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莽野君雄 >> 第三章 桃花仙子施柔情

第三章 桃花仙子施柔情

时间:2014/4/6 21:20:59  点击:3228 次
  黄鹤楼建自孙吴,雄峙江干,俯瞰武汉,为当地著名的胜迹之一,而且游人日以万计,盛况历久不衰。

  这天风和日丽,黄鹤楼更是仕女云集,人潮汹涌,楼上楼下几乎难得找到一块立足之地。

  在这般游客之中,有一个身着紫衫的英俊少年,他挤进楼中一瞧,但见喧嚣盈耳,座无虚席,那里有他容身之地。

  他正待转身退出,一声呼叫忽然传人他的耳鼓:“小施主,这边来。”

  他听到了呼声,心头却有点怀疑,因为游人如此之多,怎能断定是叫自己?

  再说,他在此地没有朋友,也没有熟人,惟一相识的只有一个布袋和尚,但适才那呼声娇音琅琅,分明是一个年轻的女性。

  不管是不是叫他,他仍然本能的向发声之处投下一瞥。

  是她?昨晚在江边遭人围攻的白发道姑。

  而且她还面含浅笑,伸手在打招呼。

  “这就怪了,我跟她分明素不相识,她为什么会叫我?”

  他虽然疑云满腹,仍然举步向白发道姑走去。

  “前辈是叫我吗?”

  “不错,快坐下来,想吃点甚么?”

  “这个……”

  这张桌上坐着四个人,除了白发道姑,其余三人都是三十上下的彪形大汉,他们四人各霸一方,他真不知道往那儿坐才好。

  其实不必他担忧,坐在下首的一个已经移往右边去了。

  白发道姑微微一笑道:“坐嘛!施主,相见就是有缘,不必客气。”

  紫衫少年告了一个罪,然后在下首坐了下来。

  他原是一个倜傥不群,丰神洒脱的少年,此时却行动拘谨,有着手脚无措的感觉。

  他为什么会这样,莫非他不习惯与生人相处?

  不,他并不是畏惧生人,只是白发道姑在他的内心造成震撼罢了。

  她那满头银丝,皤皤白发,无论谁只要随便瞧看一眼,就会断定她必然超过耳顺之年。

  但如果你向她仔细一瞧,上述的论断你多半会立即推翻,而且会心湖动荡,久久难以平息。

  因为她除了那满头银丝,其他每一处地方,都像牡丹一样的艳冠群芳,桃花一般的娇媚绝伦。

  紫衫少年虽是出道不久,却也走过不少地方,见过不少女人,但是能够在他内心造成震撼的,只有这位白发道姑。

  这除了白发道姑那绝代的姿色,还有一点是在别的女人身上找不到的。

  那就是她的媚态。

  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碰到这么一个女人,匹夫可以为她忘身,人君可以为她倾国,紫衣少年只是一个血气方刚的毛头小伙子,怎能不为六神纷驰,而手脚失措?

  好在他毕竟不是常人,暗中吸进一口长气之后,终于将纷乱的心情稳了下来。

  这些,自然都看在白发道姑的眼里,她招呼店伙添上碗筷,然后伸出纤纤玉手,提起酒壶,替他斟满了一杯。

  “来,施主,谢谢你救命之恩,我敬你。”

  “举手之劳罢了,仙姑不必放在心上。”

  “好好,请教少侠尊姓大名?”

  “在下姓郭,草字子羽。”

  “原来是郭少侠,尊师是那位高人?”

  “在下没有师门,武功是家父所教,雕虫小技只怕难入仙姑的法眼。”

  “少侠太谦虚了,令尊呢?也来了武汉?”

  “不,在下是寻找家父,因为走错了路,才跑到武汉来的。”

  “此地风云际会,八方云集,令尊既是武林中人,多半会来瞧瞧热闹,少侠这一错可能错个正着。”

  “但愿如此,请教仙姑的法号怎么称呼?”

  “我嘛!仙姑二字倒是居之无愧,只是没有法号。”

  她说到这里忽然语气一转,道:“少侠跟人结过梁子?”

  郭子羽道:“结过,是冷泉庄的武士无故找碴,被我失手放倒了几个。”

  白发道姑道:“这就是了,二彪,你去跟他们说,郭少侠是我的兄弟,叫他们划下道来,咱们接着就是。”

  二彪是坐在左侧的那个汉子,他应声起立,却被郭子羽唤住。

  “兄台且慢,这是在下的事,应该由在下去解决。”

  郭子羽是背部对着楼门,所以找碴的来了他并不知道,现在他唤住了二彪,止待挺身而出之际,却被白发道姑那白如羊脂,柔若无骨的纤纤玉手指握着手腕,同时再嫣然一笑,道:“别见外,少侠我跟他们庄主也有过节,咱们两笔账做一笔算岂不更好吗?二彪;你快去。”

  二彪出去经过一番交涉,冷泉庄在楼门外的人果然退走了,二彪回来向白发道姑道:“禀师叔,他们走了。”

  白发道姑道:“他们说了些甚么?”

  二彪道:“什么也没有说。”

  白发道姑道:“你们去交代一下,从现在开始,咱们要对冷泉庄作全面注意,他们的任何行动,都不能掉以轻心。”

  二彪与另两名大汉同时应了一声,双拳一抱,转身急驰而去。

  郭子羽不愿牵涉别人,因而立起身来,道:“仙姑,在下要去找家父,就此告辞。”

  白发道姑道:“别忙,少侠,就算令尊来到此地,但武汉如此之大,人海茫茫,你到那儿去找?”

  郭子羽道:“在下也知道十分困难,但……”

  白发道姑微微一笑,道:“交给我吧,本弟子遍天下,不出百日,必然会给少侠一个满意的交代。”

  郭子羽道:“多谢,贵帮是……”

  白发道姑道:“丐帮,我是敝帮五丐之一,江湖上称我为桃花仙子,我的本名叫柳桃儿。”

  郭子羽“啊”了一声,道:“可是你却……”

  桃花仙子道:“我却身着道装,还喊过你施主,是吗?其实我是假道姑,穿道袍只是图个方便而已,你想想,我如果穿上一身又脏又破的乞丐装,那多别扭。”

  郭子羽道:“原来如此。”

  他好像明白了,其实还是一脑门子糊涂,只因事不关己,不愿多问而已。再说,一个游戏风尘的武林侠客,穿什么都可以,倒也不必认真。

  桃花仙子柳眉一扬,道:“少侠在那儿落脚?”

  郭子羽道:“武胜门外的长春客栈。”

  桃花仙子道:“冷泉庄既然要找碴,住在武胜门外不太安全,搬到我那儿去吧!少侠咱们人多,遇事总有个商量。”

  郭子羽道:“谢谢仙姑的好意,但在下认为一动不如一静,告辞。”语音一落,迳行转身自去。

  他没有请托桃花仙子找他爹,自然不必说出他爹的名号,他不想为他们父子而劳动整个丐帮,也不愿意领这份人情。

  不过他谢绝迁移,可能是一项错误,冷泉庄高手如云,他纵使武功再高,个人的精力总是有限的,一旦遭到围攻,就可能凶多吉少。

  不管怎么说,不愿依赖别人,是他天生的个性,否则他就不会离开布袋和尚了。

  由黄鹤楼往回头走,他走得很慢,因为他在思索桃花仙子所讲的两句话:“令尊既是武林中人,多半会来瞧瞧热闹。”

  这是一个十分强大的鼓励,使他的内心激动不已,虽然武汉这么大,人这么多,只要他爹当真来到武汉,他相信一定找得到他爹的。

  他思索得有些入神,几乎忘记他身在何处了,直待一股急风撞向前胸,他才猛然清醒过来。

  所幸他生性机敏,应变十分快捷,在千钧一发之际,闪身避过了那一意外的撞击。

  “算你走运,有种的跟我来。”

  说话的是一个满脸横肉的高大汉子,语音一落,放步就向蛇山驰去。

  显然,适才那一撞是存心算计他,现在激他去蛇山,只怕也是一个险恶的约会。

  郭子羽不傻,他当然能够想到这些,但明知山有虎,故往虎山行,血气方刚的小伙子,就有这么一股子傻劲。

  他跟着那名大汉奔上蛇山,在一块山坡之上,见到了一个惊人的场面。

  近百名金衣武士排成一个刀阵,但见刀光映日,杀气冲霄,这种威势在江湖上是非常罕见的。

  阵前立着两人,一个是冷泉庄西院院主无情扇任休,另一个是四大护院之一的黑煞鞭高连璧。

  显然,冷泉庄西院精锐尽出,还有黑煞鞭助阵,他们是志在必得,存心要将郭子羽毁在这里。

  离阵一丈以外,郭子羽停下脚步,同时冷冷一哼,道:“好一个庞大的阵容,就是为了对付在下?”

  无情扇任休轻蔑的一哂,道:“不要往脸上贴金,姓郭的,你的朋友呢?他们为什么不来?”

  郭子羽道:“不必害怕,我的朋友不会来,是单打还是群殴,只要阁下划下道来,在下无不奉陪。”

  黑煞鞭高连璧道:“那就有劳高兄了。”

  黑煞鞭高连解下软鞭,踏前数步,道:“小哥儿,老夫陪你过几招玩玩,请。”

  郭于羽撤出长剑,往怀中一抱道:“有僭。”

  长剑一推,平胸刺了出去。

  他知道黑煞鞭是武林前辈,必然不肯抢先出招,因而也虚应故事的推出一剑。

  但江湖之上诡诈百出,侠义道固然以仁义为怀,一般黑道则心狠手辣,为达目的而不择手段,别人想都想不到的坏点子,他们也使得出来。

  冷泉庄原本不是什么名门正派,在两军阵前以取胜为第一要务,自然没有什么仁义可言。

  郭子羽的长剑只不过刚刚推出,一片鞭影挟着猎猎劲风便已猛袭他的右肩,来势之急,宛如惊涛击岸一般。

  郭子羽大吃一惊,急忙点足弹身,倒退五尺,总算逃过了一鞭碎肩之危。

  但高连璧既已争得先机,怎肯就此放松,立即跟踪急进,软鞭再挥,重重鞭影有如柳丝千条,立将郭子羽迫得手忙脚乱起来。

  所幸郭子羽轻功颇高,虽是左支右绌,穷于应付,总算有惊无险,一时半刻尚不致发生意外。

  只不过他纵使胜了黑煞鞭高连璧,不见得就能活着走下蛇山,因为还有近百名敌人在虎视眈眈,必然不会放过他。

  如今他这第一战就落在下风,这往后他就连想都不敢想了。

  处境虽是不利,他并没有半点怯惧,在避过高连璧一鞭之后,他突然撮口发出一声长啸,同时挥剑展开凌厉的反击。

  天都九归剑法一经展开,便如长江大河一般,滔滔洪流以万马奔腾之势向高连璧做无情的冲击,使这位以黑煞鞭名满江湖的高人大为凛惧,他估不到这么一个年纪轻轻的大孩子,竟会身具如此高深的剑法。

  好在他久经战阵,虽是被迫落下风,百招之内还不致有什么问题。

  这样下去对郭子羽还是不利的,如果真力损耗过多,他怎能应付大批的,强敌?

  正当他狂呼酣战之际,一声清越的娇叱忽然传了过来:“住手!”

  高连璧首先应声撤退,郭子羽自然也停止搏杀,及反身向娇叱之处一瞥,原来是丐帮五丐之一的桃花仙子。

  她依然是一领道袍,满头白发,显然,她是来驰援郭子羽的,她身后还立着高高矮矮数十名丐帮兄弟,看来她不只是有备而来,而且将不惜一战。

  待郭子羽与高连璧停止搏斗,她立即出声招呼道:“兄弟,到姊姊这边来。”

  她当众改变称呼,使一对原本陌生的男女,忽然成了姊弟,虽是有点突然,她却是一番善意。

  丐帮是天下第一大帮,门下弟子之多,无人能出其名,该帮的五大丐头,地位十分崇高,功力也各有独到之处,当今武林任何一个门派,都不敢轻易招惹他们,桃花仙子名列五丐,也是帮主沙璞的小师妹,得罪了她不啻与整个丐帮为敌。

  何况她功力深不可测,又带来数十名丐帮的高手,冷泉庄虽然在人数上略占优势,一旦兵戎相见,不见得就能讨得好去。

  无情扇任休是一人能屈能伸的人,时势比人强,他不得不忍下这口气,于是双拳一抱,道:“对不起,柳姑娘,敝庄不知道郭少侠是姑娘的兄弟,开罪之处还望多加鉴谅,不过……”

  桃花仙子道:“任大侠好说,舍弟初涉江湖,什么都不懂,如果得罪了贵庄,小妹愿意赔个不是。”

  无情扇任休道:“话已说开,柳姑娘就无须客气了,咱们尚有他事,告辞。”

  冷泉庄的人退走了,桃花仙子也遣走了丐帮门下,适才战云密布的山坡之上,此时除了她与郭子羽,就只有她带来的一个丫头小雯了。

  柳眉一挑,桃花仙子微微一笑,道:“兄弟好剑法,连名震江湖的黑煞鞭都落了下风,令师是那位高人?”

  郭子羽道:“不敢当,仙姑谬赞,在下这点庄稼把式是家父教的。”

  桃花仙子“哦”了一声,道:“令尊必然是一位名满湖海的高人,说说看,也许姊姊认识。”

  郭子羽道:“家父多年隐居泉林,不问外事,仙姑不会认识的。”

  桃花仙子樱唇一噘,道:“兄弟,你认为我不配当你的姊姊?”

  郭子羽连忙摇摇手,道:“不,是小弟不敢高攀。”

  桃花仙子道:“别这么说,兄弟,五丐名满江湖,说穿了不过是要饭的头儿罢了,走吧!客栈的账我已经派人结了,你的包裹也取到我那儿了,一个人住像失群孤雁似的,那多难过!”

  别管一个人难过不难过,现在除了跟她走还有什么选择?

  她住在黄鹤山里一户农民家中,原是两个房间由她跟小雯分住的,现在小雯搬过去与她同住,这个房间就让给郭子羽。

  郭子羽没有离开过家,没有离开过家人,打从由烈山出走起,当真像是一支失群的孤雁一般。

  现在他又获得有如家庭般的温暖了,桃花仙子主婢对他嘘寒问暖,照顾得无微不至,比在铁鹰堡的生活还要感到舒适。

  这些只是表面,在没有找到他爹之前,他的内心是不会平静的。

  在晚餐之后,他向桃花仙子提出了一项要求。

  “姊姊,小弟想到汉口去走走。”

  “哦,有事吗?”

  “小弟想去看看布袋和尚……”

  “兄弟认识他?”

  “他替小弟解过围,也因此得罪了冷泉庄,咱们原是住在粤汉码头附近,我不愿连累他才不辞而别……”

  “我明白兄弟的心意,本来嘛,布袋和尚虽是游戏风尘,可也是性情中人,此等朋友丢掉了十分可惜,走,咱们一起去找他。”

  他们一行三人渡江至汉口,及找到原先寄宿的客栈,据店小二说,布袋和尚已经离开,郭子羽十分难过,心情感到怏怏不已。

  桃花仙子道:“不要难过,兄弟,只要他在武汉,咱们迟早会找到他的。”

  小雯道:“心情放开朗一点嘛!公子,武汉这么繁荣,要不好好的玩一下,岂不辜负此生!”

  郭子羽长长一吁,道:“武汉的确好玩,只不过纸醉金迷的所在我不愿去,除了人看人,还有什么好玩的?”

  桃花仙子微微一笑,道:“红尘十丈之中,原本就是这些,这样吧!咱们回去泡一壶好茶,谈谈人间往事、江湖趣闻,你看可好?”

  郭于羽道:“好,小弟正有一事请教。”

  桃花仙子道:“别客气,咱们边走边谈吧!”

  在返回居处的途中,郭子羽提出了久悬胸中的问题,道:“姊姊,我不懂,武汉三镇究竟出了什么大事?”

  桃花仙子道:“你是说武林各派为什么会在此地聚集?”

  郭子羽道:“小弟正是这个意思。”

  桃花仙子道:“你有没有听到一项传说?”

  郭子羽道:“是三空藏剑经?”

  桃花仙子道:“不错,人不为利,谁肯早起,名利二字当真害人不浅!”

  郭子羽道:“小弟听说三空藏剑经是在东南出现,莫非是传言有误?”

  桃花仙子道:“没有错,三空藏剑经的确是在东南出现,只不过获得此项秘笈之人,却已潜踪到武汉来了。”

  郭子羽“啊”了一声,道:“会有这等事?”

  桃花仙子道:“终南三侠你可知道?”

  郭子羽道:“小弟孤陋寡闻,没有听人说过。”

  桃花仙子道:“他们是结义兄弟,老大慕容泉,老二阵仓,老三裴三耳,是三位名震江湖的大侠客……”

  郭子羽道:“小弟有点不解,任何人获得三空藏剑经都会三缄其口,此事怎么会喧腾江湖的?”

  桃花仙子道:“这话不错,除了他们自己说出来,的确不会有人知道。”

  郭子羽一怔,道:“他们会自己说出来?”

  桃花仙子道:“不错,是他们的老大慕容泉说出来的。”

  郭子羽道:“他为什么要这样?是认为他们天下无敌,没有人敢对他们怎样?”

  桃花仙子道:“那倒不是,事情是这样的,冷泉庄南院院主车士彦,与终南三侠的老二陈仓交谊颇深,他有事要找陈仓,却听说姓陈的去了福建,及赶到了他们投宿的客栈一瞧……”

  郭子羽道:“怎么?终南三侠已经走了?”

  桃花仙子道:“活人走了,却有两个死的留了下来。”

  郭子羽叹了一声,道:“别卖关了,姊姊,究竟怎么回事?快说吧!”

  他们一路说说停停,此时已经距离住处不远,想不到却有人将桃花仙子的话接了下去。

  “别说了,对一个毛头小伙子,嘿嘿,你竟有这么大的兴趣?”

  桃花仙子闻言一呆,脚下自然停了下来,及举目向发声之处一瞥,只见前面山石之后,转出十几名手执兵刃的彪形汉子。

  领头的是一名身着黄衫,约莫二十七、八的英俊青年,他身侧是一个黑衣老者及一名青衫少年,身后十六名灰衣大汉,每人抱着一柄斩马大刀。

  桃花仙子面色一寒,道:“令狐玉龙,你想干什么?”

  敢情身着黄衫的英俊青年,是令狐世家的长公子令狐太龙,他身旁的青衫少年是他的三弟令狐玉豹,黑衣老者是总管葛城,他们如此劳师动众的守在这里,自然是来意不善了。

  令狐玉龙“嘿嘿”一阵冷笑,道:“干什么?嘿嘿,我不说你也应该明白,打狗还要看看主人的面子,你居然敢欺负令狐世家的门下!”

  桃花仙子淡淡道:“阁下原是找场来的,你有没有问问贵属下,咱们是怎样发生争势的?”

  令狐太龙道:“不必,光棍打光棍,一顿还一顿,谁要折辱了本门弟子,咱们就得讨它回来。”

  桃花仙子道:“好吧!你划下道来就是。”

  黑衣老者葛城向令狐太龙双拳一抱,道:“禀长公子,属下讨令。”

  令狐玉龙道:“好的。”

  葛城摘下一支旱烟锅,向前踏上两步,道:“柳姑娘,老朽讨教。”

  站在桃花仙子身后的丫头小雯道:“小姐,让我去会他。”

  桃花仙子点点头道:“葛城是令孤世家的总管,一身功力在当今武林不易多见,你只能以跏趺对付,千万不可拼斗内力。”

  小雯道了一声:“是。”小身子便已蹦了出去。

  “老人家,请赐招。”

  小雯请葛城赐招,他却神色一楞,因为他是一个成名人物,年龄已经超过五十,小雯只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实在不成比例。

  因而“哼”了一声,道:“这儿不是好玩的地方,回去叫你家大人出来。”

  小雯樱唇一撇,道:“你这是门缝里瞧人了,其实,嘻嘻,老者不以筋骨为能才是真的,你老人家这么一大把年纪,何必还要好强斗胜?这样吧!咱们点到为止,你看可好?”

  葛城估不到小雯舌尖嘴利,自己一番好意,反而受到她一顿奚落,不过人家是小姑娘,他虽是心头气愤,却也不便发作。

  “好吧!姑娘请。”

  他没有抢先出手,更不会将小雯放在心上,但一股急风直袭下盘,来势之猛宛如疾雷撼山一般。

  葛城身经百战,自然知道这股急风的厉害,只要被它撞上,他的两条腿就别想要了。

  他虽是心头暗懔,行动可丝毫不慢,点足弹身,倒窜五尺,左手同时劈出一掌,以十成功力向那股急风迎去。

  葛城果然不是一个等闲人物,这招避招还击,时间火候无不恰到好处,无论小雯如何刁钻,绝对接不下他这一记刚猛的掌力。

  轰的一声巨响,但见沙扬石走,草木四飞,地上出现了一个坑洞,这份功力实在惊人已极。

  可惜他这一记刚猛绝伦的掌力,并没有伤到小雯,而且那股急风再度向他的下盘攻来,这回他瞧明白了,小雯使的是丐帮绝艺跏趺功。

  丐帮的跏趺功是前任帮主由西域神僧所传,它是合十趺坐,有如观音坐莲台,却以左右双脚交互点地,身形更像陀螺般急速的旋转,在攻敌之时,双掌一腿均可使用,并藉快速施转之力,使攻出的力道增加数倍。

  这是丐帮的独门绝艺,江湖上称“打狗棒法”

  及“跏趺功”为丐帮双绝。

  按丐帮的帮规,打狗棒法不得轻易传授,只有帮主及预定的帮主接棒人才能学习。

  老帮主只有两名亲传弟子,沙璞及柳桃儿,沙璞是帮主接棒人,得以学习打狗棒法,跏趺功没有帮规限制,柳桃儿自然可以获得此项绝学的真传。

  小雯是柳桃儿的贴身婢女,她的武功全是柳桃儿传授的,她们是主婢,也无异于师徒。

  现在小雯占到了上风,出手更形凌厉,身形像风车般的旋转,双掌吞吐之间,连击中葛城的两处穴道。

  葛城阴沟里翻船,竟然栽在一个小姑娘手里,如果这儿有地洞,他准会一头钻下去。

  其实有地洞他也不能钻,因为他穴道受制,已是身不由己。

  葛城的失败,使令孤世家大为懔骇,但也更激起令狐玉的怒火,口中吼出一个“杀”字,领先向桃花仙子柳桃儿猛扑。

  令狐玉豹找上了小雯,余下的十六名刀手呼啸一声,迳向郭子羽围攻过来。

  战火在黄鹤山上燃烧着,喊杀之声数里可闻。

  最凶残的一伙是郭子羽当面的敌人,他们人数众多,每一刀手都具有一身不凡的功力,在众寡悬殊之下,郭子羽自然要陷入危机了。

  处境虽是十分不利,他并没有半点胆怯,先是双掌齐吐,发出六枚追风神芒,在一片惊呼声中,对方六名刀手丢掉马刀,抱着手腕痛哼起来。

  一举击伤对方六人,郭子羽的信心大增,口中一声清叱,挥剑与扑来的敌人展开恶斗。

  郭氏天都九归剑法威猛无比,一剑攻出见血方收,是当代武林最为刚猛的剑法。

  在他一阵凶狠的搏杀之下,敌人有两个失去兵刃,也失去了战斗之力,第一回合他就占了上风。

  只不过敌人仍有八个,在人数上占有绝对的优势,而且这八人功力颇高,攻守之间也配合得丝丝入扣。

  他毕竟搏杀经验不够,又是心存慈悲,不愿伤人生命,如此一来,他也就隐于苦战之中了。

  另两处激战也打得极为凶狠,由于双方功力相差无几,因而斗得惊心动魄。

  论功力,纵观全场,以桃花仙子的修为最高,但令狐玉龙也不是弱者,在令狐世家,除了令狐四老,他是最为拔尖的人物,他出道并不太久。

  “走。”令狐玉龙丢下了几句话,就带着门下走了,桃花仙子根本就找不到说话的机会。

  待目送令狐门下去远,桃花仙子才长长一吁,道:“这人真不讲理,唉……”

  小雯撇撇嘴道:“此等狂妄无知的小人,小姐应该给他一点教训的。”

  桃花仙子道:“江湖恩怨太多,我只是不想为本帮惹来一个强敌而已。”

  小雯道:“令狐世家人多势众,咱们丐帮也不是好惹的,何况找碴的是他们,咱们总不能让人欺到头上。”

  桃花仙子道:“说的也是,咱们走吧!”

  回到寄宿之处,郭子羽原想请教桃花仙子一些问题的,但是时间过晚,只好待以后有机会再说。

 
 

 
分享到:
3两只小松鼠
2两只小松鼠
1两只小松鼠
2鲸和小鱼
1鲸和小鱼
2毛尔冬的烦恼
1毛尔冬的烦恼
2小刺猬找微笑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