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玉佩银铃 >> 第三十三章 一声长啸 高空来魁影 两鬼围攻 盆地起战云

第三十三章 一声长啸 高空来魁影 两鬼围攻 盆地起战云

时间:2014/4/12 9:23:19  点击:3347 次
  金燕东方明珠和燕白祧两人,在那深谷石洞之内,不愿违背驼背老人的意旨,将老人递过来的两杯淡红色乳汁接了过来,向口里倒去,只感到浓香扑鼻,复带酒味,味道非常好吃,正想开口问那是甚么东西的时候,陡地一阵天旋地转,只觉腹内宛如烈火焚烧一般,燕白祧首先不支,扑通一声,向地面倒去!金燕也只不过在嘴里喊了一声:“燕哥哥,怎么啦?”

  也紧跟着人事不知地倒下。

  奇怪,驼背老人没有暍过这种乳汁,为甚么也脸色那么苍白,显出痛苦不堪的样子呢?”

  不过,他虽然显得那么痛苦,却并没有倒了下去,只是逞强地坚忍着,并且从怀里掏出一个瓶子,又倒出两粒绿色的药丸,吞了下去。

  他的脸色虽然表示痛苦万分,但却没有半点儿惊奇的神色,而且还在痛苦之中,隐藏着一种安祥甚至可以说是欣慰的色彩,那就怪了,究竟是怎么回事,真是令人费解!

  一会儿,驼背老人的脸色,稍为好转了一点儿,痛苦的表情,也慢慢地消失了,可是全身已经出了一身大汗”显见他在忍受那一份痛苦的时候,受尽了煎熬!

  他稍稍陕复了正常以后,很迅速地向倒毙地面的一双少男少女瞥了一眼,但见他们面色已经胀得像猪肝似的,红中带紫,鼻孔里还沁出一丝丝的鲜血。

  驼背老人眼中露出无限怜爱的神色,巍巍颤颤地一手挟起一个,似乎感到很费力似的朝洞外走去。

  此时,天色业已大明,盆地中间,昨晚人蟒恶斗的痕迹仍在,尤其是那条美人蟒的尸体,血污狼籍,腥臭冲天,看到人的眼里,使人感到一阵嗯心。

  驼背老人不由得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挟起两人,绕过那片被蟒血染污了的地面,迳直向东侧峭壁脚下的蟒穴走去。

  因为横搁在那个蟒穴地洞上面的尖石,业已齐根折断,地洞的洞口,也已完全暴露出来,大约有几丈方圆大小,从上往下望去,黑黝黝地,似乎很深。

  驼背老人探首朝下略为望了两眼,陡地昂首一声长啸,提足中元之气,毫不犹豫地挟起两人,往里一跳,于是,盆地又恢复了一片死寂,除了孤寂的阳光,偶偶从那密云笼罩的峰顶,透射一丝半丝下来,略为使得谷底的景象,发生一点儿变化以外,虽然是在白天,那气氛总是有点不太对劲,还保持着夜晚的那一种阴森森的味道!好像,又要有甚么不祥的事,快要在此发生一般。

  咦,云层上面是甚么东西?翅膀那么宽大,黑压压的一片,从这三面峭壁包围的盆地上空,呼呼地直落下来。

  啊!一只老鹰!好难看呀!身上稀稀落落地长着几根硬毛,头顶秃秃的,就像是长了癞痢一般,两眼凶光四射,展开的翅膀,足有一两丈宽,普通的老鹰,怎能有这么大!大概是属于那一种专吃死人的异种秃鹅吧!可是这儿并不是沙漠,又怎会出现这等凶残的东西呢?

  那下坠的势子好快!从几千丈的高空,只见双翅一束,猛钻而下,笼罩在这片盆地的云层,经它这样猛冲所带起的劲风一卷,登时变得像一团一团的棉絮,纷纷向四周飘扬,只一晃眼,就接近了地面,它是干甚么来的?难道是到了谷底盆地那一条美人蟒的尸体,食指大动,想来大嚼一番吗?可是云层那么厚,鹰眼的目光,再怎么锐利,也不能穿透重云呀!如果说是它在上空闻到了尸体腥臭的气味,好几千丈高的距离么,我就不相信这孽禽的鼻子,会有那么灵光!

  哈哈!这秃鹰背上,居然驮着两个人呢!不是吗!那丑恶庞大的秃鹰,在快接近地面的时候,倏地双翅猛展,藉着空气的浮力,将那下坠的势子,陡然顿住,头尾也这一刹那间放手,再缓缓地向地面降落。

  就在它这么猛然一顿的时候,秃鹰的身体,还没有放手,背上却已弹出两团黑影,半空里一个“鹞子翻身”,转了一个空心筋斗,就似两团飘絮,冉冉而落,那身段儿好灵巧呀,落到地面,半点声音都没有,轻功如果没有七八成火候,绝不可能办得到!

  说真格儿的,如果不是像他们这等身手的高脚儿,单那秃鹰猛然下窜那一股劲儿,就足以将他们从背上摔出几丈开外,从高空掉了下来,把他们跌成一团肉酱,更不用谈到能够控制这么猛烈的凶禽,来作为他们的坐骑了!

  他们是谁呢?落到这片盆地来干甚么?可不透着古怪吗?

  当他们落地以后,就可以看清那一付长相了!真有点儿邪门!一个长得像夜叉一样,满身黑毛,面目狰狞,胆小一点的人看到,不当他是一个妖物,那才怪呢?两双眼睛,足有鸽蛋那么大小,上面红丝满布,凶焰四射,两边的嘴角,猛向下弯,凶霸霸的,一看就知道是一个极端凶残的家伙!

  另一个又高又瘦,一张马脸,白虚虚的,不带半点儿血色,两道浓眉,往中间紧凑,刚好在脸上写了一个八字,三角形的眼睛,一开一翕,不时射出一股股阴森的冶光,令人一碰到就会不由自主地打好几个冷噤,那样子,就与阎王殿下的白面无常,长得丝毫不差,满脸邪恶,比那夜叉似的大汉,还要来得使人厌恶!

  这两个魔鬼似的人物,从鹰背向地面落下以后,放眼地面一打量,彼此惊诧地互相对望了一眼,那夜叉似的大汉,首先咦了一声,奇怪地说道:“三弟,刚才分明听到那一声长啸,是从这个方向发出来的,怎么会不见人呢?这地面死的,又是甚么样的一条怪物呀?”

  那无常鬼似的瘦长个子,跟着很机警地向四周搜索一遍,忽然指着西面那座石洞说道:“老大,管他地面死的是甚么东西,我看那一声长啸,一定是驼鬼发出来的,你看,那不是一个石洞吗?驼鬼一定进洞去了,我们过去看看就知道了!”

  夜叉似的大汉,一听瘦子说得有理,提起脚来,就要窜了过去!

  瘦子忙一把将他拉住说道:“老大,且慢,先把暗青子准备好,如果驼鬼真的躲在洞里,凭我们两个,恐怕不会是他的对手!”

  大汉似乎有点不服气地说:“三弟,你的胆子也未免太小了点,洞里的人,并不见得就是那个驼鬼,郎使真的是他,凭咱们阴风五鬼的本事,我就不相信斗他们不过,那天晚上,你没有听到老二他们说过吗?如果不是驼鬼取巧,利用地面的尘沙,将大家的眼睛,给蒙住了的话,他能逃得掉吗?可惜那晚我没有出去,否则,就凭我寒山厉魄武耻一个人,就能够将他擒了下来。我就不相信他真有多厉害!”

  瘦子可知道武耻的脾气,忙就着他的话说道:“老大,话不是这样说的,即使我们斗得过他,把暗青子准备好,也是有备无患呀!”

  大汉这才没有话说,两人分别戴上鹿皮手套,各自抓了一大把“毒火磷砂”,向那西面的石洞里,蹑手蹑脚,偷偷地掩了进去!

  留在盆地上的那头秃鹰,在他们向石洞里掩进的时候,利爪朝那蟒尸的腹部一抓,抓出一大把血淋淋的内脏,也高鸣一声,飞向原始森林那边,落到一棵大树的顶上,慢慢地享受它的美食去了!

  这当儿,蟒穴里面,听到一点轻微的衣角带风的响声,不久,嘘地一声,驼背老人从里面跳了上来。

  他那本来有点苍白的脸色,似乎更显得苍白,就像从冰窖里钻了出来一样,浑身好比打摆子似的,悉悉地抖个不停,嘴唇的颜色,已经冻得发乌!但早先他挟着一起跳下去的少男少女,却不见了!真不知道他是安的甚么心!

  老人好像并不知道盆地里面已经来了恶客,人一上来,立郎萎顿不堪地扶住一个小树,缓缓地坐了下去,休息了一会,等到四肢不再发抖的时候,方才喘了一口气道:“好冷!想不到那寒泉的温度,竟会低到这种程度,如果再在这里待下去三逗把老骨头,恐怕就得冻僵啦!总算这两个孩子的福缘好,像这么一泡,大概不要三天,就可以醒转过来啦!”

  说完,满脸露出欣慰的颜色,又盘膝而坐,调了一会神,方才站了起来,向石洞那边走去!

  突然,他似乎发现了甚么,嘴里咦了一声,自言自语地说道:“怎么二这蟒尸有人动过了,是谁?”

  当他停下来仔细察看的时候,那头其大无比的秃鹰,已经从高空悄没声地向他的头顶压到!

  驼背老人身负绝学,那头秃鹰虽然没有作声,但翅膀所带起的风声,可瞒不住老人的耳朵,因此,不由猛然抬头一看!

  哎呀!乖乖,一看之下,不由吓得他惊叫了起来,饶是他活了一百多岁的年纪,像这么大的吃人秃鹰,还是第一次看到呢!

  此时,那头秃鹰,已经距他很近,正用它那一扇门板大的铁翅,从斜刺一掠,向着老人的胸腹之际,疾扫过来,老人可知道厉害,百忙里,赶紧身形往后一仰,整个身体,用铁板桥的功夫,向地面倒跌下去!

  嘘的一声,鹰翅从面门疾掠而过,只差那么一两寸的距离,就得扫上,如果刚才不躲,怕不早已拦腰两断,给那秃鹰的翅膀,扫做两截!

  驼背老人虽然身凄绝技,在这种毫未防备的情况之下,也不禁给吓得出了一身冷汗,嘴里连呼好险不止!

  秃鹰一翅没有将老人扫着,立郎长鸣一声,盘旋直上,升高到十几丈高的左右,陡地又双翅一收,头下尾上,凶睛闪闪地朝着驼背老人的头顶,俯冲地猛扑过来,弯弯的鹰嘴,霍地张开,迳朝老人的天灵盖上啄来,真是疾若闪电,好不凶猛!

  驼背老人的身体,方从地面挺了起来,秃鹰俯冲而下所带起的劲风,又已猛袭下来,只有赶紧晃身往旁闪去,一窜几尺开外,才堪堪躲开秃鹰这一记猛啄之势,脑袋虽然没有被它啄得开花,但背上的衣服,还是让那钢钩似的鹰嘴,给搭上了一块,给自己旁窜的势子,带得“嘶”的一声,登时裂开成一条长约一尺左右的口子,凉风飒飒,从那破口之间,吹到里面赤裸的皮肤上,凭添了无限的凉意,驼背老人从出世以来,还真是第一次吃过这种苦头!

  岂知,还没有容得他把念头转了过来,那秃鹰蓦地一个翻身,头下尾上的势子,在接近地面的那一刹那,早已掉转过来。

  但见它的尾巴,电花石火般猛地往地面一按,庞大的身躯,立即被弹得重新腾空而起,又朝着驼背老人的斜上方,疾冲而上,两把铁钳似的利爪,就势倏地向老人的面门抓去,真是其快无比,迫得驼背老人,不容身形站定,又连忙两脚一蹬,倾斜的身体,向旁一侧,使丁一个“卧看巧云”的势子,凌空向旁一个翻滚,才再度避开了秃鹰这致命的一击。但额头已经微微见汗,气喘呼呼,心跳加剧,真是惊险得令人咋舌!

  要知道秃鹰扑人之势,就是这开头的一扫,一啄,一抓,最为厉害,可说是一下紧一下,快逾闪电,丝毫不让人有喘息的机会,饶是像驼背老人这等武林绝顶高手,在毫未防备的情况之下,也感到有点应付不来,几乎吃了它的大亏!

  不过,在这三下过去以后,秃鹰疾飞所蓄的一股冲力,也已用完,又得盘空直上,蓄足冲力再来因此,驼背老人这才算抓到了一个喘息的机会,不由气得在心里直骂道:“真是时衰鬼欺人,昨天晚上,为了抢救金燕,挨蟒尾扫了一下重的,内伤还没有好,今天这么一头扁毛畜牲,也居然欺到头上来了!如果不给点苦头让你这畜牲吃吃,还当老夫是好欺的呢!”

  秃鹰开头偷袭老人的三下动作,说起来,仅仅只有那么一晃眼的时间,而且,又是突如其来,驼背老人毫未防备,所以才弄得那么手忙脚乱!

  当它第二次在高空蓄冲势,再度扑下来的时候,老人已经有了准备,可不再像刚才那样狼狈了!

  因此,当天空呼的一声,秃鹰的铁翅,重新疾扫而下的时候,老人早巳蓄足掌力,不待那扇翅膀扫到,立即脚尖一点,陡的平空拔起几丈高下,恰好超出秃鹰的身体,驾临其上。

  老人可没有甚么客气讲的,当秃鹰向脚底掠到的时候,双掌陡的朝下一翻,虎虎两声,猛力朝着秃鹰的背上拍去!

  这时,秃鹰的身体,距离地面,只有一丈左右不到,想要利用翻滚的方式,实行闪避,已经不可能办到,登时只听得啪啪两声,给老人刚猛无比的掌劲,击个正着。

  秃鹰当时被击得“哇”的一声尖叫,身形猛然向地面压去。

  这头秃鹰,确实称得上是一头凶物,驼背老人向下翻劈的两掌,虽然怕引发内伤,只用了两三成力量,但老人的功力,何等深厚,如果是普通虎豹之类的猛兽,在这两掌之下,怕不早已口吐鲜血,内脏被震得离了原位,就是不死,也应该动弹不得了。

  可是这头秃鹰,虽然痛得哇的大叫起来,庞大的身体,也被击得向地面撞去,居然像是没有受到多大的损害,噗的一声,落到地面,仅仅只稍为晃了两晃,立即两翅一压,竟又腾空而起,钻云直上的冲了起来!

  驼背老人想不到这头秃鹰,会这么经得起揍,不觉楞了一楞,身形登时从半空里直落下来,正好与秃鹰上腾的势子,一左一右,擦面而过,又恢复了秃鹰在上,老人在下的形势。

  秃鹰大概被老人那两掌打得凶性大发,身形上冲,还没有超过十丈,立即一翻一滚,又马上俯冲下来,用嘴向着老人的头顶啄来。

  老人自然不会容它逞凶,马上身形一晃,向侧略闪一两尺远,单掌一翻,利用掌侧边锋,一记“伐柯斩棘”,狠狠地向秃鹰的颈部削去!

  秃鹰吃过一次苦头,可不敢再硬挨那么一下,好在此时双翅收束,转动比较灵活得多,登时尾巴一扭,利用空气的阻力,的溜溜地一个回旋,从半空里向一侧翻滚而去!

  经此一来,那一股强劲的冲力,已被消耗殆尽,秃鹰的第三下杀手,也就无法用上,只好飘落一边,重新振翅起飞。

  驼背老人本来没有打算那一记“伐柯斩棘”,就能将秃鹰伤着,所以当那秃鹰因冲力消失,飘落地面之际,立即一个转身,化掌为指,一记“画龙点睛”,迳向秃鹰的两只眼睛点去!

  眼看就要得手之际,猛然听得身后有人高声大喝一声说道:“照打!”

  只听得暗器破空之声,向脑后猛袭而至,老人如果不撤招变式,虽然可以将秃鹰的双眼点瞎,但自己也势必为那暗器所伤!

  脑子里的念头,闪电似地一转,感到先求自保要紧,当时脑袋一歪,身体向旁一闪,一块拳头大的石头,从耳根旁边,唰的一声,划空而过,啪的掉落地面,那秃鹰也趁此双翅一层一扬,冲霄直上,脱离了老人的掌握,向高空逃去。

  老人还没有看清是怎么一回事,两条人影,已经从身后旋风似地扑了过来,但见四掌齐翻,两团绿光闪闪的磷火,夹着两股,其劲无比的掌风,已经从左右两侧,夹袭过来。

  老人想不到来人会这般无耻,匆忙之中,不知敌人深浅,同时,自己知道,昨晚所负的内伤,非常严重,只靠吃了几粒“百宝宁神丸”,将它制止,暂时不会恶化,如果妄动真气,很可能随时引发,因此,一时不敢硬拼,当郎的溜溜地一转,运用他的绝顶轻功和神奇的身法,化作一溜轻烟,滑向一边。

  两股掌力,因为目标消失,陡然同时落空,撞到一起,那两团绿光闪闪的磷火,在半空里一撞,只听得“砰”的一声,当时震散,只见点点飞荧,向四周猛射,飞散出去好几尺远,方才缓缓地飘落到地面,那些草木的叶子,沾到一点,立即发出一阵轻微的嘶嘶之声,顷刻之间,变得一片枯黄,真是歹毒万分。

  驼背老人见了,心里也暗自吃了一惊,心说:“这两个家伙的掌力倒不怎么样,可是那掌风劈出的两团磷火,倒确实不可轻视呢。”

  来人机警之至,掌力陡然落空,紧跟着霍地向两边一分,倒窜了出去,准备看清对方的位置,再抢攻上去。

  驼背老人不愿无端树敌,当然不会像他们那般无耻,因此,并没有就势抢攻上去,等到两人站定,方才开口说道:“请问两位高姓大名,老夫与你等往日无仇,近日无怨,这么不响地对老夫进行偷袭,请问是甚么道理?l这两人原来就是那掩进石洞搜人的阴风两鬼,在洞里找了半天,没有发现有人,仍从原路退了出来的时候,一到洞口,就听得秃鹰的叫声,赶紧纵出一看,立即发现驼背老人正在向秃鹰痛下辣手。

  两人凛于那天晚上,驼背老人大闹阴风教的威势,念头一转,决心实施暗袭,当时从地面抓起一块石头,朝老人的身后打去,同时,身形疾起,紧跟着窜过去,从左右猛力拍出阴磷毒掌,心想:“饶你驼鬼本事再高,这么突出不意,不怕你不着上道儿。”

  岂知驼背老人的本领,实在高得出奇,居然临危不乱,一晃就躲了开去,现在老人已经明着叫阵,当然不好意思再用那种下流的手段,同时,两鬼心里自己也很明白,就是再进行偷袭,并不见得能收到效果,所以,也就把身子停了下来。

  老人话一说完,寒山厉魄马上一阵冷笑,无比骄狂地说道:“老子两个,就是阴风教里顶顶大名的寒山厉魄武耻和白无常卜忠,今天是奉了教主的命令,把你这个驼鬼,抓回阴风教去,听候教主的处置的,你知道了吗?”

  驼背老人一听对方是阴风教的,新仇旧恨,一齐涌上心头,不由气得一阵狂笑,方厉声喝道:一好呀!我道是谁,会找到这块死地来,原来是老朋友的手下,那就怪不得了,嘿嘿,就是你们教主,也不能把老夫怎么样,凭你们这两块废料,也想把老夫擒下,也不瞧瞧自己的长相,配吗?”

  话音甫落,一声看招,老人身形,已经像鬼魅似的,欺近两鬼的身边,手臂一抡,骈指作势,倏忽间,一缕劲风,竟同时向两鬼身上的要穴点去!

  两鬼想不到老人出招这么快,赶紧身形一晃,分向两旁窜跳出去,但肩头还是让老人的指风,扫着一点,感到疼痛无比,直吓得他们各自出了一身冷汗!

  可是老人的身法,快捷无比,不让他们有喘息的机会,又如影附形地紧跟了上来,不过,因为他们是分两旁窜逃,老人无法兼顾,所以只跟定在寒山厉魄的身后,指风丝毫不变地指定在他的脑后风府穴上,眼看就要被老人点着,白面无常在旁看到,不由发出一声惊叫!

  说时迟,那时快,那头秃鹰,刚好已经从高空蓄足了冲势,从上猛扑下来,一团黑云,疾如奔雷,当头向老人压到。

  老人为了自救,只好暂时放手,陡地改招变式,向旁一闪,滑开一两丈远,寒山厉魄的一条狗命,才算从鬼门关口,给捡了回来!但脸上的颜色,却已变得铁青!

  两鬼想不到驼背老人的武功,高到这种程度,如果不是有一头秃鹰,在头顶接应,几乎起手不到一回,就得伤在老人凌厉指风之下,不由气得哇哇乱叫,各自将兵器从身上取下,趁着老人应付秃鹰之际,又猛地抢上前去,嘴里高声的喊道:“驼鬼,老子们今天同你拼了!”

  话音一落,一鞭一剑,霍地从两侧疾扫而至,攻向老人的下盘。

  老人吃亏在不肯妄用真力,与他们硬拼硬接,深恐引发内伤,因此,只有仗着绝顶的轻功与神奇的身法,和这两人一鸟狠斗,如此一来,虽然老人武功,超出两鬼很多,一时之内,也只能和他们打个平手。

  这样约莫打了半炷香久,白面无常见老人从来不与他们硬拼,只是亏空捣虚,用指头向着他们的要穴点去,不由心中起疑,眉头一皱,计上心来,朝寒山厉魄使了一个眼色,大声地说道:“老大,我们用磷火烧他,看他还躲得开躲不开!”

  寒山厉魄一听,心说对呀!立即暴雷似地大喝一声说道:“对,三弟,就这么干!”

  两人招呼打完,立即霍地向圈外倒纵出去,将兵器朝地面一扔,马上凝神运气,浑身骨节,咔喳咔喳地一阵暴响,双掌一搓,猛然朝驼背老人的面前一扬,四团碧绿的磷火,闪电似地朝着驼背老人的身前,急射而去。

  两鬼这次掌心发出的磷火,与最初所发的有点不同,各自聚集成球,就像是四颗迳寸的碧绿明珠一般,聚而不散,好看极了,想不到阴风五鬼,在秦含柳出现以后的三年之内,也把这种自由探制磷火的功夫,给练成了!

  这种阴磷掌是“盘弧玄阴经副解”上面所载的邪门功夫之一,在正解上没有提到,因此,驼背老人并不懂得其中的奥妙,只当与那最初偷袭的磷火相同,因此并没有放在心上,暗自想道:“刚才你们出其不意地进行偷袭,尚且沾不到我的一寸衣角,难道现在还能奈何我不成!”

  因此,仍然全神注意到头顶秃鹰的冲击,直到那四团磷火,快要接近身边的时候,方才霍地一闪,运用那套神奇的身法,闪向一边,同时嘴里还轻松地说道:“手里拿着兵器,还奈何不了老夫,单凭几记毒掌,就能取胜不成!”

  岂知,他的话还没有说完,那四团磷火,就像具有灵性似的,没有继续向前直冲,竟跟着老人身形的晃动,霍地一转,仍然从后面直追过来。

  驼背老人没有想到会有此变,只吓得赶紧将话收住,慌不迭地可是一个转身,呼的向旁闪出一两丈远!

  可是那四团磷火,真叫做阴魂不散,彷佛冤鬼索命一般,也跟着在半空划上一道弧形,寸步不留地,照旧追了过来!

  要命的,那头顶上的秃鹰,也在此时,倏地一个俯冲,钢钩似的鹰嘴又猛啄了过来,这下可把驼背老人弄得手忙脚乱,显得狼狈不堪起来!

  总算他的轻功和那套神奇的身法,确有过入之处,终于在这危机一发的当儿,又强地躲了开去。

  但不管你驼背老人的轻功再好,身法再妙,那四团毒火,总是紧跟在身后不舍,说甚么也甩不开它,再加上头顶那只秃鹰,隔不多久,又俯冲地向他攻击过来,真是顾到了上头,就顾不了下头;顾到了下头,就顾不了上头,直弄得险象环生,惊险百出。

  这片盆地,上空为密云所罩,虽在白天,还是显得非常昏暗,因此,只看到一条快得像一个溜烟的影子,一会儿盘旋向左,一会儿拐弯向右,一会儿凌空上拔,一会儿又飘然下落,简直快得就像是一条游龙,在那儿前后左右,忽上忽下地翻腾盘滚,游动不止。那四团碧绿色的磷火,更像是四颗亮晶晶的宝珠,紧追着那条游龙,抛舞追逐,再加上那头庞大的秃鹰,一冲一起,让常人看到眼里,一定会认为那是飞龙戏珠,谁能知道那是一场危险万端的打斗呢?

  驼背老人在磷火与秃鹰夹击之下,不论身法快到如何程度,也无法摆脱,心里的念头,闪电似地一转,想道:“像这样下去,即使不妄动真力,也得将内伤引发,与其那时受伤被擒,倒不如现在一拼。”

  究竟姜是老的辣,想到这里,当机立断,马上不再闪躲,身形陡然朝地面一站,四团磷火,立即像殡星一般朝他身上撞来。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这四团磷火,即将撞到身上的一利那,那头秃鹰,也同时猛扑而下。

  但听得驼背老人春雷似的一声暴暍,控制磷火的气劲,立被震断,四团磷火,登时被弹得向自己身上,倒射回来,只吓得一个“懒驴打滚”,呼噜噜地向侧面一连翻滚两三丈远,方才停住,那四团磷火,也砰的一声,撞向地面,爆散开来。

  那头秃鹰,更被震得一声尖叫,一连几个筋斗,向半空云里,倒翻出去。好半天,还不敢飞落下来。

  阴风两鬼从地面一个“鲤鱼打挺l,站起来以后,惊魂甫定,那驼背老人,已经腾空直上,一个“神龙摆尾”的身式,向阴风两鬼所站的地方,飞掠过来,人未到掌先发,只听得呼的一声,那掌力直劈得空气发出嘘嘘的响声,一股狂猛无俦的狂飙,老远就向两鬼的头顶,压了过去!显见老人已经打出真火,直恨不能这一掌把两鬼劈得一个稀烂。

  两鬼在此情况之下,根本不容他们考虑,只是本能地迎着那猛压过来的掌风,很匆促地四掌齐推,硬接了过去!

  哗啦啦!三股掌力,在空中互撞,只激得地面的沙石,唰唰地飞扬起来,又马上被那掌风激荡而成的旋涡,卷成一道灰柱,冲霄直上,升高几丈,才又簌簌地掉了下来!

  阴风两鬼,在那一声亘响之下,蹬蹬地,一连倒退七八尺远,方才拿桩站稳。只感到两眼金星乱冒,胸中的气血,就像一锅沸油,翻涌得简直快要爆炸起来,好不容易,方才运起一口真气,把那翻涌的气血,强压下去没有吐将出来。两鬼知道厉害,也顾不得查看敌人的情形怎样,赶紧各自吞下一颗伤药坐了下去,闭目垂廉,先行疗伤要紧。

  驼背老人的情形,比他们更惨,虽然仗着“玄天阴炁”,将两鬼自动追敌的四团磷火震散,但此举最耗真力,那一下猛震,业已把昨晚的内伤,完全引发。

  但他为了不落敌手,自然不肯让两鬼再有缓手的机会,所以又马上追击过来,打算拼着最后一点余力,与敌人来个同归于尽,然而,但他此时已经是强弩之末,难穿鲁藁了。

  因此,三股掌力,猛撞之下,虽然把两鬼击得倒退七八尺远受了重伤,但自己退得更远,足足一丈多远,方才站定,只感到喉头一甜,一口鲜血,直冲而出。五脏简直像油煎一般,痛得浑身发抖,那额头上的汗珠,就有黄豆那么大一粒,冷飒飒地不断往外冒了出来,那滋味儿,若非是驼背老人这等坚忍的性格,任谁也经受不起。

  同时,驼背老人更在心里想起自己的义女金燕,和燕白祧这两个小娃儿,被自己塞在地底蟒穴的寒泉眼里泡着,如果醒来,不及时指导他们运功,调和体内那两股寒热极端相反的气流,不但前功尽弃,而且可能走火入魔,永远困在地匠,不能出来,岂不是爱之反而害之,眼见自己业已灯残油尽,马上就要丧命,还有谁能进入蟒穴代他去做那一件事呢?

  老人对于自己的生死,倒不怎放在心里,可是这种感情上的负担和煎熬,却比那内伤发作的痛苦,还要来得厉害。

  这是一个死绝的地方,阴风两鬼,如果不是仗着一头秃鹰,那是绝找不到这个地方,那么,还会有谁能到此地来,替他们解救呢?就是那万分之一的希望,都不可能产生呀!驼背老人内心的这份悲痛,该是何等的沉重啊!

  他不敢怀着希望,也不能忍受这无情的事实,因此,他只有在心灵无比的绞痛下,痛恨命运,他不断在内心咒骂着说:“苍天呀苍天,难道我财驼邱子义就这样无声无息地死在这两个后辈的手里吗?虽然我早年杀人如麻,但所杀也都是那些黑道上恶贼,即使中间不免误杀好人,应该遭到报应,可是,那两个无辜的小娃儿,又犯了甚么过失呢?也要因为我的缘故,遭到那葬身蟒穴的噩运呢!苍天呀!这就是你的公正吗?你难道没有长着眼睛吗?”

  他强忍着内伤发作的肉体痛苦,更忍受着心灵绝望的无比绞痛,他不甘心就这么倒了下去,他要在断气之前,趁着敌人疗伤之际,把他们杀死,免得那本“玄阴正解”让他们搜去。

  因此,他又勉强地将身体支持住,把那一只涌到口里的鲜血,咕噜一声,又咽了回去,拖着沉重的步子,满脸狞容地向着阴风两鬼的面前,一步一步地走了过去!

  然而,心有余而力不足,他还没有走到两步,再也忍耐不住了,那一口咽回去的鲜血,又重新哇的一声,狂喷而出,胸中忧急之气,使得这一口鲜血,喷出老远,直溅得那坐在地上的阴风两鬼,满头满脑都是。

  接着,他四肢一软,两眼只看见无数的小白圈圈,在面前一阵乱窜,扑通一声,人就那么歪歪倒倒向地面倒了下去!

  阴风两鬼,刚好把气运完,眼睛才一睁开,就被老人那一口鲜血,喷得把视线整个蒙住,因此,心里猛吃一惊,霍地从地面跳起,本能地往后倒窜出去,因为他们没有看到驼背老人的情形,不知道他伤得比自己更为厉害,心里还以为这一口喷来的鲜血,是老人打出的甚么古怪暗器呢!

  这当儿,邢头秃鹰,在高空一眼看到老人向地面倒下,瞻子可就大了,呼的一声,立即从半空云里,一个急冲,猛钻而下,铁爪一伸,就朝老人身上抓去。

  “嘎——”好清爽的一声鹤唳,就在这秃鹰俯冲直下,抓向驼背老人的同时,谷顶的上空,突然出现一头巨大无比的白鹤。

  那白鹤大得真是罕见,如果站在地面,伸长脖子,怕不比人还高,丹顶金睛,神俊无比,那一身羽毛,就像瑞雪一般纯白,没有半点儿杂色,一看就知道它是一头千年以上的灵物。

  好快!鸣声未了,整个身影,已经一条白练似的,从那谷顶的上空,冲破云层,直钻下来!

  前面的影子,才映进眼帘,那后面的影子,还留下一丝残余的印象,停在网膜里面,没有消失,那份快捷,真是令人不敢相信!

  就在那秃鹰的脚爪,还没有抓到老人身上的那一刹那,亘鹤那只钢钻似长嘴,已经冲得空气嘶嘶作响,身形未到,那一缕压缩的劲风,已经袭上了秃鹰的背脊!

  生物的反应,多半是灵敏的,尤其是这种已经活了几百年的灵禽,大秃鹰发觉那一缕凉飒飒的冷风,向自己背脊袭来的时候,可再顾不得去抓那昏倒地面的老人了!立即一个盘旋,呼的一声,向侧面斜飞出去,迎着这头从高空俯冲直袭下来的巨鹤,展开一场惨烈无比的搏斗!

  真险!那巨鹤只要缓来那么一利,昏倒地面的驼背老人,怕不早已开膛破肚,被那大秃鹰的一双利爪,抓得血肉模糊,惨不忍睹地死于非命啦!谁说苍天没有长着眼睛呢?

  阴风二鬼被驼背老人一口鲜血,喷得向后倒窜,最初心里以为那是驼背老人打出来的一手甚么古怪暗器,真是惊得亡魂透顶,可是一退之后,那一股血腥味儿,立即从鼻子孔里钻了进来,心里不由奇怪,这暗器怎的暖烘烘地,自己既没有感到痛楚,怎么会有一股刺鼻的血腥味儿呢?同时,眼睛也给蒙得一片模糊,两鬼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仔细思考,慌不迭地先把蒙住眼睛的东西擦掉再讲!

  乖乖,两鬼用手往脸上一摸,眼睛重新看到东西的时候,一瞧那一手血淋淋的鲜血,不由吓得猛的一跳,直待看清楚是怎么一回事的时候,心里的惊疑,方才消失,代之而起的,却是一股喜极若狂的兴奋情绪。

  正待跨步向前,对那昏倒地面的驼背老人痛下毒手的时候,突然头顶呼的一声,一团其大无比的暗影,猛然压倒!前跨的势子,又陡然煞住,慌不迭地再向后方倒窜出,抬头一看,我的妈呀!饶是他们两个在江湖闯荡了那么多年,几曾看到过这种猛烈的空中搏斗!

  原来那一团向他头顶猛压过来的暗影,正是那头庞大的秃鹰被巨鹤迫得从上空翻飞闪避的一刹那这一鹰一鹤,都是能在天上飞的,所以那搏斗的情况,也与人大不相同,但见它们彼此嘴爪并施,翅尾齐用,忽而冲霄直上,忽而斜飞疾掠,忽而倒退翻滚,忽而昂首饮翅,直扑得那上面的云层,乱糟糟地飘得东零西散,静止的空气,更被震得啸风四起,扑面生疼,落下的时候,昏天黑地,本来很少的阳光,早给它们那两对硕大无比的翅膀,遮得半点不见!高飞的时候,就只看到一白一黑两团小点,像闪电般地在云絮之间追逐,料缠在一起的时候,更是黑白难分,混得变成一整片的灰云,根本看不清那是秃鹰,那是白鹤,直看得那阴风两鬼,呆呆地站在地面,做声不得!根本忘了向那昏倒的驼背老人去痛下毒手了!

  好半晌,那头秃鹰,竟然显出不支的样子,身上的羽毛,直被那巨鹤啄得一片一片的往地面飘落下来,最后,嘴里发出一声尖叫,闪电似地抢向高空,飞逃而去。那巨鹤也紧跟在后面,穿云直上穷追不舍地赶去,眨眨眼的工夫,一白一黑两团影子,在谷顶云隙里面,闪了几闪,就不见了影子。

  阴风两鬼,这才如梦初醒,把眼光从天空收了回来。

  蓦地,白面无常狠狠地在地上跺了一跺脚,面呈忧色的向寒山厉魄苦笑了一声说:“老大,惨了!神鹰看样子打那头鬼鹤不过,现在飞逃而去,如果不再回来,咱们两个,岂不是要困在这里,待会怎么回去呀!”

  寒山厉魄真没有想到这个问题,闻言不禁一楞,恨声地说道:“他妈的,如果不是为了找这个驼鬼,咱们也不会困在这鬼地方,真是倒霉透了。”

  此时,驼背老人忽然在地面发出一丝轻微的呻吟来,寒山厉魄一听,不由恶向胆边生,毒从心上来,回过头狠狠地看了老人一眼,骂了一声说道:“他妈的,你这驼鬼居然还没有死!老子就慈悲慈悲,马上送你归阴去吧!”

  说完,从地面抢起自己的宝剑,走了过去,对准驼背老人的胸口,猛然扎了下去!

 
 

 
分享到:
2开拖拉机的贝可
1开拖拉机的贝可
3大头鱼在雨天和晴天
2大头鱼在雨天和晴天
1大头鱼在雨天和晴天
3蔷薇别墅的老鼠
2蔷薇别墅的老鼠
1蔷薇别墅的老鼠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