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玄幽禅功 >> 第十七章 恩仇了了,深沉消旧孽 情天茫茫,咫尺便天涯

第十七章 恩仇了了,深沉消旧孽 情天茫茫,咫尺便天涯

时间:2014/4/15 16:26:14  点击:2685 次
  大地恢复了光明,云端泛红,旭日藏在云间,已是清晨了。这相距适才的一暗,仅仅电掣般的短暂。

  在场的诸人,眼前亮处,第一件事便是欲知适才那黑暗中,到底怎生变化?结果如何?那想像中跌落绝冰崖的人,可能是谁?等等这一连串重要的事!

  敢情这刻间,那极为宏亮的笑声,也消失了。

  就在这当儿,正当诸人要先一察以上的一切之际,却先为另一件事的发生,而将眼光齐齐吸移过去。

  这是一声长啸,和两条人影,逐渐朝这奈何坪移来。原来,正是乾坤秀士杜永光和玉罗利鲍红两人。

  在场的诸人,大多数都认识这两人,故此仅仅一瞥眼,便又自转眼朝早先想一睹为快的地方瞧去。

  人影一闪,阴阳童宗居平容色惊诧,疾然退到千面人妖身旁。但这却与乾坤秀士杜永光、玉罗刹鲍红无关。

  “呵呵”“呵呵”适才的长笑声,又自响起,只见不知何时在适才白斌、阴阳童宗居平两人比试的空地上,争了一位穷老头,这是由他的打扮,才如此称呼的。他笑时的神色,竟是没有分毫得意,反而有点悲壮的样子。

  诸人眼光到处,齐齐怔住。另一边,此刻正好到来的乾坤秀士杜永光亦然为之顿足,并露出惊惶之色!

  玉罗刹鲍红抢先了两步,却随即也怔然停步。

  “喂!来来来,你也该陪他下去……”那穷老头一敛笑声,朗声指着乾坤秀士杜永光说道。

  “哼!”的一声,乾坤秀士杜永光似乎雄心陡奋,肩头一晃,已然欺身错掌直抢过去,大约想与那穷老头一拼。

  “永光哥……一声娇呼,白影一掠,玉罗刹鲍红已是堪堪将他拦住。

  “好!”一声大喝,劲风飒然,只见穷老头翻掌击过来。

  “且慢!”以及数声冷哼声中,四条人影疾抢,并且招式并发,直朝穷老头拦去。正是太空道人、追魂魔君、白骨怪和千面人妖四人。

  另一边,吸血鬼、丹心神尼两人,虽则没有抢身而出,但神色间所流露的一切表情,可是比已抢出去的四人更难看,其程度之严重,正是若不与这穷老头拼个生死誓不甘休!

  “轰”的一声巨响,抢身拦击的四人,和穷老头共五人,已然齐齐分开。这“轰”然之声,正是五人发出的劲道相交拼撞所发出。

  白骨怪一瞥爱女玉罗刹鲍红,招手道:“红儿,你来。”

  玉罗刹鲍红杏目一扫当前形势,已知情郎乾坤秀士杜永光不会有险,於是含情的一瞥情郎,轻唤了一声:“永光哥……”便移步走到白骨怪身旁。只听地娇声道:“爹爹!”随父同首一瞥情郎。

  白骨怪的抢身拦阻,为的是怕爱女为那穷老头所伤,此刻目的已达,鼻孔冷哼一声,已带爱女退回原处。

  太空道人转眼一瞥乾坤秀士杜永光,望着穷老头叹喟了一口气,心中似乎不胜感慨,身形微微後退数步。

  追魂魔君侧首一瞥乾坤秀士杜永光,因为他可是为他才抢身拦阻的。随着,只听他朝着穷老头冷哼了一声,那是含着嘲弄和轻视的味道,但是他的身形却分毫末动。

  千面人妖脸色寒凝,双目怒瞪着穷老头。须知,他可是此地的主人,绝不能随便让人在此作无理的捣乱。

  当然,这些人所以合有如此这等各具不同的神色,可是因为打第一眼起,便知这穷老头是谁!

  然而,问题只是在他为何这样做而已!

  原来,那在黑暗中,“啊”的一叫,似乎受伤,跌落那绝冰崖的人,正是那正在与阴阳童宗居平比武的“白斌”。

  至於他跌落的原因,敢情是在黑暗中,受了这穷老头的突袭,更在功候较差一筹之下,被击受伤而震落那绝冰崖!

  这穷老头,原来正是在衡山曾发誓,必要击毙乾坤秀士杜永光和白斌两人,身居武林八奇人之一的“丐”——醉丐鲁纯如。

  至於他何以会迢迢的赶到天山,敢情乃是在无意间得知在这一天,五五端午节,那白斌、乾坤秀士杜永光两人,将会来这天山之故!因为,他生性孤僻,言出必行,故此他此来的目的,乃是为着实践衡山的誓言。

  这时,醉丐当着诸人面前,心中可是有点疯狂,复杂莫辨,以致顾不得诸人神色、态度如何。

  “呵呵”“呵呵”他居然似乎禁不住的发出与适才一般的笑声。

  就在这时,倏的两声叱喝,同时发出:“你笑什么?”“有啥可笑!”声中,两条人影疾扑向醉丐,并且出招袭去。

  醉丐笑声骤敛,身晃吐掌,居然迎攻袭来的两人。只见他反应灵敏之极,施的正是先天“醉天真功”的气劲功天。

  这倏然发声叱喝扑击的两人,不约而同的齐齐道声:“好!”变招换式,居然齐齐施出硬拼的招式。

  霎时,气劲潜力如排山倒海,直推过去,端的快速无伦,凌厉得无以复加!

  这两人,正是丹心神尼和吸血鬼,施的正是先天“兰花气掌”和先天“红心功”的气劲功夫,故此才有这等霸道。

  醉丐知道两人来历,“嘿”的一声,赶紧易招闪身。

  须知,武林八奇除了公认已仙逝的昆仑派弥陀僧为最之外,彼此心中各有所数,可是谁也不敢含糊谁!

  当下,丹心神尼、吸血鬼两人,眼见醉丐不敢硬接,一叱一哼,竟然又自双双齐齐施出硬拼的招式击去。

  醉丐脸色一变,仍是易招闪身,但却显得有点手忙脚乱,到底在两位与他功候堪称伯仲的人的攻击下,既然不能硬接,当然闪身也有问题了。

  饶是如此,这场战仍是不能立即解决,於是,战况仍然继续发展下去。

  这中间,在旁观看的诸人,自然地便对交战的三人,生出各种不同的猜测,为何三人会如此?

  须知,摒除一切理山不谈,此刻的丹心神尼、吸血鬼两人,可是已失名家本色,并将永为武林中人所不齿。

  至於诸人对三人的猜测想法,知道最多,并且猜对最多的,该算是乾坤秀士杜永光了。一则,在场的唯有他一人知道醉丐把白斌击落绝冰崖的原因。二则,便是丹心神尼乃是必定为了弟子华紫云和白斌言极深的情爱。

  其他诸人,除太空这人对丹心神尼知道得较为清楚之外,可是只有猜想白斌一定和丹心神尼有极密切的关系的份儿。对於醉丐击白斌一节,却是全部不解。再者,对於吸血鬼,可是连乾坤秀士杜永光也误猜了,便是大家全认为吸血鬼的所以如此,乃是责任感之故!

  因为,白斌和阴阳童宗居平两人,比试的方法是他出题的,否则,说不定不会生出这个意外的事变!

  但是,究其实呢?吸血鬼的所以如此,可是完全与丹心神尼一样,乃是为女弟子姚碧的关系。

  当然,太空道人所以没有想到这一点,便是他不知姚碧便是吸血鬼的弟子,而且在一时间,也没有想这么多。

  光是在诸人脑中这等猜测之间,交战的三人,已是交换了三十多招。

  丹心神尼、吸血鬼两人,可是生像死了心眼般,一味拖用硬拼的招式,以十威劲道猛攻,大有击毙醉丐始後已的样子。

  醉丐经过起先几招易式闪身之後,大约心中略为清醒,故此有点发火,生像已把心一横,於是只见他偶然在闪避得手忙脚乱时,便乾脆也施出拚命的招式,企图来个同归於尽,两相俱亡!

  倏地,丹心神尼在攻出一招“兰花吐蕊”後,道:“你可是与他有什么恩怨?你为什么把他击落那绝冰崖?”

  她话中的“他”,当然指的乃是白斌。

  吸血鬼“哼”的一声,催道:“你说!”

  这一句话,正是刺重醉丐要害,霎时间,他但觉生像给人以利刃猛戳在心中一般的剧痛,更而直戳得血肉模糊一般,比在衡山时更糟,糟上数十百千万倍以上——

  试想他能怎么回答呢?

  刹那间,他猛然大声惨笑,双掌箕张,一招“左右纵横”,居然同时朝丹心神尼来招,和吸血鬼来式迎去。

  这一招,简直是自杀的招式。须知,丹心神尼、吸血鬼两人,每一招可是皆以“双撞掌”发出,功劲凌厉的程度,若与醉丐此际单掌发出的气劲潜力相比,至少可要强出一倍有余。

  高人名家交手,无论劲道、时间,可是都达一羽不能加的境界,此刻,诸人正当全在凝神欲听醉丐作何回答,试想谁会料到醉丐会施出这等自杀性的招式。

  眼看已堪堪迎击之际,倏的一股劲风飒然,迳朝三人撞来。这等情形,只要是高手,便谁也会本能的分手抵挡。於是,形势顿变,又因这发出劲风的人,心中偏护醉丐,故此到分际时,已自敛去攻向醉丐的劲道。

  霎时,只听“砰”的一声,在丹心神尼、吸血鬼、醉丐三人,由於皆以单对单掌,劲道分散,竟是平分秋色,不分轩轾,至於那发出劲风,分开丹心神尼、吸血鬼两人劲道的人,敢情正是天地日月叟司徒辕。

  原来,天地日月叟司徒辕自见丹心神尼、吸血鬼两人,齐攻醉丐时,心中倏然掠过一个念头,便是想趁机拉拢醉丐入龙虎帮,故此专心一致的注视战况,这才能在诸人皆因意外,救之不及下,唯独他一人能做出。

  此刻,他再次抢前两步,已正好拦在丹心神尼、吸血鬼、醉丐三人之间。当然,这是他把时间和行动,计算得极妙之故,那是指在三人因互相以单掌交击後,自然震露空档的一刹那!

  这一来,战势便得暂告结束了。太阳在这当儿,已然升到天空,射出灿烂的金光,使大地恢复了生气。

  在场的诸人,只见于地日月叟司徒辕收眼一扫诸人的神色,知这他是想在鉴声察色後,将会说出他对三人的见解,以及其他的一切,於是,谁也不动声色,想先听他怎生做法,而後再做计较。

  果然,天地日月叟司徒辕一扫眼,道:“宗兄,今日是令公子与昆仑弟子武当门人的相约较艺之日,不错吧!”

  千面人妖脸色一变,却点了点头。

  “既然如此,那么这位神尼和康兄、鲁兄,就请休息片刻,有什么事尽可在等一下解决,现在却先让宗公子,和杜公子照约比试较量……”天地日月叟司徒辕顿了一顿,接道:“同时,如果神尼和康兄关心那昆仑门人的话,正可趁机下崖寻找,想凭着他的身手,适才受伤看来不重,谅必还不致绝望……”

  这一番话,的是不愧为出自一位雄才大略的帮主口里,也光凭这一番话,便知他不只武学高超,更而才智超人,难怪连那身居武林八奇,一派掌门的白骨怪和追魂魔君两人,也甘附和为帮下的二帮主、三帮主之位。

  丹心神尼、吸血鬼两人,似乎经天地日月叟司徒辕这一提,才想到这个上头一般,居然连想也没有想的,齐齐洁声:“好!”随着,对醉丐交代了一些场面话,迫使醉丐不能在他们未回来前离去。

  然後,双双先到绝冰崖边缘往下一看,在心中各个做了个底子,再由奈问坪後边,分成两个方向,绕寻过来。

  眨眼之间,在场的诸人,已见两人消失在奈何坪後面的一片雪坡间。至於两人是否能有结果,那是以後的事了。

  当然,这一来在场的诸人,对吸血鬼感到更困惑了!不过,到底以後总会明白,是以诸人也就把它暂时按在心里算了。

  太阳下,奈何坪又恢复了寂静,天地日月叟司徒辕带着得意的笑容,退回自己的座位,只是这中间他曾向醉丐做了友善的招呼,却没有得到对方的反应,但他内心并不觉如何,因为他有把握,只要假以时日的话。到底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可都是与时间有着极密切的关系。

  醉丐脑中自上到天山奈何坪,见到白斌,趁黑暗把他击伤震落绝冰崖,直到受丹心神尼、吸血鬼攻击,到现在为止,可是一片混沌,毫无感觉,但究其实,却是相反,这可全因太复杂之故。

  此刻,他但觉似乎真正清醒了许多,於是宛如没有听到天地日月叟司徒辕的招呼,独自缓步走到一张靠边的座位坐下。因为,他觉得有此必要,那是许多许多的事情,他从来认为不必去想的,此际似乎全需要了解和追求了。

  比试较艺用的空地,又空了。至於白斌、阴阳童宗居平两人的比试,也算暂告段落,胜负之数,因第三试没有结果,故此仅算平手。

  半晌,在千面人妖交代了几句场面话後,第二场比试便接着展开了。这是乾坤秀士杜永光和阴阳童宗居平之比试,乃是在洞庭湖扁山碧霞庄所约,本定中秋节而後改为今天的。

  阴阳童宗居平、乾坤秀士杜永光两人,相距丈许,对立在比武较技用的空地上,各个神色泰然,的是一派高人弟子本色。

  “杜兄不失信,在下甚为感激……”阴阳童宗居平一揖手,道:“至於今日之约,我们是总比,还是分项,这点敬请杜兄指教!”到底这是一场盛会,在场的高人可是很多,故此做晚辈的,都得客气几分。

  乾坤秀士杜永光“嗯”的一声,拱手回礼,算是先回答对方前面的一段话,虽则有点倨傲,却不算失礼!

  随着,俊目环顾四周在座的诸人,似乎沉思一会儿,才微笑道:“适才白公子即是以分项文比,那么现在我们耽来个武此的总比为陪衬吧!”

  他说话听来十分乾脆,但却由他眉宇问,微微可瞧出其间有不少苦处。到底他可是学着两门武学,并且两个师父并不友善,更而此际全在这里,这也正是适才他会在一瞥之後,沉思一会儿的原因。然而,根本上,他唯有总比才可,否则,将可能引起另一风波,亦未必可知?

  阴阳童宗居平无暇注意到这些,同时根本也与他无关。当下,朗声一笑,道:“好!在下不情,就先由掌学领教起……”说着,合并双掌,缓步後退三步,正是天山派比武前的礼节。

  乾坤秀士杜永光亦是拱手摆出武当礼节,但却在分际时,倏的道了一声:“有僭!”当先一招随身攻去。

  这一招,名唤“乾坤真幻”,乃是虚招,正是武当派掌学“乾坤八卦掌”中的第一招,为的是先采虚实之用。

  饶是如此,却因他已连施出先天“阴煞气功”的气劲功夫,故此声势之猛,乃是迥异凡响,有如狂风吹袭一般。

  阴阳童宗居平叱声:“好!”身形欺进,先天“虚无功”的气劲功夫发动,右掌疾吐,一招“冰河冲泻”,回攻过去。

  掌到处,宛如怒潮澎湃,巨洪溃堤,凌厉之极。

  乾坤秀士杜永光虚招换实,身形微晃,双掌连挥,一迎一攻,已然还攻了两招“乾坤八卦掌”中的精诡招式。

  阴阳童宗居平反应灵敏之极,刹那间,身、掌并进,已然又电也似的回攻三招,施的全是“天山掌法”的绝招妙式。

  两人以快打快,眨眼之间,已是彼此交换了二十多招,却因招式进出退入太过快速,故此没有硬架迎上。

  旁观诸人,凝神注视着两人的激战,齐齐禁不住的点了点头,心中暗暗称赞不已,甚至拿来与自己的门下弟子做个暗中相比。

  天地日月叟司徒辕暗道:“这姓杜的後辈,当真不错,难怪当日在无花坪,能够和座下弟子金环瘟君詹天伦相抗;还有,这姓宗的,也的是名不虚传……”

  白骨怪付道:“看来两人全不会比大弟子和爱女差……”

  追魂魔君除了传乾坤秀士杜永光先天“阴煞气功”之外,另外还有两名弟子,却因正在极力练功中,故此从未出现江湖,虽则如此,但他却已可衡量出,此际的修为造诣,至少他会相左於两人之下!

  太空道人、千面人妖两人,却是观感皆一,决定此约不论胜败如何,都将再痛下苦功造就自己的弟子。

  当然,尤其是太空道人更甚,因为他居然还没有将本门的先天“罡幻神气”传给乾坤秀士杜永光,致使他以别家的武学与他人比武。

  就在诸人这一转念间,乾坤秀士杜永光、阴阳童宗居平两人之战,已然有了新的改变!

  倏地,几乎在同时夕间,阴阳童宗居平、乾坤秀士杜永光两人,齐齐在疾速无比的战中,同道:“来,我们且硬拼几掌……”

  声落,“砰砰”两响,只见人影已分。敢情这刹那间,两人已然连连硬拼了两招,却因势均力敌,这才双双撤身。

  电光石火的一分,随即又是人影起错,“砰砰”又是两响,原来,两人又自死心眼般的硬拼了两招!

  形势居然仍是不分轩轾,於是,只听两人齐齐大喝一声,猛可又是进身拍掌而出,声势居然更凌厉,更凶猛。

  原来,这一下,两人可是改以双撞掌拍出,迪异於适才以单掌对单掌相交击,是以声势如此增加。

  “轰”的巨响,双掌相接,响声震耳,四下气劲潜力激荡,场面好不激烈。

  “蹬蹬蹬”脚步重踏地面之声随响,只见两人身形在掌相接的当儿,摇晃了两下,终於禁不住的各退三四步!

  阴阳童宗居平猛可大笑一声,道:“我们且再拼一次,然後就在兵刃上见高下……”说着,双掌交并,已自缓缓推出,身形却是未动,因为此际两人,中间只是仅仅相距一丈而已,根本无须动身,气劲潜力已是可及!

  至於他会说出这句话,显是心中有数,知道这再来的一拼,也将绝不会有胜负结果的。

  只见他掌推处,虽然缓慢不疾,但带起的声势却霸道之极,宛如风卷松涛,呼啸怒号!显然,已是施足先天“虚无功”的十成修为劲道。

  乾坤秀士杜永光大喝一声:“好!”观形象亦是已然运拖出十成先天“阴煞气功”的劲道,只见他在对方推出掌之际,同时的也慢慢的并掌平推而出,掌劲潜力宛如汇威一道洪流,狂冲猛激前去。

  这中间,两人齐齐不约而同的“嘿”了一声,吐气开声,致使声势更添了一份威猛之感,但觉凌厉得无以复加!

  “轰”的一响,气劲潜力已然凭空撞击在一起,正因如前一般不分轩轾,致使“蹬蹬蹬”之声中,两人又自退了五步。

  太阳已然升到正中,但这对在场的人,可是毫不相干。须知,凭着各人的修为造诣,就一两天烟火不进,也不足影响!

  “嗡”的一声,白光一掠。阴阳童宗居平已然在身形未定之间,右手一探腰际,把兵刃缅剑持在手中。

  乾坤秀士杜永光也不俊人,“喳”的一声,白玉扇在手,只见白光一缕,略与阴阳童宗居平缅剑的光芒不同!

  两人兵刃出手,话已交代在前,故此也不必重说些什么,当下,阴阳量宗居平一声:“来!”先天“虚无功”已然贯通缅剑,身形欺前抢步,白光一闪,剑端银芒,“嘶”的一声,一招“追云孥月”,疾攻而出。

  乾坤秀士杜永光施的乃是短兵刃,利於近攻,利时身躯一摆,“移形换位”,等到分际,这才倏的挥扇攻出。

  这一招,名唤“狂风斗扇”,正是“酸溜扇法”中精诡招式之一,只见白玉扇展开扇挥处,气劲潜力如潮涌去。

  阴阳童宗居平见势顿时易招换式,一挫腕,劲道不变,一招“炎荒日永”,迳朝乾坤秀土杜永光扇招迎去。

  剑、扇交击,响起一声刺耳之声。只见人影一分,却随即又战了起来,身法之快,眨眼间已是五六招之多。

  刹那间,只见人影交错,白光银芒飞舞,剑气“嘶嘶”、扇风“呼呼”,两相交响,令人眼花刺耳。

  这一下,两人的战势,又搏得观战的诸人,禁不住的暗中点头赞好。到底兵刃虽则长短不一,招式却各有所长。

  一千招的决打快攻後,倏的,只听两人齐齐“嘿”的大喝一声。随声,使观战的诸人,全然错楞瞪目呆然!

  原来,在这“嘿”然大喝之後,紧接着一阵金铁交鸣,剑气声、扇风声,白光银芒尽敛至於会令人如此的原内,乃是此刻阴阳童宗居平、乾坤秀士杜永光两人,居然屹立如岳,手中兵刃白玉扇、缅剑,正如胶似漆的黏在一起,做起武林中人,认为拿生命开玩笑的拼斗,同时贯注先天真气的气劲功夫於兵刃上,相持推逼过来。

  但见,阴阳童宗居平眉毛倒竖,嘴唇微动。乾坤秀士杜永光袖口飘动,额上之肉微颤。两人这等情形,正是象微此际正齐齐贯注全部精神、功侯修为於自己的兵刃上,谁也不敢半丝大意!

  须知,这等拼斗,表面上看来平淡无奋,只见两方兵刃互相交错抵触,彼此运劲攻拒而巳,其实,可是武学中最忌的一种打法,因为这等打法,全是凭着真修实诣,一分一厘也取巧不得。故此,只要一展开,则非直到筋疲力尽,真气消散,有一方受了伤,或丧命当场,始能停下。

  至於不能中途罢休的原因,乃是因为此际那两相交触的兵刃上,凝聚着两人毕生的修为功劲,只要一方先呈不支,或稍作退让,对方便会立即挟着那宛如山崩地裂的气劲潜力,乘机追击过来。

  这一来,试想谁能禁受得住,故此谁也不敢退让,做中途罢休之想,於是只得各出全力以赴。

  这等情形,在场观战的诸人,全是当今一等一的角色,试想谁能不知,於是,这刻间,诸人在呆然错楞之後,便在不知不觉间,自然地为两人紧张起来。有关系的,甚至有代为暗中作无谓的运气相助的举动。

  半晌,只见两人“太阳穴”上,汗水如珠滚落,但谁也没有工夫腾出手来拭去这汗水,到匠这是拿生命开玩笑的事,谁都知只要一分心,便得有变,一变则生命完蛋呜呼!

  同时之间,只听两人互相抵触的兵刃,渐渐发出一种刺耳的声音!显然,这正是象徵两人此际发出的功劲,已然不如前时般的雄浑,非但如此,并且已有点後力不继的样子。

  四周变得十分沉寂,除了风声和那兵刃相抵触发出的刺耳声之外,简直再也没有杂响了。

  正是未申之交时分,太阳虽然偏移了一些,但射出的光辉却依然;只见当前阴阳童宗居平、乾坤秀士杜永光两人的拼门,仍旧继续相持下去,这件事的结局,只有时间能够知道!

  这中间,在另一地方的丹心神尼、吸血鬼两人,已然冒险绕地的在绝冰崖下,寻找白斌的下落,那地点离开奈何坪已有数千丈;至於下面还有多深才到底,那可是谁也计算不出来的。

  到此刻为止,两人谁世没有发现到什么?不过,两人却仍继续的搜索下去,大有得不到一丝眉目,誓不甘休的样子!

  还有,那在屋中没有出来观战的姚碧,她可不知情郎已坠绝冰崖,此刻,她在屋中憧憬着往後的美满日子,禁不住的连连对着窗外苍穹,露出幸福的微笑!

  闪为,她确信师父吸血鬼一定会照她的话去做。当然,远有一点,便是这房屋相距那用以比武的旷场,可是还有一段距离,那边的一切,她虽偶然可以听到一些,但到底却是没有看在眼里。她本有几次想偷偷的出去看看,但始终为师父给於她的信念打消而放弃了。

  以上的一切,根本上都与时间有关;但最重要的却莫过於旷场上此刻正继续相持下去的拼斗——

  又过了半晌,大约是顿饭工夫,阴阳童宗居平、乾坤秀士杜永光两人,拼斗的形势,已有了极大的转变。

  “嘿……”两人倏的齐齐大喝了这一声,手上一震,“当啷”两声,只见两人手中的兵刃、缅剑和白玉扇齐齐落在地上。

  就在这“嘿”然之声的电光石火间,人影两晃,直扑向杜、宗两人身处,正好於兵刃落地声响时赶到!

  原来,乾坤秀土杜永光、阴阳童宗居平两人,经过这一阵的拼门,因为功力悉敞,始终分不出胜负,竟双双筋疲力尽,在“嘿”的发出这一声之後,连兵刃也把握不牢,并且真气消耗殆尽受伤,站不住的倒了下去。

  这两条扑去的人影,正是太空道人和千面人妖,两人早已凝神注视,故此身形抢出,正好扶接住了自己的弟子和爱子。

  这一来,乾坤秀士杜永光、阴阳董宗居平两人,较技之约,算是告一段落了。胜负结果,由於皆是真气消耗殆尽受伤,是以算是不分胜负,平手了。

  千面人妖、太空道人两人,各自抉住弟子、爱子,退在一边,忙着以先天真气为弟子、爱子疗伤。因为,这种受伤法,可是必先把受伤人本有的真元,以先天真气保存住,否则,非但终身残废,还可能有生命之险!

  “永光哥……”玉罗刹鲍红关心的叫唤着,身形一晃,已然来到太空道人身旁,急得连眼泪也掉了下来。

  一切事情,皆已告了段落,天地日月叟司徒辕、追魂魔君、白骨怪三人,乃是为着瞧热闹而来,故此在交代了几句场面客套话後,便相偕离开了。

  至於白骨怪对爱女玉罗刹鲍红的事,因为他极疼爱她,故此又告按下,仅在临走时,吩咐她一声,希望她一定要在三个月以内,回到家里,而让她留下陪在乾坤秀士杜永光和太空道人身边。

  片刻之後,乾坤秀士杜永光已是清醒起来,玉罗刹鲍红又关心的禁不住的唤了他几声。这情形,如果不是太空道人阻止她不要太过冲动,否则,至少她非痛快的吻他数十下才肯罢手。

  当然,这是他与她的关系,已更进了一步,根本上她再也不必顾忌这一些了。至於他与她做了更进一步的关系後,照理应该精力消耗不少才对,但适才却没有异样,敢情乃是她与他在找那红色石碑的时间很久,是以经过那一阵之後,便已经恢复过来了。

  太空道人眼见爱徒已经清醒过来,知道没有生命危险,却由於必须接着找一个地方静养,当然是回到武当山最好,於是对千面人妖交代几句话,包括留给丹心神尼的话後,背起爱徒,带着玉罗刹鲍红就要离开天山。

  但是,却在这时想起醉丐的事,於是顺便劝了一番,居然也使醉丐跟着他离开了。

  原来,醉丐在这一阵不算长,也不算短的时间中,想出了许多关於所谓:“对”与“不对”的事,是以才会在太空道人劝他,以及答应往後再向丹心神尼解释之下,随着太空道人离开天山。

  千面人妖眼见诸位外来的人都已离去,同时爱子也已清醒,於是吩咐青阳禅师、冷面王车刹、书僮小青三人清理一切後事,自己却抱起爱子离开广场,回到住处,以便让爱子阴阳童宗居平静养伤势。

  一切就绪,约半个时辰後,他才想起和白斌同来的姚碧,於是亲自到姚碧休息房间,随着将白斌已跌落绝冰崖的事告诉她,请她自己要有个打算,因为她绝不能留在这天山奈何坪上。

  她一听到这个消息,痛叫了一声:“天呀!”人已晕了过去。

  千面人妖知道这没有什么关系,等一下她便会自然醒来,於是也就退了出去。

  等到姚碧再次清醒时,吸血鬼已站在身边,再过去便是早先来告诉她白斌坠崖消息的千面人妖。

  原来,吸血鬼、丹心神尼两人,一直寻到夕阳西坠,天色日暮,都没有结果才转回奈何坪来。

  随着,吸血鬼便将一切原委告诉了千面人妖,这才双双相偕来看姚碧。当下,他又重覆的将白斌的坠崖经过,说给她听,并且安慰她可能白斌并没有死,或许隔两天便会回来。

  姚碧芳心全碎,悲痛到极点,她听不了吸血鬼这许多安慰的话,只听她又是痛哭数声,人已又昏了过去——

  丹心神尼回到奈何坪後,知道诸人皆已离去,於是她也就离开了。

  但是,她却不相信白斌会死,因为地此来之前,曾经以“先天易数”之学算过,得知白斌此行凶多吉少,却是没有生命危险。可是,眼前事实他已跌落绝冰崖,毫无踪迹可寻,这怎么说法呢——

  正是日暮乡关何处是,因果古今一例哀。

 
 

 
分享到:
2小公鸡挖蚯蚓
1小公鸡挖蚯蚓
2兔子阿月
1兔子阿月
2老奶奶和阿里答
1老奶奶和阿里答
2小老鼠玩电脑
1小老鼠玩电脑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