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湖海飞鹰 >> 第十三章 幽冥剧毒可兰珠

第十三章 幽冥剧毒可兰珠

时间:2014/5/10 8:40:05  点击:2870 次
  万幽老魔先前已见红黑二袍正是败在青这“黑龙斗鳞”招上,此刻焉青再覆辙。

  但这一招“黑龙抖鳞”非常厉害,万幽老魔除非在上空拔起,否则便得站定破掉青那三朵劲射而前的剑花,往若右两方闪避是不行了。

  万幽老魔阅厉丰富,焉肯拔起半空,然后挨打。拂尘摇处,硬是去卷青长剑这次老魔有了经验,早已退步卸身。那知拂尘尾一卷住青长剑,立觉对方剑劲虚飘,自己出了十成力量,竟是多余,原来,侠青此招是虚,长剑未容者魔拂尾卷剑,便已撤回。

  同一刹那,抽剑复出,迎面又向万幽老魔刺到,其快比先前那一招一齐进出了般。

  万幽老魔心惊对方出手之快,匪夷所思,便他出招也是迅快无比,心随念起,手随心动,拂尘由下面斗然掀飞上来,有如一央白网般,把对方长剑罩住。

  觉对方这一剑力道之猛锐,竟然又和第一次那么沉重,赶紧一侧身,吸胸凹腹,身躯凭空偏了半尺,寒光闪处,那支剑尖穿透拂尖,刚好刺到他胸前,若不是他已侧身吸胸,这一下怕不穿胸重伤。

  侠青功力何等精深,一招虚中带实,诱敌入深,此刻更是有隙可乘,那肯容情,倏然挥剑之准,只见一条蟠龙,昂首舞爪地扑奔过去,直飞对方上、中、下、三盘空隙。

  这一招其实是普通的招数,但侠青出得妙到毫崩,时间拿得巧,直非此时不可,分秒也不容错过。

  万幽老魔的拂尘果然难以招架,忙不迭地侧避,直退了丈许,这才能够举起拂尘封住门户。

  老魔的愠然奋起反攻,大喝一声,拂尘摇颤,翻起千层雪浪,拼命还击。

  但侠青兀自剑气如虹,迫得万幽老魔一步一步地向后倒退。

  蓦地,万幽老尘尾斗然散开,有如撒出万道蛛丝似的,迎面罩去。但拂尘尾尖尚未够上部位之时,忽又身形一欺,长臂倾身,那支白玉质柄已从乱丝满天中到,同时左手也还环疾点侠青身上穴道。

  这一招奥妙狠毒,兼而有之,尤其手法神速,不愧为一教之主。

  侠青斜卸一步,宝剑微竖,轻描淡写地又化解了老魔这一手绝招。

  老魔却也还虚中藏招,陡地微响,振腕一甩,满天雪丝又倒飘回来,卷住侠青那支鹰爪柔剑。

  侠青这柄剑非凡品,当下心中冷笑一声,电光石火般般忖道:“你还想以拂尘缠剑,我若是用剑锋一震,你的拂尘不毁了?”

  猛觉手上一紧,老魔的拂尘不但没有被他柔剑之锋割断,反而直拉他过去。

  侠青微微一惊,这才知道老魔的拂尘也非凡品,那尘尾必是由不畏宝刀宝剑的异种柔丝做成,所以才敢缠住自己宝剑。

  当下忙运玄功,定住身躯。

  万幽老魔这招原来是个诡计,他用尘尾卷住侠青手中宝剑,原冀侠青必因欲割断他的尘尾而挥刀争持,他只消侠青后缩的力量大一点,就可将自己苦心精炼的一式绝招“尽扫万古愁”使出,将侠青击败。

  侠青却从老魔紧强期待的神色中,看出异状,他运起玄功,身形有如狱峙渊亭,纹风不动,既不前倾,也不后拉,就是原样子在当地,且看他万幽老魔有什么奇诡绝招施展出来。

  万幽老魔一见侠青于端立不动,情知自己的希望落空,正待设法度招。

  侠青却在刹那之间,灵机一动,虎目一睁,大喝一声,宝剑其快如电般滑出来,剑尖上的寒芒吞吐一下,万幽老魔那支拂尘只剩下了一个白玉斗柄在手。

  那老魔自认为“万幽尘尾”的数干道银丝,已随剑芒坠地。

  原来万幽老魔那尘尾是由不畏宝刀宝剑的银细丝做成,不惧侠青的柔剑,但那白玉柄却不能经得起柔剑一削。

  侠青刹那间想到这一点,改用剑尖去削对方拂尘斗柄,果然一举成功。

  侠青一招得手,更不怠慢,连力流贯剑上,突然抖向敌方。喝地一声,万幽老魔应声退了数步。

  万幽老魔怒叱一声,把手中那支拂尘玉柄扬起,像是恼怒欲行摔出。

  其实,万幽老魔这拂尘斗柄不但中空,且藏有迷魂毒雾及“子午绝阴针”,只要机括一开,便能在动手之间,自斗柄中暴射多蓬针雨,随在弥漫毒之后,飞袭对方。针针奇毒,极难防御,端的厉害无比。

  但这些“子午绝阴针”乃是老魔的看家绝着,非对付他心中记惦着的那几个深仇大恨,尚不肯轻易施为。

  所以,当拂尘尾未被侠青削断之前,老魔已用内力,慢慢把斗柄中的毒雾逼向出口,准备一发迷魂,擒住这少年奇才,细细凌辱,最好能够设法收为门下。

  当拂尘尾一削,老魔便佯装恚怒,要将手中拂尘斗柄抛落。却暗地一扣斗柄机钮,顿时从斗柄断裂处,腾出一片深绿毒雾,邪香袭人的弥漫当空。

  老魔再举左掌,用柔力微推,遍得那片香雾笼住侠青,人也跟在其后,并指点向对方“幽门”大穴。

  红黑二袍及四周绿袍披发少女出现喜色,满道这一强敌,此番必是着了道儿,束手成擒。

  那知“砰”然巨震,结果却颇出入意料之外!

  原来,侠青目光锐利,在一刹那间,看出老魔虽是佯欲将拂尘斗柄抛出,手指却暗在斗柄上拨动,更兼适才手中鹰爪柔剑削断拂尘斗柄上端时,听出那拂尘斗柄不是实心,侠青被海天一儒尉迟子长悉心指点,深知这重中空兵刃的厉害程度,早已深自戒备。

  惨缘浊雾才腾,侠青便已屏住呼吸,观准老魔随后进扑身形,左掌一推,“排云掌力”便自劈空击去。

  万幽老魔本在骈指疾点侠青的“幽门”大穴,见浊雾中突似有物冲荡,往外一飘,便知对方居然事先有备,未被迷倒,自己欺身过近,无法避招,赶紧化指为掌,也是一股劈空劲风,疾拍而出。

  老魔仓促变式,已是吃亏,何况他功力那比得上经孤佛法无传以数十年的功力的侠青,双方掌力交接,“砰”然巨声之下,老魔心头巨震,往后退撞出两丈,直将背心抵住殿壁,这才未倒。

  但侠青真力一发,屏气自然稍松,一丝邪香入鼻,脑际微晕,足下立时便软,他强挣着倒向殿门外飘撤,未起两丈,便又脱力下坠。

  昏迷之中,似觉身躯跌入一个柔软的怀抱中,一股与万幽老魔那惨缘浊雾邪香全然不同的兰麝芬芳之气入鼻。

  同时,一只柔荑滑腻的玉掌,向自己口中喂塞雨粒灵丹,立时清冽盈口,昏晕顿消。

  侠青稳住双足,挺身旋转一看,来人正是那自己魂牵梦绕,时刻难忘的凤英姑娘。

  侠青欣喜欲狂,忘神地欢呼一声:“凤……”

  那知,凤英玉容骤变,突地双掌一扬,朝自己肩上重重一击。

  侠青那料到凤英能舍得下手袭击自己,猝不及防,身形退三步。

  却见面前精芒飞掠而守,竟是一排六枚狠牙毒刺,朝自己原立之地的上、中、下三盘攻出,这批暗器乃是由大殿之中发出。

  原来,侠青失神忘情之际,突遭这六枚狠牙毒刺袭击,若不是凤英这时一掌,侠青岂不正好伤在六枚毒刺之下。

  侠青惊出一身冷汗,这才想到眼前凶险的环境,暂息下叙阔之心,且向凤英招呼道:“凤妹,你陪我攻入殿内,擒住那万幽老魔,救回太行六雁。”

  凤英微微点头,血胆神剑一亮,与侠青一左一右,分从大殿两个侧门扑回殿内。

  两人这一闯入一望,齐都一征,原来只在这一刹那间,大殿中的万幽老魔、红黑二袍及八名披发少女全都无影无踪,连大殿中那十余口原已敞开棺木,又复关起、那些僵立的活尸也全都不见。

  侠青心有未甘,将就近一口棺木盖用剑尖挑开,里面射出一蓬毒针。

  侠青早有提防,挥动手中鹰爪柔剑一阵拦阻,一片“叮咚”之声响处,全被剑光击落。

  再向内看去,棺木已是空无所有。

  凤英就近也挑开一个棺木盖,也是除了一蓬毒针射出外,便是空杳无物。

  两人绕遍整个庭院,再也搜不出半点人影。侠青骇然道:“这太奇了!这干人并非个个都是武功出色的人物,怎会隐避得这等快法?”

  凤英柳眉一蹙,猜测道:“我看这庭院中一定有机关秘道,否则不会隐没得如此之快!”

  两个翻回院来,招呼随来的瘦丐常力和丐帮弟子石九令。

  少顷,石九令从暗影中窜,瘦丐常力却未见闻声出现,石九令忽然噫了一声,手指指向一棵大树干上,黏堆上去的一堆泥土。

  侠青与凤英惑然不解,茫然地望着石九令,不知他是何意思。

  石九令为二人解说道:“这是常师叔留下的暗记。”原来,他比瘦丐常力又晚一辈,故以师叔相称。

  侠青忙问暗记何意。

  石九令道:“敝帮暗记种类甚多,本帮中人见了不但能知其事,并且可知是何人所留。常师叔所留暗记,是告诉我们说,他向北方追敌去了。”

  侠青一怔道;“万幽教中人似乎尚在庭院中未曾出来,如何说他们往北方去了?”

  石九令摇头道:“暗记中无法说明详细,这一点常师叔没有交代。”

  凤英道:“也许是在我们搜索庭院之时,万幽教的人已经从秘道奔往北方,为常力发觉,等不及我们,先随后潜缀上去。”

  侠青听凤英说得入理,而且敌才遍搜整个庭院,并未发现任何踪象,当下决定三人一齐赶往北方,由石九令在前循瘦丐常力所留暗记引路,三人一行,往京师的挡东北方奔去。

  若论凤英、侠青二人轻功,自然要迅快得多,但此刻有石九令在前寻找丐常力所留暗记,行程不免慢了一些。

  约过了一个时辰之后,才进入东北山地,石九令又在一条岔道的大树上,发现瘦丐常力留下的暗记。

  三人沿所指方向择路前进。

  这一带山形险恶,景色凄凉,四外却是些高低起伏无主荒冢,加上黯黑夜色,幽凄冷寂,越发显得有点阴森森地,令人不大自在。

  侠青不觉向身旁的凤英道:“凤妹,你看这周围荒坟累累,白骨离离,真像是到了幽冥世界。”

  石九令在前面回头来说道:“弟子以前曾到过这里,再过去十数里之遥,那里是有名的乱坟岗,连绵数里,高冢低坟,一望无尽,败棺朽骨,鬼火幽磷,范围比这里还要大得多,景色也更比这里险森得多,那才真像是九幽地阙呢!”

  侠青、凤英相视一笑,方待答言,身后上空突然一声尖锐怪笑,并有一股疾风,飒然而至。

  侠青、凤英都具无上轻功绝技,一闻疾风声息,侠青扯住石九令,三个人影立分左右飘,各自闪出以后,却不禁相顾失笑,原来那阵怪啸疾风,是一只巨大的夜枭在三人头上急飞越过而已。

  石九令重又继续沿途搜查瘦丐常力所留暗记,三人不知不觉地真个到达了石九令所说的好“乱坟岗”,果然一望无尽的残碑断碣,蔓草荒烟,历历在目。

  可是,一入这“乱坟岗”区,便不再见有瘦丐常力所留的暗记。

  三人左顾右盼,搜寻迹象,忽然凤英眉端聚奇诧神色,手指左前方数丈之外,道:“侠青,你看那边是什么?”

  侠青与石九令同时循凤英所指方向望去,只见数丈之外,一块坟头之上,蹲着一个怪物。

  此怪全身大约五尺方圆,隐泛暗蓝,形似蛤蟆,但只具三足。伏在那坟头之上,炯如冷电的目光,不停向四周扫射。

  这怪物却在头顶中心有一竖目,冷电之光便是由那独目中发出。

  石九令辈分虽小,却常侍随在丐帮长老群中,听闻不少,当下惊异道:“这怪物恐怕是那毒中之毒,夏侯蛰的毒物独目蟾蜍。”

  凤英奇道:“毒中之毒这老怪物,怎又到了这里,难道他和万幽教也有勾结?”

  侠青也讶然道:“凤妹,你认得毒中之毒夏侯蛰这老怪物?”

  凤英逐暗暗将救瘦丐常力,与毒中之毒夏侯蛰及他的“五毒奇阵”场剧战,向侠青说知。

  只只独目蟾蜍听得早已蓄怒待发,如今侠青、凤英、石九令三人身形既现,立时一声怒呜,三足齐划,凌空扑到。

  侠青早已抖出鹰爪柔剑,准备对付这只体蕴剧毒的奇形怪物,所以独目蟾蜍一到,他也飞身扑上,恰好成了凌空相对。

  独目蟾蜍怒鸣起处,阔腮一张,喷出几缕淡淡奇臭黑雾。

  凤英早在独目蟾蜍与侠青同时起扑时,便已留下了心。

  她知道怪物体内必蕴奇毒,非一般功力所能抗拒,当那独目蟾蜍阔腮一张,她便随手将“可兰珠”向侠青投去。一边娇唤道:“侠青,接着!”

  说时迟,那时快,侠青已然屏住呼吸,抢入薄薄黑雾之中,手中鹰爪柔剑直搠独目蟾蜍当头。

  独目蟾蜍的足上有蹼,凌空转折,灵活已极,本来不会被侠青刺中,但因平日所喷剧毒黑雾,中物立死,身上也刀剑难伤,所以见人已被黑雾罩住,根本未加闪躲。

  不防侠青功力纯厚,又且身法极快,冲入黑雾仅在刹那之间,右手鹰爪柔剑搠个正着。

  鹰爪柔剑正好搠中独目蟾蜍的阔唇以上,侠青只觉得不但未曾搠进它那紫蓝色的厚皮之内,反而被一股奇大的反弹力量,弹得右臂微酸,虎口微痛。

  同一刹那中,恍觉独目蟾蜍的毒雾,竟然穿透自己的屏息入鼻,脑际微晕,足下一软,正欲……

  蓦然,一股清凉之气,随同凤英那一声,“侠青,接着!”与清脆悦耳声音齐到。

  侠青顿觉脑中恶浊晕迷雾毒立时烟消云散,反觉比平日更为神清气爽。脑中电光石火般醒觉,反手辩风一抄,将那枚“可兰珠”扣于左掌心内。

  独目蟾蜍似乎遇到克星,独目无光,三足蜷缩,身形向后略挫,似欲退避。

  侠青岂肯这等毒物逸去,再留世上害人,心思迅转,想到任何皮厚甲坚之兽,唯独那双睛必甚柔软,这独目蟾蜍虽只得一目,当亦不例外。

  当下,鹰爪柔剑如长虹飞贯,一招“灵蛇觅穴”,刺向独目蟾蜍额头正中那只竖目。

  这一招出得准确无比,正好点中竖目中心,目珠果然柔软无比,应剑立破,空中喷起一溜紫红血雨,宛如飞泉,独目蟾蜍一声惨叫狂鸣,尽量向侠青喷出腹内余毒,便即坠地死去。

  它垂死前所喷毒雾,比前更浓,但侠青因有“可兰珠”在手,丝毫不觉其腥臭,更不会有半点晕眩。

  凤英也于此时扑临侠青身边,一齐俯瞰这倒毙血泊中的怪物,真个丑恶万状。

  森森野冢,凄冷寒夜,再衬这可怖的的怪状死尸,更将周遭显得鬼气沉沉。

  突然有一种听来极其刺耳的怪异人声,仿佛自荒冢中的一片荒蔓草以下,透地而出,闷沉模糊,但仔细倾耳,勉强可辨语意地说道:“可恶小辈,伤了‘护灵蟾蜍’,还不快快叩头请罪,如再迟延,便取你们三条性命抵偿独目蟾蜍。”

  侠青与凤英凝神倾耳,想听出这怪异语声来处,但听来听去,仍只能判断是从一座高大坟丘的十丈周围以下,透地而出。

  侠青听出这人是用提气传声功夫,从地下发话,但不知此人可是毒中之毒侯老魔?逐暗向凤英低声问道:“这可是夏侯蛰的声音?”

  凤英摇了摇头,表示不对。

  侠青心中讶然,自己听得出此人语声决不是那万幽教主及红黑二袍,凤英又证出不是毒中之毒夏侯蛰,难道又有一个功力不在这两个魔头以下的高手,和这两个老魔联手与自己等为敌?

  逐也对着地面,用提气传声反问道:“发话何人?若是自命高人,为何不敢出面一会?才算得英雄。”

  他发话甫毕,那种怪异语声又作,慢吞吞地学着侠青腔调道:“三个小辈,若是自以为瞻大,为何不敢入我地阙之下一会?才算你们够种……”

  侠青见此人狂悖之中颇带谑味,不觉失笑道:“朋友,何必卖狂,请示姓名,我等当寻觅你地阙入口,一试你地阙幽冥!”

  那怪异语音又作,应声答道:“吾乃万灵公子是也!你等自愿入我地阙,若遭危厄,莫道我未事先警告。你等稍待,我当大开地阙之门迎客!”

  说完,突转寂然,再无丝毫声息。

  侠青与凤英在与那怪客语声应对之际,不时地用耳听目测搜索四处,不见有任何痕迹。

  此刻,再环目四周,但见荒烟弥漫,墓草凄迷,白骨成堆,青磷闪烁,无边无际的高低坟堆中,错堆着几处本甚巍峨,但因年久失修,以致倾圮败坏的大坟头。

  粗粗看来,每一座坟头都可能是进入那万灵公子的地阙入口,但细一查视,却又看不出什么特异之处。

  突然东北方数丈开外,一座高坟的坟头以上,突然顿现密密磷光。

  逐渐,磷光越聚越浓,汇成一片幽黯惨的光雾,恍如被地狱之火焚烧着。

  侠青、凤英、石九令一齐向那片光雾凝望着,注视它的变化。

  那片幽黯惨缘的光雾,经一阵急漩激涡之后,突然有数十道湛蓝芒尾破天冲空,尖锐哨声刺耳椎心,听来极不自在。

  继而,幽黯惨缘的光雾中散溅出万点蓝星,上下翻腾,却全无美妙赏心悦目之感,令人看来,只觉倍增险森恐怖。

  直守了半杯茶工夫,顿时雾消星散,原来那高大坟头上陡现一个奇景。

  三个眼前所现,是一个由数百根白骨结扎而成的一座丈许高牌楼,两边迎风招展,一付由人顶骨磨薄成圆碟片大小联串而成的对联。

  对语是:“天下武林,千百俊杰,有谁不成柘骨。唯我万灵,一道成尊,劝君再拜归诚。”

  横匾上四个大字“有入无出”。

  那三十二个大字,似由人血所书,鲜红淋漓,像是犹未干渍,极为触目惊心。

  原有那座高大坟头的墓碑已然移去,一个五尺余高二尺余宽,足可使一人昂首而入,但其中黑沉沉,像是通入地狱的深穴。

  凤英一声冷笑道:“好大的口气,狂妄得太过分了!”

  话虽此说,但侠青与凤英两人心中都暗自微颤,单凭这一手光雾、芒星,陡现白骨牌楼的幻术手法之巧快,已非毒中之毒夏侯蛰及那万幽教主之流,所能望其项背了。

  石九令自然更是心悖颤寒,但在侠青、凤英二人之前,不好意思显出胆怯,而且他从瘦丐常力等人处,听说过凤英、侠青二人的功力非凡,连那丐帮中前辈奇人千金花子邵平也不及他们,心中较有倚仗,尚可略壮几分胆气。

  就眼前形势看来,不言可喻,那万灵公子分明是要请侠青、凤英、石九令三人穿越这白骨牌楼,由这黝黑深洞之中,进入隐在坟墓之内的那万灵公子自己所设的地阙之内。

  万灵公子是那等深沉机诈,地阙门户是何等黑暗险森。

  自然地阙之中,必然到处充斥凶危。

  但武林中人,多半讲究的是宁可身亡,不教名弱,何况还有太行六雁待救,自然在那地阙门户一现之下,侠青、凤英便毫不犹豫地领着石九令,晃身进入这通入坟暮中的黝黑深洞以内。

  三人才入洞中,那巨大坟穴之口的墓碑,忽又轻轻一旋,悄没声息封闭起来。

  洞内是条黯黑无光的狭长通道,再好目力也无法直望到底。

  侠青、凤英齐都不禁暗暗皱眉,心忖:“倘若对方在这甬道之中,设上些厉害恶毒埋伏,骤然发动,我两人功力再高,也无法施展防范,要想旁无伤损撤出洞外,真是难上加难。”

  幸而,那万灵公子似乎确想诱三人深入他那地阙之内,三人行走整个这条甬道上,竟未遇上任何阻挡。

  约走了半顿饭工夫,才真把这条原料是步步危机,凶险无比的甬道安然走完。

  三人眼前,顿时又现一幅奇景。

  这条暗黑甬道尽头,竟是通达一个奇形宫殿。

  这奇形宫殿广可数丈方圆,八根粗大的石柱,上面不加雕漆,竟是用浓稠的人血涂染而成,怪的是不知用什么方法,将那浆膏般的人血,保持得与才脱人体一般的鲜红怵目。

  隐约间,似乎尚有一股血腥气味,扑入三人鼻端,三人都是出入江湖,见识不少的人物,也都微微蹙,心有所动。

  再看那大殿正中一个六尺之经的圆地,燃烧着熊熊烈火,把对面的一切隐在火舌烈焰之事,三人功力再高,也无法望知究竟。

  从殿顶斜斜挂着几串骷髅头骨,七窍之中,透出绿荧荧惨淡光辉,用代油灯,虽在那堆火之旁,仍然不显光焰之弱,真不知是用何种油料。

  最令人触目的是殿顶正中,悬垂一个有二十八个锐齿的金色圆轮,中间一个金晃晃晶球,被那池中烈焰及几十个骷髅七窍绿焰辉映,再加上那晶球金轮逢行回旋急转,一时满殿中金星爆溅,万点绿星纷飘,更增添许多神秘气氛。

  不过,自从侠青、凤英、石九令在“乱坟岗”上,由白骨牌楼进入地阙之扣,意料中极为险狠凶毒的不知名对头,不仅未曾现身相见,连先前那种讪笑讥讽言语,也再未发出半声。

  使得这万灵公子自称的地阙之中,除了一熊熊燃起的烈焰,几串骷髅七窍内射出绿荧荧、险森森,宛如鬼火的黯淡灯光,及殿顶部那个多齿金轮及晶球以外,别无所睹,静寂如死。

  从这一点看来,这个自称万灵公子之人,委实过分深沉,从来罕见。

  侠青认为对方始终藏在暗中,自己三人未免处处吃亏,逐想设法激将,突然几声狂笑道:“原来所谓万灵公子,竟是这等一个藏头露尾的胆怯小人!”

  果然侠青这种激将方法,立刻生效,但那个自称万灵公子之人,仍未出间,只是从整个大殿四面八方同时齐作,发出他那种尖辣辣,椎心刺耳,却不带丝毫感情的声音,缓缓说道:“三个小辈,且慢轻狂。我万灵公子是何等高人,岂是你们所能管窥推测得的,你们以为我这地阙进入得十分容易?要和你们系我所特准,‘追魂夺魄令’未发,虽然你们步步均在死亡边缘,依然能安然无恙,不过你们想回去时,除非能土遁、火遁,否则难生出我这地阙神宫!”

  侠青听得暗自眉头一皱,但知事到这等地步,决无中途折回,不一见这自称万灵公子真面目,而向他要回太行六雁之理。

  逐接声道:“朋友,你也莫再张狂,看你只在暗中弄鬼的下流举措,谅也未必能高明于何等地步。你有什么追魂夺魄令,尽管早发,我们既敢进入地阙之中,自然也有出去之能,你若不亲自出面,显露几手功夫,单凭年这几句恫哧之词,便想将人唬退,无殊痴人说梦而已。”

  他口间虽不让人,心中却极谨慎,话完,未见对方作答,逐只身当先,却待移步绕过那横瓦大殿正中的一池烈焰。

  原来,侠青一进入大殿中,便察觉这一池烈焰熊熊点燃,定必有蹊跷,从一番隔声对话中,侠青断定大殿这半面并无异状,要有秘门秘道,或有人埋伏,必是在这一池烈焰的后面。

  果然,他这一跨步,突然一阵风雷之声响起,似乎整个地穴都在震动,大殿中的八个柱子剧撼乱晃,柱上血渍似欲破空飞溅。

  几十具骷髅间七窍灯散成三五一群,上下飞舞,七窍之中透出慑人的绿荧荧光辉,真如是许多骷髅飞起噬人之状。

  大殿正中的晶球金回旋益疾,金星乱射,异声响人,扰人心神。

  侠青、凤英、石九令三人自然不会为这些异声幻景所迷惑,屹立不动,但三人六目逼视那大池烈焰冉冉增高,以待巨变。

  约一杯热茶功夫,蓦然四声消影无,晶球金轮不转,骷髅灯灯不旋,风雷之声也息,连那一池烈焰也顿时消歇,只剩些袅袅雾白氤氲。

  氤氲散处,休说那熊熊烈焰,连那地上的丈许方圆的巨池也无影无踪。

  大池砂地现出一座盘龙莲台,共分三级,最下一级环立四名黄衣童子,束发金箍,手足都饰戴金环,每人手捧一双烈日金轮。

  较上一级,左右分立两名白衣女童,长发玉箍,手足均饰戴玉环,每人手捧一柄月牙玉钩剑。

  最上一级,一人端坐龙首之上,其人年在三旬以上,但看起来似在弱冠以下的年轻人。

  尤其此人一身儒服,面色如玉,像是一个文文弱弱的书生。而除了目光中微微流露出过度聪慧的轻佻味道而外,看起来真是一个温文端厚之人。

  侠青、凤英、石九令三人情知此人便是那万灵公子,却料不到此要竟是这等俊秀,文弱的书生相,三人一齐惊讶得失声微嗟。

  万灵公子面前横搁着古琴,满面笑容,口气突转和婉,几似与先前发话之声非出自一人之口似地,徐徐道:“你们三人敢进入我这地阙宫殿中,这份胆量已是难找,更难得的是除了这小叫花外,你们两个的风资,义态不俗,颇合我意,若能归诚我教,当可蒙恩宠重用,获益不少!”

  侠青哈哈笑道:“你只有这一把年纪,也敢妄自尊大,我倒想试试你有几分真实本领,到底是只凭大言欺人,还是确有真才实学。”

  万灵公子面色一冷,眉宇间微露乖戾之氯,登时那一面儒俊,渐现狠毒。任何人将他这前后判若两人的神情看了,都未免齿冷心寒,足见此人心机深沉,权诈机变至极。

  那和婉的声音,也转回和先前一般地尖辣辣,椎心刺耳,道:“你们不识抬举,那就只有自讨苦吃,到头来还是挑选一死,如今且让你们尝尝‘毒中毒窟’的滋味吧!”

  那最后一个“吧”字尾音特长,间尾未歇,万灵公子那盘龙莲台的龙口中,喷出一片淡绿色的氤氲,刹那间弥漫全殿。

  侠青、凤英、石九令三人立刻被裹于这渐浓的绿雾中,以侠青这等功力,伸手都难见五指,更休说与凤英、石九令两人相望。

  绿雾犹未散尽,侠青、凤英、石九令都觉脚下一沉,仓促间那还来得及提气上升,都坠入大殿之下的陷井。

  侠青落入一个四处不见入口的石洞,简直弄不清自己是从何处坠进来的,只见洞壁上方壁上又尽是青苔,一阵又湿又冷的气味直冲入鼻,熏人欲晕。

  他还未曾将这个洞窟看得十分清楚,猛听“嗡嗡”之声大作,洞中回音旋绕,令人觉得好像有许多什么飞虫,从洞外振翅飞入。

  侠青仔细一找,左上角有一个碗大的小穴,从那裹倏然一圈圈黑云,直飞出来。那阵刺耳的声音,正是从这一圈黑云中发出来。

  侠青连用夜视之能,目光闪处,竟然看出这一圈圈黑云,乃是无数胡蜂,为数不知有多。

  他大知一惊,立时想到这种生长在险毒潮湿地穴中的胡蜂,必是体蕴剧毒之物,如果被螫上一口,岂不死得冤柱。

  他忙即身形暴退,将后侧贴在对面石壁之上。

  他想到毒蜂如是之多,自己功力再高,也无法长久封闭全身,不令这些毒手沾身。虽然他练有先天罡气足以获体,但这种内家至上功夫,极耗精神,不能长久持续,而眼下困居这不见出路的深洞中,毒蜂又如此源源不绝,岂能恃赖先天罡气。

  因此,他背贴石壁,减少后顾之忧,要正面运转鹰爪柔剑护住前半面全身。

  那群毒蜂来势绝速,眨间已充满半个洞穴,而且这批毒蜂体型特大,只只都有鸭卵大小。

  侠青处此绝境,退无可退,亦毫无可供遮蔽之处,于是强定心神,立定不动。

  那股毒蜂转眼便即飞到,直向侠青扑下,猛起一片“飒飒”风声起处,登时满空飞洒起毒蜂的尸体。

  原来侠青的鹰爪柔剑,威力奇大,舞时风雨不透,加之他内家真力又强,那股毒蜂向他罩下时,吃他舞动鹰爪柔剑,一片光华闪处,直飞得满洞俱是。

  那一圈圈滚滚涌泉也似的毒蜂,此刻源源从那洞顶穴中冒出来。

  侠青一面挥动鹰爪柔剑变身,一面闪眼一观,见到这些毒蜂竟不知有多少,不由得在心头暗冒凉气,心道这样等下去,何时为止,岂不要生生累杀。

  手中却丝毫不敢怠慢,一心疾挥鹰爪柔剑,变住全身。

  这时毒蜂群已将半座沿窟封住,这些毒蜂生性奇怪,虽死不退,后来的附在那层毒蜂幕上,越附越密。

  侠青渐觉愈形沉重,已知乃是毒蜂太多之故,心中又惊又凛,正不知那小穴中还有多少毒蜂未曾飞出。

  再说凤英所落这座洞穴较侠青那座尤大,四壁岩石潺潺。

  可怪的是,在这燕赵北在,此洞之顶竟然尽是五彩闪耀的石钟乳,宛如璎珞般垂挂,直如置身两广百越之地。

  便是那些光线,也不知从何处射入。

  她觉得有些险寒之迫人,是以十二分地向深处走去。

  一片岩壁挡住了前面的视线,她戒备地转过去,目光到处,娇躯禁不住颤抖了一下,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分享到:
2小狐狸艾多
1小狐狸艾多
2云朵鸟巢
1云朵鸟巢
2小小猴拾金子
1小小猴拾金子
2我要当怪兽
1我要当怪兽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