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屠佛擒魔 >> 第四章 铁匕屠神

第四章 铁匕屠神

时间:2014/3/15 13:09:07  点击:2995 次
  “桂林山水甲天下,阳朔山水甲桂林。”风和日丽之中,狄戈愉快的进入桂林,不久,他己先投宿好好的沐浴一番。

  然后,他换上衣裤,便拎包袱结帐离去。

  不出半个时辰,他己搭船游漓江。

  不久,他畅然远眺各种形状之大自然景色。

  然后,他望着江中翻跃不已的肥鱼。

  他不由忖道:“鲤鱼跃龙门?我的机遇便好似鲤鱼跃龙门般幸运,真令人想象不到哩!”

  倏听船首传来女子嗲声道:“大老爷,奴家要尝活鱼。”

  “呵呵!上榻再吃吧!”

  “讨厌!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呵呵!你当真想尝活鱼?”

  “是嘛!”

  “瞧仔细啦!”

  泼刺一声,一条肥鱼己跃出水面,却见它似棉线拉上般迅离水面,而且疾飞向船首而来。

  立听见一阵惊呼声。

  却听女人格格笑道:“妙呀!”

  叭一声,一名中年人的手中己抓住那条活鱼,只见他故意张爪一托,那条活鱼迅即钻入女人之领口之中。

  立见她尖叫连连。

  急慌之中,她拉开襟领。

  活鱼立即自酥胸滑落。

  那对雪白大奶立即抖个不停。

  中年人不由呵呵一笑。

  附近之男人们为之哈哈大笑。

  那女子涨红双颊,便一手抚胸一手捶中年人之胸,乐得中年人呵呵一笑便把她搂入怀中。

  那女人一见活鱼在船板翻跃,便一脚踩去。

  倏见活鱼似长脚般疾速的沿船板滑去。

  中年人稍怔,便沿鱼望去。

  立见一名青年正以右掌吸鱼入掌。

  他顺手一抛,活鱼立即落入水中。

  那女子不依的道:“大老爷,教训他。”

  中年人沉容道:“小子,过来!”

  青年却冷唆的道:“你叫我过去?”

  “不错!过来叩头赔罪。”

  “此乃你之选择,怨不得人。”

  青年便沉容行去。

  狄戈立觉青年全身散发出一股冷气,中年人神色一凛,便推开女人以及聚功力于双掌。

  青年倏地加速冲去,只见他一振右腕,袖中倏地射出一支短匕,他一扣住匕把,匕尖己经递近中年人的胸口。

  中年人立即扬掌一推及晃肩欲闪。

  却见青年的左袖射出一匕,青年屈指一弹匕尖,只听哗一声,匕尖一歪,便己经射入中年人之颈中。

  卡一声,匕身已透颈插住。

  中年人便呃呃连叫的仆倒向船面。

  青年一拧腰,右足尖已踏上船舷。

  他一探左掌,立即扣住匕把拔出中年人颈上之匕。

  二道血光立即疾喷而出。

  青年却己跃落船面。

  中年人嗯一声,便咽下最后一口气。

  青年右手之匕向外一拔,中年人己翻落江中。

  这一切发生在刹那间,不少人根本瞧不出其中之细节,狄戈因为角度之关系,却瞧得一清二楚。

  他不由暗骇!

  扑通一声,中年人已经落江。

  船上之人方才清醒。

  那女人立即下跪叩头求饶。

  青年冷峻的道:“住口!”

  那女子果真不敢吭声。

  “面向船首向江鱼叩头。”

  那女人果真掉头趴跪连连叩头。

  不久,青年沉声道:“够啦!”

  说着,他己走向原位望向远方。

  附近之人立即退出老远。

  狄戈望着他,不由回味他方才的每个动作。

  不久,他暗暗羡慕着。

  因为,这些动作并非一式不变,他们完全临时应变而出,足见这名青年之火候己至精纯境界。

  却见方才在那名中年人附近之八人低声商量着。

  狄戈凝功默听不久,立即听见他们欲召人来替分舵主复仇,他立即知道死去之中年人便是某帮派之分舵主。

  又过半个多时辰,船只在另一渡头泊岸,立见六人匆勿下船,另外一对老夫妇却扶着缓缓的步上船。

  狄戈起初不以为意,不久,他却暗骇。

  因为,此对老夫妇居然一口气便上船。

  他忍不住多看了他们几眼。

  立听老妪指着船板之血道:“老爷,这是人血或鱼血?”

  老者蹲下一嗅,便起身道:“人血,鱼血较腥。”

  老妪匆匆一瞥船上之人,便道:“老爷,搭另班船吧?”

  “既来之则安之。”

  “可是,男人忌九,老爷今年八十又九,小心为上!”

  “呵呵!五十年前,你还不是叫我小心九吗?”

  “可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呀!”

  老者瞥向众人,倏地含笑道:“有贵人在,放心吧!”

  说着,他己率老行向那位青年。

  青年人冷峻的脸孔立即缓和。

  那女人却趁此机会匆勿下船离去。

  那对老夫妇朝舷内长凳一坐,老妪立即取出一块烧饼道:“老爷,喝口水,吃几口吧?”

  “好!”

  老者却轻咬一口饼细嚼着。

  老妪也细咬一口慢嚼着。

  钟声一扬,船家立即收锚喝道:“小心,开船啦!”

  船首一转,便缓缓驰去。

  那对老天妇便你一口我一口的吃着赏景。

  狄戈又注视不久,便由他们的雪白牙齿及饱满牙根确定他们是由年青人所乔扮,他不由更感兴趣。

  因为,他自认扮到如此细腻。

  又过半个多时辰,倏见七条中型船只由船尾疾驰而来,居中船首更有一名魁梧壮汉喝道:“前面之船停船!”

  船客们不由大骇!

  那名青年却不屑的一瞥。

  老妪颤抖之下,剩下的半块饼己抖落船板。

  “老爷,怎么办?”

  “放心,冤有头,债有主,不关咱们的事。”

  立见船家匆匆前来道:“请包涵,龙江帮的人下令停船,请大爷们赏给在下一口饭吃,请准停船。”

  青年冷唆的道:“停船,带人进舱。”

  “是!谢谢公子!”

  他立即吆喝道:“停船!”

  然后,他先邀那对老夫妇入船舱。

  他们便抖着身子被船家一一扶入舱中。

  其余的游客纷纷紧跟而下。

  不久,船面己经只剩下狄戈及青年,狄戈便把包袱绑在背上,因为,他准备助青年一臂之力。

  青年一瞥他,便默默站在船中央。

  他的双目一瞪,全身便又散发出森寒之气。

  狄戈便仍靠坐在舷前。

  不久,七条船已内外交叠的停在游船周围,立听一名壮汉喝道:“禀堂主,左分舵主便死于那小子手中。”

  立见魁梧大汉喝道:“小子,我乃龙江帮天堂堂韩三,你速报名受死,我剑下不斩无名鬼。”

  青年冷唆地道:“铁……丁……”

  立听四周传来一阵惊呼声。

  韩三为之神色大变。

  狄戈却怔道:“怎会有人取名为铁钉呢?这一定是万儿,此人之身手的确似铁钉般尖锐哩!”

  倏听韩三喝道:“暗青子上!”

  立见四条船上纷纷射来飞镖及暗器。

  铁丁却弹身疾射向韩三之船。

  韩三立即射出双镖及向后一退。

  砰砰声中,他己撞上二人。

  那二人刚啊叫,韩三己似抓稻草般抛出他们。

  铁丁刚反掌劈来之二镖,便射上此二人。

  那二人不由惨叫一声。

  铁丁却探掌按上右侧人员之身,便翻身掠上船,立见他疾扬双袖,二支匕首己经射向韩三。

  韩三倏地趴落船面,立见二人作替死鬼。

  铁丁立即疾劈出双掌。

  轰轰二声,韩三己惨叫吐血及震落而下。

  另一船面乍破,碎板立即溅起。

  铁丁扬掌一挥,碎板已射上三人。

  那三人疼得趴在船上不敢乱动。

  扑通声中,立见十二人己跃江逃命。

  铁丁上前拔回双匕便疾射而出。

  咻咻声中,二匕已贯穿两人之颈部再射上二人之胸,呃啊叫声之中,那四人己经仆倒在船板上。

  铁丁却己闪身劈飞六人。

  他再次闪身,正踩上那一名挨匕惨叫人员之后脑,只见他一弓身,立即拔起双匕又疾射而出。

  卜卜二声,二名青年刚欲投江,便惨叫仆倒。

  铁丁便上前取匕。

  立见两侧船上己射来大批暗器。

  甚至连刀剑棍及长凳也掷了过来。

  铁丁立即震破船板跃入舱中。

  倏听轰一声,他已撞破船壁疾掠向左侧之船,二道寒光乍闪,二人已经被匕身钉上心口。

  惨叫声乍扬,两人乍倒。

  其余之人不由惊呼而逃。

  铁丁一撞上,便似赶狗般疾劈不已。

  爆声连响。

  惨叫声伴奏着。

  血雨纷飞。

  伤亡人员纷纷坠江。

  不久,船上己经清洁溜溜。

  铁丁便上船拎起双匕。

  立见其余的船上己空无一人。

  铁丁一收匕,便掠上邻船。

  立见他靠舷疾劈出双掌。

  轰声之中,惨叫声立扬。

  二道水柱立即染红喷起。

  十六人立入龙宫报到。

  附近之人骇得立即潜入水中。

  铁丁一闪身,便到对面舷旁疾劈出二记掌力,轰声乍扬,惨叫声便跟看二记水柱出现。

  龙宫立添十一名冤魂。

  其余之人纷纷潜入水中。

  铁丁乍见舷旁悬吊一条快舟,立即劈去。

  大索乍断,快舟立即落上江面。

  铁丁弹身一掠,便掠落江上。

  立见他朝大船一按,快舟便疾射而去。

  立见八人憋不住气的游出江面。

  铁丁立即点名式的连连劈掌。

  惨叫声中,八篷血立现。

  他便催舟到处追杀着。

  不出盏茶时间,他便己经又劈死一百余人,其余之人惊慌的又潜出来换气,不由纷纷呛到。

  咳叫之中,他们纷纷探头。

  铁丁便凶残的劈杀着。

  倏听船面传来一声喝道:“住手!”

  立听“救命呀!”“住手呀!”叫声。

  铁丁立见那对老夫妇已各被一人以匕架上颈上。

  他喝道住手,便催舟驰来。

  他一腾身,便掠上船首。

  立见老妪嗯了一声,便全身一软的一歪头昏去。

  一名青年便放下她及以脚踩在她的背上道:“站住!”

  铁丁沉声道:“我破例饶你二人,滚!”

  那二人立即翻身跃落江中。

  老翁急忙蹲下扶起老妪道:“老伴!醒醒!”

  老妪却任凭他摇晃的昏迷不醒。

  铁丁立即上前道:“我瞧瞧!”

  说着,他立即蹲下。

  倏见老翁扬掌一刺,一把短匕已刺近铁丁的心口,老妪更是倏然抬掌及左右开弓欲劈。

  铁丁神色为之大变。

  却听轰一声,老翁及老妪己被劈飞,只见他们撞破船舷,便带着惨叫声及鲜血坠江。

  他们惨叫声却已一扫方才之老气。

  铁丁神色乍变,立即望向狄戈。

  狄戈淡然一笑,却仍坐在原位,铁丁起一揖道:“我欠你一次人情。”

  狄戈淡然道:“小卡司,防不胜防吧?”

  “的确,你怎知他们之计?”

  狄戈一张口,便指向口中再道:“牙齿及牙根。”

  “承教!”

  “客气矣!你够酷!”

  “我不犯人,更不准人犯。”

  “够气魄,佩服!”

  “我己无游兴,上渡头喝几杯吧?”

  “行!”

  刷刷声中,二人己掠落快舟上。

  铁丁一劈舟后江面,快舟便疾射而去。

  不久,他乍见六人,便扬掌劈死他们。

  没多久,快舟一近渡头,二人已先掠上。

  只见铁丁反手一挥,快舟已缓速滑来。

  狄戈含笑道:“好身手,够细心!”

  “雕虫小技矣!”

  不久,二人己经进入渡头旁之酒肆,却见店家惊惶的上前行礼道:“二位公子可否移驾他铺?”

  狄戈道:“你惹不起龙江帮?”

  “是的!请恕罪!”

  “罢了!”

  二人便朝前掠去。

  不出盏茶时间,二人已进入半山腰的清风楼中。

  狄戈便递出一块白银道:“醇酒,招牌菜!”

  “是!”

  小二斟茗后,立即离去。

  铁丁一瞥现场,立见八名游客纷纷低头。

  狄戈放下包袱,便悠哉品茗。

  他遥见江面之浮尸及破船,不由微微一笑。

  铁丁却低头品茗沉思着。

  不久,店家己送来酒及酒菜,铁丁一瞥店家,店家便神色微变的强作笑颜道:“公子之眼神够犀利。”

  “你虚心乎?”

  “非也!”

  铁丁一斟酒,便冷唆的道:“喝!”

  店家立即抖手端酒一饮而尽。

  铁丁倏地抽匕便戮遍菜盘里的每块肉。

  店家为之心惊胆颤。

  八名游客纷纷放下碎银离去。

  铁丁冷峻的道:“看紧些!”

  “遵……遵命!”

  店家便颤抖的离去。

  铁丁一收匕便斟酒道:“尊姓大名?”

  “狄戈,够窘的名字。”

  铁丁摇头淡然笑道:“何必在意他人这想法。”

  “嗯!你笑得挺好看的。”

  铁丁立即道:“敬你。”

  说着,他己先行干杯。

  狄戈微微一笑,立即干杯。

  酒一入腹,他倏觉怪怪的,他匆匆向四下一瞥,立即闭气以及利用指尖在桌上泻出酒中掺毒。

  铁丁神色一沉,便暗自行功。

  立觉腹内一阵疼绞,他不由神色大变。

  狄戈一使劲,腹中之不适立即消逝。

  他不由暗喜道:“天山灵丹真可解百毒。”

  他立即掐破左手中指以及挤血入酒杯。

  倏听嘿嘿笑声,立见一中年文士边挥摺扇纳凉般昂头踏步行出屏风后,接着,二名壮汉沉容跟出。

  狄戈道:“饮!”便推出酒杯。

  铁丁毫不犹豫的饮下那杯血。

  狄戈便点头道:“高明之至!”

  中年文士嘿嘿一笑道:“我赛孔明一向算无遗策。”

  “是吗?”

  “你休要空城计,放眼天下,即便唐门主人在场,也无法化解本军师之毒,何况是你二人。”

  “好一个狗头军师。”

  赛孔明沉容叱道:“小子,你会哀嚎至死。”

  狄戈存必争取时间让铁丁化毒,他便哈哈一笑道:“你这个什么‘屎(闽南语叫赛)’孔明,我似中毒吗?”

  说着,他又哈哈大笑一声。

  赛孔明立觉双耳一阵嗡鸣。

  他不由望向身旁壮汉。

  立见左侧壮汉沉声道:“你是谁?”

  “你向阎王探听吧!”

  “哼!缩头王八!”

  “哈哈!你才是王八状,瞧你头尖腮突,大腹及外八字,分明是一只大王八,我敢保证你妻一定赠你很多顶绿巾。”

  “臭小子!你敢羞辱本帮主!”

  “唔!你便是龙江帮帮主呀!”

  “不错!”

  “你可真行,居然先来此布毒。”

  “哼!放眼整个漓江,何处能出我之掌心。”

  “够臭屁,这位想必是副帮主啦?”

  “然也!”

  “很好!三人行,在地府比较不会孤单。”

  “臭小子,纳命来吧!”

  二位壮汉立即闪身劈掌。

  狄戈担心不敌,便起身全力劈出日月映辉,只听轰轰二声,二名壮汉只叫半声,便吐血飞出。他们己撞破壁飞出。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赛孔明虽然全力一闪,但仍被余劲卷得似喝醉酒般连晃,倏见寒光一闪,他的喉间已钉上一匕。

  他呃叫一声,便探掌拔匕。

  血光乍喷,他己啊叫一声。

  他抖手欲射匕,却立即仆地。

  立见铁丁匆匆离去。

  狄戈以为他要宰人,立即跟去。

  却见铁丁匆匆闪到柜后,立即蹲下。

  一阵“劈里巴拉”声音之后,臭味立出。

  狄戈立即急刹车。

  他为之一阵脸红。

  铁丁正在泄出余毒呀!

  他便闪到赛孔明身旁撕下一块布抛去。

  他顺手一搜,便搜出一个锦盒。

  他一启盖,立见满盒银票。

  他不客气的没收啦!

  他便沿破壁处掠出。

  立见二位壮汉己七孔溢血倒在二株断树后方,狄戈上前迅速的各搜出二名大汉怀中之锦盒。

  他瞧也不瞧的便放入怀中。

  他向右一瞧,立见十八人匆匆掠向山下。

  他微微一笑,便抛砸来二位壮汉尸体。

  那十八人不由惊慌而闪。

  轰轰二声,二位壮汉己被当面撞成肉饼。

  那十八人骇得屁滚尿流而逃。

  狄戈一入房,便取下赛孔明手中之匕,再抛向山下。

  不久,赛孔明也粉身碎骨。

  立见铁丁脸红的步出柜后。

  狄戈道:“入城再饮吧!”

  “行!”

  狄戈便上前拿起包袱。

  铁丁上前取匕,便塞入右袖中。

  狄戈道:“袖中另有套夹呀?”

  “嗯!”

  不久,二人己消失于远方。

  掌灯时分,他们已经步入桂林城内之满翠楼,立见一名少女裣衽行礼以及脆声道:“恭迎二位公子!”

  狄戈怔了一下,便望向里面。

  因为,他以为自己闯进酒家或什么“可拉剥(俱乐部)?”

  却见听中正有二十佘人在用膳,三名少女正在送肴,他放心的点头,便抛出一块白银道:“醇酒,招牌菜!”

  “是!二位公子请!”

  狄戈二人便跟着一女入内。

  立见少女取下襟上之白纱巾便拭桌椅道:“请上座!”

  狄戈二人立即入座。

  另外一名少女便上前斟茗。

  狄戈便端杯一嗅再啜饮着。

  立听一名酒客低声道:“听说漓江今天有大批浮尸哩!”

  另外一人便警觉的望向附近。

  不久,他低声道:“死者是龙江帮弟子。”

  “啊!谁吃了熊心豹胆敢动龙江帮。”

  “听说是一位青年。”

  “一位青年而已?”

  “嗯!真是后生可畏也!”

  “是呀!贺一下!”

  “行!”

  二人会心一笑,立即干杯。

  狄戈不由听得一爽。

  立见铁丁又泛起罕见的笑容。

  不过,他立即又扳起苦瓜脸。

  立见一名少女送上二壶酒,便斟二杯酒道:“下酒之菜即到,请!”

  说着,她己转身离去。

  狄戈含笑道:“罕见女小二哩。”

  铁丁点头道:“它是桂林一绝。”

  “唔!店家也是女人?”

  “嗯!此地每位女子皆以翠为名,袖上绣有名字。”

  “你真细心!”

  “他们正当营业,勿涉遐思。”

  “不简单,龙江帮抽不抽规费?”

  “不详!”

  立见一女端来酒菜道:“刚到龙虾,请!”

  狄戈立见她的右袖绣着“翡翠”二个黄字,便含笑道:“翡翠,龙江帮收不收你们的规费?”

  少女含笑道:“抱歉!小婢不知此事,请慢用。”

  说着,她盈盈一礼,立即离去。

  立见邻桌之中年人揍来低声道:“龙江帮不敢动她们。”

  狄戈唔道:“谢啦!为什么?”

  “她们有位好大姐,她叫碧翠,她是游爷之义女。”

  “游爷是谁?”

  “南海潜龙兴九霄。”

  “是他!游龙。”

  “正是!”

  “谢啦!敬你。”

  “干!”

  二人便欣然干杯。

  不久,一名明眸白齿绿裳少女己经含笑入厅,狄戈乍见到她,便暗暗喝彩道:“水当当,她必是碧翠。”

  却见铁丁斟酒自饮三杯。

  绿裳少女便逐桌的招呼着。

  当她走近狄戈二人之桌前,立见她回头道:“翡翠,酒。”

  “是!”

  立见翡翠以银盘端来一壶酒及一个银杯,绿裳少女便自行斟满一杯酒,脆声道:“敬公子!”

  说着,那双美己盯住铁丁。

  铁丁便默默干杯。

  绿裳少女却连干三杯酒,方始道:“恕碧翠上回无心之过。”说着,她便又连干三杯酒及注视铁丁。

  众人不由好奇的注视铁丁。

  因为,碧翠一向滴酒不沾呀!

  铁丁沉声道:“我仍不允。”

  碧翠道句“罢了!”便又连干三杯酒。

  铁丁便自斟自饮一杯酒。

  碧翠移步近前,便向狄戈道:“敢问公子尊姓大名?”

  狄戈淡然一笑,摇头道:“无名小卒矣!”

  “客气矣!放眼天下,罕有人敢与这位贵公子同桌。”

  “我姓狄,单名戈。”

  “狄青之戈,够豪气。”

  “好一个玲珑心性。”

  “喝杯酒吧!”

  “行!”

  二人便干杯酒。

  倏见碧翠注视狄戈右手无名指,不由美目一亮。

  她倏地道:“二位可否移驾听涛轩。”

  酒客们不由一怔!

  因为,听涛轩一向不对外开放,人人只听过两广巡抚进过一次听涛轩,碧翠此次却主动邀此二人入轩。

  众人不由注视过来。

  铁丁道:“别费心思,我不允。”

  碧翠道:“今日不提此事,请!”

  狄戈便拎起包袱行去。

  铁丁便默默跟去。

  立见碧翠樱唇向柜台连动,却未传出声音,柜台后之少女神色一变,立即轻轻的点头。

  碧翠便上前带路。

  他们一离厅,柜台后之少女便匆匆步出大门。

  不久,狄戈二人已进入一间华丽房中,立见窗外摆着一盆大红茶花,涛声果然传来,狄戈不由心神一畅。

  碧翠便招呼他们入座。

  翡翠便先送入香茗及茶杯、酒杯。

  碧翠便坐上他们之中间斟茗道:“请!”

  三人便开始品茗。

  不久,三位少女已送入餐具及三道佳肴和三壶酒,碧翠含笑道:“二位是敝楼开业以来,第二个入此轩之贵客。”

  铁丁却默默品茗。

  狄戈含笑道:“荣幸之至,可否道出原因?”

  “公子手上之银戒一直配戴吧?”

  “是的,它已跟随我七年余。”

  “公子在今年三月中旬去过滇南否?”

  狄戈忖道:“她怎会问此事?”

  他便点头道:“去过!”

  “公子为一女解危吧?”

  “确有此事。”

  “公子曾赠衫及一束银票吧?”

  “确有此事,我可否问一件事?”

  “请!”

  “你与那位姑娘很熟吧?”

  “义姐妹!”

  “谢啦!”

  “公子不想知道她是谁吗?”

  “想!不过,我方才说过,我只问一件事。”

  “格格!挺有原则的。”

  一顿,她立即斟酒道:“我先代义姐向公子申谢。”

  “小卡司!”

  二人便含笑干杯。

  碧翠便又斟酒举杯道:“铁公子海涵!”

  铁丁却摇头道:“别在乎我!”

  “谢啦!狄公子,义姐姓游,单名婷。”

  狄戈忖道:“游艇,怪不得她的臀儿特别大。”

  狄戈含笑点头道:“她是南海潜龙之女?”

  “是的!唯一掌上明珠,公子未听及他处人员在找公子吗?”

  “是吗?”

  “有!义姐返堡禀报义父之后,义父立即撒出潜龙帖,遍请天下同道协助寻找公子这位大恩人。”

  “不敢当!她怎会只身入高山深林?”

  “义姐一向乐山乐水,那一天,另有六人同行,却一起遇害。”

  “原来如此!”

  “尝尝龙虾吧!稍冷便泛腥哩!”

  “请!”

  立见她以银匙筷分送入狄戈二人之碗中。

  狄戈道声谢,便含笑取用。

  没多久,一只三斤重龙虾已被吃光。

  立见二名少女又送入二道佳肴。

  碧翠便招呼他们取用着。

  又过盏茶时间,立见翡翠快步入内道:“堡主到!”

  碧翠申过歉,立即离去。

  不久,她己陪一位英挺中年人及一位中年美妇入内,另有一名白绸宫装少女则微微低头跟入。

  狄戈便含笑起身。

  铁丁却仍然沉容起身。

  碧翠脆声道:“禀义父,狄大恩人在此!”

  白绸少女抬头一瞥,立即脸红的低头。

  英挺中年人见状,便含笑拱手道:“游某谨道谢意。”

  狄戈拱手道:“不敢当!”

  “名节及性命全仗公了挽回矣。”

  “客气矣!任何人遇上此事,也会相助。”

  “未必,放眼天下,没几人敢惹金虎神君。”

  铁丁不由神色一变。

  狄戈点头道:“他够强,那只大虎也耐打。”

  “的确!公子此恩更加珍贵及隆厚矣!”

  “不敢当!各位放心,金虎神君及大虎己死。”

  “啊!公子神技矣!”

  “不敢当!侥幸之至!”

  “佩服!今年在漓江除恶之人,莫非便是二位公子?”

  “多由铁大哥所超渡。”

  “佩服!赛孔明三人也由二位公子所超渡吧!”

  “是的!侥幸之至!”

  “客气矣!大快人心也、碧翠,酒!”

  “是!”

  此人便是江湖西霸天中之南霸天南海潜龙游龙,中年美妇便是他之妻南宫虹,白绸少女便是游婷。

  游婷上次历劫逃生之后,她一下山,便摸向口袋。

  不久,她己掏出一束银票。

  她摊开它们一瞧,不由玉手连抖。

  因为,此束银票共有二十张,每张皆值五万两黄金,游龙虽富,游婷却末曾见过如此钜银哩!

  她不由佩服恩人之细心及大方。

  于是,她入估衣铺买妥二套女装及贴身衣物。

  她便投宿及沐浴一番。

  然后,她雇车赶返堡中。

  她一会见双亲,便道出遭遇。

  她更取出银票及那套衣裤叙述恩人之细心及大方。

  游龙立即首次动用潜龙令邀同道寻找恩人。

  哪知,久寻不至,恩人如今却自动出现。

  游龙一入座,便连连向狄戈敬三杯酒。

  他正待向铁丁敬酒,铁丁已摇头挟鱼。

  立见南宫虹申射及向狄戈连敬三杯酒。

  游婷便羞涩的申谢及连敬三杯酒。

  狄戈阿沙力的杯杯畅饮。

  不久,他指向银戒向游婷道:“姑娘可真细心!”

  游婷羞涩的道:“我多次目睹公子左掌右拳出招。”

  “原来如此,我回敬三位。”

  游龙道过谢,便率妻女干杯。

  倏见铁丁举杯道:“狄兄,恕小弟另有要事。”

  说着,他己先行干杯。

  狄戈道句稍候,立即干杯。

  他立即打开包袱取出一个锦盒上前塞入铁丁的手中道:“请帮我协助济困人员,务必帮忙。”

  铁丁点点头,便默默离去。

  不久,碧翠苦笑道:“他便是这付脾气。”

  狄戈道:“刀子口豆腐心,他有温柔的一面。”

  碧翠含笑道:“公子可真细心。”

  “不敢当!他是何来历?”

  碧翠便含笑望向游龙。

  游龙含笑道:“他来自热河承德铁家庄,该庄原本是杀手世家,却在十四年前毁于一场无名大火。”

  “铁公子自去年现身江湖以来,便以冷酷杀黑道人物闻名,黑道人物迟早会围攻他,真可惜。”

  “过刚易折!”
 
  “的确!我研判他在逼出毁庄之凶手。”

  “毫无线索乎?”

  “是的!尸体及庄院全成焦炭呀!”

  “够狠,不过,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也!”

  “的确!公子可否赐知仙乡?”

  “可否暂时保密?”

  “可!恕我冒昧!”

  “客气矣!我刚出江湖,凡事须谨慎。”

  “理该如此,可有需要效劳之处。”

  “不敢!我先瞧瞧各地吧!”

  “欢迎公子莅驾敝堡。”

  “行!”

  “谢谢!敬公子。”

  “干!”

  二人便欣然干杯。

  立见翡翠端入一个火锅,游龙含笑道:“公子口福,满翠楼罕推出这道‘八仙渡海’,请!”

  “请!”

  碧翠便起身掌瓢分配佳肴。

  不久,狄戈夹着一物,道:“它是何物,既脆又粘的。”

  碧翠含笑道:“东海之参,我专以一池东海之水养海参,它颇益骨骼及行气。”

  “谢啦!我今日既开眼界,又有口福矣!”

  “客气矣!”

  众人便畅享佳肴。

  良久之后,狄戈举杯道:“碧翠姑娘,谢啦!”

  碧翠摇头笑道:“公子可否省略姑娘二字?”

  “行!碧翠,借酒献佛,谢啦!”

  “欢迎时常莅驾。”

  “行!我下回再入桂林,一定再来此打牙祭。”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二人便含笑干杯。

  狄戈便拎包袱起身道:“久仰潜龙堡,今日可大开眼界矣!”

  游龙含笑起身道:“荣幸之至!请!”

  碧翠便侧身肃容。

  不久,狄戈已与游龙共搭一车离去。

  南宫虹也搭车跟去啦!——


 

 
分享到:
跑来了一只狐狸2
1阿拉丁神灯
小松鼠睡不着1
改变世界的天才乔布斯1
白雪公主
宋齐继 梁陈承 为南朝 都金陵69
塞翁失马
清太祖 兴辽东 金之后 受明封 至世祖 乃大同 十二世 清祚终79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