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神龙剑女 >> 第二十八章 迷离西子现朱颜

第二十八章 迷离西子现朱颜

时间:2014/3/14 12:14:17  点击:2591 次
  哪知身前似乎树了一堵无形铜墙一般,太乙神功以全力拍出,那袭进身来的无形潜力,虽被阻住,略略反震回去,左冲仅微一晃身,后退了一步,面上稍露惊容之外,竟未伤得他的毫发。

  同时玉麟一掌拍出,意外阻力强大,竟也立身不得,也后退了两步,险险地向后坠下阁檐。

  左冲那晚在长离岛时,本没与玉麟过招,是以没把他看在眼里,此刻见未将玉麟伤在掌下,也未把他迫下檐去,略惊之下,复又狂笑道:“真没想到你还有一手,你再接我这掌试试!”

  说着,右臂又抡,一股无形而更见强大的劲力,又已袭到!

  玉麟适才一掌,已试出左冲武功出奇的惊人,见他这次狂笑中,面现狞恶,是以加倍小心。现刻立身之处是在檐口,脚下不能着力,须知高手对敌,并非一招一式,对手过招,而是以功力相拚,脚下若不着力,功夫也不能全力发挥,是以左冲这一掌未到,早翻身下阁,在那平房之上一垫脚,飘身下地。

  他这也算是快速的,那时脚方着地,已听又一声狂笑道:“入我岛来,你还想逃么?”

  玉麟大怒,哼一声,心说:“你还以为我真怕你呢?”未看清左冲的身影,循声已猛地劈出一掌。

  哪知这一掌却劈了个空,左冲却踪迹不见,却又听他身后发话道:“别使尽了吃奶的力气,我在这里呢!”

  玉麟忙挫腰回头,左冲可不一脸狞笑的站在身后,那心中的怒气也就更盛,分明左冲有意相戏,全然没把自己看在眼里。

  玉麟久经大战,此刻心中可不敢浮躁,只看葛琳姑娘尚且难胜那黄衣老人,这左冲既以此间主人自居,必是那黄衣老人之徒无疑。这还在罢了,因那达摩宝经早令玉麟心中镇慑,是以更不敢轻举妄动,脚下不丁不八一站,凝神静气,气纳丹田而力贯两臂,专等那左冲出手。

  那左冲直把他看成掌中之物一般,见玉麟不动,可就逼进前来,那脸上的狞笑也更丑恶,直似把玉麟看作不共戴天的仇人。

  左冲逼进一步,玉麟也凝步后退,两人一进一退,方三五步,左冲霍地一掠进前,左掌虚按,右臂一圈,玉麟陡觉一股无形的劲力又已袭到。大异一般武功的是,并无狂飙劲风,发于有形而却无形。

  玉麟哪敢怠慢,但却蓄意以太乙神功与之相拚,因那太乙神功发动之后,一旦遭到袭击,会立生反震之力,是以玉麟并不出手相拚,那知那无形劲力虽然未曾动得他分毫,猛觉一丝锐风却已向左肋袭到,锐不可挡。

  原来左冲是掌指并用,他那右臂一圈,却是发指同时攻击。

  须知玉麟那太乙神功虽非同凡响,但他此时功力不足,较之石瑶卿当年在太行山灵台峰上,系自幼年即从师,是故下山之后,即天下无敌,不可同日而语。那一丝余风方才袭到,一觉有异,赶紧全力一掌推出,同时飘身斜退。

  那左冲却如影随形,全然未见他晃肩移步,那玉麟身形尚未站定,左冲又到,那张狞笑的面孔,直逼前来。

  玉麟心中一震,左冲右掌却已拍出,左臂同样一圈,又是掌指并发。

  玉麟适才已然试出,若以太乙神功相拚,虽不怕他的掌,但指风太以厉害,锐不可当,是以左冲掌指再度齐发,玉麟即避过指风,反而向拍来的掌迎去。

  哪知左冲是圈臂发指,指风更绵绵不绝,竟然躲避不开,分明已然避过,一丝锐风却仍袭到。

  玉麟大惊,右掌不自觉的,施展开枯竹老人所授的神奇气功,猛地迎着那股锐风一吸一引,果然竟将那已近身的指风,旁引了开去,将来势卸去。

  那左冲显然这次发招,是势必在胜,系在全力发出,被玉麟左冲猛迎,右掌迎指风霍地一吸一引,竟将他身子牵动,晃得两晃。

  却是轮到左冲大吃一惊了,玉麟一见这无意中体验出来的两种功力配合运用,再度见功,当下精神陡振,不容左冲缓势,趁他在惊疑之间,揉身疾进,霍地两掌齐发,太乙神功卷起狂飙劲风,若怒潮卷空般,分左右向左冲袭到。

  那左冲却又一声狂笑中,玉麟两掌袭到之际,亦已失了踪迹,赶紧收招旋身,果然不出所料,左冲竟又到了他的身后。

  玉麟再度心中骇然,这左冲掌指上的功夫,虽然前所未见,但已试出破他之法,只是他这飘移的功夫太以神奇,倒有些象葛琳姑娘和小翠的移形换位,飘移之间,简直无法捉摸。

  他这里扭身后,左冲似是怒极,皆因他也和玉麟一般,没想到对方武功竟然出奇厉害,玉麟刚发现左冲已到身,左冲已再又掌指并发。

  玉麟加了小心,就此和左冲斗在一起,那左冲虽然轻身功夫太以神奇,飘移无形,但玉麟功夫沉稳,不求有功,是以一时间竟分不出高下,同时心里在苦思破他之法。

  须知武功一道,是万万不能幸致的,一分苦练,方能有一分功力,这左冲半年不见,岂能会陡然间增高如此?一面苦思,一面迎敌,并凝神留心他的脚下。

  不到半盏茶的功夫,两人已换了十数次掌,左冲虽然轻功神奇,或前或后,或左或右,飘移不定,但玉麟沉着应变,以不变而应万变,也不怯他,同时发现他的掌劲指风,威势已灭。

  趁两人斗得难解难分之际,这里交待:

  原来在那小镇店中,穷酸欧阳彬将赤阳子引出街心,玉麟和凤儿也相继跟出之际,葛琳姑娘非是端坐未动,而是她早对那二岛主左冲留了意。

  皆因那赤阳子一出手,葛琳已知道这老道了得,果然,凤儿若非滑溜,险险地已伤在他的手中,但老道却对他甚是恭敬,当时口中虽没言语,可知道这少年必有惊人武功,否则以老道这么高的能耐,不会低下于这少年,是以暗中留了神。

  几人一出,哪知错眼不见,顿失了左冲的所在。葛琳的眼睛可没离开过店门,这店是在街中,街面房屋鳞次栉比,是以左右亦无窗户,只店后有门,若这左冲是奔后门走了,必要打从自己身后过去,自己绝无不知之理。

  一怔之间,忽然心中一动,忙从后门追出。葛琳姑娘轻功高绝,出去一看,果见左冲在前,已出去半里地了。

  葛琳突然间眼睛一亮,这才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没想此行寻找那达摩宝经,出来的第一天,即从此人身上发现了端倪。

  原来那达摩宝经曾被忍大师获得,虽然后来在未修炼之时即为黄衫羽士夺去,但前半部已熟读,是以忍大师自双腿残废以后,即将默记下来的。那达摩宝经中的功夫,练成了两种,即是那移位换形和捕风捉影。

  那达摩宝经祖师以一苇而能渡海东来,可见其轻功与气功之已入化境,在其仙去之前,即将其著为达摩宝经,以传后世。

  须知武术一道,练的是精、气、神,是为武术之上乘,那拳脚和兵刃,乃是下乘功夫。那上乘功夫练到极至,拳脚和兵刃上的功夫,虽不能说可以无师自通,但亦不重要了,皆因上乘功夫,遥空亦可伤人,拳脚兵刃,近身尚且不能,遑论与敌。

  那达摩宝经中,移位换形,与捕风捉影,也是精华所在,后半则是拳脚和兵刃上的功夫,忍大师一则默记不了那许多,再者因双腿已残,无法练得,且练来也无用,数十年来,忍大师专心苦练这两种功夫,不但早已达到了那宝经中所说的境界,而且更演至极精至微,葛琳深得忍大师钟爱,且随侍师侧时日也最久,故年纪虽轻,已得子十之七八。只是这两种功夫皆以气功为本基,虽有绝顶的禀赋,也非十数年短短的时间,能登峰造极的。

  且说葛琳遥见左冲在前,此刻可看清了,他所施展的,正是达摩宝经中的移位换形,只是功力远在自己之下。

  方奉师命寻这达摩宝经,没想首日即得线索,只觉奇怪,一心以为应向泗岛神君身上追寻,没想却在无意中,从这少年身上寻得。

  葛琳本应即刻跟踪,但想自己这一走,玉麟等人全然不知自己去向。看清左冲去的方向,又见他这移位换形的功夫,比自己尚差得远,容他走出一段路去,自信不怕迫不上他,当下一耸肩,放起鹦鹉,有这解得人意的鸟儿在高空监视,更是十拿九稳。

  是以赶紧回身,匆匆在桌面上刻了两行字,方返身追赶左冲。

  一路之上,更想起来:那左冲在自己几人入店之后,分明是在装睡,后来自后门溜走,再想都似在躲避自己,更认定必有缘故。

  忽然心中一动,想到:“今日离洞之时羽奴分明见对岸有人,但自己赶去之时,却又未见人迹,除非是练有这移位换形功夫,否则绝逃不出自己的搜索,莫非即是此人么?”

  这么一想,脚下更加了劲,皆因若然想得不差,这左冲在此间出现,必然为自己师徒而来,是则自己尚未找到宝经,反而被人家寻上门来了。

  饶是葛琳施展出那移位换形的功夫,比闪电更快,虽在日光之下,亦仅能见得似一股轻烟般飞逝,但也追了将近顿饭工夫,方远远地见鹦鹉羽奴,在前面空中振翅疾飞。再又追了约半盏茶时,忽见羽奴双翅一敛,激射而下,绕着一个恶林盘旋。

  待葛琳赶到之时,左冲已没了踪迹,羽奴却兀自盘旋不休,葛琳就知左冲已入林去了。

  宝经线索已得,岂能将他放过,也没将左冲看在眼里,当下毫不迟疑,即刻穿林而入。

  这恶林也就是羽奴将玉麟引来之处,只是玉麟心存戒惧,入林之后,时刻要隐秘着身形,葛琳却是不同,不但毫无顾虑,而且还怕那左冲脱逃,是以眨眼间,即已到了水边,一眼即发现那湖中岛屿。

  她没留心那羽奴在空中盘旋,并未离开林壑,一见那岛屿耸立湖心,而湖中人舟绝迹,以为左冲必已入岛去了,当下施展登萍渡水的功夫,一里多宽的水面,在葛琳姑娘还不是轻而易举,过那旋流之时,自然更是有惊无险。

  葛琳姑娘早见半山中楼阁高耸,上岸后毫不停留,飞奔而上,当其腾身上楼之际,真个艺高人胆大,也不管楼中有人无人,那知未曾落下,身子尚在空中,自觉一股无形劲力逼来。

  葛琳姑娘应变神速,纤掌齐胸翻吐,护身借势立即翻落而下。

  哪知面前黄影一晃,已然站定一个黄衣老人,苍髯皎首,干瘦得有似骷髅包着一层黄色油皮,两梢长眉过眼,但却有一副编贝似的银牙。

  这怪老儿身法太快了,葛琳也惊得一退步,只见他突然一掀眉,长毫竟然根根直立,两眼中神光亦爆射而出。

  葛琳早听其师说过黄衫羽士长相,黄衣、干瘦、长眉、银牙,只道他在海外早已物化,却不料竟在此间。饶她艺高人胆大,一认出这黄衣老人是谁,立时心中骇然,好在她那淡金色的丑脸上,神色不变。

  忖道:“当年恩师尚非这黄衫羽士敌手,既得达摩宝经,数十年来,必然已尽得那宝经中的武功,恩师尚非其敌,我如何能与其抗衡?”

  当下眼珠儿一转,想道:“我且别露出声色,想来他尚不知我是何人。”

  计较未定,怪老儿已喝道:“你这丑娃娃,怎么来到此地?”别看他干瘦得只剩下一层皮包着骨头,其声却有如洪钟。

  葛琳面上无表情,却嘻着嘴,说道:“老伯伯,原来这是你的仙居么?是我路过此间,隔着湖面,见这岛好风景,我就来了。”

  此人果是黄衫羽土,数十年前,自夺得达摩宝经,废了忍大师双腿之后,因被武林高手群起争夺,黄衫羽士不敌,这才远走泗嵊岛,皆因其师兄称尊海上,虽然故去多年,但有师侄泗岛神君在彼,是以前往暂避。

  后来一想,泗嵊岛虽孤悬海上,但自己行踪已露,难免一般武林高手,仍会寻至,是以又暗中潜入中土,无意间发现了这一个湖荡,虽在人烟稠密之区,但因有恶水之故,湖中岛屿人迹罕至,是个绝佳的隐居之所,当时心中大喜,因追踪自己的这些武林高手,绝不会想到自己会在这等所在隐迹,就在岛上营建房舍楼阁,修练宝经中的武功。

  黄衫羽士离开泗嵊岛时,因那宝经是装在一个玉盒之中,若然携带在身边,一则不便,又易引起人的注意,是故即将玉盒留下。

  泗岛神君练那四象阵之时,为了要凑足琴棋书剑四个僮儿的臭排场,那玉盒被他用作了装饰之用,因此也才引出了葛琳来,为此吃了不小的苦头,其实冤枉得紧。

  交待已毕,且说葛琳笑语如珠,假装是无意来此,一面留心四外,只怕那左冲已到岛上,此话瞒不了这黄衫羽士,不然若黄衫羽士知自己是忍大师之徒,不但达摩宝经侦查不出,脱身亦是不易。

  那黄衫羽士哪里信得,这老怪物,岂是葛琳三言两语瞒得过他的,只凭这湖中的恶水,若无绝顶的轻功夫,外人绝难上得了这岛屿,这丑姑娘必有惊人之技,是以不错眼的看她。

  黄衫羽士的仇人甚多,在其将那达摩宝经尚未练成之时,其行踪不敢敢露,可惜的是,那达摩宝经中的武功,是玄门正宗,与黄衫羽士所学大异,非是从头练起不可,比不得忍大师可事半功倍,故而黄衫羽士在这岛上苦练了数十年,仍未能练得登峰造极,不敢离得半步。须知他虽得了这达摩宝经,但仇人的武功,在这数十年间,必然也已倍增,若是一个两个,黄衫羽士已自信不惧,若然仇家连起手来,胜负则不可预料。

  今见这丑姑娘突在岛上出现,哪能不生戒心,虽见她笑语如珠,全无惧怕之态,他可不敢大意了,当下一声冷笑道:“丑丫头,今日你要说了实话,我或许还能放你走路,不然这岛上你却来得去不得。”

  葛琳眼珠一转,这老怪难以瞒得过他,若待他动起手来,我便不是他的敌手,不如先下手为强,只要先伤得他,脱身之后,再作计较。

  皆因葛琳姑娘再无怀疑,知先前追赶的那少年,必是这黄衫羽士之徒,那左冲既已有一身达摩宝经中的武功,这黄衫羽士必更了得,她可不是气馁,而是不敢轻敌。

  黄衫羽士一声冷笑之后,说得疾言厉色,葛琳却仍沉着气,仍是嘻嘻道:“唷!你何必生这大的气,这岛又不是你的,我无意间上来玩儿,又不犯法。”

  嘴里说着,两眼却盯着黄衫羽士,同时已暗将全身真气运行,准备伺机出手。

  黄衫羽士却一声干笑道:“你这丑丫头休得支吾,你是说不说真话?丫头,你要在我老人家面前捣鬼,还差得远哩!”真个有其师必有其徒,那左冲的干笑声也和他相似。

  葛琳暗笑道:“我早知你是出名儿的坏蛋,今天却要教你尝尝姑娘的厉害。”仍是笑嘻嘻的上前一步,说:“我本来说的是真话么?不信你瞧!”说着右掌忽伸,纤纤玉指向黄衫羽士面上一张,霍地数十缕寒光疾射而出,分取黄衫羽士五官。

  葛琳知那达摩宝经中的功夫,若黄杉羽士已练成,能浑身刀枪不入,只有面上的五官,功力不能达到,是最弱之处。那葛琳在山之时,曾练有一种暗器,能一手撒出数十支银针,密如疾雨,只要一出手,一丈方圆,都被罩在针雨之中。

  那葛琳先是以缝衣针练着玩儿,后来见这针雨,若是用来对敌,端的厉害不过,纵然是高手,若出其不意,亦万难躲过,即暗地里在这银针上下了功夫。只是葛琳随师居处深山,难得履及尘世,那银针出手之后,要一根根的寻回,可不容易,见山中松树挺多,心想,若以松针来代替,岂不是取之不竭?

  须知葛琳从忍大师练得玄门上乘气功,摘叶飞花,均可伤人,松针虽轻,若用真气发出,却也不下于那银针,而且携带挺方便,此次下山,即带了不少,当其与黄衫羽士耗磨之际,轻轻的一缩手,早已取了一把松针在手。

  那黄衫羽士虽知这丑姑娘能来到岛上,必非等闲,但老怪物哪会把这个女娃娃放在心上,是以全然不曾戒备。但葛琳和他相隔虽近,倏地出手,若在别人,那是万难躲过,黄衫羽士霍的一声干笑,若然他施展移位换形的功夫,任甚事也没有,哪知这老儿气这葛姑娘刁钻,又没把她看在眼中,竟连脚步也没移动,她这里出手,黄衫羽士也振袖上兜,那蓬针雨竟然宛若石沉大海。

  葛琳姑娘并没存侥幸之心,早知这针雨绝伤他不得,发针为的是要他露出破绽,否则,黄衫羽士若不出手,万难有隙可乘。

  说时迟,就在黄衫羽士振袖上兜的时间,葛琳发松针的右手尚未收回,她已将全身功力贯注左臂,猛作狮子吼她可是上步,一击,方才吐声,亦即无异发那松针的同一瞬间。

  这就叫知己知被,百战百胜,若论武功功力,葛琳确非黄衫羽士敌手,可是落了句俗话,轻敌必败。他是全然不以面前这丑丫头为意,见她骤发松针,更以为是她气馁,不过会些小巧功夫,这一来可就上了大当了。葛琳这一掌劲力不下千斤,知道成败在此一击,却又万幸黄衫羽士轻敌,这一掌,竟然在他胸膛上击个正着。

  葛琳是贴身发掌,黄衫羽士纵然是神仙,也难避躲过,又在干笑之际,真气外泄之时,饶是浑身刀枪不入,但肺腑却已受震伤不轻,但这老儿端的了得,仍能施展移位换形的轻功,平地凌空而起。

  葛琳见突袭得手,黄衫羽士受伤飞逃,心中大喜,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岂肯放过,见黄衫羽士飞逃回阁,赶紧就追,她知只要再施一击,这老怪物绝难抵敌。

  哪知她刚飞身上了阁楼,大出她的意外,陡觉一股无形劲力袭到。

  葛琳万万料不到,黄衫羽士能在受伤不轻之下,仍能发出这达摩宝经中的武功,这乃是达摩祖师未传之秘,系其仙去之前数年间始参悟练成,名叫无相神功,练到最高境界,能以意驭气,气化天雷无妄,虽废于无形,其势却可排山倒海,有雷霆万钧之力。

  达摩祖师未及传人,即以之录于宝经之中,但黄衫羽士,因以前所习,非玄门正宗,是故必须从头练起,故而苦练了数十年,这无相神功虽有小成,仍不能达到发于无形的地步,功力也不过才得一半。

  葛琳从忍大师亦曾习这无相神功,不过忍大师固她年幼,功力不足,对敌之时,不能发挥威力,即将其演变而为捕风捉影,是为无相神功的大小乘功夫,是以黄衫羽士发出一般无形劲力袭到,葛琳知道厉害,不敢迎敌,骇然斜窜。

  若然葛琳眼见黄衫羽士是以无相发这神功,不骇然而慌了手脚,尚不致落得受伤,皆因她知这无相神功厉害,更没料到他能在受伤之下,还能发出神功,立时有些手脚无措,那移位换形功夫也不俐落了。

  她这里刚骇然斜蹿,躲开正面长窗,猛可里听得“哼”了一声,原来黄衫羽士已身立在这面窗前,想是他在发出那无相神功之后,看准了葛琳的身形,是以也向这面袭来。

  葛琳这一惊,非同小可,变生俄顷,也不计厉害了,又是赫的一掌推出,虽是仓猝之间发掌,力道却也大极。

  却听黄衫羽士又一声干啸,黄影晃时,又是一股无形劲力袭到。

  葛琳发掌够快,却不料黄衫羽士依然能够反击,须知那所谓无形劲力,非同一般拳掌,袭到之时,先有掌风占身,这无形神功却是袭上了身,方能觉出,先前两次葛琳距离较远,移位换形轻功又神奇,更是早知趋避之法,此刻可不同了,一则是在发招之际,相隔又近,哪还能躲得过,饶她旋身飞转,一掠入阁,胸口之上,仍被那无相神功扫中,立觉喉头发甜,两眼发黑。

  只因这一番,有分教:情愫生患难,爱海从此掀狂波,疑真还似幻,迷离西子现朱颜。

  
 

 
分享到:
1我是一棵小白杨
态度决定一切,乐观面对人生1
高祖兴 汉业建 至孝平 王莽篡66
母狼高司普和狐狸1
三只小猪上幼儿园2
李世民和魏征
春秋美人齐文姜如何从荡妇到军事家
2一只蝴蝶想要找一个恋人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