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璇玑飘渺步 >> 第二十章 出困无方 小侠耐性习玄功 尽获真传 怪蛇突现出绝境

第二十章 出困无方 小侠耐性习玄功 尽获真传 怪蛇突现出绝境

时间:2014/5/9 22:39:24  点击:3043 次
  吃的问题倒好解决,在第四间石室里,他找到那股既可充饿,又可解渴的乳泉,同时洞府外面,那块占地数亩的地底大花园,里面种了无数水果山药之类的东西,就是在这里待上一辈子,也不用担心吃的东西。

  可是出路问题,仍旧把罗天赐给难住了,因为明因老人的那位叛徒,不但将洞府从外反锁,洞顶的通路,凡是那些可以容人钻出钻入的圆孔,也都让他在外面用岩石塞得死死的,没有留下一个,难不得早先他所看到的圆孔,直径最大的,也不过两三寸的左右,现在洞府里,几乎没有一件铁器想要从新把那些孔道挖开,根本就办不到,何况,上下的距离,几达百丈开外,就是有了工具,也无法上去进行挖掘。他在无比的失望下,只好把心定了下来,集中心力,苦练武功与阅读明因老人所留下来的那些上古秘典,看看是否能够找到办法出困。

  心里作了这番决定以后,首先回到原来那个火龙盘据的石窟里面,把那只尚在酣睡的异兽肭龙抱了上来,用石块堆砌一间小小的兽屋,把它安顿下来,然后将其余的几间石室一一加以整理。

  这时,他方始发现,其余四间石室,除了正室为明因老人的法体所在,没有甚么特殊的用途以外。

  第三间石室,尽是些石制的古怪事物与刀斧之类的工具,根本弄不清楚那是干甚么用的!

  第四间石室,倒看得出来,是用来练药的丹室,那里面锅盆炉鼎,样样俱全,只不过全是一些陶瓷之类的土器,与石头雕凿而成的东西。那道乳泉,也在里面,泉眼在内壁之上,被一个玉石塞子塞住,泉眼的下面,摆著有一口石缸,只要把玉塞拔开,乳泉就涓涓地向外流出,泻入石缸之内,只不过份量很少,流上一整天,最多可得两三碗的份量,明因老人早先凿出这股乳泉的作用,只不过是用来调药的,饮水还是从下面那个石窟的水眼吸取,想不到被困以后,这一点灵泉,却成了他的主要食粮。第五间石室与正室相同,里面也摆着”张塞玉石榻。原来是明因老人那个叛徒练功用的,现在自然也是罗天赐练功休憩的地点了。

  忙了两三天,总算把里里外外,全部整理就绪时,那只肭龙,也像他预料一样,从酣睡中回醒过来,使得他不致再感寂寞。

  更使得他高兴的,是那只金鹧,居然也寻到了这座隐藏地底的岩窟洞顶,从一个三寸宽的圆孔中,硬挤了下来,返回他的身边。

  由于那个圆孔,还不够大,它挤是挤下来了,却受了擦伤,因此,再也不敢飞出去了,这一来,却产生了一个问题,因为这两只神物,都是荤食的动物,石窟之内,只有山药水果之类的植物,它们岂不是找不到食物了吗?

  罗天赐愁了半天,最后发现那条火龙的尸体,因受寒玉气脉的响应,始终保持新鲜不坏,倒可以让它们吃上一个半月的时间,总算暂时把问题解决了,至于火龙尸体吃完以后,又该怎么办,那是以后的事,只有等到那时候再说了,结果,火龙尸体还没有吃完,就发现下层石窟的水眼之中,经常有鱼类漂了上来,根本就用不着他再费脑筋。

  心思放下,罗天赐方始从新把那一部“明因秘录”从头至尾,仔细加以研读。除了那些指导练功的口诀,一时之间,仍旧不易领悟以外,却对修习的程序,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明自在书室内壁之内,那一幅天文星象的画图中几个主要的星座,也正是控制重要秘岌的机关,那些机关开启的方法,非常巧妙,如果他不按照顺序,把一段一段功课修习完毕,就无法开启下一程序的机关,想要一等而进,根本就办不到。

  在第一个阶段里,他所需要修练的,是一种扎基的玄功,叫做“潜虚元功”。这一种玄功,是明因老人穷究宇宙奥秘以后,发现万有均由阴阳二气,相搏而成。二气,动则散为光、热、力、电、凝则构成实体。

  人得二气之精,虽与草木土石,飞潜动植之类的万物,同为实体,却能自主二气之动静散凝,发挥二气之功能,所能自主者虽不太多,即已成为万物之灵。其中睿智之士,略窥此中奥秘,深知人体潜能无限,如果能够打破生理上的极限一定可以与天地同寿,万物同德,因此产生了仙道玄功的修练。

  然以未明究竟,虽然因此将生理上的潜能,发挥到了极限,再进一步,就感到有点力不从心了。

  偶然也有一两位,偶然巧合获得大成的人物,也只知其然,不知所以然,不是记载不详就是乱说一通,无法使人了解。

  “潜虚元功”即依此根本之理参悟而成,使得心意与二气相应,一旦掌握了二气消长之因,自能随一息加以变化。

  本来,这种夺天地造化的功夫,极难修练,再聪明的人,如果没有五年以上的时间,决不可能有任何成就。

  但天下就有那么巧的事情,罗天赐以前在南海魔岛之上,得五凤丹气导引,无师自通的那套特异的内功心法,竟然与明因老人所创“潜虚元功”的初步筑基功夫,暗暗相合,只不过罗天赐弄不明白其中的道理而已,看到老人“秘录”之中的记载以后,登时豁然贯通,不到半年功夫,即已小有成就。

  这时,他体内的真气,不但可以分合由心,隐显随一息,而且可与外界二气相感,使得四周的事物都可以随着自己的心意支配,使其发生变化。

  比如说,四周的空气,本来是阻碍不了任何多物的,但在罗天赐的功力运转之下,却可以使得它们变成一层有盾,碍的无形气障,就是神兵利器,也砍它不动。假如说存心使,真气扩散的话,则可以发光,发热,忽刚忽柔。

  如果聚于一点,则不但飞花摘叶,均可伤人,就是虚空一指,也可以杀人于无形之中,而一点看不出伤痕来。

  心与外合的话,不但入火不热,入水不浸,功力高时,即使砖石壁,也挡不住他的身体,简直可以透体而出,而墙壁如旧。

  当然,这许多神通,一定要行起功来才可以办到,但时间的长短,却受着修为深浅的支配,罗天赐虽然小有所成,如果想仗此出困,还无法办到。

  在这个阶段里,除了修练“潜虚元功”以外,还得把那些露出地面的书籍,整个研读完毕。

  这本来也是一件非常费时间的事,但罗天赐把那些典籍核查了一下,发现里面大多数都已经读过,只不过自己读的,内容方面,因为流传太久,错误的地方很多而已,这一部份书籍,只需要校正一下错误,就可以了,真要仔细读的,只有四分之一还不足的一些失传绝学,因此,这一方面也不需要太多的时间。

  所以,第一个阶段的修习,仅仅只一化了两年不到的时间,就已达成明因老人所订的进度,可以开始第二阶段的功课了。

  这时,他才发现,隐藏第二阶段各项典籍的机关,必须运用第一阶段的学术知识,加以推断,才能找得出来。

  当他把机关的位置算出找到以后,更非运用玄功,无法加以开启。

  这种措施,恰好等于所学的考验,罗天赐不禁对于这位先师设想的周密,感到无限的钦敬!

  第二阶段在武功方面,为招式的变化,但无”定法则,只不过指点他如何观察万物之变化,了解其中生克的道理,则任何动作,只要运用得宜,都可以成为绝招。这一点说容易固然非常容易,说难却比任何事情都难。

  第一,自然现象,隐显不一,想要彻底观察无误,如果不借助科学的仪器帮助,往往差之一毫厘,失之千里,结果不但无益,反要闹出笑话。第二,常人受着生理构造的限制,即令观察正确,对于万物的动作,也无法学得一模一样,真正灵活运用,所以任何招式,变化都不可能达到没有半点空隙的境界。假如学会了“潜虚元功”,情形就不一样了,不但自己身体的活动,不再受生理构造的限制,可以学甚么就像甚么,而且五官灵敏的程度,也比常人不知道高明多少倍了,只要懂得观察的方法要领以后,即令没有仪器的帮助,也不致于发生错误,只不过比较费事罢了!假如能够做几样器材补助观察,再加上思维的推究,几乎可以百无一失,而且轻松很多!

  这时,罗天赐方始明白第二石室里面,那些奇形怪状的玩意,是干甚么用的了。不过,这是一门没有止境的学问,得到要领以后,必须离开洞府!实地观察万物才能有所得益。

  现在所能了解的,只不过是观察大法的训练而已,但这不是一朝一夕之功,罗天赐几乎摸索了一年多的时间,而且在明因老人留下那许多实际观察成功的范例典籍的印证下,最后才真正得到领悟,所以这个阶段所读的书籍,与武功方面,完全是一回事。

  第三阶段的武功,为心与物合的探究,也就是佛家所谓“他心通”的神通,只不过他心通为同类相应,这里的范围,却包含了全部有生命息识的东西而已。这方面,罗天赐又得了一个便宜,恰好有两只神物在他身边,得到它们的帮助,不到一年功夫,就已摸着了其中的门径。

  在血一籍的研究方面,为药理医道,罗天赐早有良好的基础,更事半功倍,比起第一第二两个阶段来,简直是容易多了。

  自然,他仍旧有许多没有学过的东西,例药物方面,有关搜奇志异的部份,他就有很多,没有见过,否则,他也不会把那一条火龙尸体,全部给金鹧肭龙做食粮给糟塌了,最少也得留下一部份合药,作为将来行医济世之用。

  不过上样一来,金鹧肭龙,却得了莫大的好处。

  据明因老人的那些失传的搜奇秘录的说明,因为火龙的体内,含有一种可以使得身体组织,随意加以变化的变体来。

  别的生物,吃了这种东西以后,只要懂得运用的方法,即可获得令人难以置信的神通!

  想大的时候,可以变得比原来的体积,大上五大倍!如果想小的时候,简直可以缩得比麻雀老鼠还要小上几倍。软的时候,混身彷佛没有骨头。

  硬的时候,皮肉可以赛过金石。

  这一来,它们的威力,岂不是要增加好几倍了吗?

  当然,它们必须懂得运用才行,如果罗天赐没有修习“心与物合”的玄功,禽兽无知,那还不是“瞎子点灯”,白白地糟塌了这项珍贵的药力。

  现在,不但它们得到罗天赐的心灵指点,学会了运用“变体素”的方法,并且还学会了许多高深的武功招式呢。

  因此,当罗天赐再度出世的时候,它们登时成了他最有力的助手!

  闲话少说,当第五年开始的时候,罗天赐总算把这些绝学,修习完毕,虽然距离明因老人所谓的大成境界,还差很远,那也只是修为火候与经验历练的深浅了,其中原理精髓,则以完全领悟,用不着再钻了!

  在这四年多的时间里,罗天赐由于练功读书的关系,思想整个给那些典籍给迷住了,根本就没有想到任何其他的问题。

  现在已无东西可学,思想自然而然地又回到了现实问题的上面了。首先让他想起的一件事,就是伏魔文昌临死以前,附托给他代办的那桩任务。由于老人的交待,有关那桩任务的指示,必须到达龙潭隐阙的洞府里面以后方始能够打开来看,所以当他最初看到外壁上所刻的那几个大篆字时,才惊喜着状地喊起来。

  可是手打开洞府的门之后,也为记挂着找出路的关系,一时之间,又把这件事儿,给忘记了!

  等到获得明因老人的“明因秘录”,开始练功读书以后,整个精神,都迷在那浩瀚无边的学海里,自然更记不起这件事了。

  直到现在,因为东西已经学完,开始整理自己的东西,准备设法离开此地,一眼看到那块用油纸包好密封的衣襟,这才想了起来。

  因此,他不禁暗骂自己一声糊涂说道:“该死,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怎么会把这个给忘了呢?幸亏发觉得早,如果离开很远,才想起来,那不是太麻烦了吗?”于是他赶紧将那层油纸拆开,取出伏魔文昌徐天洪死前密封的那块衣襟,很快地将它打开。

  只见里面除了衣襟上面,也有伏魔文昌所写的血书以外,还包得有一块颜色已经非常陈旧的素绢。罗天赐不禁好奇地先把那块素绢拿了起来,看看那是甚么玩意。

  结果发现上面是一篇用篆字所写的古文,仔细一看之下,原来是一篇带着忏悔性质的遗嘱,其内容如下:

  “予受业明因子,怀不轨,背师为恶,师察,惧,弑师走,仅得艺之一二。入世竟无敌,霸于朝野,无敢违者,名家执弟子礼者,以百计。

  予秘技自珍,无人得窥全貌,众恨,居海上行官时,合谋犯上,劫艺散,予遇害将死,终自省已亚心,无怨而悔。

  恐遗祸,不安,乃作嘱,托后世君子,为予制之,以赎罪。

  祈赴潇水之源,觅“龙潭隐阙”,于……”

  字迹至此忽然中断,显见是生机已尽,无法终篇,但从文意上,仍旧可以推测得到,是希望得此遗嘱之人,能找到“龙潭隐阙”,把明因老人的绝学习全,始能制服那此一窃艺作恶的弟子。

  罗天赐读完以后,不禁慨然叹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想不到先师的叛徒,自己也死在门下弟子的手里,可是,这与徐老前辈所托的任务,又有甚么关系呢?”

  不过,当他看完伏魔文昌写在衣襟上的血书以后,也就恍然大悟,明白其中皆原由了。

  这封血书的内容,大意是说,他在海外一座孤岛险岩上,发现一座颓废多年的古堡,里面躺着无数骷髅,从那些骷髅的手中,都拿着兵器,与每具骷髅的要害上面,骨头折断的情形看来,显见在这座古堡里面,曾经发生过一次极为混乱的大博杀。伏魔文昌秉性仁厚,不忍见他们死后的遗骸,暴露在外,特地将它们收集起来,加以埋葬。

  结果在古堡面临绝壁的一条走廊上,从一对拚得同归于尽的骷髅身下,发现一本篆字写的武功秘岌,封面上题着“明因散学”四字。

  伏魔文昌之以号称文昌,自然是一个饱学之士,那还有认不得这些篆字的道理,将书打开一看,立即发现那里所记载的武功,深奥无比,以目前武林中的标准来衡旦里,几乎样样都是天下无敌的绝艺。

  登时高兴得几乎跳了起来,哪知,正在全神翻阅的时候,突然被人从身后掩了过来,一手将书夺走,并且一掌将他劈落绝壁之下。

  在那绝壁下面,是一座四面都找不到出路的死谷,在他跌下的位置,正好长满了很密的茅草,这才将命保住,但在没有戒备的情形,所挨的那一掌,却使得了重伤。绝壁高达千丈,以他受了伤的身体,自然无法爬得上去,因此,他不得不另找出路。

  结果出路没有找到,却在一处覆岩的下面,发现了这位明因老人叛徒的遗体,在这种情况之下,他仍旧不忍见其骸骨暴露地面,动手将它就地掩埋。

  当他把骸骨搬动的时候,终于又发现了这遗嘱,一读之下,恍然大悟,明白上面那座古堡的尸骸,一定是他的那些弟子,为争秘岌,互相残杀,结果闹了个同归于尽假如不是他发现了那本秘岌,恐怕这此一绝学,仍旧不会为人所知,这张遗嘱里面所托的事,自然无须去办了。

  现在那本秘笞不但已经出世,并且落在一个背后偷袭的人手里,假如让他学成里面的武功,那还会不为害人群吗?

  所谓劫由我起,就是没有这张遗嘱,我也不会放过此事,得这张遗嘱之后,自然更加义不容辞。

  因此,当他在死谷之内,将内伤调养得已经有能力爬出那座死谷的时候,立即离开,朝着九疑山区出发,同时查访那天偷袭他的人,究竟是谁!

  没有想到,他还没有访查出那位暗算他的人是谁,自己的行踪,早已落到对方的眼里。

  当他从海外回来,登岸不久,即与幻形武曲手下一位号称亚鬼谷董武的重要人物相遇,因幻形武曲郎不韦的消息灵通,且同属侠道,不免向这位手下透露了一点消息,希望幻形武曲相助,帮他查出那位夺走秘岌的人。

  没有想到这位亚鬼谷董武,就是那个夺走秘笞的人,所收买的耳目上见然在饮食之中,向他下毒。

  总算他是一个老江湖了,很快就发现了不对,赶紧运功将毒逼住,亚鬼谷一见事败上立即暴露本来面目,干脆调集了许多人手,对他展开围攻。

  他的内伤,本来就没有全好,再加上又要用一部功力将毒逼住,竟然不是他们的对手,在边打边逃之下,终于好汉架不住人多,在一处沿海的危岩上,被他们打得奄奄一息,跌到海里,假如不是他所养的那只神兽,将它的身体,拖进岩底的石洞之内,恐怕早已喂了大鱼,连骨头都没有了呢?

  罗天赐了解这些经过以后,方始知道徐天洪一定要找到“龙潭隐阙”,才准打开这个布包的道理何在,原来是怕他打不过那个夺去秘签的人,白白地送了性命。罗天赐身感伏魔文昌授艺之德,现在又体会出这位大侠的仁心,不禁感到无限悲愤地发誓道:“上苍明鉴,如果我罗天赐不能查出那位坏人是谁,为徐老前辈报仇的话,就不是人!”

  发誓完毕,离开“龙潭隐阙”的意念,也就更为急迫,几乎连一天也无法再待。不过,他却无法知道自己现在本领,是否有办法打通出路,从这块深藏地底的绝地,跑了出去。

  正在这时,突然听到洞府外面,那片地底花园之内,传来一阵非常猛烈的扑击之声,似乎有甚么东西,在那打架似的。

  罗天赐不禁感到非常奇怪,连忙跑了出去,察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乖乖,当他跑出洞府门前,定睛一看之下,几乎猛然吓了一跳。

  只见一化圃的中央,不知从甚么地方,窜进来一条古怪的长虫,正盘着蛇阵,在那与金鹧肭龙对抗,那条长虫,样子之怪,简直天下少见。

  脑袋竟然长得像挖土挖了很久,前端已经磨得非常平直的铲子一样,可是身子却细小得只有锄头把那么粗细,与扁手中见短的蛇相连,彷佛成了一个十字架。两只眼睛,深藏在铲头内侧,嘴吻也是一样。

  然而身子之长,却几乎超过五十丈开混身金光闪闪,盘在地上,就像是一堆金色的钢铲般,简直叫人看了摇头乍舌。

  本来,任何蛇虫见了。吸毒金鹧就像是老鼠见了猫一样,即令不会吓得不敢动弹,至少也会有点畏缩不前。

  可是,在一这条怪蛇的面前,情形正好相反,不但肭龙躲得远远的,不敢冲了过去,就是专克蛇虫的吸毒金鹧,也始终高高地盘旋在上,不敢太过迫近,必看准机会以后,方始以很快的速度,俯冲下击,一扑不中上即展翅高飞,一下也不敢停留。

  罗天赐初见之下,确实为这种反常的现象,感到大出意外地楞了一楞,等到看清一这条怪蛇的样子以后,方始猛然想起明因老人所留的搜奇志异典籍中的那一段记载来,不禁恍然地自言自语道:“啊原来是一条世所罕见的药王金链,奇怪,这东西是那里来的呢?如果是土生土长,本来就藏在附近的话上这花圃的奇珍异药,早就被它挖光吃尽了,怎么会等到现在才出现呢?”

  罗天赐既然认出它的名字叫做“药王金链”,也立即明白金鹧肭龙为甚么反而有点怕它的原因何在。原来这种怪蛇,以药为粮,而且非最珍贵的补药不吃,它所经过的地方,百丈以用,只要有灵药出产,它立即知道,同时马上找了过去,用铲头将药挖出,把它吃掉,并且懂得药性,知道那此一药物可以单独服食,那些药物必须配上药引,才能见效,故有药王之称。

  由于天生灵药附近多半有守护的毒虫猛兽,自然不容许它将药材挖走!可见它的身子,赛过神兵利器,就是一根钢柱被它缠上,不要多久,也得让它缠断,而且混身除了两只眼睛,是它的要害之外,任何地方,都砍不动,而眼睛又深藏在铲头的内侧,根本就不容易受到攻击。

  这样一来,自然没有任何东西,是它的对手,再加上它以药为粮,生命之长,几乎可以长生不死。

  幸亏这东西有一个特性,雌雄交合以后,立即互相残杀,往往弄得同归于尽,即令有一方得胜,也往往是雄的居多,偶获雌蛇胜,也只产一卵,所以数量愈来愈少,到现在几乎已经绝了种,否则的话,世界上的生物,怕不早已让它杀光,全部成了它们的世界。

  除此特性以外,只有一种细小的“食目金虻”,是它唯一的克星。

  只要碰到这种比苍蝇大不了多少的小飞虫,“药王金链”除了等死以外,简直毫无办法可想。

  因此,谁能找到这种金虻,把它养熟,带在身边,谁就可以驱使中作任何事情。偏巧那种克制它的“食目金虻”,比它还要来得稀罕。

  根据明因老人所保存的一本失传秘典上的记载,举世之间,除了神农氏因机绿巧会,得到过一只金虻,收服了几条“药王金链”,帮助他分辨药性,因而成为一代医药之祖而外,以后就再也没有发现过,还有别人办到此事!

  由于罗天赐的出现,那两只神物的胆子,似乎也壮了许多。

  那只盘旋在上空的吸毒金鹧,立即嘎的一声,快逾闪电地朝着怪蛇的脑袋上面,俯冲而下。

  紧接着,猛然一个翻身,把腹部朝上,在蛇头前面的空洞,划出一道倒钩的短弧,铁啄一伸,嘴尖由下而上,对准“药王金链”那对深藏铲头内侧的眼睛,狠狠地啄了过去!

  它的速度已经够快了,可是那条“药王金链”的反应,此它更快,金鹧的身形,距离它的铲豉,还有半尺远的时候,它的铲头,早已往旁一甩,避了开去,盘在地上的尾部,更比铲头还快倏地弹了起来,从金鹧的身后,碰的一声,鞭打过来!金鹧一击不中,立即知道不妙,马上双翅急扇,赶紧往上爬升!然而这次的距离太近,躲虽然让它躲开了,翅尖上却挨了一下,登时金光乱闪翅上的羽毛,给蛇尾打得起码掉落了好几十片。

  登时影响它在空中飞翔的身体,歪歪斜斜,几乎快要飞不起来了。

  幸亏这时那只肭龙,也紧跟着扑向怪物的头部,两只前爪,朝着怪蛇的眼睛上面,急抓过去!

  怪蛇为了对付肭龙,只好将射向金鹧的那条长尾,猛的收了回来,改朝肭龙的身上缠了过去,否则,金鹧飞行不良,非让它的长尾追上不可!

  不过,它固然逃脱了那一步,肭龙可没有它这样好的运道!

  金鹧长着两只翅膀,尚且没有“药王金链”长尾的反应那么快,肭龙只有四只长腿,怎能躲得这蛇尾的缠,何况,这时蛇尾早已扬起,毋须作势,速度比起追射金鹧的时候,还要来得快呢?

  结果,它的那对前爪,根本连“药王金链”的眼睛边都没有挨上,自已的身体,已经被“药王金链”的尾巴。缠过正着。

  等到它警觉不妙,嘴里呱的一声,发出一声尖叫,想要抽身急退的时候,“药王金链”

  的尾巴,早已在它的身上,缠上了三四圈了。

  而且,仅仅只有一个眨眼的功夫,蛇身也紧跟着一父缠而上,几乎把它的整个身子,包没了三分之二!

  这些变化的发生,几乎快逾电一化五火,罗天赐跑出洞府大门,仅仅只不过走了十几步远,金鹧肭龙,即已分别负创被缠!

  罗天赐见状之下,不禁急得暴跳如雷,根本连考虑都不考虑,就马上一个箭步,朝着那条“药王金链”的身前,急冲而去,希望能赶紧将肭龙从蛇身紧缠的情况下,将它救了出来。

  不过,他心里虽急,神志却未昏乱,知道“药王金链”的要害在于双目,只有使用“围魏救赵”的方式,始能解救纳龙的危机,因此,身形冲扑的方向,对准怪蛇的铲头,同时两指贯汪“潜虚元功”,呔!的一声,此身形还快地朝着怪蛇双目,急点而去!

  以他现在的修为,又在情急之下,那份速度竟比金鹧的飞行,还要来得快捷,那条怪蛇的身子,方始将肭龙的身子包没,还没有来得及收紧,罗天赐的指风,已经点中了它的铲头,只不过出手太快,没有来得及取好准头,并没有让罗天赐点中双目要害罢了。

  “药王金链”的混身,虽然硬得赛似金刚石,连神兵利器都不害怕,但在罗天赐的指风一点之中,却感到有点吃不消,不但铲头被点得向后倒用而落,而且痛得它把头直摔!

  这一来,自然顾不得用力去收紧缠住肭龙的蛇身了!

  其实,金鹧肭龙,自从吃了火龙肉以后,身体已经可以随意变化,要软就软,要硬就硬,要大就大,要小就小,只不过这种能力,不是本能,在见了这条“药王金链”以后,由天性相克的关系,根本就忘了这项新获得的能力,所以才会吃上那么大的亏。

  要知道“药王金链”厉害就厉害在那一缠,如果混身变得软若无骨,金链蛇身即使缠得再紧,也着不上力,那还有甚么好怕的呢?

  不过,当时连罗天赐都没有想到这一点,那就难怪它们了。

  倒是肭龙被蛇身缠住以后,受着求生本能的驱使,倒自然而然地给用上了,就是罗天赐不向“药王金链”展开攻击,它也可以脱出身来。

  罗天赐猛然展开攻击,更给它制造了脱身的机会,当“药王金链”那只铲状蛇头,往后倒用而落之际,它的骨头一软,也已像泥鳅一样,从那金光闪闪的蛇身堆里,给钻了出来。

  罗天赐一击未中,同时发现纳龙根本就不怕“药王金链”将它缠住,登时感到自己实在是多此一举,白耽了心思。

  因此,不禁暗骂自己一身糊涂想道:“真傻,我怎么忘了它们吃过火龙肉这一码子的事呢?只要在旁指导它指发挥变体素的神奇功效,还怕收拾不了这条怪物吗?那还用得自己轻身犯险吗?”心念起处,顿时退回。

  可是,他想退,那条“药王金链”,还不容许他退呢!

  老实说,在它的经验里,可一辈子也没有吃过刚才那种苦头,疼痛一止,早已激得凶性大发,认定罗天赐是它的生死大敌了,假如罗天赐继续往前冲的话,由于刚才所吃的苦头,可以还有点戒心,说不定反而要暂时闪避一番,再开始反击。

  现在罗天赐心怀退志,身形一顿一缩之下,反而使它误认罗天赐已经怕了它,那还会轻易的将他放过吗?

  再说,如果肭龙这时没有从它蛇身之中滑脱,它受到肭龙身体重量的拖累,即令不肯放过罗天赐,也来不及加以阻止。

  偏巧肭龙也在这时将身体整个滑出蛇身,在这许多因来之中,登时使得罗天赐陷入一次极端危险的境况下。

  当他的身体,方始掉过头来的时候,“药王金链”已经头尾并用地,分从左右,闪电也似地朝着他的身上,缠了过来,速度比起它对付金鹧肭龙的时候,还要来得快捷!

  在这种速度之下,罗天赐如果在没有修练“潜虚元气”之前,恐怕还没有发觉,就已让它给缠住了!

  现在他的反应虽然比以前不知要灵敏多少倍,当心灵产生警觉的时候,“药王金链”的首尾,也已到达他的身前,只差那么一两寸的距离了!

  他此时根本还不知道自己现在的功力,究竟能够发生多大威力,可是却知道“药王金练”

  的厉害凶残!

  因此,心中不禁大惊?在求生本能的驱使之下,根本就不敢与“药王金链”硬拚,只想到如何赶快逃避,以躲过这一场劫数。

  这时,前后左右,均为“药王金链”那金光闪闪的蛇身,给包围住了,要逃的话,除了往上空急冲而出以外,根本就没有别的法子可想了!

  但他的身体,犹自虚悬在空中,没有落实,想往上冲,又从那儿找到着力借势的地点呢?

  心里一急之下,不禁发出一阵绝望的尖叫想道:“完了,如果有一股力量,托我一下,那就好了—”

  岂知,他的心里,方始产生这个念头,登时奇迹出现!

  只感到自己的体内,突然涌起一股猛烈的气流,朝着脚底涌泉穴下,急冲而出!这时,只听得:嘘一阵尖锐利目的破空之声,从脚底猛然响了起来。

  周围地面的沙,不就像经过一次猛烈的火药爆炸一样,给冲得从地面翻滚而起,分向四面疾射出去,质地轻微的尘沙,则像刚揭盖的蒸笼热气一般,化成一团团的尘雾,往外直冒。

  顷刻之间,整个花圃里,都变得成了灰蒙蒙的一片,几乎伸着手看不到五指。至于罗天赐的身体,更像是冲天炮一样,早就被那一股下喷气流的反推作用,托得朝着洞顶的方向,冲霄直上。

  洞顶距离一化园地面虽然高达百丈以上,在这种情形之下,眨眨眼的时间都没有,就已压到他的头顶上来了。

  罗天赐一见之下,不禁吓得心胆俱裂,赶紧将眼睛一闭地祷告道:“天灵灵,地灵灵,希望我也可以像鹧鹧呱呱那样,把身子变小,可以从那些圆孔里面通过,那就好了,否则,那就完蛋大吉啦!”念头方始”转,人已距离岩顶,只差那么一两寸远了!看样子,非给撞得成为一团内泥不可!

  岂知,奇迹又在这时候突然出现!

  他只感到自己的身体,突然一震,还没有弄清楚那是怎么回事,就只感到呼吸一阵窒息,可是头顶仍旧空空的,根本没有碰到任何东西。

  就好像在一刹那间,岩顶突然透出一个刚好能够容他身体通过的圆洞,自己的身体,恰好由下而上,投进了这个圆洞的中央,所以呼吸感到紧迫,头顶却是空空荡荡的,没有半点阻碍。这一来,危机总算是过去了。

  不过,罗天赐仍旧不由自主吓得出了一身冷汗,脑子里面的那一颗心,犹自。通。通地跳个不停,就在这时,他突感到四周的空气,“澎”的一声,发出一声空洞的爆响。紧接着身体一震,呼吸不但立即大伤,而且另有一股清凉的感觉,传遍全身,令人觉得无比的舒适,只不过身体还在继续往上飞升,使得他仍旧不敢把眼睛睁开,察看一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深恐眼睛一睁奇迹就会陡然消失。

  好不容易,上升的力量总算已经逐渐的消失,这时,他的心也已沉静下来,马上发现自己的衣服比平常不知宽大了多少,因而心中一动并不是什么奇迹,只不过是他所练的“潜虚元气”,随着意念的转动所发出的功效而已。

  不过,他做梦也想不到,“潜虚元气”竟然会有这么神妙。

  因此,不禁转惊为喜地欢啸一声,眼睛也跟着睁了开来,看看自己现在的位置,究竟到了哪里,当他将眼睛一睁的时候不禁脱口而充喊道:“乖乖,我的妈呀!怎么这样高呀!”

  可不是吗?他这时的身体,不但已经从那一块深藏地底的绝地之内,钻了出来,反回原地表,而且已经飞向苍穹,升起几千丈高了!

  假加罗天赐还没有明了“潜虚元气”功能的话,这一眼之下,恐怕又要把他吓得心惊胆战呢?

  现在他却一点也不害怕,只不过对刚才那一面的威力,微微感到有点意外罢了,因此,马上又将体内的气流,缓缓地从脚底迫了出来,藉以减低自己下降的速度,好观察下面的地形,确定自己究竟在甚么地方。

  在他仔细分辨之下,第一眼就看到自己掉下去的那潭充满急漩的黑水,彷佛一块小小的墨晶镜片一样,位于他的右方,一闪闪地正发出反射的亮光。

  那座与南楼总坛相连的岩峰,则像一个尖顶馒头,静静地矗立在潭水的右边。自己脚底下正对着的地点,则是一座岩石沙土混杂而成的大山,位于潭水的左边,与南楼方面的那座秃顶岩峰,正好遥遥相对。

  自己钻出来的位置,很可能是一圈密林丛树正中的一块岩坪,距离那潭黑水,估计之下,大约有十数里路远!

  当他降落到快要接近那块石坪的时候,立即发现那块石坪上面,果然密密麻麻地布满了许多大小不一,斜直不定的气孔,那些可以容人通过的大孔,则全部被人用铁汁灌死,毫无疑问,这块石坪上定是他方才所钻出来的位置了,只不知自己刚才究竟是从那个圆孔里面,钻出来罢了!

  好在他这时已经知道运用“潜虚元功”,随着自己的意念,将身体扩大或变小,不论是那个圆钻,只要能与下面相通,就能使用,也用不着定要从原来的那个孔里,钻了回去。

  因此,他根本懒得去找那个圆孔,随便选了”个较大的气孔旁边,降落下来。身体落地以后,立即慌不迭地将头就近那个气孔的旁边,朝着底下望去,看看底下的情形,究竟如何!

  由于圆孔的距离太长,他仅仅只能看到底下的一点,根本就无法分辨那底下究竟是不是他呆了四年多的龙潭隐阙!

  不过,看虽看不清楚,耳朵里面,却隐隐约约地听到底下吼叫连声,扑通乱响,彷佛有甚么东西,在那里拚斗似的,根据这一点推断,是原来的位置,已经决不会错了。

  这时,他不禁耽心起鹧鹧和呱呱两只神物的安全起来,那里还敢怠慢,,马上运起“潜虚元气”,身形一缩,迅速无比地顺着那个气孔,往底下滑落进去,当他透过岩层,回到底下一化圃的洞顶时,立即发现金鹧与肋龙两只神物,正与那条“药王金链”在那儿斗得不亦乐乎。

  由于肭龙发现“金链”缠身的威胁,已经不存在以后,再也不往一边躲开了,虽然一时之间,绞不中“药王金链”的双目要害,却决不容许金链的尾巴,扬起来去对付金鹧,只要“金链”把尾巴一举,它就窜了过去,一口将它绞住,猛然往外倒拉!金链想将它缠住绞死吗?身子还没有绕起两三匝,肭龙早已像泥鳅似的,滑到一边去了。

  金鹧这时也发挥了变体素的功效,只不过它没有把身体变软,却将全身羽毛皮肉,变得像精钢一样,专门去攻击“药王金链”的双目,而且翅扫,尾戳,脚爪,嘴啄地无所不用其极,反正碰那个部位方便,就用那个部位做攻击武器,这一来,它的威力自然大增,直弄得那条金链,应付不暇,好几次几乎让金鹤将它的眼睛给碰着了,假如不是它活动的速度,比这只神物还要快捷的话,恐怕早就报销了。

  罗天赐见状之下,不由宽心大放,也就懒得加入它们的博斗,干脆落向旁边,看看情形再说,可是,当他看了一会以后,发现自己不出手还是不行,因为“药王金链”居然已经对这两只神物,无可奈何,两只神物也同样奈何不了它,因为它以药为粮,耐性极长,虽然拚斗了这么久,仍旧没有一点疲惫的样子,两只神物的动作,则已渐露疲态,假如再斗下去,没有被对方缠死,也得被对方累坏。

  在这种情形之下,罗夭赐马上当机立断,暗中传音指点金鹧肭龙,设法使得“药王金链”

  的头部昂了起来,他则在一边趁机下手!

  结果不到一会功夫,机会就已经来了,那只金鹧装作已经力乏的样子,从蛇首的面,缓缓地朝着罗天赐对面的方向飞去,好像不敢再和金链继续斗下去的样子!“药王金链”赋性非常凶残,吃了半天的苦头,好不容易看到这个机会,那里还止目轻易放过,尾部虽然正被纳龙一口咬住,暂时抽不回来,干脆就用头部往后一翻,朝着金鹧的身上卷了过去。

  当它头部往后一翻的时候,头顶对着金鹧,自然不怕它伤着两只眼睛,可是内侧这一面,却端端正正地与罗天赐打了一个照面。

  罗天赐早已蓄足功力在那儿等着,见状早已将手一抬,“潜虚元气”透过两指,电也似的射向“药王金链”的双眼!“药王金链”根本就想不到罗天赐身子不动,也可以对它有所伤害,根本一点防备都没有,两只眼睛,登时嗤的一声,被罗天赐手指上所发出的那两股比利剑还要厉害的“潜虚元气”,扎得一个对穿!

  这时,鲜血像水箭似的,从两只眼眶内,向外狂射而出,只痛得它在一化圃里面,东翻西滚,七摔八用地乱转翻起来。顷刻之内,整个花圃的花木沙石,全都让它搅得翻了一边,足足闹了一个多时辰,方始真正死去,性子之长,力旦里之大,真叫人看了有点胆寒。

  经过这么一阵折磨,天色已经非常晚了,自然不宜离开洞府,返回人间,好在出困之法已得,也用不着差这一天。因此,罗天赐在“金链”死了以后,也就返回洞府之内,洗了个澡,准备休息一个晚上,到第二天再带着两只神物离开!然而,就只才这么一天隔竟然产生了一件几乎使他遗恨终生的大事,也使得他在江湖上声名大噪,成为一位受人景仰的大侠——

  
 

 
分享到:
红楼梦中受性丑闻困扰抑郁而亡的美女
变态皇帝慕容熙与嫂子偷情而上位
喜羊羊与灰太狼之狼披羊皮4
梅花鹿和冬眠熊先生2
十二个跳舞的公主
幼儿园的故事
唐朝最无耻的一个女人是谁
 打坐姿势图片1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