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江湖煞星 >> 第十二章 仍是痴痴的看着霍绫的墓碑

第十二章 仍是痴痴的看着霍绫的墓碑

时间:2014/3/16 14:20:07  点击:2792 次
  霍绫哭得声也嘶了,道:「爹!」

  霍伯元向陆青书打了个眼色,忽然纵身横闪,司马宏微一愕间,陆青书发掌连攻,向司马宏头、胸、腹打了一十八掌,正是与陆柏一样的招式「雪影梅花手」,掌力却要比陆柏强得多,也快得多。

  司马宏一惊,怕他伤着霍绫,微一让身便向陆青书反刺了数招快剑,陆青书双掌却不向司马宏打实,手掌一翻避过长剑,双手将霍绫推向霍伯元,霍伯元便一手捉住了霍绫,将她拉到一旁,交给另一个灰衣人捉住看守,高声叫道:「好哇!这是安天海的「追风逐电剑」,是安老头的那两个子女教你的剑法吧,他们在哪里?」

  屋顶瓦片忽然碎裂,一声娇叱叫道:「在这里!」一条黑影从屋顶穿洞凌空跳下,挥剑刺向霍伯元,正是身穿黑衣、脸带白色骷髅面具的安楚乔!霍伯元眼见安楚乔长剑刺到,竟不闪不避,伸指便往长剑剑身弹去,安楚乔不等剑招使老,反身跃到司马宏身旁站祝霍伯元斜目侧视,慢慢说道:「原来传说中的「剑魔」竟是女儿之身,而且是天下第一神捕的后人呀!」顿了一会,霍伯元摇头道:「不对,你不是「剑魔」,传说中「剑魔」的剑法并不是这样的!而且刚才徐州飞鸽传来的消息,史火龙一整帮人昨天晚上被「剑魔」杀个清光,这时又怎会在扬州出现?」

  安楚乔持剑不答,屋顶却传来一声冷笑:「好恶毒的狗眼!」

  司马宏认得是夏侯亮的声音,祇见三个黑衣人从屋顶的破洞中跃下,在安楚乔身旁站立,正是夏侯亮带了另外两个白骷髅到援,其中还有那个假的「姚傲云」。

  霍伯元冷冷的打量着夏侯亮的骷髅面具,道:「你才是「剑魔」?」夏侯亮不说话也不动,背负双手站在安楚乔身旁,祇冷冷的看着霍伯元。

  司马宏见夏侯亮等人来了,心中稍定,转眼去看正哭得眼也红了的霍绫。答答答9说司马宏心中痛楚,这时才深深理解到那天「公子」说话中的真正意思。霍绫的心更是碎了,爱郎口里所说的大仇人,竟然是自己的父亲,而侠名远播的父亲「南孟尝」竟然是个无恶不作的人,怎不令她心碎呢!

  她还有甚幺脸面再见爱郎啊!

  她可以做些甚幺?帮父亲为恶杀了爱郎吗?还是帮着爱郎杀了自己的父亲?

  她的心乱得很!眼前祇见人影恍动,她却在胡思乱想!

  泪眼里看出来的景象是一片模糊,却忽然看到幢幢人影中一双清澈明亮、黑白分明的眼睛在看着自己,那是一双充满温柔的、谅解的目光,使她从悲伤中猛然清醒过来。

  祇听见父亲那凌厉冷酷的笑声,说道:「名动天下的「剑魔」,原来也不过如是而已!」原来夏侯亮已和霍伯元交上了手,霍伯元空手以「金刚伏魔掌」接了夏侯亮十多招狠辣的剑招,并且还向夏侯亮还了七掌,迫退了他的进攻。霍伯元掌力厉害得很,夏侯亮早就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对手,否则也不会竭力阻止司马宏赴宴了。

  这时他已看得出情形对他们很是不妙,便低声呼啸了一声,意思是要众人各自撤退。

  霍伯元老谋深算,听得夏侯亮低声呼啸,便已猜想出了夏侯亮的用意,便大声喝道:「他们要撤退,一个也别让他们走掉!」

  陆青书和那些灰衣人大声呼应,纷纷扑上前去。安楚乔伸手拉住了正在发呆的司马宏,与另外两个白骷髅人向门外抢去,三柄长剑一齐刺向守于大门口的陆青书,陆青书却怪叫一声,斜斜的闪了开去,双掌齐出,竟再不理会三人长剑刺到,径自往司马宏头顶击去。

  就在安楚乔三人刺出长剑的同时,除了守住霍绫那人外,八个灰衣大汉亦纷纷拔出武器攻向三人,三人的长剑刚刚刺出,对方的攻势已然来到,武功竟也不弱,各人不得不回剑自保。安楚乔右守手举剑挡格劈来的一刀,左手往前一推,将司马宏向前推得走了两步,刚好避开了陆青书如开山般的双掌,却因此避不了另一个持刀汉子的攻击,左肩被割了一刀。

  安楚乔轻哼一声,尚幸刀伤不深,她长剑马上反手刺向两个持刀大汉,提腿踢开了另一人的软鞭,便与他们交上了手;另外两个白骷髅人亦各自与其它灰衣大汉接了数招,虽然暂时不会落败,却是招架多于攻敌,已是凶险无比,自顾不下了。

  司马宏被安楚乔这一推,也从悲伤中清醒过来,眼见陆青书咬牙切齿的向他发掌击来,提起刚抢来的长剑挥舞往旁跃开,避开了陆青书击来的一掌,顺道往正持软鞭偷袭安楚乔背心的大汉,那大汉不虞司马宏竟会不顾自身受到陆青书的攻击,却会改而向他刺来,这一剑竟避不了,司马宏的长剑从他背心刺入,透胸而出。

  那人惨叫一声,已然气绝,司马宏抽剑踢腿,将那人的尸身踢了开去,反手刺向正扑身击来的陆青书。安楚乔回头看见司马宏为自己杀了一个强敌,心里欢喜,踪身跃去司马宏身旁,也是一剑刺向陆青书右胁,却是刚好避开了那两个持刀大汉的攻击。陆青书大怒,大喝一声,双掌飘动如雪片般攻向司马宏和安楚乔二人,加上两个持刀的大汉的武功也不弱,二人顿陷危险。

  夏侯亮眼见各人都在艰难招架,再过片刻即会落败,不由得心下大急,霍伯元的双掌功力竟比他估计的还要高,祇怕自己也挨不了多久,当下再不犹豫,长啸一声,身体不断盘旋,剑光到处竟微有雷轰之声,剎那间竟令众人眼里一花,攻向两个白骷髅人的五人中有两人忽然惨呼一声,鲜血飞洒中已然躺在地上,却原来夏侯亮不想让他们全部被擒,拼着受霍伯元一掌,却为他们解决了其中二人,好让安楚乔他们伺机逃走。

  「啪」的一声,夏侯亮后腰已然中了霍伯元一掌,整个人被轰得飞起,跌撞向墙角,安楚乔等大惊,都一起急跃到夏侯亮身侧将他扶起,夏侯亮「哇」的吐了一大口鲜血。鲜血从面具后渗了出来,沿着脸面全滴在地上,染红了大半边的身子,夏侯亮却是不理,持剑仗地,双眼凝视霍伯元。

  夏侯亮低声对安楚乔等人说道:「待会我会尽全力阻挡他们一阵子,你们要马上离开」说着又是「哇」的吐了一口鲜血。

  司马宏、安楚乔和另外两个白骷髅知他要拼了性命不要,以阻挡霍伯元等人的追赶,好让他们离开,不禁齐声道:「不成!」

  夏侯亮沉声说道:「你们先要保住了自己性命,全身而退,待得「公子」回来后再来为我报仇,否则我们全部都难逃毒手」

  安楚乔低声道:「夏侯大哥」

  司马宏自责道:「都是我不好我」

  mpanel(1);

  夏侯亮低声喝道:「这时不是自责的时侯,你们要听大哥的说话」

  司马宏等互望一眼,不知所措,却听到霍伯元「嘿嘿」冷笑道:「原来名动天下的「剑魔」竟然是「华山派」鼎鼎大名的「奔雷剑」夏侯无极!可是江湖传闻,那个「华山派」上任掌门郭无恨的二师弟、现任掌门人赵无垢的二师兄,不是已早于十多年前,在川西滇边被「魔教」中人杀了的吗?」

  夏侯亮「哼」了一声,不答霍伯元,伸手微推了安楚乔一下。

  安楚乔环视四周,见霍伯元等已将他们重重围住,说要撤退也并不容易,但仍是点了点头。夏侯亮见安楚乔答允了,心中稍安,便盘算着他最后、也是最强的一击。

  霍伯元向陆青书等人打了个眼色,众人便向前围拢。夏侯亮在长啸声中长身而起,准备先拖住霍伯元,好让同伴逃走,安楚乔等亦四下分散,伺机夺门而出。谁知霍伯元竟是不接夏侯亮的剑招,而是抢步而前径向其中一个白骷髅,劈面就是一掌,那白骷髅刚走出一步,掌力已压到脸面,不禁大吃一惊,连忙仰身一招「铁板桥」,脚下便马上向横滑出,险险避开了霍伯元这一击,却已是惊得一身冷汗。霍伯元一击不中,却不再追赶,擎掌攻向令一个白骷髅,那白骷髅早有准备,闪身退后,一脚踢开从旁攻来的一柄刀。

  霍伯元仍不追击,转身扑向司马宏。

  夏侯亮心里一急,正想上前去相助司马宏,却见陆青书已狞笑着向他出手,已然受伤的夏侯亮提剑接了数招,竟是祇能与陆青书打个平手。

  那边厢,安楚乔和两个白骷髅正与其它灰衣人又再乒乒乓乓的打将起来,眼见司马宏危险,竟没办法伸手相援,不禁大急,其中一个白骷髅更被长刀在腿上划了一刀。

  司马宏虽然跟夏侯亮练剑多日,剑术大进,但毕竟这时侯火侯尚浅,何况对手是夏侯亮也颇有不如的霍伯元!霍伯元如五丁开山一般的铁掌击至,司马宏勉强避了三掌,还了一剑,长剑被霍伯元踢得脱手,霍伯元跟着又是一掌打来,空着手的司马宏旋身想要让开,却及不上霍伯元双掌快,右肩被扫了一掌,便顺势往地上滚开卸去力度,虽然所伤甚轻,也已痛得满脸是汗了。

  霍绫眼见司马宏被父亲霍伯元打倒在地,不知伤势如何,再也按耐不住,狂呼着向司马宏扑去,看守霍绫的那人连忙伸手将她拉祝霍绫挥手一争不脱,祇见霍伯元又如狼似虎的向司马宏的头顶拍落,祇急得反手一记耳光打了过去,那人也想不到霍绫会忽然出手打他,竟然不知闪避,「啪」的一声被打个正着,呆在当地。

  霍绫趁他一呆之间,争脱那人的手,向司马宏奔去。

  这时司马宏已是陷于绝境,避无可避,夏侯亮等人又被陆青书缠住不能救援,眼见霍伯元铁掌当头又到,司马宏心中一凉,暗叫了一声「我命休矣!」,竟然不再闪避,反而闭目待死。安楚乔见状叫了一声「大哥!」,踢开了灰衣人砍来的一刀,不顾一切地走上去要营救,却是为时已晚,眼看霍伯元的铁掌定必会将司马宏的头顶拍碎,不禁心头一酸。

  忽然一个纤弱的身影疯狂扑至,抱住了司马宏的身子,硬生生受了霍伯元这足可开碑裂石一掌,这人竟是霍绫!

  霍伯元这一掌全力击出,结结实实的打在霍绫背心,不禁大吃一惊,霍伯元惊叫:「绫儿!」祇见霍绫抱住了司马宏软倒在地,双目含泪口角溢血,内脏全被打碎,已是实时断了气。

  司马宏虽被霍绫挡了这一挡,却仍是受了极重的内伤,模糊间听得霍伯元的惊呼,祇觉身子被人抱住,定神一看,却是已然气绝的霍绫,心里极是绞痛,低声叫了一声「绫儿!」,眼前一黑便昏了过去。

  霍伯元站在原地,看着双手呆了,其余正在打斗的各人都被这变化骇得呆了。

  夏侯亮很快便回过神来,连忙抢上前去,拖住也在发呆的安楚乔,往司马宏倒下的地方跃去。夏侯亮俯身一手扛起受了重伤的司马宏,安楚乔抱起霍绫的尸身,双双急速的夺门而出,两个白骷髅亦趁机往窗外跃出,展开轻功各奔一方而去。

  霍伯元从悲痛中惊醒过来,挥掌追击,喝道:「休想走!」

  其余众人如梦初醒,纷纷呼喝从后追赶。

  夏侯亮回身刺剑,趁霍伯元心神大恸间刺出漫天剑雨,霍伯元和陆青书知道厉害,急忙往后退跃,但听连声惨呼,两个灰衣汉子咽喉中剑,一人手臂被削中,「啷当」数声,武器散满一地,夏侯亮等人早已去得远了。

  隆冬已至,太湖上寒风不停呼号。呼号的北风凄厉,似是悲哀,也似在怒吼!

  它似是为了天地的不仁而悲,也似是为了霍绫的死而悲!它亦似是为了霍绫的死而感到愤怒!

  悲愤的寒风吹冷了大地,也吹冷了人们的心。

  这悲愤的寒风正吹翻了地上的枯叶,正卷向湖畔的这座新坟。

  这座新坟已立于这个湖中心上的小岛将近一个月,司马宏守在这座新坟亦已将近一个月了。司马宏身上的伤也已将近养得好了,可是他心上的伤何时可以养好呢?

  差不多一个月了,司马宏除了在梦中不停呼叫过霍绫的名字外,竟不对任何人说过任何一句话!

  霍绫的坟是立在「竹山岛」上的湖畔,坟墓遥遥面向着太湖最大岛屿「西洞庭山」的缥缈峰,霍绫说过她住在苏州的时候,最爱泛舟到此游玩,上个月霍绫与他亦曾到过这个太湖名闻的景点。霍绫跟他说过很多很多她小时候的事,霍绫也曾跟他说过,待得他做了他必需做的事、完成了心愿后,便与他定居在这个美丽的地方,再也不问江湖事。

  可是,这一切的承诺都变得很虚无幻遥远,霍绫再也不能陪伴他的身旁,也不能与他傲游太湖,享受那神仙一般的生活了!

  这个月来,夏侯亮和安楚乔都默默地陪伴着司马宏在这个小岛上养伤,安楚乔看着司马宏身上的伤渐渐好了,可是司马宏脸上的神色却愈来愈令安楚乔担忧,却不知该说些甚幺安慰的话。夏侯亮的伤也都养得好了,他与安楚乔都很为司马宏的伤心而担忧,再是如此下去,他必定会忧伤成玻夏侯亮却更为安楚乔对司马宏的相思之情担忧。自从他们得悉司马宏「长风镖局」少镖头的身份,以及得悉他竟是去年曾伸手救援安英乔之人以后,夏侯亮已然发现安楚乔对司马宏因感激、怜悯而变了对他生出倾慕之情,祇是安楚乔料想不到这时霍绫突然的出现,更想不到霍绫竟然是她们大仇人的女儿,这番心事令安楚乔感到为难极了,也伤心透了。

  安楚乔这心事从来不敢对别人说起,她也祇会在璜夜无人时稍作相思慨叹而已。

  然而,她这心事又岂会瞒得过看着她长大的夏侯亮呢!安楚乔的相思、司马宏与霍绫的恩仇等他都一一看在眼里,却也都无能为力,慨叹苍天弄人!

  这时,司马宏仍是痴痴坐于霍绫的坟前,呆呆的看着霍绫的墓碑,眼中泛起泪光,本来英俊挺拔的脸容已变得消瘦、憔悴,那双本来是黑白分明、清澈明亮的眼睛,竟已失去了原有的光彩,竟不再像是双活人的眼睛。安楚乔也静静的坐在坟前的一块大石上,静静的看着神情郁郁的司马宏,也都因为司马宏的伤感而变得落莫寡欢,这个月来她就没有笑过。

  自从霍绫安葬此地、司马宏能够自行坐着的那天起至今,他们两个人就是这个样子坐着,每天每夜都是一样,直到深夜!夏侯亮心想若不再想法子去好好的劝解他们,他们两个必定因此而病倒,甚至从此一病不起。

  夏侯亮从刚建不久、用作临时居处的木屋中走了出来,走到司马宏身后。这小岛上这时祇有他们三个人,司马宏不必回头也知道来的是夏侯亮,他却并不回头,仍是痴痴的看着霍绫的墓碑,心里面却是空荡荡的。

  墓碑是他亲手造的,石碑上的字亦是他亲手写的!

  「霍绫之墓-司马宏立于壬寅年十一月」。

  很简单的几个字,却是复杂的心情!——

 
 

 
分享到:
咸丰“金屋藏娇”与汉人寡妇纵欲而亡
清朝留美学子舞会上受西洋美女青睐
白居易为何要作诗逼死名妓关盼盼
揭秘潘金莲挑逗武松为何没有成功
杨广父亲病榻前逼奸母妃宣华夫人之谜
多话的乌龟1
林则徐虎门销烟1
了不起的兔子2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