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璇玑飘渺步 >> 第四十四章 掳人为质 要挟未成反丧命 同入密室 无贪始得破幻境

第四十四章 掳人为质 要挟未成反丧命 同入密室 无贪始得破幻境

时间:2014/5/9 23:09:58  点击:2621 次
  不过,那位首席长老,却忍不住怒形于色地说道:“阁下,以人为质算甚么英雄好汉!”

  假三长老不禁得意地狞笑一声说:“嘿嘿,本教从来只问目的,不择手段,假如我不把菲菲扣在手里,你们会放过我吗?”

  首席长老感到无可奈何地说道:“只要你放下菲菲,我负责你安全离开怎么样?”

  假三长老阴笑一声说:“嘿嘿,现在菲菲已经在我的手里,我还怕你们不放我离开吗?

  早晚时价不同,现在要老夫放下菲菲,另外还得加上一两个条件才行啦!”

  这时,在他手里的菲菲,忍不住开口叫道:“各位爷爷,你们不要显虑我的生命,还是快点……”

  假三长老一听,不等她把话说完,立即动手点了她的哑穴道:“好吧!你有甚么条件,就提出来吧!”

  可是,不等假三长老答话,凌烟阁主突然挺身而出,很不以为然地,大喝一声喊道:

  “且慢!”

  假三长老不禁微感意外,回过头来望了他一眼道:“掌门人,“难道你不想要你的女儿的命了吗?”

  凌烟阁主凛然地说道:“那要看你提的是甚么条件!”

  假三长老阴笑一声说:“嘿嘿,人在我的手里,难道还有你们讨价还价的余地!”

  凌烟阁主丝毫不为所动地说道:“只要你敢动菲菲一根毫毛,本座就要你受尽天下酷刑而死!”

  假三长老似乎没有想到凌烟阁主的态度,会最强硬,不禁果了一呆,眼珠转了一转以后,终于将口气放软说:“要甚么样的条件,才能为你接受呢?”

  凌烟阁主道:“条件免提,放下菲菲,饶你不死!”

  假三长老冷笑一声道:“这样说来,倒变成我请你放生罗!”

  凌烟阁主说:“不错,这是本座最大的容忍限度,本座情愿牺牲小女的生命,也得把你留下!”

  假三长老不禁感到有点黔驴技穷地说道:“可是,我放了菲菲以后,你们还会放我走吗?”

  凌烟闻主说:“谁像你们那样不讲信用!”

  假三长老眼珠乱转地说道:“空话人人会说,没有保证,老夫只有拚着与你的女儿,同归于尽了!”

  这时,首席长老深恐主人把话说僵,急忙插嘴说道:“要甚么样的保证,才能使得你相信呢?”

  假三长老说:“除非你们把路让开,由老夫带着菲菲,一起出去,等到老夫认为已经安全的时候,再将她放了回来!”

  首席长老一听此话,不禁呆了一呆说:“这,这………”

  凌烟阁主见状,连忙说道:“阁下,你不能相信我们,我们又怎能相信得过你呢?这办不到!”

  假三长老阴笑一声说:“既然如此,那我只好与菲菲同归于尽了!”

  说完,按在菲菲头顶的手掌,作出一付欲往下劈的样子!

  岂知,凌烟阁主见状以后,脸上竟然没有半点焦急的神色,假三长老登时像战败了的公鸡般,只好尴尬地说道:“好,算你们狠!就依你们的话办吧!不过,你们先得立下重誓,今后决不向我报复,我才把菲菲放开!”

  然而,凌烟阁主却冷笑一声说道:“嘿嘿早先给你脸你不要,现在本座可再不受你的要挟了!”

  假三长老一连话不对头,不禁脸色大变,无比紧张地东张西望起来。

  可是,当他看来看夫,发现似乎并没有甚么不妥当的地方时,不禁又把心定了下来,阴笑一声道:“这样说来,你是决心不要你女儿的命罗!”

  凌烟阁主冷冷地说道:“你能要得了我女儿的命吗?”

  假三长老不禁心神大震,疑神疑鬼地说道:“你是说,我不敢对你女儿下手!”

  凌烟阁主说:“谁说你不敢!”

  假三长老又仔细地向四周查看了半天,始终看不出甚么不妥来,不禁将牙一咬,狠声地说道:“那你不要后悔啊!”

  凌烟阁主似有所持地说道:“你尽管下手好了!”

  假三长老犹豫了半晌,方始下定决心,狞笑地说道:“我就不信这个邪,倒要看看你怎么保住你的女儿的性命!”

  说完,按在菲菲头项的手掌,业已猛的往下一落!

  首席长老这边的人,也像假三长老一样,看不出半点蹊跷来,全都不知道他的葫芦里,究竟在卖甚么膏药,此时见状,不禁全都焦急万分地喊道:“且慢!”然而,这时假三长老的手掌早已落下,在他们喊声一起的时候,就只听得卡擦一声,彷佛骨骼折碎的声音,从假三长老的手下,响了起来。

  紧接着,只听得:

  哎哟

  一声尖锐凄厉的惨叫,已经有人碰通一声,倒了下来!

  这一来,只吓得首席长老等人,赶紧将眼一闭,不敢去看地想道;“完了!菲菲一定完了!”

  然而,他们的眼睛方始一闭,耳朵里却突然听到菲菲的声音,从凌烟闻主那边传了过来喊道:“爸爸,爸爸,这是怎么回事!”

  他们不禁赶紧将眼睛一睁,可不是吗?菲菲姑娘不但没有完蛋,这时正抱着凌烟间主在那儿撒娇呢?

  定睛再一细看,那位假三长老,竟然双掌齐腕尽折,业已躺在地上,痛得昏死了过去!

  以他们的经验阅历,别说没有见过这种怪事,恐怕就是听也没有听说过呢?因此,大家全都如坠五里雾中,露出一付百思不得其解的神色,不约而同地跟在菲菲的话后,惊诧地齐声发问道:“掌门师侄,这是怎么……”

  话还没有说完,答案已经揭晓。

  只听得那位假三长老,彷佛已经醒转过来,却突然看到一件甚么特殊怪异的事情一般,骇然尖叫地喊道:“啊鬼!有鬼!”

  大家的视线猛然一收,立即发现,在那位假三长老的面前,不知何时,突然多出半截人来!

  那人的身体,一半露在地面,一半竟然埋在地下。

  不过,那只是他们回头刹间的事,眨眼之间,半截身体已经急速往上升高,整个身体,业已从地底钻了出来!

  然而,他们对于这种现象,似乎并不感到怎样骇异,只是稍稍显得有点奇怪地说道:

  “咦这人怎么会本门失传已久的土行功呀!”

  可是,当他们看来那人的面貌,发现是一位容貌清丽的中年美妇时,却心神大震地骇然惊叫道:“啊侄媳!是你!”

  话音一起之际,菲菲姑娘也已看到了那人,登时显得无比兴奋地返身奔了过来,大声喊叫道:“妈!是你,原来你并没有死!”

  这时,那位中年美妇,已经转过身来,朝等诸位老人福了一福,同时间急奔而至的菲菲,摆了一摆手道:“诸位长老,菲菲,侄媳可以说是两次为人,等我处置了这个恶贼以后,再向诸老禀告详情吧!”

  说完,马上又转过身去,狠狠地望那位躺在地上的假三长老,恨声地说道:“恶贼,你想不到吧!两年前,你发觉我察破你的伪装,你用暗算的手段,将我迫落地底火窖,结果不但没有把我害死,反而让我找到了本门失传的土行功吧!”

  那位假三长老,自知死期已至,闻言不禁狞笑一声道:“哈哈!算你运气好,老子还有甚么话说,不过,你们也别得意得太早,老子就是死了,你们也逃不了毁灭的命运,哈哈……”

  话言一落,又是一阵狰狞的狂笑!

  就在这时,站在凌烟阁主身后的罗天赐,突然像是有所发现地高声喊道:“不好!诸位快往后退,这家伙在捣鬼!”

  话音一起,人已像闪电一般,朝着中年美妇等人的身前,急冲过去!

  大家闻言猛然一怔,方始退得一步,就只听得:轰隆隆一阵天崩地裂的巨响,已经从假三长老所躺的地面之上,传来出来!

  紧接着,只见那位假三长老的身体,倏地整个粉碎开来,化成一团烈焰,向着四外爆财开来!

  大家一见此种现象整个的脸色,倏地变成一片苍白,就像是遇到了甚么极端恐怖的事情一般,满脸绝望地尖叫一声喊道:“呀!天啦!这家伙还是岚烟门的血焰追魂,我们全都完啦!”

  喊声一落,大家全都颓然地坐了下来,同时将眼睛一闭,彷佛已经死定了似的!然而就在这时,罗天赐的身形,已经落到他们的身形,猛然大喝一声喊道:“大家不要怕,看我的!”

  喊声一顿的时候,大家只见他双手虚空一合。

  云时,奇景立现。

  那一口由假三长老身世爆散所化的烈焰,就像一只钢球里住似的,方始爆开一丈方圆大小,就再也散不开来,倏地化成一只空虚浮的大血球,在洞室之内,左右上下,跳动不止。

  那样子,似乎想要挣脱包围在外的力量,继续扩散似的!

  同时,那虫隆隆的巨响。

  一下子就变成了彷佛深藏在山腹之内的爆炸声音一样,整个给闷住了!

  不过,那声响虽然小了许多,仍可以使人意料到它的威力,是多庞大。

  可是,血球如何跳动。

  尽管那声响所显示的威力,是如何庞大!

  在罗天赐双手虚空那一合之下,终于一而衰,再而竭地逐渐静止,缩小,衰微下来变成只有一尺方圆大小的一团东西了!

  这时,大家方始如同恶梦初醒似的,猛然从地面跳了起来,几乎不敢相信地从嘴里发出一片兴奋的喊叫道:“啊我的天啦,小侠的功力,竟然足以阻止岚烟门“血焰追魂”魔功的爆裂,如果不是亲眼看到,能叫人相信吗?”

  当大家惊异之声,彼起此落的时候,罗天赐已经双手虚托,捧起初一只缩小了的血球,飞步朝着洞外,急幌而逝!

  这时,那位首席长老,突然像想起一件甚么事情似的,脸色呈现着无比焦急地向着罗天赐逝去的方向,高声喊叫道:“小侠,快点来!小侠!快点回来!”

  当他喊到第二声的时候,其余的人也突然领悟出来,首席长老呼唤的用意何在,不禁全都焦形于色地跟着喊道:“小侠,快点回来!小侠快点回来!”

  然而,他们在慌乱之下,全都忘了使用内力传音,以罗天赐的速度,早已飞出洞外,听不到他们的叫声了!

  等到他们想起该用内力传音的时候,罗天赐已经空着双手,从外面走了进来说道:“诸位又出了甚么事情吗?怎么这样焦急!”

  岂知,大家听到他的话后,却答非所问地说道:“小侠,那团血浆呢?”

  罗天赐不解地问道:“我怕把这儿给弄脏了,已经将它撒在江里面了,有甚么不对吗?”

  此言一出,那位首席长老,不禁将脚一跺说:“糟了!这下我们的秘密,再也保不住了!”

  罗天赐茫然地问这:“为甚么?”

  询问声中,凌烟阁主立即沧着答道:“小友,这都怪我们自己喜昏了头,忘了告诉你把血浆埋在地下,让消息给传出去了!”

  罗天赐仍旧有点不解地说:“血浆入水即散,此地水流不急,在江面上的人,根本就看不到甚么,又何必耽心呢?”

  凌烟阁主说道:“小友不知本门世仇岚烟门的邪法厉害,血浆虽稀,只要一露出江面,就会与他门中的人,发生感应,将此地位置,显示出来!”

  罗天赐不禁感到非常使丧地说道:“唉!都怪我太性急了,这可怎么办呢?还有甚么方法挽救没有!”

  大家看到他那懊丧的神态,反而感到非常惭愧地说道:“小友这那里话来!这是天意,怎能怪你呢?刚才如果不是你出手将他的“血焰追魂”魔功制住,恐怕大家全都没有命了,说起来,已经是不幸中的大幸了!现在密室位置虽然已经泄露,如果我们能在他们赶来之前,将幻霞珠的隐秘参悟,那就没有关系了!”

  罗天赐连忙说道:“那我们何不等到他们来了以后,先将收拾以后,再进入密室,不更好吗?”

  凌烟阁主说道:“假如他们是这样好对付的话,我们也就不用请小友帮忙,代为参悟幻雷珠的隐秘了!”

  罗天赐说:“他们会有那么厉害吗?”

  凌烟阁主说道:“如果他们不会邪法的话,有你在这儿,那还有甚么好怕的,可是,武功再高,也无法与他们的邪法相抗,所以我们才耽心呀!”

  说到这里,凌烟闻主马上将头一转,向那位首席长老说道:“大长老,为了争取时间,我们是否可以免除小友的考验,马上指点他进入密室去!”

  首席长老想了一想说:“武功心性两关,已经不用试了,定力一关!我看……”言下之意,似乎感到有点为难的样子!

  九长老见状,马上说道:“当初我们决定将持珠人应约的三试,就是假老三出的主意,祖规是死的,人是活的,我们何不再去祖堂去请示一次,那样就不会违规了!

  这时,那位中年美妇突然开口说道:“诸位长老,不用再请示了,当时神盒显示的袒训,实际上是那位潜伏本门的恶贼所假造的,真的祖训在我这儿呢?”说完,马上从身上取出一份陈旧的黄绢出来,向首席长老的手里,递了过去。首席长老立即展开一看,不禁喜形于色地说:“玲卿侄媳,不错!这张才是真的祖训,我们全被那贼子骗苦了,你是那儿找到的!”

  林玲卿恭声地说:“正因为我发现了这张祖训,窥破那贼子的阴谋,才遭到他的毒手,落下火窖,几乎再也见不到大家了呀!”

  这时,大家方始想起他的神奇出现,不禁向她询问道:“你怎么会得到本门失传的土行功,又这么巧,恰好在菲菲落人恶贼掌握的时候出现,把菲菲给救了的呀!”

  林玲卿闻言,忙向罗天赐的身前走去说道:“不是你们提起此事,我还忘了向小友道谢呢?”

  说完,立即准备向罗天赐行礼,罗天赐连忙闪向一旁说道:“前辈千万不要这样,晚辈不过身受幻霞珠的感应,察知前辈行功不怔适时点醒了前辈一下,这算得甚么呢?”

  凌烟闻主见状,忙含有深意地向林玲卿使了一个眼色说:“夫人,既然小友不喜俗礼,那就算了,只要我们能记住他的恩情,以后再慢慢报答吧!你还是先把你遇害以后的经过,告诉大家一下吧!”

  林玲卿有所领悟地说道:“夫君说得对,那我也就不再俗套了,致于我遇害的经过,并没有甚么曲折,只不过祖堂地底火窖之下,另有天地,恰为本门一位先祖坐化之地,因此才巧获奇缘,学会了本门失传的士行功,只不过因为秘度年代过久,已经风化了一部份,使得意义不太完整,令人难以参悟罢了,假如不是小友适时传音指点,恐怕就再也出不来,也要坐化在里面了!”

  说到这里,话题一转道:“目前不是话家常的时候,远是快点请小友陪同菲菲进入密室,参悟神功,来挽救本门的浩劫吧!”

  凌烟阁主马上向首席长老行礼说:“大长老,三试是否还要举行,敬请示下!”首席长老说道:“那还试甚么,早先祖训是假,我们几乎还犯了欺祖之罪呢?现在我们就到密室去吧!”

  说完,马上将手摆,侧身让道:“掌门人与小侠先请!”

  凌烟阁主立即转头向罗天赐说道:“小友,大德不敢言报这次又要请你鼎力相助.了!”

  罗天赐谦逊地说:“前辈说那里话来,晚辈一定尽心就是了!”

  凌烟阁主闻言不再说话,马上领着大家,向内洞继续走了进去!

  不一会儿,地势忽然开阔,业已来到一座宽广无比,经过人工修饰的地下大厅之勺。

  大厅两侧,建造有十数间石室,正面则为一座神案,上面供着萧氏门中,列祖列宗的神位,在柙案前面的地面上,燃着一蓬青白的火焰,光华闪耀飞腾,照耀得整个大厅,明亮如画。

  凌烟阁主进入大厅以后,立即为罗天赐介绍说:“这就是本门的祖堂,两恻石室,为本门长老静修之所,密室就在神案之后,案前的火焰,由地底冒出,终年不断,也就是拙荆遇害的火窖!”

  说完,马上走向火窖前面排列的几排跪垫前,向神位跪下,通诚祝告以后,又站了起来说道:“参悟神珠,必须一双年在廿以下的少年男女,共同进入密室合参,始能见效,参悟方法,密室另有遣训,我就不多说了,现在就请小友陪同小女进去吧!说完,走进神案在角上一按,一阵轧轧之声,立即从案后响了起来!

  片刻之后,神案逐渐开始向侧自动横移,正案后的石壁上,登时露出一道小小的门户出来。

  罗天赐见状,正待向前走去,菲菲突然像想起了一件事来似的,轻轻地叫了一声喊道:

  “啊呀!糟糕天赐哥哥,你的那颗幻霞珠让恶贼抢走了,还没有收回来呀!这可怎么办呢?”

  罗天赐闻言,将手中的一个丝喜向她一扬道:“罗!菲菲小姐这不是吗?”

  菲菲不禁感到奇怪地说:“咦你甚么时候拿回来的呀!”

  罗天赐用手指了指妙手悟空说:“孙老连他的号牌,都给摸了出来,难道还会把这宝贝,给留下吗?还有甚么问题没有,如果没有了的话,我们就一起进去吧!”

  菲菲不知为甚么原因,脸孔莫明其妙地红了一红说:“天赐哥哥!你走在前面好吗?”

  罗天赐也就不再客气,点了点头,马上向门里钻了进去!

  菲菲见他进去以后,也就不再犹豫,立即跟着也走了进去!

  当她的身形,甫行进入门内,那座神案,立即擦的一声,很快地恢复原状,把门户遮了起来!

  由于里面没有光线,门户一闭,登时变成漆黑一团。

  菲菲见状,不由自主地惊叫一狂喊道:“啊”

  先进去的罗天赐,闻声立即回头问道:“甚么事!”

  菲菲没有防到他会回过头来,结果两人的头脸,正好碰个正着,嘴对嘴地吻了那么一下!

  因此,两人全都不由自主地感到心头一阵狂跳,本能地各自往后退了一步,连话都不知道说了。

  好半天,还是罗天赐比较脸皮厚点,很不自然地问道:“菲菲小姐,很对不起,刚才我不是故意的,你刚才究竟发生了甚么事情呀!”

  菲菲闻言,不禁感到从内心升起一片幽怨,显得很不高兴地说道:“天赐哥哥,谁说你是有意的呀!你这样讲不是太生份了吗?刚才我只不过因为光线突然暗了下去,微微吃了一惊而已,其实并没有甚么?”

  罗天赐这才感到有点放心地说:“菲菲小姐,这怪我太疏忽了,忘了将“幻霞珠”从丝云中取出来,否则就不会叫你吓上一跳了!”

  说完,马上将手中的丝霎解开,把宝珠从内取出!

  霎时,一幢宛如虹彩的光华,随珠涌现,使得门内的景物,很清楚地显露出来。这时,他又礼貌地问道:“菲菲小姐,现在不怕了吧!”

  可是,菲菲却答非所问,幽幽地说道:“天赐哥!几年不见,你怎么对我这样生份呀!”

  罗天赐不解地说:“菲菲小姐,我没有呀!”

  菲菲白了他一眼道:“你还说没有呢?那为甚么老是小姐小姐叫呀!”

  罗天赐愕然地说:“那我该怎么叫你呢?”

  菲菲羞涩地说道:“人家早就叫你天赐哥了,难道你……”

  罗天赐这才恍然地说:“啊这样那我就叫你菲妹好吗?”

  菲菲低着头轻轻地说:“人家的年龄本来就比你小嘛!”

  说完话后,突然惊噫了一声道:“咦!怎么里面还有一道门呀!”

  罗天赐连忙问道:“在那儿!”

  菲菲将手朝他身后一指道:“罗!就在你的背后呀!”

  罗天赐闻言马上转过身来,这才看清他们现在所处的地位,实际上并不是甚么密室只不过是通往密室的一段甬道罢了!

  菲菲所说的那道门户,就在甬道的尽头,门扇紧闭,高可百丈,比起神案后面那道小小的门户来讲,起码要大上好几倍。”

  在门框的上面,用篆体写着几个泥金大字“凌烟第一关”。

  罗天赐看了,感到有点不解地问道:“菲抹,这是甚么意思,难道进入密室,还要经无数关口不行!”

  菲菲也感到奇怪地说:“对呀,这是怎么回事呢?”

  罗天赐诧异地说:“甚么?你也不知道!”

  菲菲说道:“这儿我也是第一次进来,怎么会知道呀!”

  罗天赐想了想说:“既然如此,我们先把门打开,进去看看再说吧!”

  说完,立即迈步朝着那道门户前面走去!菲菲不待招呼,也马上紧步急跟而上!当两人到达门前的时候,方始发现在门条所嵌的石染上,还铐得有几行小字:

  “凌烟密室,内蕴至宾,持珠入关,细察机微,凭缘解禁,破求。同心,阴阳和谐,万邪难侵!万邪难侵!”

  罗天赐看了一看以后,不禁皱起眉头说道:“前面四句的意义,非常明显,可是这后面四句,该指甚么讲呢?”

  菲菲比较性急,连忙说道:“天赐哥哥,管它呢,先把门打开,进去以后再说吧!也许到了适当的时机,不用想就明白了,现在何必在这儿多浪费时间呢?”

  罗天赐点了点头道:“菲妹说得对,没有看到实际情况,凭空恐怕是想不出来!菲菲闻言,马上伸手推门,可是推了半天,连一点也没有推动,不禁感到奇怪地说:“怪事怎么这门会推不开呢!”

  罗天赐闻言,立即将整个门户,仔细地看了一看,由于他有好几次开启机关的经验,很快就发现门楣上的五个大字中间,那个一字的笔划,似乎比较粗些,登时心中一动道:“菲菲,这门恐怕是用机关操纵的,让我来试一试看,好吗?”

  说完,身形往上一窜,手指一伸,很快地往那中间的“一”字上面,按了下去!果然不错,当他的手指用力往上一按的时候,那个“一”字登时往内一缩!紧接着,门旁石壁之内,传出一阵轧轧的机括之声,密闭的门扇,终于逐渐向石壁之内缓缓地缩了进去!

  门缝微开,强光陡现,从门内直透而出,竟然使得那颖“幻霞珠”所散放的光辉,为之黯然失色!

  两人猛然一见之下,几乎吓了一大跳,彼此不约而同地猛然往后暴退!

  可是,当他们身形落地门扇大开看清里面的情况以后,不禁彼比哑然失笑,感到自己未免太过小心了!

  他们原以为里面已经一定放得有极为厉害的机关埋伏!岂知事实完全出乎他们的意料之外!在那扇门的里面,不仅没有任何机关埋伏,而且布置得富丽堂皇,简直就像一座皇宫一样!

  那是一间四方成正的石室,四壁与室项每隔一尺,就嵌得有一颗光华四财的夜明珠,怪不得在门一开的时候,强光直透而出,竟然把幻霞宝珠的光辉,都比下去了!房间里面所摆的东西,几乎没有一样不是价值连城的宝物,可是在华丽中,又不显得庸俗,这里面的东西,只要随便拿一样出去,就可以舒舒服服的过一辈子,不用发愁了!

  就是不从金钱上去衡量那些东西的价值,纯粹以艺术的眼光来欣赏,也要叫人看得流连忘返,不忍离开!

  因此他们两人呆了一呆以后,接着就被那里面的东西,给吸引得不知不觉地走了进去!

  对那些东西,逐一地仔细欣赏起来,几乎忘了他们此行的目的!

  这时,他们忽然感到,似乎有人在他们耳畔说道:“你们喜欢这些东西吗?如果喜欢的话,它们就是你的了,爱甚么就拿甚么吧,要知道,难得机会啊!”

  然而,罗天赐并不是一个贪心的人,这些东西虽然价值很高,他可并没有半点占为己有的念头,他之所以看得那么入迷,只不过是为那些东西所显示的艺术之美给吸引住了而已!

  正因为如此,他更不愿意移动其中任何一件东西,因为这整个石室的布置,也是根据美的原则,所安排的,只要随便移动任何一物,就会破坏整个美的谐调!因此,耳畔的声音,不但没有使得他伸手夫拿任何东西,反而使得他从美的沉迷中倏地清醒过来。

  神志一清,立即想起此行任务,不禁暗叫一声惭愧道:“我怎么忘了此行的目的,在参悟幻霞珠中的秘密,竟然在这儿忘神地欣赏这里的东西起来了呢?”责任心一起,神志更加清明,这时,方始发现同行的菲菲姑娘,目光正注视在一件小巧的佩饰上,似乎想拿了下来又不忍下手似的,神态显得非常痴迷!

  罗天赐一见,心中倏地一动,连忙走过去朝着她的肩膀上拍了一拍道:“菲妹,你怎么啦!”

  菲菲在他一拍之下,倏地惊醒过来,犹自感到有点沉迷地说道:“天赐哥哥,你看,这东西太可爱了,可是如果拿下它的话,又破坏了整个的美,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罗天赐正色地说道:“菲妹,如果我们这第一开都通不过,还能进一步参悟神珠的目的吗?”

  此言一出,菲菲心神猛的一震,也完全清醒过来,只不过感到有点不解地说:“天赐哥哥,你说甚么,这就是第一关吗?”

  罗天赐尚未答话,室中已经响起一个苍老的声音说道:“不错,这就是第一关的秘密,只要你们心中有一丝责念,随便动了这屋子里任何一件东西,你们就会丧失记忆,被送了出去,再也没有资格进去了,现在霞珠的第一道禁制已解,你们马上就可以发现第二关的位置了!”

  罗天赐与菲菲两人间言不禁愕然四顾,想把发话的人找了出来。

  然而,他们不但没有找到任何人,相反的,在那微一愣神之际,整个屋子里的东西除了嵌在墙上与屋顶上面的明珠依旧存在以外,其余的东西,竟然必如同镜花水月一般一幌不见。

  这一来,可把罗天赐给弄糊涂,不禁惊叫一声道:“咦!这是怎么回事呀!”

  倒是菲菲这次却比他平静,闻言笑着说道:“天赐哥,我想起来了,实际上刚才我们所看到的,是一种幻境,因此我听到我爸爸说过,好像我家的先祖,有人懂得幻形术的禁制!”

  罗天赐这才恍然地说道:“这样说来,刚才的声音,也是一种幻觉罗!”

  菲菲说:“大概是吧!管它呢我们先办正事要紧。”

  罗天赐间言,立即张目向石室四周,望了过去。

  由于室内幻境尽情,第二道门户,也显现了出来,一切均与第一开的外形,差不了多少。

  当罗天赐依样葫芦,用手指往那中间的“二”字上一按的时候,又使得他们两人不由自主地吓了一大跳!显现的情况,竟然又出乎他们的意料之外——

  
 

 
分享到:
牡丹花仙5
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第十四幅
1金元宝
贾府丫鬟鸳鸯为何宁死不上贾赦床
唯一被老婆挤兑得离家出走的开国皇帝
苏明允 二十七 始发愤 读书籍 彼既老 犹悔迟 尔小生 宜早思95
喜羊羊与灰太狼之狼披羊皮4
女娲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