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五凤缠龙 >> 第三十一章 威凌东胡

第三十一章 威凌东胡

时间:2014/3/15 12:19:41  点击:2788 次
  原来,古少帮主趁契丹番子率众东移时,立即率大队人马迅疾攻击西北方的七大屯之一吉林屯,果然将吉林屯收复,但立使得讯的契丹王子大怒,再度率众回攻,尚幸古少帮主皆能视情攻守稳固不摇。

  契丹番子善于快骑游窜荒原中,因此日常所需皆须时常补充,若在一地久留后必然灰所需匮乏,这也是契丹番子久攻一屯不下必然退走之因,只是不知何时便将再度前来。

  因此如此只要坚守必然使契丹番子无奈何的退走,若能支撑至寒冬大雪来临之时,便可令契丹番子无能在雪深及腰的荒原中驰奔,到时契丹番子便将退返来处蛰伏数月不出,也可使各屯安稳整顿了。

  但缺点则是沦陷的大小诸屯不知何时方能收复,故而趁大雪之季未至时尽力收复诸屯,否则只能待明年开春之后方能兴兵冉攻了。

  如今最令人担忧的便是不知契丹王子为何率众出屯东移?是否是准备调集大军欲趁大雪来临之前一股作气的攻击诸屯,万一真是如此,那么孤立各地人数有限的诸屯也必会陷于危境中。

  虽然有些预感且深为忧急,但云燕帮己由关内陆续调集近万之众出关,除了部份坚守临近边疆的诸屯外,派往各大小诸屯的帮众历经数月的激战已然伤亡大半,皆所余不多的坚守着柱屯,实无能再历经契丹的大举攻击,可是关内所属也极为空匮也难抽调出遗言千之众增援了。

  也因此得知飞虎堂人马出关赶至时,屯内百姓俱是振奋无比如同获得救星一一般。

  金甲令主陶震岳夫妇及玄武宿主黄彦明详闻近况后,顿知此时正处于契丹番子大举兴兵之前的短暂宁静,契丹番子确有可能如古少帮主所虑,欲趁大雪之季来临挟上万之众来个个击破散于各地无后援的诸屯,掌控整个北地荒原的势力。

  若果真如此北地荒原中的诸屯危矣,而且……陶震岳不但为诸屯担扰,也开始扰担兵分两路的正义使者及飞虎武士,若在途中遭遇到大批契丹番子岂不是要陷入数千或上万的番子围困危境中!

  内心愈思愈担忧,愈担忧便愈坐立难安,但又不好明说,因此立时笑道:“古大哥,既然情势如此急迫,若只坐困屯内也非上策,因此小弟倒有一策暂可实行以保诸屯暂不受契丹番子的围攻!”

  “陶贤弟你有何妙策快快说来听听!”

  金甲令主陶震岳闻言也不犹豫的立时说道:“古大哥,小弟之意乃是由小弟所属出屯在荒原中四处游走诸屯之间,一来可探查诸屯安危或可及时为遭攻之屯解围,二来可在外牵制番子的聚众攻屯,三者小弟可会合另两路所属增强实力与番子游骑拚战,逐一歼除番子实力令其无能攻击各屯,但不知古大哥意下如何?”

  古少帮主闻言顿时不以为然的急说道:“不可!不可!陶贤弟之意虽是良策,但你等此来便令小兄甚为感激了,又怎能再劳贤弟伉俪率所属在严寒的荒原中奔波风餐露宿,而且尚要不时陷于与大批番子遭遇激战的危境中,纵要出屯游骑牵制番子,也理应由小兄率所属为之方是正理,又何劳贤弟辛劳奔波!”

  金甲令主陶震岳闻言立时解释道:“古大哥您且莫见怪,春实此乃小弟的私心使然,一则小弟也担忧两路所属遭遇大批番子陷于危境,二则小弟那些所属甚为傲横非小弟夫妇之令则不听,再者古大哥乃是身负诸屯安危的重责大任,实也非小弟能扛下承担,因此唯有古大哥从镇指挥,而小弟便可轻松自在的纵游荒原中,此乃各有所利之策,因此还望古大哥成全!”

  “这!唉!其实贤弟之心小兄清楚,但被贤弟之言诸塞得难以拒绝,可是为了本帮之事却要如此劳累贤弟及贵属,这要小兄如何能安心答应!”

  “哈哈哈!古大哥,小弟此来后逐渐得知关外大唐百姓的艰困之境,因此这已非单纯的协助古大哥了,而是小弟己有必尽一己之力维护各屯百姓的安危,因此古大哥莫要认为小弟乃是全然协助贵帮喔!”

  “这……这……”

  古少帮主被陶震岳之言说得哑口无言,不知如何应答,但终于神色激动的紧握陶震岳手臂说道:“贤弟!弟妹!你俩也知小兄不善言词,但却非懵懂之人,一切……小兄也只能铭记在心了!”

  金甲令主陶震岳闻言顿时心中一宽的立时笑道:“古大哥何必如此呢,其实小弟也不愿令古大哥为难,只不过是尽一分心力而已,至于出屯之事,小弟认为兵贵为神,早一日能纵游荒原便能多一分胜算,因此只要能添足所需之物明日便可出屯,但所需尚要烦劳大哥您代为筹备了!”

  古少帮主闻言顿时连连颔首说道:“这是自然!这是自然……贤弟您放心,北地荒原中所需大哥清楚,一切应备之不知所需自会准备妥当!”

  古少帮土话声一落,立时呼唤另一方的马屯主细密吩咐一番,而马屯主也是自幼生长在荒原中的人,当然深知该准备何物,并也立时出堂吩咐所属准各应备之物。

  一夜无事!

  翌日清晨!金甲令主陶震岳夫妇俩在古少帮主的陪同下出楼,而楼外大街上已是玄武宿主率六名星宿及百名武士整顿托善候命出发。

  除了本身队伍外另有二十匹马驼着特制的木架,装置着满满的荒原雪地应备之物,内有易搭易收的避风雪大帐两只,及可供三人挤宿的小帐四十具,另外御寒牦毯则每人各有一份随骑携带,另外尚有一些备用干粮足够百人十日所需。

  另外尚有可在雪地中易燃的牛马干粪足有五驼,可供夜里煮食取暖之用,最贵重的乃是每人皆获得一支百年老参,以备风雪酷寒元气大伤时可服用增进抗寒元气。

  准备得如此周到自是令金甲令主陶震岳夫妇以及所属甚为感激,但古少帮主却笑说道:

  “贤弟,这些东西在北地皆甚为平凡易得不足为奇,但也是在严寒荒原中不可缺少之物,平时只要注意增补便能在荒原中增加生存之机,驼马行进甚为万便无碍奔驰,另外原有的把子及二十名帮徒,小兄也另行调派对荒原甚为熟悉的把子五名及十老帮徒,可代为引道及掌控驼马上缺乏的所需,尔后……一切便劳烦贤弟了!”

  金甲令主陶震岳夫妇俩眼见古少帮主为自己一行设想周到,因此甚为感激的答谢便跨骑道别,率众出屯往西疾驰而去。

  两日后的辰时初,在一处背风山丘的洼地中,有一座十人大帐及数十具小帐的营地中,百余灰衣人正轮流进餐及收拾营帐宿具。

  在丘顶了望守卫的一名飞虎武士突然叫道:“启禀总堂主,在外巡戈的人有一快骑返回,似有急报!”

  循声立时由在帐内掠出金甲令主陶震岳登上丘顶了望,果然一名武士疾驰而回并在二十余丈外便急喝道:“快!快禀报总堂主,西北方三里之外有两批人马激战中,其中一批正是武大队长他们……三位星宿及二十余武士皆已前往支援……”

  听力灵敏的陶震岳顿时听清那名急报武士之言,因此立即大喝道:“留下一名星宿及三十名武士守营,余者全速往西北方向支援……”

  金甲令主陶震岳急喝中已然飞掠上一匹座骑狂驰而去,后方也一一紧随出快骑成线飞驰赶往西北方。

  金甲令主陶震岳摧骑疾驰中,己是心焦自已所担忧之事终于发生了,虽然尚不知战况如何?是否有何损伤?但总期望武大柱他们皆能平安无恙,否则便是自己粗心冒失所造成的不幸了!

  愈思愈担忧,愈思愈心急也愈觉得胯下座骑迟缓,因此连连摧骑狂驰恨不得能插翅飞临战场之处。

  三里之遥迅疾便至,刚奔上一片斜坡顶时己见远方正有两批人马前后疾驰一逃一追,前方是三百余骑契丹人马而后方正是内穿靛青衣色的一百多名使者,而再后方里地尚有一大片灰衣人马围聚着不知在干什么!

  “哈!哈!哈!好!好!大柱他们似乎并无甚损伤!太好了!”

  此时耳闻身后蹄声急骤,正是玄武宿主黄彦明率武士赶来,因此笑说道:“黄宿主别赶了,大柱他们没事!”

  此时在后方追契丹番子的天队使者,似乎已望见了斜坡上有一人一骑,而且是穿着闪烁出一片金光的金衣人,再加上方才己有三名星宿率二十余名武士赶至加战,因此也已知令主伉俪便在这附近,于是毫无疑问的立时策骑迎前。

  “大柱……你们可好?”

  率先疾驰的天队大队长截大柱耳闻清朗的遥喝声入耳,顿时内心激动的也大喝道:“令主大安,属下等俱安然无恙,只是武士们伤亡了五十余人……”

  快骑迅疾接进,等不到十丈时魁梧高壮的武大柱己急勒骑由马背上纵落,欣喜奔至坡下单是屈膝喝道:“天队大队长武大柱拜见令主!”

  接而后方一百二十四名使者皆也下马屈膝拜见令主,甚而已有人满眶热泪的兴奋无比。

  金甲令主陶震岳见状立时笑说道:“唉!你们是怎么啦,快起来,也不过是分手约几日而己,你们……珠妹,你快来!大柱他们甚好,大可放心了!”

  刚策骑奔上山坡的银甲令主宁慧珠,也眼见天队便者一个不少,顿时欣喜的咯咯笑道:

  “咯!咯!咯!真好,让咱们担心了数日后总算放心了,现在只剩天宝他们尚不知如何呢!”

  望着个个俱是笑颜满面的正义使者,金甲令主陶震岳夫妇俩满心欣喜的一一探询近况,而后方数百飞虎武士及金屯主一行,以及五辆圆蓬厢车皆有三名星宿率领疾驰而至。

  金甲令主陶震岳眼见之下用心略一估算后,心知并无自己担忧的伤亡之状,因此心中大宽的笑说道:“好!好!先回帐处好好歇一日且细聊!”

  于是双方会合同行回至营地,自是各有一番欣喜的细述别后战况,而金屯主则在旁眉飞色舞的补弃遗漏,且添油加醋的恭维正义使者及飞虎武士。

  原来一行人助哈尔屯解围后,首先重举屯主并将洮安屯率出的三十屯民安置,另又将金屯主所率的一百二十名帮徒留下百名助守,然后补了日用所需后再度起程东行。

  途中也曾遇见只有百余骑的番子,但皆在远处遥望不敢接近,因此两日之中并未有交战,待今晨契丹番子似乎将一些散骑聚合足有千余人,才大胆的趁正义使者及飞虎武士整理营地之时飞骑驰攻。

  然而契丹番子的行功早已落入在外巡戈的探子眼内回报得知,因此故做无所觉的用膳笑闹。

  当契丹番子快骑迅疾驰近时,早己有备的正义使者已然连连射出箭雨,立使奔驰中的番子伤亡数百人,当所余的六百余番子冲近时,正义使者及飞虎武士皆也跨骑疾迎而上,一场迅疾且惨烈的激战后,所余的三百余番子则是仓惶心畏的溃散退逃了。

  而飞虎武士除了迅疾救治伤亡夥伴,并且在契丹番子的遗尸中收集各种荒原中缺乏的必需品及箭矢留作备用。

  当金甲令主陶震岳夫妇俩得知武大队长一行,不但能不负所望的收复及解围两屯,并且气势不凡的连连击溃契丹番子数千人,而己方只有三十二名阵亡,伤者四十余人中轻俐者已陵续复元,尚有七名重伤者也在厢车内休养逐渐复元中,因此可谓大获全胜令契丹番子闻声丧胆的再也不敢轻易率众围攻了。

  重返吉林屯后,古少帮主也已在金屯主的捷报中得知一切,自是惊震兴奋无比得立时盛宴招待一日,并且立即派一名护卫率五百帮众前往哈尔屯增援守护。

  自此与奚番交界及荒原天河以西的诸屯已全数重复,尚佘辽东之方的三屯及天河以北的五屯尚在契丹之手,若能全力保住便已将重要的七大屯重掌六处,只余通化屯及七座小屯未曾收复了。

  金甲令主陶震岳在酒宴中与古少帮主笑谈中,也曾笑问关外二十四屯的情况,再细思当日与金屯主及燕屯主的详谈后,发觉汉人所筑的七大屯四平、辽源、长春、吉林、哈尔(齐齐哈尔)、洮安、通化,除了辽东近白山的通化屯位于山区之中,其余六大屯皆位处辽阔的平源之中,且皆依丰沛水源的河畔而筑,可见皆脱不了以务农为本的习性,便是其余小屯也十之八九如此!

  而通化屯临近白山,因此常有汉人入山掘棒槌,但长白山乃是契丹所辖一族女直族的圣山,当然最易引发冲突牵一发动全身,才引起契丹国主的不满。

  但是金甲令主陶震岳虽有如此猜测,但却不好开口询问,只能以后伺机察明契丹番子与汉人交恶之前因后果了!

  对宇队正义使者及四百飞虎武士的处境甚为担忧,于是金甲令主陶震岳在次日凌晨便又率天队使者及五百名不到的飞虎武士出屯离去。

  至于七名重伤者则留于屯内请古少帮主代为医治,若复元后便遣往四平屯会合协助防守的四位星宿调用。

  话说另一方的唐大队长及所属使者武士,在燕屯主的引导中往东前进,途中平安无事,约一日便已到了柳河屯。

  逐渐接近已可清晰望见屯墙上的人影时,倏然前行云燕帮帮徒狂急驰返并惊叫道:“启禀屯主!唐大队长!南方数里之外有契丹番子的大队人马快骑驰至,据测至少也有三千以上!”

  燕屯主闻言顿时大吃一惊,立时急朝唐大队长说道:“唐大队长!不论契丹番子人数之寡,既然咱们已到达柳河屯,且先入屯再说如何?”

  唐天宝闻言内心暗中窃笑,但也顺应的笑道:“那是自然!有屯墙为屏自是较山区中步战安全多了,况且也可以逸待劳的与番子交战又何乐而不为呢?那就请屯主引进了!”

  燕屯主闻言大喜,立时往柳河屯之方疾驰而去,唐天宝也立时吩咐大队人马随行入屯,而自己则驰往一处兵峰之上遥望南面的契丹快骑!

  遥望之下果然眼见三里之遥处正有大批快骑奔驰而至,约莫估计竟然难以数计,少说也在四千之上,看来契丹番子不是意图攻屯便是冲着自己一行人而来的!因此立时掉骑尾随大队人马之后驰往柳河屯。

  但愈驰近便愈笃定契丹番子攻屯之意,因为沿途中已可看见一些契丹番了的遗落之物,愈接近屯墙愈可望见屯墙四周尚有不少契丹番子及战马的尸体,以及不少遗落的兵器箭矢。

  随着大队人马驰入柳河屯,竟见屯内的云燕帮帮众及屯民十之八九俱是伤痕累累,但此时俱是泪流纵横、神色激动惊喜的狂观呼叫。

  屯门迅疾紧闭,而驻守的屯民及帮众皆已悲泣的诉说着半月中的惨况。

  原来由关外调集前来的云燕帮所属,在转战通化屯惨败退返后,总计只余八百余帮众及七百余屯民,但在连遭契丹番子攻屯后,虽全力死守支撑至今,但己然只余三百余帮徒及四百余屯民了,而且屯民中只余七十余人可上阵,其余全是老弱妇孺之人,若再遭契丹番子围攻势必沦陷了。

  如今突然有支援赶至,而且还是关内声名鼎盛的正义使者及飞虎堂的武士,不啻为守屯之人求得一条生路,自是极为振兴狂喜的欣喜若狂。

  守屯号令之权燕屯主不敢接掌,自是交由唐大队长号令,就在短暂的片刻功夫,契丹大批人马也己驰临屯外不到百丈之距了,因此唐大队长也毫不犹豫的接下了守屯之责,立时分派四小队正义使者及飞虎武士分据屯墙四周,燕屯主及所属则紧守屯门,从原有守屯之人中挑出百名候令传送补给,其余则与屯民进屋以防箭雨并且负责救治伤患。

  一道道的命令下达有条不紊:所有之人也循令而行,不到片刻已布置妥守屯之势,静候着契丹番子攻屯。

  但是原本守屯的云燕帮所属虽依令循行,但却在一阵低语中己由一名仅存的把子禀告燕屯主说明意向。

  原来柳河屯的建造除了与关内城邑相似外,另有一不同之处便是在屯墙三丈高之处,皆留有箭孔可供守屯之人由箭孔射箭以利近距平射,而与屯墙上的遥射交织出守御之势,此乃关内城墙所没有的。

  燕屯主自是知晓箭孔之用处,因此立时与唐大队长详解屯壁上的孔洞用意,于是在商议后由内功高深臂力甚高的正义使者在屯墙上遥射,屯墙间的箭便由善射的屯民及云燕帮所属一一进驻,为保护家园尽一己之力。

  因此屯民及云燕帮所属中善射的一百三十余人又各据一箭孔,而守屯门之人也减至七十人左右,连补之人也只余六十名了。

  此方防御坚守阵势已成,而契丹之方的军骑也已形成围屯阵势后停骑静止等候命令。

  契丹军骑为首的十五人中,似乎是两名头戴长羽看不清面貌的人为首。只见左侧一人朝两侧军将不知说些什么?立有四名军将策骑驰往两翼,大声呼喝中己见契丹军骑策骑斜驰,逐渐合围形成包围之阵势。

  仔细观望足有五千出头的契丹军骑已迅疾的将柳河屯包围,待全然停在屯墙外约五十丈之距时才停骑候令。

  写至此处时忽然想起在武侠小说中皆是以多少丈为主,因此想略为解说一番,在中国的古时皆以丈尺为单位,不似现今以台尺或公尺为单位,若换算后一丈大约是三公尺或十一台尺之距,依此读者诸君可大概的估算了。

  话说回头!

  契丹军骑围屯之势已定后,在契丹主将之方的十五人中依然是两名头戴长羽左侧之人不知说些什么,立见其中一名军将策骑疾驰至屯门前五丈之地停骑,以生硬的燕语说道:“屯内汉人听着!我国王子有令!限尔等半个时辰内开门投降,否则半个时辰后必然大军攻屯尸横遍地!”

  此时已登临屯内最高辽楼的唐大队长,耳闻那契丹军将之言后立时朗声说道:“那位将军听着,我大唐百姓源于古燕之时便已屯居于此,并与贵国百姓交好相处,几近千年且有通婚聊亲之实,然而贵国强人及军士近年中屡屡侵害我大唐百姓且聚众攻屯,不但造成贵我百姓的伤亡且危及贵我两国的邦谊,如今贵国军将竟公然起兵围攻我百姓居屯,如此岂不要损及贵我两国之谊且欲引起军战?因此尚请将军转覆贵国王子莫要再恃众侵犯我大唐百姓所居诸屯!”

  那军将耳闻开口之人的话声竟然远传屯外且字字清晰如在耳旁锵言,可见并非是寻常所知的百姓,而是汉人中的习武之人,必怔中细望屯墙上有不少身披毛裘,但内里却是一色青衣的青年,疾思中似乎与疆境内的汉人帮派云燕帮之人打扮不同,忽然想起数日前左翼军的骑将派人传报,说遭到一批不明来历的汉人攻击,以致伤亡惨重败退,因此已恍悟的怒喝道:“呔!尔等莫非便是数日前攻击我军将的汉人不成?尔等是什么人?从何而来?为何要侵入我国疆域内协助云燕帮与我国为敌?”

  唐天宝闻言立时哈哈大笑道:“哈哈哈!……本大队长就说予你等知晓也无妨!我等乃是关内鲁地威震江湖武林的金银令主亲卫正义使者中的天队使者,以及两位令主所掌威名凌厉的飞虎堂所属的飞虎武士,只因贵国军将百姓屡屡残害我大唐百姓,因此义愤之下出关前来保护我大唐百姓,除非贵国不再迫害各屯汉人百姓且和睦相处,否则我正义使者及飞虎武士便将大队人马陆续出关!”

  那军将一听之下顿心中大惊,才知这些汉人竟是大唐疆境中威名鼎盛的正义使者及飞虎堂武士,内心忐忑中却也有些忿忿不平的怒喝道:“呔!尔等虽是贵国武林中的盛名帮派,但岂可侵入我国疆域干涉我国治权?难道不怕我大军将尔等一一诛绝吗?”

  “哈哈哈!正因地处贵国辖域,因此我国军将不便出兵越境,可并非愿意任由贵国军民逼压残害我国百姓,便我等乃是百姓之身便无此顾忌,同胞互助抵抗迫害也属正理,而贵国之君如是亲政爱民的良君,便应依理息争安抚贵我双方百姓和睦相处,如此不但可促进贵我两国的交好且可使百姓无争相互走动互惠,也可使贵国盛产之物转贩中原牟利,如此岂不两利?”

  那军将闻言立时忿忿的说道:“哼!若说起如今我国军民皆愤慨同心欲将各屯民逼离疆域,实乃源起各屯民欺压榨骗我国百姓,才引起我国军民的愤恨而造成此后果,若是各屯屯民肯依公道价格收取我国百姓也不致引起如此兵祸,尔等又岂可责怪我军民?”

  唐天宝耳闻那军将之言顿时默然无语的似也有些惭愧,但也不同意契丹军将只藉此事便大兴干戈残害各屯屯民,因此正欲反驳时却听那头戴长羽的契丹王子己哇哇喝叫着,接而使听那军将已喝道:“屯内之人听着!我国王子己下最后之令!若两刻之后尔等再不开屯投降,我大军便将大举攻屯绝不宽容!”

  那军将喝声一止立时策骑驰返,并向契丹王子禀报详情,但却遭到那位契丹王子的叱喝,未几便见两名军将朝两翼军骑疾驰而去,开始整顿阵势准各攻屯了。

  唐天宝此时已知那两名戴有长羽的人,一名是契丹王子,另一人虽不知是什么身份,但想必也是身份不俗之人。

  缓缓环望四周契丹军骑时,只见军骑调动频频,己然有了不同的军阵攻势,前方乃是一排执盾步旅,而铁盾之后另有一名弓箭手总计约在千人以上,再后便是有四千之众的骑队了。

  由此阵势一望便知欲以弓箭先攻尔后骑队攻屯,因此唐天宝立时高声喝令道:“众兄弟注意了!敌方乃是军旅攻势,众使者目标放在对方弓箭手上,待军骑攻屯后才自行择取射杀,飞虎武士须隐妥身躯避免对方箭雨临身,并注意番子攻屯之人!”

  屯内众人依令备战静候契丹军骑攻屯,果然在半个时辰一到立听契丹王子之方已响起了一阵角号长鸣声,便见执盾步旅及弓箭手已开始缓缓前行,每面盾后的弓箭手也已搭箭张弓备射。

  依射技中其姿分立姿、跪姿及骑射三类,立姿及跪姿俱须身挺息平,运足臂力拉弓贴胸吻翎听弦。

  也就是说身躯要挺直腰部要不弯,屏息静气肩平手稳拉弦及耳箭翎及口,瞄物测距松弦箭出乃是最强劲精准的射技,否则身不挺腰不直力道便弱,弓不张劲不足,气不平则肩摇手抖又何谈精准?

  至于骑射则更是高一等了,快马疾驰中颠簸不止而且物随速移,因此须双腿紧夹马腹依座骑奔驰起伏中,拿捏起伏之速配合射技方能精准射物,否则必是箭箭落空成为敌箭。(此射技乃是军旅中重要一环,若非有高明射技便无法在战场上发挥遥攻歼敌之功,因此在汉唐之时军中战车、骑旅、步旅、水军皆须习练射技)

  且说众契丹军士闻角号之令跨步前行,执盾步旅举盾挺枪前行,执弓箭手也开始搭箭了。

  五十丈……四十五丈……四十丈……三十丈……

  盾牌手护卫着弓箭手逐渐围向屯墙三十丈之距时,尚前行未顿的欲逼近二十丈之距万是弓箭手发箭的有效距离,但没想到屯墙上的敌人竟弓弓弦震鸣箭矢尖啸的发箭。

  因此俱是内必窃笑如此之距敌人便己松弦射岂不是白搭?故而皆并不在意的未曾隐避暴露的身躯。

  然而内心中的窃笑尚未息止时骤然箭矢入体惨嚎倒地,至死尚不敢相信在三十丈之距便遭敌人箭矢射中?

  骤然中箭惨嚎悲鸣之声连连响起,霎时吓得其余盾牌步旅及弓箭手狂急躲至盾牌后,在缓缓前行中地面上己倒毙了九十余人。

  缓缓前行中惶恐的弓箭手饱巳开始搭箭张弓朝屯内射箭,然而气不平身不稳力不足,所射箭矢十之八九连屯墙都未碰到便斜坠落地,又何谈伤及屯墙上的敌人?

  反观屯墙上的正义使者,每人皆是或立或跪,双臂皆有千钧之上的力道,屏息张弓拉足弓弦,只要一见有人暴路身躯必是弦鸣箭唳一箭毙命,因此更令契丹弓箭手紧贴执盾步旅胡乱出箭。

  漫天箭雨交我划疾啸,待契丹盾牌手、弓箭手逼近二十五丈之距时地面上己遗尸四五百人,因此更使契丹弓箭手不敢暴露身躯,在二十五丈之距搭箭张弓胡乱射入屯内。

  未几!契丹军士发觉敌方箭矢己止,又疑又奇的以为对方已被己方的漫天箭雨射得伤亡惨重无力反击了,因此更是连连发箭的压制对方以利后方军骑攻屯。

  但是也有人好奇的探首张望,刚一探首倏然己被二或三支劲疾箭矢迎面射中惨嚎毙命,这才知对方乃是因己方弓箭手躲在盾后箭出枉然才未曾发箭,因此再也不敢轻易探首了。

  突然号角急鸣,顿听蹄声轰然中四千之众的军骑已疾驰接近开始攻屯了。

  数千军骑疾驰中,其中也有不少弓箭手在马背上搭箭张弓欲射。

  但刚驰入三十丈之距时屯墙上己连连射出片片箭雨,漫天罩向疾驰中的军骑,霎时惨叫哀嚎、马嘶凄鸣、人仰马翻伤亡连连。

  但正义使者人数有限,且要隐避军骑所射的箭矢,因此狂呼呐喊冲锋的军骑己有不少冲至屯墙下。

  箭雨纷飞惨嚎哀鸣声中,一条条的攀索也己抛上屯垛,不少军士已开始扯索上攀欲攻入屯内,但是有些尚未及上攀或是攀爬一半时,己被飞虎武士一一砍断三爪钩的粗索坠落,竟无人能攀至墙顶上便连人带索坠落地面。

  契丹军士攀不上墙,且又被屯墙上及屯壁上的箭雨射杀不少,因此伤亡惨重得遗尸屯墙前,突然角号急鸣,顿见契丹军士迅疾退怯拉马跨骑回奔,但溃逃中箭矢依然不断的射出,因此又造成不少的伤亡。

  初次的交锋终于息止了!只见屯周及屯墙下散布着遍地人马尸身,估算之下至少也在千人之上。

  倏然只听屯内响起了震天欢呼声,正庆喜契丹军士伤亡惨重溃败,而屯内竟只有些微的轻伤者,可说是一场大胜。

  高居哨楼上的唐天宝内心振奋欣喜的环望四周,眼见溃退的契丹军士又已迅速重整队伍,似乎又开始准备了下一波的攻势,因此忙朝屯内高呼莫要松懈防备,于是专责运补之人立时开始捡拾契丹军士射入屯内的箭支,分送至屯墙上及屯墙间箭孔的射手处,略有弯钝的也一一收集整修备用。

  隐于各屋内的妇女此时也己端捧出热呼呼的食物及热水迅速分送各处供食用,因此也便守屯之人皆欢愉的享受着热呼呼的粗简食物。

  另一方的契丹王子此时正在叱喝七名军将,并且似在下令继续攻屯的策略,而另一名也是头戴双翎帽的人也在旁开口指示。

  果然不到一刻,只见一名军将立时率领一队五十骑的军士快骑驰往东方的一片林木处。

  而另六名军将则分驰向四周军士处传达命令重整队伍。

  未几便见三千多的军骑迅疾调动,己有不少军士一一下马将马背上的铁盾取下聚合,另有部份军士则是取弓聚合,共有一百多名铁盾手及五百名弓箭手,还有六百名执盾的刀枪军士。

  约莫半个时辰后,原本离去的五十余骑竟拉着一具粗简实心四轮大板车赶回,而板车上尚绑着一根粗有一人半合围长有丈余的树干,不问可知是欲以巨木板车冲撞屯门或屯墙。

  果然巨木板车一到,那执盾的一百多人立即由板车上取下早已备妥的粗枝插入板车隙内,一手推车一手执盾护身。

  而六百名执枪盾的军士也立即分列巨木车两侧,五百名弓箭手则分列于执枪盾军士之后,再后还有四百名军骑随后,其余尚有两千余军骑则候令冲锋。

  在高哨楼上唐天宝遥望契丹之方的布署后,内心中已开始担忧屯门的安危。

  于是急忙跃下哨楼召集四名小队长及燕屯主商量应对之策,且迫不及待的作出调整防御的新对策。

  首先是将两小队正义使者集中在屯门两侧的屯墙上专责射杀推巨木车的军士及箭手,两小队则调至屯门处候令冲杀,原在屯门处的燕屯主则率屯内所有能战之人登墙协助飞虎武士守墙。

  而唐天宝自己则率四名小队长在屯门两侧的墙垛处指挥备战,并且视情作出必要的攻击命令。

  蓦然角号大鸣,霎时只见契丹之方的各种布署同时发动攻击迅速逼近。

  首先便是巨木推车两侧的执盾军士及箭手快速冲向屯站处,巨木推车也开始缓缓朝前推动且逐渐调整方向冲向屯门,后面的四百军骑则落后缓行,两千余军骑也开始驰向屯周,并搭箭张弓开始攻击。

  四千余的契丹军士同时发动攻势,在屯周骑射的军士只要无能攀登上墙便不足虑,最重要的还是是不得了门处的攻势令屯内之人担忧,万一屯门遭撞毁必然便契丹军骑如潮冲入屯内那便危险了。

  在屯门两侧屯墙上的正义使者待敌方逼近三十丈之距时便开始张弓欲射。

  可是敌万皆有铁盾护身,只能偶或射中一不小心露出身躯的军士,因此当敌方冲近至二十丈之距时才射杀数十人而已。

  接近至十五丈时两侧军士已然停顿前进,由弓箭手在盾牌后一波波的射向屯墙上,而巨木车则加快冲速的撞向屯门。

  就在此时,唐天宝心知箭矢难伤有盾牌护身的推车军士。

  因此已当机立断的等候巨木车临近十丈之距时,突然率着四名小队长由屯墙上凌空下跃,冲入执盾推车的军士中狠疾砍杀。

  霎时只见手无寸铁的推车军士惨嚎悲叫的一一伤亡,其余的也开始狂叫散逃,但却成为墙上箭矢的目标。

  但在两侧维护弓箭手的执枪盾军士己有部分冲杀而至。

  在巨木车后尾随的四百军骑也已同时快马驰至围杀,便连围绕屯周的一些军骑中,靠近屯门之方的部分军骑也己冲至。

  就在狂呼呐喊冲杀而至的契丹军士已开始围攻唐天宝及四名小队长时,屯墙上箭矢便劲疾的射杀围攻中的军士,并且屯门倏然张开迅疾冲出六十名正义使者,猛猛的冲入围攻的军士之中,展开一场惨烈的血战。

  在两侧的弓箭手虽也望见屯门打开冲出数十人,但在屯门前然是一场混战,因此不敢发箭以免射中自己人,只能朝屯墙上频频射出箭矢。

  屯门前的正义使者虽然个个都身手高达一流之境,且习有凌厉残狠的七绝刀及天地双刀,每出一刀必有军士伤亡,但是陆续围至的契丹军士实在是太多了,因此唐天宝己焦急的连连呼喝退回屯内。

  在唐天宝的连连大喝中,果然己使正义使者逐渐退往屯门处,当然也使契丹军士更为振奋得喊杀震天且逐渐逼至屯门处。

  但是数百军士围向屯门前更利于屯墙上的箭矢射杀,只须张弓随意射出便可射杀一人,因此契丹军士也伤亡惨重。

  唐天宝率正义使者逐渐退至屯门前不到两丈时,眼见部分使者已退入屯内,因此立时大喝退回屯内。

  正当全然退入屯内时,已有数十契丹军士也抢攻入屯,但立时被数名使者攻逼退至一侧,其余之人则运足全身功力推合屯门。

  如潮军士被阻门外自是了屈力推门欲冲,因此双方已成推力之赛,能否守攻屯内全在此定胜负了。

  尚幸冲入屯内的契丹军千迅疾被歼,数十名使者皆运足功力猛推。而屯墙上的使者则狂急射杀屯门前的契丹军士,因此伤亡者不但无助反而阻挡了后方同伙的前推之力,终于两片屯门缓缓闭合且插上巨木栓。

  屯门既合攻屯也已失败,因此屯门前的军士立时散逃退怯以免遭墙上箭矢无情的射杀。

  尤其是推合屯门后的使者也已迅疾登上屯墙再度张弓射杀屯外的契丹军士及箭手,再使契丹军士伤亡迅速,尸身已然堆积高达及腰堵在屯门前更不利冲门了。

  一笔难写各处混乱的局在,当契丹之方眼见冲攻屯门之策又失败后便迅疾鸣号撤退,终于又停止了一场惨烈的攻屯血战。

  逐一退返的契丹军士大略估算后,似在此次攻屯中又损失了近千人之多,而且尚有两百余伤者。

  不过……在此役中!屯墙上中箭身亡的使者有三名伤者四人,全是专注射杀屯门前之时遭对方弓箭手射中的,另外开门攻出的使者竟失踪两名。

  屯门倏又张开,立时冲出数十名使者在如山的尸堆中翻找,只要遇有伤重未亡的契丹军士立即补上一刀,翻找刻余后终于寻获两名失踪使者,但己身遭数处刀、枪伤势阵亡了。

  另外的飞虎武士中也有五人中箭阵亡,轻重伤者十七名,飞燕帮所属及屯民也阵亡六名,轻重伤者十三名。

  尚幸正义使者皆有一粒续命金丹及上好伤药,而飞虎武士也有上好伤药随身携带,重伤者皆由使者赠服续便金丹救活而无碍。

  当然云燕帮也有不少以上好老参调制的伤药及培元益气之药,一一救治伤者并交由屯内妇孺照顾。

  连续两次的攻屯血战后,契丹军骑竟己损失了近两千人。

  因此使得契丹王子及七名主将又惊又怒,怎么也想不到凭以往的经验及五千之众,不但两次攻屯皆末杲而且损失惨重,于是不再恃众强攻在屯周搭起帐篷成对峙之状。

  屯内的唐大队长眼见契丹军骑虽不再攻屯,但却在四周搭帐围困驻守。

  于是便下令所属下墙入屋休歇,只留部分巡哨注意契丹之方的动态。

  为了加强防守的安全,燕屯主竟派所属开门出屯捡拾散布屯周的契丹军士尸身上的长枪及铁盾,以及一壶壶尚未射完的箭支——

  
 

 
分享到:
弟子规
宋周程 张朱陆 明王氏 皆道学85
古代江湖术士的秘药是怎么制成的
潘金莲因为没有钱才学会放荡
史虽繁 读有次 史记一 汉书二 后汉三 国志四 此四史 最精致81
马化腾,腾讯五兄弟的创业故事1
在附近的宇宙中1
狼和狐狸4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