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五凤缠龙 >> 第二十三章 靖平安乐

第二十三章 靖平安乐

时间:2014/3/15 11:46:02  点击:3099 次
  时光匆匆日复一日,转眼已过了五个月。

  飞虎堂总堂及七处分堂,皆在同一日突然贴出了一张告示,其内详注四条有关飞虎堂所属的重大利益。

  一,飞虎堂堂规已然重新修正,虽较以往更为严厉但并未违返情理,只要不违堂规不做不仁不义之事,不做仗势欺人之事便无碍,否则轻者逐出重者严惩逐出,但也有善行奖励条规。

  二,飞虎堂所属飞虎武士皆须习练总堂主所演汇的飞虎刀法,若有进取之心尚可在各堂习武室进修,并每隔半年举行一次武试,进级者皆可提升,护法之上者也可进级提升另行分派。

  三,飞虎堂所属不论身份地位皆是飞虎堂命脉,不容外人恶意欺凌残害,只要在无过错而遭外人欺凌,飞虎堂必将尽所有之力讨回公道而无畏。

  四,飞虎堂所属及家眷,若有喜庆婚尚可视情补助,染疾者可获得全力医疗,另有学堂可供子女入学,若是老弱残障不适执勤者,也可转任堂主开设的营生店堂夥计,或是专为年老体衰身躯重残者所设的延寿堂安养,一切费用全由堂中开销,对于阵亡者不但可列入忠义楼内所供的忠义榜内,家属尚可获得重金抚恤无生活遭困,家属尚可优先入营生店堂工作。

  此套新制一经公告实施后,果然令所属欣喜振奋得齐声叫好,因为此新制不但对将独身之人的一切生涯皆有安排妥当,甚而也保障了所属家眷已不再有后顾之忧,也不须担心年老之后要何去何从如何生活!

  此等极力照顾所属的优厚制度乃是江湖武林中任何名门大帮未曾有过的,可说是开古今例,因此在欣喜笑谈中逐渐凝聚了上下所属的向心力,全心全意的奉行不违并维护飞虎堂的名声及利益,不容外人损及飞虎堂的名声利益。

  飞虎堂如此照顾所属的制度,乃是江湖武林各门派帮会世家豪门从未有过的,可说是创古今之先例,因此不到几日已传遍了辖境内的武林同道及百姓,甚而逐渐外传至四周江湖武林。

  首先便是鲁、燕两地的江湖武林同道惊异得难以置信,几经打探询问所得全然相同,这才相信千真万确毫无虚假,因此不但敬佩金银令主有如此开阔胸襟照顾所属,并也羡慕飞虎堂所属能获得如此妥善的照顾,且能不须拜师便可进习武林门派从不轻传的武功。

  就在消息广传之后不到两个月,突然在七处分堂附近有三个曾是脱离飞虎帮自立旗帜的小门小帮,因门下调零势力薄弱已无法再由江湖武林脱颖而出,闯响名声,加之如今的飞虎堂已属正道帮会且甚为照顾下属,因此竟又自愿投靠飞虎堂成为一处分堂。

  另外有两上世家及一豪门,因只余老弱妇孺孤儿寡妇,再也无力支撑原有门风,并且也不愿再涉足刀头舔血有性命之危的江湖岁月,而退出江湖成为寻常百姓,但又顾及家居乡亲不受恶霸黑道欺凌,因此便求请飞虎堂在境内设立分堂保护乡亲的安宁。

  如此一来,飞虎堂立即多了六处分堂,势力范围续又阔增三百里方圆,使得七百里之地尽属飞虎堂所辖。

  分堂突然多了六处,虽然投靠的门帮也有七百之众但依然不敷分派,尚幸在此期间也有不少鲁境内的贫困苦力,以及略有武功根基的三流壮汉也己一一前往各地分堂投效,因此也新收录了五百余人,勉强将新增的六处分堂,皆驻有两百人左右,而六处新增分堂中的其中三分堂主,仍然由投效的门帮首脑职掌,而所属也依然如旧,只另派六名正义使者协助。

  至于新设的另三处分堂,则由正义使者暂代分堂主,所属则由邻近分堂调派一队飞虎武士再另补新录的武士一百名。

  飞虎堂分堂突增近倍共达三十处分堂,虽然人数也已增至二千三百人左右,再加上眷属兼职的仆妇杂役也有三百余人,但仍然不敷所需。

  然而飞虎堂的名声逐渐响亮,且照顾属下的优厚待遇也广传整个江湖武林后,远在江南、中原、冀燕之地,行道江湖甚久但依然默默无闻毫无成就,以及心性不适浪迹江湖的武林人,也己三三两两的结伴前往飞虎堂各地分堂投效,因此已逐渐收录了不少武林的新近人才。

  不过投效之人也并非来者不拒,而是宁缺勿滥的有所选择,不问武功高低也不在意在江湖武林中的身份如何,唯一注重的便是个人的心性操守,心术不正之人绝不录用,略有小过或为情所逼犯错之人则不拒,若遇有作恶多端的黑道邪魔,不但不收录甚而还义正严词的警告不得在辖境内作恶,否则一经查出必定严惩,纵然逃离辖境也将派人追及严惩或诛除。

  如此一来果然有少人自打退堂鼓转返来处,当然也有些暴戾凶残之人,在羞愤中意欲搔扰,但却见有数名年约双十左右的青年男女或坐或站,将地面上的一些碎石一一拾取掐成石粉玩耍,有的则是手执大刀或柳叶刀不时虚空砍削,竟见身前丈余地面上有如鬼画符般的不时削出一道道深纹,竟然是己经练至刀罡的高手,能虚空施展刀罡之人其功力至少有五十年之上,当然武功刀法也绝不含糊,况且非仅一人而是五、六名之多。

  因此使得心中生忿的凶恶之人,内心惊震生畏,自知在那些年轻人之前讨不了好处,又怎敢自取其辱遭人耻笑,只能忿恨默不吭声的离去了。

  但也有黑道邪魔残心鬼手竟无视正义使者的存在,仗恃自己乃是功力高深,且受武林畏惧的凶残前辈,因此便毫无顾忌的大闹飞虎堂在肥城分堂所设的收录场所,不但击伤了一名飞虎头目,甚而残狠的震毙两名飞虎武士。

  然而一名翠衣正义使者大怒娇叱声中,已然施展出凌厉狂烈的刀法,竟然只在第四招时便将残心鬼手砍杀身亡。

  在场的上百各万武林人,皆亲眼目睹战况,俱都震骇成名二十余年的黑道邪魔,只在短短片刻间便已身中数刀而亡,而且并非是刀身直接临身竟是遭刀罡入体而亡。

  如此令人震惊,赞佩的功力及招式,更使得前来投效之人信心大增,另外也使得其他凶人怎敢再有心生报复之心?

  势力逐年扩增庞大,人数也年年增加的飞虎堂在第四年时分堂已然扩增至三十一处,较以往飞虎帮时还要多出四处,势力已然攮括整个鲁地,北至冀燕清苑及沧城与云燕帮以巨河为界,西至太行山及汴州与吕梁山寨、少林寺为邻,南面则至淮水北岸,与淮南帮、紫衣帮对峙,但因律己甚严少有争纷发生,纵然也曾有过拼斗但皆占着公理令对方毫无藉故挑扰。

  如今所属的人数也己暴增为二万三千六百余人,其中一流高手或之上的有三十八名,其中功力最高的四人已分掌东青龙,西白虎,南朱雀,北玄武四方宿主,每名宿主掌理七至八处不等的分堂,手下也各有十名功力高达一流之上的星宿主,另有两名飞虎头目及一百名飞虎武士。

  除了小门小帮投效的分堂主及所属不变外,每处分堂皆增补至分堂护法八名,飞虎头目六名、飞虎武士三百名,再加上杂役仆妇共有三百五十名的人数。

  另外在各大城邑,乡镇中新增的骡马车行、货栈、饭馆、酒楼、客栈及杂货等营生店堂也已多达两百多家,除了皆由各分堂主掌管外,店堂夥计皆是所属家眷或亲友共同担任。

  不过为了避免与名争利,因此只要有百姓营生的生意便不设立,或是在南城有便往北城开,东城有便在西城设,使百姓营生绝不受害,而且飞虎堂不但与当地百姓相处融洽,且常助贫困或协助解决争纷,使百姓皆能生活安宁,当然便不会有什么稷狐社鼠之类的地痞恶霸敢欺凌百姓,便是一些贪官污吏也颇为收敛的不敢明目张胆压迫百姓。

  如此的飞虎堂又怎会受到百姓或官府的歧视?不但不会反而会尽力维护不容外人污蔑,至于飞虎堂内部,除了照顾所属及家眷的生活外,任何人皆可在飞虎堂中进修武功,尤其是总堂嘱令飞虎头目、飞虎武士必须习练的飞虎气功及飞虎刀法三十六招,使头目及武士皆能增进武功。

  飞虎气功乃是金甲令主陶震岳将混元神功修改成较简单易学的内功,可供武功低微的头目武士习练增进内功,方能增加所习武技的威力。

  飞虎刀三十六招则是将一般惯用的寻常刀法取出精妙刀招,再逐一修正融合连贯成极为实用且威势不弱的刀法。

  对于护法之上的所属,因自身各有所学且已达至某一程度,所以并未勉强习练何种武功,但却有许多武功秘笈心法、招式的注解皆详述其中优劣,供参考研习增进自身所学,或改进所学中的缺点破绽。

  另外也有金甲令主将众多秘笈中的掌拳爪招式精淬融合,研贯一套极为适合近身搏斗的飞虎手二十四式供护法之上的所属自由研习修练。

  金甲令主陶震岳历经三年余的时光,终日埋首于众多武功秘笈研习,果然将众多秘笈内的精奥玄妙之处深入脑海增进了武学的奥理,似乎己能在投手抬足之间便能藉由各种不同姿势中施展出最旺盛强劲的力道,已然略有无招胜有招的至高境界概念了。

  天甲神功乃是远古神功,但尔后数年中,后代研练发现了许多奇经异脉皆是天甲神功所不及的。

  但天甲神功并非全属修练内功的心法。而是另有配合枪法、拳劲的特异神功,可使功力虽未曾修练臻至,但己可藉由神功连续击出拳劲以及藉由兵器施展逼出锋芒,此乃江湖武林中独树一格的特异神功。

  因此为了保有天甲神功的特异功能,便将未能达至的一些奇经异脉,择取其它心法中的循行心法,逐一增修融会贯通使天甲神功更为完善,能将丹田真气遁行全身四肢百骸,将真气满布全身各处更形密实,并且另取天心神功之名。

  阴阳如意枪法也融汇了后代武林中新创的枪戟招式,并以神行无影的身法心得创出了配合抢招的身法,使双枪招式更为迅疾凌厉。

  至于单独施展的枪法,则依阴阳如意枪法男女不同的枪招再增补不少其它门派中的精招妙工,将以往所显露的破绽一一弥补后,己精淬出如意枪法二十四招四十八式,而且皆有配合枪法的身法增进威力。

  裂岳神拳也经由众多秘笈中的拳招,以及狂鹰所著小册内原本便适合拳掌的招式择出,逐一穿插汇合顺畅,成为可拳可掌不同以往的天罡拳十八招三十六式。

  狂鹰所著的日月双环招式共有八十余招,择取其中原属拳掌爪指的招式,创出天玄手十八招三十六式,兵器招式又连贯出顺畅无隙攻守兼俱的无畏刀二十六招五十二式。

  各种招式若连贯一成不变,其中一招如被对手封挡后次招便难鱼贯施展,因此最上乘的招式皆有一招两式可交替施展,不论哪一式被化解立可变化另一式继续施展攻势,以免招式停顿予人可趁之机。

  这也是金甲令主陶震岳与狂鹰激斗之时曾遭遇过的困境,常被对方玄妙的招式挡后而有微顿,而使招式有了连贯不顺的情况,故而才精心研创阴阳双式。

  金甲令主陶震岳呕心沥血耗费了三年的时光,终于大功告成的精研融会出天心神功、阴阳如意枪法、如意枪法、天罡拳、天玄手、无畏刀、飞虎手、飞虎气功、飞虎刀法等等。

  除了天心神功、阴阳如意枪法、如意枪法、天罡拳为夫妻俩独有之外,正义使者及将军寨之弟子皆可习练天甲神功、裂岳神拳、天玄手、无畏刀、七绝刀、天地双刀以及凌云身法,至于其它武功也可自由习练。

  而飞虎堂护法级之上的除了可自由习练飞虎手外,也有七绝刀及天地双刀可自由习练。

  至于飞虎头目及飞虎武士除了可习飞虎气功、飞虎刀法外,另也有两招单独施展的玄奥刀招作为护身保命的绝招。

  从此飞虎堂所属每日除了执勤外,少有人愿虚耗时光饮酒寻欢,十之八九皆勤习习武室内的各种武功增进所学,希望每半年的武试中可进级提升出人头地。

  己然全数调回总堂的正义使者依然是每隔两月轮调一次,除了一年两次共四个月调至总堂外,其余时光除了在将军寨勤习武功外,也可出寨在外玩乐或是陪伴家人出游,并有早已两心相许的也趁此举行婚配大礼,曾有一次居然有七对佳偶在同一天婚配成为夫妇。

  金银令主夫妇俩欣见正义使者相互匹配良缘,既成夫妻又岂可分隔两地,因此便将俱是正义使者身份的夫妇全然择出留于将军寨,一来可驻守将军寨,二可教导寨中子弟习武,正义使者不足人数便可由所学有成的子弟增补。

  正义使者在飞虎总堂身份特殊,属于总堂主金银令主夫妇的亲卫外,尚可由总巡察调派同巡各地分堂,掌有生杀调派之权,并且也职司出辖境外追缉诛除飞虎堂颁发帮的重责,因此时见六色正义使者在江湖武林中现身,当然使各方武林侧目相视,但也引起一些武林门派帮会的猜疑。

  有一次!

  日队六名使者远行至江南苏州追缉一名神出鬼没,且功力高深的独行邪怪铁脚魅影仇心山,但却遭紫衣帮的一名头目藉故挑忧,竟被一名正义使者忿怒中出手摔出丈余才仓惶离去。

  六名日队使者离苏州前往杭州的途中,终于盯住了铁脚魅影的行踪,但是紫衣帮也己随后赶至盯上了六名使者。

  日队队长周纪贵率着副队长洪承祖及赵有志,以及三名使者,在空旷的乡间道路中追及一名身穿黑长衫,身躯佝偻身形频往右斜的铁拐脚老者。

  右脚乃是为乌黑铁脚的铁脚魅影,耳闻身后蹄声急璩,回首后望眼见六匹快骑疾驰而至,骑上六人俱是一色云目的长劲装青年。

  六匹快骑瞬间驰至,并在铁脚魅影身后勒骑顿止且同时翻身下马,队长周纪贵已抱拳沉声问道:“敢问老前辈可晃武林中威名显赫难得一见的铁脚魅影仇老前辈?”

  铁脚魅影仇心山眼见六人俱是年约三十不到的青年,看穿着打扮心知为同一帮派之人,似乎是江湖盛传的正义使者,因此内心震惊且有数的倨傲冷哼道:“哼!哼!老夫正是铁脚魅影仇心山,尔等想必便是金银令主的手下正义使者啦,哼!凭尔等六个便敢远追及此,既然如此那就莫怪老夫多杀几个了!”

  周纪贵联言顿时哈哈大笑道:“哈!哈!哈!仇前辈您老在半月之前残害了本堂徐州分堂的一名护法及三名武士,因此我等奉令前来向仇前辈讨个公道,如今仇前辈是要随我等同返飞虎堂或是要在此一战?”

  铁脚魅影仇心山闻言,顿时狂傲的阴笑道:“嘿!嘿!嘿!小子大胆,竟敢在老夫面前狂言,嘿!嘿!……废话少说,你们有本事就上吧!”

  周纪贵心知老魔狂傲残狠,绝不会将自己兄弟六人放在眼内,因此内心冷笑的也不吭气,左手一挥身后副队长洪承祖己跨步上前,腰际大刀己执在手中笑道:“仇前辈,我乃正义使者副队长洪承祖,请仇前辈指教!”

  “嘿!嘿!嘿!小子狂妄,凭你一个便想在老夫面前猖狂?你们六个一起上吧!”

  “哈哈!仇前辈您放心了,晚辈若不行自有同伴再向老前辈请教,您就放心大胆的出手吧!”

  铁脚魅影仇心山闻言已是怒火高涨心生残狠,正欲一击诛杀这狂妄小子时,突见远方数十丈的黄土道中,竟有一批紫衣人迅疾奔掠接近,似是紫衣帮之人。

  此时周纪贵六人也已惊见为数上百的紫衣帮之人奔掠而至,心知必是因数日之前出手惩治一名头领之事,有意前来敌对或将引起战端。

  周纪贵眉目略皱的疾思立时朝洪承祖及赵有志俩人说道:“你俩专责对付老魔,速战速决免得遭紫衣帮从中干涉横生节枝,若他们真要插手就由我们应付便是!”

  “队长放心!老魔头就交给我俩人了!”

  副队长洪承祖及赵有志也唯恐紫衣帮从中作梗而遭老魔脱走,因此互打眼色后己一左一右的执刀逼向铁脚魅影仇心山,并且喝道:“仇前辈,您老就接我兄弟俩的双刀吧!”

  喝声后,闪烁凌厉刀光的两柄大刀已一左一右疾削而出,夹着尖啸劲风罩向铁脚魅影仇心山。

  仇老魔虽不知紫衣帮所为何来,但已想到必与这六个正义使者有关,当耳闻对方之言心知所料无误,但已激使对方有速战速决之心,因此心生警惕。

  眼见两人步攻沉稳且身周散溢出一股杀气,而且手中大刀竟然伸吐出一股凌厉刀气,疾削而至,不由内心震惊得倒抽一口凉气暗叫道:“啊?这俩今年轻人竟然功达气贯刀身逼出刀罡之境?不妙……”

  内心虽惊震但己无暇细思的身形疾闪避开双刀削势,并已顺手执出一柄怪异的外门兵器短柄月形斧,疾狠削向俩人颈项。

  左侧的赵有志手中大刀落势一顿反扬,刀迅疾迎向月形斧,右侧的洪承祖身形斜侧手中大刀也横扫而出,疾如迅电的砍向老魔腰际。

  虽是有支铁脚的仇老魔轻功甚佳,身躯滴溜溜的一旋已转至两人身后,手中月形爷也狠厉的削向两人后颈。

  但洪、赵俩人刀势一空也毫不怠慢的身躯疾围,各自施展出七绝刀疾劲凌厉的攻向铁脚魅影。

  铁脚魅影仇心山手中月形斧刚出,竟见两道凌厉刀光已一上一下的疾狠砍至,数道刀锋罡气已罩向身躯各要害之处,顿时内心惊骇得急忙暴退丈余。

  但是两片凌厉疾狠的刀幕却如影随形的追击而至,破空尖啸的刀罡己疾劲的临近身躯。

  月形斧狂烈的在身前幻出十二道斧影迎向刀罡,霎时只听连珠炮的金铁交鸣声响起,刀光斧影顿敛,但却有一片血雨飞溅。

  “啊……小子!老夫劈了你们……”

  铁脚魅影仇心山惊叫狂喝声中,月形斧已连连幻出十八道斧影狂烈攻向刀势再出的两人。

  两片刀光劲疾迎着斧影,又是数声劲急急脆鸣声响起,倏见一片白云凌空而起,霎中骤然射出数道电光下劈,而另一道白影则突然一矮,身形贴地翻滚一匝三道刀光也由下上挑。

  铁脚魅影仇心山手中短斧连连剧震招式己止,第二招刚一出手对方两人竟一上一下的疾狠攻向自己上中下盘,道道刀光皆是劈削各处要害。

  原本左肩略有伤势,虽无性命之危但却己使铁脚魅影内心惊骇,因此眼见对方刀光凌厉毒狠的上下交攻而至,立时依恃高深的轻功身法疾退丈余避开双刀攻势。

  身形暴退再进,趁刀势弱时,手中月形斧疾狠的削向凌空下落的对手,右足铁脚则疾踏正欲翻挺而起的对手。

  此时远方疾掠奔至的百余名紫衣帮帮众,已然接近不到五丈之地,日队队长周纪贵己率着三名使者拦在路中并喝道:“来人且住,我正义使者在此与仇敌铁脚魅影拼斗,希望诸位莫要干涉!如有得罪之处尚请见谅!”

  紫衣帮为首的乃是三名统领(与飞虎堂护法等级相似),眼见四名云白劲装的青年身后另有两名正与一名铁脚花发老者激战,当耳闻那为首青年之言再细望那铁脚老者,果然就是武林中,又狠又毒轻功高超的老魔头铁脚魅影仇心山。

  “噫?果然是仇老魔……”

  “啊?那两个……天!仇老魔似乎处于劣势……”

  “荀兄、梁兄!我等是要现在……”

  日队队长周纪贵此时眼见紫衣帮皆己停步在丈佘之地,立时抱拳续说道:“三位!仇老魔半月之前残害了飞虎堂一名护法及三名飞虎武士,我正义使者日队队长率五名兄弟远行追缉,途中曾与贵帮一位头目有过小争纷尚请见谅,但本队队长希望三位莫要为此引起贵帮与正义使者的不合,否则并非我等所愿了!”

  三名紫衣帮统领惊见对方两名年轻者,竟然能施展出武林少有见的刀罡,内心惊骇之意可想而知了,但他们却不知正义使者的功力最高者也不过达至三十余年略近四十年功力,完全是仗恃着天甲神功的独特心法,才能真气连绵贯注刀身施展出刀罡。

  但不论是功力或是内功心法之功,能施出刀罡却是不假的事实,当然也非功力未达天地双桥贯通的武林人所能抗衡,自是心中清楚非正义使者之敌了。

  三名紫衣帮统领内心惊骇的遥望三人战况,只见刀罡凌厉飞闪中,老魔头铁脚魅影竟然只能仗恃着高绝的轻功身法闪避刀势,且趁隙攻出数招方能与两人战个旗鼓相当,难分胜负。

  刀罡凌厉尖啸斧影疾劲狂厉,洪承祖及赵有志俩人七绝刀已连施两轮,尚未将身形疾如魅影的仇老魔摆平,内心中的怒气也愈来愈高炽,虽早知仇老魔乃是武林中非比寻常的高手,初时虽因小视自己兄弟而失招遭致小创。但尔后便仗恃高妙的身法轻易的避开刀势,因此虽在意料之中但仍怒己填膺,便听洪承祖怒喝道:“仇老魔,你莫要仗着身法高奥,便自认我俩无奈何你,七绝刀法并无玄奥身法配合才容你仗着身法闪躲无伤,你就再接我兄弟的无畏刀法吧!”

  洪承祖喝声之后,立时获得赵有志的回应,俩人刀法迅变,凌厉刀势虽骤然缓和,但却威势暴扩增强在身周近丈,再加上刀罡的劲芒以及随刀挪移变幻的身形,使身周丈五之地俱在刀势范围内。

  兄弟俩人的夹攻中,立使铁脚魅影仇心山陷于三丈方圆的两片刀幕之中,不论身形如何变幻移掠皆被如影附形的刀势追砍而难以脱出。

  铁脚魅影仇心山内心惊震对方身形刀法一变,虽然己非方才招招皆往致命要害之处攻击,但是刀幕却扩增将三丈之地尽罩在内,使自己得以成名的轻功身法也难脱出刀势之外,只能靠着手中斧封挡攻守两人攻势,因此心中己然涌出一股不祥之兆。

  七绝刀及天地双刀乃是凌厉毒辣的杀招,专攻人身致命要害,因此虽凌厉但刀势却只在人身周围两尺左右,而无畏刀却是攻守兼具虽无七绝刀的凌厉,可是配合了变幻莫测的身法后扩增至八尺方圆,当然使对手闪躲之势较为困难。

  洪承祖及赵有志俩人刀法一变果然将仇老魔变幻迅疾的身形罩住,且挪移闪掠之势逐渐迟缓,终于将他罩在兄弟俩的刀势之中难以脱出,因此内心大喜得刀势身形更加迅疾。

  在一旁观战的周纪贵四人,眼见洪、赵俩人刀法一变果然将铁脚魅影仇心山罩在刀势之中,因此皆放心的松了一口气,心知此行任务即将达成可返回总堂缴令了。

  周纪贵转望另一侧的紫衣帮众人,眼见那三名为首统领,皆面显震惊睁大双目的摇望战况,不由内心涌升一股傲然之意,且含笑望着三人抱拳笑道:“三位请了,本队长辖下的两名副手双战老魔,虽有以多围攻之嫌,但仇老魔乃前辈高手相信也无可厚非,至于我正义使者在贵帮辖境内诛敌,虽对贵帮或有何不悦,但这老邪魔心狠手辣时时危及武林同道,若一举毙之也属武林之幸,因此我等有何逾越之处尚请见谅,事成之后我等立时返转不作逗留!”

  紫衣帮三名统领闻言后默默的互望了一眼,居中的荀姓统领己面色僵硬的强笑道:“周队长客谦了,江湖道人尽可行,本帮也不禁各方同道在境内出入,只要未曾伤及本帮利益,自然也不能违反江湖道手插手同道的仇敌拼斗,至于尔等在苏州出手……”

  但荀姓统领话未说完周纪贵又抱拳抢道:“三位,当时在场的除了贵帮的十余人外,另外也有数名武林同道在旁围观,想必贵已帮然察明事由始末是非曲直,本队长在此愿向三位道歉,希望贵帮能谅解当时的处境,也乞望贵帮莫要因此有伤贵我双方的和气甚幸!”

  三名统领闻言内心中真是矛盾至极,论理,所察明的情况确是自家人仗势欺人,而遭对方出手,可是在自家地盘,却遭人出手打了同伙实是颜在大失有损声威。

  不过对方既然巳开口道歉,而且……而且对方的功力身手……

  就在三名统领内心为难之际,倏听一声狂响起并听铁脚魅影仇心山厉叫道:“啊……小子!老夫跟你拼了!”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刀光飞闪中铁脚魅影仇心山面色狰狞咬牙切齿的狂挥手中短斧攻扑两名使者,但身上黑衫己是破裂数处露出内里中衣,且有血迹浸湿白色中衣,而左手竟然齐腕而断不知飞向何处!

  “呔!仇老魔再接我兄弟十招!”

  “老魔纳命来吧!”

  刀光更形劲疾的化为两团刀幕,将黑色身躯罩得只能望见淡淡影子,似乎洪承祖及赵有志已提聚了全身功力,欲乘势一举搏杀老魔。

  果然就在刀光骤然劲疾凌盛中,尚未及六招时倏又听刀光响起一声凄厉的惨叫,并见血雾飞扬中两团刀幕也同时骤敛,两道云白身影已暴退丈外横刀静望身躯摇摆踉跄竖立的铁脚魅影仇心山。

  “小……小辈……老夫……恨……恨……”

  只见铁脚魅影仇心山胸前至腹血水不断溢流,而原本齐腕而断的左臂又遭砍断上臂只余数寸,肩下也有一道深及肋骨的伤口已可望见白骨,枯皱的面以苍白,双目散涣无神,憋着最后残余真气吃力的厉声之后,终于直挺挺的仆倒地面动也不动了。

  一个纵横江湖四十余年仗着高奥轻功神出鬼没独来独往,且心狠手辣杀害无数武林同道的老邪魔铁脚魅影仇心山,终于八十岁老娘倒绷孩子丧命在两个年仅三十不到习功十年左右的年轻人刀下,算是报应当头了。

  此时紫衣帮众人,以及道途中两头远方的行旅皆已望见激战己止,并静静的望着六名云白劲装青年牵骑上马,朝各方略一抱拳后便往北疾驰而去。

  行旅之中也不乏一些武林同道,当缓缓行至鲜血满地静伏黄土路中的铁脚魅影仇心山身旁,内心的震惊实在是难以置信,老魔头竟是如此丧命在两名正义使者的刀下,江湖传讯迅疾,不到几日已然传遍了江南及扩至中原,铁脚魅影仇心山之死虽大快人心,但也造成武林中的轰动且议论纷纷。

  飞虎堂及正义使者的名声与日俱增威名大噪,但也因为飞虎堂发展扩增迅疾,实力己使整个江湖武林刮目相看,而且声威也逐渐凌驾武林中的名门大帮。

  尤其是飞虎堂下至一个低微武士,个个皆勤习武功似乎己有武林中二流身手的境地,再加上个个皆以义为本以堂为荣,为了维护飞虎堂不惜洒热血抛头颅,如此的团结力量……而且有上万人之众……

  万一某一天某一门帮与飞虎堂之人有了某种名利之争而起了冲突,那岂不是要面对整个飞虎堂以及正义使者的敌视?以飞虎堂的堂规及平日作为,岂会轻易放过敌对帮?

  况且在武林中执牛耳的几个名门大帮,岂肯容忍一个崛起数年的帮派,危及自身名声地位或利益?因此江湖武林中开始有了一些不知从何涌升的暗潮,在江湖武林中逐渐扩散漫延——

 

 
分享到:
2小狐狸艾多
1小狐狸艾多
2云朵鸟巢
1云朵鸟巢
2小小猴拾金子
1小小猴拾金子
2我要当怪兽
1我要当怪兽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