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玉佩银铃 >> 第二十六章 女侠龙潭惩恶贼 灵猿凉山困老魅

第二十六章 女侠龙潭惩恶贼 灵猿凉山困老魅

时间:2014/4/11 19:37:00  点击:3165 次
  且说霓裳仙子和兰儿两人,紧跟在小雪的身后,像一阵风似的,驰过盆地,往那菓林里面扑去,两人才一穿过菓林,就看到一幅惨烈无比的厮杀场面,呈现在自己的面前。

  原来菓林当中,是一片空旷的药圃,药圃中间,有三栋茅草搭盖而成的住宅,形式异常古雅,显见这住宅的主人非常不俗,但现在却有一栋已为烈焰所包,焚烧殆尽,幸亏其余两栋,彼此相距颇远,所以暂时未被波及。

  在茅屋的周围,有二三十头与小雪长得一模一样的纯白小猿,拼命在阻挡一群手持刀剑火把的匪徒,向其余两栋茅屋接近,那群匪徒受到这些白猿的阻挡,一个个暴跳如雷地挥刀猛砍。因此,有好些已经受伤倒,这群白猿,仍然前仆后继的,绝不让那些匪徒们向茅屋接近。但这些白猿只仗着天生纵跳的本能,窥隙突袭,使得那些匪徒们不能前进,但究竟不懂武功。因此,仍被那些匪徒们一步一步地向前迫近,那栋被焚的茅屋,可能就是他们早先的杰作。

  此时,那些匪徒们大概已经摸清了这些白猿的攻击方式,彼此结成了一个方阵,继续向两栋茅屋推进,眼见那些白猿已经阻不住了,但在霓裳仙子扑进菓林的当儿,随行的小雪,早已加入它的伙伴群中,对付那些匪徒去了。因此,形势业已大变,但见一道白影,匹练似的在那群纵火的匪徒中间,钻来绕去,但听得惨叫连声,一个个的身体,从那方阵当中被甩了出去,仅仅眨眨眼的时间,二三十个匪徒,已经被它弄倒了一大半,只剩下了少数几个武功比较高强的角色,在那躲避奔逃。

  不过,小雪曾经受过秦含柳的严格训诫,不得无故伤人。因此,那些被它甩出去的匪徒都不过暂时昏倒,并没有受到甚么严重的伤害,也正因为如此,那几个武功比较高强的匪徒,才能和小雪在药圃里面周旋一段时间,不过放火的企图,不但无法做到,连还击的余地也没有了,让小雪把他们圈在一堆,劈哩啪啦地戏弄得不亦乐乎。其余的白猿,在小雪出现以后,就都退了下去,紧围在那两栋茅屋的周围,猴眼眈眈地望着这群匪徒,并不上前协助小雪攻击,好似在严密戒备,保护那留在茅屋里的人一样。

  在这些匪徒们的面前,却是一个身作丐帮打扮,中年妖艳的女花子,率着两位高手,在围攻一个使剑的中年少妇,那少妇的武功虽然很强,但双目已瞎,因此,在这三位高手围攻,处处显得忙手贮脚,但她业已气急攻心,完全是一种与敌同归于尽的打法,那三人胜算在握,自然不肯与地同归于尽。因此,才让她支撑了不少时候,然而此时却已遍体皆伤,人更累得汗水淋漓,整个身子,已经变成了一个血人,那份凄厉的样子,真是合人看了,不忍卒睹。

  可是这围攻的三个人,却似完全没有心肝似的,刀刀只往那些不要紧的地方划去,嘴里更是污言秽语,不绝于耳,直逗得那中年瞎妇,号跳如狂,连想自杀,以免受辱,都不可能,那三个围攻的贼子,却以此为乐,分明是想活活把她累死,居心之狠毒,可想而知。

  霓裳仙子母女一看这些匪徒的打扮,就认出是阴风教的手下,那中年瞎妇虽然不认得,但在此地舆阴风教的贼子们狠斗,可想而知,一定与自己的族兄有很深的渊源,就是平时,他们母女,碰到这种残酷的事情,也绝不会轻易放过。此时,当然更是怒火填胸,眼睛里差不多要冒出火来,那还有半点怠慢,早就大喝一声,扑了过去。

  兰儿和霓裳仙子的武功,在与秦含柳盘桓的半个月里,虽然没有专诚请教,但平常言谈之间就已获益不少,早又精进了一层,当她母女两人,一剑一带,像闪电般地,从菓林拥了进去的时候。

  但听得刀剑相击,当当几声大响之下,火星四溅,那女花子手里的打狗棒和另一高大汉子的宝剑,登时给霓裳仙子“入水分波”,一招两式,给震得往外荡开,连人带武器,一连退开好几步,方才拿桩站稳,只感到手臂发麻,虎口生热,差一点武器全撒手了。

  另外一个较为矮小的瘦削汉子,更给兰儿的紫色丝带,连人带刀,一起卷得抛出一丈开外,吧的一声,仰面跌下,半晌还爬不起来。

  三个贼党,做梦也想不到在堪堪得手的时候,会半路杀出一个程咬金,仅仅一招两式,就把自己三人给迫得几乎兵器撒手,武功最高的那个,更被人家摔到一丈开外,扒倒地上,几乎爬不起来了,因此,不禁愣了一愣,看到霓裳仙子母女俩,作声不得。

  霓裳仙子母女在把他们迫退以后,发现那中年瞎妇,已成强弩之末,也在同时往地面倒了下去。因此,顾不得继续伤敌,一左一右,不约而同地抢了过来,将她扶住。霓裳仙子身边带得有秦含柳所赠的“碧灵护心丹”,赶紧从怀里掏出一粒,塞在她的口里,要兰儿将地抱到茅屋里,等自己把这三个贼子收拾了以后,再去给她治伤。

  当她刚把话向兰儿吩咐完,那女花子也将那被兰儿卷得摔出一丈开外的瘦子,扶了起来,这三个恶贼,居然不知厉害,那女花子竟大暍一声,气势汹汹地迫进过来说道:“给我站住,你们是谁,竟敢管起你姑奶奶的事情来了,这瞎婆子是我龙三姑的仇人,只要你们敢救她,那就不用想出这片盆地,识相的赶快与我走开,看在你们不知的份上我龙三姑就饶过你们这一遭,否则,哼!那就不要怪我们的手太辣了!”

  这边话才说完,那使剑的大个子,马上接腔说道:“慢着,龙三姑放你们逃生,我王大爷却舍不得让你们走呢?乖乖地,还是给大爷们做个押寨夫人算了,保险会有你这两个姐儿的好处!”

  霓裳仙子本来就嫉恶如仇,没想到这个家伙,竟然没有打怕,反而侮辱起自己来,那一份气,真不知打那儿出起,本来,就是他们趁着她救治那中年瞎妇的时候逃跑,她都不会轻易将他们放过,这样一来,那还不是自速其死。

  霓裳仙子此时是气极了,人反而变得更加镇静,表面上反而露出笑容,眉头往上一扬,朗声答道:“好!好!我这是太岁头上动土,老虎嘴边捋须,竟然无知地管起堂堂滇区丐帮头子的闲事来了,那么在下只好请求龙大帮主不知者不罪了。不过,这位王大爷,究竟是谁,请恕眼拙,在下却不认得呢!”

  霓裳仙子这一番话,分明是讥笑他们有眼不识泰山,充其量不过是一个丐帮的叛徒和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物罢了,但她是笑着说出来的,两个家伙,竟然一点也没有听出那话中的含义,还认为对方真被自己的名头给吓住了。霓裳仙子人本长得极美,这一笑着说话,更显得花枝招展,美艳已极!

  那高大的汉子,一双色眼,不禁看得眯成了一条细缝,一点也不知道霓裳仙子此时已动杀机,越是这样笑着,也越是不会轻易将他们放过,反而认为对方看中了自己,不禁哈哈地指着自己额前长的那颗紫红肉瘤说道:“小娘子,我独角猛兽王雄可不是没有名的人物,既然你这样识相,那是再好也没有了,那么你就跟着我王大爷吧!保证绝不会亏待你的!”

  说完,竟然伸出一只毛手,想过来拉住霓裳仙子。

  霓裳仙子见他死到临头,还不自知,手里的宝剑,本就没有放下,见此情形,当时粉脸一寒,一声娇叱:“狗贼,讨死!凭你们这群一招也敌不住的脚色,居然敢大言不惭,还想占你奶奶的便宜,我霓裳仙子要不把你们全部收拾掉,也妄称是侠义门人了!”

  说完,手里的剑,迎着那独角猛兽伸过来的毛手,一记“举火燎天”,从下而上,齐腑斩去!

  独角猛兽本来就不是霓裳仙子的对手,就是明知对方要斩自己的手腕,也不见能躲得开,何况此时色迷昏了脑袋,根本没有防备,那还不是咔嚓一声,一只毛手登时与身体分家,被那剑势,带得飞出几尺高下,鲜血四溅地往侧面落去,人只痛得像鬼叫似的惨嗥一声,就昏倒过去。

  龙三姑和那瘦削汉子,没有想到对方会含笑杀人,一见独角猛兽王雄,手掌被人斩断,痛得晕倒过去,马上抢上前来,打狗棒和大砍刀,分从两侧,齐向霓裳仙子身上砍去。

  贾裳仙子在抢救那中年瞎妇的时候,已试出了他们的功力不如自己,此时那会把他们放在心上,由于心里恨透了那独角猛兽,刚才出言对她的侮辱。因此,在两侧兵器攻过来的时候,根本不躲不闪,手腕一震,剑身嗡嗡作响,上身“彩凤旋窝”,脚下“枯树盘根”,又是一招两式,身形一个疾转,宝剑用上粘引两字功诀,一道光圈,分迎两般兵器,底下更在同时,扬起左脚,把那晕倒地面的独角猛兽,挑得往外平飞出去,自己更紧跟着一记“反脱袈裟”头一低,借着那踢飞独角猛兽的反震之力,早从两般兵器夹击的当中,脱身而出,往后退出几尺以外。

  龙三姑和那瘦削汉子的两般兵器,分别为霓裳仙子的宝剑一格,略为受阻之后,立郎感到被一股大力带动,向前冲去。当的一声,火星四溅,两人的兵器竟给霓裳仙子,因势就势,用上粘引两字功诀,给带得撞到一起。两人功力相当,这一招,都是要制霓裳仙子的死力,全都用上了十成真力,因此,互相碰上以后,两人都被自己的回力反震得各自倒退了三四步远,双臂发酸,虎口破裂,两样兵器,再也把持不住,各自脱手飞去,比两人后退的更远,差不多倒飞了七八尺远,方才当当两响,掉落地面。

  霓裳仙子看到他们这一付狼狈的样子,不禁嘿嘿地冷笑了几声说道:“你们打人不行,打自己倒蛮在行的,像这种见不得人的功夫,居然也敢口说大话,还不与我束手就缚,听候本人的发落,难道真想找死不成!”

  两人想不到对方的手底下这般硬,虽然仗着还有后援,此时也不禁给吓得脸上变了颜色,龙三姑更是老羞成怒,正打算将自己用狐媚功夫,从教主冥灵上人那里,得来的“百毒阴磷砂”,与霓裳仙子一拼的时候。

  蓦然,在那通向四川一面的绝壁上,传过来一阵极难听的哇哇笑声,但见三条灰色人影,像老鹰一般地,从崖顶降落下来,仅仅两三个起落,就抵达了地面,接着,就如三只初离弓弦的弩箭,贴着地面,往这边疾射而来。

  龙三姑和那瘦削漠子,听到笑声一起,就知大援已到,登时回惊作喜,双双冷笑了一声,不约而同地朝霓裳仙子大声暍道:“臭婊子,刚才让你神气了个够,这回可是你的死期到了!看你有甚么本事,能够出我们阴风教内五堂,三位堂主的掌握!”

  霓裳仙子在那笑声一起的时候,就知道对方来了绝顶高手,从那笑声的震荡里,就知道来人的功力,盖过了自己。因此,内心确实感到有点戒惧,但听到龙三姑两人这么一说,不禁更气得粉脸变色,嘴里说道:“不管你们来了甚么高人,我霓裳仙子一概接着,但像你们这等残忍狠毒的家伙,却留你们不得,让本人先送你们见了阎王再说!”

  一面说着,一面舞起手里的宝剑,耸身一纵,欺近龙三姑的身边,一记“金龙吐舌”,直指她的胸前,其势快逾闪电,同时嘴里说道:“首先就饶你这叛帮淫妇不得!”

  霓裳仙子这一剑已经贯注内家真力在上,又快又狠又准,凭着龙三姑的火候,不论是躲是闪是挡,都无法逃得出去,直把龙三姑吓得混身冒出冶汗,脸色青白地大声一喊说道:“我命休矣!”眼见这以毒辣著称的丐帮叛徒,就要丧命在霓裳仙子的宝剑之下。

  那从崖顶落下的三条人影,速度好快,竟在这仅仅几句话的时候,已似风一般地扑了过来。正当霓裳仙子手里宝剑,刺向龙三姑的胸口,仅仅只有差那么一粒米的当儿,霓裳仙子只感到最先那条人影,向自己扑了过去。但听得当的一声,一股其大无比的力量,猛然撞向自己的剑身,宝剑一歪,连身体也被带得往侧面倾倒,幸亏她应变机警,急顺势往侧连跳两步,方才把势子稳住,自然龙三姑也在此时被人救到一边去了。

  孰料霓裳仙子刚把身形稳住,另一条人影,却紧迫了过来,还没有看清楚来人是甚么样子,一只黑黝黝的兵器,已经压向自己的顶门,单从那兵器上迫出来的一股劲风,就感到锐不可当,刺肤欲裂,变化来得太决,霓裳仙子枉有一身高强武学,竟来不及施展,只好把眼一闭,明知对方来势太急,绝挡不住,盲目地举手用剑,往上一撩,同时心里说了一句:“我命休矣!”就只有静待着命运的安排了!

  霓裳仙子方认为这回是死定了,脑筋里还没有来得及转过念头,就听到一声惊呼和啪的一声大响,接着就是咦的一声惊奇的声调,但觉宝剑上撩无物,自己被一根带子缠住,被人猛然往后一拉,一连踉踉跄呛地退了好几步,彷佛落到人的怀里,被搂住了。

  不禁感到奇怪,急把眼睛睁开,又听到耳边一声亲切的称呼,有人喊道:“娘!您受惊了!”

  这才发现自己正被兰儿扶着,腰上还缠着兰儿惯用的那根紫色丝带,尚未解了下来。虽然已经明白是女儿将中年瞎妇送进茅屋以后,重新出来,发现自己有险,实施抢救,把自己从鬼门关口,夺出一条命来,但知女莫若母,兰儿的功力,虽然巧遇奋缘,练成了太乙气功,后来又经燕白玉替她打通奇经八脉,比自己要高明几分,但与这偷袭的来敌比较,还是要差上一筹,怎能在这千钧一发的当儿,把自己救出来呢?不禁用怀疑的眼色,看了看自己的女儿。

  兰儿知道她的意思,不等她问,就急忙说道:“娘!刚才好险呀!如果不是小雪帮忙,女儿也没有办法将您老人家抢救出来呀!哟!真是吓死我了!”

  说完,还长长的喘了一口气,霓裳仙子这才恍然大悟,想不到这么一头小小的猴子,竟然有那高的功力,不禁内心感到非常惭愧!

  原来在霓裳仙子去对付龙三姑三人的时候,兰儿早将那中年瞎妇,抱进茅屋里面,发现茅屋里面,住了一对年老夫妇,立即将人交给他们。因为关心外面的战事,也无暇请问两位老人家的姓名,勿匆的交待两句,就赶紧退了出来,那两位老人家很感激地望了她两眼,知道外面敌人未退,也没向她多说甚么,只要求地在打发贼人以后,留下了来,好让拜谢相救之德,绝不可一走了事,兰儿点了点头,表示答应,就走出了茅屋。

  到外面一看,自己的母亲,对付那三个贼子,足足有余,也就没有上前相助,倒是看到那些最初被小雪甩得晕倒地面的一些小贼,都已经醒转,一个个从地面爬了起来,那些剽悍的又纷纷扑向小雪拼命。另一些却脚底揩油,想乘机逃走,兰儿恐怕他们逃走以后,再引一批贼子前来,自己现在只有母女两人,力量太弱,自然不容他们逃跑。因此,马上上前,点了他们的麻穴,摆倒地面,留下来让母亲事毕,再来处理。

  那些扑向小雪的悍贼,与早先几个武功较高,未被小雪甩倒的人,却吃足了苦头。

  原来小雪最早扑进菓林,一看自己的同类,被那么多人攻击得伤亡累累,老主人的房子还被他们烧掉了一栋,心中愤怒可想而知。因此,长啸一声,立即扑进那群放火的贼子当中,将人抓来就甩,这还不是虎入羊群,一转眼的时间,三停中间,就让它给甩掉了两停,这些贼子,只不过是阴风教里摇旗呐喊的一些喽罗,能有多大的武功,被小雪甩得一丈多高,再落到地面,那还不是跌得昏死过去小雪心中深深地刻上了主人的训诫,没有得到吩咐,绝不可随便伤人,一见那些被甩的贼子,那般不济事恐他昏死过去,认为自己已经伤人了,因怕将来被秦含柳知道了,严加责备。因此,才停手没有继续伤人,但却用那一身半出天生,半由训练而成的绝顶轻功,在这些留下的人中,穿来钻去,东打一掌,西抓一手,尽情地加以戏弄,其余的白猿早也经它用猿语吩咐,专心去防护其余两栋茅屋去了!

  这些留下的贼子,根本看不清戏弄自己的白影是甚么东西,不论将刀剑舞得如何严密,还是不断地挨揍,根本防都无从防起,真是吓得魂胆俱裂,拼命想逃。可是不论走向那一方,都被白影挡了回来,说甚么也逃走不了,而且想跪下来投降都不可能。因此,不到片刻功夫,各人全被小雪打得混身疼痛,人更累得气喘如牛,小雪看他们业已无力为害,正想停了下来,那批醒过来的悍贼,竟还是不知死活,又扑了一批进去,因此,激得小雪火起,虽然并不取他们的性命,那手脚之间,却下得极重,登时一片哎唷喊叫之声不绝于耳,直把兰儿看得目瞪口呆,心想柳哥哥这头小猴子,在三年以前,还被自己追得望风而逃,此刻怎的这等厉害起来,看那一身轻功,自己虽然吃过摄空草,似乎还比不上它呢!想着想着,一颗心不知不觉又飞到秦含柳的身边去了。因此,人也就站在那里出神,没有转过身去注意母亲那边的情势了!

  正在此时,崖顶笑声突起,耳边听得龙三姑喝骂之声大起,才将她从沉思中惊醒,猛的转过身来,发现自己的母亲,正被一条人影突袭,整个身形,全部笼罩在那人的兵器之下,再快也没有办法抢救得出来了,不禁吓得一声惊呼,混身冷汗直冒,明知无救还是抢着往那边纵去,身未起,带先发,准备拼着万死,也得把母亲抢救出来。

  她的反应可说是快了,岂知她快,还有比她更快的,当地丝带刚撒出身的时候,身侧一道白影,以快得不可思议的速度,在那突袭霓裳仙子的人影,罩临她的头顶,仅着一粒米的光景,那道白影,已经与那突袭的人影,撞个正着,但听得啪的一声,一灰一白两团影子同时撞得向后倒退好几尺远,各自落到地面。那灰影咦的惊叫了一句,这白影也吱的微啸了一声,这时,自己发出的丝带,也正好缠到母亲的身上,一切都是潜意识的反应,丝带缠上以后,立即很自然地往怀里一收,自己的身子也停了下来。

  霓裳仙子本来已经没事,却给她这一缠一带,闸着踉踉跄呛地,立足不住,几乎给她拉得摔到地面,因此,地才赶紧松去,又抢前几步将霓裳仙子的身体扶住。

  当母女两人互相询问了两句,转过头来的时候,方才看清楚在场地上,对方那边已经多出了三个老头,自己这边,却是小雪站在身前不远,嗞牙咧嘴地,睁着两只火眼金睛,在向那新来的三个老头发烕。

  那三个老头长相都不怎么雅观,尤其是当中那个又高又胖的家伙,一脸凶煞之气,真是人见人怕,一张血盆大口,布满了浓密的短髭,限若铜铃,眉如板刷,尤其是突出的眼珠上面,满布红丝,就像是一个要攫人而噬的魔鬼一样,手里拿着一把加大的屠宰刀,霓裳仙子一看那身打扮,马上就猜出那恶名久着,杀人从不眨眼的辣手人屠王蓊。这个魔头,位居邛莱三凶之首,武功高不可测,比起毒爪阴魔还要略胜一筹。

  左侧却正是以前在七星关附近,拦截自己未成,被恩师避尘师太一掌击走的黑心判官傅异,右侧那人,瘦得只剩一把骨头,脸色灰败,眼眶深陷,就好像是一具白骨骷髅,外面用纸糊上一层表皮的样子,头上稀稀落落长着几根黄毛,嘴上无须,如果不是从脸上皱纹去推测,还真没法摸清他的年龄。手里拿的是一根哭丧棒,霓裳仙子却怎么也认不出这家伙的来历,但从他比邛莱三凶站的位置,稍后一步的情形推断,此人似乎比三凶要晚一辈。

  霓裳仙子打量这几个魔头一眼之后,不禁心里感到有点嘀咕,如果只来一个吗!自己母女两人,也许还接得下,可是今天三凶里面已经来了两凶,那个骷髅一般的瘦鬼,似乎功力也不在三凶之下,看来今天母女两人,恐怕是要血溅当场了!因此,悄悄地将三人的来历,告诉兰儿,叫啡她严加戒备,暂时不要动手,自己则暗自寻思克敌之道。

  在邛莱三凶那面,此时也面露惊议似乎有一件事情,把他们惊得愣了,在这一刹那间,居然也没有甚么举动,不过,那三张脸却在四合不断地打量搜索,似乎在找甚么人似的。

  原来这三个魔头从崖顶落下,赶到菓林这边来的时间,辣手人屠老远就看出龙三姑已经危在瞬间,龙三姑自从碧鸡山失败,被神火怪救上阴风总坛以后,舆总坛几位堂主全都勾上了一手,这家伙一身狐媚功夫,因此几位堂主,没有多久,都在她的裙下里俯首称臣,只可惜天赋太差,武功还是没有多大长进,倒不过让她弄了好几件极端歹毒的暗器,藏在身上,所以刚才明知霓裳仙子母女两人,功力高出自己许多,还是敢口发狂言,就是这个道理。不过,她身上那几样暗器,得来不易,不是在保命的时候,绝不轻用,如果三凶笑声晚发一步,她为了自救,霓裳仙子还真讨不到便宜,但三凶发笑示警,使它吃了一个定心丸,又将那用暗器取胜的意思,打消下去,这才让霓裳仙子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方式,欺近身来,弄得几乎命丧黄泉。

  辣手人屠老远见了这等情形,心里那里不急。因此,考虑也不考虑,奋身一耸,竟往林梢上面,像闪电一般地,向着龙三姑的身前扑去,身在空中,就将那把屠宰刀奋力朝霓裳仙子的剑身一拨,空着的左手,更临空一把将龙三姑的领子一抓,往后一抓,才一个“鲤鱼打挺”,将平飞的身子,降落地面。以他的功力,虽然在空中使劲,但霓裳仙子毫未防备,自然还是被他那屠宰刀一格之势,震得手臂发麻,歪歪斜斜地往侧面倒去。

  当辣手人屠抢前一步救人的时候,黑心判官也看那与龙三姑动手的是自己的仇人霓裳仙子,一想起在七星关附近,自己被霓裳仙子的师父,避尘师太一掌击得心血翻涌,几乎死去的情形,就不得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因此一点也不顾江湖规矩,以自己成各已久的那种身份,竟然向一个晚辈暗施辣手,趁着霓裳仙子被大凶一格一震,倒向一边,脚跟还没有站稳的时候,追扑过去,将手里的判官笔,“魁星点斗l地用上七成真力,直往霓裳仙子的顶门点去。

  眼看就要得手的时候,却没有想到对方突然一道白影,迎面猛袭而至,那速度之快,根本看不清是甚么东西,黑心判官还当是一宗暗器,由于心里恨透了霓裳仙子师徒。因此,身形仍不稍变,只把一只左手,贯注内家劲力,迎着那疾射而至的白影,猛力拍出一股掌风,右手的判官笔,仍然继续向霓裳仙子的顶门压去。

  没想到自己的劈出掌力,就像碰到一绪钢墙拍的一声大响,整个反震回来,那右手的判官笔也像是被一把铁爪,突然抓住往上一提,几乎被抢出手,幸亏那铁爪只抓住往上一提,就松开了,这才能顺着自己反震的回力,倒退回去,将震力化解,没有受到内伤。

  因为变出意外,眼花撩乱,根本就没有看清是怎么回事情,因此,竟然没有发现这硬接自己一掌,抓起自己判官笔的,会是一头毫不起眼的小猴子。

  至于辣手人屠和那瘦鬼,一个正搂着龙三姑,在那里安慰她,一个却正低下头来察看那被霓裳仙子踢得躺在地面的独角猛兽的伤势,因此,谁也没有注意到这电花石火般一刹那间的变化。只在黑心判官给震得到他们身边的时候,才猛然警觉,自然,更没有看到那白影的情形了!所以,当黑心判官落向地面,辣手人屠与瘦鬼转过脸来的时候,三个魔头在心里都猛的一惊,认为除了霓裳仙子母女以外,还有一个更厉害的高手。

  可是向四周打量一周以后,对方除了霓裳仙子以外,再也没有半个人影,不禁感到非常奇怪,心里也不断有点嘀咕起来,因为对方如果真的另外隐有高人的话,居然能在震退黑心判官的同时,又马上将身形隐没,自己三人竟然会发现不了,岂不是那人的功力,比自己三人不知要高出多少倍了吗?自然,他们做梦也想不到那个所谓高人,就是蹲在霓裳仙子母女前面,嗞牙咧嘴向着自己三人发威,仅仅只有一个婴孩大小的小白猿。

  不过,邛莱三凶成名以来,除了黑心判官在七星关吃了避尘师太一次苦头以外,还没有碰过对手,就是七星关那一仗,黑心判官固然吃了一掌,避尘师太也没有得到便宜,还不能算是输,当然不会因此这一点点古怪的情形,就会唬住,何况辣手人屠的功力差不多快要练到摘叶飞花,均可伤人的地步,平生除了佩服教主冥灵上人一人以外,可说是目无余子,根本没有把任何人放在眼里,自然更不会服气。因此,四周打量一遍,没有发现人影,不禁有点生气,对于四外的菓林,大刺刺地喝骂道:“那里来的高人,只敢躲在暗地里偷袭,算得甚么好汉,有种的就钻出来接我辣手人屠几招看看,我就不相信你有几多道行,竟敢管起邛莱三凶的闲事来了!”

  可是当他把话说完以后,四周寂静如常,半点回音也没有,辣手人屠这下可更火了卜口里的话,更骂得难听起来,兰儿见着他合暴跳如雷的样子,不禁心里好笑,马上出口讥笑他道:“看块头,倒长得蛮大的,自己的眼睛不济事,瞎吼个甚么劲呀!高人没有,高猴倒有一头,它就站在你们的面前,自己不觉得,乱骂一通,难道就可以显出你们邛莱三凶的威风了吗!”

  兰儿嘴里固然刻薄,但却是实话实说,不过地虽然在话里把小雪点明出来,辣手人屠三人却绝想不到,刚才震退黑心判官的会是一只小猴儿。因此,仍然没有用眼睛去注意地面的小雪,却因兰儿的讽刺,把一股怒火转移到霓裳仙子母女的身上来了,心想:既然那高手隐不露面,老子们就先把你母女两个,收拾起来,不怕那隐着高手不露面出来。

  尤其是黑心判官,与霓裳仙子仇深似海,更忍不住要跑上动手,因此立即一声大喝说道:“贱婢,少在口舌上找便宜,说甚么老夫今天再也不会放过你们了,赶快过来领死吧!”

  兰儿是初生之犊不怕虎,听话以后,嘴里冶笑两声,正打算走向前去,那边黑心判官却让同行的瘦鬼拦住说道:“师叔,杀鸡焉用牛力,收拾这两个小辈,还值得你老人家动手,就让小侄替你代劳算了吧!”

  黑心判官知道这位师侄,是带艺投师,拜在辣手人屠门下的,论功力,并不见得会比自己弱,尤其是他从前师练就的那一套“白骨礓尸功”,阴毒之处,直可与老三万毒蛇神的那些毒物媲美,因此很放心的点了点头,只不过嘱咐他道:“师侄,你得小心那娃娃的独门轻功,地可以在半空里停身不动,窥隙进攻,不上当才好!”

  瘦鬼点头说了一声:“师叔,你放心好了,除非她永远停在半空里不下来,只要地敢下击,就不相信它逃得出我的白骨爪!l说完以后,就转过身来,很缓慢地向霓裳仙子母女的面前走去,眼睛一睁,两道惨绿的光芒从那深陷的眼眶里面,暴射而出,就像是一具骷髅头里,闪出两点鬼火一般。此刻,天色已近黄昏,菓林深密,将光线又挡住了一部份,份外显得阴森可怕,如果是在夜里出现这么一个人物,不把人吓死,那才怪呢!就是现在,兰儿被他两道目光,在面上一扫,也不禁机伶伶地打了两个冷战,这那里是人,根本就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活骷髅嚒!

  但见他向这边走了两步以后,就停了下来,阴侧恻地说道:“你们两个一起上吧!省得我白骨礓尸多费手脚!”

  那语气之冶,神态之傲,根本没有把两人放在限里。

  女孩子天性怕鬼,兰儿虽然明知他是人,也不禁本能地感到有点心寒,不过,却并不害怕他的武功,现在被他用话一激,瞻子反而壮了许多。嘿嘿地冷笑了两声说道:“原来你果然是从死人堆爬出来的礓尸鬼,本姑娘可是专门吃鬼的钟馗,收拾你这种没有人管的游魂,还用不着我娘动手,就让本姑娘替阎王爷把你再抓回去吧!”

  说打就打,话音未落,手里丝带,已经贯注了太乙真气,像一条灵蛇似的跟着她的身形,一起往白骨殖尸的身上卷去!

  白骨殖尸早已将殖尸功运用,但见他两腿自膝盖以上,硬梆梆的,就地一蹦,就轻轻地让开了兰儿的来势,身在半空,两肘微曲,双臂平张,十只鸡爪的手指,撒张开来,就像是强尸扑人一样,兜头向兰儿的身上抓来。

  兰儿想不到白骨殖尸的武功,这般怪异,分明看他双腿不能打弯,行动似乎不便,反应竟会这么快捷,自己突袭无功,身形已老,反而处于劣势,心里这一惊,真是非同小可,幸亏她吃过摄空草,身体异常轻灵,人又机警,不退反进,就地一个滚身,贴着地面向敌方滚去,如果其余两人不讲江湖道义,迎面一掌,不死也得重伤,但势已至此,除此以外,实在无法可想,只惊得霓裳仙子在这一声高叫。

  幸好邛莱三凶究竟还算是成名人物,看出兰儿不是白骨礓尸的对手,落得大方,并没有乘机打落水狗,兰儿才算是很惊险地躲开了白骨礓尸这一击。不过,黑心判官却借此向霓裳仙子挖苦地说道:“凭你们这点米粒之光,也敢强管阴风教的事,我师侄叫你们两个一起上来,偏要让小娃儿单独送死,这下该晓得厉害了吧?你放心好了,不要那么惊叫,我兄弟绝不会出手,只要你们两个,能在我这位师侄手底下逃出命来,我兄弟两人,也绝不再找你们麻烦了!”

  其实,这是兰儿过份大意所致,论功力,兰儿虽然还不是白骨礓尸的敌手,但也不会在一招之内,就行落败,现在她既然行险侥幸,躲过了这头一招,白骨礓尸虽然身法很快,但下身僵直,要他一下突然转动半个圆圈究竟要稍欠灵活,因此,邛莱三凶没有乘机出手,倒一下让她抢回了主动。

  但见地就地一个“鲤鱼打挺”,身形跃向半空,停在上面喘了一喘气,马上展开伏龙带招,贯注太乙真气,由上往下,猛扑下来。

  白骨殡尸身形刚向后转突感劲风下追,赶紧双脚一蹦,往侧横跳开去一丈多远,岂知兰儿自从燕白玉替地把通奇经八脉之后,功力已经大进,居然在半空,借着丝带一抖之力,就像一头老鹰似的一个盘旋,仍然紧跟在白骨殖尸的头顶,不过丝带来不及横扫而至,却换成左手的劈空掌,还是一股劲风,不差分毫的向白骨殇尸的天灵盖上压去。

  白骨强尸不禁吓了一大跳,心想这娃儿还真有两下子,刚才我在师叔面前说了大话,如果让这娃儿追得满场躲避,那还成话,因此,不再考虑,决心硬拼,蓦地身形一矮,一记“单掌撩天”,迎着兰儿下劈的掌风,硬托上去。

  兰儿自知功力不如白骨—殖尸,自然不肯硬接,当对方手掌猛往上托之际,蓦地卸去几成真力,虚虚一按,借着对方的掌风,又复腾空上跃,升高好几尺后,停住身形,目光眈眈,居高临下的盯紧对方身形,像老鹰攫兔似的,准备伺空再度进击。

  白骨殖尸虽然没有一掌将兰儿劈下,却也因此稳住了身形,看清了对方的态势,一双鬼眼,也朝上紧紧地盯住兰儿,在那里默思制胜之道。

  两人一上一下,这样斗鸡似的,互相注视了片刻,兰儿首先不耐,丝带一抖,真力贯注带尖,一根软绵绵的丝带,就像似一管软枪一般,直挺挺的从半空里,朝着白骨礓尸的眼眶扎去。

  白骨礓尸当时灵机一动,知道与兰儿这般一上一下的对敌,不能发挥自己白骨爪的威力,必须将地追落地面,才容易制势。因此,对于兰儿那根化带为枪,直扎过来的丝带,视若无睹,等到带尖快到面门的时候,才将头一偏,让开一面,右手却顺势一捞,将那丝带抓到手里,猛然往下一带,想将兰儿的身子拖下地面,然后用白骨爪去伤他。

  但兰儿那条丝带,已经贯注了太乙气功在上,登时一股热辣辣的气流,从带端往他的掌心里面钻去马上感到手臂一麻,白骨礓尸此时已将全身功力,集中到左手上面,准备将兰儿拖下地后,就势一抓,送地死命,却没有想到对方内力居然能够从带端传了过来伤人,因此,吓得慌不迭的将右手一松,左手也忘趁势出击。

  但他松手虽快,兰儿的身体,还是被他带得往下一坠,落向地面,不过却距离颇远,没有在他那左手白骨爪的威力范围之内而已。

  两人这一次虽然彼此都吃了点小亏,但白骨礓尸胸中早有戍算,虽然未将兰儿拖进自己白骨爪的威力范围,既然人已落地,可不能再让她继续跳了上去。因此,仅仅稍为一愣,立即惊觉,双腿一蹦,跃向兰儿的身前,左手指尖,嘶的一声,冒出五股灰白色的劲烟,带着一种腐尸气味,当头向兰儿罩去。

  这五股白烟,范围广及一丈,兰儿根本不知道对方练有这等阴毒的功夫,说甚么也躲避不开,同时,太乙真气,全部贯注在丝带上面,没有用来护身,眼见就要伤在这五股阴毒的气劲之下,只吓得在旁观战的霓裳仙子,又是一声惊呼,这回兰儿的位置,在自己这一面,母女关心,也不管是否能够挡得住挡不住这五股毒炳,立即奋不顾身的抢扑过去,想把兰儿救了出来。

  果真让她抢扑过去,不但救不了兰儿,自己的一条命,也得搭上,这种情形,只看得隐身在菓林里的一个人儿,将一颗心提到口腔上面,差一点都要跳出来了。

  说时迟,那时快,霓裳仙子身形刚一纵起,陡地看到眼前白影一晃,一股无形的柔和劲力,硬把自己迫退回去,同时听得敌方一阵惊呼,啪啪两声巨响,那白骨强尸所发出的五股白烟,蓦地往上空猛射,暴敞开来,白骨礓尸的本身,也像遭遇一槌重击似的,向后倒退几步,吧的一声,一屁股坐了下来,两颗鬼火一般地的眼睛,往上一翻,哇的一口鲜血,喷将出来,接着就昏死过去。

  定睛再一细看,兰儿仍站在老地方,瞪着一双大眼,显得有点发呆,脸色略现苍白,却不似受伤的样子,在兰儿身边不远,却是一夹一白两条影子,免起鹊落地缠在一起扑斗,白骨礓尸却让黑心判官扶着,在喂服伤药。霓裳仙子一看,心里明白可能又是那小雪救了自己母女两人,心里真不知是愧还是恨,反正难过极了,稍为犹豫了一下,马上走到兰儿身边,把地拉了回来,问道:“乖儿,你没有受到甚么伤害吧!”

  兰儿本来自认必死,反正躲不开了,倒不如站定当地不动,眼睛一闭,干脆认命,就在此时,鼻子刚闻到一点腐尸气味,陡然感到一股轻风,吹向脚底,蓦地一股强劲的气流,从自己身边,往外猛然澎涨,一声暴响过后,头上压力蓦然消失,眼睛睁开一看,微见一线白影,迎着一团飞扑过来的庞大灰影,撞了过去,但听得那灰影奇怪地咦了一声,这一灰一白的影子,就像两条蛟龙一般,在自己身侧不远的地面,追逐斗起来。

  兰儿死里逃生,宛如梦寐,几乎不敢相信那是真事,因此,还是站在原地,呆呆地在那里发愣,直到母亲走过去拉它,才如梦初醒地惊觉过来,回答母亲的问话说道:“娘!我没有死吗?是谁把我救下来呢?”

  霓裳仙子叹了一口气说:“还不是你柳哥哥的那头小雪,你看,它不正在和那辣手人屠打得难分难解了吗?唉!我们练了这么久的武功,竟然连柳侄训练出来的一只小猴子也比不上,真是羞愧死人啦!”

  当然,她和兰儿都不了解,小雪在外表看,只有一个婴孩那么大小,那是它的种属于题,实则小猴子起码已经有了五六百年以上的气候,猿猴一类,最善寻觅灵药,在这五六百年的时间里,真不知让它吞吃了多少奇珍异菓,再经秦含柳替它练成一身“太虚元气”,那些灵药的功效,全部发挥出来,所以虽然只经秦含柳练了两三年的时间,论功力比起义犬阿黑来,还要略胜一筹,这难怪她们母女感到奇怪了。

  闲话少说,霓裳仙子刚把兰儿从场中拉了回来,那边黑心判官也已把白骨礓尸给救醒回来,见老大不知给谁缠住在一边狠斗,速度之快,简直不可思议,就凭他的眼力,竞也分不清两团影子的身形招式,在此情形之下,他深恐夜长梦多,害怕敌人暗中还隐有其他的高人。因此,他把白骨礓尸救醒之后,立即交给龙三姑和早先那个瘦削的漠子照顾,自己马上一摆手里的判官笔,扑到场中,对霓裳仙子母女厉声喝道:“你们两个不要走开,赶快给我把命拿来!”

  霓裳仙子知道今天绝不能善罢,也想速战速决,不过深知老魔功力高强,因此,就和兰儿打了一声招呼说道:“兰儿,我们两个合力来收拾他!”

  兰儿这时已经把满怀的傲气,挫折殆尽,再也不敢大意,嘴应了一声好字,就把太乙气功,运了起来,护住全身,才与母亲一道,迎上前去。

  黑心判官见她们母女两人一齐上前,仍是很随便地站在地上,仅把判官笔,胸一搁,大刺刺地说道:“你们就进招吧!老夫向例与后辈动手,要让三招今天一定要你们死得心服口服!”

  兰儿一看到他那付目中无人的样子,心里就有气,马上接口讽刺地说道:“不用自己猛往脸上贴金了吧!说甚么要让人三招,根本那是放屁,要不你也不会一上来就对我娘进行伦袭了,谁要你让,能够接得下我们三招,就算你有本事!”

  黑心判官登时给她抢白得答不上话,不禁恼羞成怒,手里判官笔,蓦地往兰儿的腰际点去,同时大喝一声说道:“小狗,你这是成心找死!”

  兰儿早就留上心了,当他一笔点过来的时候,登时耸身一跳,躲到半空里去,在上面停住一阵冷笑地说道:“我说你们这些强盗一流的人物,说话只当放屁,根本算不得一回甚么事,该没有说错吧?才说要让我们三招,却马上抢先动手,还称甚么英雄好汉呀!”

  黑心判官想不到六十岁的老娘,倒绷孩子,今天竟让一个乳臭未干女娃儿,给激得失去了常态,不禁把一张老脸,给羞得通红,当时恶向瞻边生,毒从心头起,干脆把心一横,也不管甚么面子不面子!率性一招也不再让,平空一记“白鹤凌霄l,直往兰儿停身之处,直窜而上,判官笔由下而上,迳点兰儿脚心的涌泉穴,下身也不闲着,在上窜的同时,足尖借势猛踢,迳往霓裳仙子的胸前点去。

  这一招两式,却显出了老魔的功力,实在非同小可,比起刚才白骨礓尸来,确实要高明很多,霓裳仙子和兰儿两人,知道此时老魔是含念出手,绝不可与他硬拼。因此,两人同时抱着与他游斗的心理。准备把他的真力清耗得差不多了的时候,再合力除他。

  因此,兰儿不等老魔笔尖点到,立郎将手理的丝带,往侧使劲一扔,借着那一点外冲之力,身形平飞,一式“飞燕掠水”,唰地一声,很美妙地往侧面斜落下去,霓裳仙子也在同时,向相反的方面,滑退开去。

  黑心判官知道要在同时,进攻两人,绝不可能,那耸身上跳,踢向霓裳仙子的两脚,就是要把地迫退一旁,好展开身法,追杀兰儿。原来此时老魔已经把兰儿恨之入骨,比早对霓裳仙子所怀的怒火,还要来得旺盛,直恨不得把她碎尸万段,方才甘心。

  因此,当兰儿向旁滑落的时候,身形在半空里,不等落地,就猛一拧身,改窜为扑,紧跟着向兰儿滑落的方向,扑了过去。

  不怕兰儿吃过摄空草,轻功独到的成就,还是让老魔追得个首尾相及,身体才一落地,那判官笔尖所发出来的劲风,已经紧迫而至,霓裳仙子没有想到老魔不理自己,专向兰儿下手,只吓得大吃一惊,不敢怠慢,马上紧追在黑心判宫的背后,身未到宝剑出,一记“直捣黄龙”,用上八成真力,猛往老魔的背心刺去。

  黑心判官为黑道有数魔头,那还觉察不出,虽然自己的判官笔已经快点向兰儿,只要稍加一两成劲,往前一送,就可将兰儿的小命送掉,可是自己也一定会让霓裳仙子刺得通心而过。因此,顾不得再伤兰儿只好将前扑的势子,猛然煞住,侧身一转,先让了霓裳仙子那要命的一剑再说,这样一来,兰儿才算又躲过了一阕。

  黑心判官将身让开霓裳仙子一击之后,恨她料缠,反过身来,判官笔随着身形一记“星移斗转,一,横着直往霓裳仙子的身上划去,嘴里同时说道:“先送了你的终,再收拾那娃儿也是一样!”

  霓裳仙子刚才是情急救女,奋力前窜,恨不能一剑把老魔刺上一个穿心窟窿,没有想到老魔应变这快,一时用力过猛二则冲的身形,几乎收煞不住,自动往那老魔的笔尖上撞去。

  这时可轮到兰儿惊叫失声了,好在地此时身形已经站定,也顾不及自己的功力是否能与老魔相敌,丝带一撩,闪电似地往老魔的笔尖上卷去。

  老魔看到兰儿的丝带卷到,根本不加理睬,暗将真力,加上几成,运到笔上,仍然朝着霓裳仙子的身上,横划过去,心想,凭你这大一点年纪,能有多大的火候,这一下,不把你带得摔一大交,听候老子的摆布,你也不会知道我的厉害。

  他想得倒是蛮如意的,可是当那兰儿的丝带,搭上他的笔身时,彷佛听得笔身嘶地轻轻响了一声,发现那绿带卷着后拉的力量,似乎大得出奇,整只判官笔,竞被拖得往原来的方向,倒缩回去。霓裳仙子此时也将手缓了过来,忙将手里宝剑,往那倒拖回去的判官笔上一点一推,才将自己的身形稳住。不禁从心底冒出一股凉意,暗自呼了一声好险!

  黑心判官给那一拖之势,再加上霓裳仙子这一点一推,几乎掌握不住手里的判官笔,只要多一点力,兵器就非脱手不可,幸好兰儿那根丝带,已经滑落,没有再往后拖,才勉强将笔把住,没有脱手飞去,不过一条右臂,却给震得发麻,不禁心里大感奇怪,暗道:倒看不出小女娃,手里力量,竟然大到这种程度,倒实在不可轻敌呢!

  其实,兰儿心里的诧异,可比他更大,因为她的丝带往老魔的判官笔一搭一卷之后,还没有往后拉,老魔的判官笔就往回撤,根本就没有使上劲,心里真不明白老魔是甚么意思,不过此时也无法细想,看到母亲脱险,也就不再缠住老魇的笔杆,赶紧一抖一收,将丝带拉了回来,立即就地一转,再度抡起丝带,一记“飞龙盘空”,迳向魔头上的太阳穴上点去。

  老魔心里既然犯疑,认定兰儿有很深厚的内力,不免谨慎起来,赶快往侧一滑,让过兰儿丝带,采取守势起来,这一过份谨慎,登时被霓裳仙子母女两人,圾回主动,两人一带一剑,各自展开一身所学,拼命向黑心判官抢攻起来。

  但老魔艺业高强,两人虽然已经争回主动,想要将他困住,还是感到力不从心,因此,一时之内,但见叶林之内,在夕阳余晖反射之下,剑气如虹,带光似锦,幻起无数五彩纷纷的华彩,在带光剥影之中,黑心判官手里那只黑黝黝的判官笔,宛一条黑色蛟龙,嬉游于一团五色灿烂的云霞之中,时而穿越云霞,稍露头脚,时而全部隐没,仅见云霞翻滚,这一场搏斗,只杀得天昏地暗,三人兵器舞动,所生劲风,更激得尘土飞扬,树叶纷飞,在旁照料伤者的龙三姑和另一个匪徒,也被那一圈劲风,迫得刺脸生疼,彼此不由自主地将白骨礓尸扶着向惩处退走。

  黑心判官因为高估兰儿功力,不敢放手进攻,结果让霓裳仙子母女争回了主动,竟和他打成一个平手,不禁气得哇哇乱叫,放眼一看,辣手人屠那面,搏斗的场面,已经逐渐迟缓,这才看清楚那与辣手人屠动手进招的,竟是一头只有婴孩大小的小白猿,心里不禁大感惊异,咦的一声,大表奇怪,微一疏神之下,竞让兰儿的紫色丝带在他的腿肚子上,狠狠地抽了一下,老魔虽然吃了一点小亏,感到腿肚子有点麻辣辣地,很不好受,却让他发觉兰儿的功力,并不如想像之甚。

  同时,也看出辣手人屠那一方面,业已占着上风,原来那小猴子并不懂多少招式,只不过仗着天赋的跳纵本能,和不怕挨打的一身铜筋铁骨,在那里和辣手人屠歪斗。此时,两方都已打得有点精疲力倦,但小猴子吃亏在不懂化解招式,处在挨打的地位,因此,更显得不济。

  黑心判官见到这种情形,知道附近并没有隐着甚么高人,再加上发现了兰儿的功力,不如想像之甚,真是心中顾忌尽去,不禁一阵哈哈大笑,阴恻侧地说道:“你们两个娘儿们,原来不过仗着一头异兽作后援,老夫几乎上了大当,这下可该有你们的苦头吃啦!”

  说完,手里判官笔的招式一变,改守为攻,笔点要害,掌劈如风,一时声势大变,不出几招,就迫得霓裳仙子母女,连连往后退,不但再也无欺近身去,反而变成招架不住,险象丛生。

  不到片刻时候,霓裳仙子母女更是香汗淋漓,气喘如牛,兰儿本来可以跃上半空,略事休息,但为了保护母亲,绝不敢轻易离开。因此,只好留在地面配合霓裳仙子和老魔苦撑。

  老魔此时胜算在握,倒并不急于地母女的性命,却满口污言秽语,竟然百般加以戏弄侮辱,使得霓裳仙子母女,真是又急又气,恨不能把剑抽回来,横身自刎,然而拼斗至今,真力已经滑耗殆尽,老魔又从笔端,发出无穷的粘力,真是欲罢不能,想自杀也办不到,只有眼看着被老魔给活活累死正在此时,辣手人屠那边,忽然形式大变,原来小雪当他们三个魔头出现的时候,也已经把那群小贼,整治得差不多了,猛见霓裳仙子遭遇黑心判官突袭,危在旦夕,小猴子知道地是主人的好友,可不能让地伤在敌人的手里。因此立即舍了众小贼,用最快的速度,冲了过来,在黑心判官的笔尖,距离霓裳仙子头顶仅一粒米的刹那,抓住笔杆往上一捉,虽然将霓裳仙子救脱险境,自己却吃了黑心判官一劈空掌,好在它的护身太虚元气,在戏弄小贼的时候,早已发动,周敌攻击,立即自动发生反应,因此吧的一声,与黑心判官两方同时震落地面,因为它不是蓄意反震,太虚元气的威力没有发挥,所以黑心判官才没有受伤。当白骨殖尸出来挑战的时候,它本来打算接着,可是对三个魔头都不知道它就是刚才击退黑心判官的高手,没有理它,小猴在秦含柳的薰陶之下,也学到对方不先动手,自己绝不先攻的规矩,所以只站在那边发威,希望引起魔头们的注意,向它进攻。

  却没想到兰儿抢在前面,激怒白骨礓尸,和他动起手来,别看小雪是一个畜牲,可还不层以二对一,因此,还是站在旁边没有动,不过,却睁着一双猴眼,运起太虚元气,严密地注意着两人打斗的情形。

  当然白骨殖尸五指箕张,猛发白骨阴爪,向兰儿当头罩下的时候,小猴子登时阻住霓裳仙子,一溜烟地窜至兰儿脚匠,将暗蓄已久的太虚元气,猛然震外,震散白骨殡尸发出腐尸阴毒,往上激射而散,白骨礓尸也被这一股反震的力量,惮得向后倒退出去,受了严重的内伤。

  辣手人屠眼尖,虽然没有注意小雪,却全神贯注着两人打斗的位置,猛然发现又是一道白影,贴”地窜向兰儿的脚匠,就知道白骨礓尸要吃大亏。因此,马上纵身抢救,但还是迟了一步,白骨强尸已经受了重伤。

  因此,老魔心里光火,不再去接白骨殡尸的身体,原式不动,掹的一记“血光掌l,蒲扇大的手掌,挟着雷霆万钧的力量,直向兰儿与那白影的位置,猛劈过去。

  小雪深怕他伤着兰儿,立即从地面窜起,两只猴手一挥,太虚元气蓦然发出,小雪这次用的是刚劲,因此,两股大力在半空中陡然相撞,又是一声轰地大响比起刚才震敞白骨礓尸的白骨爪,声势还要来得猛烈,辣手人屠竟被撞得侧面倒翻出去,这才看清猛接自己一掌的,竟是一只毫不起眼的小白猿,心里那份惊诧,可就无法加以形容了,嘴里当然不由自主咦的一声,把那一份惊奇诧异的心情,完全表露出来。

  小雪双掌击退辣手人屠,虽然没有使他受伤,却把对方震退,自己只略顿了一顿,畜牲究竟不懂得计算,认为辣手人屠的功力,也不过如此而已。因此,更不怠慢地,紧接着跟了过去,双爪一采就往辣手人屠的天灵盖上抓去。

  说来辣手人屠的功力,却实在不可轻视,在三凶里,固然是首屈一指,就是在阴风教内五堂的五位堂主当中,也只不过比雪山老大黑风怪略逊一筹而“血光掌l的歹毒,更较老怪的“黑风蛊毒掌”有过之而无不及,刚才只不过临时变计,改救人为攻敌,单掌出击,只用了七成真力,故被小雪震得倒翻出去,其实在功力上,虽比不上小雪“太虚元气”那样玄妙,深厚却较它还要稽胜一筹,更何况在招式变化上,小雪学得不多,秦含柳只教了它一套“灵猿掌法”,比起老魔百余年的揣摩,当然差得很多。因此,这一轻敌,几乎吃了大亏,要不是“太虚元气”护体有特殊妙用,怕不早已毙在老魔的屠刀之下。

  且说辣手人屠在被小雪双掌震退以后,心中不禁惊讶万分,岂知小雪不待他转念,又跟踪而至,双爪直探他的天灵盖,辣手人屠自出道以后,不用说一只畜牲,就是差不多的武林成名高手,都没有这般对他无理过,那份怒火,差点把老魇给活活的气死在那儿,不禁大喝一声说道:“畜牲也敢欺人,老夫要不把你碎尸万段,还有脸见人吗!”

  说完,也不闪不避,右手屠刀往上一撩,一记“挥柯代桂”,对着小雪抓来双爪,横扫过去,左手“血光掌”用上八成真力,一记“横身打虎”,斜劈小雪腰腹,小雪对他的掌力,倒不怎么畏惧,但那屠刀寒光闪烁,却不敢轻攫其锋。因此,伸出的双爪,猛缩回来,身形一转,让屁股硬接了老魔一掌,震得往外直飞而出。

  老魔“血光掌”蕴有化血毒焰,一掌拍实,心想这下猴儿该没有命了,岂知小雪虽被震得往外直飞,身形却在空中一扭,登时一道弧形,电似的,借着那空气的阻力,澴飞过来,往他身后撞去,不但未受损伤,那来势竟比刚才还要猛烈。

  老魔心中大骇,这才知道小雪不可轻侮,赶紧往侧一滑,躲闪开去,与小雪展开一场无比迅速的快打疾斗。

  当大家眼光看到他们这边的时候,双方身形,已经展开到了顶点。因此,以黑心判官与霓裳仙子那样的眼力,也只不过看到一灰一白两条长龙似的影子,料缠在一起,根本分不清人形了。到了后来,连一灰一白影的子,都分不清楚,人家眼里,只不过看到灰蒙蒙的一个大的球心形光影,在地面滚来滚去而已,这一场打斗的激烈与快速,场中诸人,在江湖上跑了这么多年,还只能说是第一次看到,其惨烈可知。

  不过,小雪吃亏在招式懂得太少,又不明其中变化。因此,过了一段时间后,老魔已经把它的身法摸得清清楚楚,于是立即落于下风,处在挨打的地位。

  但辣手人屠虽占上风,却并不见得惬意,而且是越打越怕,逃打逃急,为甚么呢?因为小雪仗着太虚元气护体,并不怕挨打,就是辣手人屠掌掌拍实,也只不过把它打得在身外乱翻筋斗而已,只要自己稍一疏急,小雪的双爪,就可能乘隙而进,像这种情形,对方不用防身,自己的招式变化再厉害又有甚么用呢?

  幸亏打到后来,自己虽然感到真力清耗不少,小雪更显得不济起来,这才稍为感到心定一点,想道:只要你真气一散,我就不怕宰不了你!黑心判甘回头一顾,也在这个时候,所以才能安心对霓裳仙子展开强烈的攻势,迫得他们母女险象环生。

  岂知在黑心判官专心对付霓裳仙子母女,不再看到这边的时候,那小雪忽然如得神助,奇招百出,辣手人屠非但再无法挨着它一根毫毛,而且那些抢攻的扪式,竟然迫得辣手人屠招架为难,凭着百多年的经验,根本一点也摸不清楚小雪是用的甚么掌法,不到几招,嘴上就吧的一声挨了一记巴掌。虽然自己也有内力护体,远是给它打得热辣辣的极不好受,脸上才完,又是嘶的一声,让小雪把衣袖撕掉了半截,反而弄得老魔只有挨打的成份,根本没有还手的余地了。而且小雪又抓又打的,劲力愈来愈重,以老魔这等功力,竟也有点禁受不起,哎唷地喊出声来!

  这种情形,不但正在与小雪动手的辣手人屠,给吓得心瞻俱裂,就是正在与霓裳仙子母女过招,占尽了上风的黑心判官,也感到大惑不解,疑惧丛生,攻势登时顿挫,霓裳仙子母子母女稍得缓气,再看到小雪的情形,心里虽然也万分惊异,但喜悦的心情,更胜一层,登时精神百倍,马上乘机抢玫,居然又从危困中,将颓势挽转过来,再与黑心判官暂时打成了平手。

  黑心判官老奸巨猾,见此情形,心知不妙,三十六着,走为上着,眼珠乱转,也顾不得和霓裳仙子母女抢攻,一记“野战八方”,手里判官肇呼的一声,抡成一个大圆圈,把霓裳仙子母女迫退一步之后,嘴里一声呼啸,双脚一蹬,再也不管大凶和众贼的生死,嘘的一声,身形像电闪一般地,越过龙三姑的头顶,竟然向菓林的树梢,疾射而退,眼见这一位魔头,就要逃出重围,霓裳仙子母女,功力不如人家远甚,只有干瞪着眼在地面着急。

  说时迟,那时快,大家只听得菓林上空,一声娇叱,紧接着林内林外同时响起两声惨嗥,老魔逃得快,回来得更快,究竟又发生了甚么事情。

 
 

 
分享到:
慈禧罕见老照片2
羊1
老公公种萝卜的故事3
春晓
2没有画的画册
诸葛亮去世后刘禅为何还能当30年皇帝
真实宋江不单身 阎婆惜乃其二奶
印度美艳阉人的神秘生活1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