  壮汉觉出全身并无痛苦,敌人正站在面前,似无防备,乃存着希冀之想,倏将右手一抬,欲施暗算。

  谁知壮汉的手,抬起未及一半,忽然口发惨嗥,黄豆大汗珠,簌簌下落。

  晓岚神色自若笑道:“你知道厉害了吧!乖乖听话,是你莫大的便宜。”

  雪梅、王奇新二人,见壮汉如此狼狈,猜不透晓岚是用何种手法?有这样神妙,大为惊异。

  经此一来,壮汉才知对头果然厉害,自己被他奇怪的点穴法所制,全身功力尽废,不用力还好,稍为用力,则全身疼痛难禁,不禁心胆俱寒,登时凶焰尽敛,露出乞怜之色,躬身说道:“小侠饶命,小的带路就是!”

  晓岚正容警告道:“从此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如再为恶,我那点穴法自生妙用,无异自取灭亡。”

  一行四人,由壮汉领路,经过一条三尺宽,百余丈长的曲折通道,抵达松柏林边,一座草亭上,壮汉笑道:“恕小的不能远送了!”

  晓岚三人,离开草亭数丈,蓦听豹子头巫勤,厉声暍骂道:“吃里爬外的狗才不将你处死,难消心头之恨!”

  语声甫落,那领路壮汉,一声惨嗥,三人掉头回顾,见他被一只小牛大的花獒,扑倒在地,动也不动,好似已经气绝身亡!

  三人见豹子头巫勤,手段如此毒辣,不禁怒火中烧,方欲返身找巫勤的晦气,倏然微风飒飒,眼前人影连闪,林中并排站着两个白发白须老人和一个高大的红衣番僧。

  晓岚一见红衣番僧,即知是呼鲁吐温,两个白发白须老人却不认识。

  正戒备间,祇见雪梅满面惊惧之色,低声说道:“那正中矮瘦老者,乃辽东独足强盗,老贼巫显丈人宣镇东,左首高瘦老者,乃独山湖神巫显,至于那个高大红衣番僧,却不认识,不过能和这两人并肩而立,想来决非庸手,如与他们对敌,还得当心呢!”

  王奇新见心上人,一味关切叮咛,与晓岚耳鬓厮磨,心中满不是味,长长地叹了口气。

  晓岚亦将番僧的来历,及与他遭遇经过,概略告知她。

  此时听得王新奇叹气,掉头看他一眼,见他面色沮丧,内心感到不安,笑说道:“王兄叹气则甚?我们就此上路吧!”

  晓岚将话讲完,耳听身后,阴恻恻一声怪笑道:“小狗男女,不把命留下,就想逃走么?”

  三人闻声回头,祇见身后不远,站定男女五人,这些人中,除章云飞、涂亮,晓岚曾经见过外,其余均不相识。

  藉着朦胧月光,朝男女三人打量一眼,方才把他们看清楚。

  那女人,身裁高大,浓眉圆眼,皱纹满面,青布包头,着一身玄色衣裙,手执一对鸳鸯剑,年约花甲左右。

  左首那人,面色惨白,颔下一部花白胡须,身着蓝色文士装,年约七旬,手执一枝尺五寸长判官笔,满面诡笑。

  右首一人,豹子头、铜铃眼、狮鼻阔口,满脸横肉,紫中带青,一部络腮胡子,年约五旬,手执一对鸳鸯剑。

  晓岚见这男女三人的形貌装束,不容探询,已知是谁?对雪梅、王奇新两人,使了个眼色,令其留意,自己暗中戒备,表面故作不屑的神态,对雪梅道:“我道是谁?有这大口气,想把我们留下,原来是个穷酸,比我这酸丁,还要可怜,是以才会说出这般梦话。”

  晓岚说时,摇头晃脑,唉声叹气!

  雪梅与王奇新,见晓岚一付酸相,雪梅固是笑得前仰后合,连王奇新面上的忧色,也被他这样神态,暂时收饮,忍俊不禁!

  阴司秀才活了这大一把年纪,几曾受过如此奚落,晓岚和呼鲁吐温那场剧斗,他又因有事湖滨,未能见得,那里知道他的厉害,因此闻晓岚之言,怒极心昏,先是阴恻恻一声冷笑,倏然暴喝道:“小狗拿命来!”

  声到人到,端的神速已极,尺五长的判官笔,已向晓岚胸前玄机穴递出,晓岚艺高人胆大,俟阴司秀才的判官笔招式用老时,倏然滑步拧身,一招“吹箫引凤”左臂紧挂韩当右腕,右手顺势一抓,立将判官笔夺了过来,朝王奇新扔去,说道:“王兄接住!”

  王奇新伸手接过判官笔,试了试份量,觉得甚为称手,笑说道:“谢谢李兄重礼。”

  阴司秀才韩当,见自己出手,就被对头把兵器夺去,当着这多人的面前,脸上那能挂得住,厉吼一声道:“小狗!俺老子和你拚了!”

  说着,运足全身功力,欺身上步,翻掌吐劲,往晓岚当胸劈去!

  晓岚哈哈一笑,单足着地,好似转风车般,身形一闪,转到韩当身后,口喷真气,朝韩当后颈吹去。

  韩当一招落空,虽然知道敌人武功了得,尚未想到有这样高?直到后颈被真气吹得隐隐发痛,这才知道厉害,慌不迭纵身而起,施展“孤雁回环”身法,转身落地。

  纵目一看,不见敌人踪影,对面红衣少女和蓝衣少年,面露得意笑容,而自己这面的人,连老寨主翁婿及呼鲁吐温在内,面上都呈现出惊讶之色,呆立出神,韩当把敌对诸人脸色看清后,内心暗暗惊讶!

  蓦听晓岚在身后说道:“我在这里呀!为何老用背朝着我,真个气人。”

  晓岚把话说完,似乎真个生气,呼的喷出一口真气,朝后颈袭来。

  因这次晓岚所吹的气,较上次凌厉,是以韩当感觉,奇痛难禁,不由闷哼呼痛,厉声骂道:“这样鬼鬼祟祟偷袭,算不了英雄,有种的现出身来我们以真功夫见个高下!”

  场中诸人见阴司秀才如此老脸,全都不以为然,晓岚方欲出语相讥,雪梅哈哈大笑道:“今天姑娘算是开眼啦!想不到湖神庄中,有这样不要脸的人,明明不是我哥哥的对手,硬要往自己脸上贴金,在场诸位都是明眼人,请评评理,玄门‘如影附形’的轻功,能算是偷袭吗?相信诸位比我更清楚得多。”

  韩当被她奚落后,方才知晓,对头年纪轻轻,竟将玄门上乘轻功练成,心中那得不惊?

  正想藉机收风,幸而老贼巫显看出李晓岚武功太高,韩当忒也丢脸,忙纵身上前,含笑拱手道:“小朋友神技,老夫钦佩之至,尚望看我薄面,将他放过,由老夫翁婿,亲身领教几招绝学,不知尊意如何?”

  晓岚谦逊道:“李晓岚后生小辈,蒙寨主不弃,自当舍命相陪。”

  巫显含笑点头,正容对韩当道:“还不快退下去。”

  韩当那敢违抗,喏喏连声,纵回原处,面带愧色。

  巫显和其岳宣镇东一样,为人最为机智,看出李晓岚武功高得出奇,自忖凭自己一人之力,难占上风,是以顾不了虚面子,连带把岳父带出,以资合翁婿二人之力,将晓岚除去,永绝心腹之患。

  在场群贼,全是多年的老江湖,巫显之意,那有不知之理,互相对看一眼,暗中加紧准备!

  李晓岚年纪虽轻,但从群贼面上的神色,已猜出几分,知贼人用意恶毒,欲仗人多势盛,将一行三人毁掉,濒临生死关头,那敢丝毫疏忽。

  李晓岚恐心上人,内力不足,难以持久,忙把白虹剑拔出,递给她道:“妹妹我们交换一下吧!”

  她知道晓岚的心意,芳心暗喜,将剑接过,把自己宝剑递给晓岚,晓岚左手持剑,右手拔出白玉莲花,笑对巫显道:“事不宜迟,巫寨主和宣寨主请进招吧!”

  巫显与宣镇东二人,自始至终,全神贯注三人身上,晓岚与雪梅换剑时的表情,不仅是动作,就是二人的心意,他们全都知晓,晓岚拔出玉莲花,出声叫阵时,见他既不亮门户,又不立桩子,祇是随便一站,与不会武功的人一样,倍感惊讶!

  晓岚含笑催促道:“两位寨主进招吧!”

  巫显和宣镇东二人,经晓岚催促,各将掌中剑一振,抖起径尺方圆三朵剑花,向晓岚左右两侧袭来。

  晓岚长啸一声,左手宝剑,右手玉莲花,施展水宫所学绝招奋力抵抗。

  巫显翁婿出手,呼鲁吐温亦挺手中方便铲抢攻。

  王奇新方欲迎敌,雪梅娇叱道:“让我来。”

  说着,白虹剑一举,展开师门剑法,配合轻灵飘忽的轻功,与呼鲁吐温斗在一起!

  宣银娃双剑一挥,率着豹子头巫勤、阴司秀才韩当、铁鞭章云飞、仙人掌涂亮四人,向王奇新夹攻。

  名家对手,宛如电光石火,眨眼间,敌对双方,已互拆十余招。

  晓岚试出二贼,虽然功力深厚,但凭自己水宫壁图上所学绝招,决可应付裕如,乃抽空向雪梅、王奇新二人谛视,见雪梅身形飘忽,剑招轻灵奇诡,别具威力妙用,呼鲁吐温尽管施展全力,虽占上风,但奈何她不了。

  王奇新的情形,则与雪梅适异,轻功招术都差,掌中又是短兵器,被宣银娃等五人,迫得险象横生,如非章云飞的铁鞭,涂亮的仙人掌,留有余地,未能施展全力,恐怕早被他们击毙了。

  晓岚爱屋及乌,恐其受创,无以对心上人,口发清啸,暗运真气,以增强宝剑玉莲威力,展开佛门心光慧剑绝招:“金轮普渡”,掌中宝剑玉莲,立化为两个径丈大的光圈,将巫显、宣镇东二人,紧紧裹住。

  巫宣二贼,忙运足全力抵敌,无奈敌人光圈,具无穷大的潜力,掌中剑无法递出,不由大惊!

  慌不迭地纵身暴退约三丈,方始脱离光圈的束缚。

  晓岚把二贼迫退后,招式不变,双足垫劲,朝宣银娃等五人袭去。

  宣银娃五人的功力,自较巫显、宣镇东差,那能搪得住“金轮普渡”绝招的威力,迫得连连纵退,晓岚忙对王奇新道:“王兄速退,先到前面等我们。”

  王奇新略为犹豫,蓦听雪梅急呼道:“岚哥的话甚对,还不快走,莫非等死不成?”

  王奇新听见心上人,当着自己面,毫无顾忌地称呼晓岚为岚哥,不禁心中发酸,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勉强答道:“贤妹当心,愚兄遵命就是。”

  说完,双足垫劲,施展全身功力,往北方疾驰而去。

  巫显、宣镇东二人,见王奇新遁走,本想纵身截阻,无奈晓岚好似鬼魅般,把他们绊住,不得抽身。

  晓岚见王奇新安然遁走,宽心大放,敞声说道:“妹妹!尽与他们纠缠则甚?我们走吧!”

  她抬头看了天色,但见晨曦微露,东方已明,知晓岚恐时间过久,自己真气损耗,难以为济,笑答道:“岚哥所说有理,妹子也不愿与他们久缠。”

  宣银娃听他们说要走,那能容得,掌中鸳鸯剑一挥,合围上去!

  晓岚见宣银娃母子,朝雪梅扑去,知雪梅武功,抵敌呼鲁吐温,尚嫌勉强,那能再加这母子二人,内心不免焦急,杀机陡起,右手玉莲一紧,施展“浮云掩日”绝招,白茫茫一片光幕,朝众人当头罩下。

  同时,左手剑施展“雨打残花遍地红”绝招,祇见一道三尺长虹,宛若玉龙舒卷,往众人下盘卷去!

  要知这“浮云掩日”与“雨打残花遍地红”的绝招,虽是同时自上而下,但两种招术的劲道,完全不同,“浮云掩日”专攻敌人上盘,而“雨打残花遍地红”专攻敌人下盘,则上盘是虚式,下盘才是实式,两个极端不同的劲道,同时发出不难,难就难在配合适宜,时间分毫不差,否则,不仅不能发挥威力妙用,甚至反受其害,晓岚因得玉莲实之功,又深悉各种招术之精微,是以,能够运用自如,配合恰到好处。

  众贼几曾见过这般奇诡招术,不由惊讶疏神,阴司秀才的右股被宝剑划伤,踉跄而逃!

  章云飞、涂亮二人,掌中铁鞭及仙人掌,被晓岚左手剑逼出了手,巫显、宣镇东宝剑,亦被晓岚玉莲瓣的倒钩扣住,脱手飞落地上.

  晓岚得理不让人,双足垫劲“平步青云”纵身往雪梅身前赶去,足甫着地,立刻莲剑齐施,一招“蓓蕾乍放”剑气莲光,倏自下而上,往四周舒展,祇听“呛啷”几声金铁交鸣,呼鲁吐温方便铲和宣银娃母子的鸳鸯剑,立被玉莲倒钩扣住一拂,全部脱手,坠入松柏林中。

  晓岚忙道:“妹妹!赶快走吧!”

  说时,玉莲宝剑齐施,“分花拂柳”逼退呼鲁吐温三人,偕着雪梅,从容而去。

  众贼拾回兵刃,方欲追赶,还是宣镇东知趣,忙阻止众人,大伙儿回转湖神庄。

  晓岚把玉莲插回背上,雪梅换回自己青钢剑佩好,与晓岚并肩而行。

  晓岚问她来此用意,雪梅坦率告知,欲找巫显老贼报那杀父毁庄之仇!

  晓岚闻言,知她误会,乃将梅桐所说,及梅桐因此遇害情形,对她说一遍,祇隐起蔡萍生临终时的手式,因蔡萍生临终的讬付,仍是梅伯伯和他的事,他是个诚信的人,不愿把自己的事,委诸于人,是以不便说出。

  雪梅闻言,方才憬悟,原来杀人毁庄仇人,不是巫显,而是另一伙不知来历的强盗,忙说道:“如非岚哥提醒,妹子几入歧途,但这伙仇人又到那里去找呢?”

  雪梅说到这里,眼圈一红,几乎掉下泪来。

  晓岚见状,忙柔声抚慰道:“妹妹仇人,即愚兄仇人,祇要留意查访,相信总能探个水落石出!”

  雪梅闻言,报以感激之色,点头道:“岚哥对妹子如此关切,真使妹子感激不尽。”

  晓岚道:“知己之交,贵在知心,妹妹不用多落言诠,但愿我们长在一起,愚兄就心满意足了!”

  雪梅望着晓岚,情深一望,脉脉含情地,嫣然一笑,面露娇羞之色,说道:“岚哥情深,使妹子至死难忘,不过……”

  她说到这里,好似有甚预感般,欢容尽敛,面现隐忧,那种楚楚可怜神态,倍使人怜爱!

  晓岚见状,轻轻拍着她的香肩,忙问道:“怎样嘛?”

  雪梅娇声叹气,惨然说道:“妹子心灵上,好似有甚预感,我们恐怕要坠入‘自古多情终遗恨’的窠臼,果真如此,这身心的折磨,实非人所能堪。”

  晓岚安慰她道:“不会的,祇要我们心志坚定,始终如一,谁有此力量,把我们分开呢?”

  雪梅闻言,陡然触动心事,面上越发悲切,凄然泪下,俄而,牙关紧咬,面色忽变强颜笑道:“未来的事,何必作杞人忧天呢?祇要岚哥始终如一,妹子纵然身受百刑,决不改变初衷!”

  晓岚见她面上神色,瞬息万变,弄得莫测高深,听完她的话,这才接口说道:“耿耿此心,唯天可表,纵是海枯石烂,也难更改。”

  两人边谈边行,不觉间,已旭日东升,朝阳匝地了。

  此时距湖神庄,少说也在三十里以外。

  晓岚好似想到一事,口中“咦”了一声。

  雪梅惊讶地望着他,轻声问道:“岚哥,什么事呀?”

  晓岚笑道:“我们祇顾谈得投机,竟忘了王兄呢!”

  雪梅眉头一皱,面带厌恶之色,答道:“随他去吧!”

  晓岚知她对王奇新厌恶,仅淡淡一提,立刻放开。

  偶然抬头,见前途路上,有两个玉雪可爱小孩,全身裸露,腰系一件大红肚兜,年纪最多十岁,手拉着手,连蹦带跳,迎面前来。

  那种天真稚气,较诸观音座前的红孩儿祇有过之,而无不及!

  不仅如此,他们的貌相,完全相同,无丝毫差别,而且,口更是甜得紧,距两人面前,尚有五六丈远时,尖声喊着姑姑,双手张开,扑了上来。

  那扑奔晓岚的小孩,右手执着一块红绸,向晓岚一抖,立有一股浓郁异香,钻入鼻孔,晓岚脱口说了声:“好香!”

  雪梅闻言,面色陡变,忽然想起师父之言,有两个魔头,正是这般行径,急忙屏住呼吸,拔剑戒备,随急娇声告警道:“岚哥留意,这是崂山双魔。”

  当她出声警告时,晓岚已然迎上前去,双方相距丈许,急忙纵身挥剑,挡在晓岚前面。

  尽管她应变如何机智,无奈发觉稍晚,李晓岚不仅鼻间嗅到迷魂乱神香,而且大魔楚云的白骨阴磷掌,业已发出,晓岚闻声纵避,虽未受到伤害,但雪梅因救人心切,被白骨阴磷掌风,扫中左肩。

  但见雪梅娇躯一歪,踉跄退几步,口中“嗯”了一声。

  晓岚忙把玉莲花取出,施展“春风化雨”绝招,化为一片银白光幢,将二人身体紧紧护住,才未再受二魔侵害。

  雪梅睁开妙目,仔细朝晓岚面上打量一眼,见他虽是身透异香,面泛红霞,但神智尚未昏迷,与传说中祇嗅着香味,立刻神智昏迷,任人摆布迥异,暗自惊异,低声说道:“我们已中唠山双魔的道儿,行将毒发,赶快逃走,迟恐无及了。”

  晓岚经雪梅提醒,亦觉出身上有异,不仅内心烦渴奇热,通体热血沸腾,而且耳鸣心跳,头脑昏昏,邪思绮念,接踵而来,睁目盯着她一笑,说道:“妹妹所言极是,愚兄心中感觉……”

  雪梅不等讲完,拉着他的手道:“快走!再迟来不及了!”

  她口中说着话,左手拉着晓岚,右手暗将子母追魂蝶取出两枚,紧扣掌心。

  晓岚掌中玉莲花一振,一招“秋风落叶”将二魔迫退三丈,立刻展开流云飞逝上乘轻功,把臂疾驰。

  前行仅十来丈,蓦听崂山双魔,哈哈大笑道:“想逃走么?岂非做梦!不打听打听一下,崂山双童楚云、楚灵兄弟,看上了谁,那能让他逃脱手掌。”

  二人闻声回顾,见发话的人,正是扑向雪梅的二魔楚灵,两魔身法奇快,离身祇有丈许远了。

  雪梅轻声说道:“如不施展杀手,恐怕难逃魔掌了!”

  晓岚此时,欲焰高烧,内心奇热如焚,如非曾服玉莲实和玉莲藕,将迷魂乱神香剧毒,抵消很多,恐早已神智昏迷了,因此,对二魔甚为痛恨,闻雪梅之言,立将玉莲收起,拔出白虹宝剑。

  身躯陡转,一招“玉龙舒卷”自左而右,往二魔中盘卷去!

  二魔正当得意洋洋之际,竟想不到,敌人有此一着,银虹一现,已认出是柄前古奇珍,不敢轻撄其锋,慌不迭地纵身闪避。

  雪梅看出便宜,趁二魔纵退疏神时,掌中子母追魂蝶,分向二魔咽喉打去。

  祇听“嘶嘶”连声,一大五小,六只蝴蝶,夹着凌厉的风声,满空飞翔,朝二魔头顶罩下。

  唠山双魔,听出声音有异,纵目一看,认出子母追魂蝶来历,不禁心胆俱寒,忙倒身下地,施展“燕青十八滚”招术,往斜刺里滚过去。

  饶是二魔机智绝伦,仍然慢了一步,每人凝脂似的手臂上,各被打中一只,祇听双魔,发出一声怒吼,立刻纵身逃走,眨眼无踪。

  晓岚见二魔逃得如此匆忙,心中大为不解,忙问道:“崂山双魔功力,不亚于呼鲁吐温等人,为何受了这点伤,就骇得那样?”

  雪梅嫣然一笑说道:“这是二魔机智的地方,他们深知子母追魂蝶的厉害,如不及时施治,最多一个对时,必然毒发而死,二魔此时内心的忧急,不下于我们,那里还敢逗留下去?”

  晓岚方才明白双魔匆匆遁走的原因,但他天性仁慈,不赞成她用这么狠毒暗器,皱了皱眉头,轻言劝慰。

  雪梅娇笑道:“你以为我随便乱用么?老实说,这子母追魂蝶,来之不易,如非身临危境,还真舍不得用它呢?”雪梅说到濒临危境,蓦地焦蹙双眉,瞥了晓岚一眼,见晓岚玉面通红,一双俊目,几乎喷出火来,鼻息急促,通体颤抖,好似发疟疾一般,玉手触到他的身上,感觉奇热如焚,炙热异常。

  知他剧毒弥漫全身,发作迫在眉睫,颤声说道:“岚哥哥,事情紧急,再不能容许迟延了,赶快找个隐秘地方设法施治吧!”

  两个人相偕一阵狂奔,在一个山坳处找到了一座山神庙,钻了进去,可是当他一进入山神庙,毒性也发作了。

  晓岚此刻突然感到全身发热,血液偾张,两只眼睛红的似要喷火,他们也就是刚刚坐下,李晓岚一翻身就抱住了人家雪梅姑娘。

  蔡雪梅此时是眼儿睨睇,娇喘吁吁,心头怦怦在跳,连呼吸都急促了。

  两个人就这样抱在了一起,渐渐的将衣服脱了,裤儿解了更是紧抱在一起。

  
 

 
分享到:
美女西施
嬴秦氏 始兼并 传二世 楚汉争65
北齐荒淫第一帝 奸嫂子要把母亲嫁给土匪
正月十五元宵观灯街景
中国人过“端午节”并不是为了纪念屈原
蜗牛的远门便条1
惟书学 人共遵 既识字 讲说文34
照片电视剧新水浒中的宋江和阎婆惜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