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璇玑飘渺步 >> 第四十八章 黄山谒亲 官名匪徒巧遭擒 泰岳践约 一掌除凶定乾坤

第四十八章 黄山谒亲 官名匪徒巧遭擒 泰岳践约 一掌除凶定乾坤

时间:2014/5/9 23:14:20  点击:2755 次
  大家闻言急问道:“你们察看的结果怎样,为甚么那样高兴!”

  罗天赐笑道:“她们囚禁人质的地点设在黄门,碰巧让我在蛇堡所救的那两位老前辈和鬼手鲁班公输亮给发现了,现在不但人全给救出来了,而且连老贼那一处基地也整个毁了!”

  大家不禁兴奋地说:“啊那太好了!”

  妙手悟空接着又问道:“恩主,那个冒名的人呢?”

  菲菲抢着答道:“那家伙目前正在向黄山出发,我们赶到黄山,正好可以与他碰个正着,你们说巧不巧!”

  大家不禁又是一怔道:“这么说来,那确是太巧了!事不宜迟,我们就马上动身,赶到黄山去吧!”

  凌烟阁主这时功力已得几位护法长老的协助,恢复过来,马上领头向着洞外急驰而去地向大家招呼道:“要去就得赶快,否则,幻影老魔懂得晶球察影之后,如果让他发现那两位前辈的地点,赶在我们前面到达,事情可就麻烦了!”

  其余的人,闻言心神齐檩,马上不再说话,紧跟在他的身后,一齐向洞外奔出。片刻之后,大家走出江底,回到燕子矶上的凌烟山庄。

  这时,那些盘据在山庄里的匪徒们,早已全部撤走,大家回庄以后,还没有坐定,罗天赐已经迫不及待地说道:“岳父,救兵如救火,小婿的意思,想和菲妹先走一步,不知大人的意见如何?”

  凌烟阁主说:“那当然可以。”

  菲菲却皱着眉头说道:“这儿到黄山的路并不太近,不知道我们家里那两匹千里马还在不在,否则,大白天里,我们该怎么赶路呀!”

  罗天赐闻言一笑道:“菲妹,这个你不用着耽心,我保证你有一匹比千里马更好的坐骑让你坐!”

  菲菲说:“在那儿!”

  罗天赐没有答话,却突然喝口发出一声长啸!

  啸声一顿,只见一道金虹,从庄外一闪而至,向着罗天赐的身边落了下来。金虹一幌而止,大家方始看清,正是罗天赐所养的灵禽金鹧,不过,这时它的身体,仍旧只有公鸡那般大小,落地以后,业已欢啸地在罗天赐双腿上擦来擦去,显得无此的高兴!

  菲菲根本就没有想到它就是罗天赐的坐骑,又继绩催促道:“天赐哥!坐骑呢?”

  罗天赐指着金鹧说:“不在这儿吗?”

  菲菲说:“天赐哥,这时你还开甚么玩笑,鹧鹧这么点儿大,怎能坐人呢?”

  鹧鹧闻言,登时将头一偏,嘎的叫了一声,紧接着身形一抖,猛然涨大。好几倍?竟然比人还要高出一个头来。

  罗天赐不禁望着金鹧笑骂一声道:“笨家伙,怎么一点也沉不住气!”

  菲菲则为此现象,弄得目定口呆地愣了半晌,方始兴奋地说道:“啊原来鹧鹧还会变化大小,我可真没有想到!”

  罗天赐说:“这坐骑菲妹还满意吧!一菲妹早已飞身跨上金鹧的背上坐好,同时回头说道:“太满意了,天赐哥,快上来走呀!”

  罗天赐应了一声好,正待骑上鸟背飞走的时候,凌烟阁主忽然说道:“天赐,我们赶到黄山,在那里与你们碰头呀!”

  罗天赐想了一想说:“岳父大人,我看这样好了,黄山有我与菲妹夫走一躺,就已经够了,岳父与诸位前辈,还是直趁泰山比较好些。”

  凌烟闻主说:“嗯!这样也好,你们走吧!”

  罗天赐马上跨上鸟背,然后转头向大家行了一个礼,喝了一声起来,霎时金鹧双翅一展,冲霄直起地望着黄山的方向,疾飞而去。

  眨眼间,金陵已经远离眼界,一点也看不见了。

  这时,罗天赐方始向菲菲问道:“菲妹,骑鸟的滋味怎么样?”

  菲菲坐在前面,闻言向他怀里一例,闭着眼睛说道:“太好了!不知道它还能不能再变大些!”

  罗天赐说:“为甚么还要再变大些!”

  菲菲说道:“将来好与媚娘姐姐她们,一起坐在上面玩呀!”

  罗天赐说:“这个没有问题,以前不成,现在只要我们给它帮一点忙,也许还可以变大几倍!”

  正说到这儿的时候,座下金鹧突然嘎的一声,长鸣起来。

  罗天赐连忙探头向下面一望,发现业已到了黄山,因此,马上在鸟背上轻轻拍了一拍道:

  “鹧鹤,到那座形似莲花的山峰前面降落,知道吗?”

  金鹅闻言低鸣一声,马上降低速度,朝着莲花峰项,缓缓地飞了过去。

  快要到达峰头还没有往下降落的时候,似乎听见底下深谷之中,隐隐传来嘶杀之声,罗天赐一听不禁心神一凛说道:“不好!难道是他们赶到前面来了,菲妹,我们快点下去帮助他们。”

  说完,也不等金鹧,马上一个翻身,凌空朝着嘶浚声的地方,扑飞下去。菲菲也紧跟着急飞而下地喊道:“天赐哥,留下几个给我啊!”

  这时,罗天赐早已扑进深谷之中,等到他赶到的时候,只见入谷的道路上,沿途都是黑衣蒙面的人物,倒在地上,一动也不能也,显而易见,全给罗天赐把他们给点了穴道。

  菲菲不禁气得将足一踩说:“气死了,一个也不给人家留下。”

  说完,更加不敢怠慢地向谷中赶去,深怕所有的敌人,给罗天赐整个给杀光了。不过,当他赶到谷里的时候,不禁呆了一呆,因为她发现那儿动手的人,有一对相貌长得一模一样,都是自已夫婿罗天赐的形态,只不过有一个身体略高,一个身材稍为矮上一两个指头而已!

  假如她不是早知道有人冒充罗天赐的话,这时非给弄得莫明其妙不可。就是这样,她也一时分不出来,那个是真天赐,那个是假天赐,而不知道究竟应该去帮谁才好。因此,仍旧像个傻子似的,站在那儿发呆。

  倒是正在打斗中的罗天赐,有一个突然发话道:“菲妹,还不帮我将围攻彭老前辈的匪徒们收拾掉,站在那儿发呆干甚么?”

  菲菲这时才发现正有七八个蒙面高手,在向轮椅上的断腿老人狠狠地进击,另外还有一个老人已经倒在地上,不知死活如何?

  那位断腿老人的功力奇高,可是由于行动不便,又要保护地上那位老人,形势业已极为危殆。

  当菲菲转头回顾的时候,轮椅业已为一位匪徒用掌力击倒,其余的匪徒,早已趁机举起兵刃,分从四面,朝着断腿老人反倒在地上的老人身上砍去。

  断腿老人倒在地面,根本不能转动,除了对正面进击的匪徒,还可以稍加应付以外,对于其他方向的匪徒,简直毫无办法,更不用说去保护倒在地上的那位老人的安全了。

  菲菲见状不禁大惊,可是这时她距离两位老人的位置,还有一段距离,说甚么也来不及了。

  总算她情急智生,连忙从地面抓起一把沙石,以满天花雨的暗器手法,猛然撒了过去,同时大喝一声喊道:“住手!”

  她这时的功力,已经可以臻身绝顶高手之列,大喝之声,宛似暴雷,登时使得那些围攻老人的匪徒,不由自主地愣了一愣。

  他们还没有来得及弄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就只感到身上的要穴一麻,全部穴道,已经为菲菲所撒沙石制住,一个个呆若木鸡地定在那儿,再也不能动弹了,并且保持着动手时那一刹那的姿态,样子显得滑稽透了。

  这时,那位断腿老人,已经趁机双手经地面一撑,飞窜起来,同时望了菲菲一眼道:

  “女娃儿!谢谢你了,麻烦你代我照顾地面这位老友,我还要赶到洞府那边,去阻止他们劫持人质。”

  菲菲连忙说道:“老人家,你的行动不便,还是让我去代劳吧!”

  可是,她的话音方始一落,那位老人,早已以手代足,电也似急地朝着谷中深处飞驰而去,同时传音过来说道:“谢谢你,你不知道地方,还是我自己去比较妥当一点。”

  话说完了,人也走得不见了影子!

  菲菲不禁杲了一呆说道:“这位前辈是谁,功力真高呀!”

  这时,那位身形比较高一点的罗天赐,又发话道:“菲妹,那位前辈,就是当年的一圣,假如他老人家不是双腿已断,这些匪徒还能得手吗?”

  菲菲闻言,已经将罗天赐的真假,分辨清楚连忙问道:“天赐哥,怎么还不将他擒下,要不要帮忙呀?”

  罗天赐说道:“这家伙的功力不弱,一上来,我还几乎吃了亏,不过,现在我已经将他的门道摸清楚了,用不着你帮忙了!只不过你帮我在旁边监视着,不要让他逃了就是。”

  菲菲定睛一看,发现那位假罗天赐,虽然仍旧与真罗天赐打得难分难解,但身形已经有点不太灵活了。因此,马上接口说道:“天赐哥,你放心好了!也跑不了的!”

  假罗天赐此时虽然知道大势已去,但神色仍旧显得非常镇定,闻言不禁冷笑一声说道:

  “哼!少爷固然暂时奈何不了你们,不过,你们想要留下少爷还办不到,对不起,少爷现在可要失陪了!”

  话音一落,只见他身形一幌,整个人陡地化成一团模糊的白影,同时,在他身上,爆出一股火焰来,朝着罗天赐的身上射去。

  罗天赐没有想到有此一变,只好赶快将身形向后一退,以免为火烧着,同时意外地叫了一声道:“啊原来你也是幻影教的人!”

  白影这时早已趁身形一转,混身喷火地化成一道长虹,朝着谷外电射也似地遁去。

  菲菲虽然在一旁监视,可是无法接近他的身边,只好眼睁睁地看他逃走。白影遁出两三寸以后,混身火焰已熄,这时方始听到他开口说话道:“哈哈!不错少爷正是教主的衣钵弟子,你们又岂能将我奈何?”

  话音一落,人已消逝于谷口之外,罗天赐与菲菲两人,这时再想起身去追,已经来不及了。

  两人不禁相视苦笑,正在大感懊丧的时候,突然听到谷口外面,传来一声娇叱喊道:

  “好小子,你们幻影教竟敢侵犯我爸爸静修之地,还不与我留了下来,更待何时?”紧接着,只听得那遁逃的假罗天赐,嘴里发出一声闷哼,就静了下来。

  但微微一静以后,那娇脆的风音,又突然响了起来说:“咦天赐哥怎么会变成幻影教中的人啦!这是怎么回事呀?”

  罗天赐这时已经知道来人是谁,连忙高声喊道:“外面来的是不是嫦妹,那个是冒充的人,可千万不能将他释放啊!”

  他的话音一顿,谷外已经传来一阵兴奋的喊声道:“妈!原来这小子是个冒牌货,真的天赐哥,还在谷内呢!这样说来,里面恐怕不会有甚么问题,我们块点进去吧!”话音一起,人早已向谷内飞驰而至,话音一落,一位中年美妇手里提着那位假罗天赐与一位绝色少女,已经出现在罗天赐与菲菲两人的面前。

  那位绝色少女进谷以后,立即朝着罗天赐的身前,兴奋地奔了过来喊道:“天赐哥!你说过到我们家去玩的,怎么到现在还没有去呀,害得人家天天在那儿等你!”可是,当她快要奔进罗天赐的身前时,方始发现在他身边还有一位菲菲,一时之间,不禁愣了一愣地猛然将身形刹住。

  罗天赐见状,连忙上前说道:“嫦妹请原谅我因事羁身,没有时间早点去看你,今天幸亏你们碰巧赶到,替我将那假冒我的贼子给拦下来,否则,可就麻烦了!”

  绝色少女这时两只眼睛不断地在菲菲身上下打量,嘴里答非所问地说:“这位姑娘是谁,怎么不替我引见引见?”

  罗天赐说:“啊!小兄真是失礼,这是内人。菲妹,这就是我说过七绝玉女玉嫦小姐!”

  可是,七绝玉女一听菲菲是他的妻子以后,竟然脸色大变地猛然返身,向着中年美妇的身前,奔了回去,同时哭了一声叫道:“啊妈!……”

  中年美妇不禁莫明其妙地将她搂住,茫然地问道:“孩子,你怎么啦!”另一方面,罗天赐与菲菲两人,也不由自主地愣在那儿,说不出话来。

  可是,七绝玉女却伏在母亲的怀里,伤心地哭着,一句话也不肯回答,登时使得场面非常尴尬。

  就在这时,突然从谷后深处,传来一阵苍劲而兴奋地叫声喊道:“芬妹!芬妹,啊还有嫦儿,你们怎么如道我出因找到这儿来啦!”

  话音由远而近,倏忽间,就已来到大家的面前!

  大家连忙抬头一看,方始发现那位断腿老人,不知何时,已经从谷内去而复返地赶了回来,此刻已经将那张倒翻的轮椅扶正,坐在上面,转动轮子,朝着中年美妇的身前,运行过去,两眼之中,竟然含着一泡眼泪地望着她们。

  那中年美妇一见断腿老人以后,开始似乎愣了一愣,紧接着,就已顾不得再去抚慰女儿,赶紧将七绝玉女推开一边,飞步迎了上去,呜咽地喊道:“啊夷哥,是你,我们不是在梦里相见吧!你!你的双腿,是谁把它给弄断地呀!”

  两人会合一起时,忍不住彼此互相抱了起来,痛哭流泪地再也说不出话来。罗天赐见状心中已经恍然明白那是怎么回事了,不禁走了过去劝慰道:“啊!原来前辈果然就是当年七绝圣手彭老前辈,前辈夫妻见面,是一件喜事,可”

  两老闻言,不等他把话说完,即已相互分开,断腿老人同时说道:“天赐,这就是内人瑶池逸凤周来芬,真想不到她们会找到这儿来,我实在太高兴了!”

  接着,马上转头向瑶池逸凤说道:“芬妹,假使不是这孩子一再相救,恐怕我们永远见不到面了!”

  瑶池逸风望着罗天赐惊异地说:“甚么?是他把你救了!”

  老人见状,也感到有点奇怪地说:“咦看样子,你们好像早就认识了似的,对吗?”

  瑶池逸凤一面点头表示正确,一面回头向七绝玉女招手说道:“嫦儿,这就是你失踪多年的爸爸,快来见礼!”

  七绝玉女早已从他们的对话里,知道老人是谁了,只不过因为心中有事,没有马上过来就是了,这时早已情不自禁地冲了过来,扑到老人的身上叫道:“爸……嫦儿……”

  可是才说了两个字,又不知为甚么原因,痛哭失声说不下去了。

  老人慈祥地用手将她的下巴托了起来,温馨地说道:“好孩子,想不到你长成这么大了,见了爸,应该高兴才对,干嘛反而哭起来呢?快将眼泪擦干,见见你爸的恩人,你的天赐哥哥!”

  七绝玉女从老人的怀里站了起来,猛地将头转过一边道:“哼!他救了爸爸,我也救过他的命,恩情早就已经抵消了,谁也不欠谁的了,女儿用不着见他。”

  七绝圣手不禁感到莫明其妙地愣了一愣道:“孩子,你这是怎么回事呀,天赐不但救过你爸,而且还是你叔叔的女婿,你的妹夫呀!”

  七绝玉女似乎感到意外地说:“爸爸是说,她是我的堂妹!”

  说话的时候,眼睛已经望到菲菲的身上。

  七绝圣手摇头说:“这位姑娘,我还不知道名字!”

  七绝玉女一听此,不禁脸色一沉,猛然将脚一跺说:“爸!这样说来,堂妹岂不所适非人,碰上一位负心汉啦,哼!女儿今天可非得教训教训他不可!”说完,马上身形一幌,举掌朝着罗天赐的脸上,猛的掴了过去!

  罗天赐身形一闪,躲向一边,猛的摇手说道:“嫦妹,这不是我的错,你听我解释好吗?”

  七绝玉女一掌没有打上心中更气地说:“事实但在,有甚么好解释的!薄情郎,与我看掌!”

  一面说话,人已一面朝着罗天赐的身前追了过去!

  老人不禁如坠五里雾中,茫然地叫道:“唉!这孩子,究竟是怎么回事呀!”这时,瑶池逸凤已经恍然的自七绝玉女刚才为甚么哭泣的原因了,不禁摇头叹了一口气说:“唉!这孩子未免太痴心了!”

  说完,马上就着老人的耳朵里,轻轻地说了几句,老人一听不禁眉毛一扬说道:“原来如此,那可怪不得天赐,这事太好办了!”

  说完,也附在瑶池逸凤的耳朵旁,轻轻地说了几句。瑶池逸凤登时面露喜色地说道:

  “啊这样说来,我们的孩子,也不会落空了!可是请谁做大媒呢!”

  菲菲虽然不知道他们轻声的时候,在说些甚么,但她知道一定与罗天赐婚事有关,因为她知道罗天赐体质的特质,所以心中一点醋意也没有,反而趁着这个机会去将以前倒在断腿老人身前的那位老人,抱了过来问道:“前辈,这位前辈是……”

  七绝圣手见了那位老人,连忙说道:“啊真糊涂,我怎么会忘了公输老儿还等着我施救呢?”

  说完马上从菲菲手里,将那昏迷不醒的老人接了过来,同时回头对瑶池逸凤说:“芬妹,这不是一位现成的大媒人吗?你快点去制止他们胡来,我先把公输老儿救醒以后再说。”

  瑶池逸凤闻言,马上转身向那位正在和罗天赐团团追逐的七绝玉女高声喊道:“嫦儿,回来,妈有话同你说。”

  七绝玉女追了半天,始终没有碰到罗天赐半点衣角,心里早已气疯了,闻言不但没有回到她妈的身连,反而追得更紧地答道:“妈!有话等会说,我今天非要替堂妹教训教训这个负心人不可!”

  瑶池逸凤急道:“嫦儿,这不能怪他,回来!”

  七绝玉女仍旧不肯回来地说:“妈,怎么不能怪他,他既然娶了堂妹,怎么又向我介绍说现在的这位姑娘,也是他的妻子呢?”

  瑶池逸凤知道一时不易把话说清,不蓉有点发怒地喊道:“嫦儿,妈的话你究竟是听不听!再不回来,你就不要再叫我妈了!”

  七绝玉女听了此话以后,可不敢不回来了,只好狠狠地将脚一跺,感到无比委届地返身投向瑶池逸凤的怀抱,呜咽地说道:“妈?你……”

  仅仅说了两个字,就说不下去了?

  瑶池逸凤自然知道她的想法,不禁慈祥地抚着她的头发,将嘴就近她的耳边,轻轻地说上一大段话。

  七绝玉女听到那些话后,不但很快停止了哭泣,同时脸上露出一丝惊羞的神色来,最后却猛地将头理近母亲的怀里,撒娇地说道:“不来了,妈也欺侮女儿,我……”

  瑶池逸凤笑道:“不愿意是不是,那我就同你爸说,不要劳动人家罗!”

  七绝玉女把头埋得更深地说道:“妈!不!嗯,我不管,那是你们的事。”

  瑶池逸凤说:“这样的话,那我们就替你作主罗!”

  七绝玉女猛地将身体从母亲的怀抱里挣脱,身形一幌,向着谷外飞奔出去,头也不回,答非所问地说道:“妈!彩鸾还在外面呢我去带它们找东西吃去!”

  瑶池逸凤不禁望着女儿的背影,满脸欣然地说:“唉!这孩子!”

  这时,七绝圣手已经将昏迷的那位老人所中的伤毒治好很久了,闻言问道:“芬妹,孩子的意思怎样?”

  瑶池逸凤笑道:“知女莫若母,那还有不肯的道理!”

  七绝圣手闻言,马上回头向那位已经回醒的老人说道:“公输老儿,一切就拜托你罗!”

  那位老人马上将胸一拍道:“没问题,一切都包在我鬼手鲁班的身上好了?”

  这时,只有罗天赐给他们这一连串的问答,弄得如坠五里露中,忍不住向鬼手鲁班问候兼请教地说道:“公输前辈,身体不碍事吧!你们究竟在打甚么哑谜呀?”

  鬼手鲁班神秘地笑道:“谢谢老弟关怀,有号称七绝的彭老儿在这儿,小老儿死得了吗?

  至于我们的哑谜,可得请老弟原谅,目前暂时不能告诉你,对了,你们怎么会这么巧?可恰好在我们有难的时候,给赶来了。”

  罗天赐被他的话把注意给转移了,也就没有继续追问下去说道:“对了,前辈,家父他们在那儿呀?”

  七绝圣手与公输亮闻言,不禁大感惊奇地说道:“咦,你怎么会知道令尊等人,已经让我们救下来啦?”

  罗天赐闻言,马上简略地将他的情形,简略地说了一遍,两老闻言,不禁大为兴奋地说道:“啊原来你又有了奇缘,那真是太好了,这一来,我们就可以正式出面来揭发他们的面目了!”

  罗天赐等人,闻言齐感困惑地露出一付不解的神色来。

  七绝圣手见状,马上补充地说:“天赐,你知不知道幻影教主是谁!”

  罗天赐说:“不是蛇魔的传人吗?”

  七绝圣手说:“我是说他的真正身份!”

  罗天赐说:“这就不知道了!”

  七绝圣手想了一想说道:“既然如此,那我还是暂时不说好了!”

  罗天赐说:“为甚么?”

  七绝圣手说:“怕你到时沉不住气,让那魔头有了警觉!”

  罗天赐只好不再问下去地说:“那么家父母他们呢?”

  七绝圣手说:“我马上领你们去,而且还要借重你的大力,来替他们解除心神的禁制呢?

  因为他们的心神,已经为幻影教主的迷神大法给控制住,我只好将他们关在密室里面,也幸亏如此,才没有被幻影教的匪徒们把他们重起回去,否则可就麻烦了说完,马上领着大家走向谷内深处,一座很隐秘的洞府。

  大家进去以后,罗天赐等人,方始发现九大门派的几位老掌门,也在里面,经过施法以后,大家重新见面,罗天赐拜见了父母,将经过情形禀告了一番,最后的话题,转向了十天以后的泰山之约。

  大家商议的结果,决定先由罗天赐与菲菲两人,携带那位假冒的匪徒,先去赴约,大家则在暗中将幻影教的爪牙,清除了以后,方始露面。

  十日之期,转眼即至,泰山玉皇观前,不知何时,已经建得有一座很宽敞的木质平台,台前横木上悬着一块横匾,“上书九派会盟,申讨武林公敌罗天赐审判大会。”几个大字。

  在木台上面,摆一张神案似的雕花条桌,桌后摆着一张金碧辉煌的太师椅,稍后则摆着九张红漆光亮的大师椅,成一个半圆形,从后向前,将中央那张条桌和金色太师椅环袍着。

  这时,太阳已经从东方拱现,爬上三竿高了,台下挤满着各式各样的武林人物,大家都翘首向着台上望去。

  大约又过片刻时间,观中突然升起一道彩色旗花,台下的人登时发出一片轰天也似的欢啸声音喊道:“时间到了,审判大会马上就要开始了!”

  喊声一起,玉皇观的大门,已经向旁推开,从里面鱼贯地走出十几个人来。领头的是一位鬓发花白,神态威猛的老人,两眼目光如炬令人不敢迫视。木台前面的群众,登时为他的威仪所镇,喧嚣的声音,登时静止下来,没有人再敢哼一口大气。

  跟在他后面的人,老少僧道男女俱全,大家早已认出,那些正是目前九大门派新任不久的掌门。

  十余人到达木台前面以后,九大门派掌门全体向领先的老人,躬身行礼地说:“前辈请就盟位!”

  老人微一颔首,客气地说:“诸位掌门人请了!”

  九大派掌门说:“理应前辈先请!”

  老人也就不再客气说:“好!那么老人有僭了!”

  “了”字声音尚存大家耳中响着,老人已经端坐在条桌后面那张金色太师椅上,全部武林人物,竟然没有一个看出他是怎么上台去的,登时,大家的脸上,全都流露出一片肃然起敬的敬畏神色。

  紧接着,九大门派与一位中年大汉,同时身形一幌,化作十道轻烟,同时飞上木台。

  这次,大家虽然看清了,可是也仅仅只是眼睛一花,九大掌门业已分别坐在稍的九张太师椅上,只有那位中年大汉没有座位,伫立在木台条桌的右边。

  这时,群众里面,不禁有人忍不住赞叹地说:“想不到九派掌门的功力,竟然比起他们以前的老掌门,还要高上一筹,真是不可恩议。”

  又有的人说:“那位中年大汉究竟是谁,他的功力似乎也不比九派掌门差啊!”正在大家窃窃私语的时候,台上那位中年大汉,已经开口说:“审判时间已到,大会开始!”

  说话的声音,竟然含着充沛的内力,毋远弗届地将大家的声音整个给压了下去,因此,全场又复归寂静,使得大家眼神,不由自主地向台上望去。

  这时,坐于金色太师椅上的老人,已经缓缓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两眼向全场扫视了一遍以后,方始说道:“诸位武林同道,本人幻形武曲郭不韦,本已归隐多年,但想不到现在竟然出现一位无恶不作的狂人,在武林中掀起无数风波,令同道棘手,使得九派掌门联袂祈请老夫出山主持公道,老夫为了公正起见,曾经公告天下,令、其在十天之内赶来此地申辩,现在十天之期已满,尚未见其前来,显见作贼心虚,因此,本人只好在此向诸位宣布他的罪行,作一次缺席裁判了!”

  说完,马上向旁立的中年大汉说:“舒友!你把这十天来,所查到的罪状,向大家宣布!”

  中年大汉闻言,马上从身上取出一卷纸来,同时说道:“小的遵命!”

  说完正待将纸展的时候,突然从群众身后,传来一声大喝道:“且慢!”

  大家愣然向后回视,只见凌烟阁主及妙手悟空与九位目蕴精光,谁也不认识的老人,正从山下急驰而至,那一声大喝,就是凌烟阁主嘴里所发出的。

  大家一见之下,不禁齐露惊愕之色地说道:“咦!凌烟阁主传位以后,据闻业已走火入魔,西归道山,怎么会出现参加这次大会呢?”

  不过,在台上主持大会的幻形武曲,却似乎一点也不感到奇怪地说道:“原来是东阁阁主凌兄驾到,不知有何见教?”

  大家已经向两旁分开,让出一条道路来,凌烟阁主向大家点头致谢,方始与妙手悟空等人,向着台前走夫说道:“不敢,请问今天前辈审判何人?”

  台上横匾已经写得明明白白,还要再问,显见是存心生事,但郎不韦还是平静地说:

  “武林公敌罗天赐!”

  凌烟闻主说道:“天下同名同姓的人多得很,请问是那位罗天赐?”

  部不韦不禁为之语塞,一时答不上语来,这时,旁立中年大汉说道:“盟主,小的曾经新眼看到罗天赐犯案,可以将他的面貌书了出来。”

  郎不韦登时面露笑容地说道:“好!你就画出来让阁主看看。”

  这时,早已九派门下,将纸笔找来送上,中年大汉立即当众挥毫,将罗天赐的形相绘了出来,等到画好将图相挂好以后,台下的人,登时惊异地说道:“咦!怎么会是大闹南楼西院结盟大会,把大家救出来的小英雄呀!”

  凌烟阁主也不禁愣了一愣道:“奇怪!怎么连形相也相同呀!”

  因此,马上发问道:“这位绘像的朋友,你没画错吧!”

  中年大汉冷笑一声道:“那你不妨叫那些苦主来指认指认,会不会错。”

  部不韦立即向观内叫道:“带苦主。”

  喊声一顿,一群普通百姓,已经在九派门人率领下,从玉皇观里走了出来,部不韦等他们走到台前,立即说道:“你们不妨看看,侵害你们的人,是不是这种形相!登时,那些普通百姓,早已哭泣地喊了起来道:“不错,就是他把我的妻子先奸后杀。”

  “就是他抢了我们传家之宝,还把我们的家人杀害。”

  “不错……”

  一时之间,众口一词,哭声振耳地指证着,郭不韦满意地笑着向凌烟阁主说:“老萧,还有问题没有!”

  凌烟阁主愣了一愣说:“一面之辞,岂可深信?”

  郭不韦说:“所以我通告天下,要他在十天之内,赶到此地声辨,现在还没有看到他来,不是显而易见作贼心虚了吗?”

  凌烟阁主不禁话塞,答不上话来,不过,这时,山下突然又传来一声大喝道:“十天之期,要到中午,才能说是届满,郭前辈说他不会来,不是太武断了一点吗?”

  郭不韦与大家转头望去,发现来人里面,只有烈火飞龙与寒泉玉风雨夫妇,为大家所熟识以外,其余的人,都很陌生。因此,郭不韦说道:“原来是雪峰双侠,不错,时间要到正午才能届满,那我们就等到中午,再宣布吧!”

  此语方毕,天际突然传来

  嘎

  的一声长鸣,凌烟阁主及烈火飞龙等人,闻声不禁三呈,郭不韦则与九派掌门感到有点意外地变了一变脸色,只是大家都将头转向鸣声的来处,谁也没有看到罢了。

  鸣声由远而近,大家的头方始转了过去,一片庞大的金色云彩,已经疾如闪电地从天际飞驰而至。

  大家还没有看清那是甚么事物,就只听一缕清晰平和的声音,从金云之上,传了下来说:

  “不用等了,本人已经准时来到。”

  到字一落,在台前已经出现一位身着蓝色儒衫青年书生,形相与图中一模一样,可是,他是怎么出现的,却没有任何人看得出来。因此,大家不禁心中一凛,大出意外地喊道:

  “啊罗天赐果然是他!”

  那位青年书生现身以后,立即面对大家说道:“不错,罗天赐是我,但犯案的并不是我。”

  郭不韦闻言,马上大喝一声道:“狡辩,你的形相,已经经苦主指认,还不伏罪,难道真要大家出手不成。”

  罗天赐霍地将身一转道:“老前辈,动手晚辈并不害怕,但是非黑白,总得分辨清楚,那为非作歹的果真是我吗?”

  这次,不等郭不韦答话,那位中年大汉与众苦主,早已异口同声说:“哼!不是你是谁?”

  罗天赐转身面对苦主说:“请诸位认识清楚,果真是我吗?”

  苦主仍旧坚决地说:“不错,就是你化成灰,我们也认得你!”

  罗天赐闻言,微笑地向空中一招手道:“菲妹把人犯带下,叫他们再认认。”大家尚未回头察看,一道白影已经从空急降而下,手里提着一位与罗天赐长得一模一样,只是个子稍为短小一点的人来。

  这一来,可把大家弄糊涂了,不禁呆在那儿,做声不得!

  不过,郭不韦却突然说道:“好狡滑的小贼,你随便找一个人化装成你的模样,企图鱼目混珠是吗?”

  罗天赐冷笑一声说:“你怎么不说是这家伙化装冒充,企图嫁祸江东呢?”郭不韦尚未答话,山下突然传来一阵大喝道:“天赐,这还不明白,嫁祸的主使人就是他自已呀!”

  郭不韦闻声不禁心神大震地喝道:“是那位朋友在那儿胡说八道?”

  大家不防有此一变,还没来得及转头察看是谁,来人的声音已经继续响了起来说道:

  “郭不韦,别人不知道你的底细,难道我彭希夷还不清楚吗?这几十年来,你以幻影教主的身份,为害江湖,以为我不知道吗?”

  话音一落,人已经到了木台之前,随行的,竟然是九派的老掌门人,这一来,可把大家全给惊呆了,半晌方始喊道:“啊是一圣与九派老掌门,这是怎么回事呀?”

  七绝圣手坐在轮椅上向大家笑着点头道:“诸位不用奇怪,因为九派的掌门,是遭了他们的暗算,为幻影教人篡夺了而已!”

  幻形武曲见事已戳穿,不禁哈哈大笑道:“不错,这一切都是我的把戏,不过,今天你们如果不马上归顺本教,就一个也不用想活着走下泰山,知道吗?”

  七绝圣手笑道:“老贼!你别作梦了吧!老夫所以迟来,就是先将你在此地的各项埋伏,先行破坏才现身的知道吗?”

  郭不韦登时脸色铁青地说:“真的?”

  话音一落,一阵鸾鸣自天响起,紧接着,几具尸体,已经被人抛上木台,老魔一见,知道大势已去,马上大喝一声道:“退!”话音一落,人已腾空急起,迳往玉皇观后,飞遁而逝!

  可是,他快,还有比他更快,当他的身形方始翻上玉皇观之际,罗天赐已经抢先一步拦在那儿喊道:“老贼,想逃,没有那么容易!”

  话音一响,两人已经双掌一合,硬拚上了,只听得:

  轰隆隆

  一声其巨无比的暴响之下,一代巨魔业已粉身碎骨,为罗天赐的掌力,炸得四散纷飞,罗天赐竟然夷然无损伫立在玉皇观顶站在那儿发呆,因为他自己也没有想到自已的掌力,会大到这种程度。

  善后琐事,不再赘述,本书就此结束。

  (全书至此完结)
 

 
分享到:
十跪父母恩1
凡学者 宜兼通 翼圣教 振民风 口而诵 心而帷 朝于斯 夕于斯88
慈禧罕见老照片5
曰喜怒 曰哀惧 爱恶欲 七情具23
2小熊找彩虹
熊猫村长1
清朝寡妇养“人妖”淫乐
李嘉诚的富人思维:你不改变这几点,永远都是穷人,穷人变富的10种思维!做到第六条的人都富了6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