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狼图腾 >> 第三十章 秋雨结束了内蒙高原短暂的夏季

第三十章 秋雨结束了内蒙高原短暂的夏季

时间:2014/4/27 10:29:09  点击:2743 次
    四九四年,魏孝文帝率领贵族、文武百官及鲜卑兵二十万,自平城迁都洛阳。这些人连同家属和奴隶,总数当不下一百万人。

    …………

    隋唐时期居住在黄河流域的汉族,实际是十六国以来北方和西北方许多落后族与汉族融

    化而成的汉族。

    ——范文澜《中国通史简编》第二编

    朱子语类壹壹陆历代类叁云:唐源流出于夷狄,故闺门失礼之事不以为异。

    ——陈寅恪《唐代政治史述论稿》

    一场冷冷的秋雨,突然就结束了内蒙高原短暂的夏季,也冻伤了草原上的狼性蚊群。陈阵出神地望着静静的额仑草原,他懂得了蚊群和狼群之所以如此疯狂的原因——草原的夏季短,而秋季更短,一过了秋季,就是长达半年多的冬季。这是草原上那些不会冬眠的动物的死季,就连钻入獭洞的蚊子都得冻死大半。草原狼没有一身油膘和厚毛根本过不了冬,草原的严冬将消灭大部分瘦狼、老狼、病狼和伤狼。所以蚊群必须抓紧这个生长的短季,拼命抽血,竭力抢救自己生命而疯狂攻击;而狼群,更得以命拼食,为自己越冬以及度过来年春荒而血战。

    分给陈阵包的一匹死马驹,还剩下已经发臭的两条前腿和内脏。小狼又饱饱地享受了一段丰衣足食的好时光,而且剩下的肉还够它吃几天。小狼的鼻子告诉它自己:家里还有存粮。所以,这些日子它一直很快乐。小狼喜欢鲜血鲜肉,但也爱吃腐肉,甚至把腐肉上的肉蛆也津津有味吞到肚子里去。连高建中都说:小狼快成咱们包的垃圾箱了,咱们包大部分的垃圾都能倒进小狼的肚子里。

    最使陈阵惊奇的是,无论多臭多烂多脏的食物垃圾吃进小狼的肚子,小狼也不得病。陈阵和杨克对小狼耐寒、耐暑、耐饥、耐渴、耐臭、耐脏和耐病菌的能力佩服之极。经过千万年残酷环境精选下来的物种真是令人感动,可惜达尔文从没来过内蒙额仑草原,否则,蒙古草原狼会把他彻底迷倒,并会加上长长的一章。

    小狼越长越大,越长越威风漂亮,已经长成了一条像模像样的草原狼了。陈阵已经给它换了一根更长的铁链。陈阵还想给它更换名字,应该改叫它“大狼”了。可是小狼只接受“小狼”的名号,一听陈阵叫它小狼,它会高高兴兴跑到跟前,跟他亲热,舔他的手,蹭他的膝盖,扑他的肚子,还躺在地上,张开腿,亮出自己的肚皮,让陈阵给它挠痒痒。可是叫它“大狼”,它理也不理,还左顾右盼东张西望,以为是在叫“别人”。陈阵笑道:你真是条傻狼,将来等你老了,难道我还叫你小狼啊?小狼半吐着舌头,呵呵傻乐。

    陈阵对小狼身体的每一部分都很欣赏,最近一段时间他尤其喜欢玩小狼的耳朵。这对直直竖立的狼耳,挺拔、坚韧、干净、完整和灵敏,是小狼身体各部最早长成大狼的标准部件,已经完全像大狼的耳朵了。小狼也因此越来越具有草原狼本能的自我感觉。陈阵盘腿坐到狼圈里,跟小狼玩的时候,总是去摸它的耳朵,但小狼好像有一个从狼界那儿带来的条件,必须得先给它挠耳朵根,挠脖子,直到挠得它全身痒痒哆嗦得够了,才肯让陈阵玩耳朵。陈阵喜欢把小狼的耳朵往后折叠,然后一松手,那只狼耳就会噗地弹直,恢复原样。如果把两只耳朵都后折,再同时松手,但两耳绝不会同时弹直,而总是一前一后,发出噗噗两声,有时能把小狼惊得一愣,好像听到了什么敌情。

    这对威风凛凛的狼耳,除了二郎以外,令家中所有的狗十分羡慕、嫉妒甚而敌视。陈阵不知狗耳和狼耳的软骨中,是否也有“骨气”的成份?狗祖先的耳朵也像狼耳一样挺拔,可能后来狗被人类驯服以后,它的耳朵便耷拉下来,半个耳朵遮住了耳窝,听力就不如狼灵敏了。远古的人类可能不喜欢狗的野性,于是经常去拧它的耳朵,并且耳提面命,久而久之,狗的耳朵就被人拧软了,耳骨一软,狗的“骨气”也就走泄,狗最终变成了人类俯首帖耳的奴仆。蒙古马倌驯生马首先就得拧住马耳,按低了马头,才能备上马鞍骑上马;中国地主婆也喜欢拧小丫环的耳朵。一旦被人拧了耳朵,奴隶或奴仆的身份就被确认下来。

    小狼的耳朵使陈阵发现耳朵与身份地位关系密切。比如,强悍民族总喜欢去拧非强悍民族的耳朵,而不太强悍的民族又会去拧弱小民族的耳朵。游牧民族以“执牛耳”的方式,拧软了野牛、野马、野羊和野狗的耳朵,把它们变成了奴隶和奴仆。后来,强悍的游牧民族又把此成功经验用于其他部族和民族,去拧被征服地的民族的耳朵,占据统治地位的集团去拧被统治民族的耳朵。于是人类世界就出现了“牧羊者”和“羊群”的关系。刘备是“徐州牧”,而百姓则是“徐州羊”。世界上最早被统治集团拧软耳朵的人群就是农耕民族。直到如今,“执牛耳”仍然是许多人和集团孜孜以求的目标。“执牛耳”还保存在汉族的词典里,这是汉族的游牧祖先传留给子孙的遗产,然而,北宋以后的汉族却不断被人家执了“牛耳”。如今,“执牛耳”的文字还在,其精神却已走泄。现代民族不应该去征服和压迫其他民族,但是,没有“执牛耳”的强悍征服精神就不能捍卫自己的“耳朵”。

    这些日子,陈阵常常望着越来越频繁出现的兵团军吉普扬起的沙尘,黯然神伤。他是第一批也许是最后一批实地生活和考察内蒙古边境草原原始游牧的汉人。他不是浮光掠影的记者和采风者,他有一个最值得骄傲的身份——草原原始游牧的羊倌。他也有一个最值得庆幸的考察地点——一个隐藏在草原深处,存留着大量狼群的额仑牧场。他还养了一条亲手从狼洞里掏出来的小狼。他会把自己的考察和思考深深地记在心底,连每一个微小的细节他都不会忘记。将来,他会一遍一遍地讲给朋友和家人听,一直坚持到自己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可惜,炎黄子孙离开草原祖地的时间太久,草原原始古老的游牧生活很快就要结束,中国人今后再也不能回到原貌祖地来拜见他们的太祖母了……

    陈阵久久地抚摸着狼耳。他喜欢这对狼耳,因为小狼的耳朵是他这几年来所见过的惟一保存完整的狼耳。两年多来,他所近距离见过的活狼、死狼、剥成狼皮或狼皮筒上的狼耳朵,无一例外都是残缺不全的。有的像带齿孔的邮票,有的没有耳尖,有的被撕成一条一条,有的裂成两瓣或三瓣,有的两耳一长一短,有的干脆被齐根斩断……越老越凶猛的狼耳就越“难看”,在陈阵的记忆里,实在找不到一对完整挺拔毫毛未损的标准狼耳。陈阵忽然意识到,在残酷的草原上,残缺之耳才可能是“标准狼耳”。

    那么,小狼这对完整无缺的狼耳就不是标准狼耳了吗?陈阵心里生出一丝悲哀。他也突然意识到,小狼耳朵的“完整无缺”恰恰是小狼最大的缺陷。狼是草原斗士,它的自由顽强的生命是靠与凶狠的儿马子、凶猛的草原猎狗、凶残的外来狼群和凶悍的草原猎人生死搏斗而存活下来的。未能身经百战、招摇着两只光洁完美的耳朵而活在世上的狼还算是狼吗?陈阵感到了自己的残忍,是他剥夺了小狼的草原狼勇士般的生命,使它变成徒有狼耳而无狼命,生不如狗的囚徒。

    是否把小狼悄悄放生?放回残酷而自由的草原,还它以狼命?可陈阵不敢。自从他用老虎钳夹断了小狼的四根狼牙的牙尖后,小狼便失去了在草原自由生存的武器。小狼原来的四根锥子般锋利的狼牙,如今已经磨成四颗短粗的圆头钝牙,像四颗竖立的云豆,连狗牙都不如。更让陈阵痛心的是,当时手术时尽管倍加小心,在夹牙尖时并没有直接伤到牙髓管,但是,陈阵手中的老虎钳还是轻微地夹裂了一颗牙齿,一条细细的裂缝伸进了牙髓管。过了不久以后陈阵发现,小狼的这颗牙齿整个被感染,牙齿颜色发乌,像老狼的病牙。后来陈阵每次看见这颗黑牙,心里就一阵阵地绞痛,也许到不了一年,这颗病牙就会脱落。狼牙是草原狼的命根,小狼若是只剩下三颗钝牙,连撕食都困难,更不要说是去猎杀动物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陈阵已绝望地看清了自己当初那个轻率决定的严重后果——他将来也不可能再把小狼放归草原,他也不可能到草原深处去探望“小狼”朋友了。陈阵那个浪漫的幻想,已被他自己那一次残忍的小手术彻底断送。同时也断送了这么优秀可爱的一条小狼的自由。更何况,长期被拴养的小狼,一点儿草原实战经验也没有,额仑草原的狼群会把它当成“外来户”毫不留情地咬死。一个多月前陈阵在母狼呼唤小狼的那天夜里,没有下决心把小狼放生,他为此深深自责和内疚。陈阵感到自己不是一个合格和理性的科研人员,幻想和情感常常使他痛恨“科研”。小狼不是供医用解剖的小白鼠,而是他的一个朋友和老师。

    草原上的人们都在忐忑不安地等待着内蒙生产建设兵团的正式到来。毕利格、乌力吉和蒙古老人们的联名信起了作用,兵团决定,额仑草原仍是以牧为主,额仑宝力格牧场改为牧业团,以牧业为主,兼搞农业。而其它大部分牧场和公社则改为农业团,蒙古草原出产最著名的乌珠穆沁战马的产地——马驹子河流域,将变成大规模的农场。一小部分牧场改为半农半牧团。

    兵团的宏伟计划已经传到古老的额仑草原。基本思路是:尽快结束在草原上延续几千年的原始落后的游牧生产方式,建立大批定居点。兵团将带来大量资金、设备和工程队,为牧民盖砖瓦房和坚固的水泥石头棚圈、打机井、修公路,建学校、医院、邮局、礼堂、商店、电影院等等。还要适当开垦厚土地,种草种粮,种饲料,种蔬菜。建立机械化的打草队、运输队和拖拉机站。要彻底消灭狼害、病害、虫害和鼠害。要大大增强抵御白灾、黑灾、旱灾、风灾、火灾、蚊灾等等自然灾害的能力。让千年来一直处于恶劣艰苦条件下的牧民们,逐步过上安定幸福的定居生活。

    全场的知青、年轻牧民,还有多数女人和孩子,都盼望兵团到来,能早日实现兵团干部和包顺贵描述的美好图景。但是多数老牧民和壮年牧民却默不作声。陈阵去问毕利格老人,老人叹气说:牧民早就盼望孩子能有学校,看病也再不用牛车马车拉到旗盟医院,额仑没有医院,死了多少不该死的人呐。可是草原怎么办?草原太薄啊,现在的载畜量已经太重了。草原是木轱辘牛车,就能拉得动这点人畜,要是来那老些人和机器,草原就要翻车了。草原翻了个,你们汉人可以回老家,可牧民咋办呐?

    陈阵最揪心的是草原狼怎么办?农区的人一来,天鹅大雁野鸭就被杀了吃肉,剩下的都飞走了。而草原狼不是候鸟,世世代代生活在额仑草原的狼群,难道也要被斩尽杀绝,或赶出国门赶出家园吗?外蒙古高寒草疏人畜少,那里的穷狼,要比额仑的富狼更凶猛。到了那里,它们就要变成了狼群中受气挨欺的“外来户”了。陈阵没想到自己竟然这么快地看到了草原狼末日的来临,而他对草原狼群的考察和研究才刚刚开始……

    时近傍晚,杨克把羊群赶到距营盘三里的地方,把羊群赶得对准了自家的蒙古包,便离开羊群回家喝水。快要搬家迁场了,可以让羊群啃啃营盘附近刚刚长出来的一茬新草。

    杨克灌了两大碗凉茶,对陈阵说:谁能想到兵团说来就来了?在和平时期,我最讨厌军事化生活,好不容易躲开了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没想到又让内蒙兵团给罩住了。额仑今后到底会怎么样,我心里一点都不托底,咱们还真得快点儿把草原狼的一些事情弄明白……

    两人正说着,一匹快马沿着牛车车道飞奔而来,马的身后腾起近一百米长的滚滚黄尘。陈阵和杨克一看就知道是张继原倒班回家休息来了。张继原已完全像个草原大马倌,马快马多,骑马嚣张,不惜马力,毫不掩饰那股炫耀的劲头。高建中一脸坏笑地说:嗳,你们看,他把好几个包的蒙古丫头都招出家门了,那眼神儿就像小母马追着他跑似的。

    张继原一跳下马,就说:快,快来看,我给你们带来什么东西了?

    他从马鞍上解下一个鼓鼓囊囊的大号帆布包,里面好像是活物,还动了几下。

    杨克接过包,摸了摸,笑道:难道你也抓着一条小狼崽,想给咱家的小狼配对?

    张继原说:这会儿的狼崽哪能这么小,你好好看看,小心别让它跑了。

    杨克小心翼翼解开一个扣,先看到里面的一对大耳朵,他伸手一把握住,便把那只活物拽了出来。一只草原大野兔在杨克手下乱蹬乱扭,黄灰色带黑毛的秋装发出油亮亮的光泽,个头与一只大家猫差不多,看样子足有五六斤重。

    张继原一边拴马一边说:今天晚上咱们就吃红烧兔肉,老吃羊肉都吃腻了。

    正说着,离着七八步远的小狼突然野性大发,猛地向野兔扑过来。如果不是铁链拴着它,大兔肯定就被它抢走了。小狼在半空中被铁链拽住,噗地跌落在地。它一个翻滚立即站起来,两条前爪向前空抓,舌头被项圈勒出半尺长,两眼暴突,凶光残忍,狠不得一口活吞了野兔。

    家中的狗们都见识过这种跑跳极快,很难抓到手的东西。狗们都围上来,好奇地闻着野兔,但谁也不敢抢。

    杨克看看小狼贪婪的嘴脸,便拎起大兔朝小狼走了几步,拿着兔子向小狼悠了悠。小狼的前爪一碰到兔腿,立刻变成了一条真正的野狼,满脸杀气,满口嗜血欲,舌头不断舔嘴的外沿,一对毒针吹管似的黑瞳孔,嗖嗖地发射无形毒针,异常恐怖。当活兔又悠回杨克身边的时候,小狼恶狠狠地望着所有人和狗,人狼之间顿时界限分明,几个月的友谊和感情荡然无存。在小狼的眼里,陈阵、杨克和最爱护它的二郎,顿时全都成了它的死敌。

    杨克吓得下意识地连退三步,他定定神说:我提个建议,小狼长这么大了,还没有亲自杀吃过活物,咱们得满足它一点天性。我宣布放弃吃红烧兔肉,把野兔送给小狼吃,今天咱们看野狼杀吃野兔,可以近距离地感受感受活生生的狼性。

    陈阵大喜,马上表示赞同说:兔肉不好吃,要跟沙鸡一块炖才行。这一夏天小狼帮咱们下夜,一只羊也没被狼掏走,应该给它奖励。

    高建中点头说:小狼不光给羊群下夜,还给我的牛犊下了夜,我投赞成票。

    张继原咽下一口唾沫,勉强说:那好吧,我也想看看咱家小狼还有没有狼性。

    四个人顿时兴奋起来。潜伏在人类内心深处的兽性、喜爱古罗马斗兽场野蛮血腥的残忍性,以正当合理的借口畅通无阻地表现出来了。一只活蹦乱跳的草原野兔,在凶狠的狼、鹰、狐、沙狐和猎狗等天敌杀手、围剿追杀中艰难生存下来的草原生命,就这样被四个北京知青轻易否决了。好在野兔有破坏草原的恶名,还有兔洞经常摔伤马倌的罪行,判它死刑在良心上没有负担。四人开始商量斗兽规则。

    草原上无遮无拦,没有可借用的斗兽场,大家都为不能看到野狼追野兔的场面而遗憾。最后四人决定把野兔的前腿和后腿分开拴紧,让它既能蹦跳,又不至于变成脱兔。

    显然这是一只久经残酷生存环境考验的成年兔。杨克在给兔子绑腿的时候,冷不防被这个强壮有力的家伙狠狠地蹬了一下。善刨洞的野兔长有小尖铲似的利爪,把杨克的手背蹬出几道深深的血口子,他疼得倒吸一口凉气,说:人说兔子急了也咬人,没想到它真会用爪子咬人。好厉害,你先别得意,呆会儿我就让小狼活剥了你!陈阵急忙跑进包拿出云南白药和纱布,给他上药包扎。

    四个人一起动手,费了好大劲才把野兔的腿绑紧。野兔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但两只眼睛射出凶狠狡猾的光芒。张继原掰开野兔的三瓣嘴,看了看兔牙说:你们看,这是一只老兔子,牙都发黄了。大车老板都说,“人老奸,马老滑,兔子老了鹰难拿。”老兔子可厉害呢,弄不好小狼会吃大亏的。

    陈阵扭头问张继原:哎,为什么说兔子老了鹰难拿?

    张继原说:老鹰抓兔子,从空中先俯冲下来,用左爪抓住兔子的屁股,兔子一疼就会转身,身子就横过来了。老鹰另一只爪子正好得劲,再一把抓住兔背,这样兔子就跑不了了。老鹰抓稳了兔子,就飞上天再松开爪子,把兔子扔下来摔死,然后才把兔子抓到山顶上去吃。可是,老兔子就不会让老鹰轻易得手。一旦老兔被老鹰抓住了屁股,再疼也不回身,然后豁出命猛跑,往最近的草棵子红柳地里跑。我就亲眼看见过,一只老兔子楞是带着老鹰一起冲进了红柳地,密密麻麻的柳条,万鞭齐抽,把老鹰的羽毛都抽下来了。老鹰都快被抽晕了,只好松开爪子把兔子放走。那只老鹰垂头丧气,像只斗败了的鸡,在草丛里歇了半天才飞走……

    杨克听得两眼发直,说:咱们可得想好了。

    陈阵说:还是把兔子扔给小狼吧。一边是老奸巨猾的大兔,一边是年幼无知,牙口不全的小狼;一边拴着腿,一边拴着铁链,这场角斗还算公平。

    杨克说:咱们都看过小说《斯巴达克》,按照罗马竞技场的规则,老兔子如果胜了就应该奖给它自由。

    三人都说:成!

    杨克对野兔自言自语说:谁让你掏了那么多的洞,毁了那么多草皮,对不起啦。又对小

    狼大喊:小狼,小狼,开饭喽!说完一扬手把野兔扔进狼圈。野兔一落地,就一骨碌翻过身来,乱蹦乱跳。小狼冲过去,却没处下嘴,它用前爪猛地拨拉一下野兔,兔子一下子倒在地上,缩成一团,像是吓破了胆,胸部急促起伏,浑身乱颤。可是那双圆圆的大眼睛却异常冷静地斜看着小狼的一举一动。显然,这只野兔在狼爪鹰爪下不知逃脱过多少次了。

    野兔在颤抖的掩护下,继续收缩身体,越缩越紧,最后缩成一个极具爆发力的“拳头”,然后收缩利爪,调整刀口的位置,犹如暗器在袖。

    小狼有过吃大肥鼠的经历,见到野兔就以为是一只更大的野鼠。它馋得口水一丝丝的挂下来,它上前闻了闻。野兔还在颤动,小狼伸出前爪,想把它按得像手把肉那样“老实”。它东按按,西闻闻,寻找下口之处。

    野兔突然停止颤抖,此时小狼的脑袋正好移到了野兔的后腿处。“不好!”四人几乎同时叫了起来,但已经来不及提醒小狼了。老野兔以最后一拼的力量,勾紧爪甲,像地雷爆炸一样,照准小狼的脑袋蹬去,一爪正中狼头。小狼嗷地一声被蹬了一个后滚翻,好容易爬起来的时候,已是满头流血,狼耳被豁开一个大口子,头皮几处抓伤,右眼也差一点被蹬瞎。

    陈阵和杨克心疼得变了脸色,两人呼地站起来。杨克急忙掏出白药瓶,打算给小狼上药。陈阵狠了狠心,拦住杨克说:草原上哪条狼不伤痕累累,也该让小狼尝尝受伤的滋味了。

    小狼还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大的亏,它躬起身,满脸惊恐、愤怒,但又好奇地盯住野兔看。老兔得手后,开始拼命挣扎,翻过身,一瘸一拐,连蹦带拱,向狼圈外挪动。几条狗也生气地站起来,冲着老兔狂吠。二郎实在看不过去,想冲进狼圈咬杀老兔,被陈阵一把抱住。

    老兔慢慢拱向圈线,小狼慢慢跟在后面,保持一尺距离,只要老兔后腿稍有大一点的动作,小狼就像被毒蝎咬了一样,噌地后跳。

    杨克说:这次角斗应该判老兔赢。要是在野地里,老兔刚才那一下就把小狼打懵了,老兔也早就趁机逃跑了。这家伙20分钟内连伤一人一狼,好生了得。我看还是把它放生吧,同样是农耕食草动物,中国汉人要是能有草原老兔精神,哪能沦为半殖民地?

    陈阵心情矛盾地说:再给小狼最后一次机会吧。如果老兔拱出圈子,就算老兔赢。如果出不了圈子,那还得比下去。

    杨克说:好吧,就以圈线定胜负。

    老兔像是看到了一线生机,连滚带拱往圈外挪。小狼也恼了,似乎觉得眼前这个本属于它圈子里的东西,快要不属于它了。它急得乱蹦乱跳,像对付一只刺猬一样,不敢咬不敢抓。但是,一有机会就用前爪把老兔往圈里拨拉一下,然后马上跳开。而老兔一等小狼跳开,又会再次往圈外拱。拉锯了几个回合,猎性十足的小狼终于找到了老兔的弱点,它避开老兔的后腿,而跑到兔头前面,采用“执牛耳”战术,看准机会一口叼住了老兔的长耳朵往里拽。老兔一挣扎,小狼就松开嘴。小狼渐渐发现那只厉害的后腿蹬不着它了,就大胆咬住兔耳,一直把老兔拽到木桩旁边。老兔眼露惊恐,连蹬带踹一刻不停,像一条钓上岸的大鲤鱼,蹦跳得让狼无法下口。

    陈阵决定给小狼一点提示,他突然大喊:小狼,小狼,开饭喽!小狼猛然一怔,这声叫喊,一下子唤醒了小狼的饥饿感,它立即从一条斗狼变成了一条饿狼。只见小狼猛地按住兔头,再用后牙咔嚓一声咬断了老兔的一只长耳朵,然后连皮带毛吞进肚里。兔血喷出,小狼见血眼开,狼性勃发。又凶狠地咬断另一只耳朵,吞下肚。失去耳朵的野兔,酷似一只大旱獭子,乱蹬乱咬,拼死反抗。狼圈内,一条满头是血的小狼,与一只满头涌血的老兔,搅作一团,打得你死我活。狼圈变成了真正充满血腥味的战场。

    但小狼还是没有掌握如何先咬死兔子,再从容吃肉的杀技。只是咬一口吃一口,生吞活剥、毫无章法地在老兔身上胡乱摸索猎杀方法。小狼的牙虽钝,但具有老虎钳般的力度,它咬夹住兔皮便猛甩头,将兔皮一条一条地撕下来。它虽然不懂得一口咬断野兔的咽喉致命处,但是它却本能地找到了野兔的另一处要害——肚子。可怜的老兔终于被小狼撕豁了肚皮,一嘟噜内脏被小狼狠命拽出来,这些柔软无毛带血的东西是草原狼最爱吃的食物。小狼两眼放光,把肠肚心肺肝肾统统吞到肚子里,老兔一直战斗到失去了心脏才停止反抗。

    陈阵总算给了小狼一次活得像条真狼的机会。小狼终于长大了,它付出了脸耳破相的代价,从此有了草原狼的“标准狼耳”,而成为具有实战记录的草原狼。但陈阵的心里却好像高兴不起来,小狼赢了,他反倒为老兔感到了惋惜与哀伤。那只可怜的老兔拼尽了全力,死得可敬可佩。它被同样英勇顽强的小狼杀死吃掉了,但它精神上并没有被打败。蒙古草原的一切生灵,除了绵羊以外,不论是食肉动物还是食草动物,都具有草原母亲给予的勇猛顽强的精神,这就是游牧精神。

    羊群自己进了营盘。陈阵和杨克暂时中止了这天小狼的放风课程。小狼还沉浸在极度亢奋之中,对于每日傍晚的自由居然也忘得一干二净。

    四人难得有机会聚在一起做饭吃饭,蒙古包里的气氛异常温暖融洽。陈阵给张继原倒了一碗茶,问道:你还没给我们讲,你是怎么抓到老兔子的?

    张继原也像草原大马倌那样喜欢卖关子了,他停了停说:嗨,这只野兔还是狼送给我的呢。

    三个人一愣。张继原又停了几秒钟才说:今天中午,我和巴图去找马,半路上,刚翻过一个小坡,离老远看到了一条狼,正撅着屁股尾巴刨土。我们俩正好都骑着快马,一鞭子就冲了过去。狼马上翻坡逃走了,我们冲到狼刨土的地方,一看是个小洞,外面有不少狼刨出的新土。这个洞很隐蔽,藏在草丛下面,要不是洞外有新土,很难发现。巴图一看就说这是个兔洞,但不是兔子的窝,只是它的临时藏身洞。草原野兔除了狡兔三窟四窟以外,还在它的活动范围内挖了许多临时藏身洞,一遇敌情,马上就钻进最近的一个临时洞。马倌最恨这种洞,常常伤人伤马。去年,兰木扎布的一匹最好的杆子马,就是被这种洞别断了前腿,废了。这回我俩发现了这个兔洞,气就不打一处来,两人下了马,非把它掏出来打死不可。兔洞有一米多深,用套马杆捅了捅,是软的,里面真有只活兔。狼会刨洞,一会儿就能把野兔刨出来。可是狼跑了,我们拿什么刨洞呢?巴图说他有法子,他解下套马杆的小杆,用刀子在小杆上劈开一个小口子,在口子里塞上点粗草,做成了一个小叉子,把杆伸进洞,慢慢探到了兔子的身子,然后就用杆子顶尖上叉子夹兔子毛,夹住毛了以后,就开始拧兔毛,最后连毛带皮全拧到杆子上了,一直拧到拧不动为止。再用杆子压住兔子一点点儿往外拽,不一会儿,巴图就把这只大野兔拧了出来。它刚一露头,我就一把揪住了它的耳朵。

    三人连声叫绝:高!实在是高!

    高建中说:上回我也发现一只野兔钻进洞,怎么也弄不出来。今天我又学了一招。你们说的没错,牧民好像是比农民强悍聪明多了。真是什么行业出什么人啊,以前我一直都不明白咱中国人到底差在哪儿,窝里斗得比谁都狠,可跟外边一打就败。这么大的一个中国,这么多的人口,楞让小日本占了八年,要不是苏联出兵,美国扔原子弹,不知道还要占多少个八年呢。可刚把小日本打败没多少年,听外电说人家经济上又成一流强国了,这小日本海盗,别说,那民族性格真是了不得。

    三人全笑了。张继原对陈阵说:真是近朱者赤啊,连高建中都同意你的观点了。

    四人围着炕桌吃小米捞饭,粉蘑炖羊肉和腌野韭菜花。

    杨克对张继原说:你腿快,消息灵通,给我们说说兵团的事吧。

    张继原说:咱们的场部已经成为团部了,第一批干部已经下来,一半蒙族一半汉族。建团后的第一件事可能就是灭狼。那些兵团干部一看见狼群咬死那么多马驹子,全都气坏了。他们说过去部队一到草原先帮着牧民剿匪,现在第一件是就是要帮着牧民剿狼,调派精兵强将为民除害。人家好心好意,可蒙古老人有苦难说啊,跟那些农民出身的大兵讲狼的好处,那不是对牛弹琴吗?这会儿狼毛快长齐了,狼皮能卖钱了。兵团干部工资也不高,参谋、干事一个月也就六七十块钱,可卖一条狼皮能得20块钱,还有奖励,师部团部的兵团干部积极性特高。

    杨克叹了一口气说:蒙古草原狼,英雄末路,大势已去,赶紧往外蒙古逃吧。
 

 
分享到:
1不得了的倔巫婆
2棉花糖小镇
1棉花糖小镇
2彩虹桥
1彩虹桥
2河狸妈妈的好邻居
1河狸妈妈的好邻居
2猫头鹰先生的梦想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