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璇玑飘渺步 >> 第四十章 互逞机谋 小侠忍辱假归顺 争取信任 一场剧战示诚心

第四十章 互逞机谋 小侠忍辱假归顺 争取信任 一场剧战示诚心

时间:2014/5/9 23:06:08  点击:2624 次
  罗天赐想了一想说:“在我没有答应以前,我想问几个问题,是否可以!”

  董武说:“如果可以说的,我一定作答!”

  罗天赐说:“很好,首先我要问你们,把此地的主人怎麽样了!”

  董武说:“同阁下一样,只是暂时被本教囚禁起来而已!”

  罗天赐说:“真的?”

  董武说:“没有骗你的必要!”

  罗天赐说:“好,我相信了,囚在甚麽地方!”

  董武说:“你想救他!”

  罗天赐说:“我已经落人你们掌中,可能吗?”

  董武说:“那你何必问!”

  罗天赐说:“因为我想请你们让我见他一面!”

  董武说:“如果你答应归顺本教,那没有问题!”

  罗天赐说:“好!这个暂时不谈,我想请教!你们教主是谁?”

  董武说:“碍难奉告!”

  罗天赐说:“你们既然要我归顺,如果我连教主是谁,都不知道,又怎麽知道值不值得呢?”

  董武说:“可是你现在还没有表示归顺呀!”

  罗天赐说:“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他是不是蛇魔的传人!”

  董武说:“你既然知道了,又何必再问!”

  罗天赐说:“我想知道他真正的身份!”

  董武似乎心神一震,停了一停,方始答道:“等你归顺以後,自然明白了!”

  罗天赐不禁沉默下来,心知这位董武的心机很深,决不可能从他嘴里探出甚麽隐秘来,因此,也就不再继续发问。这时,那位妙手悟空忍不住地间:“恩主,你是不是准备归顺呢?”

  罗天赐不答反问地说:“依你的意思,该怎麽办!”

  妙手悟空朝他眨了眨眼道:“恩主!有道是在人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罗天赐会意地说:“那你是同意归顺罗!”妙手悟空说:“除此以外,还有甚麽可想呢?”

  罗天赐说:“他们会放心吗?”

  此言一出,隐身在外的董武马上说道:“只要你们有这份诚意!我们自然放心!”

  罗天赐说:“要怎麽你们才能相信我们的诚意呢?”董武说:“假如你们有这份诚意的话,只要吃下我们留在石牢的药丸,连续三天以後,我们就可以放你们出来!”

  罗天赐心中一动道:“那是甚麽药丸,放在那里!”

  董武得意地说道:“我也用不著瞒你们,那是本教特制的一种毒药,只要你们肯把它吃下去,就不怕你们说话不算话!东西就放在石牢右边的墙角上,在那儿有一粒凸出来的珠子,只要你们用手一接,就可以看到?”

  罗天赐说:“为甚麽要等二天以後,才把我们放出呢?”

  董武说道:“没有甚麽,我们要察看一下,你们是否真的扮药丸给吃下去了,因为像你们这种内家高手,如果用内功将药丸里住,我纵放你出来,那岂不是纵虎归山了吗?”

  罗天赐说道:“难道我们不可以用内功永远将它裹住吗?”

  董武说:“那药的毒性,每天必定发作一次,到时我们自然知道你们是不是真的把它吃了?”罗天赐登时眼神一亮,已经知道那是甚麽药了,不禁心中暗喜地想道:“这可叫做天无绝人之路,本来我还打算冒险和你们一拚的,现在倒用不著了!”

  不过,他为了不使对方动疑起见,却装出一付不太情愿的样子说:“这……这……这岂不是太不信任人了吗?”

  董武说道:“兵不厌诈,否则,我们怎能知道你是真心,还是假意!”

  罗天赐故意沉思了一会,方始问道:“毒性发作的时候,是甚麽情形!”

  董武说道:“这点恕难奉告,反而不会叫你们马上死就是了!假如你们想装出一付中毒的样子来骗我们,那可办不到!知道吗?”罗天赐一听此话:心中已经笃定,不禁与妙手悟空相视一笑,然後装作非常犹豫地说道:“难道没有别的方式可以代替!”

  董武断然地说:“舍此以外,别无他途!”

  罗天赐说:“难道我们发誓也不成吗?”

  “牙疼咒儿,人人会发,其实,只要你们按时服下解药,决不会发生任何痛苦,又有甚麽好顾忌的呢?”这时,妙手悟空像是已经为他的一言辞所动,毅然地走向石牢的墙角道: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只有这麽办了!”

  可是,罗天赐却突然制止他说:“孙老,且慢!”

  妙手悟空道:“恩主,好死不如赖活著,难道你不想与父母见面了吗?”

  罗天赐装作无奈地说:“你说得固然不错,假如我们归顺以後,只是一名小喽罗,又有甚麽脸面去见父母呢?”

  董武在外闻言,立即答道:“小侠如果有意归顺,教主已经吩咐,第一副教主的位置,一定给你!”

  罗天赐装作坪然心动地说:“这样说来,我倒可以考虑考虑了!”

  董武说道:“职时务者为俊杰!像你这麽年轻,又有这麽大的一身本领,如果死了,不太可惜了吗?我劝你还是不要考虑了!”

  罗天赐苦笑一声说:“今天为势所迫,我只好屈服了,假如我能够弄到解药,解除你们所下的药毒以後,那时就不要怪我翻脸无情,要对不起你们了!”

  董武说道:“那是以後的事,你们要想脱困,还是先把我们留置在石牢角上的药丸,吃了下去再讲吧!”罗天赐这才转头向妙手悟空说道:“孙老,你把药丸取出来吧!谁叫我们自投罗网呢?”

  妙手悟空闻言,马上走向墙角,发现那儿果然有一颗凸出地面的小珠,伸手一按之下,石壁上面,马上露出一个小洞,里面放了一只小小磁瓶。当他将磁瓶取了出来,拔开瓶塞一看的时候,一股浓郁的香味,登时弥漫全室,将瓶口往上一倾,正好是六颗豆大的黑色药丸。

  这时那位董武的声音,又传了进来说道:“请你们每天这个时候,吃下一粒药丸,当药丸吃完以後。我们自会将你们放了出来!现在只好暂时委屈你们几天吧!”说完,又隐隐传来一阵脚步声音,逐渐向远处退夫!显见人已离开,不再对他们的行动,加以监视了。

  这时,妙手悟空不禁向罗天赐的身边,走了过去,轻声地问道:“恩主,难道我们真要把这药丸,吃了下去!”

  罗天赐闭目凝神,仔细察听了一会,方始从他手将药丸接了过来,一粒一粒放在鼻子上面,仔细地闻了几遍以後,这才说道:“不错,这玩意儿正是用天竺出产的罂粟花制成,没有掺杂其他毒物,为了使中毒的情形,逼真起见,我们必须先吃下去!妙手悟空闻言:心中大定,马上从他手里,取下一颗,毫不犹豫地将头一仰,吞了下去。紧接著,罗天赐也吞下一颗。

  然後将其余四颗,重新藏入磁瓶,收藏起来。

  两人吞下药丸,不到一会见功来,立即感到精神焕发,活力充沛。

  尤其是妙手悟空,简直就像是徒然之间一下年轻了十岁似的。

  因此,他不禁感到非常意外地说:“假如我们不是明白此物的底细,我真不相信,这会是一种毒药,如果说是增长功力的灵物,恐怕还要使人相信呢?”

  罗天赐笑了一笑道:“正因为如此,所以才会使得很多人上当,落入他们的控制呀!不过,等到明天药力快要消退的时候,恐怕你就知道厉害了!”

  妙手悟空说道:“那会怎样?”

  罗天赐说:“我仅仅知道毒瘾发作的时候,混身无力,眼泪鼻涕一齐往外流而已,真正的滋味,恐怕只有身受的人,才能真正体会出来,所以我们必须真正吃下,才能使得表情迫真,以免引动他们的疑心。”

  妙手悟空说:“三天以後,他们把我们放出以後,恩主有甚麽打算没有!”

  罗天赐说:“依你看呢?”

  妙手悟空说:“我的意思,即令他们放我们出去,暂时还用不著和他们翻脸,最好惜此机会,多探听他们一点隐秘!”

  罗天赐心有成竹地说:“孙老说得不错,我的意思,也是如此!”

  说到这里,突然以手接唇,示意禁职地说:“小心,他们的人又来了!”接著,马上大声地说道:“孙老!你感到怎麽样?”

  妙手悟空会意地说:“奇怪?这药吃了下去,怎麽好像年轻了十岁似的,恐怕不是毒药吧!”果然,他的话一说完,上面立即传下董武的声音说道:“不错,这药吃下去的第一步反应,就是精力充沛,由这一点看来,足见你们已经把它真正吃了下去!”

  妙手悟空连忙说道:“既然你们相信了我的诚意,那应该马上将我们放出去呀!中秋佳节,把我们闷在这间暗不见天日的牢房里喝西北风,未免太煞风景了吧!”

  董武说:“对不起,在药性的反应,没有完全符合以前,我们还不能完全相信,不过,假如你们肚子饿了的话,我们倒可以给你们一份最精致的酒菜来。”

  妙手悟空说:“老夫与恩主已经半天没吃东西了,肚子还有不饿的道理,要有酒菜,就快点送来吧!”

  董武笑道:“两位既然已经诚心归顺本教,以後就是自己人了,饮食的问题,自然用不著你们担心,早就已经准备好了!”

  妙手悟空说:“那就送进来呀!”

  董武说:“对不起,那要麻烦你们自己拿一拿!”

  妙手悟空道:“在甚麽地方?”

  董武说:“在左边的墙角上,有一颗同样的珠子,按下以後,自然会有酒菜出现,这三天,怠慢一点,三天以後,再当面谢罪吧!俩位如果有甚麽事情,只要抬头向右边墙角的上方,马上就有人来听候吩咐,现在如果没有甚.麽事的,我就告辞了,明天再见吧?”

  罗天赐两人连忙同声说道:“没有甚麽事了,董兄尽管请便好了?”

  说完,罗天赐立即又凝神静听了一会,直待感到对方确实已经无人在上面监视了,方始对妙手梧空说道:“孙老,你过去把酒菜取了出来吧?我们从金鹧背上下来以後,就一直到了这里,肚子也实在有点饿了!”

  妙手悟空依言走到左边墙角,用手朝那颗珠子上面一按,果然石壁上面,又自动露出一个彷佛柜子似的石洞来,里面碗筷酒菜,摆得满满的,足够两人吃还有多的!

  不过,那石柜与外面没有任何地方相同,真不如是怎样把酒菜送进来。妙手悟空一面将酒菜搬了出来,一面赞叹地说道:“这座石牢,建得真绝,就是会缩骨玄功,也休想找到一条出入的缝隙,真不知他们是怎样建造的!”

  罗天赐说:“假如机关不巧妙的话,也就不能算是鬼手鲁班公输前辈的杰作了,老实说,他们的石壁厚,也困不住我,其中夹得有公输前辈的机关埋伏,我可就不敢冒险了!”

  妙手悟空说:“其实这样一”来,对於我们更为有利,他们大概做梦也想不到,你已经对於他们那种用来控制的药丸,研制出了解药,这才叫做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呢!”

  罗天赐说:“不过,我们还是多加一点小心才是,这家伙绰号亚鬼谷,恐怕还会有许多阴谋诡计,我决不相信他会如此容易,就将我们放出!”

  妙手悟空说:“我们不是吃了他们的毒药吗?”

  罗天赐说:“虽然我们吃了他的毒药,可是在毒性没有发作的时候,我们仍同常人一样,而且精力更加充沛,假如有人抱著必死之心,在毒药没有发作以前,同他们拚了,他能不防备吗?”

  妙手悟空说:“难道他们现在控制的人里面,就没有这种人吗?”

  罗天赐说:“你忘了那些人的家人,也都落人了他们的控制吗?我们的情形可不同啊!”

  妙手悟空不禁感到无比钦佩地说:“恩主,想不到你第二次出现江湖,已经变得这样精明了,孙大虽然是老江湖了,也此不上恩主的细心啦!”

  罗天赐笑了笑道:“老实说,我小的时候,就以恶作剧出名,只不过後来经过秦老师的教导以後,才不再用心机了,现在他们要和我使坏,那我也用不著对他们忠厚了!”

  妙手悟空说:“对,对,对大王,讲模义,对桀纣,动干戈,就是圣人,也是如此,这道理实在对极了!”这时,他已经将石柜里面的酒菜搬了出来,因此,马上犹豫地说道:

  “恩主,你看,他们会在酒里再做甚麽手脚!”

  罗天赐说:“这个我想不会,不过,小心一点,还是好些,让我试试就知道了?”

  说完,马上从口袋里,取出一锭银子,在酒菜里面试了一试,发现银子仍旧光洁如新,方始继续说道:“酒菜里面,没有半点问题,真正的阴谋,恐怕要到明天,才会出现,我们现在还是安心吃喝,先把肚子填饱了再讲吧!”

  两人吃喝完毕,不见日月,两人静坐调息回醒以後,根本就不知是甚麽时刻!正待抬头向右边墙角发话招呼,询问时光的时候,突然感到混身不自在起来!开始的时候,还不怎麽难过。

  不一会,就感到心中说不出来的烦燥,喉咙里面,莫明其妙地广了起来。想要运功相抗,却发现混身乏力,说甚麽也提不起劲来。又一会儿,混身像打摆子似的,一会儿冷,一会儿热,竟然忍不住地发起抖来,心里就像突然掉进虚空里面似的,简直找不到一个落实的地方。

  身体里面,更产生一种非酸非麻,非痛非痘的滋味,难受得比万蚁噬心,还要难曼。在这时,不但坐立不安,迫得在地下满地打滚,同时,眼泪鼻涕,也不由自主地流了出来。那一份狼狈的样子,实在令人看了可怜!

  更厉害的,意志在这时也变得非常薄弱,只要有人能够帮他们解除这份难受,那怕叫他做任何卑鄙的事都在所不惜。

  因此,他们忍不住呻吟出声地喊道:“解药,解药,请你们把解药快点拿来好吗?”

  这时,董武的声音,马上从上面传了下来说:“解药就在你们原先拿药的那个老地方,现在已经是第一天的晚上了,到了明天,你们就可以自由了,不过,现在还不能把你们放出来,知道吗?”

  妙手悟空这时已经忍耐不住,间言以後,马上连爬带滚地朝著墙角移动过去,用手一按小珠,果然在老地方,又发现了两颗红色的药丸,用磁盘托住,摆在那儿!不过,他伸手去取药丸的时候,罗天赐突然用传音向他说道:“孙老!慢点,那恐怕不是解药,千万吃不得?”

  可是,妙手悟空的意志,这时几乎已经频临崩溃的边缘,虽然听到罗天赐的声告,仍然忍不住地将手一向那两颗红色药丸,将它们拿了一颗下来。

  这时,罗天赐已经将自己制链的解药,暗中服下,见状不禁大急,因为他知道这种罂粟丸的临时解药实际就是一颗同样的罂粟丸,决不会是红色的东西,显见亚鬼谷在那红色药丸上面,弄得有鬼,可是,这时上面有人在那儿监视,如果冲过去阻止,势必马上露出马脚,那可怎麽办呢?”

  就在这时上面突然人声大哗,似乎听得有人大声喊道:“捉奸细!大家快来捉奸细呀!”

  罗天赐登时心中一喜想道:“这一来,他们一定分神注意那边去了!真是天助我也!”

  心念一起,早已伸指一弹,射出一缕指风将妙手悟空拿到手里,正准备放进口里的那颗红色药丸,弹落地面,同时用传音的方式,再度问妙手悟空警告道:“孙老那不是解药吃不得!”

  妙手悟空手里的药丸,被罗天赐一指弹落以後,不由自主地愣了一愣,罗天赐则趁著这个机会,马上连爬带滚伪装迫不及待地争取解药,很快靠近妙手悟空的身边当妙手悟空伸手准备去取那第二粒红包药丸的时候,抢先一步,将药丸抓到手里,同时另一只手取了一颗自练的解药,迅速地朝著妙手捂空嘴里一塞道:“这颗是你的!那颗给我!”

  妙手悟空被他塞下解药以後,登时安静下来。罗天赐这才嘘了一口气,用传音向妙手悟空说道:“孙老!你怎麽搞的,那两颗红色药丸,根本不是解药,怎麽你还要吃呢?”

  妙手悟空这时神志已经逐渐恢复正常,正待开口说话,罗天赐连忙又用传音吩咐他说道:

  “孙老,用传音,躺著不动,以免上面的人发现漏洞!”

  妙手悟空这才赶紧将快要出口的话,硬咽了回去,改用传音说道:“恩主,这玩意真厉害,虽然我已经听到了你的警告,可是意志仍旧不能自主,想赶紧将那红色药丸吞了下去!”

  罗天赐这时一面将那红色药丸,凑近鼻子,仔细地闻了又闻,一面用传音回答妙手悟空的话道:“孙老!这样说来,可怪不得你,我应该早俗解药给你的,幸亏上面有警,否则岂不露了马脚吗?”

  妙手悟空传音道:“恩主未免太过虑了,只要你没有吃下这种红色药丸,那就好了,牺牲我有甚麽关系呢?”

  罗天赐传音说:“那怎麽成,我能眼见你受害而不管吗?”

  妙手悟空传音感激地说:“恩主怎麽可以因我一个人,坏了大事呢?你的一身,现在已经与整个武林,息息相关,假如因为我的关系,败露了行迹,老奴的罪孽,可就大了!”

  罗天赐传音道:“好了好了,现在事情已经过去颗红色药丸,究竟是干甚麽用的再说吧!”

  片刻之後,石牢上面,忽然传来董武的声音喊道:“不用再说了,让我研究一下。罗少侠,你们把解药吃了没?”

  这时,罗天赐已经把红色药丸的性质,研究出来,连忙向妙手悟空传音说道:“孙老,快装作罂粟毒丸药性未解的样子!”

  紧接著,马上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呻吟地问上答道:“黄堡主,这解……药……怎…怎麽……不…管…管用呀!”

  董武闻声,登时嘴里发出一阵兴奋地笑声道:“啊刚才我忘了交待一声,你们必须将那毒丸与解药同时吃下,才能有效,因为有外敌来侵,一时疏忽,真是对不起!”

  罗天赐不禁在心里暗骂一声想道:“鬼话!假如我不是在“龙潭隐阙”,看了许多失传的医书,还真会被你骗住了,哼!这种红色药丸,分明是控制心神的迷魂蛊药,你还以为我不知道吗?哼!这一来,你这个恶鬼谷,可要上小爷的大当了!”

  心里想著,嘴里却装著非常惶急的样子答道:“糟糟糟……糕!这…可…可…怎麽办……

  呢?”

  董武得意地笑道:“没有关系,你们现在马上将那毒丸,吃下一颗,还来得及!”

  罗天赐说:“真……真……的!”一面说著,一面已经用手从身上将那只装著毒丸的药瓶,取了出来。

  这时,董武已经回答说:“我们马上就是自己人了,骗你干嘛?”

  罗天赐闻言,早已迫不及待地将毒丸倒了出去!将头一仰,吞了一颗下去!妙手悟空也装出一付迫不及待的样子,不等罗天赐将药丸递了过来,就抢了一颗吞下。不到一会儿,两人登时精神焕发地从地面一跃而起,同时深深地呼了一口气道:“啊真灵!”

  董武从上面的机关看到他们的情形後,不禁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神秘笑容,轻轻地自言自语道:“现在就不怕你们不听话了,哼!你们那点死心眼,还能瞒得过老夫吗?”

  紧接著,他又大声地向石牢里面发话道:“罗少侠,老夫想提早一天,现在就把你们放了出来,怎麽样!”

  这时,妙手悟空已经得罗天赐暗中传音指点,立即装出一付心神受制的神态,与罗天赐两人,恭声地答道:“悉听堡主吩咐!”

  董武闻声,马上说道:“请注意,我马上将上面的钢室放下,你们进入钢室,就可以出来了!”话音一落,只听得一声轧轧之声,从头顶响了起来!

  紧接著,项壁上面,一块方形钢板,已经缓缓地朝下降落!

  两人一见,连忙闪向一边,以免被钢板压住!

  瞬息间,钢板落地,他们进入凌烟闻时,被接待的那间钢室,已经显现出来。两人毫不犹豫地走进钢室之内,眨眼间,就回到了地面。他们还没有走出钢室,即已听到,在庄院的一角上,叱喝之声不绝於耳,显见来人尚未离去。

  这时,那位恶鬼谷董武,已经闪身走了进来,向他拱手一揖说道:“两位从今以後,就是自己人了,昨天非常失橙,老夫首先向两位致歉!”

  罗天赐与妙手悟空装作非常恭顺地说:“那里,那里,那是堡主对我们的爱护,今後尚祈多加指教,有所差遣,决不推辞!”董武神秘地笑了一笑说:“现在马上就有借重的地方,不知两位是否肯出手帮忙?”

  罗天赐与妙手悟空异口同声地说:“但听吩咐!”

  董武马上说道:“哪里!二位请跟我来!”

  说完,也不管罗天赐两人是否答应,立即身形一幌,朝菩幻室外面,闪了出去!罗天赐与妙手悟空两人,也就不再作声,非常温顺地跟了出去。董武一出钢室房门,立即领著他们朝著庄院东北角上,那叱喝连声的地段,飞也般地走了过去!

  罗天赐不禁心中暗喜地想道:“我正愁找不到藉口叫来人逃脱你们的毒手,没有想到你竟主动地要我出手相助起来,我非得叫你们弄行一个土头土脑不可!”

  心念一转之下,三人已经来到打斗的地方!罗天赐定时一看,只见那位自称凌烟阁主的林世雄,与身份比他还高的那位管家,以及几个身手与他们差不多的一流高手,此时正关住一个须发皆白的老人,在那儿激战不止!那老人身手之高,竟然此以前此阁的老主人萧自在,还要厉害!

  因此,围攻他的人虽多,仍旧对他无可奈何,不但没有伤著他的一根毫毛,直至常常险状环生,反而为他所伤!这还是那些围攻的人,身手相当不弱,同时使用一种合攻的阵法,被追此退,配合无间的关系,如果散漫应战,恐怕早就有人挂彩,根本因不住他呢?

  罗天赐不禁大感惊讶地想道:“咦这人是谁,竟然有这大的本领,怪不得亚鬼谷要赶紧将我放出来了!”、动念之间,两眼已经朝著老人的脸上,仔细望了过去!这一看之下,不禁使得他更加感到意外起来,几乎失声叫出口地想道:“啊”会是昨天在路上走的那个老人家,竟然连我都看走眼了,这一来昨天我倒成了狗咬耗子,多管闲事了!”

  正在想著的时候,那位老人,也已经看到他了,不禁欣喜地喊道:“小哥儿,你已经出困啦!快随老夫往外闯!这儿不是善地!”话音一起,只贝他突发神威,手中剑光一开,围攻的人,已经让他刺倒一个!那些人所依仗的,就是一种连手合击的阵法,倒下一人,阵法登时失去了作用,如何还能挡得老人的攻势!警呼之声,尚未出口,却已让老人闪出重围,朝著罗天赐这面冲了过来!

  董武见状,马上将手朝著罗天赐一挥说:“你们还不出手,将这个老贼格毙,更待何时!”

  罗天赐闻声,立即向前猛的一掌,朝著那位老人身上,狠狠地拍了过去喊道:“老贼!

  擅阅本教重地,该当何罪,还不与少爷把命纳来!”

  白发老人似乎感到大出意外地喊道:“咦小哥儿你这是怎麽回事,怎麽帮起敌人,打起来救你的人来啦!”好在他的身手极高,虽然被罗天赐这种突如其来的行动,弄得大出意外,但反应之快,仍旧能够及时身形一幌,躲开罗天赐那一掌突击。

  罗天赐不等他身形站稳,又猛的一个转身,追击而至地喊道:“哼!老贼,那个本少爷与他们本来就是一家人,那个要你来救!”老人不禁呆了一呆,登时先机尽失,迫得步步後退。

  他似乎也因此被罗天赐的行动,激起了无限的怒火,手中宝剑一振,再也不客气地同罗天赐拚命过起招来,同时暴阳一声喊道:“好小子,算老夫瞎了眼睛,照你昨天的行为看来,我还只当是一位侠义君子,原来你与他们还是一丘之貉!老夫这一番好心,真是让狗吃了!”

  罗天赐冷哼地说道:“本来你就是狗咬耗子,多管闲事嘛?哼,昨天你这老贼,居然装得那麽像,害得少爷伤了许多自己人,现在可要从你的身上,一一讨了回来!

  喊声一起,大家谁也没有看清他是怎麽动手的,已经刷的一声,将那老人的一只衣袖,扯了下来。老人似乎没有想到罗天赐的本领,会高到这种程度,不禁羞愤得老脸通红,竟然不顾罗天赐的攻势,手中宝剑一抖,一招“直捣黄龙”,从中官硬刺进入,同时怒喝一声喊道:“好小贼!老夫今天与你拚了!”

  这一招“直捣黄龙”,完全是一种同归於尽的打法,罗天赐的功力,高过於他,自然不肯和这样硬拚!”这一来,登时迫得往旁一闪,夺到先机,终於让那老人,抢了回去!

  老人一招抢回先机,马上得理不饶人,只听得:

  品!品!品!

  一阵气嘶风之声,从他手里,急剧的响了起来,眨眼之间,竟然让他发出二三十招之多。

  剑光眩眼欲盲,根本使得人无法看清双方的人影了!

  可是,老人的剑招,虽然怏捷狠辣,似乎仍旧伤不到罗天赐的一寸衣角,因为,大家虽然看不清罗天赐的人影,却听到他用平静的声音,在那剑影之中,讽刺地喊道:“老头儿,最好还快一点,否则,你的气势一哀,就有你好看的了!”

  显而易见,罗天赐是在存心对他加以戏弄。不过,董武看到这种情形,却感到有点不耐烦地喊道:“罗副教主,不要逗他了,快点结束,我们还有事情商量呢?”激斗中的罗天赐,听到此话,马上张口发出一声长啸喊道:“遵命!老贼,撒手啸声一起,只听得:

  当当当—

  一声金属振荡的声音,从那模捆不清的人影之中,倏地响了起来!

  紧接著,在日光之下,一溜银色光芒,冲霄而起,呼的一声,向著外面飞时而逝那位老人也同时发出一声惊骇的呼声喊道:“呀我命休矣!”人影一幌而现,大家这才看到,老人手中的长剑,不知何时,已经不见了影子,同时罗天赐的手掌已经按上了他的胸口,正要狠狠的拍了下去!然而,就在这时。高空之上,突然传来:

  咕—

  一声清幽的禽鸣。大家还没有弄清那是甚麽叫声,就只感到天色猛然一暗,一团其大无比的金云,急降而下地猛压而至!那片金云,尚未到达大家的头项,劲风已经压得使人喘不过气来——

 

 
分享到:
东郭先生和狼的故事4
惨遭唐玄宗妹妹强暴的唐代大诗人
曰岱华 嵩恒衡 此五岳 山之名17
李世民和魏征
1.有钱没文化的,你看不上。
白雪公主
盘古开天辟地
飞廉,鹿身,头如雀,有角,蛇尾豹文。有说其为风伯。但我觉得应该是操纵风力大气的神兽更合理。《楚辞(离骚)》有载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